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进去冲凉去了,王颖烧了大半桶水准备冲凉。今夜发生的事太突然了,她一直想不明白,看似文质彬彬的卫何会和这些人称兄道弟。还有一个礼拜就放年假了,如果现在辞工,放年假那半个月怎么过?再者现在是金融危机,不好找工作。如果冒然辞工,就康西一个人的工资,怎么养的起两个人还有每月的房租?年假这半个月肯定要话很多钱的,如果她在辞工,过了年就没钱交房租了。想来想去,决定暂时不辞工,就是要辞,也要等到过了年假后。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时,王颖把各方面道理都搬出来,劝康西暂时别让他辞工。康西叹一口气说:“我看你那个组长不是什么好人,我同意你不辞工。但你要答应我,不要和他走的太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瞧你想到哪里去了,行,我答应你,我尽量不和你说话,只做好我本分工作。”王颖对康西许诺地说。

 

  “这才是我的好樱桃好宝贝。”康西终于舒展一下眉头。王颖看着康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过你发起火来比他们还凶,我不是怕他们把你怎么样。我是担心,你脑子一热会闹出人命。”王颖又想起上次康西在海边打那三个小混混,若不是自己劝他不要打了,说不定他真的会打死人。康西笑道:“我是一般不发火,发起火来比一半人厉害。”

 

  “我就是担心你这个火雷般的脾气,如果哪天真的杀死人。”说到这里,突然停口,忙为自己刚才那不吉利的话自责。“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只要他们不欺我太深,我不会打死他们的。如果他们真的欺我太深,我也许真的会控制不住打死他们。”康西说着,又苦笑一下说:“要杀的话,我就把他们全部宰了。因为杀一个人也是被判死刑,杀两个三个也是死刑。干脆把欺负我的人全都杀了,这样死也够本了。”

 

  康西说来轻轻松松,王颖听在耳朵里,浑身一震,似被焦雷劈身。心里一紧,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悲声说:“我不许你这么说,更不许你这么做。”声音到这儿依然成了哭声:“你知不知道,听到你刚才那些话,我的心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求你了,别说了好吗?”

 

  “说说而已,并不是真的去杀人。”康西说在兴头上,怎能停下来不说:“小时候,我们的村的小胖偷我家的玉米烧着吃,虽然有好几个人偷了,就他偷了以后还那么神气。我就忍不住打了他,他打不过我,被我摔倒后,我就坐在他身上,双手掐他的脖子。

 

  片刻,他的脸就变的黑紫。那时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双手好像不是我的。我的手想松开,可双手不但不松,反而越掐越紧。真的,我并不想打死他,眼看着小胖的脸越来越紫黑。就在那时,村里一个大人一把把我推到,而小胖已昏死过去。

 

  我打小胖的时候,那些和小胖一起偷我家玉米的人都在旁边看着,竟没有一个人去拉我。辛好那个大人推开我,救了小胖一命。不过从那以后,小胖见了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不但是他,和小胖一起去我家偷玉米的那几个人,从此也不敢再去我家偷玉米。”

 

  他讲的津津有味,王颖听在心里越心寒。康西就像一头大象,平时里脾气好好。只要你欺负他,特别是侮辱他,他就会兽性大发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如他所说,他极度恼火的时候,杀人的心都有。大象平常时也很和气,但发起火来,老虎狮子这样的兽中之王也会惨遭不敌。江山易该,本性难移,不知道他这种性格对他以后是福还是祸?

 

  康西见王颖一直默不作声,又问:“樱桃,你有没有发现,站在中间那个男人,像不像前一段时间在涛那边的步行街上骑着摩托车载着黑脸坏牙收保护费的那个男人?”他这么一问,王颖再一回想,猛然更是心惊,担心道:“好像就是他。那么他和那些人混在一起,现在他们又和卫何在一起,以后遇到他们的机会更多。他们如果找到你,说不定会打你报仇的。”

 

  康西狠声地说:“我不怕他们,一条命换他们几条,值!”

