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总仍是一脸亲切地笑容说:“其实我们公司人员早已满员,我和董事长开会时,还拟定裁一些人员。当时要不是张经理多次找我,我是决不会聘人过来的。你进来才几个月?却选择离开张经理,这样做未免有点不近人情。再者,张经理对你是真心真意,你这样突然离开他,让我怎么帮你?张经理已经为公司效力了六年,也是我的得力助手。好多经理都没有秘书和助手,你让我怎么调换?总不成让我把你调给一个不该配有秘书的经理那里去吧?让本该有秘书的经理一人做多人事情?如此做,公司会乱套的。你还是太小,公司的事情你了解太少,这样吧,你先回去继续做,如果实在不行,再叫张经理过来,我们三人共同商议。”

 

  王颖虽年龄小,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赵总表面上是劝她先回去上班,但言语中的意思分明是在说:“想换位子是绝对不行的,要么你走,本公司正想裁员呢。之所以让你进来,是完全给张玉坤面子。既然你想离开张玉坤,公司还留你干嘛?”不管赵总话中之话是否有这个意思,但王颖就是想到了这一点。她和赵总也没得商议,直言道:“赵总,谢谢您的好意,我想我还是离开这里较好。

 

  谢谢您这几个月来对我的照顾。”赵总听完,似乎早料到她会有这么一步棋,脸上没甚表情。脸上微笑虽没有了,但仍是保持一副亲切的表情对王颖说:“你稍等片刻好吧,我给张经理打个电话,我们三人再好好商议一下。”张玉坤现在是他的左右手,他能坐到今天总经理的位子,其中张玉坤的大力支持占很重要一环。张玉坤进来时只是个普通员工,但名牌大学毕业的他很快就发出应有的光芒,很快就升职助理一职。

 

  当时他的经理就是赵总,随后几年里,赵总协力提拔他,他也感恩地努力工作报效赵总。后来赵总拼足力气登上这个总经理宝座,就把一直为自己效力的张玉坤升职为他之前的职位。这几年来,张玉坤在工作上为他创下不少佳绩。在生活中,两人虽年龄相差甚多,但志趣多合,依然成了一对好兄弟。在公司正打算裁员的情况下,张玉坤只和赵总说了一声,便轻轻松松让王颖进来上班,这是其他经理所不具备的能耐。

 

  王颖见赵总给张玉坤打电话,也不去理会他。就是张玉坤来了,也劝她不住。今天上午打他那一耳光,公司上下已有流言传出。如此流言对张玉坤的人品造成很大问题,想来张玉坤此时此刻心里也清楚。对王颖他已不抱任何希望了,既然不抱任何希望,她想走就让她走,正好她走了,也好把那些流言蜚语一起带走。当赵总打电话过来,对他说明事情的原因,张玉坤只淡淡地说一句话:“不留她,让她走。”

 

  赵总搁下电话,又冲王颖一个善意的微笑,说:“你这样强硬要走,张经理也不好意思再留你。你工作方面做的都很好,很认真。我是不想让你走的,既然你意已决,只能依照你的意愿办了。”王颖勉强笑道:“谢谢”王颖站起来,走到门口,轻启门,出去,轻关门。出了赵总的办公室,王颖心里那种压迫感顿时没了。转身走向走廊,却见张玉坤张玉坤快速进了另一条通道。那条路是通往后门的,一般是不许有人走的。王颖看着张玉坤消失的走道,正好在赵总办公室隔壁,猜想他可能是来探听的。

 

  再公司呆了快三个月,学会了很多东西,现在就走,还真有点舍不得。她出了公司,才五点过十分自己自从回家来,很少和康西打电话。她上次给康西电话还说,要在公司里再多三个月。这才没几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对刚才作出的决定,多多少少有点后悔。

 

  她现在好想康西,这几天在梦里她老是梦见康西认识了其他的女孩,让她很是担心。她走在马路上,心里盘算着:“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家人,不然爸妈一定会说自己的。还有,家里一定会让我回去的。回家又不知道做什么,爸妈也不会让我去找康西的。对,我要从这里直接去找小西,还不能让小西知道。我要给他个惊喜和意外,嘿嘿……”这么一想,心里不悦情结瞬间没了。

