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去看看”康西说着出了门,席龙忙向旁边跑一段路,佯装刚从书馆出来朝这边慢慢走。康西快步走到席龙面前说:“阿龙,你怎么过来这么慢?刚才你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我前几天对你说的那个女孩,叫小猪。她人品好,长的好,身材好,温柔听话,大方活泼。

 

  现在这是一个好机会,今天我布局让你们见面。希望你把握好机会,她对你初步印象好较满意。”康西一口气把情况大概说了出来。席龙刚想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不等他出口问,康西从他的表情上已看了出来,忙又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阿龙啊,为了你,我可是苦了心啊。今天天刚亮,我就去你厂门口埋伏下来监视你。

 

  你是上午九点半出来,出来后就去了网吧。我还在你旁边上了一会网,你没看到吧?下午你就四处逛来逛去,最后你来到了超市,我也跟了过来。我在这里跟踪你,王颖在家带着小猪她们过来。就在你进书馆时,王颖带她们过来。我就让小猪照我说的去和你挣书。不过你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还顽固地和她争个不停。现在不要多说了,先进去再说。”

 

  “等一下”席龙突然脱口一句出来。

 

  “等什么?”康西刚转身走,听到席龙说等一下,回头问了一句,见席龙犹豫不决的样子,拉住他就走。

 

  “我……”席龙想说什么,被康西拉着走。康西一边拉着他走一边说:“你要你你我我的了,进去后,我自然会介绍你和她们的,不会让你难堪的。”听了他这一句话,席龙才宽下心和他一起走。

 

  康西打开门,房间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康西干咳两声说:“阿龙”说完让开身,让身后的席龙出来。“哈哈,小帅哥”看到席龙站出来,阿妹当先拿席龙开刷。“小猪,妞妞,阿妹”康西一一指着她三人给席龙介绍。“你们好”席龙尴尬地向她们问好。

 

  “那本书买回来了是吧?”小猪看到席龙手里拿着那本书,故意问。席龙被她这种带扫描的眼光看的很不自在,强笑道:“你若想看,先给你看。”“好啊”小猪毫不客气地伸手去要。席龙上前把书递给她,康西让席龙坐下,随后说:“我还有点事要做,樱桃,陪我一起去吧。”他这么一说,在场之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康西使眼色让妞妞和阿妹也一起出来,但她两人装作没看到,不出去。

 

  康西和王颖出了门,康西似对王颖又似自语道:“阿龙一个对付她们三个,恐怕应付不来。”王颖拉着康西的手走到一边说:“你的任务已完成了,不许再踏进去一步。我觉得妞妞和阿妹不出来更好,人多才有的选择嘛!哪个性格更适合阿龙,就让他要哪个嘛。”

 

  康西点点头,陪王颖来到碰碰车场所外面说:“我总觉得我们现在和媒人差不多。你看啊,我又是对阿龙介绍她们三个,又是对她们三个介绍阿龙,又设计让他们见面。还有,我发现我很适合做侦查员。跟踪了阿龙大半天,阿龙竟然丝毫不知,嘿嘿!”说到此,不由得意起来,但随之又切入话题说:“本来我是想让小猪和阿龙在一起的。小猪年纪大一点,妞妞和阿妹还是小孩子嘛。”王颖听候,很是不同意,就说:“她们两个再过几天就满十八岁了,都成年了,还小吗?”“那小猪过了年都二十岁了,还是比她们俩大两岁。阿龙过年后就是二十一岁,比小猪大一岁,这样更好一点。”

 

  “你有本事现在去把妞妞和阿妹叫出来啊。”王颖有点生气地说。

 

  “算了,看阿龙自己的了。有本事,哪怕让她三个都做他女朋友我都没意见。若没本事,一个都套不住,也不关我事了,该做的我都做了。走吧,你不是说想玩碰碰车吗?走嘛,去玩啦。”康西拉着王颖的手来到售票处,买了两张票。两车持票进场,玩的人很多,气氛显示的很浓烈。两人坐上车,王颖很霸道地驾驶者,康西也不和她挣,随她去驾驶撞别人的车。两次玩了两次,又去打桌球。

