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席龙正在上网,小猪打电话过来。刚听声音,席龙还听不出来是谁,直到小猪自报家门,席龙才不好意思的笑笑。小猪说要还书给他,让他在上次那家超市门口等她,席龙忙答应。挂了电话,就下机,快步向超市走去。走到超市门口时,小猪已在那里等着,席龙走过去看着她露出微笑。小猪见他未语先笑,也忍不住笑了,把书递给席龙。

 

  席龙接过书问:“怎么快就看完了吗?”小猪点点头说:“都没什么好看的,大概看了下。”“哦”席龙哦一声,想和小猪说话,却找不到话题。小猪看着他,抿嘴说:“为了表示你这么大方借书给我看,我决定请你吃饭。不过,我请客你付费。”“好,没问题”席龙满口答应。

 

  两人来到一家餐馆,小猪点了两道菜。席龙见她只点一些基本快餐,并不点那些贵菜,便说:“你不会在为我省钱吧?”小猪听候,看向席龙说:“你很有钱吗?两个都是打工的,还讲究什么吃好喝好?现在我是没这个条件,等你以后有这个条件,再请我去大酒店享受吧。”

 

  一席话让席龙面如火烧,额头竟泌出一层冷汗。心里快后悔死了,怎么突然说出那么一句话,让她这般看不起自己。那一顿饭,席龙再也不敢随意说话了。

 

  吃过饭,小猪又让他陪她出去逛逛,逛到下午六点多。小猪说她想回去,有时间再找他玩。席龙点点头,在那条离他厂里不远的马路上和小猪分开。两人逛街这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席龙搞不懂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是不是在试探自己什么?“看来自己和她是很难在一起了。”席龙心里想着,小猪和自己的性格一点都没有相似之处,可以说针锋相对,格格不入,在一起彼此都没话说。也许是相互都还不了解,反正他现在是对小猪和自己在一起没什么希望。她这么漂亮,会和自己在一起吗?

 

  今天下午李秋萍打他四次电话,因为那时他正和小猪在一起,所以没接。六点半,他和小猪分开十分钟后,李秋萍第五次打电话过来,席龙看着手机中的号码好一会儿才接。李秋萍问他现在在哪里?席龙说了,李秋萍让他去找她。席龙不想去,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嗯了一身,算是答应去。李秋萍比自己大一岁,又曾和她男朋友同居一年。他每次想到这些,心里就不是滋味。

 

  昨晚,他没控制住自己,酿成了一次恋爱风波的源泉。其实也算是李秋萍主动献身给他,李秋萍认为他是个靠得住的男孩子,而且关键是,李秋萍也喜欢他。席龙从第一次见她面时,就完全没有和她发展爱恋的想法。不是嫌她不好看,她相貌还算清秀,属于一般般相貌。只是一想到她谈过男朋友,又大自己一岁,便打消了他所有头。

 

  昨晚一事,他也有很大责任,他不想为此去逃避!想到昨晚她对自己表白后哭泣的脸,他的心因挣扎而狰狞着很痛。从小他就失去母爱,也体会不到父爱。出来后,他的初恋更是伤他最深,现在遇到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他却不想拥有这份被爱!又想到她和自己一样,都被爱深深伤过一次,深知受伤的滋味。他不忍心再伤她一次,但刨根问底,他就是敞不开心,接受她做女朋友或以后的老婆。

 

  那晚,事后李秋萍哭的很厉害。席龙不会劝她,只能坐在她身边。她依靠在席龙怀里,哭道:“你是不是嫌我太随便?你是不是嫌弃我谈过一次恋爱或是我比你大一岁?我只是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才这么做的。我听你妹妹说,你以前也谈过一次女朋友。这些我不在乎,我只想你抛弃以前的感情,重新开始。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好好努力,让你慢慢接受我。”

 

  昨晚的事,李秋萍都老老实实告诉了席小娜和赵薇薇。两人听后,惊讶地如同听到爆发世界大战。小娜则表示那是哥哥的问题,哥哥和她在一起或是分手,她不反对也不赞同。赵薇薇直说李秋萍做事欠考虑,太傻太天真。用这种方法换取席龙的爱,只会适得其反,让他更讨厌你。会从心眼里认为你是个随便的女孩子。每个男人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是个随便的人!李秋萍听了赵薇薇的话,后悔当初。

 

  她求小娜对她哥哥解释,小娜见她哭的那么伤心,加之她对她的了解,便同意了。下午李秋萍打席龙四次电话他都没接,更让李秋萍害怕他这是在逃避自己。

 