 

  等到晚上八点过五分,王颖和康西打电话。康西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猜出是她。问她在那还好吗?王颖故意变着声音和他说话,还是被他一下子听了出来,嘴里说了他几句,心里却很开心,她说:“在这还好了,就是很想你宝贝。”康西说:“我也很想你啊,在宿舍里都没人陪我说话。”王颖忙问:“你宿舍里住几个人啊?”康西说:“九个人啊,但我和他们聊不到一块来。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不是打牌就是研究码报。我对那个一点不懂,也没兴趣,自然不想和他们讨论那个。可是他们经常在宿舍里打牌通宵,吵死了。

 

  宿舍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也去权力不让他们打牌。他们打牌也就算了,抽烟抽得满屋子都是烟雾,难受死了。我都想出去一个人住了,不过出去一个人住也是很无聊的。”王颖笑道:“你是怕出去一个人没人说话是吧?那你就自己和自己说话呗!就像电视里面的,你一会儿学这个人说话,一会儿学那个人说话,呵呵,很好玩哦。”康西说:“只是本人没这个爱好。”王颖呵呵笑道:“那就要养成这个习惯,习惯久了就是爱好了,懂不懂?”康西哼哼地说:“小样的,我可不想别人用看疯子的眼神看我。”王颖扑哧一笑,说:“猪头,你在房间里谁听的到啊?”

 

  “谢了,留着自己去练习好了”康西说。

 

  “哎呀,你还和我客气什么?”王颖在电话那头笑的很傻。

 

  康西接通电话刚出车间,接着电话就出了厂门口。宿舍里太吵了,他不想回去。在厂门外的草地上坐下,草地上三三两两坐着不少工友。康西找一片人稍少的草地坐下来,而此时,王颖刚好说到:“哎呀,你还和我客气什么?”他伸了个懒腰,在车间坐了一天,腰都酸了。

 

  呵了一口气,说:“你好久都没给我打电话,今天突然打开,是不是工作有什么事啊?”王颖微微一惊,还以为康西已知道自己辞职的事呢,但仔细一想他的话,才听出这是关心自己的一个平常问题。忙说:“工作的事一切还好啊,就是太想宝贝你了,所以忍不住打电话给你。是不是影响你和别的MM约会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谁知康西居然奸笑着说:“知我者,宝贝也。

 

  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现在我身边正坐着一位如花似玉,胜西施,赛貂蝉的美女。如果我能泡到她,我请你吃拖糖哈。”王颖听了,气的想扁他,明知康西是说着玩的!即使真有一个如他所说的女孩在他身边,他也不会这么做的。但一想起这几晚的梦,心里还是不踏实。就对康西试探地说:“如果我明天去找你,你想不想我去?”

 

  “想啊,做梦都想啊。对了,告诉你一件事,前一段时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刚想说,又改口说:“关于我们两个人的梦,想不想听啊?”

 

  “是什么嘛?别卖关子了,快说嘛。”王颖听是关于他们两个的,当然想听了。康西拿起手机,东南西北看一圈,确定这范围三米内没有其他人,压声说:“呵呵,我梦见你生了一个孩子,还是男孩,特聪明,两岁时才会喊爸爸。”王颖听了,先是脸红红的,听到他说儿子特聪明时,忍不住得意,刚想说:“肯定了,也不想想他妈妈是何等的聪明。这叫一山更比一山高,长江后浪推前浪……”等等一系列自豪的话。

 

  正当这些自夸自励的话刚想脱口时,康西又来了一句“两岁时才会喊爸爸”心里一下火了,就狠狠地批评康西说:“哼,你这是在夸儿子还是损儿子啊?以后真是生个儿子,两岁时喊爸爸,那也是你乱说造成的。你嘴里就不能说点好的吗?祸从口出,很多话都会无意中灵验的。我告诉你,儿子若真的是两岁时才喊爸爸,我就饶不了你。哼,气死我了。”康西听了,忙赔笑说:“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是咱儿子生下来两天就会喊爸爸了,两岁时就夺得世界青少年武术比赛的冠军,和世界国际美术比赛第一名,外加诺贝尔文学奖。哈哈,你不知道,那小子多牛气,长的可帅了,丝毫不亚于我。呵呵,呵呵,你不知道,他那一双眼睛真的好像你哦,又大又圆,像葡萄一般。那脸蛋也像你,又白又光滑,没一颗痘痘。”