 

  王颖眨眼泪下,康西用嘴含一撮她的秀发,王颖看着他,泪水更加汹涌。

 

  出乎王颖意料,今天她刚走进办公室,卫何就极诚恳地想她道歉。本来王颖还对他抱着敌意,见他道歉,也不便再装出一脸严肃,忙说:“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吧,我希望大家都忘掉他。只要以后-----不再有类似的事发生就好。”她重重吸一口气,对卫何沉声说:“如果昨晚不是我在门外锁门不让他出门,可能今天你们已经在医院里。

 

  实话告诉你,他在镇上举办的武术比赛拿过冠军,而且双截棍也很厉害。上一次我和他去玩,遇到几个人打劫我们,都被他差点打死。我不希望你们两个之间结仇,因为我不希望你受伤,更不希望他受到伤害。我们本来只想打工挣钱,本本分分做人。他是个火雷性子,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如果真把他惹急了,就不止打伤人这么简单了。”说完,看也不看卫何一眼,转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卫何歪嘴咬牙听完王颖这一席话,心里有些凉意,连呼吸也不知不觉加重了。

 

  在此后的日子里,王颖生活一直很平静,卫何也不在骚扰她。她是二十号放假,提前两天发工资。康西是二十一号放假,二十号康西发了一千八百二十块钱工资,王颖发了一千四百七十块工资。王颖放假十五天,自一月二十号到二月四号。

 

  康西放假十三天,二十一号到三号。今天是二十一号,罗老板要请员工们吃年饭。康西听说这次除了吃年饭,还有各种表演和抽奖活动,当然要去了。王颖昨天厂里请吃年饭,但她没去。如果去的话,按照流程,她势必和卫何坐在一起吃饭,她不想和卫何在一起吃饭。

 

  日新厂年饭是在沙井一家酒馆举行的,全厂员工,罗老板,张经理全部到齐。张经理让服务员备好音响,电视和VCD。张经理见全部员工已到齐,拿起麦克风说:“经过这三年各方面的努力,我们日新厂逐渐壮大。日新厂,日新月异,呵呵,日新厂能有今天,是离不开大家默默辛苦的努力。借助这新年的气氛,厂里决定让大家好好轻松一下。等下有会唱歌的同事,都可以来上面唱几首歌,讲一段笑话也可以,只要能提高高兴气氛就可以。另外,唱一首歌有二十块钱给的,算是辛苦费。只要你唱,唱多少首,就按一首二十块钱的比例给你。也

 

  许大家都听说了,没听说的同事,现在我要告诉你。等下吃过年饭,我们将举行一次抽奖活动。其中特等奖一名,奖金是两千元。一等奖一名,奖金是一千元。二等奖两名,将电视机一台。三等奖三名,奖金伍佰元。四等奖四名,奖励VCD一台。五等奖十名,奖高级棉被一条,市场价是一百元。”话落,四下里同事鼓掌如雷。

 

  康西心想:“呵呵,我不求高,能抽到一条棉被就行了。”

 

  “有谁会唱歌?现在可以来唱。”张经理问在座的同事,张经理话刚出口,从离张经理最近的一张桌子上走出一个女孩,是日新厂的文员谭莉。张经理见谭莉过来,笑道:“下面请谭莉为我们唱歌。”说完,将话筒递给谭莉。谭莉接过话筒,微微一笑说:“大家好,下面我为大家唱一首《星语心愿》,希望你们喜欢。”在座之人都鼓掌,表示喝彩。

 

  她声音被就带一点点沙哑,又将声音压沉,倒很似张柏芝的声音。一曲唱过,大家都让她再唱几首。谭莉分别唱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和《宁夏》三曲唱过,便坐回去不唱了。此时菜已上满桌,黄江坐在康西旁边,问康西去不去?康西笑笑摇摇头,黄江举手,张经理让他过去。黄江拿着话筒说:“我为大家唱一首《望故乡》”张经理忙为他调好这首歌的背景音乐。

 

  黄江模仿陈星的声音也有七分像,一曲唱过,喝彩不断。杨天富,李光国,胖哥,韦小军,陈亚伟等一干和黄江玩的很好的同事在下面大吼,让他再唱一首。

 

  黄江笑着想了想说:“我再唱一首《霸王别姬》”唱霸王别姬要有浑厚深亢的嗓音才能唱到淋致,不过,黄江虽没有浑厚深亢的嗓音,在音调上模仿的很相似。

 

