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萍今天就要换一间新房子住。不过,这次和她一起住的不是席小娜,也不是赵薇薇。席龙经过这几个月和她的交往,两人都陷入爱的河流里。席龙心里的年纪论也完全被李秋萍的温柔给感化成一壶沸水,进而沸腾到一百摄氏度。两人租房子这天,林一涛杨刚燕子,韦小双,满意都过去帮忙。两人行李都很少,席龙买了一台电视机和VCD,还有一套餐具,桌椅。这些东西一买来,更有了家的气氛。哥哥和李秋萍在一起,小娜也很开心。哥哥都这么大了,也该拥有一份自己的爱情

 

  林一涛上班经常说杨刚,让他出去租房子。杨刚每次都说是韦小双不肯。刚开始林一涛还信。后来林一涛在包装台帮忙,正好坐在韦小双旁边。林一涛就问韦小双为什么不和杨刚出去住?韦小双刚一听,还不好意思。后来她就说:“刚子从来没对我说过这事啊。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要出去住啊。再说,我叔叔他们也不会肯我这么做的。”

 

  林一涛就拿韦小双这句话质问杨刚,杨刚听了,才向林一涛说出实情。他出来这几年,还没回家一次。家里几次都叫他回家看看,他也想回家。只是手里一直没存到钱,他也不好意思没钱回家。于是他就想趁这一年时间,戒掉赌钱,买码,好好打工,等存到一些钱就带着韦小双一起回家。这几个月,他也存到一些钱。林一涛因此夸他懂事了,长大了!

 

  搬好房子,席龙请大家吃饭。吃饭间,又聊到了康西。林一涛说:“半个月前,我和他打过一次电话。他说他刚进厂,是一家电子厂,在沙井那边。真是的,这么久了,那小子也不过看看我们,还有这一对小新人。哎,现在阿龙和李秋萍同居了,小西那小子又成了单身。对了,胜利大哥,听说你现在还是贵族是不是?”

 

  胜利不知道贵族是单身的意思,听林一涛这样说自己,就说:“兄弟,别取笑我了。我要是有钱,还用出来打工吗?”众人听了都笑了。林一涛呵呵笑着说:“我不得不佩服阁下”杨刚对胜利说:“贵族就是单身的意思,你理解错了。”

 

  胜利脸一红,又说:“没有找到合适的,像我这样出来打工的,女孩子都看不上咱。”林一涛很不赞同地说:“在座的哪一位不是打工者?照你这么说,打工者就没有爱情了吗?我就不信这个理。我不是打工仔吗?还有小西,刚子,阿龙都是啊。没人看不起谁,可以说,世界上每个人都是打工者。不过,是分低等打工者和高级打工者。我们就是低等打工者,你们想啊,我们给老板打工。

 

  老板为客户打工,老板的客户为顾客服务,这也算是一种工作。而我们又是他们顾客里的一员。无形中,我们的老板的老板又在为我们服务,这就叫服务链。就好比食物链,每个人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没有我们,那些老板吃什么?喝什么?所以说,没有我们,他们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这就要说的是,你们遇到事情要多往乐观方面想。就像我,想到这个服务链,哈哈,想到这个服务链我心里就很高兴,因为老板的老板也在为我服务,哈哈……”大家都被他这种解释逗笑了。

 

  林一涛等大家笑了一会又说:“这工作可分高中低等,这爱情也是这样分的。婚姻讲究门当户对,所谓门当户对,就是鸡配鸡,鸭配鸭,乌龟配王八。老板级别的男人自然要找老板级别的女人结婚,我们这些最低等的打工者,就要找我们这样的。像那些大明星也只有富豪,明星级的人物可以相配。我好像没听过,哪个女大明星嫁给了一个一月只拿一千块钱的打工仔。不过胜利大哥长的一表人才,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呢?你不会告诉你喜欢刘亦菲,非她不娶吧?如果真这样,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眼光不要太高哦,想清楚点,毕竟咱不是和人家是一个级别的,差的远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谁没有女朋友,我就替谁着急。现在这么多人,就差你了。以前刚子,阿龙没有,我替他俩急。现在他俩有了,你又来了。你现在又没女朋友,又让我急了,你说该怎么办?”

