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王颖忍不住问康西他写的故事大概内容是什么?康西只笑道:“暂且保密”王颖嘟起嘴不理他。康西将王颖的脸贴在他胸口说:“我的心在告诉你,你要仔细听哦。”可是除了咚咚咚心跳声外,她什么也没听到。就生气地抓他的痒,康西忙大叫‘暂停一下’。王颖果然听话暂停不抓他痒,康西强忍住笑说:“等一下,我刚才忘了一些动作和相关配合。

 

  等一下你就可以听到了。”说完熄灭灯,躺回床上,用被子将两人蒙在里面。只听被窝里康西说:“来吧,现在保证你能听的到。”过了一会儿,只听王颖说:“还是咚咚咚的声音。”康西又说:“再往下一点”王颖说:“什么也没听到”康西接着说:“再往下一点听”“听到了”王颖忙说。康西哈哈笑着说:“我没骗你吧”王颖说:“我听到了你肚子里流水的声音。”又听康西说:“那你再往下一点”

 

  突然,被窝里一阵蠕动,忽听王颖说:“你这个坏蛋,又骗我。”

 

  次日十点钟两人才起床,康西洗刷完毕,拿起一支笔一本稿纸,去阳台边做饭用的钢筋泥砌成的石板上写字。王颖不想打扰他,洗脸刷牙都是很小声。为了让他能静下心来写东西,她电脑都不玩,躺在床上看书。万事开头难,写作如此。康西咬着笔头思索好久,还没想出拟怎样一个故事开头。开头很重要,一本书值不值得看,从开头处就可以看的出来。若开头处就没什么特别之处,自然就没吸引力,没吸引力读者还会看吗?

 

  康西咬着嘴唇,昨天想的那几个开头,今天一试想,均不好用。直到中午十二点半,王颖买两份快餐回来。他才写了“霸欲”两个字,也就是他定的书名。除了那两个大字,下面空白一片。王颖抿嘴一笑,说:“暂时想不到好的开头,就休息一下脑子。

 

  想太多脑子会受不了的,先吃饭吧,下午再写。”康西说:“以后不用给我买饭了,我回家去吃,这样一个月又可以省几百块伙食费。”王颖想,他每天去家里吃饭,一是可以省钱。二者又可以出去透透风,清醒清醒脑子,总比一天呆在家里好多了。想到这,便点头同意。

 

  吃过饭,王颖看书也看乏味了,便悄悄出门去找小猪她们玩。小猪三人正在房间里看电视,三人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嘻嘻哈哈地说笑。听到有人敲门,妞妞下床打开门。见王颖一人过来玩,就问:“怎么你一个人过来吗?你男朋友呢?”王颖便把康西要写东西,自己不便打扰他之事说了出来。小猪听康西要写一本武侠小说,好奇地问王颖关于康西和那小说各方面的问题。王颖懂的就说了,不懂的就说不知道。

 

  听小猪这么仔细地问康西写的小说各方面问题,还以为小猪也喜欢写作。一问之下,才知道她平常连书都不怎么看。她说她喜欢看武侠电视剧,还问王颖,如果康西写出来的小说可不可以拍成电视剧?还说如果康西的小说拍成电视剧,她一定第一时间去看的。关于这个问题,王颖只笑不答,因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想了一下午,脑子想的都痛了。可对写出来的开头还是不满意,心想:“先不管开头了,不能再在这一面浪费时间了。等把这部小说写好后,再细细研究开头。”时间就像流星般,飞逝而过。一张纸还未写完,天就稍黑了。他打开阳台处的灯,他用的那些稿纸本,每本二十张纸,每张四百个字格。为了节约本子,他用反面来写。字再写小一点,密密麻麻写满一张字,平均可以写两千五百字。

 

  晚上王颖回来,见康西还在写,就轻步走过去。此时康西刚写好一张字,王颖让他不要写了,下去吃饭。康西思索一天,脑子着实很累,就收拾一下不写了。

 

  席龙这几天忙不应暇,不是小猪打电话找他去玩,就是李秋萍叫他去吃饭。小猪每次找他玩,似乎都在试探着他什么,完全没有那那种喜欢的成分。后来越在一起,感觉他和小猪话越不投机,性格大经相反。今天一天,小猪都没打电话找他。

 

