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莹不知是中了刀哥他们的邪,还是卫何伤的她太深,报复的还不够,竟然过了一天又去找刀哥他们。她主动送上门,刀哥岂有拒绝之理。第二次来就没有那么大方请她吃饭和蹦迪,只是让她在刀哥租来的一间单间房里喝下一杯饮料。饮料里面不但有K粉,还有催情药。她喝下之后,精神又异常兴奋起来。那种兴奋带来的快感让她流连忘返,忘生欲仙。但K粉和催情药不是白吃的,那几次房间里只有刀哥,野鸡和阿贵三人。当然,每次还都是她求他们来糟蹋她。她满足了精神上的需求,他三人也满足了生理上的需求。只是他三人个个都似野兽般,放假这半个月,她被他们折磨的浑身是伤。特别是厂里开工的最后两天,那两天刀哥他们七人都在。她在满足精神上需求后,却为自己放荡的满足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上班后,她的心逐渐苏醒,后悔当初。身体这一段时间被折腾的很不舒服,她想离开这里,离开刀哥。她和刀哥呆的那一段时间,已看透刀哥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这种人惹不起。刀哥似乎也不愿和她缠在一起,知道她想离开这里,也不阻拦。他这么做,是有目的地。卫何很是感谢刀哥的配合,除了封一个大红包外,又请他们吃了两顿饭。这一切变故都在卫何意料之中,所以得知思莹要走时,他并不是很惊讶。丁香花初入社会,更是好对付。给她买几件小礼物,就感动的哭了,这些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速度进展的和他预料的差不多,放假这半个月,丁香花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两人手牵手出去玩,丁香花还动情地问他:“我不在乎你的年龄,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会一辈子都会这样疼我爱我吗?”卫何听了这话,心里都快笑的爆了,强装出痴情认真的表情说:“认识你是我的荣幸,能和你在一起,是我三辈子求来的福气。我会用三辈子求来的福气,疼你,爱你,一生一世不变心。”很自然地,丁香花住进了他租的房间里。

 

  有了丁香花,卫何就忘记了王颖。即使没有遇见丁香花,自从听王颖说出康西的厉害后,心里便打消了骗王颖的感情和身体。既然不对王颖抱任何希望,在工作方面也不再照顾她。相反,还对她施加一些压力,他现在有一种强烈报复她的心态。

 

  康西辞工有两天了,每天写字写的昏天暗地。王颖这几天上班,心情没一天晴朗的。她也明显感觉出,卫何这是在报复自己。并把原来不属于她的事,一并让她做。看其他人都无事可做,悠哉闲哉,就她一人拼命地做事。除此,卫何动不动还给她脸色看,她有时气的真想打他一耳光,然后大步流星走出办公室不干了。但现在情况不同,康西辞工写作,如果她再自离,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她说过,她要支持康西写作。

 

  为了康西,为了他能早日实现他的理想,她受点气,辛苦一点也值得。但这几天她有感觉到一个问题,她的月经一般都是每月五号左右来。现在已是十一号,还没来的迹象。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她想到这个问题就害怕。晚上睡觉时,她忧心忡忡地告诉了康西。康西听了也是很不安心,说:“我们还是早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王颖勾着康西的脖子问他:“如果真怀上了宝宝怎么办?”“我不知道”康西确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不想要,我们两个现在都没能力抚养他。再者,现在我还小,不想要宝宝。”王颖语音有些颤,但音调很平静。康西说:“好吧,听你的,那就不要了。那我们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王颖点点头,忽然起身,在电脑桌上拿来一本书。这是医院为了打广告而印刷的书刊,免费发阅。每天王颖都会领到好几家医院发的免费书刊。王颖拿起书的背面给康西看,指着下面几行字说:“这家医院做无痛微管人流手术只收一百元麻醉费和材料费,你看怎么样?”康西接过书来看,只见上面写着:“免费七天乐,健康伴您行。”十个大字,下面是图片和具体要免费的项目。原来这家医院为了庆典成立三周年,而举行的七天免费活动。康西看了,心里也暗自为赶上这次免费活动而高兴。

 

  上次好像听林一涛说,燕子的人流手术花了一千多块钱。这次紧花一百元,当天是大大占一个便宜。点头道:“行,明天就去这家医院去检查。”王颖说:“明天十二号,星期四,请不了假的。十四号去吧,他们不是举行活动到十七号嘛。”康西说:“是不是你那个组长不批你请假?”王颖听康西语气有些恼火,忙说:“不是啦,现在人手不够,实在是不能请假嘛!”康西听她如此说,才勉强同意她十四号去。

 

