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颖嘟着嘴说:“你就是欺负我不会,我要是会对,还用的着你在这得意?”康西笑道:“怎么,是不是心里特不服气?我脑子里又想出一首诗。而且这首诗后面两句又可作对联,这就叫诗联。不是我小看你,你是绝对对不上来的。”说王颖对不上来还就罢了,还加上一个绝对对不上来,气的王颖真想一脚把他从山上踢下去,气哼哼地说:“小样的,不要门缝里看人。

 

  有本事先把你那所谓的诗联说出来,不过我可没听过什么诗联。诗联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是你瞎编乱造的吧?如果这样,我现在就服输。”康西嗤之以鼻说:“我不知道我的这种格式叫什么名字,现在我给它定名叫诗联。只要这种诗联作的多了,叫的人多了,自然就成一种门派,晓得不?”“不晓得,我可没你那么聪明。”王颖笑嘻嘻地说。

 

  康西知道她虽在表面夸赞自己,其实心里还是不服自己,就说:“如果这样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了。好了,既然你服输,那我没必要把那首诗联说与你听了。”王颖随他尚未落地,赶紧脱口接道:“谁说我想不猜了,我的意思是现在可能一时猜不出。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对的上来。”

 

  “拿手机来”康西用命令的口吻说。“已打开了,你说吧。”为了他的所谓即将成为正派的诗联到底是什么东东,她很听话地应和着他。康西站起来,学古人文人,将左手负于背,右手竖起两指,凌空比划道:“落花流水心相寄,流水落花情无意。既然相思苦瘦人,何必苦相思人瘦。这本是单相思的诗,但我认为后面那两句可以作为对联。

 

  其实这一首诗均可作为对联,前面两句我认为较作对联有些勉强。后两句‘既然相思苦瘦人,何必苦相思人瘦。’更有味一点,你可以作一诗,在诗最后两句对我后两句的对联。也可以不作诗,直接对我后面那两句对联。”

 

  “这个嘛……不是很难哦……”王颖眨巴着眼,咬这下唇说:“我现在好冷,对不出。待我回去,只略一想,保证对的工工整整。”

 

  康西随意一笑说:“你打开手机再给我录一个,看来今天灵感一起来了。我又想到一首诗,你录下来。”“嗯,好的。”王颖见康西灵感不断,思绪如潮,也替他感到开心。康西略一沉思,便将那首诗排列工整地出来:“花林丛中一轮月,静籁虫鸣半醉乐。风吹叶舞细细语,蛐唱蝈随声声曲。”念罢,又右手食指点这太阳穴思索。忽然叫道:“那句‘静籁虫鸣半醉乐’不怎么好。

 

  听上去重复很多,要改一下。有了,叫‘凌晨忽闻天籁乐’。那整首诗就是‘花林丛中一轮月’等下。把‘轮’改为‘皎’字,应好一点。那个‘一’字,也没什么意思,若改为‘升’字,应该更有趣味。嗯,好了,就是‘花林丛中升皎月,凌晨忽起天籁乐。风吹叶舞细细语,蛐歌蝈随声声曲。’这么一改嘛,还有点夜曲的意思。”他随想随改,又把‘忽闻’改为‘忽起’。把‘蛐唱’改为‘蛐歌’。

 

  这一改过,心里甚是满意。又想起刚才那首“潺潺溪水躲石过,瑟瑟春风送红妆。妖花招蜂逗鸟歌,丢的石子惹鱼火。踏出一步赞三声,行者三里叠千听。本欲隐作聆听客,都怨景美醉心窝。”想改一些字句,使语句之间更紧接和含意更高一点。想了好一会儿,却无从下手,便算了。

 

  王颖把他这三首诗都细细想过,随问:“小西,这三首诗你都取名字没有?”康西摇头说:“都没有,要不,你给我把这三首诗取个名字吧。”王颖笑道:“你是真想让我取啊,还是拿我开刷啊?”“真的,你给那篇小寓言取的名字很好。随便给我这三首诗取个好听的名字吧。”康西看着她说,脸上透露出十足真诚。王颖也想在他面前稍稍展露一下她的才气,免得愈发被他小瞧了。只是取名简单,取个好名却不易。他那第一首开头两句是以写景为主,第三第四句诗中加以对鸟儿,鱼儿等动物人体化地描写和春景的特征。

 

  第五和第六句游人身如其景的如痴如醉,赞叹叠加以及鸟语花香,春意盎然的美。最后两句是作者心里感受,及对此美景的感慨。这名字嘛,该取什么好呢?忽地又想起最后一句‘都怨景美醉心窝’,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题目,就兴高采烈对康西说:“第一首我想出来一个名字,嗯,叫‘怨景’怎么样?”康西笑笑,看着她,没说话,只点点头。王颖这个‘怨景’标题是浓化自他的诗中最后一句,只此两句,把整首诗的意思都勾勒出来。他虽不语,但从他的笑容中王颖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取的这个标题还是很满意。康西说:“那第二首呢,想出来没有?”