 

  王颖陪康西打过几次,逐渐学会一些打球技巧。两人玩到天黑,他四人才从里面出来。康西忙过去,拉住席龙的手到一边去,问他进展如何?席龙摇摇头没说话。“不会吧,在里面呆一下午,竟然没一点效果?”康西买了二十个点唱币,还没唱一首歌呢,又问:“不会是你们四个就那样老老实实唱一下午歌吧?”“是啊”席龙不加思索地吐出这两个字。

 

  “你们没说话吗?”王颖在前面陪小猪她们走着,康西拉住席龙在后面问他。席龙说:“也没什么好说的,她们三个老是不和我说话,只让我唱歌。”“就你唱歌她们还听?”康西惊讶地问。

 

  “不要小看人嘛”席龙说。

 

  “哈哈,在唱歌方面我从来就没有高看你。”康西笑道。如果说林一涛唱歌比喻成鬼哭狼嚎,席龙则是人哭人叫。不过呢,再怎么着,也比林一涛好的多。康西想象不到,若换成林一涛去唱歌,小猪她们还能在里面听一下午吗?

 

  “喂,阿龙,你到底有多少希望嘛?”康西见席龙不吭声,又问。

 

  “百分之九十”席龙说后一顿,又加一句:“可惜是负的。”

 

  “那小猪有没有把电话号码给你?”康西继续追问。

 

  “没有”席龙显然心情并不高,回答问题时都是心不在焉。

 

  “她有没有要你的?”

 

  “没有”

 

  “完了,看来是真没有希望了”

 

  两人如斗败的公鸡,精神萎缩地出了超市大门,忽听的背后有人叫他们。暮然回首,却是小猪她们买了三大包零食出来。康西和席龙看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想吃零食也不至于买这么多吧?王颖也提着一包零食出来。“天呢,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不得不佩服。”康西自语道。

 

  四人出来后,小猪礼貌性地对席龙说:“要不要吃点?”席龙摇摇头说不吃。小猪笑笑,从食品袋里拿出一包瓜子和一瓶饮料给他。席龙不好意思接下,小猪坚持让他吃,便傻傻地接住了。小猪和他大声招呼就走向王颖那里。妞妞和阿妹也提着手里的零食让席龙吃,席龙忙举着饮料和瓜子说:“谢谢,我有了,不用了。”妞妞和阿妹也不再强迫给他。康西让席龙去他房间玩,席龙说:“改天吧,现在天都晚了。”见他不想去,康西便说:“那好吧,有时间过来找我玩。”在超市门口分开,康西回家,席龙回厂里

 

  小猪,妞妞和阿妹随康西一起去他房间,妞妞让康西打开电脑放电影。四女生都拿着一包东西吃起来,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让他。康西看她们吃,心里也馋。来到小猪面前,手指她背后说:“你看那个是什么?”小猪中计回头去看,一包话梅被一只强硬的手夺走。

 

  待她再回过头来,手中话梅已不见了。去看康西,只见他两手空空,并无一物。康西又起身坐到王颖身边,小猪去向康西要话梅。康西举起双手,很无辜地说:“你也看到了,我双手空空,哪有什么话梅没话的”说着,两只手翻来翻去,一表自己确实没有拿她的话梅。突然感觉口袋一触动,王颖的手从他的口袋里抽出,同时她手里还拿着一包话梅。王颖把话梅递给小猪,康西气呼呼地看向王颖。王颖看他木瞪如牛,故意气他说:“嘿嘿,想吃吗?”

 

  “哼,我想吃你”康西嘴巴一歪,露出诡异的神色。

 

  “有本事吃啊”王颖不甘示弱地拿起一根虾条塞进嘴里吃着说。

 

  “小样的,别以为我不敢。”康西看来真想动手了。

 

  王颖见势不妙,忙和小猪调换一下位置。小猪刚才话梅差点被康西赖走,和王颖换了位置,就用离康西稍远的那只手拿着。康西看她们四人一个比一个吃的香,用舌头舔舔嘴唇,一副想吃却又吃不到的表情,惹的四人一阵大笑。就在小猪笑时,一个没防备,手中话梅再次被康西抢走。小猪扑上去就去夺,康西像一个赖皮的小孩子。把话梅放在衣服里面让小猪过来拿。

