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完,大家都沉默了。林一涛抓抓头,苦笑道:“天呢,世界上还有如此痴情痴义至亲至孝之人。我无话可说,但我很敬佩他。”席龙也沉默着,这件事李秋萍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她不想失去席龙,只能偷偷摸摸去做。她也知道,这么做对席龙很不公平。但她坚持这么做,毕竟,曾经她真爱过他。他又是那么一个为爱情亲情付出生命的人,就算席龙因此离开她,她也不后悔这么做。她只想为他做点什么,没别的意思。

 

  虽然林一涛,席龙包括小娜和赵薇薇都质疑她说的话的真实度,但见李秋萍哭的双眼浮肿,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中都确信是真的。赵薇薇也感动地流泪对席龙说:“秋萍是个好女孩,她这样做我不反对。如果她不这样做,我才反对呢!不管秋萍现在抱着什么心里给她前男友寄钱,都可以理解。别说是曾经的恋人,就是好朋友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能不管不问。

 

  这也只能说明秋萍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孩,还有她的心很慈善。林一涛,你说,如果换成你是阿龙,你会怎么做?如果现在你的处境和秋萍的一样,你又会怎么做?”林一涛感觉事情有些难答,还好他脑子反应极快,几乎没想就作出了合理的回答,他说:“李秋萍这样做并不错,只是她应该事先对阿龙讲明白。阿龙也不是个不讲情义的人,她这么做不但欠虑,而且对自己的行为造成一种让阿龙不得不怀疑的她所做的目的一种常人都有的猜疑。不过呢,她前男友确实是值得尊敬,我认为李秋萍做的对!可是呢,她现在是跟阿龙在一起。

 

  如果一直这样帮她前男友,也不是办法啊。就算她前男友再怎么可怜,总不能帮他一辈子吧?这些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我们辛辛苦苦打工,一年才挣多少钱?我们都不是圣人,没有割肉喂鹰的资本,也没有那个能耐。虽然我们这样做于心不安,但有些事就是这么无奈!如果我有几百万,给他几十万都没有问题。关键是,我们都是打工的,除了生活费,我们还能剩下多少?哎,不是不想做好人,是无能为力去做个好人。

 

  阿龙工资不是很高,一个月交了房租和生活费,还能剩下多少呢?你这样一心为你前男友着想,那你和阿龙现在的日子怎么过?不是我们没良心,是我们良心不起来。我们现在除了抱以同情外,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李秋萍,听我一句话,下次别去寄钱给他了,除非你选择和阿龙分开。阿龙那点工资危险能养活你们两个。阿龙,你听我一句话,你不能和李秋萍分手。

 

  她真的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女孩,现在这种人越来越少了。现在就这么定了,李秋萍呢,别在寄钱给她前男友,也不在和她再联系。阿龙呢,也别离开李秋萍了,和李秋萍在一起,以后会有你偷笑的时候。”林一涛道理又是一大套,他这叫两头劝。

 

  他说的没错,不是大家没良心,是良心不起来。自己能养活自己都不错了,哪还有一点能力帮助别人呢?照这样帮下去,世界上类似她前男友这样的事大有人在。去年康西为了给妈妈挣看病钱,也去卖血了,好在他没传染什么病。林一涛作为康西的好兄弟,才只能帮助他一千五百块钱。说到底,还是心有余力而力不足。在中国就是这样,林一涛看过N多新闻,那些贪污官吏,钱多的只能用公斤来点算钱。没钱的人呢?则掰着指头算钱。做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你不服不行。

 

  席龙听完李秋萍说完事情的经过和林一涛的话,心里感慨万千。想向李秋萍道个歉,又着实不好意思说。李秋萍听完林一涛的话,也是感受颇多。林一涛的话句句都刺痛着她的心,林一涛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想和席龙在一起,以后就彻底忘掉任红波。想帮助任红波,就会失去席龙,二者只能选择其一。她不想失去席龙,也不忍心任红波现在又生病又残废一条腿而不管不问。此时她心里才是最痛苦的,放在谁身上,这件事情都轻松不起来。

