夜漫漫,死寂无声,似乎天地为之沉睡!

 

  静,很静,静的连珍珍的呼吸声都显的粗重响亮。珍珍拉起桃子的睡衣,颤音地说:“桃子,这里怎么那么静啊?我有点不习惯,好别扭。”桃子正喜欢静,静的环境更容易让她入睡。就在她快将入睡的时候,就这样被珍珍吵醒,而且还是那种像极度害怕的的颤音。

 

  珍珍以前住宿舍,宿舍旁边就是超市,超市旁边是十里路口。天天叽里呱啦,在深夜里还无休止。在吵闹中习惯了,突然在这么静的环境里,而且还是静的出奇,连自己的心脏心跳一分钟跳几下,都听的一清二楚。她一闭上眼睛,就感觉全身躺在真空中,惧意不断袭来。

 

  想去厕所,仿佛听到厕所里面正有人冲厕所,若隐若现。不想去厕所的时候,就听不到这种声响。一旦想去的想法出现在心里,那种声响也伴随着出来。可是越不想去厕所,越感觉尿急。后来,越听厕所那声音,感觉声音会移动似的,似乎在一点点移向她。又过一会儿,那冲厕所的声响似乎就在耳边咫尺,不由地想叫醒桃子。见桃子没甚反应,害怕地抱住她。

 

  桃子不习惯被人抱,珍珍每次抱她,都被她推开。她睡在外面,手一伸,就到床边。每次手伸到床边,就感觉床下有个东西是虎视眈眈地看着。一旦她的手伸下来,就会撕吃她的手。这种感觉很强烈,身子不由地向桃子靠拢。桃子被她逐渐挤到墙角里了,珍珍还是很害怕。桃子一次次地推开她,她又一次次地靠拢她。

 

  桃子被她折磨的没办法睡觉,就让她睡里面。桃子睡外面离她远远的。睡在里面,稍感安全点,起码不再感觉床下有什么东西去咬她的手。可没过多久,正当她困意袭来时,隐隐听到有女人的哭声透过墙壁传来。哭声很弱,却偏偏那么清晰。这一听,差点没大声叫出来,赶紧往外移动一点,尽量全身不碰墙壁。心跳咚咚地加速着,而桃子又快入睡了。珍珍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刚一镇定,又听到女人的哭声。

 

  哭声是那么真实,凄凉,悲惨,绝望……像死了丈夫和孩子,幕然,她脑海里闪现一副画面:迷雾中,一个乱坟岗,一个身穿白衣看不见脸的女人,在一座坟墓前呜呜咽咽,哭哭泣泣,如犬鸣,如猫嘶,又似婴儿哇哇。声音骇人心扉,惨不忍听。仿如就在耳边,又似在很远很远的空间,飘浮不定。那女人在迷雾中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踪影迷离。

 

  她心脏因害怕几乎爆破,而双脚却不由自主地一步一步走向那迷雾中的白衣女人。一步,两步,三步……越走越近,珍珍张大嘴巴,似乎要把肚子里面的心吐出来。珍珍在床上不停地踢着腿,可幻想中的她,还在一步步走向那女人。离她女人还有一丈多远,她的嘴巴张的更加大,似乎心脏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桃子被珍珍挤到了床边。珍珍终于来到那女人跟前,停住,那女人缓缓站起来,和珍珍一样高。突然,那女人一回头,珍珍大叫一声,‘啪’的一声,桃子迷迷糊糊中被珍珍从床上撞下去,立即摔醒了。痛的她躺在床上,半天起不来。桃子的叫痛声也把珍珍叫醒了,看到桃子掉在地上,忙打开灯,下床把桃子扶起来到床上,还不断说她睡觉不老实。桃子也不知道自己睡觉中怎么掉下床的,所以,听着珍珍说自己睡觉不老实,也没反驳。

 

  珍珍不敢关灯,仿佛一熄灯,就会走近那个幻梦中。她把刚才那个幻梦告诉了桃子,桃子被珍珍撞下床摔的没了睡意。听完珍珍的诉说后,狐疑地看着她,说:“你不要疑神疑鬼的好不好?你这种幻想很容易造成一种紧张的气氛的。

 

  什么哭声,我怎么没听到?要放松,你老是这样紧张着脑袋,迟早疯掉你。”听她这么说,珍珍更加害怕,急的快哭了,说:“桃子,我试了,我放松不下来。这里太阴森了,我明天就回厂里住。”说完之后,双手又拉住桃子的手,轻轻和她换了位子,还让桃子睡里面。换好位子,两人躺下,珍珍在桃子耳边,有声无音地说:“桃子,你屏住呼吸,仔细听听。”

