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闭着眼睡了半个钟,反而困意全消,精神愈发精神,索性也不强迫自己去睡。她摸黑从床头找到那本日记本,打开手机,借着手机屏幕上发出的光,打开日记本的密码。又借着手机屏幕的光,拿起笔写道:“今晚,是让我最意外的一晚。我又遇见了他,很突然,我的心差点承受不起。他来这里已经半个多少多月,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要不是小龙说出他的名字,也许我就是听到他的哭声,也不会想到是他。看到他那秃废伤心的样子,我的心,似针扎般地痛。看到他那一刻,我的眼泪更如泛滥的洪水,控制不住流出来。我知道,我还没忘记他。可我这样对小龙很不公平,小龙对我真的很好,我不想对不起他一点。我想对他不管不问,但我做不到。当我背他时,我也想不到我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有突然背他的想法。也许,我不忍看到他如烂泥一般躺在地上。

 

  背他的时候虽然很累,却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是幸福?还是伤心?我自己都说不上来。或许,两种都有吧!我觉得,老天对我好不公平,把我当玩偶一样的捉弄。为什么他偏偏在我答应做小龙女朋友的时候出现?而且出现的让我意想不到。我不想再对他有任何感情。我要把对他的感情全部移到小龙身上。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他却很喜欢我。得不到爱的人对我的爱,就去享受爱我的人对我的爱。

 

  老天,我真的能这么快把对注入他身上的爱全部移到他身上吗?为什么我的心告诉我,那是不可能的?我不想这样,不想……

 

  脑在极度思维中萎缩了。

 

  心在极度挣扎中疲倦了。

 

  爱在极度折磨中受伤了……

 

  我现在已伤痕累累----

 

  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写到‘脑在极度思维中萎缩了’这一句话时,眼泪又夺眶而出。两滴泪恰好滴落在她写的字上,字迹被泪水浸泡散开了。当写到最后一句‘谁来救救我?’时,从‘闹在极度思维中萎缩了’到最后一句‘谁来救救我?’这一段文字都被泪水打湿了。泪水连成一片,字迹被浸泡的模糊不清。她把笔记本合上,并把密码弄乱,现在除了她,没人能看到这一段文字。她仰躺着,泪水滑过脸腮,顺着她的脖子流入枕头上。她没去抹去眼泪,让它尽兴地流着。

 

  李玉龙睡在康西的床铺上,翻来覆去了无睡意。他认为康熙的出现就是一种错,想到这点,立即恨起康西来。转而又一想,这一切并不是康西的错,桃子也没错,是他错了。想到这里,他恨起自己来。很自己没甚本事,在写作方面远不及康西。他从来就没写过小说,脸作文都讨厌写。桃子是个写好文学的女孩,自然也喜欢写作的康西。问自己:“难道自己喜欢桃子也有错吗?”

 

  王颖突然醒来,她喘着粗气,刚才那个梦实在让她担心害怕不已。梦里她看见康西和桃子在一起,并相爱了。她去找康西,康西都不理她,仍和桃子手牵手,很幸福地走着他们的路,把她远远地抛到一边。她在后面撕破喉咙地喊他叫他,他都不回头看他一眼。她就这样哭着叫着喊着,看着康西和桃子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猛然醒来,泪水已浸湿了她整张脸。因这个梦,她再也睡不着了。她是个非迷信者,却很相信梦。她认为梦就是某些事情发生的预兆,就像前几天她丢手机一样。那晚,她梦见手机长出一双翅膀从她手里飞向高空,最后消失在蓝蓝天空中。而第二天手机就被偷了,还有她口袋里仅剩的一百多块钱。

 

