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刚打开手机,李玉龙就打电话过来。康西接了,李玉龙第一句话就是问:“你现在是不是和桃子在一起?”康西按了免提键,桃子也听的清清楚楚。康西看向桃子,征求她的意见。桃子从容地说:“小龙,我是和他在一起,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在圣莱阁茶餐厅二楼,你过来就是了。”她挂了电话,看时间是八点过五分。她猜想,一定是小龙打自己电话打不通,才会打康西电话这样问他的。自从升为主管后,车间什么大小事都来找她,整天搞的烦烦的。今天下午为了和康西好好交谈,她就关了手机。

 

  从厂里到这里步行要七分钟左右,才三分钟,李玉龙就喘着粗气出现在两人面前。看他脸上的汗珠,可以想象到他是奔跑过来的。两人坐在墙角处,李玉龙看了好一会才看到他们。康西忙起身请他坐下,李玉龙坐在椅子上还在喘粗气。他穿的是夏时工衣,短袖,浅蓝色,背后已有点点汗湿。他休息一会,就问两人什么时候来的?“六点多”桃子先康西前面说。

 

  “你们已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其实他不用问,看桌子上桃子吃剩下的饭就能猜测出来。服务员上来问李玉龙来点什么?“一杯咖啡不加糖”李玉龙看也没看菜单,直接对服务员说。服务员问他还要点别的吗?李玉龙没好气地说不要。服务员低声地说:“好的,请稍等。”说完就出去了。

 

  康西一言不发,桃子选择沉默,李玉龙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气氛很怪。桃子是这件事最关键的人物,她沉默一会儿,先开口打破尴尬地气氛,说:“现在我们两个只是单纯的知己,以前所有的事,都让它随时间流逝吧。我和小西现在是单纯的知己,以前也只是单纯的喜欢,没别的。”简单几句话,把所以事情都归咎出来。

 

  “那你为什么以前不对我说?而现在我知道了你才对我说?”李玉龙说出这句话,分明是在怀疑两人。他意思很明显,就是“如果我不知道这件事,你们是不是还要瞒下去?”康西听到很是生气,对李玉龙说:“你可以怀疑我,但不可怀疑桃子。桃子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和她在一起这么久,应该也非常了解。”

 

  李玉龙转头看向桃子,刚想为自己那一句鲁莽的话向桃子道歉,猛然看到桃子脸上依稀还有泪痕。“她又为他流泪了吗?”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一阵绞痛。这个答案不用去问桃子,直接从她现在的表情就可以看的出。而桃子看着他,没有要为此事作解释的意思。

 

  他没开口,不过他想起了他和桃子刚来这里的时候。两人为了节约开支,后来两人租睡在一间房子里。虽然那时候是两人相处最好最亲近的一段时间,但桃子却不允许他碰她一下。当然,牵手除外。他也是正常人,晚上睡觉时,他愣愣地看着桃子发呆。但都被桃子坚决的凌厉眼神,让他心猿意马的心思顿时魂飞魄散。桃子是个性格孤傲的女孩,如果贸然惹她生气,他就会和你翻脸,甚至绝交。他和桃子住在一间房子里三四天都是清白的,为什么和康西就不是清白的呢?想到这,心里舒服了一些。

 

  李玉龙端起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连喝几口。桃子看他那样,心里甚是难过。毕竟和他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也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在初中时,两人关系都比较亲密。后来读高中时,两人没在分到一个班,逐渐关系越来越淡。后来出来打工,就彻底和他失去了联系。但再见他时,依然对他有些许感觉。他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男孩子,虽然没什么大的理想,也没什么抱负,也不及康西文采好。

 

  李玉龙只想过平淡的生活,这一点,她也想过。她这次出来时,就这样想:“如果两人在一起呆一年,感情还是这么稳固,他对我还是像刚家里时那么好,年底就和他订婚。”两人都不小了,李玉龙去年回家时就是回家订婚的。只是在火车上遇见了桃子,在得知桃子还没有男朋友那一刻,他就心里发下誓言,一定追到桃子。