 

  桃子听她的,屏住呼吸去听。珍珍也屏住呼吸,桃子用心去听,隐隐约约地一声声哀哭隔墙传过来。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显的那么诡异。桃子不由地往外移动身子,珍珍一下子抱住她,两人大喘着气,互抱的很紧,仿佛两人一不小心就会被这哭声吸引过去。两人都看过鬼片,好多女鬼都是用哭声来勾引人。听这哭声,应该是从南边那家住户传来的。

 

  两人越不想听,偏又听的那么清晰。哭声中夹杂着惨叫,声声那么凄惨句句都是哀鸣。两人实在是害怕之极,桃子本不信有什么鬼怪,此时也不敢一人下床去查看什么。

 

  “嘻嘻,干嘛?好痒啊。”张珍王颖正面按摩,双手在她乳房,肚脐处左摸右捏,王颖怕痒,笑着叫着。张珍让王颖安静一点,从她脖子处一直按摩到肚脐处,又从肚脐处按摩到脖子处。特别是两个乳房和小腹,张珍跟是按摩的仔细,一边按摩,一边像欣赏和享受。王颖就这两处怕痒,可张珍多是按摩这两处。不过,张珍确实会按摩,浑身被她按摩的舒舒服服。

 

  上身按摩好后,张珍又移手向下,捏拿垂敲王颖的双腿。在这种舒畅中,迷迷糊糊渐渐进入梦境。张珍见她快睡去,手在她脚心抓了几下,痒的王颖双脚乱踢,差点没把张珍踢下去。此时已近零点,王静不知何时也睡着了,惠丽和爱丽还都没回来。

 

  王颖适才被张珍这一抓脚心,抓去了她六分睡意。张珍今天精神也很好,王颖想起昨晚她和阿狼一起出去,彻夜未归。想问清关于阿狼的事,起身熄灭灯,又躺回张珍床上,小声对张珍说:“珍珍姐,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好?”张珍一愣之下,随道:“你干嘛和我一起睡?你不怕我半夜踢被子连同你一起踢下去?”王颖呵呵笑着说:“我不怕”说着,摆出一副睡着的样子。

 

  王颖在床边躺着了一会儿,夜都很深了,张珍想早点入睡,不再和王颖说话。王颖想来想去,还是打算单刀直入,开门见山地问她。拐弯抹角地套问,只会让张珍对自己心增厌感。想到这里,用手摸了摸张珍,张珍还没睡着,轻声问:“怎么了?”“珍珍姐,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如实回答我吗?”王颖也轻声说。张珍闭着眼睛说:“你先问吧,我尽量。”王颖说:“你和阿狼是什么关系?他现在在哪里?”

 

  张珍一听,忽地挣开双眼,转而看向王颖。黑暗中,两人四目相对,可以看出两人眼中都充满了欲知之渴。王颖想知道她和阿狼的事。张珍想知道她是怎么认识阿狼的?四目相对一会儿,张珍未答先问:“你怎么认识阿狼的?和他是什么关系?”夜深人静,王颖软声细语地把自己,康西和阿狼,以及黑脸坏牙之事拣重要的说了。张珍听了直摇头,眼睛眨眨,饱含泪花。

 

  既然王颖把自己和康西之事毫不保留地告 诉她,她也不想对王颖隐瞒什么。她的故事说长也没多少事,说不长,那是两年积下的情。她也拣重去轻,在声音哽咽中,把她和阿狼之事说与王颖听:“阿狼和我是同村人,他小学没毕业就缀学在家务农。他性格直爽,重义气,好打斗。年纪小小在我们那里就是小混混老大,比他大两三岁的人都听他的话。他比我大四岁,对他有好感是在我十六岁那年。

 

  那一年我读初三。我有一个堂哥,比我大三个月,我们一个班。学校离我们家不远,走路十五分钟,走慢点也不超过二十分钟。有天放学后,我和堂哥一起回家,走在半路,窜出四个男孩子,都是十八到二十岁。把我堂哥围在中间就打,他堂哥打不过他们,跑也跑不了。

 