 

  林一涛看到席龙完全没有怒气了,反之,满脸露出不好意思和歉意。而李秋萍的脸还是忧郁悲痛。他已不担心席龙会离家出走,他担心的是李秋萍会做出让他们意想不到的决定。换作是他,假如燕子为了给家里挣钱而去卖血染病。染病后又怕传染给他,而断然和自己分手,又为了让家里受益,而是选择自杀方式,恐怕他早就疯狂地去找她了。林一涛不知道该对李秋萍说些什么,该说的都说了,不过还是劝她一劝,沉声对李秋萍说:“这就是命运,认命吧!如果任红波知道此事的话,他也不想你为他而抛弃你的幸福。也许你和你前男友是有缘无分,注定不会在一起的。阿龙各方面都很好,不要为了一块砖,丢了整栋房子。”

 

  见李秋萍默默地点头,似乎也想通了。林一涛就对小娜和赵薇薇使个眼色,三人起身准备离开,剩下的事,还是由他二人商量比较妥些。林一涛走到席龙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没说一个字。三人走出席龙的房间,小娜回头看一眼哥哥和李秋萍。林一涛拉她出来,并关上房间的门,下楼时,林一涛对她俩说:“现在基本上都搞定,是他们两个决定的时候了。

 

  如果李秋萍执意要帮她前男友,说再多的话也无用。刚才我已把所有的道理对她讲了,反正你哥是不会离开她了。在不在一起,就要看李秋萍是怎么决定这件事。这的确是一个难选择的题,就好比一个男人载着老婆和老妈去划船,划到海中央时,突然翻船了。而老婆和老妈一个在船东面,一个在船西面。而那个男人只能去救一个人,两个人都对他有很深的感情。的确让人想着都头痛啊,我希望我的朋友们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这种事,当然也包括我。”三人下了楼,在门口分开。

 

  桃子躺在床上看康西写的小说,已经深夜一点多了,想睡可又想多看一会电子书。康西写的很有意思,故事中的那个叫徐滔滔的性格和她一模一样,她很喜欢。康西的文字功底她是喜欢和佩服的,但情节有些俗套。什么比武招亲,武林大会和争夺武林盟主。这些情节太多小说中都有,好在他的故事有趣味,读起来才不觉得乏味。

 

  康西和李玉龙回到宿舍,两人都不发一语,李玉龙似乎对康西有敌意一般,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憎恨。康西也不理他那么多,他和宿舍里的舍友相处的不太好。他喜欢静,但宿舍里的人经常在宿舍里打牌,抽烟。他刚来几天的时候,厂里发工资

 

  那晚宿舍里聚集十几个人,分成三伙打牌。打了一夜牌,也抽了一夜烟。康西讨厌烟味,他也讨厌他们发出的那些噪音。他拿出耳塞听歌,用被子蒙住头睡觉。可是他从小就很少,几乎没有蒙头睡过觉。蒙头睡了一会,反而闷的更难受。最后,他伸出头,用一件薄的衣服当口罩盖在鼻子上,这才在烟雾缭绕中听着歌痛苦地睡着了。

 

  宿舍里的人除了打牌,抽烟,还都喜欢喝酒。经常宿舍里三四个人买几瓶酒回来,不吃菜,只喝酒。喝了酒要很晚才睡觉,因为他们这个时候最喜欢研究码报。康西被他们吵的睡不着,心里厌烦地想:“等我发了工资就出去住,不和你们住一起了。”在宿舍里使他彻底无法写字,每次来的灵感都被那些噪音吵走了。

 

  早上,桃子醒来时看时间,已是九点过七分!昨天上班睡觉,今天又迟到,她一边慌张地起床,心里还在狠狠地责骂自己。早上手机闹铃声她也听到了,她告诫自己再睡五分钟,谁知这五分竟睡到一个多小时。宿舍里的人都是她下属,见她不起床,还以为她是休假呢,也不敢贸然打扰醒她。桃子换好工衣,刷牙,洗脸,然后就是夺门而出。

 

