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安们听了,驾驶摩托车朝那个男人逃跑的方向追去。眼看快追上那个矮个子男人,那男人却一头扎进荒草丛里,康西也毫不犹豫地追进去。在厂里举办的长跑和短跑比赛时,他长跑第二名,短跑第三名。比之两项都是第一名的林一涛在短跑上只相差两秒,长跑相差五秒。想不到那个矮个子腿短却跑的贼快,丝毫不比他慢多少。他自刚追他时相距有四十到五十米,直到追到荒草丛里边,两人相距是五米。

 

  只是那矮个子男人一到杂草丛里动作特麻利,杂草有一米左右高,那矮个子男人身高不足一米五,一弯腰就看他不见。现在已是天黑夜晚,整个杂草区没一点灯光,路边的路灯只能投射过来一点点微光,整个杂草区仍是黑乎乎的。康城往里追了十几米就追丢了人,为了防止矮个子男人背后偷袭,每走一步,都准备一触即发。便在此时,听见马路上警声四响,并且喧闹声哄哄响。康西听到这声音,还以为小偷已被捉到,便从另一方向走了出去。

 

  他刚走到马路边,一条警棍一记横扫千军袭向他腿部。康西完全没料到有治安再次埋伏打他,等他察觉,治安那一重重一棍已打在他小腿膝盖偏下三寸处,登时摔倒。紧跟着,后背又挨了几棍,痛的他止不住吼叫出来。待几棍打过,扑上来四名治安,两人抓住他的左右手。康西试着反抗,那抓他左右手的两名治安见他反抗,一使力,康西两条胳膊似断骨般地疼痛。这两治安力大如牛,在他们手里,康西丝毫反抗不得,若单独对付一个,勉强还有点胜算。

 

  左腿小腿处被警棍几乎把骨头都打碎了,要不是那两名治安架住他,他都站立不起来。为了防止他逃跑,前后各有一个持短一点的警棍的治安防着他。四人押着他走到一个高大治安的面前,那治安厉声喝问康西手机在哪里?康西忙说:“我不是抢手机的那个人”他话刚落,一巴掌落在他脸上。顿感脸上火辣辣。同时大脑嗡嗡响。打他的那个治安这一巴掌甚重,康西嘴角已溢出一丝血。康西咬着牙狠声说道:“他妈的,你如果敢放了我,我就宰了你。”康西极少说脏话,每次在极度恼火的时候就忍不住说出来。

 

  那治安穿着一身黑色治安服,加上他那高大威猛的个子,很是威武。听康西骂他,心里更火,一脚踹在康西胸口上。抓康西左右手的两名治安,一时没抓牢康西,康西被这一脚踹倒在地,滚了几滚才止住身子。康西一止住身子,一个后起身,把扑上来一名治安打倒,并不趁机逃走。他忍着全身剧烈疼痛,走到刚才打他打他耳光的治安面前,不说话,就用那种想撕吃他的眼神和表情看着他。那治安说了声:“你有种”并不退缩。显然,他是想和康西打一架。他是这一队的队长,他没发话,也没人上前打他。刚才打他时,围观人群尚不多,此时又从四面八方陆续过来好多看热闹之人。那些看热闹之人不敢走的太近,只远远地围成半圆型,把那些治安和康西围了里面看。

 

  有四名治安把康西前后左右包围起来,防止他突然跑掉。但此时众治安根据多年经验,已猜知康西应该不是偷手机之人。一般偷窃之人,见了治安,别说打治安,连粗话都不敢说。但也有一些在社会上有靠山的小混混敢打治安,但也是叫来一帮人偷袭。像康西这样正面挑战治安,还是首例。众治安心里还清楚一点,一般人腿上挨这一棍,连站都站不起来,哪还敢找人打架。除此之外,他身上加在一起,不少七八棍子,每一棍打在常人身上,都会受不了。眼见他除了嘴巴被他们队长打出血外,依然无事一般。

 