  小猪各方面都很好,和她在一起,难免会露出一些自卑的痕迹。而小猪喜欢性情开朗有幽默感的男孩子,这两点席龙都欠缺。小猪和他在一起,他的表情除了那副忧郁寡欢外,几乎没其他表情了。小猪在这几天的偷偷的观察后,她彻底失望了,她不需要忧郁王子。

 

  席龙和李秋萍在一起,不但没有了心里那层约束,和她在一起,也找到了很多乐趣。心里也明显感受到和她有很多共同点,再加上是老乡,在各方面上和她越来越投足,形如一体。席龙在不知不觉间,更加喜欢亲近李秋萍,这一点,李秋萍也明显感觉到了。

 

  小娜也老是怀疑,李秋萍是不是吃了兴奋药,一天到晚心情都是那么好?席龙这两天几乎全天都在妹妹那里。每天小娜和赵薇薇都找借口出去,给他二人留下充足空间。

 

  林一涛今天陪燕子去欢乐谷玩,却凑巧遇见杨刚和韦小双。杨刚是和韦小双那些亲人一起过来的,遇见林一涛,杨刚也是大感意外,便拉着韦小双跟林一涛去玩。这一段时间,杨刚被爱滋润的脸上痘痘一个都不见了,较之以前,更透出俊俏的美。林一涛聊了一会,就问杨刚有没有在外面租房子?杨刚说没有,林一涛笑着说:“还是住在一起好啊,两个人老是在外面牵手到半夜,连个地方坐下说话都没有,这样很不好啊。”林一涛说的含糊,同行三人都听的出他话的真正含义。燕子在他屁股上捏一下,林一涛吃痛却不敢叫出声来。

 

  桃子刚把一盆衣服洗完,堂妹丢丢进门过来。李玉龙把桃子洗好的衣服挂在晒衣绳上,丢丢一进门就问桃子:“桃子姐,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啊?”桃子说:“你手机不见了吗?”丢丢神情甚是伤心难过,悲声道:“刚才我在这还有呢,我回到家还不到五分钟,我想和我姐发条,却找不到手机了。”桃子忙说:“我也没看到,我帮你找找。”李玉龙挂好衣服,也帮丢丢找。三人把刚才呆过的地方都找遍了,都没找到。

 

  李玉龙说:“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我打你手机。如果还在这里,听到铃声就可以找的到。”丢丢听了,很是赞同,便把手机号码告诉了李玉龙。李玉龙拨了丢丢的号码,拨通后,三人屏气静听,房间里静悄悄的。李玉龙又去外面拨了一次,拨通后,还是听不到丢丢的手机铃声响。李玉龙又去堂屋拨了一次,仍是通了听不到手机铃声响。

 

  丢丢今天来桃子家,只去过这三个地方。既然都没听到铃声响,那就证明手机没丢在这里。丢丢今年十六岁,是桃子三叔家的二女儿,她姐姐就是珍珍。这个手机是姐姐送给她的,才玩了半个月。手机丢了,她心里很难过,眼泪也难受地流淌出来。

 

  李玉龙见她哭,便说:“我说丢丢,这谁给你取的名字啊?叫什么不好,偏叫丢丢,不丢东西才怪呢。听我的,现在就改名字,叫拣拣。说不定你这一改名字,走到半路就可以把丢的手机拣回来。”桃子瞪了一眼李玉龙,斥责他说:“丢丢都丢了手机,你还在说风凉话。”

 

  “这不是风凉话”李玉龙解释地说:“我这是关心她,为她好。我给你说,她若不改名字,以后还会丢东西的。”“闭上你的乌鸦嘴”桃子用手拨盆里的水洒向李玉龙。李玉龙忙向后跨出几步躲开,丢丢伤心地回去了。

 

  刚到家,妈妈从厨房走出来。见丢丢满脸是泪痕,关切地问她怎么了?丢丢生气对妈妈大声说:“我要改名字,你们老叫我丢丢,害的我今天把手机都丢了,以后不许喊我丢丢。”妈妈问:“不喊你丢丢,那喊你什么啊?”丢丢说:“叫我拣拣”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妈妈想笑又忍住了,问她说:“你的手机在哪丢的?”丢丢一听到手机,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心里一难受,眼泪又流了出来,哭道:“我在桃子姐玩了一会儿,回到家里又呆了一会儿就不见了。可是家里我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手机。从今天起我要改名字,前几个月,我在学校丢了一百多块餐费,同学都说是我名字不好,现在全校都知道我名字叫丢丢。以后不许叫我丢丢,谁再叫我丢丢,以后我丢了东西就让谁赔。”

