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朱和小琴走进办公室,见王颖趴在桌子上小睡,卫何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电脑,浑没在意她两人的到来。两人也没吭声,各回自己的座位上。随之芒果也来了,后面还跟来两位二十二岁左右的女孩子。芒果对着身后两位女孩子指指卫何。两位女孩子一起走到卫何面前,左边那个礼貌地问:“请问你是卫何卫先生吗?卫经理让我找你”“嗯,我是”卫何想起来了,为了更方便追王颖,他对叔叔撒谎说,思莹跟他办公室一位同事闹别扭,要调走一个人,不然会影响工作的。

 

  叔叔信以为真,并问他要调走哪一个?卫何无所谓的说:“都可以,只要调走一个就可以了。嗯,就调走思莹吧,她脾气凶点。对了,叔叔,你要调过来一个脾气好点的女孩过来。不然,脾气太坏,我管不了。还有,我办公室里的如玉也辞职到期了,再派个人过来。”想不到叔叔办事效率这么高,星期五才对叔叔说的,今天思莹就没有过来上班。星期五晚上七点钟,叔叔打电话让思莹去他办公室,一直到下班都没回来。一定是叔叔晚上就把她调换部门了,嘿嘿!

 

  “卫先生,你好,我叫小曼。今天来上班,文员处让我来找你。”右边那个女孩客气地说。“哦,好的,把你的资料给我看下。”又转头看向左边那个女孩说:“把你的资料也拿过来。”两人交了资料,卫何看着两人的资料说:“这么巧,都是八六年的。我是八二年的,呵呵,比你们大四岁。以后有什么不懂不会的,都可以随时来问我。你们都是住厂里还是外面?”

 

  “我今天登记住厂里”小曼说。“我外面”另一女孩说。卫何看着她说:“你叫胡古月是吧?名字挺有意思的。你等下接受思莹的工作。”“嗯,好的。”胡古月说。卫何又看向小曼笑着说:“黄小曼,名字很熟悉。我以前有个女朋友,哦,不是,是一个女性朋友,她也叫黄小曼。她是湖北,你是河南,都很近的。正好,以前你有一个老乡在这里做事。她前天才到期,你接她的工作。”“谢谢”黄小曼礼貌地说。

 

  卫何给她们安排好工作,两人以前都做过文员,各方面都很熟悉。卫何只大概把她们工作流程和范围说了下,两人一听就明白。胡古月以前在卫何叔叔卫经理身边做事,卫何让叔叔调换一个人过来,就派她来了。卫何坐在老板椅上,为自己这聪明之策大感得意。如玉知道他底细走了,思莹也知道,却被调走了,只剩下芒果一人。但她有老公孩子,谅她不会也不敢对别人说。

 

  王颖现在是见了自己就躲,躲是好兆头。这表示她现在不敢反抗自己或者她不敢对她男朋友说。不过如玉和思莹一个走了一个被调走了,这让他多少还是有点心不所想。两人都是美人胚子,脸蛋身材都是极棒。不像刚来的小曼,小曼谈不上胖,充其量只是丰满一点。但在看惯身腰细如蛇的美女的卫何,她亦然成了个大胖子。虽然小曼也有七分可爱三分靓丽,在卫何的审美观里,她只能得五十分。

 

  胡古月这个严肃的女孩长的很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在卫何心里,她两个都不是他想要的类型。以前都是他去挑选,只要他看着合适的才会要。这次既然是叔叔帮他选的人,他不敢不要,也不敢再去调换。

 

  王颖今天一天做事都心不在焉。卫何那晴天霹雳地一番表白,让她的心平静不了。她追根问底并不喜欢卫何,但对他说的那些表白的话,还是很在意的。她在思索他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是想追求自己吗?在认识康西的时候,她就暗暗发誓,除了康西,她不会接受其他任何男孩子的追求,哪怕是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她现在心里烦烦的,总感觉卫何在她背后一直盯着她看,她却不敢回头看一眼他。

 

  “徐滔滔是你吗?”桃子刚坐上火车,还没坐稳,就听对面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子试探地问她。看着他的脸好一会儿,脑子里逐渐记忆起来,他就是自己初三时的同班同学,而且是前后桌。那时候他们两个关系很好,好的别人都说他们两个在谈恋爱。

 

  他的确是追过桃子,那时桃子一心思想学习,虽然也对他有好感,只能暂时拒绝他,并对他说:“以后我们考上大学,找到工作再谈好吗?”他没加思索就同意了。两人成绩在班里都是名列前茅,谁知,在进入高中时,两人分开不在一个班。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没有分到一个班过。两人都忙着学业,彼此联系越来越少,最后淡然无了。桃子高中没有考上好的大学,家里也不想她继续下去,就出来打工了。今天能在此见到他,也让桃子意想不到,开心地对他说:“李玉龙,天呢,差点认不出你来。你也在深圳打工吗?”

