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声音近似空洞,又充满叹息,说:“小时候,我喜欢画画,武术,体育,写作,读书,您们支持过我哪一个?我知道,家里没钱占重要原因。可您们从来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替我想下。小时候我喜欢看动画片,而您们只懂得让我啃课本,一点儿动画片都不让看。为了能够看动画片,我就去别人家去看。看他们都看不起我,而我又太想看了。忍着他们爸妈明嘲暗讽,还是忍不住去他们家看。

 

  您们知道吗?适当地看些动画片,会提高孩子的想象力和接受能力。为了能够看些课外书,我去砖厂拣破烂卖钱买书看,这一点您们应该心里都知道吧?我小学到初二,学习成绩都很好,为什么到初三,成绩就直线下滑呢?不管是初中还是小学,我从来没买过一本资料书。但初三就不同了,特别是化学,老师经常让我们买一些做试验的资料书和试卷,全班就我一人没买。老师让同学们做试验,别人都有试卷和资料书,都在那认真去做。我没有,别人也不给我用,我就一人站在那里看别人做。我没做当然没有分了,老师就当着同学的面狠狠地批评我。

 

  像这样的事情,过两天就在我身上发生一次,哪里还有心情学习啊。小时候,我喜欢画画,渴望得到一盒画笔。直到我出来打工,自己挣了钱给自己买了一盒。我喜欢武术,希望能去武术学校去学习,看来只能在我孩子身上实现了。我和王颖都是这样想的,现在我们都没钱,孩子就不要先。等我们再打几年工,就开家小店。那个时候就有一定能力抚养孩子,而且孩子在父母身边总比在爷爷奶奶身边好。

 

  既然要孩子,就给他好的教育。爸妈是孩子最好也是最早的启蒙老师。孩子以后会成长为什么样的性格,在孩童时期是非常重要的。我和王颖都希望能亲自陪养孩子,给他全面的教育。”他滔滔不绝却语气平静地徐徐道来,爸妈听了,都哑口无言。康君也对爸妈说:“不想要就别让他们要了。”妈妈无奈地说:“你们不要,以后你们的事我不管不问。你们愿干嘛就去干嘛,也别对我说了。”爸爸也是一脸不悦,康西又说:“我只是想让您们的孙子以后能接受好的教育方式,能学到更多的知识,没别的意思。”说完,拉起王颖的手走了。

 

  康西交费时又吓一跳,费用要八百二十块。除了手术费六百块,还有两百块是药费。护士说手术后还要打针,康西无语,八百就八百,认了。手术是在四楼进行的,康西在三楼等着。走廊处有电视,走廊两边摆放着两排椅子。椅子中间处有一铁架,铁架上挂着几份报纸。康西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等那份报纸看完,想起王颖的手术应该做完了。医生说,做这种手术只要三分钟就好了。

 

  康西放下报纸,走到四楼。见一间房子透着灯光,走过去看。房间里有三张床,现躺着两个人,都盖着被子,康西看不清床上之人,康西便进去看。躺在外面那张床的是王颖,王颖看到康西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宽慰。康西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摸摸她的脸。她脸色苍白无血色,虚弱的连说话康西几乎都听不到。最里面那张床也躺着一个女孩,看她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想必也是刚昨晚人流手术吧。她床边还坐着两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那两个女孩坐在她旁边,小声和她聊天。

 

  康西问王颖现在肚子还痛不痛?王颖有气无力地说:“肚子有点痛,手打针的地方还在痛。”康西趴在她床头看着她,一副爱怜的表情。她输的这四瓶药下的很快,康西进去才四十分钟就输完了。护士拔了针,让王颖按住针孔处五分钟再松开。等了五分钟,康西抱王颖起来。这时,那一个女孩的药液也输完了,由那两个女孩扶着她走。护士告诉王颖和那个女孩,明天还要过来打针。王颖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康西只略一松手,她就差点倒下去。康西干脆就这样抱着她下楼,一直抱到医院门口才放下。康西又让王颖的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他弯着腰,一只手抓住她勾他脖子的手,一只手抱着她的腰,如此扶着她慢慢走。

 