  我很害怕,就哭了起来。而此时阿狼过来,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另两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阿狼和我堂哥玩的不是很熟,但想家相处的很近。见我堂哥挨打,跑过去一拳将正在踢我堂哥的一个男孩子打趴在地。阿狼力气大,在附近几个村庄,没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打的过他。

 

  他一出手就打趴两个人,另两个人也被和他一起来的那两个男孩子打起来。阿狼又过去帮忙,片刻,将那四个男孩子全都打趴了。阿狼又狠狠地打他们一顿,他们吓的都不敢还手。阿狼让我堂哥过去打他们一顿,我堂哥不敢。阿狼就问他四个是哪个村的?为什么打我堂哥?他们怕阿狼再打他们,就说了实话。他们是三乡村的,离我们村有十里路程,平常我们都很少去他们那里玩的。

 

  他们说我堂哥胆子很大,敢给小敏写情书。小敏是我们班的班花,人很漂亮,就住在我们后村。我堂哥给小敏写情书,这事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小敏的外公在三乡村,村里有个男孩叫小杏,也是个小混混。他和小敏认识是源于他家离小敏的外公家紧相隔一堵墙,小敏去她外公家,两人从小就认识,每次小敏去外公家,都去找小杏玩,关系还算比较亲密。前不久,听到小敏说,班里有个男孩子老是给她写情书。从小敏嘴里套出那个男生的名字后,又去我们学校确认一番后,便找来四个和他玩的好的伙伴,拦路打那个男生一顿。那个男生就是我堂哥,小杏没有出面。

 

  事情问清楚后,阿狼就没在打那四个男孩子,只是警告他们不许在欺负我堂哥。我和我堂哥都很感激他,阿狼那个时候已经有现在这么高大威猛了。我那时候对感情之事,一知半解。但从那以后,我心里总是闪现阿狼那副高大威猛的身子和那成熟的脸庞。

 

  好像打架后第三天吧,那天下午我放学后,还是和我堂哥还有另两个女伙伴刚走到家,就听奎奎说,阿狼被人打了,伤的不轻。我和我堂哥都跑去看他刚进他屋,就看见一个血人躺在床上。他爸妈对他很讨厌,都不想理他。

 

  阿狼浑身是伤,额头上还有一个伤口还在流血。他爸爸站在他面前,咬着牙看着他,就是不送他去医院。他妈妈虽然恨他老是打架滋事,但儿子即以受伤,心里还是不忍。多次劝说他爸爸送他去医院,都被他爸爸骂了回去。

 

  他爸也记不得这是阿狼第几次被别人打了,今天这次是最严重的一次。为了儿子,他也先后两次差点被别人打。阿狼在外面打别人,别人寻到他家,把阿狼围堵在房间里,任阿狼再威猛,一人也抵不过七八人,何况那些人都是拿着钢管。要不是他爸爸从堂屋拿出那把阿狼爷爷传下来的猎刀,那些人还打个不停。他爸爸拿出猎刀,大喝一声,提刀就朝那些人身上砍。其实,他爸只是想把他们吓唬跑。

 

  如果真想砍人的话,在那么一个狭窄的房间里,至少有一半人跑不掉。那些人见阿狼的爸爸那把猎刀又长又宽,加之他表情恐怖,一个个吓的夺路就跑。

 

  看着躺在地上已被打成血人的儿子,他爸气的差点没拿起猎刀砍死儿子。像这样被别人寻到家来打架,已是第二次了。第一次,阿狼在院子里,对方来了五个人,手里都是拿着铁棍。阿狼见势不妙,赶紧回屋抄起那把猎刀。这时他爸爸从外面回来,那些人不敢和阿狼打,就想打他爸爸一顿。后来,经过他爸爸一番舌干口渴地劝说,那帮人才算气消。他爸又拿出三百块前给了那五人,算是解决互此的矛盾。

 

  第二次被打,阿狼最后查出来,是小杏找人干的。过了半个月,在班里的时候,听小敏说,小杏被别人打了,差点没被打死,在医院躺了三天才醒来。这事小杏家里也知道是阿狼干的,但却不敢再去阿狼家里闹事。

 

  因为阿狼在打过小杏后,对他父母说:“你家儿子上次打我一顿,这次我打他一顿,中间恩恩怨怨,算是扯平。他要是要动我家人和我一根汗毛,只要我没死,就杀死你全家。”说完,就率领二十个兄弟走了。小杏家里有钱,但阿狼人多,全部兄弟召集起来有四五十人。

 