 

  李玉龙笑笑说:“我高中没考上大学,不想复读了,就来广州跟我姑父进厂了。我都好几年没回家了,我妈今年一定让我回家看看。”

 

  “哦,是让你回家结婚吗?”桃子笑问。

 

  “还结婚呢,女朋友都没一个。我妈说今年回去给我定亲,对了,你男朋友是哪里的?”李玉龙很急切地问她。

 

  “彼此彼此了”桃子笑道。

 

  “不会吧,我不信。你长的这么漂亮会没人追?”李玉龙听到刚才那一句话,明显兴奋了好多。

 

  “我骗你干嘛?骗你又没有好处。”桃子仍满脸笑容说着。

 

  “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一直想法设法联系你,却联系不到。你把你的QQ和手机号码给我好吗?”李玉龙掏出手机准备记下,因兴奋使他的手有些抖。

 

  终于把夜班熬过去了,一月一号星期四,康西转了白班。想到这几天他白天下班王颖下班,他晚上上班王颖下班,都无味死了。上白班精神也好多了,但少了许夜班的自由。许经理一天到晚坐在他后面,让他感觉有些不自在。听海鸥说,他们上个月做的非常好,目前还没接到超过三份投诉单和退货。如果是这样,他们每个人都有奖金。

 

  下午有一个消息更是让人高兴,文员在通知板上贴了一张通知。后天厂里要组织去东莞大岭山吃烧烤,想去的员工,让各班组长登记,每位员工可带一位家属或男女朋友去。到了晚上,康西把这件事对王颖说了,问她去不去?王颖所:“我明天去请假,清的了就去,请不了就不去了。”“那不行,明天下午四点钟之前必须登记。因为到明天下午厂里采购就要去准备烧烤的东西,并根据人数而购买。要不,你中午发信息给我。”康西说。王颖说:“好吧,我明天上午请假,请的了和请不了,我都给你个信息,”

 

  “你进去那么久,还没请过假,应该可以请的了的。”康西想。

 

  “我也想请的了假,不过呢,万一组长不批准,我也没办法。”王颖对请假这事还真没把握。

 

  “宝贝,我想做一件好事可以不?”康西看着王颖的表情说。

 

  “什么好事?”

 

  “我想为国家节约一些水资源好不好?”

 

  “你不想冲凉?”

 

  “宝贝好聪明”

 

  “行,可以,你不想冲凉就不冲凉。今晚不刷牙也可以,但前提是,不许睡在床上。”

 

  “啊,不是啊,今天我感觉水特别凉。”

 

  “叫你洗热水你又不用,你不是说你一直都在坚持洗冷水凉吗?怎么今天怕起来呢?”

 

  “不是怕。是不想冲。”

 

  “不冲不许睡觉”王颖看着他的脸严肃地说。康西笑笑说:“你帮我洗澡好不好?你看我都给你洗过头洗过脚也洗过一次澡,你还没和我洗过一次呢。做人要厚道,不能太自私了,要跟我学习知道不?”见王颖坏笑而不说话,只好又说:“好吧,算我吃亏,你给我洗澡,我给你讲故事怎么样?”“你这个坏蛋,上一次人家听你讲故事睡着了,又把人家弄醒。”想起前几天晚上那件事,王颖就‘生气’,说完,对康西又捶又捏。康西讨饶地说:“今晚绝不敢了,今晚再给你讲一个新的故事好不好?保证你没听过的!”王颖停下动作,歪头眨眼抿嘴想一会说:“小样的,你这么狡猾,我可信不过你哦。”

 