  十四号上午九点,两人就来到那家医院。一进门,就有一护士热情地问他们有没有可以帮忙的?王颖把来意说了,那护士微笑着领他们来到前台。前台护士给王颖开了一张免费劵,当先那护士又热心地领王颖来到三楼。在妇科专家门外让王颖坐在一排座位上稍等一会。没过多久,从里面出来一个女孩,那护士让王颖进去。

 

  王颖出来对康西说:“要去化验尿液”康西陪她去了,化验结果是阳性。医生告诉她是怀孕了,让她下午来做B超。康西中午带王颖会哥哥那里吃饭,没敢把这事告诉爸妈。吃过饭在家玩了一会儿,便踩着单车去了医院。做了B超没等多久,结果就出来了。医生告诉她,胎儿已五个周了。问王颖是不是确定不要孩子?王颖咬着牙点头说不要。医生又说:“你现在有盆腔炎症,必须治疗后才可以做人流手术。不然,你的身子受不了。”于是,又给王颖开了一份药单。让她做物理治疗和打药水。那医生叫护士进来,护士拿起药单领康西下去交费。光药费是一百九十三元,加上B超和化验费,两百多块。

 

  康西交了钱,护士领过药,叫上康西去了二楼。让康西去三楼叫王颖下来。王颖下来跟着护士去里面做物理治疗,康西在外面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王颖才做好。做完物理治疗又去三楼输药水。做物理治疗区是不许男士进去的,但输药水可以进去陪她。康西就坐在她旁边陪她说话,三瓶药输完,天已全黑了。医生说:“明天必须还要术前治疗一次,不然手术会有危险。”折腾了一天,王颖下来的力气都快没了。医院人多,康西想抱她下来,又觉不妥。就让她的手放在他脖子上,扶着她慢慢地下楼。

 

  到了哥哥餐馆,康西给王颖煮了一大碗鸡汤,炒了两道菜,两人吃了就回去了。路上王颖说想吃香蕉。把王颖送回房间,康西又去超市买了五斤香蕉和一箱酸奶。十五号,康西上午十点带王颖过去治疗。这次药费是三百九十块。天呢,还未手术就话了六百块。康西看着这两天的药费单,不由心里寒颤。两人还以为整个手术下来,一共才一百块呢。王颖还要先去二楼做物理治疗,康西无聊地在外面等着。又想起去年燕子也做过一次人流手术,便想问她具体怎么个流程和所花的费用。

 

  林一涛接到康西的电话,听完康西的问话,说:“你是不是还真相信啊?那个都是骗人的。上次我和燕子去做手术,书上也清清楚楚地写着什么药费,治疗费和手术费均免费百分之五十。结果到术后,才打了一天针,就花了一千五百块。他们还让燕子再做两天治疗,燕子坚持不去治疗。我给你说,没有一千块以上,就不用做了。真的,手术后都要打针的,其实这一点也不是骗你的。一般还要打三天针,三天针应该不少于三百块。材料和手术最好的是七百块,你自己算算吧。小西,你如果没钱了,给我说一声。两千块以下,我随时给你送过去。”康西忙说:“谢谢了,现在还不要。等我需要时再打电话给你。”林一涛在电话那头又问了王颖一些问题,并说会找个时间领着燕子过来看王颖。

 

  挂了电话,康西就着急的不得了。现在身上只剩下五百块,如果手术费和材料费只收一百块,勉强还够用。如果像林一涛说的那样要六七百块,单连手术和材料费都不够。下午一点,王颖转到三楼打药水。康西去哥哥餐馆给她煮了一大碗香菇鸡肉汤,打包过来给她吃。下午四点,药水输完,医生说等下就可以手术,让康西选择手术项目。无痛人流是五百块,无痛微管人流是六百块,无痛微管可视人流是七百块。

 

  医生建议康西和王颖选择无痛微管可视人流,说这种更安全,伤害小,恢复快。王颖问医生:“你们医院的书刊上不是说无痛微管人流手术只收一百块吗?”医生说:“一百块是普通人流。这种人流手术安全没有可视微管人流高,恢复也较慢。如果你们选择普通人流,我可以给你们减免一百块。”又看向康西说:“你们不要为了省那几百块,要做就做好一点的。做微管可视人流手术,几天内就可以恢复正常。做普通人流要要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恢复。”

 

  康西想了一下,点头说:“那就做最好的吧。”王颖忙拉起康西的手说:“我不做了,书上明明写着是微管无痛人流。可她为什么不承认?”“我可以这样向你保证,书上绝不没写无痛微管人流。这几天是我们医院三周年庆典,平常时候,我们医院是没有优惠或免费活动的。”医生很不悦地对王颖说。王颖也生气了,气愤道:“今天上午那个医生说是无痛微管人流,为什么你们两个人的话都不一样?”那医生辩道:“两个人说话肯定会不一样的,你说给你说是无痛微管人流的医生是谁?我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你是信我的还是信别人的?你男朋友也是理智之人,你让他说说。”

