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深情地看着林一涛的双眸说:“我听你的,你让我辞工我就辞工,如果找不到工作你养我。”林一涛将她的手握的更紧,然后将她那只手穿过他的衣服,压在他胸口上,说:“我不是想对你发誓,我只是想让你感受我的心。让我的心意通过你的手传到你的心里,我要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重大灾难,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我一辈子都会在你身边。没工作我养你,如果我也没工作,讨饭也要养你。”一席话,让燕子忍不住眼泪簌簌下落。

 

  依在林一涛的怀里,哭道:“林一涛,我记住你这些话了。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号。”拿出林一涛的手机看一下时间,又继续说:“晚上两点四十八分,你对我说的这一段话,我会记一辈子的。等下我回去也会记在我的笔记本里,倘若以后你抛弃我,不理我,我就拿这些话给你看。如果你还不要我,我就死在你面前。”本就忧郁而浓情的话,伴上她的眼泪和哭声,句句如捶,字字如针。

 

  林一涛听在耳朵里,感受在心里,将燕子抱的更紧,望向漆黑的天空说:“我是不想用发誓来表达我对你的爱,但除了发誓没有比它更能来证明我对你的心。你看天空,这里的黑夜,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如果我不要你,你就在这黑夜里杀了我,让我的灵魂找不到渡口的光明,生生世世痛苦流亡在黑暗里。”

 

  “三更半夜,干嘛发这些吓人的誓言。”燕子责备他说:“我不要你的誓言,刚才你发的誓我也没听到。就算有一天,你真的不要我,我也不会伤害你。我的心,这一辈子都交给你了,谁也夺不走。”

 

  “好了,不聊这个了。”林一涛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说下去,拉着燕子的手往前走。两人走到一家还没有关门的小商场门口,燕子扭头撒娇地对他说:“我想吃冰激凌”“啊”林一涛很大声地啊一声,他就是担心遇到坏人,所以这几晚都没带钱包。

 

  那几晚燕子也没吃冰激凌,怎么今天想吃冰激凌了?便把没带钱包之事告诉了燕子,燕子听了很无奈,她也是没带钱包,只好说:“我也不是很想吃,我也没带钱来,明天再买吧。哦,明天去哪玩啊?”

 

  “好几天没找小西去玩了。要不,明天叫上刚子还有他女朋友加上小西去欢乐谷,海上田园,大小梅沙都可以。”林一涛想到一起出去玩,就掩饰不掉兴奋的心情。可燕子听了,并没露出一丝喜悦,相反,还有一丝惆怅,伤感地说:“我想你陪我过一次两人世界。我们认识一年多了,在一起也快一年了,这个年我希望只有你和我一起过,好不好?”

 

  “好吧”林一涛答应道:“既然你不喜欢人多,那就我们两个就玩吧。”

 

  “我不是不想和王颖她们一起玩,今年是我们在一起第一个年,我想过的浪漫点,没他人打扰。”林一涛了解她的意思,就问:“明白,那你想好去哪玩没有?”燕子在他耳边小声说了,林一涛听完,一声惨叫,忍不住大声说道:“你让我在过年那一天,买一大包吃的,陪你看一天电视?这……这是哪门子浪漫啊?你没,没,没说错吧?”

 

  桃子躺在床上睡不着,外面吹着北风,吹着屋外那些碎小东西沙沙响。她的心此时比外面被北风吹起的碎小物件还要乱。今天阿杰自他离开她后,第一次打电话给她。他可能才知道她回家,在电话那头,他第一句话就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家的?一直到聊天结束,他都没问他在家过的好不好?身体怎么样?只是三句话不离‘你到底还等不等我’,让桃子对他好生失望。

 

  或许这些都是他担心失去她的自然表现吧!就在她刚和阿杰结束电话,李玉龙又打电话过来。“今天怎么那么巧”桃子自语着,但还是接了。没等李玉龙说话,桃子就感觉他的情绪不对劲。果然,李玉龙第一句话就说:“桃子,你不理我这两天,我的心好难受。

 

  不想吃饭,又睡不着觉。刚才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你不要我了,醒来后,才发现自己流泪了。桃子,我想对你说一句话,希望你听后不要生气,更不要因此不理我。”桃子只淡淡地说一句:“好吧,你说吧。”“你先答应我以后还理我。”李玉龙在电话那头恳求地说。

