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九点,康西醒来后就给林一涛打电话,让他等下不要出去玩,在家等他一会儿。康西和王颖洗刷完毕,两人都穿了一身黑色装,一个身子苗条阿娜,一个是猿臂蜂腰。在楼下不远处就有买吃喝的小摊,康西买了几个饼和两晚黑米粥,打包走着吃。在十字路口坐超市的免费接送车,他们刚上去不到一分钟,随之又上来十几个人,司机见车满就启动了车。

 

  两人下了车,就径往林一涛那里走去。谁知林一涛比他们还喜欢贪睡,就在康西王颖敲他房间门时,林一涛还没起床呢。林一涛忙穿上衣服,打开门让两人进来,便去阳台处刷牙洗脸。康西把他想买电脑的事告诉了林一涛,林一涛刷着牙说:“你们早就该买电脑了。”可是他说的这一句话康西和王颖都没听清。见林一涛洗刷好,康西把一千块钱还给林一涛。

 

  林一涛问:“你们还钱给我,买电脑和过年钱够不够用啊?”“够了,还给你钱,再买一部一千五左右的电脑,还能余下一千块钱左右。放假这半个月,一千块钱应该够用。”林一涛听康西这么一说,才接下钱。王颖不见燕子,便问林一涛燕子还要上班吗?林一涛无奈地说:“她们只有三天假,还要上几天班。”

 

  三人出发时已是十点钟,坐车到了镇上,镇上有一电子城,林一涛就是在那买的电脑。林一涛领他们去了三楼,这一层楼全部是卖和电脑有关联的电器。三人在里面一直转到下午一点,比了好几家,才打算买最左边那家的电脑。

 

  液晶屏幕,主机各种装配都还不错,一千四百五,那是他们讲了半个小时才讲下来的价格。但不配送鼠标垫,话筒,音响之类的电脑配件。他们店里也有这些配件,康西又在这家店一对小音响和多功能摄像头。像素是六百万,又有话筒和一小风扇,康西打开风扇,风劲还蛮大的。康西虽然喜欢电脑,却不会组装。回来时,林一涛给他组装好。康西又在一新旧货商店买了一旧电脑桌和一把旧转椅。这么一来,房间里就没有那么单调了。

 

  林一涛跟着康西忙了一天,还没吃饭呢。康西请他去夜市吃麻辣烫,此时天已稍黑,三人拣最里面一张桌子坐下。三人个选了些自己喜欢吃的菜,老板娘把菜都放到桌子上面那口大锅里面。锅里面是大半锅汤,老板娘放在菜都在里面煮。

 

  康西又叫了六瓶啤酒,老板娘生意不错,六张桌子坐满了五桌。听到康西点酒,老板慌张地那就过来。就还没放下,另一桌人也有人喊老板结账。不一会儿,放在汤里的菜都煮熟了,老板娘拿来三个小碗,每碗放了一点调料,又盛了两勺汤在里面。在冬天吃这个最爽不过,夏天他们的生意就稍微差些。

 

  正当三人平静地吃着,陡然听到最外面那张桌子有几个人在大声说话。康西听的这声音熟悉,扭头去看,却是早些天和卫何一起喝酒并差点和他打架的那三个男人。今天不止他们三人,一共有五人。没有卫何,另两人他没有见过。不过那两人没有他三人身材那么高大,康西估计那两个应该和自己高矮差不多。康西吃着,心里在想:“看来我和他们挺有‘缘分’的”康西不想惹是生非,既然他们五人不过来招惹自己,不管是他们看见或没看见,自己只管吃自己的菜就行。

 

  也许是康西多心了,那五人来了那么久,都没往他那瞧上一眼。吃喝了快一个小时,康西和林一涛已酒饱饭足,王颖没喝酒,六瓶酒被林一涛和康西一人三瓶喝完了。康西付了钱,拉着王颖默不作声往外走。这时有一个家伙正仰脖喝酒,正巧看见康西出来。

 

  低头朝那两个大汉说了几句,那两个大汉也瞄眼看向康西。康西不往他们那看一眼,王颖低着头快步地跟着康西走。林一涛走在最后面,瞧见那三个大汉看着他们在狠笑,便多瞧了他们几眼。谁知这多看两眼看出事来了,有一个脸上有一条三寸长的伤疤的男人看到,霹雷似的骂着林一涛说:“妈的,看老子是不是很帅,再看废了你的眼。”林一涛听了,忍不住说道:“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啊?”