  医生说不能让她吃辛辣的东西,这两天最好吃些粥和汤类有补养的食物。康西的房间离这家医院有三百米远,中间有两家砂锅粥店。康西拣了第一家进去,点了一份土鸡粥。康西本以为只有一碗那么多,等二十分钟后做出来时,足足一小锅。服务员拿两份餐具过来,康西给王颖盛了一碗。王颖一人吃不完,便让康西也吃点。康西也饿了,见粥那么多,就盛一碗来吃,只是碗里的鸡肉和香菇都夹给王颖吃。王颖也让他吃点鸡肉,康西笑道:“你这叫特殊病人,要特殊照顾。”

 

  王颖一天没吃东西,早就肚子空空,足足吃了三小碗粥。康西吃了两碗,也有些饱了。康西付了费,扶着王颖慢慢回到房间,让她躺下。王颖说她想喝水,康西暗叫一声惨了。医生说过,这几天她只能喝热水,还不能用冷水冲凉,洗头和洗脚。打开手机一看,已是深夜十一点半。哥哥的餐馆十点半就关门了,现在爸妈可能已经睡着了。房间里是有个烧水器,但只有一个桶,两个盆子,没有其他东西可以烧水。便拿着刷牙的杯子,去房东那里要了一杯开水。

 

  次日上午十点,康西又小心翼翼地扶着王颖去医院打针,药费又花了一百多。去二楼物理治疗了两个钟,随后又去三楼输液。下午一点,康西回哥哥餐馆,给王颖炖了一碗排骨汤。又给自己炒了一份青菜吃了,妈妈说要过去看看王颖。

 

  王颖这两天没去上班,给卫何打电话请假。卫何听王颖说是做人流手术,只答应批她五天假。康西的爸妈让王颖辞工,在家好好养身体。因为五天假根本休息不好,现在又过了两天,再打三天针,都没时间休养了。康西也让王颖辞工休养,即使再重要的工作,也不能拿身体作本钱啊。康妈给康西一百块钱,她知道康西身上现在也没多少钱,她身上也没多少钱,只能拿出这么多。康西起初不要妈妈的钱,妈妈说:“你拿住,这钱不是给你的,是给她的。她想吃什么,你就给她买什么,让她休息好。这一段时间,她想喝汤,打电话过来,让你爸爸给她炖。”“嗯,知道了”康西接过钱,应声答应着。

 

  送了妈妈下去,康西又坐在王颖身边看报纸。下午五点四十分的时候,林一涛燕子杨刚席龙李秋萍,胜利,莉莉都来看望王颖来了。林一涛说道:“本来昨天和前天都应该来的,但厂里赶货,没有放假,请假也不好请。今天上午我就通知了阿龙他们,正好今天下午都没加班。”李秋萍来到王颖身边,关心地问她身体还好吗?王颖浅笑道:“还好了,谢谢。”燕子也上前去和王颖说话,莉莉站在旁边,不知和王颖说些什么。她对王颖不熟悉,找不到话题说。

 

  林一涛,席龙,杨刚等人把买来的营养品都放在输液室的桌子上。康西陪他们出去说话,莉莉随康西出去。几人就在走廊处的座位上说话,林一涛问康西:“现在花了多少钱?”康西略一想说:“有一千五六了吧,明天还要打一天针。”林一涛说:“你的钱还够用吗?要不要我拿给你点?”康西笑笑说:“不用了,昨天我哥拿了一千块过来。现在我还有四五百块呢,够了。”“对了,小西,你不是说要辞工写东西吗?辞工了没有?”席龙问罢,康西苦笑一下说:“辞了,刚辞工没两天就发生这事了。要早发现两天我就不辞工了,不过现在已辞了,就拼着干下去。”康西见杨刚一直未说话,便问他:“你和你女朋友相处的还好吧?”杨刚说:“一般般”康西笑问:“你们没有出去一起住吗?”“她不去,我想去也没用啊。”杨刚说。

 

  康西又问胜利在厂里还好吧,胜利说还可以。康西就对他说:“他们几个都是我的好兄弟,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们帮忙。”胜利忙说:“这次弟妹生病,还是席龙告诉我的。”康西又问莉莉在厂里怎么样?莉莉说:“活是不累,就是那里的管理员太凶了。”康西指着林一涛和杨刚说:“他们两个都是和你一个厂。”指着林一涛对莉莉说:“他叫林一涛,你叫他涛哥就可以了。有什么事或谁欺负你,都可以找他帮忙。”莉莉点点头,林一涛笑道:“呵呵,用的着我的地方,说一声,我一定效犬马之劳。”过了一会儿,林一涛又对康西说:“我上个礼拜天看见桃子了,她又过来了。不过她还带着一个男孩子,看她和那男的那么亲密,就像她男朋友似的。

