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康西手机又响起。掏出手机一看,是桃子打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现出桃子的名字,王颖刚好看到正面。从康西手里夺过手机,并按了接听键和免提键。立即房间里充满桃子的声音:“小西,你现在在哪里啊?有没有好好休息?吃下午饭了没有?我现在下班了,我要出去买点东西,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王颖再也听不下去,把手机甩在床上,夺门就走。康西奔上几步,从后面抱住王颖,把她抱回床上。王颖叫着挣扎,康西压着她,恳求地说:“我现在不想对你解释,你冷静一下好不好?”王颖哪里还能冷静的了,双手乱抓,想跑出这个房间。康西死死压住她,不让她逃脱。见王颖还在嘶声高喊,再这样喊下去,肯定会有人过来查看的,便低下头去吻住王颖的嘴。王颖叫了一会儿,累了,休息一下,又想叫。康西沉下头,用嘴压住她的唇。

 

  突然康西一声嘶叫,站起身来。用手一摸嘴唇,已流一丝血出来。原来是他用唇压住王颖的唇,王颖却咬了他的唇。康西吃痛,一下子跳起来。王颖也趁机起身,刚想出门,又被康西拦住。

 

  康西又一次将她抱回床上,右手将桌子上的烟灰缸拿起在墙壁上使劲打碎。站起身,抬起左手,右手拿着一片破碎的烟灰缸往左手手脖一划。顿时,殷红鲜血喷洒而出,一下子白色床单洒红很大一片。王颖看到康西这样子,也惊呆了。

 

  康西右手拿着那片烟灰缸,平静地虽王颖说:“你要是再走一步,我就划一下,走两步,划两下,直到我死了为止。”王颖被他这举动吓蒙了,见他左手手脖还在流血不住,眼泪霎那间蜂拥而出,哭道:“小西,别这样,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不走,你快把烟灰缸放下去医院。”她说着就站起来为康西止血。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血怎么按伤口还是不停流出来。

 

  王颖乞求他去医院,康西不理她,只是用很平静地声音问她:“你现在还相不相信我?”“我相信,我相信”她忙答应着,说着,从桌子上也捡起一片被康西打碎的烟灰缸,王颖说完那两句我相信后,把那片烟灰缸碎片也抵在左手手脖处,要挟康西说:“你现在赶快去医院,不然我也割脉。”康西看见,吓的将手中烟灰缸碎片丢在地上,并想夺回王颖手中的烟灰缸碎片。

 

  王颖见他不肯去医院,还想夺自己手中的烟灰缸碎片,一急之下,右手一沉,左手腕随即被划出一条血口。只是她那血口没有康西的深,却也流血不止。转眼间,两人脚下,已流淌一片血液。康西见王颖也割了脉,心极度担心之下,竟流泪哭道:“樱桃,别划了,我去,我去,我去……”

 

  医院里,医生忙碌地给两人缝针。王颖缝了三针,康西缝了七针。所辛,两人都是割破了手脖一旁,没有伤到主脉。若再偏差几寸,到时就不是缝几针那么简单。医生让他们打消炎药,因为他们是用烟灰缸碎片割伤伤口,本身就带有各种细菌,早已流入血液里。不打消炎药,可能会引发一些疾病,康西也就同意了。

 

  两人个躺在一张床上,医院里就他们两个在里面输液。两人相邻,此时,两人互看对方,均想笑,却笑不出来,觉得对方好傻哦。康西看着王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王颖忍住笑,没好气的说:“你还好意思笑,我都被你害的那么惨。”康西笑道:“你是自己割的手脖,我不拦你,你恐怕又要割了。”王颖瞪着他,嗔道:“我要是不割,你会那么听话地来医院吗?你没听医生说吗?你要是再流一会儿血,就要采取输血给你了,哼……”“睡觉你不相信我呢?”康西顶撞地说。

 

  王颖嗔道:“小样的,你干嘛有桃子的手机号码?她还那么关心你,听了杀人的心都有了,我能不生气吗?假如我这样和一个男孩子这么亲密,你会怎么想?”

