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颖醋意还未消,缠着康西说:“我要你现在作一首像刚才那首诗那样,把我的名字写上去。下面还要有想汝两个字。”“现在就要我作吗?”康西试探地问。“就是现在”王颖意志坚决地说。“好,遵命。作的不好不许骂我,打我。”康西事先声明地说。“行,只要你能作出‘王颖想汝’四个字,我便不打你,不骂你。但要有诗意,还要是和你那个梦依一样的写法。”“OK,没问题,要诗意也可以。哈哈,现在就有了。”康西说着,拿起笔在本上写下一句“痴痴想怎个家伙”王颖看了好久,不解其意,催促康西快写。

 

  康西强忍着笑,在这一句下面写道“窥回眸汝好大个”。见王颖看不懂,心里很的窃喜。想起上次给王颖作的那首数字诗,忽悠的她晕头转向。这一次不是忽悠她,而是骂她。不知她明白其中的意思会不会一脚把他踹下去?王颖见康西写下这两句,迟迟不写上文,心里好着急,又催又促。康西说:“我要睡里面”王颖为了想看看他到底会写成什么样的诗,立即同意了。两人换过位置,康西才拿笔在上面写下一句“靓颖龟汤最好喝”王颖眉毛越蹙越挤到一块来了。康西又挥笔写下第一句“王八一头一个壳”

 

  王颖夺过康西手中的本子,竟然还出声来:“王八一头一个壳,靓颖龟汤最好喝。痴痴想怎个家伙?窥回眸汝好大个。”斜着一看,也确实是‘王颖想汝’四个字。念完之后,气的直喘粗气,对康西厉声道:“给我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康西当然听出她话中之话是何意,忙赔笑道:“以阁下这么冰雪聪明,伶俐绝顶的人物,还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吗?我可是赞美你的哦,难道你没看出来吗?”一见王颖身子晃动,忙又叫道:“大侠且慢,你说过只要我写的诗里面有‘王颖想汝’四个字,而且有诗意,你就不打我,不骂我。做人要厚道哦,女子一言,法拉利都追不上。”

 

  “我翻个身都不可以吗?”王颖说着,翻过身,正视着康西。

 

  “诗也写完了,也没什么事了,该睡觉了。”说完,将头钻进被窝里去睡。王颖将他身上的被子掀开,康西身上没被子,且只穿了一件内裤,立觉寒气袭身。康西爬到王颖面前,威胁她说:“再不让我睡,小心我脱你的衣服。”王颖丝毫不惧他,还洋洋得意地笑道:“医生说了,一个月之内,不可靠近我,你难道没听到吗?”康西坏笑着说:“我怎么不记得医生有说过这句话啊?”

 

  说完,又想进一步攻略。王颖见他真有此打算,心里生了些惧意,忙将被子给他。康西接过被子,不再向她进攻,但有警告她说:“这次我放过你,若有下一次,定斩不饶。不过,今天之仇,我会记着的。等一个月过后,有你好受的,嘿嘿……”听着他的阴笑声,王颖露出很害怕地样子。康西更加得意,继而奸笑对她说:“想补救,现在还来的及,亲我三下。”王颖听话地在他脸上啃三下。康西不满意地说:“不是这里,是下面。”王颖乖乖地钻进被窝里。

 

  突然,一声惨叫,康西骂起自己来,怎么忘了这是王颖惯用的伎俩。不停地搓着屁股,以此减轻屁股处的疼痛。王颖笑呵呵地钻出来,问康西还要不要?康西怪叫着说:“不要了,不敢要了。阁下的嘴巴太厉害了,羡慕羡慕,佩服啊佩服。”王颖不再和他拌嘴,反正两人都不用上班。既然睡不着,就继续聊。想了想说:“小样的,你常说你脑袋瓜聪明,那我给你出一个脑筋急转弯给你猜。这样好不好?你答的出来,我给你按摩一分钟。你若答不出来,你给我按摩一分钟。怎样?”“行,,没问题,随时奉陪。”康西爽快地答应地,他最喜欢脑筋急转弯的题目。对他来说,猜脑筋急转弯简直比喝凉水还要简单容易。

 

  “什么东西每天都来,从来又都没真正的来过?”王颖当先出一题。康西把这个题又在脑海里念一遍,一下没想出来,便聚精会神认真去思考。王颖笑道:“要不要提示啊?”康西说:“我马上就猜出来了。”王颖仍笑道:“给你三次机会,那现在先把你认为是对的答案说出来嘛,反正我给你三次机会呢。”

 

