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文华对朴素娥说:“你先别着急,先让她说几句话。”又将目光投向桃子问:“你叫什么名字?”这个车间有一百八十多人,桃子又是刚进来不久,并没有留意她。桃子听主管问她名字,便说了。董文华对桃子说:“徐滔滔,你这样做很不好。朴素娥是你组长,有什么事你可以和她好好谈谈,不该顶嘴说她。”

 

  “等等”听到主管这些话,明显是帮朴素娥说教自己心里很不满。出口打断主管的话,又说:“主管,你是想以德服人,还是想以责服人?现在社会是不是人人平等的社会?是不是还要分三六九等?是不是做了一个区区小厂里的区区一组长就可以动辄骂人?那么,这个厂里的主管就可以动辄出手打人喽!照此理解,那厂里的老板就可以动辄杀死厂里的员工了。作为一名领导者,却一点素养都没有。大家只所以听她的话,不是尊重她,更不是服她,那是因为大家都怕她!我相信,本车间任何一个人,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可以打倒她。即使这样,那大家为什么还怕她呢?因为大家怕的是钱啊。我们中华民族的人,性格随和,凡事皆忍。现在工作不好找,能找到一份工作都不容易了。

 

  被别人说几句,心里再恼火也得忍下去。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钱,才任她辱骂的。假如现在厂里每个员工都有几百万,她还敢骂他们一句吗?说不定一人一耳光就把她打残了。现在我解释清楚了为什么员工们这么听她的话,现在我在讲一下,我为什么要和她顶嘴。首先,这不是厂规的问题,而是人权人格的问题。其次,这也是一件对与错的事。即使我再多么笨,你们可以不要我,炒我鱿鱼,这都无所谓。但你们动口骂人,就属于侮辱我的人格。我相信你们两个也有自尊心,如果我当着众人的面骂你们。你们有何感想?再者,我不是天才,天才也不会来这里让她骂的。任何一个普通人去学他从来没有做过的事,而且还有一定难度。

 

  教之两遍而学不会者,十之八九。我想问一下我的组长,你当初学那个工位学了几遍?用了多少时间?就算你只看一遍就会了,也只能代表你比常人聪明,这一点值得你骄傲,也值得我们学习。但谁赐予你有骂人的权力?是主管,老板,还是国家领导人?一国之家,若以武段服人,则服一时,久之人心必爆。若以德服人,人心受益,自会甘愿服之。国家如此,厂亦如此。”她一句紧密一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令董文华和朴素娥想插话也插不进去,反之,两人越听她的话,越不想打断她的话,想听听她到底想说什么。董文华听她如此一番话,那是不思自来,想必才学不俗。所说之话,又句句精透密扣,心下陡升敬意。自桃子进来时,他就观察出她气质不俗,现闻此番话,对桃子便刮目相看。桃子心里憋着一口怨气,也不管坐在她面前的是主管还是组长。那心里所想的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说出之后,心里舒坦好多。

 

  她上班第一天就看不惯朴素娥用骂人的方式管理员工。但刚上班,朴素娥只给她安排了一个简单的活让她做。朴素娥没有骂自己,她想管也不理由和权力管。今天朴素娥给她安排的这个工位,教她两遍不会,朴素娥便像骂其他人骂桃子。她骂别人桃子是管不了,但骂自己,那是绝不接受的。桃子本性性格就很孤傲,怎容别人如此欺负她?大不了走人另找工作

 

  她就不信,在深圳这个厂如林立的地方,会找不到一份工作。即使在深圳找不到工作,中国之大,岂会有没容身之地?她此时此刻心里就抱着这种想法,并已想好,等下主管再责备她,她就狠狠地反驳过去。把他们一个个都驳的无言以对,然后再潇洒一转身,走三步回头说一声“狗的百”。

 

  只是下面董文华一番话让她大为错愕:“徐滔滔,我决定,今天起,你做我的住手。我很欣赏你,你坐下先,等下我们慢慢谈。朴素娥,你先出去吧。”朴素娥的表情比桃子的更为惊讶,张大的嘴竟说不出话来。她也清楚董文华的性格,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如果出言反对,势必会遭到董文华的斥责。似怀疑听错话,走走听听,很不情愿地离开。只是每一次回头,都看见董文华板着脸瞪着自己。心里有些害怕,走到门口时,忙大步走开。

 