 

  小猪自然不会去他怀里拿东西,康西见此,很是得意。小猪不急不慢地说:“我怎么记得包装袋上有油啊。”她这漫不经心一说,康西赶紧从怀里取出话梅。前背面仔细地看个遍,哪有油渍啊?就在这时,说声迟那时快,小猪一记‘九阴白骨爪’袭来来夺话梅。但她低估了康西的反应能力,就在她右手触碰到话梅袋时。康西仰身躺在床上,小猪一次抓空,随之又扑向康西。两人在床上翻来滚去夺话梅,王颖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却又不便直接出口制止。

 

  最终还是康西胜利,因为他再次把话梅放在衣服里面。也许是小猪想到她刚才和康西交缠在一起夺话梅大是不妥,便立即坐正身子,不再和康西夺了。康西拿出话梅,开心地吃着,完全没有想到他刚才和小猪抢话梅的不妥。

 

  当目光停在王颖脸上时,见王颖脸色不悦,立即停口不笑。打开皮皮电影,选了一部鬼片。女孩子都胆小,康西只想放电影吓唬吓唬她们。谁知阿妹,妞妞看见是鬼片,却开心的不得了。小猪她们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和VCD,阿妹和妞妞都喜欢看鬼片。虽然两人每次看完都吓得连厕所都不敢去,但还是忍不住去买更多鬼片来看。小猪原来是最怕看鬼片,每次妞妞和阿妹看鬼片,她都用被子蒙头睡觉,但还是能听到声音。后来,在两人这种看鬼片的爱好的熏陶下,她也习惯看鬼片,只是康西不知道罢了。

 

  王颖可不比妞妞她们三个,每次康西看鬼片都要经过她的同意才可以。她是很少看鬼片,她也害怕看。但见小猪不反对,妞妞和阿妹这么兴奋,也不便说不让康西放。为了增加气氛,康西熄了灯。四个女生害怕却偏偏要看,看到害怕处,一个跟着一个尖叫。叫过之后又津津有味的看,看到害怕处,又尖叫。康西感觉,她们的叫声比电影里面的恐怖情节还恐怖几倍。

 

  席龙在回厂里的路上被妹妹打电话叫他去玩。席龙看时间才晚上八点,想想自从那次无意看到李秋萍的身体,一直不敢去面对她。“难道以后永远不去妹妹那里了吗?等下过去向她道歉,她应该不会往外赶我走吧。”经心里这一番思索,决定去妹妹房间玩。在门外徘徊好久,才鼓起勇气敲门。开门的是李秋萍,席龙在门外看着李秋萍发呆,想道歉的话,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李秋萍看着席龙脸红发愣,也不言不语。如此约过一分钟,小娜一声哥和一声萍萍姐,才将两人的魂叫回来。李秋萍很礼貌地请席龙进来,席龙在床头坐下来看电视。小娜说她们想出去逛街,让他一起去。席龙点点头,赵薇薇今天穿了一身类似睡衣的套装,远一点看去,似二十五六的女郎。以前席龙没见她穿过,应该是才买的吧。小娜穿的是可爱型的衣服,李秋萍穿的是成熟型的衣服。席龙半年都没买一件衣服,穿在身上的还是他上次离开深圳时买的一身衣服。

 

  席龙陪三人下了楼,在夜市逛了一会儿又去了步行街。李秋萍现在多了一个习惯,不管买什么都先问席龙的看法和意见。如果席龙说好看或可以,本来可以不用买的东西,狠狠心也买下来。但随后就出了一次洋相。她三人走在前面,席龙似奴仆般跟在三人后面。突然,李秋萍看见女性专卖店有一条粉色的女式内衣,想也没想,就拿起来问刚走到门口的席龙说:“阿龙,这个你感觉我穿上去好不好看?”