 

  那阿杰是不是被她甩了?”康西装作无所谓地说:“她找不找男朋友不关我事,以后不要再提她了。”林一涛陡然想起这事应该保密的,心里责备自己几句,忙又换一个话题聊。

 

  王颖输完液,燕子和李秋萍扶着她出来。林一涛叫上席龙一起去里面拿出他们买的营养品,一起去康西的房间里。

 

  桃子这两天都愁眉苦脸的,李玉龙找了几天都没找到工作。珍珍那个厂只要女孩,不要男的。桃子以前进过那个厂,不想再进去。前天她去盛大厂找一些同事,想介绍李玉龙进去,但厂里都不要人了,连女孩子都不要了。两人失望而归,扫兴回来。现在两人都是在外面住旅馆,平均每人每天住宿和伙食费一共有五十块。两人找不到工作,心里很是着急。这天,两人没找到工作,晚上珍珍打电话让他们出来吃饭。珍珍说她男朋友要过来玩,让桃子和李玉龙也去。地点就是珍珍厂斜对面那家餐馆。

 

  但当桃子和李玉龙过去时,看到珍珍的男友时,桃子惊讶的嘴巴都快张成“O”字型。站在门口,似被焦雷霹到一般呆若木鸡。珍珍冲桃子喊,让她进来。这时她的男友也顺着她的手势看想门外,他那一看之下,吃惊度不比桃子小多少。珍珍看着男友和桃子这两人同是惊讶,窘迫的表情,似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李玉龙见桃子呆立在门口,而珍珍叫喊她几遍,似乎都成了耳边风。他忙拉起桃子的手进去,免得被别人看到笑话。桃子被李玉龙硬拉着进去两步时,才如梦初醒,对着珍珍和她男友勉强笑了笑。走到珍珍对面坐下,并未说话。李玉龙坐在桃子旁边,也不知说些什么。珍珍见气氛不对,便急忙把男友介绍给桃子认识。桃子窘窘地说:“珍珍,你不用介绍了,我们认识。”“你们认识?”听她这么说,珍珍更是糊涂了。桃子面色更窘地说:“他就是我对你提过一次的阿杰。”

 

  珍珍看向男友阿杰,用眼神询问他是不是这样的?阿杰重重吸一口气,随着口气一起放出来说:“我们两个现在谁都不喜欢谁。如果你觉得我曾做过她名义上男朋友,而心里不好受,我可以离开。”“没那必要,你和我姐呆在一起我不反对。同时也希望你们能继续发展下去,感情这事,就是这么变幻莫测。”桃子对正要起身的阿杰说,阿杰听到她的话,又坐下。她这最后一句话,不但是劝,而且还是给自己和他的背叛都找出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李玉龙现在是明白了,珍珍的男友就是桃子以前所谓的名义上的男友。那现在阿杰和珍珍在一起,桃子自然就不会和他有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心想此处时,开心之色,立显与脸。珍珍也是听桃子说过一次阿杰的事,但她没之前没见过阿杰。想不到认识一个男朋友竟这么巧地是桃子以前的男友,心里很不是滋味。桃子回家那一段时间,阿杰一共给她打过两次电话。

 

  阿杰在第一次打电话给桃子时,就明显感到桃子心里从来就没有给自己留一点空间。即使以后她许诺和自己在一起,和一个心里没自己的人在一起,也不会有快乐和幸福。想到这里,他想到了放弃桃子。一想到放弃桃子,心里豁然开朗。也许,爱上桃子本是一种错,他还一直一错再错。现在他找对了一条路,却又迟迟不敢去走。那一次电话后,他思前想后,作出了彻底的想法。放弃桃子,走那条他选对的路。过年时,他一人去凤凰山玩,恰好珍珍和她同事也在山上玩。两人在半山腰并肩而行,因彼此互不认识,一直走到山顶也未说一句话。到了山顶,阿杰走在珍珍前面,再走一条陡坡时,阿杰踩到一块树皮。那树皮有不大,却很滑。