  董文华让桃子坐在方才朴素娥坐过的那张椅子上。那两名文员和那个仓管边做事,不时往桃子身上看一眼。也许她们也为桃子的口才,文采和胆略所折服。董文华说:“我也不想那么累自己了,去年老板就让我招一名住手。我说我一人能忙的过来,的确是忙的过来,但很累。现在,我要你做我的住手,和我一起分担压力,你愿意吗?”桃子想了想说:“我只做过文员一职,并无一点助理的经验。但,我想,我能做到。”董文华笑道:“好,明天我会安排财务部给你配置一台电脑。明天开始,你就来这里上班。”

 

  王颖都回家好几天了,才给康西打过一次电话。她的手机回到家不到一天就丢了,她怀疑是妈妈拿走她的手机,因为妈妈一直不想她和康西联系,拿走她的手机确实直接掐断他们的联系。王颖找不到手机,问妈妈,妈妈说没见。可家里就只她和爸妈三人住,妈妈又是第一个进她房间,也是第一个给她整理行李的。既然妈妈说她没见,王颖也不好盘问下去。

 

  王颖临走之前,康西把他身上仅剩的三百块钱都给了她。这几天三百块钱也几乎花完了,也无力去买一部手机。康西一连几天没和王颖联系了,心里很空白,经常夜里失眠。他也习惯了每天晚上三四点睡觉。只是爸爸见王颖回去,康西又不找工作,心里很不悦。这几天去家里吃饭,爸爸总是问他还要多久写好,什么时候找工作?

 

  爸爸听他这样‘不务正业’还要两个月时间,脸色很是不好看。他心里主要是想到两点,一是,他从来就不相信儿子会成什么作家。二是,他担心康西只拿钱花,不做事,会不会和那些社会上的小混混纠缠在一起。吃饭时,又对康西说了一些话,隐隐是在责备他只花钱不做事。康西一碗饭吃到一半,再也吃不下去。找了一个借口回去了,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对着墙壁,陷入发呆之中。

 

  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可以不在乎,不去理。可是自己的爸爸都反对自己,还嫌他‘不务正业’,只会玩。认为他浪费这三个月时间,还不如进厂打工挣点钱。被人的想法看法他不在乎,可爸爸的想法和看法,他不能不在乎。现在他心里很是难受,也许爸爸那么说他,也是为他好。爸爸只想他老老实实打工,挣点钱以后跟哥哥学会厨艺,到时再自己开一家餐馆。他认为康西写作是不会成功的,这三个月不算吃饭,房租也要一千块。没挣钱还要花那么多钱,他心里很是看不惯。

 

  他从小就生活在穷苦之中,一心一意只想让两个儿子都有自己的一番小事业。但他这些都是保守,乡巴佬的想法。如果把他比作一种鸟类,充其量只能算是麻雀,不可能是苍鹰。因为他从来都没想象过要飞那么高,翱翔蓝天。康西和爸爸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小时候他就有苍鹰的志向。爸爸不但不鼓励他,还阻止他高飞。出来打工后,他慢慢在自己试着飞,就在他越飞越高之际,爸爸又向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让他怎不心痛?难受?

 

  他眼睛眨了眨,硬是把泪水阻拦在眼眶里面。他想好了,明天开始,就不回家吃饭了。他不回家吃饭,看爸爸还怎么说他?有时候他会想,自己是不是生错人家了。为什么别的爸妈都支持儿女一切爱好和理想,只自己的爸妈反对自己呢?难道自己的理想就那么肮脏,令人讨厌吗?康西现在不求爸妈支持他,只求别在反对他。今天脑子都快烦的爆了,一个字也不想写。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迷糊中,手机铃声响起。康西看电话号码是王颖家里的,顿时把所有烦恼抛出脑海,开心地咧嘴一笑。接通电话后,两人相互问好后,都陷入沉默之中。良久,康西才喃喃地说:“宝贝,我很想你。”那边传来王颖的哽噎声,随后王颖颤音地说:“这几天妈妈都在家,不让我和你打电话,今天她出去了,我才有机会给你打电话。给你商量个事好吗?”“什么事,你说嘛。”他既想知道,又害怕知道,声音因此都有一点变腔。

 

  王颖在电话那头迟疑一会说:“我妈从小玩的一个姐妹的弟弟在我们市里一家保险公司做经理,现需要一名秘书。我妈和那个经理的姐姐从小玩到大,也是从小看他长大的。他前天来我家,知道我学过电脑,就问我要不要去做他秘书,说一切可以教我做,还说以后有机会升职。爸妈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我也同意了。所以,我想再问问你的你的意见。”康西听完,彻底心碎透了。

 

  这是王颖人生中一个重要转折点,她如果能把握这次机会,以后就踏进白领一族了。比在厂里做一名小小文员大有前途啊,他心里也为她能有这么好的机会而高兴。可转而一想,如果自己这次写作失败,还要找一个厂打工。到时候,她是白领,自己只是亿万个打工仔中的一个,她还会要自己吗?就算王颖还要他,她爸妈到时只会更加反对他们。到时,以王颖各方面的条件,找一个有钱人自是简单的很。还有,一旦王颖保险公司做久了,见惯了有钱人。如果遇到有钱有文采又有修养的男人,她还会忠心不二的爱自己吗?