 

  见女儿这么说,妈妈只好说:“可是你这个名字,我和你爸爸都叫你十几年了,怎么说改就改呢?还有你爷爷,奶奶。你要他们改,那也要慢慢适应地改嘛。”丢丢听了,不同意地说:“我叫徐佳佳,你们为什么不叫我佳佳?佳佳比丢丢好听的多,再者,佳佳又是加加的谐音。说不定,你们这样一叫我,我还能捡到好多手机呢。

 

  我以前上学,同学们都不知道我小名,都叫我佳佳,我也从来没丢过东西,还经常捡到一些东西呢。自从思君在学校里叫我丢丢起,不到一个月,我就丢钱了。现在搞的整个学校都知道我叫丢丢,今天丢手机,说不定明天人就丢了。”

 

  “快住嘴”妈妈一听到她说:说不定明天人就丢了,心里发急,脱口说出‘快住嘴’三个字,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她来到丢丢面前,女儿长的比她还高两寸。妈妈拉起她的手,想了一下问她:“你知不知道你的小名来历?”丢丢摇头,她从小就被爸妈,爷爷,奶奶。还有大伯,二伯,姑姑和全村等人叫她丢丢,一直叫到现在。她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叫她,她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妈妈就对她说:“你三岁时那年,我带你去田里干活。就让你一人在地头玩,由于担心你,我做一会儿就去看你在不在。后来,当我再一次去看你时,你不见了。我心里很急,就四处去找你。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找到你。这时你大伯正好从家里过来,我把你不见的事告诉你的大伯。你大伯一听就慌了,跑回去叫你爸,二伯,爷爷和全村里的人,都过来找你。

 

  一直找到太阳落山,你爷爷才在不远处一处杂草堆里发现了你。而你呢,竟然在那里睡的很熟。好多人走过那里都没看见你,找到你回来,大家都很高兴。都说你太调皮了,若不好好看着,下次就会真的丢了。后来你爷爷给你取名叫丢丢,只要是提醒我和你爸爸照顾好你,不能再让你丢了。后来,不但我和你爸这样叫你,你大伯二伯,爷爷奶奶和全村人也都这样叫你。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

 

  丢丢用乖乖女的语气说:“妈,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也乖了,不会乱跑的。就是乱跑也能找到家了,别在叫我丢丢了好吗?”妈妈说:“爸妈可以不叫你,但你爷爷和奶奶都叫你十几年了。还有村里的人,若让他们都一起改口,恐怕要多费些时日。”丢丢说:“我有办法了”说完,就跑回房间,取出一张大白纸。自小她就跟爸爸学写毛笔字,习练多年,她也写出一手漂亮毛笔字。

 

  只见她拿起毛笔,沾一下黑色墨水,当先在纸上写下“重要通告”四个大字。歪头想一下,沾好墨水,又以写信方式,写出一句话:“各位乡亲父老,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婶婶姑姑兄弟姐妹们”一行竟没写完,又在下一行接着写。然后又往下空一行,前面空余四个字的位置写道:“大家好!”又另起一行,写道:“今,我徐佳佳正式宣布。”写到这里,又不知如何写了,便放下笔思索起来。

 

  想了片刻,盘横出主意来,拿起毛笔接着写:“我要把我的小名丢丢改为佳佳,望乡亲父老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婶婶姑姑兄弟姐妹们知道,以后不要再叫我丢丢了。记着,叫我佳佳,切记,切记,莫忘,莫忘!”看着自己写好的字,又轻声一遍,甚是得意和满意。妈妈见她这样子,也不管她,任她去瞎闹。

 

  丢丢又在下面加了‘即日生效’和‘徐佳佳’等字。最下面是日期,可是看着写的通告,似乎少了点什么。略一思索,便想了出来。丢丢很喜欢画画,尤其画那些动漫人物画像,更是画的惟妙惟肖。当下拿起毛笔,在纸上画一圆圈,又在圆圈里面画一五角星。

 

