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龙看到她这样子伤心,心里也跟着痛,蹲下身,伸出左手想安抚她,却不敢去摸她。手停在半空,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好久,才缓缓把手收回。挨身在桃子身边坐下说:“我也可以等你一年,如果他一年后混的不如意,你们就分手。

 

  如果一年后他混的好,我以后不再打扰你们好不好?”桃子听他这么说,哭的更是伤心。拿在手里的眼镜位置正好处在她低头下面,只一霎间,镜片上滴满了泪水。她将头埋的很低,呜呜小声哽噎着。声声钻进李玉龙耳朵里,见桃子哭的那么怜人,他也止不住眼圈泛红。

 

  右手颤抖地抚摸她乌黑秀发。心里好生爱怜。桃子转而趴在李玉龙腿上抽泣,才眨眼间,李玉龙腿部泛出拳头大小的湿圈。李玉龙轻轻拂梭她的秀发,从她头发里隐隐还散发出淡香味儿。“想哭就哭吧”李玉龙心里对桃子说,拿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出任贤齐的《依靠》。

 

  他很喜欢这首歌,听了几年还舍不得删除。桃子听着《依靠》,眼泪更是泛滥,似流不尽的瀑布。李玉龙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终于没控制住,两行泪滚滚下滑。那首《依靠》重复地唱着,两人在北风呼呼的山头上相互依靠着。

 

  海鸥今天要请客,晚上下班后,她这个班的QC全部去了,其实也就他们五个人。海鸥带他们到一家湘菜馆,康西在路上悄声问杨天富,怎么是不是海鸥过生日?如果是,就要给她订个蛋糕。杨天富说不是。无缘无故请大家吃饭,总有个原因吧?后来才听杨天富透露说:“海鸥想要回家,并已辞职,所以走之前,想和大家吃顿饭。”海鸥已在这里做了三年,从厂里刚建成,她是第一批过来的。

 

  李光国和黄江也都是那个时候来的,都算是厂里的‘开厂功臣’。海鸥从最初一个什么都不懂的QC,慢慢学会后升职到领班。黄江刚进来是收料员,属于生产部。后来品保部缺人,就让他去做品保员。和海鸥一样,由原来什么都不懂,到学会了很多东西并升职为组长。

 

  这个厂就像一辆公交车,来了一帮人,又走了一帮人。来来去去,不知换了多少人?而他们几个始终坚持留在这里,就像公交车上的司机和售票员。旅客上上下下,他们为了使这辆公交车能正常运转,而一直坚持努力着。这一点厂里也知道,每一年都会给他们一些奖金,作为鼓励和奖励,平常对他们也很不错。这次海鸥辞职,胡主管,许经理,张经理包括罗老板都极力挽留她。

 

  可她铁下心要离开这里,即使她做事再优秀,她的心已不在厂里,徒留只会上感情。在各方面劝说无功的情况下,罗老板只好批了她的辞职单。她是上个月十五号辞的工,要到这个月十五号才能离开。她辞工一事,连黄江也不知道。杨天富虽然在她辞职前就知道,但是一直没向别人说。现在距离十五号还有十天,到这个月二十号,估计就要放假了,走之前,她想陪康西,黄秀江这些下属吃顿饭。

 

  一个人再优秀,也不可能完成一套程序工作。尤其是没有黄江这个老油条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将,海鸥就不会有今天这么顺利。加上杨天富,王喜娟两位也是资深的QC。她领导有方,主要是她这些下属肯付出努力,肯用心做事。康西才进来这是第三个月,他工作范围内的任务都已做的很熟悉。黄江也有领导众人的能力,在这十天里,海鸥将要把自己所懂的知识悉数教与黄江。

 

  海鸥点了几道菜,把菜谱给康西,让他点。康西看菜谱上的菜名,几乎都不听过,更别说吃了,就点了两个他吃过的素菜,然后把菜谱给黄江。服务员给他们各沏了一杯茶,黄江点好后给王喜娟,最后由杨天富点了几个菜。点好菜,几人就聊起天来。