 

  王颖说:“第二首简单,就叫《苦相思》。你看你的诗也很简单,综合想阐述的就是相思。叫《相思》和《苦相思》都可以。”康西点点头,说:“嗯,听来貌似有理。那第三首呢?”王颖想着说:“你刚才改诗的时候,不是说改过后很有夜曲的感觉吗?我觉得就叫《夜曲》吧。因为你诗中描写不但有皎月,夜色,风吹,叶舞,还有蛐蛐和蝈蝈的鸣叫。叫《夜曲》很符合,那你觉得叫什么好呢?”康西说:“嗯,叫夜曲蛮好的,我原想也叫夜曲的。”

 

  此时天黑景朦胧,山上游人无几。两人摸黑下山,下到半山腰,沿公路下山。公路两旁立有路灯,照射在两人身上,映出两个长长的背影。两人手拉手急步走去,忽然王颖开口说:“你不是说以我的名字作一首藏头诗吗?现在可以念给我听吗?”康西说:“想是想出来一首,只是觉得不太好,我想回去再修改一下。”王颖忙说:“那你现在念出来,我给你录下来,免得你回去又忘了。”康西想了一下说:“好吧”

 

  王颖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键说:“你可以念了”康西拉着王颖边走边念,他是走一步念一字:“樱山楚水景色奇,桃园仙果圣女聚。吾欲攀山慕园旅,想与伊白头同居。汝今芳心飘何去,了让我心痛着急。嗯,完了,你感觉怎么样?”王颖仰头看向夜空,呵呵笑道:“想象力挺丰富的,你这首事藏头诗是‘樱桃我想你’。呵呵,我虽然不会作诗,但看过的诗也不少。这首诗勉强还可以,个人感觉没有刚才那三首好。而且这首语句还待加强,而这首诗还只有六句,这样不太规范。”

 

  康西说:“没办法,只能想出六句了。今天逛了一下午,头也不痛了,灵感也来了,等下回去再去写几个小时的字。”王颖关心地说:“今天爬山那么累了,明天写也可以啊。”康西长长吁一口气,说:“我也不想写啊,但我必须写。我怕这灵感明天就跑了,对了,这个故事的开头我也想好,只待回去写下来。”

 

  “桃子姐,我要出去跟你去打工。”桃子正准备睡觉,门外由远而近传来丢丢的声音。桃子忙将门打开,丢丢走进来。桃子关门坐在床上,看丢丢一副生气不悦的样子,料知又和婶婶吵架了。果不其然,桃子一问之下,丢丢差点掉泪出来,用世界上最最伤心的语气说:“桃子姐,我不想呆在家里了,我想跟你一起出去。桃子姐,你把我带到我姐那里就可以了,这两天我都快烦死了。刚才我爸妈又吵了我一顿,我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了,我要去找我姐姐。”

 

  桃子说:“你现在读高一,学习成绩在班里在前五名之列。只要你继续保持下去,考大学应该不成问题。为什么想放弃学业?你以为出去打工好是吗?”现在我劝你,是没什么效果的。那我就把在外面打工的经历告诉你吧,像你这样的学历,若出去只能算是个初中毕业生。你又没专业学过电脑,只懂的电脑基本操作。这一点,你是找不到做文员的工作。你知道初中毕业的女孩子都能做什么工作吗?除了员工还是员工。现在经济危机,加班还少一点。去年初,在我们厂,每天都加班到夜里十一点。一天做十五六个小时工作,往那一坐,动都不能动。

 

  想一想十五六个小时坐着不动,那滋味有你在教室一节课四十五分钟舒服吗?这些还算是好的,幸运的,好多人都在站着上班。一天站十五六个小时,晚上腿都是酸的。有的部门还要上夜班,夜班站一晚,全身都麻木了。我们厂还好一点,每个星期都双休。有些小厂一个月才让员工休息一天到两天。上夜班的员工都分不清白天和夜天,也记不得日期了。每天过的迷迷糊糊,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上班,还没有一点自由