 

  桃子心里感触良多,突然想到李玉龙现在处的关系和自己一样。她喜欢康西,康西也喜欢她,但不会为了她而放弃王颖。李玉龙喜欢她,她也喜欢李玉龙,但是心里总装着康西而无形中伤害了李玉龙。想到这层,更是觉得愧对李玉龙。又见他发泄地喝着苦咖啡,就好像自己刚才一样。不,他的心比自己更痛的多。她的那杯咖啡喝下一半便没喝了,李玉龙两口就把一大杯咖啡喝完了。又叫来一杯,依旧没有加糖。

 

  桃子心痛地对李玉龙说:“小龙,我知道你心里现在很烦很生气。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小西,现在我心里只有你。我不想看到你这样子……”就在这时,康西的手机响起,康西本想离开这里的。因为三人坐在一起,气氛很是不舒服。李玉龙一直埋头和咖啡,不理他也不睬桃子。他感觉自己像一个第三者,把他们两个安静的生活打乱了。康西不想去安慰他,他知道,此时安慰他,只会让他更恼火,更恨自己。手机铃声一响,康西似解脱出来,赶紧掏出手机对两人说:“我出去接个电话”说完,走到另一边没人的角落。

 

  电话是席龙打来的,他问康西所在的厂要不要人?能不能安排他进去?他的声音很明显地充满失落和悲伤。康西说他不知道厂里还要不要人,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席龙没回答,他说:“这个等有时间再告诉你。我不想再这呆了,你们厂如果要人,我想过去。”康西说:“你等一下,桃子也在我这个厂。她现在是厂里的主管,权力很大。她现在就在我这里,你等一下,不要挂电话,我去问下她。”

 

  “嗯”席龙在电话那头应一声。

 

  康西快步走到两人面前,李玉龙本在说话,见康西过来,便不说了。康西对桃子说:“阿龙说想进我们厂,你能不能安排他进来?”他双手放在背后,不想让电话那头的席龙直接听到桃子的回答。桃子想想说:“前几天才招的人,现在人手已满了。要不这样吧,明天我在考核一下。如果哪里要人,就让他过来。如果实在安排不了人,我也不能为了关系而破厂规把他介绍过来。”

 

  “嗯,行,我现在就对他说。”转身走到刚才那个角落,把桃子的话对席龙说了一遍。席龙说:“好吧,那明天把结果发信息给我,打电话也可以,麻烦你了,拜。”

 

  席龙挂了电话,看着今天才搬进来住的房子,心里都快气爆了。李秋萍看着他,不敢上来劝,坐在床头,暗自垂泪。席龙把他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电视机是他买的,他也不要了。下午洗的衣服,现在还没有干,他用塑胶袋包起来放进皮箱里。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确定没自己什么东西,提起皮箱就要走,看也不看李秋萍一眼。就在他打开房门时,林一涛,席小娜,赵薇薇都在门口站着。

 

  林一涛忙又拉又劝席龙进去先。小娜也劝着哥哥先坐下好好商谈此事,可席龙似乎下定决心今晚要离开这里。林一涛劝他,他不听。林一涛去拉他,他一把推林一涛闪开。一字未说,黑着脸提着箱子就往门外走。赵薇薇就站在门口,把住席龙的去路。席龙也不便动手推她,只是发火地让她闪开。赵薇薇被他发火的表情吓蒙了,但双手死死抓住门框,就是不松手。

 

  小娜和林一涛过来,小娜拉住哥哥的手,林一涛从席龙手里夺过皮箱就往房间里面去。林一涛把皮箱放到里面,又过来和小娜一起把席龙拉进房间里。一个是妹妹,一个是好兄弟,席龙被他两人拉着,竟没反抗。赵薇薇进了房间,从里面把门锁上。林一涛也纳闷了,今天上午才搬进来的房子,下午还一起去吃饭呢。怎么到了晚上,就要离家出走?