 

  杨天富叫来十瓶啤酒和两瓶白酒,服务员每人又送来一只酒杯。杨天富先让服务员启开六瓶啤酒盖。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一盘菜出来,这是黄江点的辣子鸡。康西一看,辣椒比鸡块多了一倍。这道菜哥哥的餐馆里也有,只是哥哥没教过他,也没做给他吃过。随后服务员又端两道菜出来,每道菜都是辣椒比菜多。海鸥让大家吃菜,康西吃了一口菜,果然够辣。

 

  康西坐在海鸥右边,杨天富坐在海鸥左边,黄江和王喜娟坐在她对面。康西先端一杯酒敬海鸥一杯,海鸥不喝酒,叫来一大瓶果汁。王喜娟也很少喝酒,但酒杯已被黄江倒了一杯啤酒。王喜娟让黄江把他酒杯里的酒喝完,然后她的酒倒给他,她好喝果汁去。

 

  黄江当然不同意,在杨天富和黄江说,只有喝一杯酒才能喝果汁这句话下,只好把杯子里的酒一口阴完。杨天富也让海鸥喝一杯酒,海鸥不喝。最后在杨天富软硬相逼下,才喝了半杯酒。杨天富见海鸥喝了半杯酒,脸就红扑扑的。呵呵笑着把海鸥喝剩的半杯酒替她喝下去,喝完后,又给她倒一杯果汁。

 

  康西和黄江,杨天富三人干脆直接用瓶喝。杨天富和黄江酒量都不错,康西也能喝点,三人就开始拼酒。不一会儿,点的菜都已上齐,摆满了桌子。每一道菜都是辣的,菜越吃越辣。酒越喝越起兴。不到一个钟,十瓶啤酒被消灭的一滴不剩。杨天富又打开两瓶白酒,白酒康西能喝个一斤,只是喝了几瓶啤酒,肚子有些胀。

 

  海鸥举起手中果汁对黄江说:“今天我以饮料代酒,我们之间公事三年,之间也产生不少误会和介隔。我希望今天咱们两个,能把以前所有的不愉快都化为酒喝掉它。”黄江点头笑道:“我再就不计较以前的事了,也早就忘记了。”两人碰了一杯,都一饮而尽。

 

  自从黄江当上组长,就和海鸥发生好多矛盾,两人虽没互此大吵过,但心里看对方很是不爽。两人谁也不想先道歉,就一直让这种不和因素继续留在彼此心里。海鸥即将离开这里,不想自己走了后,黄江心里还厌恶她。所以她首先道歉让黄江原谅她,黄江喝完杯中酒,叹道:“其实以前我也有好多地方做的不对,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公事了这么多年也是不易。再怎么不开心的事,也抵不过这么多年的同事感情。”

 

  “来,喝,喝。”杨天富忙给黄江倒满酒,和他碰杯喝。

 

  康西回到房间已是晚上十点半,王颖躺在床上看书。康西头重脚轻,很少疲倦,实在不想去冲凉。躺在床上才一分钟就睡着了。王颖见他熟睡,不想打扰醒他。从他进来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心里大概已明白醉酒原由。把康西的鞋子脱下,让他躺在里面睡,为他盖上被子。本来今天想让康西给自己洗头的,看着这副样子,别说让他给自己洗头,就是单把他叫醒也是不易,就去烧了半桶水,自己去洗了。

 

  次日,康西去上班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走到车间,海鸥远远就对他说:“昨天杨天富回去吐的好厉害,那个笨猪,不能喝还那么逞能。”杨天富就在办公室里面坐着,听到海鸥这么说他,也没什么反应。

 