 

  王颖气的哭,这个医生就是不同意是无痛微管人流。而她清晰记得书上写的就是无痛微管人流,而且今天那个胖胖的医生也说了是无痛微管人流。现在那个医生不在,想辩解也无人证。拉这康西的手不做了。康西跟她出去,劝她说:“樱桃,咱惹谁都千万不要惹医生。你得罪她吃亏的还是你,多花一点钱,只要你没事就好。听我的,别在和她争辩了。你在这等着,我去和她说。”劝好王颖,进去让医生给他选无痛微管可视那种手术。医生给他减免一百块,即六百块。医生给他开好单,随一名护士下去交费。

 

  他钱不够,便打电话让哥哥带五百块钱过来。康君问他要钱干嘛?他说王颖生病了,钱不够用。康君让他等一会,问了医院的名字,过了三分钟,康君带着妈妈一起过来。康西忙在走到医院门口,不敢让妈妈进去看望王颖。妈妈很是担心王颖,康西想阻止妈妈,妈妈坚决去看望王颖,见康西这么不想自己看望王颖,就狐疑地问康西,王颖得了什么病?康西知道瞒不下去了,便实话告诉了妈妈。妈妈一听王颖要做人流手术,一面大声说着:“千万别让她做”一面就往楼上快步奔去,竟然忘记身上的病。康西接过哥哥给的一千块钱,便去追妈妈。

 

  妈妈上了二楼,四处张望,又向护士打听。护士告诉她王颖在三楼,她心里一急,忘记身上还有病。当下一阵小跑,上去三楼,累的差点喘不过气来。康西跟在妈妈后面,见妈妈那副着急的样子,也不敢去劝她。妈妈和爸爸早就想抱孙子,在他们家乡。一般男孩子二十一二岁就结婚了,结婚一年都有小孩子。而康君都二十三岁,还一直不要小孩子。在农村,如果年纪大了,还没小孩,会被别人看不起的。妈妈盼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个喜讯,却听的王颖要流掉,哪里肯同意。

 

  王颖就坐在三楼走廊摆放的座位上,妈妈上去后一眼就看到她了。小跑上前,拉住王颖的手激动又急促地说:“孩子,你听我说,咱别做手术,咱别做手术。”说着竟哭了起来。王颖见她哭,她本来就哭过的,眼泪在康妈的影响下,也很快地流了下来。康妈坐下来哭道:“听伯母的话,咱别流掉这个孩子。你不知道有多痛苦,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因为流过一次产。后来有小孩,想保也保不住。

 

  生小君和小西时,是我打了好多针才保住他们的。你不知道有多痛苦,人都差点活活受死。后来生下他们两个,我就得下一身病。我年轻的时候,身体也是很好的。听伯母的,咱别做了。你们没钱养活,我给你们养。”康妈边说边哭,康西听在耳里也不好受。他曾听爸爸说过一次,他和哥哥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因没有保住胎,死了。有哥哥康君时,为了保胎,打了很多针,也受尽了罪。生他时也是一样用打针保胎,才顺利生下康君。本来好好的身体,生下他俩后,就落下一身病。想到这,便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对流产如此敏感和恐惧。

 

  康西看着妈妈和王颖抱头哭,眼睛也一阵发酸。好多人都在一旁伸长脖子看她们,康西就劝妈妈说:“流一次没事的,不用这么担心害怕。”“什么没事?我经历过,我比你清楚。”康妈说这话时,语气很生气,又对王颖说:“咱这是第一胎,千万不能流。

 

  谁家有第一胎就流产的?流产那是把子宫里面的胎儿刮掉,对子宫伤害很大。第一胎很容易造成习惯性流产,以后想留都留不住。还要打针保胎,受尽折磨,以后还要落一身病。你现在是没事,等你有我这个年纪,你就后悔也来不及了。”王颖听了也是害怕的不得了,本来以为简单的手术,被康妈说的那么严重和恐怖。

 

  康西站在妈妈面前说:“现在都二零零九年了,医学早就和以前大不相同。你们以前是刮宫方式,现在是无痛微管可视方式,不会伤到子宫的,没事的。”“它再怎么变,也都差不多。今天你们就是不能流掉,我在这看着。”康妈也知道她那个时候的医术是无法与今日相比的,便采用横蛮硬态度,就是不许王颖去流产。随康西交费的那名护士在旁边站了好久,康西对她说:“暂时不流了。”那护士听完,便下去了。

 