 

  席龙笑道:“你这叫吃辣萝卜闲操心。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该来自然会来,是强求不来的。”“不,他这叫皇上不急太监急。”杨刚插上一句,随后大腿上被林一涛响亮地拍一掌。

 

  康西犹豫好久,还是进了‘圣莱阁’茶餐厅。像这种高档一点的餐厅,他还是首次来。一步进餐厅,就明显地充溢着幽雅气味。他在里面不知所措地东看西瞧。服务员上来问他来点什么?康西忙说:“不好意思,我找人”那服务员让他说出要找这人的相貌特征。康西一一说了,他刚说完,从楼上下来一名服务员,看到康西就问:“请问你是康西先生吗?”康西点点头说:“我是,请问有什么事?”那名服务员下来,请康西随她一起上去,并说上面有一位女孩等他。到了二楼,服务员领他走到靠墙角一张桌子。桌子上坐着一个女孩,康西见到她没吭声,兀自坐在那女孩对面。服务员问他两人要点什么?康西看向那女孩,问她:“桃子,你想吃点什么?”

 

  桃子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一杯咖啡,不加糖。”“我要一杯橙汁”康西说,又拿起菜单,看了几眼,点了两份套餐。服务员走后,康西又问桃子:“这地方你经常来吗?”桃子谈谈地说:“嗯,都是老板,经理请我来这里吃饭。而你,是我第一个请到这里吃饭的人。”康西抿嘴微笑一下,暗含深意地说:“我没喝过咖啡,不过我对咖啡在书上电视上了解不少。你喝咖啡不加糖,不只是品其原味吧?”“哦”桃子斜眼看一下康西,没好气地说:“你什么时候对我变的这么明察秋毫啊?在以前我就是换一张脸皮,你都看不到眼里。”

 

  康西尴尬地笑笑,没在说什么。服务员送餐过来,康西拿过他的橙汁喝了一口。桃子也喝了一口没加糖的咖啡。康西确实是没喝过咖啡,据他了解,咖啡不加糖会很苦。而桃子喝下去,似喝饮料一般。不但不蹙眉,还很享受的样子。

 

  康西便对桃子说:“让我喝一口你的咖啡。”桃子再次怪怪地看他一眼,不知他意思如何,但还是把咖啡给了他。康西接过咖啡,嗅一下,好一股浓香味。在盛大厂里,他们经常做咖啡机。这咖啡味几乎每天都闻,但就是没喝过。他喝了一小口,咖啡吸入嘴里。舌头上的苦味味蕾立即拉响警报,康西想吐掉,但周围有好多客人在食饭。捂着嘴巴,硬把咖啡咽了下去。赶紧喝了两口橙汁,还觉得嘴巴苦苦的,当真比之黄连毫不逊色,虽然他也没吃过黄连。

 

  桃子见他那副囧样,捂嘴忍俊不禁。和他在一起,这心总是跳的这么厉害。她控制自己少去看他,但康西一言一语总是勾引起她的视线。桃子埋头吃了一口饭,对康西说:“把手机关掉吧,我等下有话对你说,不想被打扰。”他知道今天康西没上班,她五点半就下班。回到宿舍,冲了凉,就打电话给康西,让他去圣莱阁茶餐厅找她。康西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现在还是一点食欲都没有。喝了一杯橙汁,才稍微增加点食欲。他并没有吃饭,而是看着桃子吃饭。桃子本是老老实实吃饭,感觉到康西在看她,顿时尝不出饭是什么味道了。又吃了一口饭,便让康西关掉手机。这时康西又想到一个问题,他关掉手机后问桃子:“你不是把我的号码给删了吗?”

 

  桃子听到这句话,嚼在嘴里的饭顿时变成了苦味。赶紧喝了一口咖啡,她不想流泪,可眼泪再一次背叛她。康西见她流泪,狠狠地捏一下自己的大腿,恼恨自己说错话。桃子只是滴下几滴泪,并没放声哭泣。这种无声的哭泣,比之有声的哭泣更碎人心魄。桃子幽幽喃声说:“存在手机里面的号码,动动手指就可以永远删除。存在心里的号码,我不知道怎么删除掉。我试了很多种方法,都不见功效。你能告诉我一种好的方法吗?”