 

  “嗯,我答应你。”桃子说。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李玉龙流泪说,声音明显变了调。桃子一下子陷入无底黑洞,只觉脑海一阵翻搅,瞬间一片空白。这一句话她也想到李玉龙会说的,就像李玉龙刚开始想试探来提亲。可真正等到他亲口说时,脑和心都还是一时接受不了。好久,好久,她的意识逐渐清醒,而李玉龙在电话那头焦急地大喊:“桃子,桃子,你怎么了?你说句话啊……桃子,你怎么那么久不说话?是不是生气了?你答应过我的,不许不理我的……”

 

  “哦,不好意思,我刚才……刚才……你打电话只为了说这个吗?”她语气混乱地说。

 

  “嗯,哦,不是,除了这个,我还有一件事对你说。我和以前那个女朋友的关系,就像你和阿杰一样。我们之间真的没发生过什么关系,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就不能有任何事隐瞒你,请你相信我!”李玉龙声音有些撕痛。

 

  “其实,我不是因为这件事不理你的。”她忙撒谎地说。

 

  “那你到底因为哪一件嘛?怎么那天你突然不理我?”李玉龙问后屏气静听她的回答。

 

  “不是了……是因为,哦,因为那天我身体突然不舒服啦!”桃子突然想到一个好接口,说出后,重重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通话,她足足和李玉龙聊了一个半小时。她就是因为李玉龙找过一个女朋友而生他气,现在李玉龙向她解释的一清二楚,自然不再生他气了。可是阿杰的事又令她陷入囹圄,阿杰说他在一家汽车维修公司做学徒,学汽车维修。下一年年底就可能把师父教的全部学会,他就是担心桃子不等他。他为了专心学习,把手机卡都取下来,不和任何人联系分心。今天他们维修公司放假,他就去盛大厂找他堂妹。

 

  在盛大厂时才听堂妹小新说桃子回家了。他听了以后很是担心,担心桃子回家,她爸妈会给她定亲。他回到公司那边后,就给桃子打了个电话。明显地,他就感觉到桃子对他还是那副不热不冷的态度。连她听说自己找到一份学徒工作,并下一年年底就可以学业完成时,也没听她露出一丝喜悦。反而还有点失望之感,他听了心里很是受伤。就问她是不是不想等他了?可桃子听了这些更是不开心。

 

  虽然她说还会等他一年,但语气比之丢一次时,明显软弱无力了好多,像是被折磨之后逼着说出来似的。这一次,是他主动挂了电话。他开始怀疑,这毫无理由地迷恋她,是对还是错?花开并不一定结果,有了开始也不一定有结尾。桃子这些微妙的变化,他也听出来了。现在不管是为了桃子,还是为了自己,哪怕就算桃子真的不等他,也要努力学会这门手艺。

 

  有人说孤独可以杀死人,此话用在席龙身上最合适不过。放假这半月,愣是没地方玩。林一涛,杨刚康西都有了女朋友,都在家陪自己的女朋友玩。不再像以前四个人都是光棍,一起出去玩。他刚进这个厂没有多久,厂里人本来就不多,又都是一些三四十岁的大哥大姐。厂里没人玩,也没地方可以消遣打发时间。兄弟们那里也不能常去,他索性也不去。每天除了泡网吧,就是一个人夜里找一块没人的草地,喝酒发呆,有时间就去看看妹妹,在妹妹那里玩一会。妹妹还有几个知心朋友陪她一起玩,不像席龙,似一匹孤独的野狼。

 

  席小娜的房间是和她两位同事又是老乡合租的。她那两位老乡一个三十岁,叫赵薇薇。一个二十二岁,叫李秋萍。三人合资买了一台电视机和一套做饭厨具。三人都会做饭,赵薇薇更是做饭高手,所以饭菜大多都是她来做。她老公在北京一建筑工地上班,家里有一儿一女,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她和老公关系冷冷淡淡,没有共同语言。都是奉父母之命,媒人之约结为夫妻。两年前,她就丢下孩子给公公婆婆带着,只身来深圳打工。她脾气很好,把席小娜当妹妹照顾着。有时席龙去玩,她也热心给席龙做好吃的。

 