  自从手机被偷之后,王颖才只对康西打过一次电话。康西想联系她又联系不到,难免他心里不舒服。想一想自己都快半个月没给康西打电话,心里责备起自己来。其实这一段时间也是她最忙碌的一段时间。以前不打电话,是因为没钱,再者怕影响他写作。现在康西写作完成后,她又因手机丢了,工作忙,就没打给他。小西会不会因此而生气呢?如果他生自己气,那桃子再趁虚而入,难保小西不喜欢上她。她想到这里,就愈发感觉自己的那个梦,不仅仅是一场梦,而真是康西移情别恋的预兆。乱想到这点,心就像放了一根针,扎的她心好难受,恨不得现在就打电话给康西。只是现在已是五更天,她也不便出去。如果没有这事,自己这么质问他一番,只会让他更不开心。只是这觉再也睡不着,明天无论如何,都要给小西打一个电话。

 

  李玉龙早上被手机闹铃叫醒,脑袋很沉重,困意重重,很不想起来。想挣开眼睛,眼睛一阵发酸,几欲睁不开。这时他听到舍友都在洗脸刷牙。想到迟到就要被罚款,就眯着眼睛晕晕乎乎下床,突感觉脚下一空。与之同时,他精神一振,猛地挣开眼睛,而双手也在这一时间抓住床沿。待眼睛看清眼前视物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掉下床一大半。他顺势跳下床,只震的双脚发麻,并没摔跤。他这一觉睡的太迷糊了,忘记是睡在康西的床铺。他以前上班不想起床时,就闭着眼睛从床上下来,然后走几步精神好些再睁开眼睛。刚才他反应快一点,稍慢一点就从床上掉了下去。

 

  从上铺跳下来,震的他双脚脚板生疼,困意瞬间在疼痛的攻击下,被歼灭的一干二净。他扭头看睡在他床铺上的康西,他还在熟睡中。他的手机还在拼命地响着张雨生的歌,他却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李玉龙把他的手机闹铃关了,又把手机放在他头边。李玉龙穿好衣服,洗刷完毕,吃了早餐,进车间后,就帮康西向组长请了一天假。

 

  桃子一进办公室,就呵气连天。打开电脑,看着电脑屏幕,眼睛总是不由自主闭上。她想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谁知,等她趴下约三分钟时,抬头一看电脑屏幕,竟是上午十一点二十二分。天呢,她那三分钟竟是整整三个小时?她回头看看董经理,董经理见她醒来,笑着说:“睡醒了?”语气中没有一点责怪味。桃子自做主管助理始,每天上班都提早十分钟来,而且精神还很好。今天她不但来的最迟,一过来就不停‘点头’。点了一会头,就趴在桌上睡觉。董文华没叫醒她,阿梅和格格见经理连桃子睡觉也不管不问,心里羡慕之下,也多少有点嫉妒。桃子醒来,见经理不但不责怪,语气中还很关心自己,心里甚是不好意思,忙手忙脚乱地工作。

 

  康西挣开眼睛,又无力地闭上去。刚想再睡,手机铃声想起。他勉强睁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他接了,电脑那头传来王颖急促的声音问他现在在哪里?康西从床上下来,看一遍宿舍,确定是在自己的宿舍,便说:“我在宿舍里啊,你怎么想起来今天打电话给我。”王颖自然不便把昨晚的梦告诉他,则说:“半个月没给你打电话,难道你都不想我吗?我是因为想你才给你打电话的。我用的是公司里的电话,你现在进的是什么厂?”“旭阳电子厂”康西说。王颖哦了一声,又问:“旭阳电子厂在哪里?离大哥餐馆远不远?”康西说:“我在沙井,离我哥那里也有好远。坐车要四十分钟吧,我来这里后还没回过家呢。”王颖试探地问:“那个厂里有没有你认识的人?比如以前在盛大厂认识的人?”“没有啊”昨晚的事,他已记不起来,所以印象中也不曾有桃子。

 

  “哦,没有是吧,你现在在哪还好吧?”听康西这么说,王颖心里多少放心不少。

 

  “还可以吧,上班都是一样的了。”

 

  “你那每天上几个小时班?”