  他们刚才抓康西用的擒拿手法都是他们队长教的。队长一米七八身高,体重一百四十八斤。看康西也就一米七左右高,又挨了那么多棍,都认为他是打不过队长的。围观之人心里十之八九也都认为是队长会赢,单从气势上来说。队长人高马大,一身黑色治安服在路灯照耀下,甚是神威。而康西穿了一件旭阳厂的短袖工衣,下身是蓝色牛仔裤,和一双有些旧的波鞋。完全一个小小打工仔,哪里像有功夫在身。论个头,治安队长比他高许多。人数方面,治安八人,他一人。就算是他打赢了,其他治安也不会不管不问。如果他输了,则没人帮他说一句话。孰优孰劣,一比皆知。

 

  康西心里也清楚,他虽忍痛站着,其实已没有战斗力了。即使没挨打之前,也无把握打败这队长。刚才那个被偷手机的女孩,刚开始还不敢上前,见众人都去围看。以前她看见过治安打那些小偷的场面,有些小偷宁愿挨打,都不吐露一个字。那些治安就用警棍打小偷的背,手,抽他耳光,用脚踹。七八个治安一会儿便把一个小偷打的趴在地上动弹不了。她每次遇到这些场面,都赶紧避开不去看。

 

  但今天小偷偷的手机是她的,说不定小偷会把手机还给她。想到会追回手机,才挤过人群,来到人群前面去看。待眼光扫到康西时,不由心里一惊。但见康西嘴角流着血,和一个治安对持这着。见康西不是偷她手机之人,想去对那些治安说明,心里又不敢。看着康西这副模样,更是不忍心他无辜挨打。状了状胆子,走向治安队长,大声说:“他不是抢我手机的那个人。抢我手机的那个人没他高,又瘦又小,不是他!”

 

  当时,康西刚从杂草丛里小跑出来,谁也没看清他。一见人就打,打过之后看到他穿着旭阳厂的工衣,便觉打错人了。但不排除在厂里打工就不会抢手机啊,抓了先打,打了再问,这是治安一贯抓贼的方式。现听被抢手机的女孩说不是康西抢的,其中以后离她最近的治安说:“不是他抢的,也有可能是同伙。”康西咬牙狠声说:“如果真是我抢她的手机,我就把这双手废了。

 

  如果确定不是我抢的,我向你们每一个单挑。当然,你们也可以一起打我,这都无所谓。现在你们打我不是白打的,我和谁单挑,打不过我的人,刚才怎么打我的,就让我原原本本打过来。我不会多打,你们用什么打我,我就用什么打过来。若我单挑不过你们中的谁,谁就可以剁了我一根手指或脚趾,一共是你们五个人打我的,哼,有种单挑。”康西是咬牙说出来的,众人都看见他的表情布满愤怒和坚定。

 

  治安队长看到康西的表情不由心里一窒,刚才已被他这种表情吓了一跳。又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康西,见他长的普通,说出来的话却震人心魄。他既然说出了和他们五人单挑,这么多人都耳听目睹,他当然不能不答应。听他说,若败给他,就让他打过来。

 

  那他刚才打他一耳光,又踢他一脚。万一败给他,被他打一耳光和踢一脚,以后还怎么混下去。即使赢了,也不敢剁他一根手指或脚趾。打他这么几下,就来和他们单挑。若真剁他一根手指,他可能就来拼命了。

 

  康西脱下工衣,露出结实而宽厚的胸肌和二头肌。治安队长见到他的结实雄壮身体,当下不再敢小觑他。看康西这一身肌肉,像是个深藏武功之人,又见他一身工衣还有些脏,一个武术好的人会进厂打工?他真的搞不明白康西是何来路。当真是穿上工衣文质彬彬,脱下工衣霸气十足,完全和穿上工衣的他判若两人。

 