 

  “废话,两岁大的孩子就有长青春痘的吗?”王颖听康西说到这里,忍不住驳斥他道。康西也驳道:“我那只是打个比喻嘛”王颖说:“比喻也不能乱打的,不会打就不要乱打。”康西不理她,又续说:“咱儿子不但眼睛,脸蛋像你,连那鼻子,嘴巴都像你。才两岁,就令一亿多个少女为之痴迷,甚至有几百万个女孩发誓,非咱儿子不嫁呢。”

 

  “嘿嘿,咱儿子像我,肯定比像你帅多了。”王颖笑着,很开心地说。康西说:“但咱儿子眉毛像我哦,又粗又黑又直,正好搭配那双大眼睛。他两岁时就会对那些爱慕他的女孩眉目传情了。”

 

  “你乱说什么呢?咱儿子才不会那么花心呢!”王颖赶紧维护儿子的形象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真有这么个神童儿子。康西得意地说:“这些算什么,咱儿子三岁时,就有一百多个女朋友。其中有九十九个都怀孕了,呵呵,哈哈,嘿嘿……”越说越融入气氛当中,仿佛现在他的宝贝儿子就在他面前,他也看到了儿子的一百多个女朋友,说着时,已高兴的合不拢嘴。声音不由自主增大,不远处几个人扭过头看他。康西正浸泡在让他兴奋的梦里,浑然不知别人的异样眼光。

 

  王颖听他这么说,却骂他说:“小样的,照你这么说,咱儿子就成了外星人了。哦,我知道了,你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想获得全国武术冠军和美术第一名,还有写作能成功。但是这些你都没本事完成,就把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是不是?”王颖深深了解康西,知道这三个是康西一声追逐的目标和理想。不等康西回答,随笑道:“你就是随便获得其中之一的冠军,这一辈子都用不着打工了。”康西却说:“哼,我做不到,咱儿子可以顶替我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康西能做出这个梦一点也不奇怪,他写作失败很多次,导致他常常胡思乱想。一定是他想此事想多了,才会做出这样的梦。王颖心里想到这些,更加断定是康西日夜兼思所导致。但转而一想,康西又说什么,儿子三岁时就有一百多个女朋友,其中九十九个都怀孕了。

 

  按这个思路猜想,莫不是,莫不是康西心里一直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他没那个本事和能耐,所以,把一切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亏他还只是一个打工仔,若是一个名人,那还得了?

 

  康西刚说一句:“哪有?”王颖又凶凶地虽他说:“小样的,你是不是也想有一百多个女朋友啊?看你小丫平时老老实实的,连我都被你骗了。想不到你的花花心肠竟然这么厉害,还想有一百多个女朋友,其中九十九个都怀孕是不是?那我算不算其中一个?或许都排不上?”康西不知道如何解释,王颖听他不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心里更是气,说:“好吧,你去找你那一百多个女朋友去吧,我不妨碍你了,以后也不打扰你!”说着就挂了电话。

 

  本来聊的好好的,这王颖也真是想象力丰富,只是一个小小的梦,她竟能从中分析出那么多猜想。他喂了几声,手机里传来咚咚声。他咬着下唇,摇着头,刚想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手机铃声又响起。又是王颖打来的,王颖第一句话就问:“把你厂的详细地址告诉我。”康西告诉她后,问她要这些干嘛?王颖狠狠地说:“给你寄一包炸药,把你炸的面目全非,看你还花心不花心?”“对不起,宝贝,我承认,在没认识你之前,我是有这样的想法,但都是一闪的。”康西忙向她‘道歉’,

 