  康西看他双眸无神,脸色还有些白,料知他的酒劲还没全消。黄江此时也推门进来,精神不比康西好到哪里去。黄江一过来就笑道:“明天又要去喝酒了。”康西忙问谁过生日?黄江进来依在桌子上说:“于小丽要结婚啊。”于小丽是厂里的采购兼文员,也是罗老板的亲戚。

 

  康西听了,沉思一下说:“那我们要不要去?”“当然要去了,外面都打出通知了,请我们全厂员工都去参加。”黄江说。“通告?我怎么没看见什么通知?”海鸥问。黄江说:“我来的时候刚贴上去的。”

 

  康西走到门前,透过窗户看到外面还有好几个人在通告板前观看。康西在这里还没有参见过谁的结婚典礼,就回头问黄江,要封多少钱红包给她?黄江笑道:“随你了,一百两百五百一千都可以,你给五十也没人知道啊。”

 

  到了晚上,康西伴着王颖出去逛街,把今天的事说了。王颖问:“你打算封多少钱红包?”“一百行不行?”康西说了看向王颖,王颖说:“你们厂里的人都是给她出多少钱红包?”康西想一下,说:“五十也有,一百也有。”王颖说:“那你想给她出多少就出多少了。”

 

  两人去了超市,同事结婚,虽然和她关系不熟悉。但作为正常人际关系,康西买了一个红包,放一百元进去。次日,正常上班,到了下午四点,厂里让大家下班去换件衣服,五点钟在厂门口集合。康西来这么久还没发工衣,也就不用换,便在厂里玩。不一会,厂门口聚集好多人,有白班也有也夜班人。和海鸥杨天富他们聊了一会天,得知海鸥杨天富王喜娟都是封五十元。毕竟他们和采购都不熟悉,只有每天上下班见一次面,基本上都没人和采购交流过。康西心想:“算了,封一百就一百吧,不换了。”

 

  五点钟,一家酒店三辆免费接客汽车准时过来,谁知三辆汽车载不了四十几个人。厂里让酒店方再派来一辆车,可酒店只有三辆免费汽车。只好让酒店汽车先过去,等下再返回来接剩余的人。

 

  车很小,一辆车勉强坐下十一二个人,康西坐在里面很是拥挤。车行了二十分钟听了下来,康西随厂里的人下了车,老板在前面带路。上了一家酒店二楼,之间采购穿了一身洁白色的婚纱装,笑的很甜。采购身边一个穿着蓝色西装,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前面人过去,采购和她准老公就每人送一支烟,然后接烟之人就给他们一个红包。

 

  康西这是第一次参加别人的婚礼,不懂的这里的规矩,就跟着前面的人做。接过新娘和新郎的烟,把红包给了新娘,新娘和新郎说着含笑着恭送他进去。

 

  康西随前面之人进了一间大房子,里面已坐了好多人。康西看见海鸥和杨天富坐在里面一张桌子上,忙过去和他们坐在一起。房间呈长方形,很宽阔,里面摆放着十张圆桌,标准一桌坐十人。门口处往里一点有一张长桌,上面摆放一张大彩电,VCD和一对音响。放的是蔡依林和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给我》,气氛很温馨。房间里是暗红色的灯光,更是呈出浪漫的气息。

 

  过了一会,原是没有坐上车的同事也来到了,除了厂里的同事,还有新娘和新郎各家的亲人加上两人的朋友,有一百人左右。由张经理主持今天的婚礼,他声音浑厚,吐字清晰响亮,一开口就有婚礼主持人的味道。在张经理一番开讲白结束后,新郎和新娘手挽手进来,大家鼓掌欢迎。

 

  海鸥对康西说,新郎以前在他们厂做技术员,今年三月份出厂的。张经理示意大家安静,顿时议论纷纷的下面,静的落针可闻。张经理先问新娘:“现在你告诉大家,你是怎么认识你老公的?又是为何选择和他在一起的?”新娘接过话筒,有点激动地说:“因为一杯奶茶。”说出这句话,幸福一笑,就把原因讲出来:“他刚来这里不久,就约我出去玩,给我买了一杯奶茶,就这样认识他的。”张经理接过话筒问新郎是不是这样的?新郎点着头傻笑着说是。