  李秋萍是席龙同县城的,谈过一个男朋友。两人在一起一年,最后还是分手了。分手后,她就进了席小娜那家电子厂。她被分到席小娜那一条拉,而赵薇薇是她们拉长,三人都是老乡,关系特别好。后来席小娜不想在厂里住,便与赵薇薇说了。赵薇薇也想出去住,就去问李秋萍要不要一起租房子住?李秋萍听了马上同意,因为在外面住,三人每人平均也就是一百块左右。而在厂里住,每月还要扣六十块钱,且,每间宿舍都是住八到十人。

 

  李秋萍性格方面还算温柔,只是太喜欢争强好胜。放假这几天,席龙实在是没地方玩,便隔一天去妹妹哪儿玩一天半晌的。毕竟妹妹那房间里住的都是女性,她们三人睡一张床上,席龙过去都是坐在她们床上。床上放着她们穿的内衣裤,还有阳台上挂的到处都是内衣裤。每次席龙去玩后,心里都痒痒的,很不是滋味。

 

  前天,他上了一天网,在网上碰见了康西和林一涛。两人都让他去找他玩,但一想到两人都有女朋友,都在房间里陪女朋友玩,当然不合适去了。上了一上午网,实在无趣之极,便下机去吃饭。吃了饭,出了餐馆门口,就犯难了。

 

  他想不到自己该去哪里玩?这里没有什么娱乐场所,上网他不想去。妹妹那,他昨天才去的,他也不想去太勤。在马路边上足足发呆五分钟,还是拿不定主意去哪打发时间。就信不朝南走去,走了片刻,不由自主来到妹妹租房子那边。在妹妹房间那栋楼下思索了半天,最终拿定主意,去妹妹房间玩。

 

  来到房间门外,刚想敲门,看见门掩虚着没锁。席龙以为她三人正在里面吃饭或看电视,没敲门,直接推门进去。就在他开门往里走三步时才抬头,这一抬头就傻眼了。脚似生了跟,再也移不动半分。妹妹,赵薇薇和李秋萍都在里面,但三人此时都在换衣服。

 

  虽然此时天气很冷,李秋萍还是脱的一丝不挂。赵薇薇好像刚穿好衣服,见席龙进来,还在穿衣服的手僵住了。妹妹正准备脱呢,一件外衣刚脱下去,见哥哥进来,忙有穿上。还偏偏李秋萍离门最近,席龙走进来三步时,离李秋萍之间相隔紧一米远。李秋萍的身材一般,但少女气息却很浓。让席龙看了,血液急流。李秋萍把注意力都放在床上新买的衣服上了,待发现席龙进来,已是三十秒后了。

 

  李秋萍看见席龙就在她面前一米处时,登时惊讶地都忘记叫喊和遮羞了。不但被席龙看到裸体全身,竟还离她那么近。更可气的是,席龙进来时竟没有随手关门,门就这样大开着,刚好此时,从楼上下来几个女孩子,透过席龙身边的空间,也看到了李秋萍的身体,立即外面几个女孩子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跑下楼。这时,李秋萍才如梦醒来,啊的一声大叫,转身就往洗手间跑。小娜赶紧把哥哥推出门外,并从里面反锁门。直怪三人买回来新衣服太兴奋了,竟忘了关门。

 

  李秋萍躲在洗手间里,心还在剧烈跳动着,扑通扑通隔着胸仍听的清清楚楚。一张脸更是红的似涂了一层红墨水,呆呆地立在里面,动也不动一下。心儿还未平息,小娜就叫她出来,说哥哥已被她赶走了,门也反锁了,让她出来。听到小娜的话,她才探头出来看情况,确定席龙不在房间里,才敢出来。等三人都换好衣服,小娜打开门让哥哥进来,才发现不见了哥哥的踪影。

 

  都三天了,席龙一想到那一幕,就热血攻头。他现在还没勇气去妹妹房间玩,妹妹昨天给他打电话,让他去吃饭,说:“薇薇姐煮了一大锅排骨汤,你也过来吃嘛。”他心虚地拒绝了。今天早上妹妹又打电话过来,让他去她房间看电视,他也不敢去。

 

  妹妹生气地说:“再不来,以后就不要来了。”在挂电话那一秒时间,他听到妹妹不知是对赵薇薇还是李秋萍说了一句:“没办法,他不敢来了。”席龙听了,心想:“妹妹三番五次叫自己过去吃饭,玩,不止是她自己的意愿吧?如果不是,那就是说,她们并没有恨我?”