  在座之人又一阵掌声响起,再让黄江接着唱,黄江不唱了,笑着说:“康西会唱,让他出来为大家唱。”他这么一说,众人都将眼光投向康西。康西有些紧张而导致脸红红的,忙说:“我唱的不好听,还是不要唱了。”大家哪里同意,几个和康西玩的好的同事,连说带拉,把他推向台上去。康西还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唱过歌,接过话筒,强压下紧张,慢慢恢复轻松,说:“那我现在为大家唱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唱的不好听不许说我。”大伙都说没关系,就是唱的比鬼哭狼嚎还难听,也不会说他。张经理说:“现在我们图的就是这种娱乐热闹气氛,不要太在意唱地怎么样。”张经理没有听过康西唱歌,还以为康西真的是唱的不好听。

 

  康西最喜欢听也最喜欢唱这首《我的未来不是梦》,现在唱出来,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但他的声音稍比张雨生粗厚一些,却也好听。康西将这首歌唱完,四周又是掌声如潮。纷纷让他再唱几首,康西推辞不掉,一口气又唱了四首歌才回归座位。然后又有两个夜班男生各唱一首歌,最后罗老板的女儿也上来唱,唱的是儿歌。一分钟不到就唱完一首歌,等众人渐渐听懂她唱的是什么时,她已经唱过七首歌。又唱了三首歌,一共十首。综合时间还没有康西那五首歌唱的时间长。

 

  罗老板的女儿唱罢便没有人上去唱了。此时饭菜众人已吃的大饱,康西陪同事喝了一瓶啤酒。他不敢再多喝了,以前喝酒都是直接拿瓶喝,现在改用杯子来喝。且一次只喝半杯。胡主管过来和黄江他们一一干一杯,吃喝到下午四点,老板让服务员把残酒剩菜都撤走。张经理抱一个长五十公分,高三十公分的箱子。箱子上面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张经理举起箱子说:“各位同事,现在你们每个人的工号,名字都在里面。为了公平起见,每个人的工号名字,我们都将它揉成大小相同的纸团。这箱子里面黑乎乎的,就是不揉成纸团,也看不清里面的字迹。

 

  等下我们将按照从小到大,从低到高的顺序方式进行抽奖。抽奖方法是指定人员来抽,抽奖之人只须将一只手伸进箱子里,随意抽一个纸团拿上来,展开纸团,上面有谁的工号,名字,抽到的奖品就是谁的。下面有请胡振华胡主管为我们抽十名五等奖。胡主管自进我们日新厂整整两年,这两年为我们日新厂做出很大贡献。日新厂能有今天的成绩,其中胡主管的功劳是不可抹灭的。

 

  现在是金融危机,好多工厂都没承受住金融海啸的冲击,倒闭的倒闭,破产的破产。没有倒闭破产的工厂也是没多少订单,我们厂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加工厂。

 

  但我们坚持低价格高质量的原则,所以我们这条小舟在波涛汹涌的海洋里,还能劈风斩浪,继续艰苦前进。也希望大家好好干,厂里离不开大家的配合工作。只有厂里挣到了钱,才能有呐能力发更多工资给大家。厂里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你们为厂里做出的贡献。”

 

  张经理说完,胡主管上来。张经理把箱子放在旁边桌子上,胡主管走到箱子后面,慢慢伸一只手进去。在里面摸索了一会,抽手上来,将手中纸团展开道:“011,冯志伟。”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男孩走上前,彭西兰将一包棉被递给他。那叫冯志伟的男孩接过棉被就回座位上去了。“020,周明杰。”胡主管又抽了一个纸团展开念道。十个五等奖名次都抽完了,没有康西的名字。

 

  张经理又让许经理为大家抽四等奖。胖哥,杨天富各得了一台VCD,等四等奖抽完,还是没有康西的份。张经理拿着话筒说:“下面我们有请罗老板夫人华凤娇华女士为大家抽三等奖。”罗夫人款款而来,细细白白的手伸进箱子捏一个纸团上来。

 