  妈妈此时又开始向王颖讲例子说:“你大哥餐馆旁边那家杂货店老板娘,你们过来时就在她店里门口过,应该见过她。前几天我和老板娘聊天,她现在都三十岁了,还没有小孩子。她和你一样,刚出来时,也不想要小孩子。怀了第一胎就流掉了,第一胎是不能流的。现在她都没怀上孕,就因为她把第一胎流了。听我的,这个小孩咱千万不能流。这个你生下来,你们不养我给你们养。第二胎第三胎你们愿要就要,想流就流,我不管了,第一胎就不能流。”

 

  “伯母,你听我说。我还小,不想要小孩。我爸妈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的。伯母,别让我留下好不好?”王颖恳求地向康妈说。

 

  这时爸爸也过来了,爸爸过来冲康西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敢不要这个孩子,以后我就不理你们了。”康西又向爸爸讲好多关于现在医学的发达,不再像上个世纪那样落后。可不管他怎么说,爸妈都不同意。康西拉王颖走到洗手间处,无奈问王颖说:“你看怎么办?我爸妈其实也是为了你好。我妈年轻时,身体很好。也是因为流一次产,导致第二胎保不住。生哥哥和我时,是打了好多保胎药才抱住胎的。我妈也为此受尽了病的罪,为了保胎,得了一身病。我妈被这身病拖累了半辈子,所以他们也怕你会发生和我妈一样的情况,以后成了个药罐子。我爸妈都被这个害苦了,我爸辛辛苦苦挣的钱,都给我妈买药吃了。所以这次劝他们,真的不好劝啊。”

 

  “你是想让我生下来吗?”王颖看着康西问。康西沉默无语,他当然不想要,可看到爸妈那么坚决,他不想和爸妈为此事翻破脸。王颖哭道:“我和你在一起,我妈都不赞同。每次打电话都催我早点回去,如果我妈知道我这样子,一定会气的发疯的。你也要为我想一想嘛,我也是不想要,毕竟我们都还小。你不是说要给咱们的宝宝一个温馨的家吗?现在我们一无所有,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障,拿什么让咱宝宝受到好的教育呢?”康西搂住王颖,用脸触碰她的秀发,伤心无奈道:“我和你想的一样,既然生下宝宝来,就要让他接受好的教育方式。

 

  我绝不会让爸妈抚养咱的宝宝的。”想想爸爸对自己的教育方式,每一次想起,都忍不住气愤和无奈,叹道:“现在就是生下来,也不让我爸妈养。小时候我喜欢画画,喜欢武术,喜欢写作。爸爸从来不支持我,对我这些爱好视而不见,知而不理。我也知道,一方面是家里没钱。想让我去学画画,也没这个能力供应我。爸爸只关心我的学习成绩,其他他什么都不管。我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初三,没买过一本资料书。

 

  每次我想买资料书时,爸爸就对我说:你能把课本上的学会都不错了,看那些资料书没有什么用。如果我们有了宝宝,他喜欢什么我就教他什么。他爱好什么我就支持他去学什么。他爸爸我买那个机会学画画和武术,如果咱宝宝喜欢,我就是卖血也要支持他。我想好等下怎么对我爸妈说了,我们先回家去商谈。在这里这么多人,不方便。”王颖也同意他的话,两人出来后,康西对爸妈说:“有什么事,咱们回去一起商量,别在这里争吵了。”

 

  回到家,四人坐在爸妈的床上。康西调试好气息,对爸妈说:“爸妈,你们先别急着反对,请先听我说完。我问您们,您们是希望您们的孙子以后有本事,能出人头地?还是希望他和我一样,进工厂打工,看别人脸色行事?现在我和王颖都没这个能力抚养他,妈说我们抚养不起,她就帮我们养。我想问一下,您们是在这养?还是回老家养?如果回老家,我坚决反对。我也绝不会让孩子跟你们回家去上学,家里的学校您们都没我清楚。一到五年级,除了数学和语文,其他什么科都没有。如果孩子有画画,体育,音乐方面的天赋,岂不是被白白扼杀了吗?再者,家里的老师是什么样子,我更清楚。有些老师该他们的课,他竟然和其他老师去河里捉鱼。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逃过几次课。

 

  您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因为每天下午第三节课,语文老师都不来。他是怎么教学生的?都没一点老师的形象和榜样。还有,那些老师动不动就体罚学生,不是打耳光,就是用脚踢,这是为人师表该做的吗?先不说这个,我问您们,您们认为孩子从小跟父母好,还是跟着爷爷奶奶好?缺乏父母爱的孩子,最容易产生叛逆之心。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的教育方式一点都不对。”说到这里,康西声音因想起往事,激动着有些发颤。他不想忆起这些,为了说服爸妈,他不得不把陈年旧事一一提出来。爸妈听到这里,心情也是很悲伤,脸色也变了几变。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