 

  是的,这一点他完全能体会。王颖的两个手机号码,他都是看一遍就铭记在心。即使现在她这两个号码都不再是她用了,可是他还是无法将这两个过期的号码删除出脑海里。就像电脑里面自带的文件,强行删除就会影响整台电脑正常的运行。当桃子说出这番话时,他无言以对。桃子似乎也不想从他口里听到什么回答,能引发康西的沉默,她已满足了。

 

  她只想让康西更了解她内心的感受,明白就好。桃子见康西一直望着窗外,窗外的天空已稍黑了,但亮起的路灯和各楼房亮起的灯光,把外面映照如白昼。两人都是近视眼,桃子近视两百度,比康西低一百多度。两人也都很少戴眼镜,窗户在两人东边,相距有五米远。两人只看到外面的路灯,看不到下面的车辆和行人、两人坐在墙角,前面和西边都没人。桃子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想和康西说说心里话,不希望任何第三者听到。

 

  餐厅里响着柔情的钢琴曲,暗淡地灯光,墙壁上挂着塑胶蔓藤和假花儿。窗户上的窗帘掀开一角,很浓的浪漫情调。桃子饭吃到一半也不吃了,看着康西,深有感触地说:“几个月不见,你倒有些变化。”“哪里有?”康西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你的胡须比去年更浓更长了。”桃子很认真地说,脸上没一丝笑容。康西摸摸人中处,毛茸茸的。又摸向下巴,这些胡须有些扎手。桃子又说:“你这几个人是不是一直再写小说?”“嗯”康西嘴唇未动,声音像是直接从喉咙里投射出来的。

 

  “是不是,没成功?”桃子小心地问,生怕语气中出错,引他悲伤。康西将左手放在桌子上,托起脸腮,表情好无奈和一缕伤心,眼睛直盯着桃子看,似傻了一般。又似整个人都陷入思索中。桃子不知道,她这一句话又让他沉浸在失败的沼泽里。桃子见他表情越来越失落,越来越悲伤,忙改口说:“你这几个月过的还好吗?”

 

  “我是不是很没用?没文凭,没技术,写东西没人要,眼睛又近视。我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找厂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又因近视眼被拒绝。如果没有介绍所,我真的连一家厂都进不了。我感觉我好无能,像一个残疾人。”康西托着脸腮不停摇头,想把这些不开心的事都甩出去。

 

  “请你不要这样认为自己,如果每个人都按照你这种思维来看待自己。那么,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残疾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优点,也有许多缺点。如果你还认为你是个无用的残疾人,请想一下那些真正的残疾人,你会发现你是幸运的,你应该为你是个健全的人而感到欣慰,高兴。这次失败,还有下一次。世界上大多成功人士,都是在失败中站立起来,并靠着那股毅力,最终走向成功。如果你被这个小小的失败击垮,看来,你只能是一个无用的人了。而且你连一个残疾人都不如,他们还很乐观地面对一切,为自己的理想不惜用生命作本钱。你只是小小的失败,却垂头丧气,心灰意冷,这不是我心中的小西,更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小西。”桃子激励地劝说康西,却忘记自己叫他来,是想让他来安慰自己的。

 

  康西抓抓头发说:“我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有时我感觉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像你所说的这些,我都懂得。好像体内还有一个我,一个是悲观的我,一个是乐观的我。今天下午上网时,还很乐观地看待这一切,就在刚才你问到我问题时,那个悲观的我就出现了。他一出现,就让我想起那些失败,他就会让我的大脑不停地去想这些伤心事。

 

  就像昨晚一样,悲观的我一来,我的行动就跟着悲观起来。就在我写作时,悲观的我每次来时,我都不想去写了。因为那时我就会这么想,万一不成功怎么办?浪费这么多精力和时间,失败只会让自己更难受,还是别写了。有好多天,我只字未写。一到乐观的我出现时,我就会想,失败怕什么,起码也证明我有能力写出一部长篇小说。这一次失败并不代表没一次都失败,这一次不成功并不代表我每次都不成功。想到这里,我就会赶紧去写。还好,大多时间都是乐观的我控制着我。就像此时我对你所说的话,就是乐观的我在对你说话。刚才的话是悲观的我对你说的,你能明白吗?”

