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涛起身站在燕子后面,在她耳朵上密语一番。燕子听了,脸现红波,抬起头迷惑地看着他,眼神里既有迷茫,也有些好奇和生气,问他:“现在就想要吗?”林一涛居然也有些羞羞的,忙点点头,没说话。燕子拒绝说:“我不要,想一想都恶心。”“我不怕把这个告诉别人的哦。”林一涛引诱她说。

 

  “呵呵……”桃子自顾笑着,小艾用摸不着头脑的眼神看向她。只见桃子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一支笔,趴在床上,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看着笔记本傻笑。桃子心里佩服自己,这么一写一算,就很快地把答案想了出来。

 

  看着笔记本上‘想你三百六十五天’八个清秀的字,心里兴奋异常。把答案回复给康西,心里不由琢磨这件事来。康西给她发来这条信息是何用意?只是单纯地让她猜字吗?还是以此暗示自己呢?她现在虽然努力把康西化作一名知己,一个好朋友。如果康西加以追求她,她真的想不出自己会做怎样的选择。也许她会控制不住自己接受他,也或许,拒绝他!看着笔记本上自己写的‘想你三百六十五天’八个字,痴痴发呆。

 

  康西手机连续响几声,打开手机,有两条信息。当先发来的是桃子,康西没敢让李玉龙看。

 

  桃子信息上只有‘想你三百六十五天’八个字的答案。他赶紧删掉,刚才他把那道猜字题发给桃子时,李玉龙是不知道的。如果单让他看到这条信息,一定会吃醋发狂的。即使他看不到,倘若被王颖看到,那也是极难解释的一件事。

 

  他又打开林一涛发来的信息,林一涛的答案也对了。他把手机返回桌面,看时间已是十点钟。他记得他是九点半给他和桃子发过去的。林一涛对猜谜题和脑筋急转弯一向比之自己有过而无不及。自己能在十分钟左右就猜了出来,林一涛即使十分钟内猜不出来,他房间里有电脑,一查便知,为何这么久才回信息?正思付间,林一涛又发来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内容是:“河边役人双双走,人戴宝冠要砍头。走路最多行一寸,尔等出门要人帮。莲花无草文满车,公公累的右臂断。十八棵竹连一片,药花开了白又白。猜八个字,快点回复。”

 

  康西知道林一涛手机里面有好多骂人的信息,想起去年林一涛忽悠自己骂王颖等事。料想这条信息不是一般的猜字谜。李玉龙见他盯着手机看,好半天都不抬头,忙探头去看。一看是猜字谜,顿索然无味。

 

  “王颖,王颖,阿峰又出了一个猜字谜,快帮我猜,我猜不出来。”她把康西猜出来的答案回复给阿峰后,阿峰直夸她聪明,现在又给她出了一题。王颖刚才去309宿舍马妮娅玩了,两人聊了一会,马妮娅要去冲凉洗衣服,王颖便回来宿舍。刚回到宿舍,王静就叫她帮她猜题。

 

  王静也知道她猜题和她一样,叫她来,意思是让她转发给她男友,让她男友猜。王颖看了看信息,上面写着:“日出美丽立取上,残月屋下友情长。无奈您却无心住,白水一勺表衷肠。春雨绵绵情人笑,但是人去走下场。嫦娥无女不寻常,猜七个字,快快。”

 

  王颖涩涩笑笑,她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到。张珍冲过凉就出去了,此时提着一袋苹果回来。拿出三个洗净分与王颖王静一人一个,王静让张珍也过来猜。张珍都没看到题目,就说我猜不出来。王静的信息又来了,因为王颖第一次用王静的手机发信息给康西时,在下面注入自己的名字,这一次没有注入她的名字,康西也知道是王颖发来的。

 

  康西先不着急把林一涛发来的猜字谜答案告诉他,而是把王颖发来的这条猜字谜转发给林一涛,又顺便把这条转发给桃子猜。

 

  林一涛还未睡,他正和燕子躺在床上看鬼片。看着康西发来的信息,自语地说:“小西今晚是不是发春了,一会儿想我三百六十五天,一会儿说最爱你的人是我,肉麻死了。”

 

  “让我看看”睡在里面的燕子伸出一只手,从林一涛手里拿过手机,放在被窝里看。林一涛又说:“我刚才发给他的那条信息,他如果猜出来,一定兴奋不已。”燕子把手机放在枕头边,打击他说:“从你手机里面还有什么好信息发给别人啊?”