  “乌龟对不对?”康西问。王颖听了,得意笑道:“不对”“王八对不对?”康西又问。王颖听了,笑的更是得意:“不对,还有一次机会哦。”见康西偷笑,警惕地问他笑什么?康西笑着摇着头说:“没什么,没什么。”

 

  王颖见康西猜一题那么久时间,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问了好几遍:“笨蛋,猜出来没有?”康西侧说:“乌龟说不对,王八也说不对。我想,我是真的猜不出来了。”王颖说:“你认输,我就告诉你答案。”“不要”康西忙拒绝她说。“那你快猜啊”王颖可是等得不耐烦了。

 

  “嘿嘿,答案是‘明天’对不?”看康西那副洋洋得意又超级自信的表情,王颖真想给他一拳。气道:“哦,原来你早就猜出来了,又想骗我是不?”康西说:“我可不敢骗你哦,的确是刚才想出来的嘛。你出了一题,现在轮到我出题给你猜了。”说着,不容王颖答不答应,就说:“什么东西明明是你的,但别人用的次数比你还多?”

 

  王颖想了一会儿说:“这个问题我好像在哪见过……”“但就是现在想不出来是不是?”康西接她话道。

 

  “是不是衣服?”王颖说出她认为对的答案。康西笑道:“你的衣服会随便给别人用吗?再说,别人穿你衣服比你自己穿的次数还多吗?我也给你三次机会,现在你答错了一次,还有两次,想不想要提示啊?”他学着王颖刚才的语气对王颖说。王颖想了会,确实猜不出,便让康西提示一下。康西岂会轻易提示,乃说:“亲一个就给你。”王颖亲了一个,康西满足道:“王颖,你说那个答案为什么王颖你答不出来?嘿嘿……”王颖听着他的提示,愣是一点儿也没听出什么名堂,还以为康西这是在逗她玩。

 

  康西忙说:“提示,我已经对你提示过了。至于你能不能想出答案,那就是你的事了,与我无关。”王颖依稀记得自己确实看过这一个问题,但现在撕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答案。康西见她想的头都痛了,就又提示她说:“你把我刚才对你提示的那一句话念五遍,保证你能猜的出。”

 

  “王颖,你说那个答案为什么王颖你答不出来?……”她还真听话地念着,念到第三遍时,顿时大悟,兴奋叫道:“我知道了,是名字。”“嘘,小声点,别人都睡了。”康西忙提醒王颖小声一点,不要打扰别人睡觉。王颖又压低声音说:“是不是名字啊?”“对了,听我的没错吧。”康西说。“什么听你的,那是我聪明。这一题你输了,该我给你出了。听好了,拿一根铁棍,一根木棍打你的头,哪一个更痛?”“头痛”王颖甚至最后那个痛字还在嘴里时,康西就把答案吐了出来。随后他又补充一句:“小样的,就不能来点高难度的。

 

  现在该我了,听好了:什么事情,你明明没有做,还要受惩罚呢?”王颖苦苦地想了两分钟,仍思不出答案。随后说出她认为有可能是对的答案,但三次都被康西否决了。康西见她三次都没猜出来,就对她说:“你输了,那我就把答案告诉你吧,答案是‘做作业’。”

 

  下面又轮到王颖出题了,可怜她出的题,康西都能答得出,并且时间都没有超过一分钟。而康西出的题,王颖十之五六都答不出,直到天色微亮,两人才困意重重。此时王颖已输了康西五十四题,也就是要给康西按摩五十四分钟。两人着实困了,康西把猜题结果记在本子上,以免醒来时忘记。两人解散猜题,不到一分钟就进入熟睡中。

 

  两人醒来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康西赶紧起床,洗刷完毕就去哥哥餐馆给王颖炒菜炖汤。下午便坐到阳台处写字,当日写到晚上九点才回家吃饭。王颖在房间里呆了半个月,身子也已全康复了。在房间里呆着好生无味,想出去找工作。找了两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每日里似幽魂般四处游荡找工作。也不知道爸妈是从哪里听到自己流产,这天一大早,王颖还在睡梦中,爸妈就打电话过来。

 

  在爸妈有证据的逼问下,王颖只好把流产一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爸妈。妈妈听了,立即哭着让她马上回家。若不回去,断绝关系。王颖很是无奈,康西在一旁也听到了,暗自叹息,他也是没有一丁点儿办法。妈妈用发誓的口吻对她说:“你若不回来,妈永远没你这个女儿。”王颖泪水直流,心里很是伤心,又不得不回家。爸妈把话说到这份地步,可想而知,他们心里也是多么气愤。康西伤心道:“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我把稿子写好,就去找你。”两人很是不舍,但缘分到此要暂停一下,他们也无力改之,阻止和修改。晚上,康西带着王颖去订了火车票。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这次王颖回去是个未知数。以后能不能过来,谁也无法肯定。明天早上就可以拿到票了,中午就去车站坐车回去。还有一个晚上,就要分开别离。

