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好饭,几个人坐下来一起吃。吃饭间,王颖把餐盒之事告诉了她几人。大家都议论纷纷了一会,姜艳神秘地对王颖说:“你想不想惩罚下那个家伙?”王颖看她说话表情如此神秘,好奇地怎么惩罚?姜艳说:“以前上学时,哪个男生欺负我们。

 

  我们就想法喝点泻药,哈哈,后来那些男生再也不敢惹我们。想让他们吃泻药,简单的很。买一点药放进他餐盒里,你不是说这个家伙很懒吗?他吃饭前应该不洗碗,嘿嘿,等他吃过饭就有他受得了。”

 

  王颖看向姜艳,如此一个乖乖小淑女,想出来的点子却如此泼辣,真是人不可貌相。王静说:“我以前也丢过两个餐盒,找到后就把它扔掉,谁也不许用。给那些厚脸皮的家伙一点厉害尝尝,倒是一个好办法,我赞同!”

 

  王颖说:“去哪里买药啊?”她那顽皮心也被王静和姜艳说动了。姜艳说:“这外面的药店应该都有的。”王颖没有接触过这些药,有些顾虑地问:“这个吃多了,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姜艳老到地说:“你别给他吃那么多,连续让他吃三天,保证他以后变的老老实实。

 

  以前在学校,我们也是用这招对付那些老爱用别人餐盒的人,效果顶呱呱。因为他们用的是别人的餐盒,吃了泻药也不敢太声张。”王颖摇摇头说:“我看还是算了,就让他继续用吧。一个餐盒,也没必要和他较真。”

 

  姜艳不同意,说:“你这么胆小啊,吃点没事的。我明天去买,我来治他。”吃过饭,张珍和王静说想出去买点东西,让王颖也去。王颖也无所事事,就同意了。姜艳说她也要去,四人把餐具洗好,姜艳顺便让王颖领她去看别占用的那个餐盒。

 

  出了工业区大门,四人去了北面的夜市。北面夜市没有南边热闹,人也比南边少许多。

 

  夜市有两家药店,都没有卖泻药。姜艳有些丧气,跟着张珍她们去了超市。超市旁边有家小医院,姜艳抱着试试的心情去买泻药。不想,还真有泻药,那里医生也不问她买来干嘛用,直接卖给她。买过药,姜艳兴高采烈,王颖看着她傻笑着,心里不免为用她餐盒的那人阿弥陀佛。王静什么也没买,就张珍买了两件看上去很性感的内衣,逛了一圈,四人又吃了几串烧烤才打道回府。

 

  姜艳一进工业区,就拉着王颖,叫上张珍,王静,一起去饭堂。饭堂还要负责工业区员工的夜宵,要到夜里两三点才关门。四人进去时,除了她四人,别无他人。姜艳找到那个餐盒,放了一点药进去。四人心里窃喜着回去了,在路上还不停讨论着这件事。

 

  除了姜艳,王颖三人都没做过如此恶作剧,心里有点儿兴奋,刺激,紧张,好奇还多了点害怕,担心。姜艳脸上除了高兴,兴奋外,丝毫没有丁点儿害怕,一路上还不停给她三人讲以前上学时,整的那些男孩子比猫咪还乖顺。

 

  姜艳在四楼住,在三楼和王颖三人分开。王颖三人回到宿舍,惠丽和爱丽又都不在。张珍先去冲凉,冲好凉,穿上新买的内衣出来给王颖和王静看,问她们好看吗?张珍虽有二十五六岁,身子仍水灵灵似十八岁的姑娘。身材也保持的不错,凸凹有致,弥漫着浓烈的少妇气味。她皮肤不是很白,但很光滑,紧致。她个子有一米六二,小肚扁扁,穿上这套黑色微透明的内裤和胸罩,很有醉人的味道。她自己看着自己的身体,也慢慢陶醉起来,在房间里摆出N多模特姿势。

 

  张珍相貌倒不及她身材那么美,那么勾人心魄了。但也算是五官端正,有姿有色。王静看着,心里却纳闷起来。张珍以前冲过凉,都是穿睡衣出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展示自己的身体,还边展示边陶醉地欣赏。还有,她昨晚一夜未归。她自和张珍住在一起,还没见她一次夜不归宿。王静对她了解也很多,她结婚有好几年,膝下有两个孩子,都是公子。大公子四岁,小公子两岁。

 