 

  桃子听他一会儿说这个我,一会儿说那个我,但她一直都是认真仔细地听,听他说完,又在脑海里整理一下,对他说:“照你这么说,你控制不了你的情绪。情绪很重要,关系着你所有的一切。不管做什么事,一旦情绪出现问题,肯定糟糕。你要学会控制它,就像你踩单车一样。控制好了扶把,车子才不会撞到墙上去。”

 

  “你教我好不好?”康西也想过这个问题,可问题在于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就像明明看着自己的车子要撞墙,而刹车却失灵了。

 

  桃子听他让自己教他调整情绪,眼睛睁好大,忙说:“这个,我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只会对你说,我也不懂得怎么教别人。你以后心情不好时,可以找我倾诉,我愿意做你的倾诉对象,而且是免费的。”康西笑了,看向桃子没说话,但眼睛已在问她:“此话当真?”桃子抿嘴一笑,点点头,眼睛也顺着他的眼光看向他的眼睛,从她的眼神里,康西看到她似乎在说:“小样的,敢不信任我的话。”

 

  桃子见康西似痴呆一般看自己,就思索着把自己约他来这里的目的轻轻似说了出来:“你和王颖现在相处的怎么样?听说她回家了,她还来不来?”自从王颖走后,康西每天都感觉无限孤单和无趣,做什么事都无精神和激情。整个人就像丢了一个魂,经常梦里梦到她。

 

  前几天他梦到一个至今想起也心怦怦响的梦。梦里,王颖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儿子两岁时就表现出聪明的天赋,学什么都比同龄人快。康西每天抱着儿子玩,开心极了,一家三口享受着天伦之乐。梦醒时,他还在笑。听到桃子这样问他,嘴里发涩,脑子一阵麻,叹道:“相处的还可以吧,她说她过三个月就过来。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就是以前我们在一起时,她也经常发些信息给我。可现在她常常半个月不给我打一次电话。时间一久,我也想不出话对她说了。有时候想说的话,等到她给我打电话又都忘记了。我理解她工作忙,我也相信她。对了,你现在是李玉龙的女朋友吗?那阿杰呢?你们现在还联系吗?”

 

  “我和阿杰现在已是朋友关系,现在基本不联系了。”关于阿杰的事,桃子不想对康西说太多。康西点点头,又说:“李玉龙对我说,他的女朋友在四楼做主管。我也一直没问他女朋友叫什么名字。真的没想到会是你,能在这样见到你。昨天晚上谢谢你们背我回去。”经过这一天的回忆,他依稀想起来昨晚桃子和李玉龙背他的事。桃子惨惨一笑,那是一个很伤心的笑。她笑的伤心,说话声音也很伤心:“是,我是答应小龙做他女朋友,就像我答应做阿杰女朋友一样。我和小龙是有一些共同点,但是我们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李玉龙是个不错的男孩,我和他接触这一段时间,感觉他是个有热心和爱心的人。”康西抢答着说出李玉龙的一些优点。桃子说:“是,他是对我很好,我也喜欢他。本来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为什么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你要进这个厂?为什么?为什么?”桃子说到最后,声音爆发了,语气越来越大声,看向康西,似在质问他。

 

  康西吸一口气,重重吐出来,沉重地说:“桃子,我,我想对你说一句心里话。”说着看向桃子,观察她的表情。看桃子的脸色逐渐由生气转化为悲伤,便说:“曾经到现在,我心里都很喜欢你。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我也很喜欢王颖。我不想伤害王颖再去伤害你就让我们把这份喜欢彼此保留在自己心底。我试着把你当一名知己,希望你也是。如果你不想,不想把我当作知己,那就恨我,骂我吧。如果你不想我出现在你眼前,不想看到我,下个月发了工资我就走。”他说这些话时一直看着桃子,桃子听到他说完,埋头抽泣起来。

 