  见她始终不上当,就狠声奸笑说:“你不给我洗,我可要来硬的了。”“你敢?”王颖嘟起嘴说,样子甚是可爱。“不敢是吧?”康西反问一句,突然抱住王颖的腰就朝冲凉房走去。门啪的一声,被康西从里面锁上。王颖在里面开了几次门都没打开,被迫‘屈服’。其实呢,为了听他那个新故事,他就是不‘逼’她,她多一会儿时间也会答应的,谁叫她喜欢听着故事睡觉呢。

 

  晚上夜深人静,王颖趴在康西胸口上,让他讲故事。康西有些困倦,说明天讲吧。王颖不依他,偏让他现在就讲。康西嗯嗯地应着,眼睛和嘴唇却紧闭着。王颖就用手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呼吸。康西实在是受不了她的折磨,便坐起来,捧起王颖的脸说:“现在,我给你将故事,你必须看着我给你讲。”“嗯”王颖想点头,但脸被康西捧着动弹不了。便爬起身子,斜靠在康西身边,脸被康西捧着,便睁大眼睛看着他。

 

  见王颖聚精会神看自己,已准备好随时听自己讲故事,清清喉咙,小声说道:“红太阳,爬山坡,山坡上面有个兔子窝,我给兔子讲故事,兔子两眼瞪着我。”王颖很认真地听着,见康西说完这一段,便住口不讲了,大失所望地说:“不会吧,没有了吗?怎么那么短?”康西笑道:“这叫短小精悍知道不?”说完,心里却又说:“小笨蛋,骂你呢,都听不出来。”

 

  “不要,不要,再给我讲一个别的。”王颖对他这个‘短小精悍’的故事相当不满意。“这个故事里面有一个秘密哦,你没听出来吗?”康西见她真没听出来,便告诉她说。

 

  “有秘密,我怎么没听出来?”王颖很怀疑地看着康西,康西笑道:“你先保证,等下听到那个秘密不打我。”王颖眼睛眨眨,诡计上来,甜甜一笑,对康西说:“成交,放心吧,我绝不会打你的。”“真的?”康西又确定地问。王颖笑道:“真的,小女子一言既出,导弹都追不上。”“行”康西也干脆地说:“你再仔细听一遍那个故事,听完秘密就出来了。”“嗯”王颖为了猜出那个秘密,立即全神贯注地看向康西,认真地听。

 

  “红太阳,爬山坡,上坡上面有个兔子窝,我给兔子讲故事,兔子两眼看着我。”康西讲到最后一句,已笑倒在床上。王颖伸手就去抓他痒,并笑道:“小样的,胆子不小啊,敢以故事为由说我是兔子?”康西被王颖抓痒,忍不住哈哈笑道:“你耍赖,你……你,你不是说,我,我跟你说出秘密,你,你就不打我吗?”王颖甚是得意地说:“我只是说不打你,并没说不抓你痒啊。”

 

  说完,又在他身上腋窝肚脐脖子处乱摸。痒的康西受不了,开始打滚躲避。康西是个超级怕痒者,他在吃饭的时候,如果谁抓他腋窝处,他就会一下子跳起来。就在他打滚躲避王颖抓痒的进攻,早已忘记他身在床上。刚连续打了三个滚,突身下一空,‘嗵’的一声闷响,康西卷着被子从床上掉下来。

 

  王颖看见,赶紧从床上跳下来,去扶康西上来。康西露出痛苦的表情爬上床。王颖有些愧疚,这都是她第三次把康西从床上抓痒摔下去了,忙问:“宝贝,不好意思,我这次也不是故意的。哪里痛?我给你柔柔好不好?”康西一听,脸上痛苦减去一些说:“你说的,可不是我逼你的哦。”“嗯”王颖点点头。“我屁屁好痛,真的。我就是怕你不高兴,刚才一直忍着没说。”康西说。“真的吗?”王颖有些狐疑。“嗯”康西嗯着。见康西露出很诚恳的表情,便相信了。而康西只穿一条内裤,帮他揉了两下,康西又说:“往下一点”王颖听话地往下揉去。“再往下一点。”康西舒服地说着。“小样的,又骗我。”王颖知上当,在康西屁股上捏一下,康西突然起身,举被子将两人罩在里面。

 