  小杏刚开始不太了解阿狼,他伤好后,知道阿狼手下兄弟多,也不敢找阿狼的麻烦。反正他之前也打过阿狼,后来两人还一起喝过酒,成了朋友。在阿狼被小杏打伤那半个月,我天天去看他。一是为堂哥报恩,二是心里也想去看看他。经过这半个月的时间,我发觉我心里越来越想他了,心里几乎都被他占满了。

 

  他在家务农,几乎每天都在家,我一放学都去找他。那时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在前五名之列,可是和他呆了一个多月,成绩就下滑到第十五六名。那时候我对爱情一点不懂,但喜欢和他在一起,反正是每天见不到他,心里就很空虚,很难受。见到他后,心里很充实,很快乐,很满足。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做。他对我也很好,但就在我们认识的两个月后,他把我要了。

 

  那天,我放学后照例去他家找他,他爸妈都不在家。他房间里有电视,VCD,在他房间里,我们看了一会儿电影,他突然抱住我亲我。我大脑一片混乱和空白,却不想拒绝他。从那以后,我更加爱他。甚至一分钟见不到就很想他。就这样,我们暗地里相恋两年。为了他,我故意没考上高中而缀学在家务农。这样,就方便和他在一起。那两年,我为了他吃了很多苦,还打过一次胎。那时候打胎比现在痛苦多了,我不敢向我爸妈和亲人说我们两个之间的事。阿狼在我们那里,十里八村都知道他是打架大王,我家人是不会同意我和他在一起的。

 

  我们偷偷摸摸了两年,终于被别人知道。一下子全村像油炸锅,爸爸当时差点被我做的事气死。我也曾一次次对阿狼说:“我们逃走吧,一起出去打工,在外面就没有人管我们了。”可他不同意,家里亲人的劝说,外人的指指点点,我被迫暂时离开阿狼。

 

  谁知,这一离开才两个月,阿狼又认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是县城的,家里很有钱。两人认识两个月就订婚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我都不知道。后来听别人说,那女孩的哥哥被别人打,阿狼过去帮忙。然后几乎和我一样的套路,那女孩也对阿狼产生了好感。又过了两个月,两人竟然结婚了。阿狼家里穷,结婚办酒宴都是那女孩家出的钱。

 

  阿狼 结婚那天,我一个人跑到河边。在河边伤心地坐着,看着绿莹莹的河水,我想到了死。我接受不了阿狼和别的女孩结婚,我在河边挖了一个坟墓。找了一块十公分长,四五公分宽的木板,在河边用稀泥在木板上写上:“小李村张珍爱阿狼之墓”当时我写后,也觉的文不通意,但也不改了。把木板插在坟头前面,嘴里还自言自语地说:“阿狼,我这么爱你,把什么都给了你。

 

  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你居然狠心抛下我,活着做不成你老婆,我死了也要夜夜缠着你。”除了这些话,我还说了很多话,现在都记不清了。说完那些话,我就准备着跳河。

 

  我待的那个位置往东三十米就是一座桥,那次不该我死。就在我跳入河里时,恰被走在桥上的几个路人看到。那些大人奔跑过来,把我从河里救了出来。我跳河自杀之事,当晚就在全村爆传开来。爸妈见了我,都恨得直咬牙。我知道,我给爸妈丢了很多次脸。我做的种种这些都是为了阿狼,而阿狼似乎把我忘了,走在路上见了我都不吭声,像不认识一样。他老婆很漂亮,比我好看很多。

 

  我爸妈为了防止我再做傻事,就通过几个媒人,介绍了我现在的老公认识。我老公那时候看起来很腼腆,比我大一岁,长的一般,性格好,对我非常好。认识一年,我们就结婚了。他对我以前的事也知道一些,但他从来没问过我以前的事。

 

  他是很喜欢我,就是下地做事,也尽量不让我去,或少做一些。为了报答老公对我的爱,对我的好,我慢慢忘记阿狼。我老公家离我爸妈家有二十里路程,平日里我都是一两个月回娘家一次。回一次也是当天上午去,当天下午就回来,几乎没见过阿狼,也不想打听他的消息。

 

  一年后,我生了一个儿子,老公更是加倍疼我。后来生第二个儿子,满月半个月后,我回了一次娘家,听家人说,阿狼离婚了。具体原因,也没人知道。有人说,阿狼又打架了,被打的那个人也有一定的势力。不但把阿狼打了一顿,连阿狼的爸妈,岳父岳母一起打了。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