  一阵小跑来到车间,走到办公室门口,透过窗户看到经理正在办公室里忙着。董文华也感觉到门口有人在看他,他没抬头,瞄起眼珠去看。见桃子在门口犹豫不安的样子,料知她是不好意思面对自己,就抬头看向桃子。桃子见经理看到自己,也只好进了办公室。刚想说话,被董文华拦住:“什么都别说了,好好做事。你这两天气色不好,注意多休息。”

 

  桃子坐在座位上,吐了吐舌头,忙打开电脑。突然想起昨晚答应康西的事,就打开车间人员工位表,认真查看起来。各组人手已满,但有一个员工这个月底就辞工到期。可以安排席龙进来,就给康西发了一条信息。康西在一楼和李玉龙一起做事,两人自上班到现在一个字都未说。康西见他不理自己,也不想和他多说些什么。直到康西的手机响起,李玉龙才看他一眼。

 

  他和康西肩靠肩,坐在康西右边,康西的手机放在右口袋里,在掏出手机时,李玉龙往他手机上瞄一眼。看见是桃子发来的信息,立马凑上去看。康西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加重了,康西也不躲开,就在他眼前打开信息。他知道,桃子既然选择做知己,就不会再对自己有任何暧昧关系。信息内容是:“可以让席龙明天过来上班。”很简单的十一个字,李玉龙看了,忙扭过头去,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席龙他虽然不认识,昨晚曾听康西对桃子说起。听桃子口气,似乎对席龙也很熟悉。是了,李玉龙想到,既然桃子是在盛大厂和康西认识,想必也是在盛大厂认识的席龙。这席龙是康西的好朋友,桃子又是厂里的文员,认识他理所当然。不过,桃子认不认识他又有什么区别,桃子又不喜欢他。

 

  康西给席龙发了一条信息,过了一会席龙发信息过来说:“谢了,现在我不过去了。记得有时间过来玩,我现在和李秋萍在一起住,就在你哥哥餐馆附近不远。”康西看着信息轻声一笑,自语道:“这个阿龙,还真和李秋萍住在一起了。”便对席龙回了一条信息:“好小子,什么时候出去住的,竟然不通知我。还有,昨晚听你打电话,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回信息告诉我。”又给桃子回了一个信息,说席龙不来这里上班,让桃子不要给席龙安排事做了。过了一会,席龙回信息说:“我们昨晚才搬出去住的,昨天的事一言两语讲不清,不过现在没事了。等你有时间过来玩,我再告诉你。现在上班,不方便聊,下班再聊。”康西想一想,自己确实有二十多天没过去了。上个礼拜天没放假,这个礼拜天应该会放假。如果放假,就过去找林一涛他们玩。

 

  王颖忙的焦头烂额,总经理取消了她做代理经理一职,理由是她年龄太小,各方面都还达不到做经理的标准,让她再做一段时间秘书。她不知道这是总经理真正的意思,还是张玉坤在背后搞的鬼。但都不重要了,做不做成经理,现在她也不在乎了。

 

  不过,这两天,为了忙着准备经理一事,确实让她累的不轻。经理没做成,让她有一种解脱的感觉。现在她依旧做张玉坤的秘书,张玉坤现在变化越来越大,竟然敢在办公室公然挑逗她。想起今天上午给他的那一耳光,震呆了办公室所以人。这一突然的耳光,让张玉坤一时也忘了打的是他,愣愣地看着王颖,不知所措。

 

  由于工作需要,王颖要穿上裙子和那种低胸的工作服。王颖在忙来忙去时,每一次弯腰,张玉坤就习惯地低头去看王颖的胸部。完全不是王颖刚来时看到的那个斯文举止有礼的张玉坤,现在的张玉坤不但有一双淫秽的眼睛,脸上还长出了下流挑逗的表情。一次两次,王颖还忍着,而且张玉坤也是她名义上的‘表哥’。就是因为她这种‘忍’的方式,激发张玉坤越来越胆大。

 