 

  “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不过,我现在也不好向你解释,因为解释了你未必会信。”康西看着王颖,采用激将法说。王颖白了他一眼,说:“你不说我怎么信呢?今天这事你要好好对我说,若有半句假话,我以后知道了,你就是割脖子我也不理你了。”

 

  “好,但你要仔细听我说,不要插话。这时一句两句说不清,我要娓娓向你道来。”康西看着她说。

 

  王颖点点头,算是同意。康西说:“其实也没什么了,我写好小说,就出来找事做。因为现在找工作好难,我就去了介绍所。介绍所把我介绍到一家电子厂,我就进去了。进去半个月,后来得知出版社都不要我的小说,就忍不住买几瓶酒去外面草地上喝醉发泄一番。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当时我已酩酊大醉,就睡着了。

 

  桃子和她男朋友就把我背回宿舍。然后,第二天,桃子就约我出去。在一家茶餐厅,把所以的感情薄膜都挑破了,现在我们已是好朋友好知己,不再是谁喜欢谁的局面了。她有一个男朋友,她男朋友很喜欢她,她也喜欢她男朋友,我们三个人也一起交谈过。桃子关心我,只是一种好朋友的基本表现。你如果不信,我现在可以打电话让桃子和她男朋友过来。”

 

  王颖这才宽下心来,随之脸色一沉,又问:“那个叫梦依的女孩到底是不是你兄妹啊?小样的,你说你长的也不怎么样,也没多大本事,怎么就那么会招蜂引蝶呢?还弄那么多知己妹妹!”

 

  “我怎么知道,,其实也不是很多啊,加上你才三个嘛。”康西最后一个‘嘛’字出口,一个枕头飞来。康西乖乖不动,故意让王颖扔来的枕头砸中。王颖生气地说:“哼,你是不是还想像古代皇帝一样,七十二妃子,后宫三千佳丽?从今以后,你要是再认一个女孩做姐姐妹妹,还是知己朋友,我就不理你了。”

 

  康西刚想说话,手机铃声又响起,两人同时变了脸色。康西掏出手机,王颖命令地说:“把手机给我”康西不敢违抗,把手机轻轻地投向王颖身上的被子上。王颖拿起手机一看,是康君的电话,便扭头责怪康西说:“你哥哥的电话干嘛还丢过来?”康西一脸委屈地说:“是你让我给你的啊?给了你,又说我,你不想接,再丢过来。”

 

  王颖自是不便接康君的电话,把手机又丢给了康西。康西拿起手机赶紧接了,康君让康西明天过去一趟,并问了一些王颖的事。康西就把王颖的遭遇简单说了,康君也没多大事,说完正事,各闲聊几句就挂了电话。

 

  刚挂机电话又响起,一看号码是本地的。心想不会是梦依吧?刚想接,对方先挂机了。刚把手机放进口袋,手机又响起。还是刚才那个号码,康西等了一会,手机铃声还在响,想是那人打定了主意。

 

  接了电话果然是梦依,她的语气略带淡淡心伤,她开口便问:“你现在在哪里?你们还好吗?她有没有问我的事啊?”康西看了一眼王颖,王颖正怒目看着自己,心想:“樱桃还是对我不信任,现在只有把梦依,桃子和李玉龙都叫来,由她们向她解释清楚。”想到这,便对梦依说:“我现在在康复医院,你如果有时间过来一下好吗?我有话对你说。”

 

  “嗯,好的,我马上就去”梦依很快答应。

 

  “嗯,先挂了,拜”挂了电话,又看一眼王颖。王颖想问他什么,嘴唇蠕动一下,又闭口了。

 