  康西用手捶打自己两下额头,说:“其实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第一次看到你写的文章,我就对你产生了很强烈的爱慕。可是我们很少见面,即使见一次面,你都是对我面无表情,甚至表情还很冰冷。那时我真的很想去追求你,可是那时的我自卑心很重。可你又是那副冰冷的表情,让我望之而退避三舍。后来认识了王颖,是她让我战胜了自卑。好几次,在睡梦中都梦到你了。醒来时,我不敢告诉王颖,只能把梦深深埋进心里。我不敢对任何人说,包括你。我想控制不去梦你,可这一切都是徒劳。该梦到你的时候,心再怎么反抗,也还是会梦到你。”他越是往下说,桃子越是哭泣的厉害。等他这一段话结束,桃子已趴在桌子上哽噎地抽泣着。

 

  康西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抚摸她的乌黑秀发,心在绞痛。两人已在这呆了好久,李玉龙晚上八点下班。他今天下班一定会找自己和桃子对这个事情讨论的。康西手机关机,看不到是几点。想看时间必须开机,他没开,估计时间应该在七点半到八点。桃子双肩一耸一耸的,她还在哭。康西抓住她肩膀上的衣服,扶她坐起来。桃子此时此刻也责骂自己怎么那么脆弱,在别人面前她就是受再大压力,外伤都不曾掉下一滴泪。在康西面前,眼泪就像一棵成熟的果树,轻轻在地上一跺脚,就会掉下来好多果子。她不想自己的眼泪这么廉价,但一到康西面前,她就坚强不起来。

 

  桃子抬起泪眼,看着康西,好想依靠在他怀里,感受他的安慰。但很清醒地告诫自己,不要这么做。认识康西是她一生的痛苦,她认了!不认又有什么办法呢?曾经自己对自己说过多少遍,不要再想他,不要再见他。可真正见到他时,一些都被风吹散了。如他所说,她在他梦里控制不住地出现。而他在她梦里出现的频率几乎达到了她总梦的三分之一。这一段时间,因工作压力大,很少想到他,也很少梦到他。如果照此下去,一年后,她脑子里将彻底忘记康西这个人。却偏偏老天给她开了过分的玩笑。她就像一个病人,就在身体几乎全康复时,又突然得了一种癌症。

 

  两个人,一个是泪流悲伤,一个是愧疚地歉意地看着对方。桃子就这样被康西扶着肩膀发了一会愣。康西一时也忘记放手,桃子也不去推开他,粉红的嘴唇动了动说:“可以把你写的那部《霸欲》给我看吗?昨天晚上小龙把你传给他的一半小说传给了我。

 

  我昨晚看了一些,里面有个女主人公叫徐滔滔。我想知道她最后的命运!”康西慢慢将手从她肩膀上抽下来,然后说:“徐滔滔最后嫁给了男主人公,过着隐居的生活。没人打扰他们,也没人找的到他们。他们很幸福,很快乐。故事情节是太俗套,所以没人要。现在都流行穿越时空,回到古代或未来。像这样的传统小说,越来越没人看了。”

 

  桃子问:“那你下次写,还写武侠吗?”

 

  康西将目光移向天花板,看了几秒,又把目光移向桌子上的杯子上,摇头说:“不知道,到时候看灵感吧。灵感让我写什么,我就乖乖写什么。不过,短期内,我是不再动笔的。就是现在灵感再强烈,我要让心休息一段时间。免得又一次失败,双重打击,我会受不了的。”桃子拭擦眼泪,把眼泪擦的干净后对康西说:“我想通了,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事与愿违。就像我想得到的爱,却终归不属于我。你说的没错,就让我们把这份喜欢都埋在彼此的心底。谢谢你把我当作知己看待,我以后也会把你当作知己,唯一的,单纯的知己。

 

  放心吧,这次我是真的想通了,想放手了。你不用再去辞工了,以后我们还在一起。你不许逃避离开我,做不成爱人,我不想再失去一个我喜欢的知己。对了,现在你可以打开手机了。我想小龙会理解我的,我觉得我应该把以前我们的事告诉他。他如果真的喜欢我,就会接受我和你做知己。我也让他知道,我们以后只是单纯的知己。”

 

  “好的”康西笑了,说不出来的滋味荡溢在心里。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