  王颖的身体凸凹有致,很是玲珑。她随便走一圈,都有不少男人目光跟随。原想张玉坤偷看她也属正常,但今天发生的捏摸私处之事,是让她意想不到和极度愤怒的。她下午去上班,张玉坤叫她过去帮忙准备一些资料。王颖在他淫秽目光下,有些紧张,一紧张动作就有些不自然。在整理资料时,不小心将一沓资料弄掉地上。她忙弯腰去捡掉落一地的资料,张玉坤那双淫秽的眼睛赶紧看向她的股部。但只能看到大腿根处,看着王颖细细白白的长腿,手随心想地撩起王一定饿裙子,并在她私处捏摸一下。王颖一惊,赶紧回过身,想也没想,就给了张玉坤一记响亮耳光。

 

  那一耳光打的当真响亮,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大家听到响声,纷纷扭头来看。王颖也呆住了,她打张玉坤纯属自然反应,而且她又不知道,自己这么随手一挥,竟打的那么重。张玉坤万万没想到王颖会打他,两人离的那么近,就是想躲也是躲不开的。以前王颖在他房间时,几次‘欺负’的比这次还要厉害,王颖都没打他。这次不但打,还打的那么重,那么响亮。耳光响过之后约一分钟,办公室的人还在僵住中,仿佛定格在惊讶那一刻间。

 

  打张玉坤是她万万不想的,她心里虽然讨厌他,从来没想过要打他。工作是他给的,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她提供吃住,虽然是有意图的。张玉坤是个不错的男人,如果没有康西,她也许会被张玉坤打动芳心。王颖也很纳闷,以张玉坤一表人才,有车有房,会找不到女朋友?张玉坤曾三分五次想占有她,说心里话,王颖并不恨他,只是讨厌他,还是把他当成表哥看待,只是心里告诫自己,以后生活中尽量避免他。她租的那间房子,张玉坤早就查到了。王颖从不请他去她房间玩,就是他厚着脸皮应求去玩,王颖也以各种理由婉拒他。在工作中,两人朝夕相处。生活中,王颖刻意躲避他,形同陌生人。

 

  刚开始,张玉坤想在工作中对王颖更好一点,让她心动,让她感谢自己。谁知过了一段时间,她还是老样子,还是对自己提出去她房间玩回以婉言拒绝。他就请她去他家玩,也被她拒绝,包括一起出去玩,吃饭都不再答应他。这让张玉坤心里很恼火,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好,也完全没有文质彬彬的形象。他开始像个花花公子,眼睛总是淫秽的盯着王颖的三点看。他眼里看着,心里却在幻想王颖脱光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张玉坤现在的确还没有女朋友。自从和老婆离婚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由于工作原因,他空闲时间较少。认识女性大多是通过网络和婚姻介绍所,网上虚虚实实,他信不过。他知道网上有各种骗子用各种法子骗人,在浩瀚网络里,他只能抱着玩玩的态度,而非真情投入里面去博爱情。他清楚一点,爱情不是游戏,更不是游戏中的一个道具,玩一玩或花点钱就可以得到它。

 

  婚姻介绍所他也是试试看的心情去报名的,期间,介绍所给他介绍三个女孩认识。两个是八十后,一个是九十后的。尤其是那个九十后才十八岁的女孩,和她认识一天,就恨不得一脚把她踹出去。毕竟她才十八岁,城府不深。张玉坤老马入林,似不经意间,慢慢地把她的身世问的一清二楚。她十五岁就谈男朋友,到目前止,已谈了四个男朋友。没甚文化,不思工作,想找个有钱的男友养活她。

 

  以前张玉坤和女孩子约会,都是他买单。但那次,他AA制。付完钱,张玉坤头也不回地走哦了,留下那个女孩惊讶失措地呆坐在那里。张玉坤是七九年出生,那两个八十后一个是八五年出生,一个是八六年出生,和他都谈不来。不过,对她们两个,他还是礼貌性地请她们喝杯咖啡。

 