 

  宿舍里的人都回来了,吵的乱哄哄的。桃子又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只要给她笔和纸,她写着划着,一会儿就能猜出来。这几写几画,七个字便猜出来四个。从这四个字一连贯,又猜出两个字,再整句一琢磨,最后那个字也自然而然地现身出来。

 

  看着这几个字,对着信息那七句猜字的题目一一对照,很是恰当。她又在笔记本上写下答案,改趴着为躺,看着信息,又联想翩翩起来。如果说康西只发一条类似的信息,还可以理解是他单纯让自己猜字的。这连接两次给自己发这样的信息,难不成他真的是暗示自己什么?莫非他和王颖分手了?想和自己在一起?天呢,我怎么有这种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他那么爱王颖,王颖也很喜欢他,不可能分手的。那他为什么发这些‘想你三百六十五天’和‘最爱你的人是我’给我?他以前从不发这些给我的,他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呵呵,王颖,你男朋友果然好聪明,一会儿就想出来了。”王静高兴地看着康西发来的信息,又兴高采烈地转发给阿峰。刚给阿峰发送完毕,手机里又来一条信息。王静看了一下说:“王颖,是你男朋友发来的,你过来看吧。”王颖此时已坐在自己床铺上。

 

  她睡上铺,上下一次很麻烦,她不想下床,就让王静把信息内容给她听。王静便把康西发来的:“河边役人双双走,人戴宝冠要砍头。走路最多行一寸,尔等出门要人帮。莲花无草文满车,公公累的右臂断。十八棵竹连一片,药花开了白又白。猜八个字,快点回复。”一字不漏地念给王颖听。

 

  王颖听完,很干脆地说:“我猜不出来,你男朋友发这么多猜字谜给你,一定也擅长猜谜,你发给他猜。”王静听了,忙点头赞同。

 

  “他既然不名言,我也装不懂,免得到时又撞出什么大误会。”桃子心里打定注意。她是认为康西这两条信息是在暗示她什么,又不敢轻易表态。万一康西这两条信息都是单纯让自己猜字,没甚他意,她一表错态,又会惹出一些麻烦。和上次一样,只把这七个字的答案发了过去。

 

  刚把信息发过去不久,康西又一条信息发来。仍是一条猜字谜,看着信息,心里嘀咕:“今晚小西到底怎么了?怎么老是卖关子。莫不是真有话对我说?”想着,又转个身,拿起笔和笔记本,又写写画画起来。

 

  “这个混蛋阿峰,刚才还夸我聪明,现在又说我笨。哼,气死我了。”王静躺在床上,看着阿峰发的信息,心里忍不住气恼。刚巧惠丽爱丽回来,听到王静说‘气死我了’,爱丽忙问:“怎么了静静姐?”爱丽走在前面,惠丽在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一左一右坐在王静床上。

 

  “我看看是什么信息。”说着惠丽从王静手机拿过手机看。其实她那一句话还没说话,右手已拿到王静的手机了。等她那一句话说话,手机已在手里了。她拿过手机,跟着信息上的内容念出来:“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念完后,惊讶地看着王静说:“阿峰怎么这么说你啊?他不是以前连夸你,赞你,想你都夸不尽,赞不完,想不停吗?是不是他不想要你了?”

 

  爱丽也跟着火上加油说:“算了,静静姐,别为他伤心了。他虽然不错,但比他好的男孩子大把的是。你这么好看,找一个大老板都不成问题。”话落地,一巴掌也落在她腿上,爱丽被姐姐打了一下,嘴里没说话,眼睛却恶狠狠地看向她,用眼神问姐姐:“你干嘛打我?”惠丽刚想说什么,王静的手机又发来一条阿峰的信息。

 

  王静看到信息,又笑了起来。爱丽赶紧从她手机拿来手机看,信息上说:“静静,你怎么这么久不回信息,我猜的答案对吗?”她没念出声,惠丽又拿过去看。惠丽有个习惯,不管是看什么,都习惯性地念出声来。王颖听到,就对王静笑道:“刚才他说‘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应该是我男朋友发的那条猜字谜,你男朋友只是把答案发了过来。”王静此时还是有些气愤不消地说:“这个混蛋阿峰,干嘛不在答案前面加上‘答案’两个字啊。害的我又想错了,今晚不理他了。”说完,赌气地把手机放在里面,当真是不想理他了。