  小娜虽然同意向她哥哥解释,却忍不住抱怨她。说她既然喜欢哥哥,为什么不先表白呢?而是先献身后表白?哥哥心里肯定不相信你了。加上小娜现在也这么说她,她除了哭还是哭。和她合租住一起近一年,小娜当然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她虽然不和其他男生在一起打打闹闹,心里始终忘不了的是她那位初恋男友。

 

  席龙猜知李秋萍可能会把事情告诉妹妹和赵薇薇,他过来时已做好所有心里准备。气氛比他想象的稍微轻松一些,他坐在床尾,妹妹坐在他旁边。李秋萍坐在床头,赵薇薇坐在李秋萍和小娜中间。席龙来到后,谁也没开口说话。许久,小娜碰了碰席龙的胳膊说:“哥,我和萍萍姐住在一起那么久,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现在向你保证,萍萍姐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

 

  “是啊,我也和她呆在一起快一年了,也清楚她的性格脾气。她绝不是你认为那样的女孩!”赵薇薇也劝席龙说:“她只是真心喜欢你,一时不知怎么表白。她也是怕失去你,怕你不要她,她一时糊涂才做的。

 

  其实她原本是不想这么做的,萍萍把昨晚的事都详细告诉我了。她只是想和你谈谈心,谁知她爱你的心太强烈了,所以……相信我和你妹妹的话,我们是不会欺骗你的。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话,也应该相信你妹妹的话。”

 

  席龙仍是不发一言。他和李秋萍认识也快一年了,对李秋萍了解也很多,也相信李秋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问题不单单是一个,另一方面,她年龄比自己大一岁,哦,是两岁。刚才想到,过了年她就是二十三岁。她是八六年十二月份出生,按年份,比之席龙是大两岁。从古至今,都是男比女岁数大,很少是女比男岁数大关于这个年龄问题,席龙思索了好久,还是把年龄问题说了出来。

 

  赵薇薇听后,又是东找理由西找道理,对他讲什么年龄不是问题,只要两人彼此相爱等。可席龙都没打算和李秋萍相爱。以前来玩时,他也只把李秋萍当姐姐,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和她走在一起。面对突然而来的这个棘手问题,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以李秋萍的综合条件来说,她想找个男朋友,不须一天,足可以找到上百个。再者,她早知席龙家里的条件和背景,但她不在乎这些。

 

  以前席龙刚来这玩时,以前席龙的性格很自卑。李秋萍明白原因后,就把他当作弟弟般相处,关心他,照顾他。谁知,她这般照顾久了,竟萌生一种爱恋,这种爱恋不是亲情那种爱恋,她分析了好久后,终于理清对于席龙的那份爱恋就是爱情。在自己闹清这个爱恋关系时,她把自己吓了一跳。她竭力控制这种她当时认为是畸形般的爱,恰好当时席龙因为被初恋深深伤害,而突然离开深圳

 

  席龙离开深圳后,李秋萍也努力着斩断这种不正当的爱恋。直到前一段时间,席龙放年假,由于没地方玩,来她这里玩的频率更加多了。她几乎磨平的爱恋,随之又突发萌芽,并迅速成长。真正让她有想和席龙在一起念头的是那次换衣服,忘记关门,被席龙看到全身。这种念头一萌发,竟是那么强烈,让她控制不住。最终,有了昨晚那种事情发生。

 

  赵薇薇拉起小娜的手出去了,留下他俩在房间里相坐无语。待赵薇薇和小娜走后好一会儿,李秋萍才平静地说:“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说,你心里可能还认为我太随便,不是一个好女孩。除了以前的男友,还有你,我没有和其他任何男孩有过一点点关系。

 

  本来,我已经对爱情快失去信心。想过年回家定亲,找个不喜欢的人嫁了,糊糊涂涂过一辈子。从刚认识你时,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后来好感逐渐演变成喜欢。前一段时间,经过那几天的交往,喜欢逐渐变成了爱。我一直相信真情和缘分。

 

  我之所以这两年没有找男朋友,就是没有找到属于我的真情,为了真情,我一直在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年纪问题,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李秋萍看着席龙,乞求地问。

 

  “嗯”席龙点点头。

 

  她双手相互紧握着,在几次张口欲言又止后,终于鼓起勇气说:“阿龙,让我们忘掉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就像刚刚认识,让我们重新认识对方。如果这样一段时间,你还是接受不了我。我会无声消失,绝不打扰你和影响你,也不再纠缠你,你愿意吗?”