 

  “嗯,每天都是固定十二个,今天我没上班。”

 

  “怎么了?生病了吗?有没有去看病啊?请几天假?”

 

  康西停顿了好久才沉声说:“我没生病,我昨晚喝醉了。”那头传来王颖甚为焦虑的话:“你是不是投稿没人要?不要这样虐待自己的身体。你要知道,你是我的,我不许你这么折磨自己。”她对康西很是了解,康西没有什么巨大心里压力和压仰是不会一个人喝酒的。

 

  “是”康西吐出这个字,叹一口又说:“昨晚发疯了一顿,现在好多了。没事的了,我早就想过这样的结果。不过,失败的滋味还是不好受,以后我不会再喝酒发疯了,放心吧宝贝!”那边传来王颖轻微的哭声,说话语气之中明显带着哭腔:“宝贝,不管怎么样,我都支持你。也希望你不要放弃,这次失败,并不代表每次都失败。我相信你会成功的。宝贝,你是最棒的!”

 

  “谢谢”康西微微笑着说:“呵呵,今天睡了一个懒觉,精神好好。放心吧,我又不是承受不住打击的人。我失败那么多次,就昨晚喝了那么多酒,还哭的一塌糊涂。毕竟是三个月辛辛苦苦的成果, 却付之东流。一想到这里,心里就不是滋味。我哭过一次,眼泪不会再为此事掉一次泪。你好好上班,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上班,一切都很好。你在那里也要照顾好自己,有时间,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宝贝,我很想你!”

 

  “宝贝,我最多做三个月就不做了,到时候我过去好不好?”王颖哭声说。

 

  “为什么?你不想学更多东西吗?”康西忙问。王颖说:“我现在基本上已学会秘书方面的事情。再学三个月,学会经理的工作,到时就可以去深圳找你了。还有,宝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这里前天走了一个经理,总经理说让我做一段代理经理试试。如果合适的话,我就可以做经理了,还开心啊。如果我真能做经理,到时候你过来我这里好吗?”康西笑笑说:“那先恭喜你啦,你先做嘛,我暂时不想去你那边。现在我们都不要决定那么早,如果三个月后,你确实做上经理一职后,我们再商谈此事好吗?”

 

  “嗯,好吧,我听你的。宝贝,在那边一定好好照顾自己,欺负谁都不要欺负自己的身体。”王颖刚说完,康西就大声说:“小样的,又抢我话说,你说了让我说什么?”王颖呵呵笑着说:“那你除了这一句话,就没别的话对我说了吗?”康西神气地说:“有啊,只是我,不,告,诉,你,哈哈……”“小样的,想造反是不是?”王颖用凌厉的语气说。“就是又如何?不服气就过来打我屁屁啊。哼,看你能奈我何?”康西在这里得意地说。

 

  “小样的,别得意太早。这笔帐我记下了,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起奉还。到时候把你的屁屁打的肿肿的,保证让你连裤子都穿不下。嘿嘿,怕了吧?”王颖得意起来比康西更甚。

 

  “嘿嘿,是好怕,怕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康西笑着说。

 

  “好啦宝贝,先不和你聊了,我要忙了,记得对自己的身体好点。”

 

  “晓得了宝贝大人”

 

  “嗯,宝贝,爱你”

 

  “我也是”

 

  “是什么?”

 

  “就是两个二百五加四个五了,笨笨~~~”

 

  “哼”

 

  “哈”

 

  “哼哼”

 

  “哈哈”

 

  “哼,不聊了,拜”

 

  “哈,不拜。”

 

  挂了电话,康西才想起来看时间。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十几分,赶紧去刷牙洗脸。洗刷完毕,又不知自己该去干嘛。现在不觉得饿,不想去吃饭。便又坐在李玉龙床上,仔仔细细努力去想昨晚的事。渐渐地,昨晚之事浮现眼前。想了一会,他确定自己昨晚看见了桃子。还记得桃子抱着他哭,还有李玉龙也在他身边,只是他们的话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只听过李玉龙说起他女朋友,并没有说起他女朋友的名字,他也没问。莫不是?莫不是桃子就是李玉龙的女朋友?早些时候就听林一涛说过,说桃子这次过来带着一个男孩子来的。如此一想,这李玉龙十之八九便是桃子的男友了。想到这,心里陡然悲酸起来。