  王颖不原谅,说:“道歉也没用,别说是一闪念,就是半闪念也不成。我非给你个炸药包不可,你如果敢不领,或领到手不打开让炸药炸你,那我就亲自过去把你的脸打成猪脸。哼,气死我了,我发誓,一个月内不理你。”说完这句话又挂了电话,康西无奈地摇头叹息。仰躺草地上,看着无星无月的夜空,傻傻地发呆。

 

  突然,左手臂上一热,接着又痛又痒。康西赶紧抬起手,伸右手去抓痛痒之处。抓了几下,左手臂红红一片,显出一个芝麻粒大小的白色疙瘩。他生气地朝刚才左手臂垂放之处狠狠地踩几脚,想把那只咬他的蚂蚁踩死。他也知道,即使在地板上,用脚也很难踩死蚂蚁的,更何况在草地上。但狠狠踩几下,心里好受些。

 

  王颖回到房间,坐在床上,自言自语地说:“小样的,等我过去,你若真有此心,看我不把你的脸打成猪脸。”她心里有气,躺在床上,几秒钟,又从床上坐起来。她的房间里除了这张床,没有其他家具。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去阳台上看那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心里又莫名伤感起来,倚在阳台处发呆起来。

 

  康西被蚂蚁咬了一口,又痛又痒,忍不住伸手去抓被咬之处。他不想再在这坐了,一个人也无地方玩,又不想会宿舍。宿舍里的人肯定又聚集在一起研究码报,他信不朝南边走去。路过那家圣莱阁茶餐厅,上次他和桃子来过这里一次,自然而然往那里面去看几眼。这一看不打紧,还真看出一些端倪。餐厅门口旁边有一处供客人泊车用的空地,康西刚好在路边走。

 

  泊车区停有四辆汽车,三辆银白色,一辆深蓝色。康西看到这辆深蓝色汽车,越看越眼熟,再一看车牌,顿时心里明白起来。他在厂里见过多次,这辆就是老板的座驾。桃子说,老板经理经常开车请她来这里吃饭,莫非,现在桃子就在里面?怪不得李玉龙言语之中,总是怕桃子不要他。可以看出,李玉龙对桃子是情义至深至真。而桃子对李玉龙则是半热板冷,不过,桃子即是厂里的主管,老板,经理请她吃饭,也是正常啊。

 

  正想间,忽听背后有人喊他。康西回头看去,是李玉龙和小黑他们几个。喊他的是小黑,小黑脸色黝黑,如果穿上黑色衣服,站在黑夜里,不仔细看,是看不到他的。康西和他们打过招呼,问他们去干嘛?他们说去买码,还问康西去不去?康西忙摇头说:“不会玩这个,也不想玩这个。”李玉龙是不买码的,自昨天开始,也跟着小黑他们学习买码。这个地方听小黑说有三家买码处。小黑买了两年码,综合下来,赚了负五千多块。现在宿舍里,就康西一人不买码。

 

  李玉龙没和康西打招呼,康西也没离他,两人成了名副其实的熟悉的陌生人。这几天,李玉龙心里挣扎的很厉害。他现在明白一个道理,有钱就有一切。想着桃子现在是高他一等,不再和他一样,只是个低等的打工者。看她每天和那些经理,主管一类的人物打交道,他特别担心。担心的日子久了,就难免作出一些怪异的猜想来。他想到桃子地位高了,见识广了,心也就更高,不再瞧得起他。他只想多挣钱,但只靠打工是挣不到钱的。每每听说厂里某某同事买码中了几千块,他的心就跟着膨胀,似乎只要自己一买,也会中几万几十万。

 

  听的多了,那颗浮躁想发财的心越来越控制不住,好像一次没买,就损失几万几十万,心里极难受。偏在他孤独无聊时,桃子一次次拒绝陪他出去玩。他心里烦到了极点,他想知道桃子为什么总是拒绝他。他也问过这个问题,大多桃子都说工作太忙,没时间。尤其这几天,他像个侦探似的,去桃子车间暗中打听。有时佯装路过,在她办公室门口偷眼看。厂里员工工衣是统一的,他在四楼走动,也没人注意他。

 