  她生下小儿子不久,便出来打工。她家里并不富裕,公公这几年又抱病在床。老公在家一边照顾父亲,还要照顾两个儿子。公公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老公是小儿,在家排行老四。老公的大哥远在新疆做生意,生活勉强过的去,因新疆路程远,已好几年没回家了,但每过两个月,就给公公寄些钱。婆婆去世三年了,三个女儿都嫁人了,而且一个比一个嫁的远。

 

  公公的病,经常日常生活不能料理,作为女儿的,不便照顾爸爸,便将重担交给老公。三个女儿虽没亲自奉养爸爸,却也孝了一些心意,三个女儿三天两头都去爸爸那里陪爸爸。小女儿离爸爸最近,经常做些好吃的给老人家送去。

 

  近段时间,老人家的病情恶化严重,她老公一人即照顾公公,又照顾孩子,有些吃力。二姐便把她两个儿子接到她家养,让她老公专心照顾老人家。她老公也是没办法,父亲病一日好不了,他就呆在家里出不来。张珍每个月的钱都寄回家去,希望能早日治好公公的病。

 

  待王静和王颖冲过凉,已十一点了。张珍想起昨晚答应王颖的事还没做呢,就让王颖趴在她床上,给她按摩。让王颖脱下睡意,只穿内裤,连胸罩也不要穿。她们这间宿舍,很少有男孩子进来,王颖把门锁住,便照着张珍说的脱下睡意和胸罩。

 

  张珍看到王颖的肌肤,啧啧称赞。王颖的身躯似柳枝一般,细细灵活。更似出贝珍珠,晶莹剔透。浑身肌肤晶莹莹,水润润。仿佛随手一捏,就能捏出水来。腰细肚扁,又白又滑,往床上一躺,一个原始的姿势,都给人一股直冲天灵的冲动。

 

  张珍发自内心地笑道:“真的,你是我见过皮肤和身材最好的一个人,身材比我好几倍。如果我是一个男人,肯定会被你迷倒的。”王颖羞羞一笑,脸蛋红润润似熟透苹果,娇声对张珍说:“珍珍姐,你的身材也很好。皮肤很光滑很剔透,一般像你这么年纪德文人,皮肤都没你的棒。”

 

  两人互夸一番,王静在床上也想脱掉睡衣展示一番,却始终没有。她是有一点儿自卑,宿舍的人用胸罩都是B和C杯,就她一人是A杯。她身子最细,皮肤白而不亚于王颖,腿也细长。如果胸罩哪怕是B杯,就可以打败王颖了。瞧着王颖和张珍的胸部,不自觉摸向自己。挪身又往里坐了一些,兀自伤心无奈。突然手机铃声一响,收到一条信息。信息是阿峰发来的,他说过一段时间就来看她,想在深圳呆七八天,想让她多请几天假。王静看着信息,两眼迷茫起来。

 

  王颖趴在床上,张珍坐在她屁股上。双手在王颖背上又是推拿,又是捏敲。王颖痒之中感觉全身舒畅的很,张珍双手合在一起,两手小拇指屈伸手里,用另四指敲在王颖身上,发出‘啪啪’清脆的声响。王颖一点儿也不觉的痛,反而舒服之极,就问张珍:“珍珍姐,你以前学过按摩吗?”张珍微笑地说:“嗯,也没怎么学。我邻居那家他老婆是个瞎子,她学过按摩。

 

 我经常去他家玩,没事时,她就给我免费按摩。后来,我就跟她学了几招。”张珍说着,屁股在王颖屁股上扭动几下。王颖吃痒的受不了,咯咯笑起来。张珍停止动作,双手又去捏拿她的背上肌肤。从屁股上面一直捏拿到脖子处,就像波浪,一浪叠一浪。如此捏了几次,王颖感觉后背有说不来的舒服。

 

  张珍又给她按摩了脖子,肩膀,双腿。只是王颖的屁股处提别敏感,手一触摸,就痒的受不了。背后按摩好后,张珍让王颖仰躺着。王颖有些羞,最终在张珍的劝说下仰面躺着。张珍从她的头部开始往下按摩,人体有很多穴道,张珍所学也忘的差不多了。照着记忆,在王颖头上几个穴道稍用力抓起来。这几抓之下,王颖顿觉脑袋仿如被卸下一块大石头,轻松好多。原本浑浑噩噩的脑袋也清醒许多,就好比电脑系统里的垃圾文件被清楚干净。

 