 

  席龙咬着嘴唇,眉头蹙拧着,起身坐在她身边,闻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说:“给我半年时间好吗?”“好,我会努力的。”她听到席龙这句话,难掩心里激动,嘴角露出喜悦之色。席龙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动情地说:“我也会努力的。”

 

  明天就是过年了,康西想请杨刚和韦小双,林一涛燕子,席龙和小猪他们去他哥哥那里一起过个团圆年。想不到,都被拒绝了。杨刚说明天要陪韦小双去韦小双叔叔那里吃年饭,林一涛答应陪燕子在家看一天电影。席龙则是陪他妹妹,并在他妹妹那过年。既然不来,自然就不便请小猪去了。

 

  在深圳这里过年,没有一点热闹气氛。路上行人甚少,断断续续听到一阵鞭炮声。康西今天早上八点就起床了,载着王颖去了哥哥那里。在哥哥餐馆旁边一家超市买了一些小型烟花和鞭炮,在哥哥餐馆门口点燃放炮。这一条街上就他一人在放烟花,不但一点不热闹,还没有平常日子热闹呢。他放完那些烟花也没心情玩了,吃过年饭后哥哥下象棋。

 

  哥哥棋艺还是低他一筹,下了十局,哥哥输了七局,便不玩了。玩到晚上十点半,吃了晚饭,康西踩单车载王颖回房间。回去的时候,路边偶有几个小孩在放小型烟花,伴随着烟花,偶尔还能听到鞭炮声响。每年过年,外来打工的朋友,十之六七都回家过团圆年。没回家的朋友,也多去走亲串友。最可怜的人,就是那种即回不去家,在这里又没有什么亲戚和好朋友的打工者。

 

  过年别人都是吃年饭,亲人朋友团聚一起,他们只有在宿舍里无聊地呆着。特别是那些刚出来的打工者,没钱买车票回去,又没亲人朋友在这里,过年那几天最是难过。想到两年前,自己过年时,一天没吃东西,就躲在宿舍里看书。宿舍里的人大多都回家了,没回家的人也在那一天去亲戚家过年。就他一人没地方去,没地方玩。出去转了一下,连餐馆都关门了,想吃饭都无处吃。

 

  大街小巷,要么情侣手牵手一起走,要么,三五个好友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就他一人孤零零地在马路上不知该往哪里走。出来这几年,这是第一次和家人一起过年,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充实感。

 

  快乐并痛苦着,这是王颖这一段时间内心的写照。早在半个月前,家里就打电话催她回去。她也很想回去,就是舍不下康西。一推再推,就是不回去。家里很是盼着她回家过年,为了康西,她坚持不回,为此爸妈和她吵了一架。爸妈为她不回家而生那么大气,她心里好生难受。和康西在一起是快乐的,想到自己面临的选择题,她的心很无奈和痛苦。在爸妈眼里,她依然成了叛逆者。

 

  今天的年饭她没吃出一点味道,今天上午她给家里打电话,很明显地爸妈对她的怨气还未消。爸爸对她说:“我和你妈妈不反对你恋爱,你都谈了那么久了,那男孩子长的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今天你们也赶不回来了,这个年你不在,家里少了很多气氛。过了年,你带他一起回来,让爸妈见见。只要他人品可以,有孝心,上进心,我们也不指望他家里多有钱。只要人实在本分,有孝心和爱心我们就放心了。”她答应了爸妈的要求。挂了电话,一个人在马路边黯然神伤。今天是她第一次没和家里人一起过年,心里总隐隐不悦。

 

  今天是大年,过年的气氛比昨天稍高一些,但并没有让王颖为此开心一点。晚饭是康西和康君一起做的,可那些饭菜吃在嘴里,王颖却品不出味道。爸妈都很疼爱她,可向而知,他们彼此没有他们女儿陪他们吃饭,心情一定也有几分不开心吧。

 

  康西不停往她碗里夹菜,还让她喝点酒。她心里因为想着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年,而闷闷不乐。康西让她喝点酒,她也不加多想,拿起酒杯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康西见她一口喝完酒,便猜出她心里有什么事情闹的她不开心。一起她很少饮酒,康西让她喝时,她最多一次小唅一口。今天一天她都沉默寡言,完全没有往日里的活泼。吃饭的时候更是一句话不说,让她喝酒,她就是一口饮尽。

 

  当下,也不敢再让她喝酒。王颖似喝酒上瘾,没人让她喝酒,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饮而尽。康爸康妈见我王颖这么喝酒,还以为她很能喝,也就没有阻止她喝酒。康西在她第二杯酒喝完时,把她的酒杯收起来,忙夹菜让她吃。

 

  回来的时候,康西踩着单车问她:“你今天心情很不高兴,是不是不能和你家人在一起过年,心里难受啊。”

 

  “是”康西一语点破她的心事,她只呆呆地回答一个是字。康西踩着单车过了两个十字路口,快到住处的时候又问:“你爸妈有没有说要见我?”今天上午和家人打电话之事,她没有告诉康西。她知道康西自尊心很强,现在他一无所有,一定会担心去她家里,会被她爸妈看不起。以她对康西的了解,她应该是不会去的。她之所以答应爸妈过年后带他一起回去,就是不想爸妈在新年喜庆之日伤心不悦。