  一个人探头往里面看一下,又快速缩回去。康西正好往门口看,人影一晃,没看清楚,也没在意。刚想和王颖说话,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桃子,跟在后面的是李玉龙。两人都是穿着工衣,想是一下班就没回宿舍。李玉龙提着两大袋水果和营养食品,康西纳闷了,自己还没和桃子打电话呢,怎么桃子知道自己和王颖在这里?既然他俩来了,也省的给他们打电话了。

 

  王颖虽心里怨恨桃子,但见她和李玉龙手牵手一起过来。毕竟曾经一个宿舍住过,见她过来,礼貌性地对她微笑一下。康西忙着和桃子和李玉龙打招呼,并让他们坐在床上。桃子坐在王颖床上,李玉龙坐在康西床上。

 

  桃子和王颖说了一会儿话,王颖也一一客气的回答,那边李玉龙也和康西攀谈起来。桃子剥了一个香蕉给王颖吃,李玉龙见到,也去给康西剥香蕉吃。康西终究忍不住问桃子:“桃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医院呢?”他这一句话自桃子刚进来时就想问,但见她和王颖说话,也不便打断她们俩的话。现在见桃子不说话,便问了出来。

 

  桃子听了,看看王颖,又看看康西,说:“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们手机没挂机就吵架了。我在手机里全听到了,后来听到你们用东西割伤身体,我心里很自责,很恨自己。后来,听你们说去医院,然后你们就挂机了。我想这附近只有一家医院,就赶紧往这里赶来。我来的时候,你们才刚进医院。我在医院外面就看见你们了,看着你们捂着手脖往医院小跑过来。

 

  你们一路上流了很多血,在路灯照耀下每一滴血都看的很清楚。我狠狠地打了自己两耳光,对不起,是我不好,要不是我那个电话,你们也不会选择这种自残的方法。你们进医院的时候,我看时间八点还差五分钟,就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小龙一下班,我就让他过来了,怕你们还在恨我,所以在门外迟迟不敢进来。”

 

  王颖是左手缝针,但是在右手输液。桃子剥好香蕉给她吃时,她是用左手接拿的。此时听到桃子的一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左手香蕉差点掉地。把香蕉放在桌子上,语气很歉意地对桃子说:“桃子,都是我不好,我太急躁了。

 

  刚才小西也跟我解释清楚了,现在我不怪你,你也别伤心了,他是你男朋友吗?”桃子听她说李玉龙,忙微笑地说:“他叫李玉龙,是我们一个镇上的,还一班上过学呢。嗯,他现在是我男朋友,我和小西只是好朋友关系。”王颖这次不得不放心下来,桃子当着她男友和小西以及自己面前这样说。就算她以后再怎么喜欢小西,也不能跨越好朋友界限。

 

  “梦依,站在那里干嘛,快进来啊。”康西对着门口一个女孩说。桃子和李玉龙也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孩,手里提着一个黑塑胶袋,站在门口犹豫不定,不知是进来还是出去。桃子和李玉龙都不认识她,也不好和她说话。王颖扭头看见梦依,她只是下午匆匆看她一眼,也认不准,就没开口问她。梦依已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康西也是刚看到她,见她站在门口,赶紧叫她进来。

 

  梦依也是对王颖匆匆看一眼,对桃子和李玉龙都不认识。进来后,将黑色塑胶袋放在康西床边的桌子上。康西向她一一介绍了王颖,桃子和李玉龙,又向王颖她们介绍梦依。李玉龙听到康西介绍完毕梦依,就对梦依说:“原来那晚丢手机的就是你啊?我听别人说了,但没看到你。”梦依本是爱说爱笑的女孩,此时变的甚是淑女。对李玉龙这么说,也只是淡淡一笑,不言语。

 

  突然,似想起什么,走到康西旁边,打开她带来的黑色塑胶袋。从里面拿出一圆形餐盒和一个勺子,走到王颖身边,把餐盒打开,露出一盒汤。梦依说:“王颖姐,刚才来时在路上看到有卖排骨汤的,就买了两份给你们吃,你尝下好吃不好吃?”她看见王颖的手甚不方便,说完,就左手拿餐盒,右手拿勺子,盛了一勺汤去喂王颖。