  有时在办公室看不到桃子,他就去她宿舍看。他也知道这样做,是十分地不对。他现在心里正在盘算一个想法,早一点放弃桃子,早一点解脱。他越来越对桃子没信心,今晚,他下班晚一点,刚出车间,就看见桃子钻进老板的汽车。同坐的还有他们的经理和四楼的经理等几个人,他故意发个信息给桃子,让她出来陪他出去玩。而桃子居然说:“我现在有事,很忙,改天吧。”李玉龙看到信息,心里发酸。

 

  他强迫自己要笑,但笑容是多么苦涩和无奈,以至于他强迫自己去笑而脸抽筋。他无精打采地回宿舍,宿舍里的人又在研究今天买什么?昨天李玉龙买了十块钱的码,今天竟然中了四百多块。这让他更铁了心去买码。第一次,没敢买那么多,今天几人又研究出最有希望的几个号码。李玉龙每个号买五十元,几个人一商议,便连凉都没冲,就出来买码。

 

  随小黑来到圣莱阁时,正巧看见康西。这几天为了桃子,他也不想搭理康西。有时想想,就觉得自己太鸡肠小肚。但每次想和他说话时,就情不自禁想起桃子曾经喜欢过他,心里酸的连口水也变酸了。他远远就见康西站在圣莱阁茶餐厅门口停足看。走过去一些,他才看见老板的那辆深蓝色的汽车。他往茶餐厅看了一眼,眼泪几乎夺眶而出。不敢再看,也不想搭理康西,随小黑他们去了。

 

  康西本就无所事事,见李玉龙往南走,就转身往北走。李玉龙的神情他都看到了,尤其看到李玉龙往茶餐厅看那一眼的心酸,也开始为李玉龙可怜起来。康西可以猜出,如果桃子再这样纵然下去不理会李玉龙,势必李玉龙会主动分手。他和李玉龙也友好过半个月,对李玉龙也了解不少。换成是自己,恐怕早就提出分手了。李玉龙是一忍再忍,自己的女朋友不陪自己,却频频陪老板出去吃饭。

 

  不管是为了工作也好,为了关系也好,一次次地冷落李玉龙,让他心里很痛苦。李玉龙不理他,他也不气恼他,相反,他这一路往回返,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才能让桃子更关心李玉龙一点呢?他又不敢太靠近桃子,免得事的其反。

 

  他走了一会儿,又来到十字路口那家超市。站在超市门口对面的马路边上愣愣发呆,当真想不起来怎么打发时间。正发愣间,走来一个三十岁的矮个子男人,走到康西面前,低声问康西:“兄弟,要手机不?诺基亚N73,全新,四百块。”康西说了句:“不要”就往超市门口走去。那男人也不去追他,看了一眼旁边一个正在打电话的女孩。那女孩离他不足两米,又在路灯下。那男人对手机颇有研究,一看之下,便知道又是个诺基亚。扫一眼周围,,没看到一个治安,悄声走到那女孩背后。右手猛抓,从女孩手里夺过手机就朝黑暗中跑去。

 

  那女孩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忙大声喊抓小偷。康西没走多远,听女孩这一喊,猛回头朝女孩看去。顺着女孩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黑影朝他前几天喝酒呆的那片草地跑去。看身影,他猜知是刚才那个问他要手机的那个矮个子男人。不思多想,拔腿便追。

 

  女孩面前有一个护栏,刚才康西过去时,是绕右边几米才过去的。他去追那个男人,当然不能再绕几米去追。护栏有一米左右高,康西一手按着护栏,轻轻一跃,跳了过去。脚还未站稳,就拔腿追去。本来附近没有治安,经女孩一叫喊,众人纷纷朝她看去。人一聚众,便引来治安的注意。片刻,七八名治安骑着四辆摩托车,闪着警灯,泼辣辣朝这边驶过来。众人见了,纷纷让路。

 

  每辆摩托车有两名治安,前面那人负责开车。后面那名治安手持一米五长的警棍,四辆摩托车停在女孩面前,煞是威风。那女孩简明把事情经过说了,并指出抢她手机的那个男人逃跑方向。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