 

  他收到李秋萍发来的信息,就小跑着过来。李秋萍给林一涛,小娜,赵薇薇没人发了一条信息。她信息上说,阿龙和她吵架了,让他们快点过来劝阿龙。小娜担心哥哥,收到信息就拉着赵薇薇快速过来。席龙租的房子离妹妹那里近些,但林一涛是小跑着过来的。三人在席龙房子楼下碰面,这时有人从楼上下来,三人趁那人开门时进来了。来到席龙房间外,三人想先听听动静。里面静悄悄的,三人刚想敲门进去,席龙就打开门想出去。林一涛当先跨进房间,想拉席龙进去,却冷不防被席龙推了一把。小娜也是随林一涛一起进来的,林一涛被推到一边,她就上前拉住哥哥的手,想把哥哥拉进房间里面。

 

  林一涛把席龙拉坐到床上,生怕他会突然跑出去,双手一直拉住他的手,对着席龙大声说:“你有什么事就不能对我,对你妹妹说吗?什么事情都是商量解决的,不是一时冲动或一走了之就可以解决的。到现在我们还没弄清你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先讲清楚再走行不行?席龙正在气头上,仍黑着脸,对林一涛的问题似没听到。赵薇薇站在一角,看着正哭着伤心的李秋萍,就走过去劝她。

 

  小娜坐在哥哥的旁边,见到哥哥这样,心里很难受,眼泪也很快地投降了。林一涛问席龙不出什么事情原因,便去问李秋萍。李秋萍一直在哭,林一涛问她话时,她因抽涕,暂时无法言语。林一涛记得,是下午四点过十分,席龙请大家吃过饭后,众人都散了。他也是那个时候离开席龙房间的,回来时,林一涛还和杨刚打了一会儿桌球。胜利没地方玩,就去看他们打桌球。玩到六点,林一涛没兴趣玩了,就让胜利和杨刚玩。燕子从席龙那里回来后,和韦小双一起回去了。他在那又看一会胜利和杨刚打球,也回去了。

 

  他回到房间已是七点钟,冲过凉就和燕子一起看电影。今天是星期天,燕子今天休假。胜利和席龙那个厂今天也放一天假。看到席龙和李秋萍在一起,林一涛真心为他俩高兴。

 

  谁知到了八点半钟,就收到李秋萍的信息。信息上说席龙和她吵架了,让他赶快过去劝席龙。林一涛收到信息后很是诧异,才短短几个小时,就发生了争吵。想一想,他和燕子在一起两年了,还真没吵过架呢。他不敢迟疑,身上的短衣短裤都没换,穿上鞋子,就直奔过来了。

 

  小娜和赵薇薇这时一同劝李秋萍,林一涛劝席龙说:“男人如果连一点包容心都没有,那就不是一个男人。女人是用来疼的爱的,不要因为她发一点脾气,就闹离家出走。这样做太不男人了,女孩子嘛,都有一点小脾气的。燕子也经常对我使脾气,她发脾气时,你让着她。等她脾气发完时,你就是踹她一脚,再狠狠打她一拳,她都不会生气的。女孩就是在发脾气时那一会儿容易走火入魔,像一头恶狼。

 

  脾气发完后,就变成一只温柔的猫咪了。呵呵,以后我要教你几招,像这样是不行的。”林一涛一直认为是李秋萍对席龙发脾气了。他太了解席龙的脾气了,席龙和康西一样,自卑和自尊心都很强烈。席龙一定是受不了李秋萍的唠叨或发脾气,才这么做的。他这样想着,就滔滔不绝地劝着席龙。

 

  席龙听他说完,才有插话的余地,怒气冲冲地说:“不是这样的,如果只是她发点小脾气,我完全可以忍受。”他说完,长长吐一口气,快哭的样子。林一涛见此,便猜想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当下也不敢再嬉皮笑脸地劝他了。

 