 

  这一晚,两人再也无心睡眠。王颖哭了一下午的眼睛,布满着条条血丝。她习惯地趴在康西身上,这次回去,她也不晓得何时能过来。她趴惯了康西的胸口,习惯了被康西搂着睡。没有了康西,她想象不出会是怎样的空虚。又放心不下他一个人在这,含泪对他说:“我回家之后,不许认识其他女孩子。每天要想我一遍,一遍至少一个小时。有时间我会打电话给你,你有时间也打电话给我。最好你多给我打,让我好知道你关心我。不然我爸妈是不会把他们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不爱他们女儿的人的。

 

  记得,千万别找别的女孩,若让我知道了,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康西吻住她的唇,深深地吻,舌头不停搅拌她的舌头。他不说话,一切尽在他的激情之下。王颖受不了他激情地表白,很快地忘乎所有。

 

  许久,康西反趴在她身上,吻她肌肤每一寸。

 

  也深深,心沉沉,王颖抱着康西的脖子说:“宝贝,再给我作一首诗好吗?”康西点点头,打开灯,取过笔和纸说:“今晚,我要给你写一首特别的诗。其实你不说,我也会给你写的。我也早就想好了,你闭上眼睛先,我写好后再让你看。”王颖缓合眼睑,灯光下,她的眼睫毛是那么长和密,很好看。康西静静地看着她的脸,那是一张美貌与可爱混合的俊俏。

 

  康西看着想着,认识她,是自己一生最最开心的事,也是自己这一生最最大的收获。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他人生中最快乐和满足的时候。她给了自己无数的快乐,让他品尝到了真爱与幸福的滋味。他想感谢她,一辈子感谢她。刚才她对他说,她回家后,不许他找别的女孩。他没说一个字,也没许一个承诺,因为那都不重要。一个人若要背叛爱人,是不会因为一个承诺,一句誓言所能改变的。他只有用行动表明,用他的心,他的激情。

 

  看着她的唇,红扑扑似樱桃。他又忍不住吻一下!王颖闭着眼睛问他好了没?康西忙说:“还没呢,等一下哦。”展开本子,提笔写下“真爱”两字。又空一行写道:“颖旖颖袅颖貌俊,吾痴吾心吾思君。爱胶情漆纠难分,汝去一程泪纷纷。”每句分一行,写下这四句诗,又空下一行写着:“赠别宝贝樱桃”在下面又写道:“你的宝贝小西”把写好的诗拿到王颖面前说:“好了,现在可以睁开眼看了。”

 

  王颖挣开眼睛,看到眼前的诗,轻念一遍。康西说:“每一行字的第一个字,你从上往下念。”王颖依言念道:“颖吾爱汝”当这一句念完,两眼一眨一眨,又流下两行不舍的情泪,嘴角却扬起幸福的笑容。紧紧抱着康西哭着却笑着说:“宝贝,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这首诗。我会保藏一辈子的!”康西双眼也饱含泪花,脸因激动而抽动几下,认真地说:“樱桃,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永不改变。”

 

  早上八点,两人起床后整理一下王颖的行李。去超市去拿昨晚订的票,是中午十二点的车。从这里到广州火车站要两个多小时,拿过票,康西拉着她,来到超市下面步行街一家照大头贴的地方停了下来。王颖明白他的心思,两人曾拍过一次大头贴。今天两人要暂时分离,心百分难舍。两人选好背景,照大头贴的人只有三人。康西和王颖去时,那三个女孩刚刚拍好。

 

  三人出来后,康西拉着王颖进去。康西抱着王颖拍了一张,相互拥抱拍了两张。剩下最后一张时,康西突然抱住王颖的腰,深深吻住她的唇,按下开关,摄像头记录了他们相吻永恒的镜头。

 

  康西送王颖到车站已是十一点半,康西在门口目送王颖进去。王颖进去后,回首望向康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两行泪簌然流下。康西向她挥挥手,王颖含着泪也向他挥手告别。两人四目相对,良久,旅客逐渐增多。康西已不能看到王颖的身影,便在车站旁边找一个地方休息。直到王颖发信息给他,说已坐上火车,他才坐车回去。

 

  回到房间,顿感无限空虚,失落。往床上一躺,脑海里兀自出现王颖的笑颜。迷迷糊糊中睡去,等一觉醒来,天已大黑。打开手机,有两通未接电话。康西查看一下,两通都是王颖打来的。康西赶紧给王颖发了一条信息,返回桌面时,看时间已是晚上八点零三分。肚子不知饿,也了无食欲。脑子空空有些胀,想写字,提笔想了半天,只字未写。