 

  王颖很不习惯这样被梦依喂,既然梦依这么全心全意喂自己,也不便拒绝,乖乖地喝了一口。梦依一连喂了王颖三四勺,顿了一下说:“现在康西是我干哥哥,你是他女朋友,就是我的嫂子。嫂子,我来喂你喝汤。”王颖听她这么说,也忍不住笑了。又喝了几口,对梦依说:“我来吧”梦依不依,说:“你的手都包扎成这样了,还是我来吧,妹妹伺候嫂子是应该的”。

 

  王颖笑道:“你还真会说,我只是手脖受伤,手指还可以活动,还是我来自己来吧。”梦依也不再强求,把汤勺给她,只是她端着那盒汤在王颖面前,好让她容易喝些。

 

  康西见王颖喝汤,也不客气地端起另一盒汤,打开盖,也不用勺子,直接喝起来。梦依笑他道:“你脸皮还真厚,这两盒汤都是我带给王颖姐吃的,你干嘛抢王颖姐的汤喝啊?”康西听到,暂停喝汤,扭头对梦依说:“她的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有何喝不得?”梦依看着他,想不出反驳之词。

 

  桃子见两人药液快要输完,就问康西:“王颖今天刚来,你们今晚住哪啊?”康西说:“今天下午是租了一间房子,但是现在里面都洒满了血。房东肯定不让我们再住了,心里肯定还在骂我们呢,等下再租一间房子。”李玉龙说:“哦,小西,差点忘了告诉你,我们明天不上班,要后天晚上转夜班。”

 

  “嗯”康西对着李玉龙点点头,放假正和他心意,不然明天回家又要请假了。

 

  几人又聊了一会,两人药水已输完,护士为两人拔了针。两人按着药棉下了床,一行人出了医院门口。桃子先开口说:“那你们早一点租个房子休息吧,我和小龙还要出去玩会。这些水果你们能不能提啊,要不让小龙给你们提过去?”王颖说:“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们还是拿走吧。我们现在都吃饱了,不想吃东西,你们拿回去吃吧。”桃子又让了一会,但王颖坚决不要,桃子只好让李玉龙提着水果和康西王颖分开去了南边夜市去玩。梦依见桃子和李玉龙走开,也忙对王颖和康西说:“哥,嫂子,我也要回去了。”“嗯,回去乖乖睡觉,别又玩到半夜才睡。”康西对着梦依的背影说。梦依回过头,没说话,又扭头朝一条小巷走去。

 

  “我也想出去玩会”王颖看着康西,似乎等着他的下令。康西轻轻拧了下她的脸腮,笑道:“小样的,坐了一夜火车,又折腾了一天,不困倦啊?反正明天有大把的时间,先找个房子休息吧。”“不要,我就要现在去玩。”王颖撒娇地说。康西抿嘴笑着,摇摇头,叹道:“哎,服你了。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那你想去哪里玩啊?”

 

  “我对这里都不熟悉,你说说哪里好玩嘛?人家千里迢迢赶来找你,你却小气的都不带人家去玩。”扁起嘴,像受了很大委屈。康西最受不了她这样子缠他,立刻投降地大声说:“好了,我带你去玩就是了。”突然又柔声地说:“每个地方都差不多,这里也没什么地方好玩的。就南边有个夜市和步行街还有几家商场,先去逛街吧?”