  既然不是因斗嘴而发生争吵,那就要改用一种方法劝他。他先用‘空手套白狼’的方法,逐渐地从席龙嘴里套出事情的真相。原来,席龙和李秋萍一起吃饭回来时,顺便在超市里买了几张墙画。回到房间,两人很高兴地贴墙画。李秋萍手里拿着一张双胞胎宝宝的图像,脱掉鞋子,爬上床。她要把这张画贴在床头,摆好图画,问席龙看画正不正?席龙走到床尾,李秋萍侧过身子,让他能全部看到。席龙看了会说:“下面偏右一点”李秋萍又把下面的画往左移一点。“这下正了”席龙笑道。

 

  “阿龙,你去我箱子里拿双面胶过来。”李秋萍双手按着墙画,让席龙去拿她皮箱里的双面胶。席龙是第一次动她的皮箱,她箱子里面有好多衣服。席龙找不到双面胶放在哪里,李秋萍说在衣服最下面。席龙听了,就把衣服暂时拿到床上去找。找了一会儿,双面胶没找到,却找到两张纸条。席龙当时也没在意,随手打开一看,是两张汇款回执单。都是寄给同一个人的,上面那个人的名字,席龙曾在李秋萍嘴里听过。

 

  那个叫任红波的男人就是李秋萍的前任男友,两人同居过一年,也是李秋萍的初恋,和李秋萍是同一县城的。两张汇款单金额加起来是三千五百元。一张是一千五,一张是两千元,都是寄给任红波家里的。而且日期一张是过年时寄的,那时他才真正用男朋友身份和她交往。另一张日期居然是上一个礼拜的。席龙看到这里,心在颤,手在抖。这李秋萍和自己在一起,却痴痴不忘前男友,还寄钱给他。顿时,脑子里对她充满了鄙视。

 

  两人租房前在考虑着买一台电脑,当时李秋萍也同意了。他们商量的时候,正好是上个礼拜五。紧隔两天她就给她前男友寄了两千块钱过去。这次租房子,两人的钱都不多了,自然就买不成电脑。这次租房子和买电视都是席龙出的钱,李秋萍说钱寄回家去了。她钱寄回家,席龙并不生气。但却骗他寄给她前男朋友,席龙越想越气。大喝一声,把汇款单的回执单甩给李秋萍看。席龙猛一呼喝,吓了李秋萍一跳,又见席龙双眸怒睁,满脸狠气。低头看向席龙甩到床上的纸条,她一切都明白了。

 

  她无力反驳,反驳也无用。现在他在气头上,过多解释只会让他更厌恶自己。席龙大声喝斥她,她把事情原由告诉他。席龙不听,只冷冷抛下一句话:“好,我走,你们再接着同居。”当下就把他的衣服收拾起来,他又当着的李秋萍的面给康西打电话,说要去他那里。李秋萍只有坐在床头哭,好不容易的得来的幸福,就因两张汇款单的回执单一切都烟飞云散。她在席龙给康西打电话时,悄悄地给林一涛,小娜,赵薇薇发了一条求助信息。好在三人及时赶到,拦住席龙出门。她不想失去席龙,但席龙就是不听她的解释。

 

  林一涛了解大概情况后,也颇为席龙抱不满。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和席龙做同样的选择。不但是他,康西也会,杨刚也不例外,相信天下所以男人都会这么做吧!林一涛不想跟着席龙一起发火,他想听听李秋萍的解释。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错事,都是小小误会引起的。当下,他先假装同情席龙,故意发脾气地对李秋萍说:“李秋萍,这就是你的不对。既然你想和阿龙在一起,就不要念不忘你的前任男友。更不应该拿钱给他,别说是钱,哪怕是一张白纸给他。

 

  换作任何男人,除非他不爱你,心里不在乎你。否则都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自然就无法容纳你了。阿龙之所以生这么大气,那完全是他太在乎你,在意你的一切,你懂吗?那你现在当着我们的面,给阿龙说个明白。不然,我们也帮不了你。天下任何男人都受不了自己喜欢的女友心里装着全是别人。”他这样大声地对李秋萍说话,好似同情席龙,斥责李秋萍,但言语中则是安慰李秋萍。林一涛本就喜欢给别人讲些大道理,这次却派上了用场。在坐的各位都不傻,林一涛的用意,大家都听了出来。

 