 

  她承认,她没办法让康西陪她一起回家。既然明知请他不回去,干脆就不到对他说了。不想他现在突然问及此事,难道他相通了?愿意陪自己一起回家?便试探地问:“你想不想过一段时间陪我一起回我家?”“樱桃,我会的,不过,不是现在。”康西还是那一句老话。

 

  王颖气的一句话不说,从单车上跳下来。康西察觉到她下车,忙调转车头,王颖走在行人道上,倚在一根电线杆上默默流泪。康西把单车支在马路边,走到王颖面前,无奈道:“对不起,我说过,我要做一番事业。哪怕是一份小小的事业,不然我不会去你家。”

 

  “你真的很可恶”王颖真的忍不住发火了,这是和康西呆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这样说他。王颖说玩这一句话,身子顺杆滑下,抽咽地说:“今天我和爸妈打电话,他们问我过年后你要不要过去。我欺骗他们说,我会带你回去的。我之所以说你会过去,只是想骗他们,不想爸妈为此过一个伤心年。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不会去。所以,我都没对你说这件事。

 

  我只想把这件事压在心里,可你刚才为什么偏偏要问这个问题,问了你又不去。你这么做真的让我很伤心,为了我,你就不能把你那所谓的自尊心收起来一会吗?我对你说了多少遍,我爸妈都是理智之人,他们也说了,不在乎你家里多有钱,只要你真心对我好,有事业心就够了。

 

  你还要我再对你说多少遍?难道你一辈子都没什么事业,你就一辈子都不去我家吗?”说完以后,哭的更是伤心,身子缩在一起。双肩因巨大心里变化和哭泣,一上一下颤抖着。康西咬着牙狠狠打了十几拳电线杆,嗡嗡响声,十米之外,依然听的清晰。康西毫不知痛,他蹲下来,用打红的双手捧起王颖满泪的脸,只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过年后你不回去,我就一人回去。我已经答应过我爸妈要回去,到时候我回去你不去,我爸妈最喜欢出尔反尔的人。他们本来就不赞同我和你在一起,只是我死心和你在一起,他们实在是没办法才那样答应我的。如果你这次不陪我一起回家,有可能一辈子我们不会再见面。”王颖说出这一番话不是在吓唬他,她这一次若回家,就很难再出来。

 

  康西又是一副没有事业就不过去的心态,这样拖下去,最痛苦的就是她。一方面来自父母的催,另一方面是他的推。她夹在中间,真的快要疯掉了。康西这样的性格,她讨厌死他了。她爱他,为了他,她付出了很多物质和精神上的牺牲。他却为自己暂时收下自尊心都办不到。一时的自尊心真的比她还重要吗?如果真是这样,她只能选择退出。她不想活在两难之中,她真的快受不了啦!

 

  “走,你跟我回房间,我有一件事要对你说。”康西用真诚严肃的眼睛看着她,拉她起来。回到房间,康西随手关上门,让王颖坐在床上,他也坐过来,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说:“这几天我有一个很强烈的写作灵感个欲念。故事情节我都想好,就差用笔写下来。我前几天就在想,等厂里开工以后,我就辞职不做了。花三个月的时间写一本书出来,这件事情我原本不想这么早告诉你。

 

  因为我现在只有这个想法和灵感,却只字未写。我怕说出来后,你说我只说不干,我就想,等我写出一些字后再告诉你。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你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写出这部小说,写好后,我就陪你回家。如果三个月后,我还没有写好,我也陪你回去好不好?我明天就准备一下,利用这几天空闲写一点是一点,这样也就能早几日写好。”

 

  王颖半信半疑地看向康西,问他写的是什么类型的小说?康西说是武侠,故事情节都已构思好。王颖看过康西写的武侠故事,也相信他有能力写出一部小说出来。如果他能写出一部小说出来,也就是一番小小的事业。那他就可以有足够的理由陪自己回家,心想于此,烦恼之心,瞬间转为欢喜,逐笑道:“宝贝,只要你写,我一定支持你。好,我答应你。

 

  过几天你们厂就开工了,第一天不能辞工,要到开工三天后才能辞工。你可以辞快工,你只要安心地写,其他的我包了。”见王颖这么相信,理解和支持自己,康西喜不胜喜,抱住王颖兴奋地亲了又亲。说干就干,康西不习惯电脑打字写作,领着王颖去超市一次性买了五十本书写纸和三支油性笔和三十支笔芯。王颖顺便买了一包零食!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