 

  如果你病了,你的组长不批准你请假,你就不能出去看病。如硬要出去看病,就按旷工处理。旷一天工,扣三天的工资。我们厂旷工只扣个人积分不扣钱,但小厂都扣钱。辛苦做一个月,如果生一次病,就别想存到钱。在外面打工的人,最怕的就是生病,病不起啊。

 

  我有一次感冒,有医疗卡还花了两百块。我刚出去的时候,进的就是小厂,那时候我和你姐一起出去的。我在那小厂做了四个月,没挣到钱,就出厂进了盛大厂。在那里面我做了文员,工作轻松很多。像你年龄又不到十八岁,一般正规厂不到十八岁是不要你的,哪怕差一天不到十八岁也不要。除非进那些不按劳动法的小厂,小厂里工作又累,工资还低,你受的了吗?每天让你站着做事十五六个小时,一个月只让你休息一两天,还经常上夜班。我现在都后悔的不得了,你没出去过,不知道外面打工的苦,也没体会到外面工作的累。

 

  你以后要对你姐姐好,你升高中时,你姐姐把她辛苦存的三个月的钱都寄给你用了。我给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知道外面的世界,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多么多姿多彩。那些多姿多彩的生活,是有钱人享受的。没钱没本事的人,只能辛辛苦苦建造多姿多彩攻有钱人享受。而且那么辛苦,却只混个饱饭吃。我现在回来,都不许想出去了。可不出去,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

 

  现在我如果有你这么个好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只是现在……”一声叹息,叹出无尽无奈。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不想自己忙碌无理想地活着。可是社会不像盘中的棋子,她无法操纵自己在生活中的下一步。更无法去后退,而丢丢正处在理想与成功的交叉点。当年她也处于在这个交叉点过,那时的她有点懵懂有点傻,居然没有朝这两点继续走下去。她拐了一个弯,来到了打工这条路。后悔也无用,就是错也要走下去。她不想让丢丢走错路!

 

  “桃子姐,我听你的,我好好读书,不再想着出去打工了。桃子姐,你现在年龄也不是很大,也可以去学校继续考大学啊。”丢丢天真地说。桃子笑了,摇摇头说:“当初我爸妈劝我一夜,想让我复读,我都拒绝了。当时我也和你一样,对外面的世界抱着童话般的憧憬。

 

  以为上天会眷恋自己,以为自己那些知识可以混的不错。出去后,才晓得想象与现实有多大距离。既然我选择了下学打工,就要继续把这条路走下去。我想好了,一切成功都靠自己。过几天我可能还要去深圳,小龙说想跟他表哥去苏州。他想让我跟他一起去,可你姐想让我去深圳。

 

  不管去哪里,我要一面打工,一边再学电脑和英语。学会以后,就有机会也有信心和能力找高级工作。丢丢,好好努力,我还是希望将来你混的比我好。”

 

  “桃子姐,深圳和苏州你想去哪个地方?”丢丢歪着头问她。桃子想了想说:“嗯,这两个地方嘛,都不错!呵呵,都是中国标志性的城市,去哪里都行。不过,我在深圳呆那么久,想换一个环境,有可能去苏州。苏州那里风景很美,去那里可以去很多地方游玩。”丢丢听了,脸上显出愁容,轻轻说:“可是你不去深圳,就我姐一个人在那里了。

 

  深圳不也挺好的吗?你去深圳行不行?”桃子看着丢丢,听她说完,就说:“我也考虑过去深圳啊,只是还没确定。呵呵,昨天,哦,不对,是今天上午吧,我都过的糊涂了。你姐说她认识一个男孩子,是贵州的。你姐说他人很好,如果真成了你姐男朋友,我就不用去了。反正她有伴了,我去不去都无所谓。”

 

  “什么?你说我姐在外面谈男朋友?”丢丢很吃惊地问,然后又担心地说:“我妈知道了,非让她立马回来不可。现在我妈对我管的可严了,几乎都不让我去接触那些男生。还对我说,如果我在学校里找男朋友,她就不要我了。学校里就我一个女孩子不和男生玩,好我好多女同学每人都有几个玩的好的男生。我哥今年结婚,我姐一定会回来的。我姐回来,我妈肯定会给她找对象的。她要是在外面找一个我们这里的,我妈说不定还同意。找外地的,我敢保证,我爸妈还有我哥都不同意。