 

  把笔重重摔在桌上,走到阳台,看着楼下人来人往热闹的街。心陡升五味,就酸和苦味重。双眼朦胧,瞧眼前事物似罩一层薄膜。身子后倾,依靠在墙壁上,阳台处有两盆上一住户留下的一盆芦荟和一盆他叫不出名的花儿。尤其那盆芦荟,草绿水润,生机勃勃。昨天他还给这两盆小生命喂了水,这两盆小生命可能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短了,塑胶盆稍一用力,便碎裂如朽木。想是此原因,它们的主人才不得不舍弃它们,让它们继续留于此。

 

  康西走上前去,轻轻趴在芦荟上面嗅了嗅,并没闻出芦荟的什么味道。他从口袋里取出钱包,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他和王颖合照的大头贴。仔细看了一会,用手在芦荟盆里挖出一小坑,将相片放进坑里,复将坑掩埋平整。他抿嘴笑笑,希望他们的爱情,能像这芦荟长的水润滋色,生机勃勃。

 

  桃子在这个厂里做了一个礼拜,工作比她想象的要难做很多。那里的领班们和盛大厂里的领班一样凶,如教两遍还学不会,他们就会出口讥讽你,说你真的好笨,没脑子。桃子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说她没脑子。心里那个火啊,简直无法形容。当下,便和说她的那个组长吵了起来。说到最后,那组长一向认为自己口才极佳,却硬是理论不过桃子。大气之下,责令桃子下班。

 

  桃子驳道:“你只有权力安排我做事,没权力让我上班或下班。”她那组长叫朴素娥,三十六岁,脾气甚是火烈。手下四十几名员工,无一人敢向她顶嘴。即使是她不对,员工们也不敢当面说她一句。今天不但被桃子当众驳倒,还让她下不了台。她怒气冲冲地指着桃子说:“好,你不走,我去找主管,让主管赶你走。”主管是她的靠山,她和主管是老乡。又因她在这个厂里做了七八年,经验丰富。去年始,便由主管提升为组长。每次她和别的组长吵架,主管都明摆地帮她。久而久之,她一觉得自己吃亏,就去找主管求助。

 

  主管听了她的话,便让她去找桃子过来。主管叫董文华,四十二岁,是旭阳电子厂开厂功臣,为旭阳电子厂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做事能力,管理能力很强,一直深受厂里老板的厚爱,信任和尊重。朴素娥自从升为组长后,只有其他组长才敢向她叫板,员工们还没有一个如此大胆,敢让她下不了台。现在那些组长得知她和主管的老乡关系后,做事都尽量让着她,这让她越来越自大,越来越瞧不起其他人。今天教了桃子两遍编机,桃子没学会。她就习惯性地骂她太笨,没脑子。桃子听她骂一句‘你真的好笨’,尚且压住了怒气。

 

  桃子毕竟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朴素娥教她两遍也是很快速地去教,像是在教一个已经会的人一样。朴素娥见她做的时候笨手笨脚,摸摸索索很是笨拙,又忍不住骂她一声:“你真的是没脑子,你属猪的啊?”桃子听完这一句,再也忍受不住。讲理由,引反驳,一口气说了她足足三分钟。说的朴素娥无言以对,情急之下,责令桃子下班。桃子不惧她,也知道区区一组长是没有权力随便下令让员工上班或下班的。

 

  朴素娥很快将桃子带过来,朴素娥不请自坐在主管面前的座位上。桃子往办公室门口边一站,也不说话。办公室还坐着两个文员和一个仓管,见桃子进来,都停下手中工作,静观主管等下怎么说她。他们这个车间没有经理,主管权力最大。两位‘大人’不说话,桃子尽量也不吭声。董文华上下打量一番桃子,虽只穿一身素衣,却掩饰不住她身上散发出非常的气质。见到自己,丝毫没有惧意,神态自若。看她神情,便看出她是一个性格孤傲,胆识不凡之女子。

 

  朴素娥看董文华只打量桃子,并不开口责问她,便忍不住心中怒火对董文华说:“董主管,我丑话说到前面。你若不让她走,我就走。”这一招她用过两次,且效果非凡。像她这样在厂里做那么久的员工,现在所剩寥寥无几。旭阳厂开厂半年后她就进来了,只比董文华晚那么几个月。论资历,论经验,在此车间,没几个人比的上她,董文华当然不想让她走,朴素娥脾气虽然不怎么好,但这一年多来,她管理的还相当不错。老板今年开工时还特意给她加了一次薪和一个大红包,她自此更加坚信自己的管理方式。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