  李秋萍没有刚才哭的那么汹涌了,她选择把故事提到二零零五年。那时的李秋萍才十九岁生日刚过,二十尚不足。在厂里认识了同在一个县城大她两岁的男友任红波。两人都是老乡,又在一起上班。日子久了,彼此都很熟。任红波属于那种较老实的人,两人就这样平淡地认识,然后平淡地走在一起。零六年时,他们两人发生了更为亲密的关系,自此才是真正地走在一起。零六年三月份,他们在外面租房子一起生活。虽很平淡,但两人都很知足。她也想就这样和他过一辈子,但好景不长,到十一月份,他突然让我去医院作全面检查。结果证明我什么病都没有,他看到结果,突然提出分手。我不同意,问他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我问他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他说没有,就是坚持和我分手。他家里穷,有一个哥哥,也是刚结婚不久。他下面还有一个妹妹,还在念大学。他长相一般,人老实,对我一直都很好。

 

  我不在乎他家里穷,只要他的人,他的真心。可一切都换回不来了,他分手后第二天就辞工回家了。之后,我们没有联系。我有一个同学是他村里的,我同学每年都回家一次。我同学知道我和他的事,每次回家都告诉我他的事。他回去以后一直呆在家里,没去找工作,也没找对象。前两年过年时,我让我同学找到他。我打我同学手机,让他接电话。他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哭的特别厉害。我听到他哭,心里也特难受。总想回家去,去看看他。可一想到他狠心抛下自己,我又犹豫了。这两年我都没回家,家里很多此催我回去。自从和他分手后,我心里一直装不下别人。直到见到了阿龙,但就在今年年初,我同学又一次回家。他突然告诉我,他出车祸了,很严重。

 

  后来我又了解到,他是去县城时被公交车撞了。当时人就快死了,一连在医院抢救两天才醒来。可他似乎不想醒来,醒来后就去拔针头。无奈之下,他家人只好在他床边守着他。因为家里没钱,治疗半个月就出院了。好在他买了保险,保险公司给他出了一部分钱。在他好一点的时候,我让我同学去看他。然后用我同学的手机,和他通话。那一次,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他家里穷,他哥结婚时借了好多钱。那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几乎每个月都寄他家去了。他哥哥的婚是顺利办完了,可他妹妹上学又没学费了。他爸妈为了给大儿子办婚事,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外,还欠下亲戚朋友们三万多块钱。再去借钱,已没人愿意借给他们。他爸妈就只有靠他给他妹妹挣些学费回来。

 

  我为了帮助他,每个月的钱都一分不留的交给他。我们除了留下房租,剩余的前全部寄回家。我们吃饭都是在厂里吃的,可是我们俩的工资那时加在一起才一千多块钱,肯本就不够他妹妹的学费。他为了筹钱,就去买码,买彩票,还差一点去黑社会那里贷款。后来他去卖了几次血,谁知却因此染上了病。后来他身体不舒服,就去一家知名医院去检查,才知自己得了什么可以死人的病。那病还会传染,他怕我被传染了,就让我去医院作全面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他拿到我的检查结果后,果断地选择和我分手。他怕他的并传染给厂里其他人,就辞工回家呆着。他说他回家这几年活的生不如死。不敢出去,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吃饭也是一个人,干农活也是他一个人。

 

  他也想我,只是不想为此收到牵累,就强忍住了。这几年他的病又加重了,家里没钱给他治病,他也没把病情告诉家人。后来,他听说买保险,如果发生意外死了,保险公司会赔很多钱给死者家属。他就天真的买了保险,他填的受益人是爸妈。然后他就想着怎么去死,才让别人相信是意外死亡。后来他想到了车祸,他踩着单车,在路上见一辆公交车过来。他故意装车子滑倒,公交车急刹车,还是压碎了他一条腿。

 

  我听到这里,心里难受的都快窒息了。那时我身上才一千块钱,本来打算过年去玩的。后来又找薇薇姐借了五百块,给他寄了过去。上个礼拜又寄两千过去,我只想让他早点身体好起来。”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