  那女孩眼见康西就要和那些治安打斗,那些治安手上都有武器,只他一人还赤手空拳。她是没看到,站在康西后面之人,却清清楚楚看到康西背上七八道红印伤痕交错着,很是显眼。马路边这片草地足才两三米宽,四辆摩托车,外加越来越多的路人,把整条马路都占去一大半。那女孩过去劝康西,不让他和那些治安打架。康西看了她一眼,不理她。治安队长一直没动手,他是从武校毕业的,心想:“他既然会武功,一定是从某个武校出来的。势必也认识一些人,如果他认识的人有些来头,打了他就等于和他结下梁子。”但眼下也不便问他,问他也不会回答的。

 

  “你是赤手空拳,还是用警棍?”康西问那治安队长,声音充满恨意。

 

  “既然你是赤手空拳,我岂能用武器。”这么多人围观,他如果说我用警棍,定会让旁人嘲笑。

 

  “那你就把你的警棍丢掉”仍是那副又冰又冷的语气。

 

  治安队长还真听话地把警棍掷地有声地甩在后面两米远的马路上。康西从小就崇拜李小龙,尤其是他傲世性格,更让康西为之而崇之。也渐渐学李小龙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不可忍,无须再忍。那治安队长不问清楚,见他就打。别说是为了那女孩抢回手机,即使不是为了做好事,他们也不能平白无故打人。尤其是那一耳光,让他心里恼恨他到了极点。

 

  他心里一直思索着用什么招式可以打倒他,倒也忘记腿痛了。康西提了提裤子,这条牛仔裤有些弹性,可以踢起脚来。他学李小龙那样,轻松无规律地跳跃着。他虽拿过全镇武术比赛的冠军,但与敌对打经验稀少,寥寥可数。而面前这个对手,又非常人。他不敢大意,那队长也摆了个姿势,准备迎敌,两人一触即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远人群中有人大叫:“小西,小西,别打了……”康西听的声音是桃子,桃子拨开人群,朝康西跑来,后面跟着的是老板和他们经理。桃子一跑来,就护住康西。只要那队长一动手,就会先打到她。康西一把将桃子推出一米远,吼声对她说:“不关你事,你出去,不要靠近我。”又大声对在场所有人说:“那个女孩的手机被一个瘦小的男人抢了,我是听到那个女孩的求救声才去追那小偷的。那小偷跑到这里面,我就跟着进去。在里面让他跑了,我刚从里面出来,这些治安就二话不说先打我。

 

  我也完全没想到,自己见义勇为做好事,还被治安打。我对他们说我不是小偷,他们更是狠狠打我。哼,打的好,打的好。”老板吴乃龙见到康西这样子,不住看着他摇头。不管谁出了事,他身为老板,难免会身陷进去。看桃子刚才拼了命地护他,想必和他的关系很亲密,却也被他一把推开,自己若上前劝他,效果肯定不比桃子效果好。很无奈地站在一旁,桃子看着他双眼含泪站立在一旁。随之听到康西这一席话,也跟着他一起愤怒。

 

  康西大声向大家说完,又转身向治安队长,厉声怒喝说:“树不可没皮,人不可不要脸。我虽是一名打工仔,但我也有尊严,也有人格。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决不许有人沾污我的人格。你们打我身上那几棍,甚至踢我那一脚,我都可以忍。但是,你打那一耳光,我宁死也要打回来。别说我是为了见义勇为而被你们打,就是我一点好事没做,你们也不可胡乱打人。”又转头对周围围观人说:“我是没抓到小偷,也不能说做了什么好事。现在我康西对天发誓,如果我再做一件好事或见义勇为相关的事,做一件就学狗叫狗爬着走一个月,做两件就学狗两个人”

 

  众人都静了下来,静的连照相机快门的咔嚓之声都听的一清二楚。一名治安上前将人群中一个人的相机夺过来,把里面的内存卡取出来又还给他。那个持相机的男人三十岁左右,说自己是什么报社的,要求治安把内存还给他,还掏出一些证件。那治安当然不给他,如果曝光,他们就惨了。即使那记者拿不出相片,有这么多人围观,足可以向他提供一切证词。