 

  “那你同意吗?“桃子笑问。”“我不知道,但我不会反对我姐姐做任何事。我觉得只要两个人都相爱,还在乎谁是哪里人吗?”看丢丢奶气还未断换,童声还未退却,说起爱情这事却是颇有研究的样子。桃子忍不住笑道:“你那么小,懂的却不少哦。”

 

  “嘿嘿”丢丢听了,甚是得意,说:“这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没看电视里面那些感天动地的爱情吗?为了爱的人,不惜牺牲生命。还有,现在不是有好多跨国之恋吗?那岂不是比我们这里到贵州远了许多吧?人家照样连理一枝,结成完美婚姻。”

 

  桃子用手点了点丢丢的脑袋,笑道:“两年不见,你这脑袋瓜装了不少东西。呵呵,以后你一定是个爱情专家。丢丢,我问你,你相信没有面包的爱情吗?”“哈哈哈……”丢丢听到这个话题就忍不住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儿才说:“我给你说,这个问题在读初三的时候,我们就经常讨论。你猜王小艺怎么说?她说‘爱情可以吃吗?’难怪她找我去玩,老想咬我的嘴巴。当时也没觉得什么,去年在高一时,我们几个又讨论到这个问题。不知是谁又提到王小艺的那一句话,把我们都笑翻了。王小艺可是我们学校校花,初三时交的那个男朋友早就甩了。

 

  现在又找了一个更帅的!”桃子见她自说自笑,完全沉浸在当时的情节里了,便大声问一句:“你真的没找男朋友吗?”“男朋友?我啊?”丢丢听了桃子的问话,似睡觉刚醒来,喃喃地说:“我没有了,我很听妈妈话的。”桃子笑道:“那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相不相信有没有面包的爱情?”“我相信”丢丢认真地说。桃子笑容收起,双眼看向屋里墙上,双眼却空洞无神,似在回忆着什么,轻声细语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把爱情想象的很完美。我甚至把我未来的他都想出来了,可是这几年,都没遇到我理想中设定的他。

 

  终于遇到一个勉强符合自己的,却不是我的。”似突然回过神来,大声对丢丢说:“以后少看些言情小说,今天我去你房间,看见你枕头下面有五本言情小说。我觉得看多了不好,书中的男主角往往都是那么优秀,那么完美,小心入魔了。”桃子上学时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才女,像这些言情小说不知看过多少本。便在不自觉中把自己比喻成了书中的女主角,总想找一个书中那样完美的男主角。真正离开了学校,离开那些曾痴爱一时的言情小说,就会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傻多天真。

 

  真正去接触那些男孩子和男人时,才发现他们连书中男主角的百分之一都不如。长的俊的没钱没本事,有本事有钱的都不好看。而且各个都是一身毛病,出口成脏,吸烟,赌钱,买码。这是和书中男主角格格不入的,也是她所最讨厌的。可偏偏她所接触所见到的大多都是这类型的人,让她失望到绝地。后来遇到了康西,他不抽烟,不赌钱不买码,说话有礼貌,不像厂里其他男孩子,一出口就是脏话连篇。尤其他和自己有一个最关键的共同爱好,文学,写作。两人互以观看对方文章为一乐事,加之康西忧郁的性格,又能武能文,画画和唱歌也很棒。而且他也很喜欢下各种棋类,这些她都喜欢。她最想的是她的白马王子要多才多艺,这一点康西也具备。

 

  正当她暗自高兴找到合适人选时,却意外地发现一个足以让她发疯的问题。王颖竟然突然出手,一下子俘虏了康西。直到现在,一想到康西,心里似打碎了五味瓶,嚼味难咽。

 

  不过,丢丢却不赞同桃子的说话,反驳道:“世界上好男孩多的是,只是你现在还没遇到。反正我是相信的,我也相信,我会遇到的。和他在满山遍野的红树林看日出,看黄昏,嘻嘻……”桃子想到康西,心情陡然跌落谷底,却被丢丢这段话逗笑了,推了她一下说:“受不了你啦,又一个典型的浪漫花痴。”“桃子姐,今天我睡在你这儿可以吗?”丢丢小声在桃子耳边问。“为什么睡在我这儿?”桃子看着她问,两个人的头紧相隔一个拳头的距离,彼此呼吸都会吹到对方嘴里。丢丢笑道:“我想问姐姐一些问题。你刚才不是说你在外面遇到一个你喜欢的男孩子吗?给我说说你们两个的故事嘛!”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的?”桃子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红,但也有些不悦。她努力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对她说过康西的事?