 

  惠丽和爱丽一下班就出去约会。此时两人又去冲凉,令王颖奇怪的是,两人一起出去约会,一起回来,现在去冲凉又是一起去。除了小时候和妈妈一起洗过澡外,她还没有和其他女孩一起洗过澡。看着她两姐妹不以为然地一起去冲凉,总是感到别扭。

 

  王静见王颖趴在床上看着惠丽姐妹一起冲冲凉,露出很好奇的样子,便小声对她说:“她们两个还共用一个男朋友呢。”王颖听了更是好奇,也小声地说:“那,这个,她们,她们怎么分男朋友啊?总不成一人一半吧?”王静笑笑摇摇头,她只见过她两人一起约过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经常在楼下找她们,然后一手牵着爱丽,一手牵着惠丽。自去年十月份,两姐妹就认识了那个男人后,两人变的更是形影不离。之前两人很少一起冲凉,出去玩也大多不在一起。认识那个男人后,两人关系陡然变的像胶和漆一般,分不开来。

 

  她们的男朋友王静近距离见过两次,相貌用‘一般般’三个字来形容也算给他面子了。身高一米七三到一米七五,不胖不瘦,有二十七八岁。整个人普通不能再普通了,走在马路上,除非裸体,不然没人会注意他的。也不知道她姐妹两人看中了他哪一点?另,王静从她们口里还得知,她们男友没有工作。自去年十一月份到现在,都是她姐妹俩养活他。关于她们男友的事,王静了解不多,也不想知道太多。

 

  刚开始,张珍还好心地劝说她们几次,让她们不要和这个男人混在一起。但两人都不听张珍的,似中了那个男人下的盅。张珍劝了几次没有一点效果,相反,劝说次数多了,她两姐妹就开始讨厌她起来。张珍现在也不管她们了,王静也不想把这些告诉王颖,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惠丽和爱丽在为人处世方面还可以,和大家相处的都很好。桃子画画写写,不一会儿便把答案猜了出来。

 

  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十五分,宿舍里的人都关灯准备睡觉。桃子看着答案,头痛起来。心里愈发迷茫起来,心里在盘横:“这个死小西,到底有什么话对我说。他现在在上班,小龙又在他身边,打电话不方便。哎……”她手指快速按着按键,打出几个字,又随之全部消除。闭目想了一会,又打出十几个字,转而一想,认为不妥,又消除了。如此反复三四次,还是没打出一个字。她的心真的被康西搞的迷失了方向!

 

  康西第一条密语谜底是‘想你三百六十五天’,第二条信息谜底是‘最爱你的人是我’这两条信息都在极力暗示康西想和她在一起,而她完全装傻,不露心迹地但把答案告诉他。第三条的信息谜底是‘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三句一联想,分明是小西责备自己不敢表态。桃子此时此刻把这种联想,想了好多遍,越想越觉得是康西在暗示她。一定是小西不让别人怀疑,才用猜字谜的方式告诉自己。

 

  好几次她都想发信息给他说:“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放弃王颖,我可以放弃小龙。”第一次,她打出‘好,我答应你’五个字时,又担心理解错康西的意思,便消除了。消除后,看到笔记本上‘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八个字,确定是康西的心声,第二次打到‘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放弃王颖’时,再也打不下去。她心里又一遍遍问自己,小西会放弃王颖吗?会吗?会吗?会吗?……?突然觉得自己的胡思乱想很荒谬,又一次把这些字消除。

 

  ‘想你三百六十五天’‘最爱你的人是我’‘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这些字眼一映入眼帘,她的脑海就被她自己所想的康西的暗示充塞的慢慢的。于是,又快速按着按键,把刚才那些话全部打好。看着最后一句‘我可以放弃小龙’不由心里痛骂起自己来。

 