 

  悲酸之后,心里猛然一阵发寒。他又想起,昨晚自己为了发泄心中的不痛快,在那里大吼大叫,许是他们听到了,然后顺着他的声音找到了他。那岂不是在桃子面前大大地出了一次丑?还有,昨晚桃子抱着自己哭,想必李玉龙都看到了。

 

  既然看到了,他一定会问桃子和自己是什么关系?桃子一定会说出来,那么,想一想这半个月他和李玉龙相处的很好。李玉龙会不会因为此事而不理他?他想离开这里,不想自己在桃子和李玉龙中间尴尬地呆下去。可他身上又快没钱了,只有领了这个月的工资才可以另找厂。哎,想到这个问题,他心里也烦恼起来。

 

  他对桃子的感情复杂的连他自己都理不清。说不喜欢她吧,她的许多优点都是王颖所不具备的。说喜欢吧,他不敢去喜欢。另一方面,他也深深的爱着王颖。既然选择了王颖,就要一辈子对她负责。脑海里每次浮出桃子的身影,他都极力去排斥她,直到她的身影被彻底消除。可脑子再怎么厉害,也是压不住心里的想法。

 

  他很清楚,他也是喜欢桃子的,而且还是那种很喜欢很喜欢。但大脑不允许心去喜欢她,大脑虽然管辖不了心,却管得住他的身体除了心之外的一切,包括肢体语言和声音语言。有时,他会瞒着王颖偷偷想一下桃子,但那都是一闪的。随之就被大脑封杀,大脑只允许心去想王颖。

 

  康西不想呆在宿舍里,呆着宿舍里着实无聊。无聊只会让他胡思乱想而导致脑子在想王颖,心里控制不住去想桃子,这样只会让他的脑子和心大开杀戒。康西出了厂区,在外面小店买了一瓶鲜橙多。去了小店隔壁一家黑网吧。网吧里面有三十台电脑,却只有三个人在玩。康西拣最里面一台,开了电脑,打开51博客,打开日记。他想把自己的心情记录下来,他调出搜狗拼音输入法,在标题栏上输入‘苏醒吧’三个字。在下面文本框里熟练地打道:“小时候世界在我眼里是个问号,世界把我划分为逗号。

 

  长大后,我在世界里看社会,感觉社会貌似感叹号,而我只是社会中的一顿号。

 

  茫茫拼搏期,我把未来看作是破折号,希望不久能得到个句号。

 

  孩提时,我把理想放在括号里。昨天失败醉酒时,我把括号掰开,理想却飞走了。

 

  我拼命地追逐,追到手的却是省略号。

 

  我迷茫,我把省略号送个问号,问号把冒号给了我。

 

  我对冒号说:你认识我吗?

 

  是啊,我是谁?谁认识我?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一直也是这么认为自己。直到不久前,我才发现自己很脆弱。有时,一句话就可以让我眼泪夺眶而出。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流血不流泪,在我选择哭的那一刻,我已忘了这些。什么方法让我极度压仰痛苦的心得到释放,我就选择哪一种。

 

  酒不但能麻醉大脑,还能麻醉思想。这一点我昨晚才发现,希望不要太晚。”写到这,又想起自己这些年来,不分黑白夜地工作。每天过的浑浑噩噩,理想在被现实一遍遍的摧残下几次动摇。逐把此番失意心情转换成对理想的呐喊,便用诗歌的方式写道:

 

  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光

 

  有痛的感觉证明自己还活着

 

  深深一个呼吸

 

  整个宿舍凝聚着浓浓的汗脚丫味

 