 

  张经理笑道:“你还挺聪明的嘛,一杯奶茶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转身向大家道:“以后大家找不到老婆就学学张海,我觉得这一招挺管用的。投资少收益大,大家不妨试试。”说的大家忍俊不禁。

 

  康西觉得张经理平常变现的很严肃,想不到也有幽默的一面。张经理又问新娘:“你看,现在除了你爸爸妈妈,还有你那么多同事,朋友来参加你的婚礼。现在,在这些亲人,同事,朋友面前,你,愿意嫁给张海做他的妻子吗?”“愿意”新娘抿嘴颔首微笑说。张经理微笑着持话筒问新郎张海说:“张海,你愿意和你的新娘厮守终生吗?”“愿意”张海颔首坚定地说。

 

  “让我们为这对幸福的恋人给予热烈的掌声和虔诚祝福吧!”说着,张经理拿着话筒当先鼓掌。台下之人立即双手伸出,大力鼓掌,在啪啪的掌声中,气氛达到了高潮。在张经理的主持下,他们完成了结婚仪式,下来为每一桌客人敬酒。康西真心由衷为他们祝福,心里同时在想:“我和樱桃什么时候也能有今天啊?”

 

  不知是谁说康西酒量好,好多同事都过来和他比酒。康西今天心情被新婚气氛渲染的很高兴,谁和他比酒,一概不拒。李光国当先和他比喝三杯葡萄酒,康西很少喝葡萄酒,喝起来倒比啤酒还味苦。刚和李光国和完三杯葡萄酒,杨天富又和他比喝一瓶啤酒。啤酒一口饮完,生产部几个同事和他比喝白酒。不一会儿,头有些晕乎乎的,看东西都是成双成对。海鸥给他倒了一杯饮料,让他解解酒。好不容易散了酒宴,康西头重脚轻地跟着众人下了楼。

 

  酒店只负责接人,并不负责送人。老板让司机开他的车来,让员工做司机的车回去。康西随李光国和黄江打一辆的士回去,昨天李光国打牌赢了一千多,所以由他付费。到了厂门口,康西一下车就差点倒地。

 

  黄江问他要不要送他回去?康西忙说不用,告别黄江,转身回去。晚风瑟瑟吹来,康西脑子本还有些清醒,经风一吹,头脑陡然眩晕,胃里一阵翻腾,忙走进路边草地上。他吐的很厉害,脑子更加晕眩,胃有点痛,嘴巴很苦,吐的那一会,眼睛差点没掉出来。他小心走着,来到一报刊亭,给了老板十块钱,拿了一瓶绿茶就走。老板喊了他几声,他闻而不回头。老板见他那样,已明白原因,便把钱放进钱包里,不再喊他找零。

 

  康西喝了两口水,脑子愈加迷糊的厉害。没走几步,浑身无力,便坐在草地上休息。他本来是想坐着休息,谁知刚一弯腰,就失控摔倒在地。躺在地上休息片刻,眼睛越来越沉,脑袋嗡嗡响,他想睡一会。这时好多路人看见康西躺在马路边上,只要有自行车行驶路边,就有可能压到他的腿。路人中大多都是各工厂的员工,有好多女孩走出好远还在回头看他。

 

  路灯清晰地照射在他脸上,他闭着眼,混混僵僵听到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歌声响起。这首歌是他电话铃声,经常听这首歌,时间长了,竟形成一种条件反射。

 

  康西一听到铃声,努力睁开眼,拿出手机接听。电话是王颖打开的,这么晚了他还不回去,王颖很担心。康西打了一个酒嗝说:“哦,我,我马上,回,回去。”手无力地摔落地上,好久才站起身。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