 

  席龙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网吧呆了一下午,又去逛了一圈,什么也没买。他只是以此来打发时间,他在超市一楼爬到五楼。五楼是打桌球,兵乓球等娱乐场所。里面有十二间K歌房,最西面还有碰碰车场,图书馆在北面。席龙站在这里看别人打一会桌球,又转个身看另一桌人打兵乓球。应该是他站的位置不对,老是影响别人打球。在别人的白眼下,灰溜溜地来到北面图书馆里。

 

  他不大喜欢看书,要看也只对那些探索发现之类的书敢兴趣。书馆有十平方米大小,排放十二张书柜。书馆里面有好多人在翻阅,席龙找到一本探索发现,想买下来带回宿舍打发时间。可刚把书放下来,就被一个女孩子拿在手里。席龙忙说:“这本书是我的,你等下不要拿走了。”那女孩看了他一眼,说:“你买了吗?”“还没有,我已打算买了。”席龙说完,那女孩就接道:“你这人还真会耍赖啊,没买就说是你的。等你买了,我自然会还给你。”席龙听了,伸出手来说:“你把书给我,我现在就去买。”

 

  “你说你想买,但你还没付钱,你没付钱,那就不是你的。既然你说是你的,但没付钱就不是你的,所以你没权利让我放下。”她很得意自己的辩驳能力。席龙也辩道:“是我先看到的,我是想买。但你不给我,我想买也买不了啊。”

 

  “买了再给你。”她用霸道的口吻说。

 

  “你不给我书,我怎么去买啊?”席龙说的是实话。

 

  “那是你的事,你买了我自然给你,多一秒钟我也不拿。”她刚说完这句话,从旁边过来两个女孩子。有一个冲她喊道:“小猪姐姐,你在干嘛呢?小西请咱们来唱歌,你跑到这干嘛?”另一个女孩说:“他点唱币都买好了,都等着你呢。”

 

  “你叫小猪?”席龙指着小猪问。

 

  “不可以叫吗?”反问他一句。

 

  “行,你叫大猪,笨猪我也管不着。”席龙说着,又想到前几天上网,康西对他说,要介绍几个女孩子给他认识。他就问康西那些女孩子的名字,康西一一说了。刚才又听那两个女孩子说康西请她们唱歌,莫非眼前这三个女孩子就是康西要介绍给他认识的小猪,妞妞和阿妹?

 

  那两个女孩正是康西的邻居妞妞和阿妹,见小猪和席龙还在挣书,就走过去把小猪手里的手躲夺过来一把放在席龙手里说:“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弱小女子挣东西,不脸红,给你书,好女不跟坏男斗。”说完,拉着小猪就走了。三人进了一间K歌房,席龙被她们一顿说,心里也很不爽,默默不开心地买了这本书。既然康西也在这里,他打算看个根究。来到她们进的那间房门外,席龙往里瞄了一眼,果见康西和王颖也在里面。康西说话声音很响亮,只听他说:“小猪,我那兄弟还可以吧?有没有看中啊?”

 

  “呵呵”是小猪的笑声,她笑了一会儿才说:“你的兄弟蛮可爱的,就是有点呆里呆气的。不过,他比你白好多,像小白脸。”

 

  “长的白不好吗?难道你喜欢黑人不成?”是康西在问她。

 

  席龙现在全听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康西导演的。他是想介绍自己和小猪认识,他很感谢康西这一片良苦用心,只是小西为什么不提前给自己提个醒呢?

 

  “他是湖北的,离贵州也不是很远哦。”是妞妞在说。

 

  “是很近的,只要小猪看上他,以小猪这等英姿和容貌,想他是不会拒绝的。”康西兴高采烈的说。

 

  “我现在对他都不了解,不过,看他挺老实的。身上说,男人都是长相老实,心里不老实。没一个是好的,就比如你吧……”忙听康西说:“小猪,你可不能拿一般人来比喻我啊。我们四兄弟个个都是绝世好男人,就因为他也是绝世好男人,所以我才会介绍给你认识的。”

 

  “怎么他还不来?”阿妹问康西说。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