  头上按摩一会儿,又转向王颖的脸。脸上按摩有助于血液循环,血液循环通顺,小脸蛋才会更加细腻,红晕,明媚。按摩方法有好多种,通常就是用手轻轻拍打双腮。这种方法一个人也可以用,方便,效果也不错。只要你有手,随时都可以做。

 

  “燕子,快过来看”林一涛刷好牙,漱了口,扭头叫正在床上看电影的燕子。燕子听到他大呼小叫,下床穿上拖鞋,快步走了过去。林一涛指着一盆芦荟说:“你看,绿豆开花了。”林一涛养有两盆芦荟,北面那盆芦荟今年三月份长出五六株绿豆苗。当时两人也没在意,时间久了,绿豆苗逐渐长高。五月后旬那几天,每天都下雨。雨水的滋润,使绿豆成长的更快速。今晚林一涛冲过凉,刷牙的时候,忽然看到绿豆开花了,开了两朵,呈黄色。花朵好小,又是在一片叶子后面,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

 

  燕子看了一眼绿豆花,说:“我家里还种过绿豆呢,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又转身回床上看她的电影去了。林一涛对着她的背影,唉声叹气地说:“妇人之见,妇人之见,简直没有一点欣赏眼光。啥叫欣赏知道不?告诉你,其实很简单,就是把猪八戒看成是吴尊,把如花看成是刘亦菲。一旦达到这种境界,就达到了欣赏的最高境界。由此可见,阁下离欣赏何止十万八千里。”燕子不悦地说:“既然你那么会欣赏它,今晚就抱着它睡觉吧,以后都不要碰我一下。”

 

  林一涛笑了笑说:“哎,我好失败。你和我在一起那么久,我居然没教会你一点幽默,更没教会你欣赏,也不懂得欣赏艺术。”想起自己好不容易在网上收集的人体艺术图片,竟被燕子几秒钟给删了。而且她还奸诈地把回收站里的也删了,让他彻底恢复不回来。那可是他花了一个礼拜,收集的他认为最好看的一百张人体艺术图片。

 

  燕子听他又提起人体艺术图片的事,心里就不高兴,大声嗔道:“我是不懂的欣赏,更不懂得欣赏裸体。没你那么深的欣赏眼光,也没你那么多的艺术细胞。如果我去看那些男人裸体图片,你会怎么想?怎么做?老是想着法子看这些,越来越不知道你脑袋瓜里整天在想什么?还好意思在文件夹里改名为‘人体艺术’,少恶心了你。”

 

  林一涛驳道:“你懂什么,你去百度里搜索一下。就输入人体艺术四个字,全都有。人体艺术就是人体艺术,裸女是裸女,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更不能用有色的眼光和心态去欣赏人体艺术,否则,将会变质。就是在怎么优秀的人体艺术,在色狼眼里,她就是一个没穿衣服的裸体。我承认,我是有点儿色,但不要把我看的那么坏,那么下流嘛。就好比是这只手,你正面看它,可以看到它的手心和五指。

 

  如果你侧面看,只可以看到一根完整的手指。这就是一个物质从不同角度看,会产生不同的效果。而我就是一个物质,只是你没有从正面看我,明白?”说着还举起左手翻来翻去给燕子看,随后又说:“你的眼光只会看侧面,多么好的一张人体艺术照,你偏看成是一张裸体照。还把我辛苦搜集的一百张人体艺术照全删了,真的是用词语无法行人阁下了。”

 

  燕子斜眼看着他,气哼哼地嗔道:“对不起,涛涛,我错了,不该删你的人体艺术照。要不,等下我再给你搜集一百张人体艺术图片?既然你那么会欣赏,那么有艺术细胞,我真的应该跟你学学。等下我顺便也下载一百张男人人体艺术图片,和你一样,欣赏欣赏!”林一涛听完,张大嘴巴,呆住了。万想不到,燕子会这么做。他如果不答应她这么做,那他以后也不能再看‘人体艺术’图片。那些男人人体艺术图片,他是不许燕子看的。燕子得意地看着林一涛,露出胜利的笑容,洋洋地说:“林一涛,涛涛,涛哥哥,是不是我删了你的人体艺术图片你生气了?哼,怪不得你让我看什么绿豆花,你就是找不到借口和理由说我。你果然着实为此费了一番头脑,哎,难得,难得,可惜,可惜。倘若,你把这些头脑聪明都用在工作和其他方面,说不定还会有所大发展。用在这些人体艺术照片上,一辈子都混不出人样来。”