 

  丢丢看着她这副表情,有点胆怯,便说:“你刚才说这几年,都没遇到我理想中设定的他。终于遇到一个勉强符合自己的,却不是我的。我是根据你的话猜想的,怎么了桃子姐?”

 

  “没什么,不要对我提他。我已试着去忘记他。”将脸扭到一边,眼圈又泛红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想到他,都忍不住想哭?

 

  “宝贝,快睡觉吧。”王颖睡醒一觉,打开手机已是深夜三点五十分。康西还在阳台灯光下伏案疾写,一定是他正写在淋漓处。只见他右手动作很快,丝毫没听到她的话。她知道康西一旦灵感来了,写字就飞快。写的快的字就像写英文一样,别人都看不懂他写的字。有时候,他自己写的字,要看半天才能看的懂。王颖下床穿上拖鞋,轻声蹑步走过去,不敢动他。

 

  记得去年有一次,他半夜写东西。她也是叫他两声没反应,便过去拍了他一下肩膀。谁知康西一下子跳起来,反手将她推倒。害的她的手碰在墙上,撞的好痛。而康西也被她吓的直喘粗气。原来康西正在写一篇鬼故事,脑子正在高度紧张思维中。

 

  她突然伸手拍他肩膀,他只是高度紧张而产生的自然反应。康西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她的手被撞的痛了好久。这次她学乖了,不敢再贸然在他后面拍他肩膀。便站在他后面,伸长脖子看他写些什么。突然,康西一个急反身,左手疾抓她小腹,右手去抓她脖子,与之同时,用右腿膝盖去顶撞王颖腹部。在这火石相撞一瞬间,康西右膝在顶撞她肚子不到一寸距离时,硬生生被他控制住,并随之撤回腿。

 

  王颖的脖子被康西抓出几道红痕,差点吸不进气去,脸憋的通红。康西苦笑这说:“对不起,谁叫你半夜三更从背后过来。我给你说,我刚才正在写一个男主角伏案而睡,来了一个杀手想杀他。那个杀手慢慢走过去,抽出匕首,想割掉他的脖子。

 

  那杀手虽抽出匕首时没发出一点声响,但还是被男主角发觉。他仍装作在熟睡,在那杀手准备动手那一霎间。男主角一个急反身,右手抓住杀手的脖子,左手扣住杀手右手拿匕首之手。随之男主角右手在那杀手肩井穴上一点,轻松松一招便制止那杀手。呵呵,我一时也忘记了会是你,真对不起哈。”

 

  王颖咳嗽了一会,脖子处比右手痛的多,很生气地说:“你刚才再用力一些,我的脖子就碎了,你下手还真狠啊。”“你睡觉跑来干嘛?如果我是写鬼故事,此时你肯定已躺在地上去了。”听康西说起鬼故事那事,气不消的说:“你还好意思说,上一次被你撞了那一下,现在脑袋上那个包包还有黄豆大小,一直消不下去。

 

  哼,每次对我下手都那么重。还说保护我呢,我看别人还没欺负我,就被你活活打死了。”说到最后一句,又瞪了康西一眼。康西忙又说些不好意思,下次不敢之类的话。王颖用要挟的语气说:“我不生气可以,现在回去睡觉。”康西说:“现在灵感正强烈,再写一会儿。”王颖不同意,态度虽然很硬,但都是为了关心他。

 

  康西嘟嘟嘴,像一孩子正玩到开心处,被妈妈叫回家吃饭一般。王颖见他这副超可爱表情,又好气又好笑,说:“现在都四点了,再不睡觉天都亮了。宝贝,你答应过我的,不可用身体作赌注。就是你写出来这部小说,如果熬出一个病根,那也是很不值得。你看你的眼睛都红的像兔子眼了,你眼睛不保护好点,越这样熬夜写,越近视的厉害。”听了王颖的话,康西无从反驳。

 

  哦了一声,活动一下身子板。把稿纸放好,将笔套套上,放在稿纸上,转身去了厕所,王颖也跟了进去。康西笑道:“你先”王颖说:“本来就是女生优先的。”王颖好后,也站在门外不走。康西尴尬笑一下,说:“你站在那里我尿不出来。”王颖哼了一声说:“小样的,少臭美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