 

  围观之人大多是打工者,听到康西说那句:“我虽是一名打工仔,但我也有尊严,也有人格。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决不许有人沾污我的人格。”时,无不向他投以尊敬和佩服的目光。那被抢手机的女孩更是痴痴地看着康西,也许被吓蒙了,也许被康西这一举动惊住了。包括吴乃龙现在也不得不重新认识康西,他本不认识康西。见桃子叫他的名字,和一旁他厂里的工衣,才知道是自己的员工。刚开始还怨恨他惹是生非,听他那句话,心中敬他几分,心中怨气也完全被那句话带走了。

 

  围观之人是越来越多,马路几乎无路可走,看来这事明天一定上新闻。这时李玉龙和小黑他们也在围观,他们挤过来时,康西刚开始说那句话。几人听到康西的话,心里跟着触动,都有同感。见他一人敢对打八名治安,心里对他钦佩几分。

 

  此时,又一声声警笛声由远而近,随之驶过来五辆摩托车和两辆汽车。不知是这八个治安叫来的,还是有人报警,或是他们自己寻来的。那些治安一过来,就哄散人群。康西见这么多治安过来,担心自己会被他们抓过去,然后把他一顿毒打,就对那治安队长说:“是男人就和我单打独斗”“放心,我不会让他们碰你的。”那队长语气没有刚才的盛气凌人,多了一些心虚。“但愿你说到做到。”康西冷冷回一句。

 

  那些刚来的治安见他们一个个斗鸡般怒目握拳,也不明白发生什么事。这时先前那八名治安过来,向一个穿便衣的中年人低声说了一会儿。吴乃龙认得那中年人,两人喝过一次酒。他就是治安大队长李伟。吴乃龙忙过去,拉住李伟的手,连摇带说:“李大队长,还认得我吗?我们喝过一次酒的。”“哦,你是吴老板,我当然记得。”李伟见吴乃龙这么亲切地和自己握手,感觉有些不对。

 

  吴乃龙赶紧说出:“那个是我的员工,和你的下属闹了一场别扭。希望你呢,让他回去,我会好好教导他。此事也不能怪他,他原本是想做好事。却一场误会被你下属打了,他心里不服气,就要对打。”李伟听手下说过一遍,已是大概了解,又听吴乃龙这么说,就说:“行,行,我不会抓他的,那个,他,你现在就带他回去吧。”

 

  桃子在一旁听到,又去劝康西。康西见这么多治安过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此时老板,经理一起过来,软硬一起夹攻。这么多人都在看,如果打赢了,这些治安是不会放过他的。他是不怕遭到报复,就怕连累到其他人。而此时左腿小腿处又疼痛起来。桃子老板一起过来劝,李玉龙也过去劝。李玉龙一过去,小黑他们几个也跟过去。七说八劝,康西终于肯低头走了。

 

  但既然挑战那个队长,就不能这样走了,否则会被他们鄙视的。再者,他的人格还没找过来,推开众人,走到那队长面前,沉声说:“我走,但我不是怕你。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再闹大而已。你也应该不想事情越闹越大吧,这是我们几个人的事,还是由我们几个解决。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过几天我会找你打一场的。”

 

  那队长轻轻一笑,说:“你真有种,你来打,我奉陪。我姓杨,叫杨佳伟,随时找我都无所谓。如果我输了,让你打一耳光。如果你输了,该去打你的工就去打你的工。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你也别来烦我。”说完,把自己的号码给了康西。康西拿出手机拨打试下,随即通了。杨佳伟拿出手机说:“你是怕我骗你吗?”“不是,这是我的号码。我叫康西,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怕你。”说完就转身走,刚走几步,又猛然回头。众人又都将目光移到他身上,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康西走到一旁草地上,捡起地上工衣,穿在身上,并扣上纽扣。十足一个打工仔,但脸上却露出和那些围观的打工仔不同的气质。