 

  “这个……?”席龙一下子冷汗爆出,心里想:“李秋萍怎么这个问题也来问我啊?”李秋萍也想到了这一点,忙把内衣放回去,红着脸走了,席龙也脸红心突突的。

 

  四人一直逛到十一点才回去,席龙看时间已很晚,在步行街处就直接分开回厂里去了。就在快到厂门口时,李秋萍打电话过来,她说她一人在外面,让席龙过去找她。席龙说:“天晚了,明天找你玩。”李秋萍说他不过去找她,她就彻夜不回去。席龙无奈,问清了她具体所在位置,快步赶去。

 

  李秋萍站在马路边,似一棵树般纹丝不动。眼睛目不转睛看着席龙过来必走的这条马路,像焦急等待什么。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的一声大叫。猛回头,却生气地捶那人的胸口。席龙见她这样,也不还手。李秋萍打了他几下,很爱怜地问他痛不痛?席龙笑道:“身上不痛,但心里痛。”李秋萍主动拉起他的手说:“如果你生气了,就打回来吧。”席龙忙说:“我可舍不得打”李秋萍垂下头,似只温柔的羔羊,柔声说:“可以陪我说会话吗?”

 

  两个人找不到地方说话,席龙说去你房间吧,在外面没有地方说话。李秋萍不同意,说回房间说话,会影响小娜和薇薇姐休息。后来,李秋萍想到一个好主意,她低着头说:“要不,我们去租一晚房子吧,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席龙一听要去开房,心又开始扑通扑通了。他心里想拒绝,大脑却控制他的嘴巴同意了。

 

  席龙像小偷似的东看西瞅,确定没人跟踪他们,才找到一旅馆租了一间单间。席龙租的是一间普通电视房,李秋萍进来就把手机关机。她关好门,坐在床头,看着站在对面的席龙说:“你也坐啊,别老站着。”席龙听话地坐在床尾。“我想冲个凉,你在这等我一会。”李秋萍说完,起身去冲凉。席龙刚想起来,似想、又想到什么,乖乖地坐在那里不动。

 

  不一会儿,李秋萍冲好凉出来,也让席龙去冲凉。席龙竟很听话地进去冲凉,李秋萍穿好衣服,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看。席龙冲好凉坐在床边,两人都在静静地看电视。虽然电视上放的是广告,两人仍看的很入迷。

 

  今天天气很晴朗,桃子坐在李玉龙摩托车去兜风。两人都穿着厚厚的,各戴着一个头盔,却仍感觉冷风从衣服缝里袭遍全身,两人都没开口说冷,贪婪享受这冬季兜风的感觉。李玉龙开车很快,桃子双手抱紧他的腰,耳边风声呼呼响。

 

  李玉龙开车沿县城那条马路直行驶去,到了县城,李玉龙似乎很自然地拉起桃子的手。桃子没拒绝,两人逛了很多地方。不到一个小时,李玉龙就提着两件衣服打包的袋子和一包装一双鞋子的袋子,还有一对纯银耳坠,都是买给桃子的。桃子刚开始什么也不要,因为她很少戴那些挂饰。在李玉龙的一再劝说下,才戴上那对纯银耳坠。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戴上耳坠,有增添一丝气质和靓丽,不由心里也乐滋滋起来。

 

  李玉龙不让她取下来,就这样戴着,一辈子都不要取下来。两人又在一餐馆吃了午饭,下午又去逛了一些商场。下午四点钟回来时,李玉龙已花了一千四百块钱。李玉龙说他家人知道他和桃子的事,家人同意他和桃子交往。

 

  爸妈在昨天也特意去看了桃子一次,对桃子很是满意。对李玉龙说,什么时候想去桃子家提亲,随时说一声,定亲方面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不过,李玉龙是知道桃子现在是不会同意的,他也一直忍着不和家人过多讨论这事。李玉龙送桃子到家,在她家玩了一会儿便回家了。

 

  看着李玉龙给自己买的衣服,鞋子还有其他东西,她心里有股说不来的滋味。这几天家里有好几人过来提亲,但都爸妈直接找理由拒绝了。她爸妈只看中了李玉龙,虽然两人现在一个只字不提此事,一个迟迟不来提亲。但两人关系日益密切,今天李玉龙又给女儿买了几件衣服,还有名牌鞋子和纯银耳环。两人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