 

  王颖听他好久都没吭声,问他怎么了?康西忙说:“没什么,你……你真的想去吗?”王颖说:“当然想了,这也是我人生难得的一次机遇嘛。你不想我去吗?”“没有”康西违背良心撒谎说,随即又对王颖说:“你……你要在那里做多久?我可以等你三年,你……”想再说什么,泪水滑进嘴里。他咽下去一些泪水,咸咸的。

 

  “什么三年不三年的?如果我在这里做的还行,你就过来,在这里找工作。在这里生活也可以啊”王颖说。康西担心地说:“你爸妈会同意吗?”王颖说:“只要我坚持到底,我想我爸妈会同意的。宝贝,放心吧,我不会丢弃你不管的。你也不许趁我不在找别的女孩哦。我刚去做,可能要半年之后才能稳定,到时候再联系你。这一段时间,我可能没有时间给你打电话。

 

  记得要每天吃饭,写东西如果实在写不出来,不要去强迫自己,也要适当地放松一下。晚上不可太晚睡,你以前老是一天只吃一顿饭,以后不要这样了宝贝。我猜得出,伯父是不是有说你啊?你要忍一下哦,他是你爸爸,伯父的话出发点都是为你好。我知道伯父的好心好意与其你适得其反,但不要因此生伯父的气,更不准因此不回家吃饭。”王颖有言在先,不回家吃饭就不理他。康西听后,只好答应她说:“我听你的,以后还每天回家吃饭。我吃过时在耳朵上塞上耳塞总可以吧?”

 

  “行,只要你乖乖吃饭就可以了。对了,现在写了多少字?”王颖问。康西说:“差不多二十万字了吧。”王颖说:“不要太着急去写,不要把脑子搞的太累了。等我上了班,发了工资,你没钱用给我说声,我给你寄去。”“不要,不要,我哥这里还有我们几千块呢,没钱我可以去我哥那里拿。”康西忙说。王颖又问:“你把钱全部给了我,有没有去大哥那里拿钱啊?”“拿了一千块,估计还要两个月才能完成,所以还要交两个月的房租。”康西说。“嗯,好的宝贝,我永远支持你。我妈回来了,先不聊了,拜。”说完就挂了电话。康西那一个‘拜’字还在嘴里时,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滴滴的声音。

 

  康西躺在床上,浑身无力,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

 

  桃子这几天上班,董文华只让她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并让她有时间多去车间转转。她即使主管助理,权力自是比朴素娥大。自从她做上主管助理一职后,朴素娥对她的态度变的恭维好多。她在车间到处走走看看,朴素娥只看她,虽然心里还是不服她,嘴上却不敢说一个‘不’字。她平常最讨厌员工偷空玩,员工去厕所回来时走慢一点,或作业时慢一点,她就对那个员工大发脾气。

 

  也许是对那些员工发脾气惯了,见桃子悠哉地在车间逛来逛去,总想说她几句。有一次,话都吐出声来,又生生咽了下去。桃子也懒得理她,继续去熟悉每个产品,她要尽快把这些产品熟悉到如熟悉自己的手一般。身为主管助理的她,倘若主管不在,产品出了一些问题。她如果连这些产品都认不得,更别提解决意见了。

 

  董文华一面让桃子自己去熟悉每个产品,一方面又教她遇到一些问题怎么解决。他有信心能把桃子培养成一名得力助手,而且桃子的表现更是让他心里快慰。李玉龙在一楼上班,他那个车间一个月转一次班,而且工作又很累。他才做了几天,就觉得了无趣味。知道桃子做上四楼主管助理之后,为桃子高兴不已,做事也有精神了。只要桃子在这里过的好,他再辛苦也要做下去。

 

  桃子任主管助理已经一个月了,基本上董主管教的东西,都已掌握的差不多。董文华不知是有要事还是考验她,这两天都没来上班。桃子这两天要替主管审核各组长送来的生产表,车间遇到任何事,都来找她。她也是硬着头皮去,尽量多听听那些经验丰富的组长的意见。另,办公室那两名文员也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年龄也和王颖相差无几,这一段时间几人相处的甚是融洽。

 