 

  “你有种”那刀疤男突然起身朝林一涛走去。林一涛被就离他不远,那刀疤男几步就拦住林一涛去路,一伸手将林一涛推后几步。刀疤男怒视着林一涛,林一涛也狠狠地看向他。“你他妈的不想混了是不是?”刀疤男狠声恶气的说。这时另四个男人也围了过来。林一涛把另四个男人看了一个遍。心想:“打是绝对吃亏,对付一个这样高大的男人,还有一点把握。如果他们五个一起上,自己跑都跑不了。”

 

  他身后是一张桌子,桌子边原本坐着三个年轻人吃饭,见林一涛和这五个男人发生争执,纷纷起来让开。林一涛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面有一些未吃完的菜,还有三支啤酒。林一涛心里盘算着,如果他们真动手,自己就拿啤酒砸他们。想到这,又往后退了一步,确保回手一抓能抓到啤酒瓶。那刀疤男见林一涛身子往后退又不说话,以为他害怕了,就得意地说:“没种就别那么牛B,你以为你大声说一句话,老子就怕你是不是?”

 

  “你想怎么样?”林一涛直盯着他的眼睛问。

 

  刀疤男手指向林一涛的鼻尖说:“今天老子不想打你,以后放老实点,没种就不要装出那么屌。”说完,当先坐回座位上,继续吃菜喝酒。康西咬着牙紧握拳头,只要他们一动手,他就立即从后面进攻。吃烫菜的客人经他们这一闹,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五人在这大吃大喝。老板和老板娘不敢得罪他们,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好几次。以前他们这的生意最好,自从他们来了以后,生意逐渐黯淡下来。

 

  康西强拉着林一涛走了,林一涛气的要发疯。走到十字路口,林一涛悄声对康西说:“你带着王颖先走,我去教训他们一顿。”康西忙说:“你打不过他们,我看那三个家伙都会几招式。你就忍下这口气吧,我跟你说,上一次我也是差点跟你一样,和他们打起来。

 

  你没看他们刚开始一直再看我吗?我是不想惹事才没去拿正眼看他们的。他们想打的是我,放心吧,如果他们还如此欺负我们,我一定会出手的。看他们不是好东西,说不定和黑社会有关系。我们现在能忍则忍,如果哪天我们不想在这做了,狠狠地打他们一顿就走,到时候就不怕他们报复。现在就算打得过他们,把他们打一顿,他们若想报复,我们只会更惨。”

 

  林一涛很不认同这个他这个说法。康西说着走着,走到十字路口偏南一点时,林一涛停下说:“你越是老实,越是显弱,越被别人欺负。刚才不是很明显了吗?如果我带着几十个兄弟,他们五个还敢像刚才那样对我说话吗?你有见过我买的那把刀吗?”

 

  “刀,什么刀?我没看到过,你什么时候买的?”康西去林一涛房间,还从来没见过林一涛房间里有刀具。林一涛气愤未消,怒气道:“自从那次在海边打劫以后,我一租房子就买了一把。有这么长。”说着林一涛两手比划约二十公分长的距离说:“以后谁要再敢欺负我,我就给他几刀。我不会欺负别人,但决不许别人欺负我。”

 

  “天呢,你怎么和小西的性格一样啊?”王颖听他这么说。又想起康西也说过类似的话。又对康西和林一涛说:“是不是你们河南人都是这种性格?”

 

  “不知道,反正我是受不了别人的欺负。这叫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林一涛冷冷地说着,但见王颖面露不喜之色,也不想在她面前过多讨论这些事,便又说:“算了,今天的事我忍下了。我回去了,你们别送了。”这时那辆驶往他住处附近的超市免费接送车启动要走,林一涛忙一个箭步上了车,在车窗上让康西先回去。

 

  康西和王颖回去的时候,那五个人还在那喝酒。心有怒气却硬忍着,他刚才还对林一涛说过,能忍则忍,实在是忍无可忍就动手。回到房间,打开电脑,竟连接不上网络。去问房东,才知道还要安装一个什么连接用的东西,要先交三个月的网费押金才可以给你安装。康西交了三个月的网费押金,房东说:“今天晚上是没办法安装了,要明天才能安装好。”康西说:“行,明天就明天吧。”没有网络上不了网,就玩起电脑里自带的一些游戏。玩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好玩的,便关闭电脑不玩了,两人冲了凉就睡了。

 

  两人躺在床上都没有睡意,便说起话来打发时间。就在两人小声嘀咕时,门外响起敲门声。王颖身未动,问声谁呀?门外应道:“是我,你隔壁的小猪。”王颖打开灯,开门让小猪进来。小猪一进来就看见新买的电脑,就问王颖什么时候买的?