 

  心里的秘密都被燕子破解了,一向自认能言善辩的他,此时被燕子说的哑口无言,无语以对,呆愣半天才说:“你以为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说着,走向阳台,拿出鱼缸,指着两只乌龟说:“知道我为什么买乌龟吗?难道我只是看它们的裸体吗?这叫欣赏,这叫陶冶志趣。看着它们快快活活地在一起无忧无虑地生活着,让我对生命产生强烈的热爱感。看着它们恩恩爱爱在一起,让我感受着真爱的意义。

 

  看着它们自由自在地划水,让我……让我体会了做人的艰苦。所以,我要养它们,一则学习它们的爱情,它们的性格,它们的无忧无虑。再则,鞭策自己,莫向乌龟一样老是缩头做人。再再则,要努力拼搏,不能像这乌龟一样被人养在鱼缸,一辈子都活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

 

  燕子笑道:“你自己想想,你刚才说那些话有多少矛盾?”林一涛犟嘴道:“那不叫矛盾,那叫两面性。比如钱,钱多了是好事,钱多了未必是好事。难道这句话也是错句吗?”

 

  “你歪道理还真够多的啊,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可以这样说,涛涛是个好人,涛涛未必是个好人!”燕子引用他的话说。林一涛笑道:“不会打比喻就不要打,丢人现眼。”说完,又把鱼缸放回阳台,又抱一盆芦荟出来,把芦荟放在凳子上。把电脑里正在放的电影暂停,免得等下和燕子说话分神。他坐在床上,指着芦荟问燕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养别的花,而单养芦荟吗?”

 

  “因为它便宜”燕子呵呵地笑答。

 

  “非常对,但只对一半。便宜是其一,还有一点是,芦荟是药库。好多化妆品里面都含有芦荟,你看这芦荟长的饱含水泽,多精神。这可是我精心呵护的效果,比如你脸上长一个痘痘,就不用去买药,折一段芦荟叶,把里面的芦荟液涂在脸上痘痘处,最多一个礼拜,痘痘就会不见了。不要怀疑,它就是这么神气。你就是不长痘痘,也可以用它的液体涂脸。

 

  它可以让你的脸更光滑,更紧致,更迷人,更水灵,更白里 透红,更弥散香味。除此之外,芦荟还可以净化空气。你想一想,芦荟既然是药库,从药库里生出的氧气,吸入体内,杀一杀体内的毒素。

 

  精神好,气色好,延年益寿,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在这种氧气的养育下,想生病都难。另外,还有一小点。你不觉的它好看吗?玫瑰太妖艳,梅花太高傲,牡丹太眉眼,菊花太放纵,百合太任性,唯独它----芦荟,不吭不卑,默默无闻,却把宝贵一生贡献给人类。它是清白的,又是绿色的。它就好比动物界的猪,浑身都是宝。多好的一只芦荟猪啊,这么多动能集与一身。植物界,应推荐芦荟为首。谁敢争锋,我一棍子把它打个稀巴烂。现在你知道我养芦荟,不单单是因为它便宜吧。”

 

  “看不出来啊,涛涛原来是这么个有雅兴的人。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是我以前看错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哦。”燕子微笑地说,看不出是真心还是为生气前的预告。林一涛没在看她,蹲下身,低下头,在芦荟上嗅了嗅,然后长长吸一口气,又长长吐了出来,不急不慢地说:“就你那眼光,大象都被你看成了蚂蚁。

 

  如此一个即高雅,又懂得欣赏艺术的人,你现在才看出来?我现在彻底佩服阁下!”燕子哦了一声,茅塞顿开地说:“是啊,你林一涛不但懂得欣赏人体艺术,性情高雅,还诡计多端。哼,你说来说去,说了这么多,原来还是为了我删除你那些人体艺术图片而挖苦我。”

 

  “孺子可教也,我这么拐弯抹角地说,还是被你猜了出来,佩服,佩服。”林一涛向她拱手道。

 

  “哼,看你以后还小看我不?”燕子被他这一番‘夸赞’还是露出艰辛的笑容。

 

  “小看你?”林一涛奸笑着说:“我从来就没有高看你!明白?”他就喜欢打击燕子,爱一个人可以用很多中方法表现,林一涛爱燕子的表现就是打击她。打击她主要是爱她的表现,还有一点是报仇,谁叫燕子老是‘欺负’他呢!

 

  “啪”的一声闷响,一个枕头砸中林一涛的额头!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