  小龙对自己那么好,可以说百依百顺,是那么地喜欢自己。而自己仅仅为了一个小西的暗示就放弃他。桃子,你真的好无情义!想到这里,右手硬生生地把这一段话全部消除。把手机往里面一丢,闭上眼睛,两行泪从眼角缓缓流出,顺着脸腮,滑落到枕头上。黑暗中,没人看到她的泪流。

 

  她只是默默地流泪,恨自己无情无义,又恨自己一直对康西剪不断那根情丝。她已经当着康西和李玉龙面前说过,从今以后,只把康西当作一个知己,一个好朋友。把手机关机,免得康西再发什么暗示自己的信息,看了会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在情与义,小西与小龙的百度交替中昏昏沉沉入睡了。

 

  早上,被手机闹铃吵醒,睁开眼,宿舍里的人都在穿衣服。看手机,已是七点二十分,赶紧起床。许是昨晚想的太多,现在头很痛。用两只手的食指按摩一会儿太阳穴,感觉好了一些。

 

  来到办公室,董经理,格格和阿梅还没来到。桃子习惯每天早五分到十分来到到办公室。此时心里还在想着昨晚康西的暗示,坐在座位上,看着还没开启的电脑愣愣发呆,兀自出神。一直到现在,康西也没有发来其他暗示的信息。七点五十五分,格格和阿梅同时进来。桃子见有人进来,猛然惊醒,忙打开电脑。

 

  格格和阿梅一进来就说话说个没完,桃子脸色看起来有些疲倦,只和格格和阿梅打个招呼,又对着电脑陷入无底洞地猜想。董经理八点准时过来,见到桃子便问:“昨晚是不是和你男朋友一起出去玩了?打你电话都打不通。老板想请你去吃饭,找不到你就没去了。”桃子勉强笑笑说:“昨晚没出去玩,我男朋友上夜班。只是没电了,两块电池都没电了,所以就不知道老板找我,实在不好意思。”董文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熟练地打开电脑,但眼睛一直看着桃子,语气甚是关心地说:“你今天精神有点无精打采,昨晚没休息好吗?对了,一楼那个叫康西的男孩子是你什么人?你很关心他的。”

 

  董文华也只是随便问问,那晚他见桃子以身体护住康西,完全是抱着自己挨打也不愿让康西受伤的态度。大家都只顾着看康西和杨佳伟,对她这个小细节也没多少人注意。但注意到这一细节的人也不少,老板吴乃龙,李玉龙,还有梦依,康西心里也明白。吴乃龙和董文华见多识广,一看便知康西在她心里占着很重要的地位。在她看到康西被打后,不惜以自己的身危来保护康西的安全和被康西不领情地推开后,眼睛里流露出的无法言语的悲痛,就像看到自己最爱最亲的人抛弃。

 

  好多人看到桃子不惜自己的安危护康西,却没人注意到她眼神里的痛和苦。从桃子一进人群,看到康西和治安怒目对持,到冲过去挡在康西前面,她的每一个表情的变化,董文华都在用心的观察。今天见桃子脸色愁容满脸,眼睛里面布满血丝,想是昨天哭过又没休息好。他看到这里,自然而然想到了康西。他这随便一问,正好击中桃子的伤口上,她的心一颤,勉强镇定地说:“不是啦,昨晚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想的久一点,头有点痛。康西他只是我的好知己好朋友,没别的。”

 

  董文华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带着一点含义地问桃子:“知己,什么是知己?”

 

  “文学方面的,在以前的厂里,我做文员。每日里有时间就写点短文。我们厂创办一个《盛大月刊》,每月发行一次,每个宿舍发一本,还对外发放,让更多人了解我们厂。康西他也喜欢写作,每次《盛大月刊》都有他的文章,至少一篇,经常都是两三篇。我们两个就互相看对方的文章,但那个时候,我们谁也没和谁联系。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悔莫及。”桃子并没有细想董文华问她这个问题的真正含意,款款说完,想了一会儿又说:“想来也是缘分吧,就在我想主动认识他的时候,他却交了一个女朋友。一直就是这样子,直到现在。

 

  后来关系更熟悉一些后,就成了好朋友,现在又演变成知己。我对他是有爱恋之情,但从今以后,这种感情也只能定格在知己范围内。他是个很棒的人,拿过全镇的武术冠军。今年他花了三个月时间写了一部武侠小说,虽然没有出版。但我相信,他会有成功的一天。”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