 

  王颖说今天,小猪又问了价格,型号之类的问题。王颖一一回答了,小猪便切入她的来意,问王颖房间里有没有煤气?王颖说:“没有煤气啊,我们都没有在家吃饭。你找煤气有什么事吗?”小猪笑笑说:“菜都快炒好了,没气了。我想借你家的煤气把菜炒好,没有就算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

 

  “这么晚了才吃饭啊?”康西从被窝里探出头问。

 

  “哦,今天我们去爬山玩了,刚回来没多久。”小猪停足答道。

 

  “呵呵,你们还会做饭啊?你炒菜还是她们炒啊?”康西接着问。

 

  “我们三个都炒过啊,炒熟就可以了,没什么难的。”小猪微笑着说。

 

  “有时间我们比较比较,看谁的手艺高。”康西笑道。

 

  “你也会吗?”小猪看向康西,似乎有点不相信康西会炒菜。

 

  “切,不要小看他人。”康西听小猪那么不相信他,立即不高兴地说:“我虽没有正式学过,但炒菜一看就会,甚至想一下想就知道怎么做了。这样吧,下次你们做饭的时候,我给你们炒几个菜。保证你们大吃一惊,然后再大吃一顿。如果你们每天吃我炒的菜,三个月下来,肯定吃的像个小猪似的。”

 

  王颖笑道:“她就叫小猪哦”

 

  “小猪!?”康西并不知道小猪的这个‘雅号’,上下打量一番小猪说:“长的一点都不像猪,干嘛取名叫小猪啊?再者你的身材那么好,取这个外号真的没有水平。要叫的话,叫小蛇更恰当一点。”

 

  “无所谓了,厂里人都叫我习惯了,改不了啦。”小猪笑道。

 

  “小猪姐姐,怎么还不回来?”从门外传来一串悦耳动听的声音。王颖忙去打开门让门外之人进来。小猪对门外那个女孩说:“阿妹,他家也没有煤气怎么办?”阿妹伸头往康西这里一看,并不进来。这时又一女孩子过来,阿妹对那女孩说:“妞妞,你去买菜回来吃好不好?”妞妞一听,当然不去,然后走进康西的房间里。康西在今天买电脑桌的时候,顺便买了四张凳子。妞妞进来和王颖打了一声招呼,见康西已脱下衣服睡了。虽然盖着被子,但胸口以上还是露了出来。便觉这样很不好,进来站了一会又走出去了。

 

  妞妞出去后,不知和阿妹说了些什么,两人一同下去买菜去了。妞妞和阿妹今年才十八岁,小猪比她们大一岁三人都是在一家工厂上班,又是一个部门,彼此玩的很好,就一起出来租房子住。小猪是贵州人,阿妹是广西人,妞妞是广东人。

 

  三人都还没有男朋友,不过看三人都那么可爱又漂亮,会没有男朋友,康西有点不相信。便对小猪说:“我有一个朋友长的很帅,又高又白,现在还没有女朋友,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

 

  “好啊,有时间你带他过来玩哦。”小猪笑着无所谓地说。

 

  “真的,我不是给你开玩笑的。”康西恐她认为自己是和她开玩笑,便装作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到时候不要我把人带来了你不见他,或者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没男朋友也是真的,不过,男朋友暂时不急着要,谢谢你的好意了。”听完小猪这一段话,果然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便说:“你不想要男朋友也行,我下次带他来,你见见他总可以吧?”小猪想想说:“看时间吧”康西也没什么好说的,小猪又和王颖说了一会儿话,妞妞和阿妹买了一包炒好的菜回来,在门口喊小猪回去吃饭。小猪笑着说:“不打扰你们休息了”说完,走出房门,在门外把门关上。

 

  王颖下床把门反锁,刚才她一直坐在床上,只穿了一身睡意,早就有些冻了。见小猪走了,反锁上门就钻进被窝里取暖。康西搂王颖到怀里,给予她温暖,说:“你说,我把阿龙介绍给小猪,妞妞,阿妹哪个好点?”