 

  阿杰一脚踩下去,树皮下滑,阿杰一个重心没控制住,竟直向下摔去。而此时珍珍恰恰走到阿杰身后,阿杰向下摔去时,身子撞到珍珍,连同珍珍一起摔下去。下面陆续有好多人,两人连续撞到四个人才停住下滑。阿杰身上没摔伤,珍珍一条胳膊却擦伤了。其他人也有一个轻微擦伤的,阿杰向他们道歉。那些人也就没和阿杰计较那么多,继续爬他们的山。珍珍是因为他受伤,不管伤势大小,他应该送她去医院包扎。珍珍的左手手腕擦伤那一块伤口面积很大,伤口浅,流了一些血。阿杰想送她下去涂点药,珍珍说没事。

 

  后来珍珍也没去涂药,两人也由此认识。两人字认识后,主要是通过手机联系。时间久了,彼此有了一定的感情。再者,两次对彼此都很满意。在后来的几次约会中,两人的饿感情的更上一层楼。只是珍珍万万没想到,她的阿杰,竟是桃子不想要的那个阿杰。就在桃子来这里前几天,珍珍答应了做他女朋友。他才第二次打电话给桃子,在电话里明确地告诉桃子,他想放弃她。是桃子也令自己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女朋友,竟是桃子的堂姐

 

  桃子打心里是尊敬阿杰的选择。他没有错,一个为了心爱的女孩而戒烟戒赌的男孩,却一次次被那个女孩欺骗。放弃那个不爱他的女孩很正常,因为放弃她,可以寻找一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女孩。只要阿杰能继续这样努力学技术,戒烟戒赌,将来会是一个好老公。

 

  那一顿饭,四人吃在嘴里,感受各不相同。李玉龙心里是甜。珍珍心里酸苦辣都有。阿杰是酸并甜。桃子是甜和辣。阿杰离珍珍这里有一段距离,吃过饭聊了一会,就回去了。阿杰走后,珍珍和桃子也是相视无语。珍珍知道,桃子喜欢康西,不喜欢阿杰。可阿杰曾喜欢过她,这让珍珍心里多少有点不安心。两人相视无言,呆了一会,各自离开。

 

  为了节约钱,这一天起,桃子和李玉龙就合租一间房。李玉龙很是老实,晚上两人一人睡一头,愣是没碰一下桃子的身体的任何部位。明天两人决定一起去介绍所找工作,宁愿花点钱,也不愿这样盲目奔波地去找工作。桃子原本是找到好几家工作的,但那些厂都是要女不要男。两人虽没名言,心里都想共进一个厂,要么离的很近。

 

  今天是王颖最后一天打针,也是她请的最后一天假。明天厂里发工资,她打算明天领过工资就自离。康西也同意她这个想法,下去四点,王颖输完液,康西送她会房间。康西自己回家去吃饭,王颖这几天只喝汤没吃饭,也想吃点米饭。康西给她煮了一碗鸡肉汤,炒了一份莴笋,打了一盒米饭,又烧了一壶开水。这么多东西,他一个人拿不完,就让爸爸开电动车送他回去。

 

  二十号,王颖去上班。厂里一般都是下午发工资,王颖是办公室勉强呆了一上午。下午三点领了工资,王颖本想就这样直接走算了。又想到这样做,对厂里似乎不尊敬。便又回去给卫何说明情况。卫何听她说要自离,气的想骂她。脏话都吐出一个字又止住了。这里是厂,不是监狱,更何况王颖也不是囚犯,他没权利让她走或留。自离也好,辞急工也好,那是她的自由

 

  想骂又不敢,如果他今天骂了她,她若回去告诉她男友,她男友会打自己的。自从王颖告诉他康西的厉害后,效果出奇的好。就连她这次突然自离,让他恨的牙痒痒,想骂却又不敢骂。看着王颖一步一步踏出厂区,曾经立下誓,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今天开始,他再也没有机会了。康西就在厂门外等着王颖,卫何并没有见过康西打过架。看他身高不过一米七左右,没有一点像功夫很厉害的样子。见王颖举手投足对康西都是那么亲密,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无明业火。一定是王颖怕自己那些兄弟欺负她男友,才谎说她男友有多么厉害。想到这,便追出厂外。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