  可三个名次,愣没有一个有康西。三份三等奖五百块都被夜班的人得去了。张经理笑道:“下面这两个二等奖和一个一等奖,都有我为大家抽。呵呵,两样都是好东西。看谁幸运能拿到这两样奖?”说完,从里面抽了一个纸团,展开念道:“007,赵超。”赵超一听,兴奋地走上来。张经理笑道:“赢一台电视机高兴不高兴?”赵超笑着说高兴。

 

  随之,张经理又抽了一个二等奖,又是赵超那一班的人赢了去。张经理现在抽一等奖,这时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恐怕每个人心里都在念阿弥陀佛,保佑我中奖。康西也不列外,一千块差不多是他一个月的工资。当张经理念出中奖者名字时,众人都重重吁出一口气。彭西兰一脸阳光灿烂地走到张经理面前。张经理取出一个红包递给彭西兰说:“如果口袋放不下,我可以帮你保管着。”彭西兰笑道:“不敢麻烦经理了,我的口袋还装的下。”领过红包,兴高采烈地回去了。

 

  张经理郑重宣布罗老板为大家抽这名特等奖。抽到特等奖的人将会和老板合影一张。罗老板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上来接过张经理手中的话筒,发表演讲一会儿。罗老板讲话又急又快,像冲锋枪,啪嗒啪嗒两句话几乎并作一句话说出来,康西只听懂十分之一句。这十分之一句还是断断续续的句子,连不到一块,就没听懂老板讲些什么。罗老板讲完话,伸出右手,从里面捏一个纸团出来。

 

  为了营造气氛,罗老板故意先不打开,将纸团摇了摇说:“这个纸条就是你们其中一个,是谁呢?现在我要打开了。”这一句话讲的慢些,康西又是很仔细地听着,全听懂了。

 

  罗老板将带字那一面朝大家慢慢展开。坐离老板最近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喊道:“李光国,是李光国。”李光国坐在康西对面,听见别人喊他的名字,他还有些不相信。罗老板翻过纸条念出他的名字,他才兴奋地一阵小跑来到罗老板面前。罗老板让他站过来一些,让张经理为他们两个人拍一张照。罗老板取出一个巴掌大小鼓鼓的一个红包,双手递给李光国。李国光也是伸双手去接,张经理把话筒递给他,让他发表一下获奖感言。李光国拿着话筒,心里有些紧张,有些口吃地说以后会更加好好工作之类的话。

 

  抽奖活动到此结束。张经理拿着话筒说:“下面没有抽到奖的同事,等下会有一个安慰奖给你们。拿着厂牌到这里来取,现在就可以取。”康西随那些没有抽到奖的同事来到张经理面前,张经理每人发一个红包,红包里面放着一张五十元的安慰奖。

 

  等康西去领的时候,张经理给他两个红包,说:“刚才你唱了五首歌,给你封了一个红包。”康西拿过钱包回到座位,两个红包一个封一百元,一个封五十元。虽然没有抽到一张棉被,拿到一百五十块钱也不错。这时有同事问他y要不要棉被?那个同事说他有两张棉被,这长没用处,想卖掉。康西看棉被布料不错,打开包装袋,用手去摸,又滑又厚又柔。想到家里只有一张棉被和一条被单,买下来用也好。

 

  便问那个同事打算mai2多少钱?那同事说:“你随便给吧。”“那五十块行不行?”康西开了价。“可以”那个同事正愁着处理不掉这张棉被,卖多少钱便是多少。康西拿五十块钱买回一张价值一百块钱的棉被,两人都互利。

 

  康西回去的时候,王颖正躺在床上用手机上网。见康西提着一包棉被回来,便问哪里来的?康西如实说了,并打开包装袋,取出棉被,正好将这张床遮盖住。康西躺在床上打滚,王颖搂住他的脖子说:“小西,我给你商量一件事。”“什么事?”康西忙问。

 

  王颖抿抿嘴说:“我想买一套电脑,放假这半个月都没地方去玩,买电脑可以打发时间嘛。”康西笑道:“行,我也早想买一部电脑了。这样吧,明天我们把林一涛的一千块钱还给他,再让他跟我们去买电脑。”王颖看着康西试探地问:“我们的钱还够吗?”康西说:“买一台便宜一点的电脑,应该够用。”“嗯,好吧。”王颖满意地点着头。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