 

  “得了吧”王颖依在他怀里说:“阿龙同意,人家还不一定同意呢。我看她们三个,眼光一定很高的。”

 

  康西笑道:“不知道现在阿龙怎么样了,明天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有时间过来玩,说不定,还真能追上她们其中一个呢。”

 

  “我困了,我要睡觉了。”王颖不想和他多说这些。康西见她以困倦为由不说话,也抿抿嘴不说话,抱着她老实着睡觉。

 

  桃子那今天下雪了,李玉龙约她出去玩。两人穿着厚厚的衣服,笨拙地爬上一座小山头。雪下的很大,两人来到山头时,身上已被雪覆盖一层,足有两公分厚。两人在山头上放眼看去,映入眼帘的尽是白茫茫一片。两人在山头用手握一个小球,然后让它滚下去。雪球越滚越大,本来拳头大小的雪球,从山头滚到下面平地上时,已成了人头大小的雪球,发出‘吱吱’的声响。

 

  李玉龙突然说:“桃子,我们来堆个雪人吧。”桃子说:“那都是小孩子玩的。”李玉龙忙说:“这个不分男女老少,走,等下去你家,你拿一把铁铲出来,我们在下面堆个雪人。”桃子想到堆雪人,就忍不住笑了。儿时她也经常跟村里的伙伴玩堆雪人,把它们做的漂漂亮亮的。李玉龙在桃子家门口等着,让桃子回家去拿工具。

 

  李玉龙在门外接过桃子拿出来的铁铲,拉着桃子向村西走去。天还在飘着雪花,两人在村西边空地上选好位置。李玉龙用铁铲一铲一铲把雪堆在一起,一会儿时间,就做出一个高一米的雪人,只是没有五官和四肢。李玉龙在桃子耳边说了一些话,桃子听完就跑开了。李玉龙把第二个雪人做好后,桃子又从家里小跑着过来,手里提着一只黑色塑胶袋。桃子走到李玉龙跟前,把塑胶袋交给李玉龙。

 

  李玉龙从塑胶袋里面取出两个萝卜,分别插在两个雪人的上面头部鼻子处。又从塑胶袋里面拿出一红色塑胶袋,将红色塑胶袋撕下两条长约三寸的条形,然后弄成弯月形,贴在萝卜下面。又把黑色塑胶袋撕下两条弯月形,贴在雪人头部上面。又将黑色塑胶袋撕下两片比一元硬币略大一点的圆形,贴在黑色弯月形的塑胶袋下面。退后一步看,脸部表情做足了,两张笑脸展现眼前。

 

  李玉龙又将黑色塑胶袋套在左边那个雪人头上,将红色塑胶袋套在右边那个雪人头上。站远处看去,真像两顶帽子。李玉龙又找来四根木条,分别插在两个雪人的两侧。搞定,沿雪人走了一圈,尤其在正面看雪人,真想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可爱极了。

 

  李玉龙让桃子站在两个雪人中间,拿出手机又是拍又是录像。过了一会儿,桃子也拿出她的手机给李玉龙拍了几张相片。只可惜,没人给他们两个拍张合影。但立即他又想出一个办法,他在两个雪人正前方三米处推了一个高五六十公分的雪堆。把手机放在雪堆上,调好角度,并设置手机为延迟拍照。用这个办法,不但拍了好多他认为满意的照片出来,还录了一段两人在雪人中间吃雪的镜头。

 

  后来雪越下越大,两个雪人又被新雪覆盖一层厚厚的雪花。两人也因这么疯狂的玩,各人双手都被冻的看似肿肿的。但两人丝毫不在意这些,依然在雪花的瓢泼下像燕子般穿梭着。桃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玩过,竟一直从中午玩到天黑。在外面被雪淋了一下午,两人的脸也因长期在雪花和北风的欺负下红扑扑的,似熟透的苹果。

 

  李玉龙家在镇外,离桃子家有五公里路。他每次来都是骑摩托车来的,今天天空下着这么大的雪,骑车会很危险的。桃子想让他留下一晚,明早再走,但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桃子的爸妈见李玉龙几乎每天都来找女儿玩,从女儿的表情和各方面的反应上看,女儿对李玉龙也很喜欢。李玉龙很懂礼貌,每次来都先和桃子爸妈打招呼问好,人又长的俊。后来出去一打听,知道他爸妈都是做生意的,家里条件还不错,又离那么近,便有让女儿和他订婚的想法。现在他们这好多出去打工的女孩子都嫁到外地去了,她们爸妈过去看她们一次都很不容易。

 

  他们是不想女儿嫁到很远去,但见李玉龙这一段时间始终没让家里人过来提亲,决定设法问问李玉龙的想法。李玉龙和桃子回来的时候,桃子的妈妈已做好晚饭,桃子的妈妈就留李玉龙吃晚饭。李玉龙推辞一会,推不脱,便留下吃饭。吃过饭已是晚上八点半了,桃子的妈妈说:“小龙啊,现在天还在下雪,你路上开车会很危险,天又这么黑,要不今天就住婶婶家吧。”

 

  “这个恐怕不大方便吧?会不会打扰你们啊?”李玉龙完全没料到桃子的妈妈会留自己住宿。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