  现在他认为,别人介绍的不如自己去找。他和老婆都是自相恋爱的,各方面都比较合得来。但两人性格都很固执,大吵一次架后,两次互不向对方道歉。到后来越吵越厉害,一时冲动就离婚了。当时只要一人肯让步,这婚就离不了。直怪两人性格固执,直至两人各走各的,才隐隐后悔。她老婆比他好的多,离婚三个月,就找到一个有钱的男人。

 

  张玉坤的姐姐虽然和王颖的妈妈玩的很好,但他几乎对王颖没甚了解。直到王颖这次打工回来,王颖从小就靓丽可爱。长大后,在靓丽可爱的基础上,又多了一分性感,一分成熟,外加三分苗条身材。

 

  看到王颖那一眼,张玉坤的心就这样被她引去了。之后,了解到她是姐姐好友的女儿,他本身对王颖的妈妈也很熟悉。小时候,王颖的妈妈经常抱着他玩。有了这一层关系后,就更方便进一步行动了。却不想,他费劲一切精心准备,包括努力做一个有气质有修养的男人,到头来都徒劳无功。王颖对他那些气质视而不见,似乎认为这些都是他该有的基本素质。直到那晚,他忍不住摘下修养气质的面具,才让王颖大是吃惊。

 

  打了张玉坤这一耳光,以后让他有何脸面在这做事。办公室所有人都看向她这里,她的手微微颤抖,她的心砰砰跳动的厉害。她的大脑快速转动,僵硬的脸尴尬地笑了笑,努力镇定地说:“嗯,张经理脸上刚才有一只蚊子,我,我想也没想就忙着帮他打蚊子。

 

  不好意思张经理,刚才打蚊子不小心打重了,您别生气。”张玉坤被她突然打一耳光后也陷入无措之中,听王颖这么一说,也忙强笑着说:“没事没事,只是下一次用手驱赶蚊子就可以了,不要用手去打了。你看蚊子没打到,却让我挨了一耳光。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经两人这么一唱一和,办公室的人大多都是三十岁以上的人,纵然两人圆的场再好,也都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大家心照不宣。有几个张玉坤的好哥们向张玉坤开了几句玩笑,大伙各忙各的。张玉坤见大家都各趴伏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再看向他和王颖,就扭头看向王颖,眼神里不知是恼恨还是感激,还是别有用意。王颖和他眼神对视零点五秒,快速移开。一上午就是在怪异的气氛下度过了,中午她一人吃饭时,还在想这件事。她正在思索着,怎么避免这件事再次发生?答案无疑只有两种,要么换一个位子,要么离开这里。再这样被张玉坤‘欺负’下去,她会受不了的。

 

  下午上班,王颖一点精神也没有。她思付好久,最后还是决定向总经理请示一下。总经理经常不在办公室,即使在办公室,一些琐碎的事,他是不管的。她去问总经理的秘书小张,小张说总经理刚好在办公室。

 

  王颖心想:“如果总经理不给我换份工作,我就走人。”轻轻地敲三下总经理的办公室门,里面传来总经理沉而有力的声音:“进来”。王颖曾单独和总经理谈过两次话,那两次总经理对她还是很热情。王颖轻启暗红木门,进来后又轻轻关上。总经理见她进来,左手一摆,示意她坐在他办公室左边的沙发上。王颖说了声谢谢,走过去轻轻坐下,总经理姓赵,四十岁上下年纪,微胖,戴着一副银边近视镜,亲切对王颖微笑说:“我想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你是想换一个经理是吧?”他果然是猜对了,王颖无话说,只得对赵总点点头。

 

  赵总又对王颖抱以友善地微笑说:“人与人沟通,只要彼此都用心,很快就可以走到一起来。工作也一样,你们两个是缺乏沟通。你年纪还很小,张经理可以对你给你很多帮助。你现在在这做事,能得到张经理的帮助,对你很有好处的。”多年职业经验,让他练就一张见人三分笑的脸。的确,他的脸总是给人一种亲切,安详,信任的感觉。不过王颖已下定决心怎么做,赵总的话,她不想去体会,赵总说完,她就说:“赵总,我已想好了,而且已下定决心,要么换个位子,要么,我选择走。”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