  以公章形式在圆圈里面写下‘绿色村村委专用章’几个字。如此再一看,可以用完美两字来形容。丢丢大伯是村长,她拿起这张纸,走到大伯家。趁大伯不注意,溜到他办公室里。打开大伯喊话用的话筒,只要她等下一喊话,绑在外面高树上的喇叭,放出的高分贝,足可以让隔壁村听的到。

 

  她小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玩,经常见大伯操作这些东西,日子久了,她早已看清记在心里。当下,很轻巧地打开话筒开关,照着她写的那些通告念给全村人听。桃子陪李玉龙在村里面的小路上散步,突然很清晰地听到丢丢的声音从村里传来:“各位乡亲父老,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婶婶姑姑,兄弟姐妹们,大家好!今,我徐佳佳正式宣布,我要把我的小名丢丢改为佳佳。

 

  望乡亲父老,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婶婶姑姑,兄弟姐妹们知道,以后不要再叫我丢丢了。记着叫我佳佳,切记,切记,莫忘,莫忘!即日生效,徐佳佳。公元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日,绿色村村委专用章。这个通告我已经贴在村长门外的通知栏上,大家现在赶紧来看看,以免再忘记了。丢丢,你干什么这是?”随后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关闭话筒声音和丢丢大伯微弱的责问她的一句话。想是丢丢见大伯过来,慌张关闭了话筒。丢丢声音相当高音,桃子和李玉龙离村里还有一里路,字字入耳,久久回旋与耳膜。

 

  桃子正由李玉龙陪着在外面散步舒坦心情,听丢丢如此一番喊话,便叫上李玉龙急忙往大伯家赶去。两人来到大伯家门口,外面已站着好多人,在争相围看通告栏上丢丢贴的‘重要通告’。桃子没带眼镜,离那么远,字迹有些看不清楚。李玉龙便又念一遍给她听。李玉龙刚念到即日生效时,桃子大伯拉着丢丢出来。众人一见丢丢,纷纷上前问她:

 

  “丢丢,你干嘛改名字啊?”

 

  “丢丢,你这名字不好听吗?”

 

  “是啊,丢丢,你的名字这么好听,不用改了。”

 

  “丢丢,佳佳这名字不好听,不如叫莹莹,莹莹就是赢赢”

 

  “丢丢……”

 

  “……”

 

  天呢,你一句,我一句,丢丢听的耳朵都快堵塞了。绕到大伯身后,从通告栏后面走出去。出了人群,一阵猛跑闪了。桃子叫上李玉龙去追丢丢。丢丢跑的很快,桃子在后面叫她几声也没听到。跑到房间,把门从里面反锁,爬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好久一会儿,心才平息下来,效果和她所想的简直是南辕北辙,大经相反。

 

  “丢丢,开门啊。”桃子在门外敲门叫她。

 

  小娜打开门,席龙走进来。看着哥哥,小娜说:“哥,你要是喜欢萍萍姐,就和她一起租个房子住嘛。这两天我和薇薇姐,每天都出去,都不知道去哪里打发时间。”听小娜这么说,李秋萍别过头去不吭声。席龙只是应付地说一句:“你懂什么?”赵薇薇也帮小娜说话:“小娜说的对,你们这样不如租个房子住在一起。这样有利于互相更深的了解和增加彼此感情。”

 

  席龙以前倒没想过这一点。这两天他都是上午九点钟就过来,晚上十一点才回去。赵薇薇和小娜为了给他俩腾空间,只有出去。但两人出去后,又不知道去哪玩。现在席龙越来越喜欢和李秋萍呆在一起,认为时机已成熟。

 

  所以,赵薇薇就想让她俩出去租房子住。她把这个想法说与小娜听,小娜听的是为哥哥好,也跟这劝说哥哥出去住。作为他妹妹,小娜当然希望哥哥能有一个女朋友,这样就不用那么孤单和伤心。他和哥哥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爸爸又对他们不好,家里穷的很,能找到一个女朋友都不错了。她对李秋萍基本上还满意,李秋萍今年虽然是二十三岁,若从相貌上看,比席龙还小那么一点。

 

  现在什么样的爱情没有?二十岁的女孩嫁给六七十岁的男人,比比多不胜举。像李秋萍和哥哥这样的姐弟恋,也大有之。只要两人相亲相爱,完全不必在意这些。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