  吸入肺脏呛的天眩地晃

 

  表示自己活的不如意

 

  是该出去透透新鲜空气

 

  对着镜子仔细看看自己

 

  毛乱的头发

 

  眼角竟然还有眼屎

 

  扪心自问

 

  镜中的是谁

 

  难道是自己

 

  只记得当初为了天真的梦想

 

  来到这片繁华的土地

 

  不分黑白的工作模糊了记忆折磨死了理想

 

  也打败了自己

 

  当遍体鳞伤的理想奄奄一息

 

  别妄想

 

  上帝这个老头子会帮助你

 

  所谓运气

 

  只是属于那些敢拼搏的人

 

  几千万分之一

 

  才是上帝白送地

 

  敬请放心不会是你

 

  是该苏醒的时候了

 

  有知识有理想敢拼搏

 

  才是真正的你

 

  别让懒惰无能牵着你的鼻子绕着时间

 

  一走一辈子……

 

  这首《苏醒吧》诗歌是他随想随写,句句透过自己的心情写理想,通过理想写现实,再经现实折现内心想法,最后由内心想法转为对自己心灵的呐喊,对理想的召唤,最命运的对质和对心存侥幸的警告。他把自己的所处处境进行了全面解剖并分析,然后针针见血地写出来。

 

  他把文章发表了出去,心里并不痛快。心中那块石头好像还没消失。他又联想翩翩,想着自己的理想。才发现自己的呐喊声很微弱,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理想?什么是理想?他很奇怪怎么自己突然想到这个带哲理的问题?他突然恨起上帝来,觉得上帝对自己不公平。既然让自己有写作方面的天赋,为什么一次次不让自己成功?既然一次次不让自己成功,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个理想?他又打开日记,在标题栏上打下“好想扁上帝”五个字。在文本框里调开搜狗拼音输入法,脑子里挤满了要扁上帝和质问上帝的话,当下双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道:

 

  伯乐难求千里马亦不易寻

 

  但是上帝给予我千里马的本事

 

  却无法淋漓尽致去展示

 

  无名业火该向谁烧?

 

  恨天恨地恨上帝

 

  恨他拿我作儿戏

 

  我有我智慧

 

  我可以将世界更精彩地点缀却不给我机会

 

  我有我疯狂生命

 

  渴望舞台造型身躯极限舞曲满足一回自己

 

  可是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发出最强烈的信息传达给你

 

  却屡屡不睬不理

 

  空有能耐却无用武之地

 

  这一点连吃了几颗失败苦果还是不服气

 

  埋没人才谁的错?

 

  上帝你要回答我

 

  谢谢你创造了我

 

  给了我生命和智慧

 

  但是除此之外你又给了我什么?

 

  给我智慧

 

  却将它永存冰封我脑壳

 

  给我生命

 

  却不让灿烂自我

 

  难道就这样让我一生糊涂过?

 

  怨你恨你真想扁你

 

  生命的舞台那么多彩宽阔

 

  一席之地你也舍不得

 

  想过气过也哭过

 

  自己的前途该如何去拼搏

 

  如今的社会黑白颠倒男女不分钱与灵魂相互交错

 

  对对错错是是非非谁还管那么多

 

  天真疯狂的梦想在脑海膨胀

 

  火热骚动的血液

 

  小小血管挣扎流淌

 

  狠狠给自己一耳光

 

  算了吧别再去想别再妄想

 

  平平淡淡才是真

 

  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苦涩的泪水

 

  已滑过脸腮浸湿了衣裳……

 

  打完这几段文字,他心里舒坦多了。王颖以前也经常多他说:付出不一定有收获,但不付出绝对没有收获。现在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想去理睬。什么理想,什么收获,什么付之东流,都去死吧!他不想理睬这些,他现在很讨厌这些,对,是讨厌,讨厌!

 

  他打开CS,通过游戏,让自己那颗火热的心冷却再复燃。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