  好多报告,生产表之类的比王颖懂的还多。董主管没来这两天,她们两个见桃子一人忙的很是吃力,就主动提出帮桃子一起做。桃子实在是承受不了一下子突来的那么多繁琐的事,能得到两位同事的帮忙,自是乐意不过。这两天三人忙的时候一起忙,闲的时候一起谈天说地。董主管也是一个风趣的人,平时待大家都很好,做完自己的事,玩电脑游戏都不说的。

 

  但工作归工作,游戏归游戏。忙的时候,大家都自觉地专心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一旦闲了,董主管也会加入她们的八卦门中。桃子以前在盛大厂时,不管做没做好本分工作,都不许互此聊天说话,更不许玩电脑游戏。桃子在这里呆了半个月后,就逐渐被她们的习惯感染了。这两个文员一个叫阿梅,一个叫格格。

 

  阿梅坐在最外面,格格坐在中间,坐在最里面的是仓管阿军。她三人都是坐在最后一排,董文华坐在另一排的最后面。桃子坐在董文华前面,她旁边就是办公室的门。这个办公室只有四个组长可以不打招呼进来,其余员工进来之前,必须先敲门,这也是基本礼貌。

 

  办公室里面很安静,桃子喜欢安静的环境。安静可以让她更好地思考,做的久了,车间流程都弄熟悉了。人手安排方面,董文华都试着让她去安排,尽量多给她些实质的权力。前两天他是故意不来的,在一番考核后,他对桃子的成绩也很满意。在很多事项上,都分配给桃子和他一样大的权力。现在的人手安排上,他尽数都交与桃子去安排,包括那四个组长的安排也由她随意调整。当然,阿梅,格格和阿军也在她的支配下。员工只有请一天假可以找组长批准,超过一天者,就要主管用意并签字才可以。现在,这项权力董文华又移交给桃子去做。

 

  有了这些权力,仿如千里马吃足了草,跑车加满了油,就等着向前冲锋。桃子的工作热情,做事认真的态度。遇到了困难积极解决的表现,无一不让董文华为之满意。第二个月起,他向老板请求给桃子加了三百块薪水。只有付出才有回报,只有对别人好,别人才会对你好。主管这样关心照顾自己,桃子是喜在心里,回报于工作上。每一天的工作任务,即使忙到再晚也要完成后才肯下班,绝不拖延到明天。自从她熟悉工作安排流程后,做起来更是如鱼得水,不但是她,连董文华也轻松了很多。

 

  现在董文华对桃子已是十分地满意和放心,他之所以这么放心,前提是桃子对自己的工作很认真,不管大事小事,都一丝不苟,这种工作态度是董文华对她放心的一大要素。

 

  这一个月的次品比上个月减少百分之零点八,厂里规定,次品要控制要控制到百分之二。桃子没来之前,车间每月综合次品都在百分之二左右,既是刚刚达到厂里的要求,但一直没有把次品降到更低。三月二十号,也就是桃子进来一个月零七天。她大胆地提出改进整套生产模式。当然,这的确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改进的生产模式不好,可能会影响生产。再如果她改进的这套生产模式不及现在用的这套,到时就不单单是影响生产的问题,还肯能造成更多的次品和更多的物资损耗。在没有投入使用后,谁也无法肯定这套生产模式是否可行。

 

  董文华收到桃子起草的这份改进生产模式的报告书书后,很诧异地看着她。现在用的这套生产模式已用了四年,当年也是他设计出来的。设计这个生产模式需要掌握很多方面的知识,不但在人手,次品,日产量,水电等重要几点都进行改进,还要考虑空间和环境等多方面问题。可以说,改进一个模式,要小到一个螺丝等都要在思考范围内。

 

  桃子前几天特意拿出董文华五年前设计的生产模式图和报告。她在盛大厂时,也经常接触这些生产模式图和报告。见的多了,也能看的懂。再者,她在盛大厂时也给一些主管或经理一起制作过生产模式图,所以,不但能看得懂,还能绘的出。她在认真研究董主管的零五年版生产模式图上和报告中看出有许多不足或老土方法。

 

  盛大厂分厂就有六家,总员工数达五万人。其生产水准已达到国际水平,其生产设备,也是世界先进。而旭阳电子厂不过员工才三百人,其生产设备只是几年前的。好多机器设备已更新到更好更简用,另在人手安排上也是保守型的。其实在桃子这份改进生产模式计划书之前,董文华找过老板两次。他也想到更新一些机器设备,但并没有想到改进生产模式。老板在他第二次提出更换新的设备时,同意暂时更换一部分急需要更新的设备。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