 

  康西回到厂里,立即轰动整个厂。好多人都在宿舍阳台处看到了,从宿舍阳台到事发那片草地约有三十米左右。康西在下面每一个动作和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看的和听的很清楚。更有好多人用手机录下来,但都不怎么清晰。康西一回到宿舍,宿舍早就挤满了人。桃子,吴乃龙都跟着进来。桃子和吴乃龙都很关心他的伤势,康西挽起左脚裤子,露出很大一块紫黑色肿包。要不是腿上这个伤,他早就很和杨佳伟打了起来。还有那一巴掌打的也甚重,似乎整个腮帮都烂了。流了好多口水在嘴里,但又不像是口水,他没敢吐出来,就咽了下去,但还是流出来一些。

 

  吴乃龙见康西这副惨样,心中甚是不忍,说:“明天后天都不用上班,给你两天假。好好休息,别去惹他们了。”桃子也担心劝他说:“这两天好好休息,哪也别去。你就是去找他们打架,也要伤全好后再去。“她还是了解康西比老板多很多,想让康西就此罢手,除非用铁链把他锁住在这里。

 

  康西轻笑说:“知道了,我瞧他也是个男人,想必不会一起打我的。如果单打独斗,我有信心打败他。即使打不败他,也不会输给他。这一耳光,我一定打回来。”

 

  大家见他说话微笑,语气却冰冷坚定,都暗自佩服他。吴乃龙说:“我很钦佩你的性格,但这种性格的人,往往会吃大亏。”

 

  吴乃龙阅历很多事和人,讲的自然没错,康西也懂,语气中有了些暖意,对老板说:“谢谢老板,我都看到了。要不是老板向那个大队长求情,也许我会被他们抓走。但是,这场架不得不打。”

 

  “行,打吧”吴乃龙紧绷着脸,突然说出这三个字,大家都猜不出是什么意思。意思很简单,但含意深啊。

 

  康西看向老板,像没见过他似的。吴乃龙似笑非笑说:“我对你了解不深,但我知道,这种性格的人,往往是不听劝的。去劝不了,也只能让你去打了。我只想你去打的时候,叫上我们。不管哪一方输或赢,这仇是越打越深。尤其是出门在外,交十个朋友,不如少交一个仇人。你现在好好休息,把伤养好先。”转身看向众员工说:“你们都回去休息,别打扰他休息。”员工们听老板发话,便各回各的房间,桃子也随老板下去了。

 

  众人一走,李玉龙就把门反锁上。现在康西是躺在他的床铺上,康西见人都走了,想让床铺给李玉龙。李玉龙忙上前止住他说:“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我睡你上铺。”小黑等人不停问康西当时的事情,语气中充满了敬意。康西也就毫不隐瞒一五一十告诉他们。小黑听完,向康西伸出大拇指说:“老大,你真牛!”

 

  李玉龙从上铺探下头问康西:“你是不是会功夫?”康西笑笑说:“只会一些三脚猫功夫,没学过。都是自练的,防身健体。”李玉龙又说:“怪不得你身上的肌肉那么发达结实,都快有李小龙的肌肉壮看。”康西说:“我要是有李小龙一半的功夫,就可以轻轻松松将那几个治安打趴在地了。”

 

  一直聊到深夜十一点半,宿舍里人不想影响康西睡觉,关灯睡觉。聊天时不觉得痛,这一想睡觉,后背,左腿都钻心地痛。尤其是左小腿,痛的他几乎忍不住哼叫出来。李玉龙躺在上铺,一时也睡不着,总感觉整张床摇摇晃晃。便转身探头看向下铺,借着外面的反射到宿舍里微弱的灯光。李玉龙看见康西双手捂着左小腿,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在他扭动时转动身体时,李玉龙看到他的表情,那是双眼紧闭,眉头蹙到一起,呲牙咧嘴,像是忍受极大疼痛,但愣是没发出半点儿声音。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