 

  “看你说话语气可怜楚楚地,好像我拿刀逼你去似的。算了,不去了,免得某人心里又在说我。”王颖慢条斯理地说着,她用的这招也是激将法,也是她惯用的伎俩,康西也是每次都中招。

 

  果然,康西听她这么说,又大声说:“好吧,去压马路,谁怕谁?”但语气还是少了那份斩钉截铁。只是王颖不知道,康西适才流的血是她的三倍之多。刚才在床上输液时,就感到头昏昏沉沉,次之左腿又疼痛起来。出了医院,被风一吹,更感觉到头沉似注铅,脚轻似飘云,但又不便对王颖说明。康西看她一脸想出去玩,又想征求自己意见的表情,不忍拒绝。可头重脚轻,浑身难受。

 

  王颖流血不是很多,虽略敢疲乏,但初来到这里,好像四处逛一下。黑夜中,路灯照耀下,看不清此时康西脸色已煞白如雪。

 

  两人向南走了几步,走到一座桥上。康西走了这几步,愈发感到头晕似醉酒,渐渐眼前发黑。走到桥上,无力趴在桥栏上,努力站稳身子。王颖见他趴在桥栏上低着头,便轻打了他一下说:“河里都是污水,有什么好看的。”说了好一会儿,康西仍不答话,也不理她,还是低着头,继续看河里的污水。王颖以为他不想理自己,有点生气地说:“不想理我是不是?那好,不打扰你了。你在这看你的河水吧,我去玩我的,哼,大不了走丢了被人拐走。”说完,又静静地看着他的反应,可康西似乎没听到一般,头都不动一下。

 

  王颖负气地往南走,心里还在说:“哼,臭小西,坏小西,让你陪我逛街都不去。不想去就明说嘛,还装什么听不见。”她就这样往南走着,头也不回,心里还在想:“小样的,我就不信你不来追我?你不追我我就不回去了,哼,不理你了。”心里赌着气,但总感觉康西今天反应不正常。他以前再怎么不想陪自己逛街,也不会装聋作哑。她此时也略感头晕,便停止脚步,往后看去。只见桥上面仍有一个人在那趴着,似乎石雕一样。

 

  王颖越发感到情况不妙,迟疑一下,还是往回走去。刚走了几步,桥北面走来三个人。那三人在并排走路,但桥面到马路就一米宽,三人谁也不想落后几步走。当三人走到康西身边时,最里面一个人就撞着康西往前走。康西被他这一撞,顿时软倒在地。三人见状,不由吓一跳。但见康西倒地不在动弹,其中撞到康西的那人叫了他几声,见康西仍没反应。

 

  康西倒地正上面正好有一盏路灯,三人借着灯光,见康西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看一眼后面没人过来,前面有一个女孩正往这走路,三人转身,大步往一边小路快步走去。王颖看到那三人撞到康西,冲那三人背影,让他们停住。那三人不听尚好,一听有人喝声让他们停步,反而加快步子,转眼溜进一条小巷,随即不见踪影。

 

  王颖跑上前去,俯身下去。但见康西双眼紧闭,喊他数声,了无反应。双手抓他肩膀,想把他拉起来。可这一使力,眼前一黑,也跟着跌倒在地。还一会儿,眼前才恢复正常,双手再也使不出一丁点儿力气。辛好医院就在旁边,王颖三步并两步跑到医院,叫来两名男医生。领他们来到康西躺身处,两名医生一人抓他双肩衣服,一人抬他双脚,快速向医院走去。

 

  经过医生诊断,康西主要是失血过多,就先给他输了几瓶营养液。给康西诊断的那名医生问了王颖一些问题,王颖也照实说了。那医生听完,斥责王颖说:“他是你男朋友吧?他来之前就流了好多血。如果再多流一次,我们只能采取给他输血。我还以为你们回去就休息,你还他陪你去玩,这不是让他没事找着出事吗?你也流了不少血,最好也输点营养”

 

  王颖含泪摇摇头,刚才去交药费,她拿出康西的钱包。里面的钱除了康西的药费和治疗费,只还剩下十二块钱。看到康西钱包里面贴着几张她们两人她上次回家时拍的大头贴,眼睛一下子朦胧起来。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