  如果把人比喻成小草或花朵,那么爱情就是雨水。有雨水的滋润,小草才会更快的成长,花朵才会绽放的更鲜艳。今天一上午,康西都是心情超好,嘴角荡溢出幸福的笑容,所以做起事来,也比以前快了很多。中午十二点,王颖给康西发来一条信息。就是这个信息,让康西保持一上午幸福的笑意在读完这条信息后,荡然无存。信息上说“老大(工厂里员工喊组长或以上上司都习惯喊老大)不批请假,不用为我报名了。”康西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却又无可奈何。打工就是要听别人的,没一点儿自由。谁让自己没本事呢,他开始怨恨起自己来。想起自己若有本事,就不用让王颖去打工,因这个问题,而导致他整个下午都闷闷不乐。

 

  昨晚被爱情滋润了一晚,今天下午又被这事打击的闷闷不乐。海鸥黄江他们见上午康西还幸福地像捡到了大元宝,下午却垂头丧气似斗败的公鸡,真搞不懂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次日早上八点,康西一走到厂门口,就见全厂的员工包括张经理罗老板都在厂门口站着。康西走过去和杨天富海鸥说了一会儿话。海鸥说:“老板租了一辆大巴,八点半准时到,现在还有二十几分钟呢。”康西看见厂门口保安室外面摆放着好多钢丝网和几盆鸡腿,鸡翅,茄子,玉米,香肠,豆腐串等食物。还有二十几箱啤酒,够他们厂里四十几个人吃喝的。康西又朝站在门口的员工们看去,见厂里员工都没有带亲属和男女朋友过来。

 

  罗老板一米八的个子,又高又胖。他有一个女儿,约十二三岁,也是白白胖胖。罗老板旁边跟着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脸蛋很白,比王颖的脸还白。康西不知道她是谁,但听罗老板的女儿依偎在她身边,也就猜出来了。张经理也带着他老婆进了老板的汽车,老板先去大岭山,这里都交给会计和胡主管去搞。

 

  八点四十分,一辆深绿色大巴驶到厂门口。会计让康西他们这些男孩子把酒和那些吃的全搬到车厢里。康西搬好东西,找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大巴车厢很长,全厂的人都坐下,还余下好多空位子。康西前面坐着一男一女,这两位都是夜班的,康西认识但不熟悉。男的是技术员,女的是品保员。他俩在车上相偎相依,甚是亲热。康西不去看他们,车窗外的景色也没什么好看的。前面在放电影,他没戴近视镜,看不清楚,声音也很小,几乎听不到,索性闭眼睡觉。

 

  车行了约一个钟到站了,到了山脚下,大岭山保安不让大巴上山。后来会计联系老板,老板就向他那些朋友打招呼,最后才同意让大巴车上山。车在快到山顶停下了,会计让大家都下车。康西和其他男孩子把车里的酒和吃的搬下来。

 

  这时老板驾驶着他的车过来,会计让大家把东西都放在老板的后车厢里,会计和胡主管坐上老板的车现行起了。彭西兰来过一次,就由她领大家去烧烤的地方。康西见这里的景色很美,便掏出手机拍照。彭西兰先让大家上去,等回来的时候再拍。

 

  一行人随她走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一座山头上,那里很是热闹。各种建筑物相互陪衬,用宏伟这个词来形容它,似乎不恰当。但别致有型这个词语用在它身上再合适不过。彭西兰领着大家在一条小路上进去,拐了两个弯,便看见老板和经理正在那里说着话。

 

  老板包了四个烧烤炉,主管拿来一袋碳,让大家点着火。康西和黄江他们一个烧烤炉,夜班有几个男的聚在一石桌上打扑克。黄江见时间还早,也过去玩。不一会儿,便有三队人分开打扑克。康西见大家都不急着烧烤,就四处去转转。正好海鸥和杨天富也想出去逛下,就一起下了楼梯。下了楼梯,往西走几步有一小水池。水池里面有多种颜色的金鱼,煞是好看。康西掏出手机为这些金鱼儿拍下两张靓照,往西走一段路,有一条通往南去的公路。此条往南的公路是条下坡路,前面除了海鸥和杨天富,还有几个上夜班的同事。

 

  康西也跟过去玩,公路蜿蜒直下,两边长满了丛草。公路西边下面有一片潭水,又见模模糊糊有几个人在水边玩,看不出是捉鱼还是在戏水。康西后悔没带眼睛过来,这么美的景儿只能近距离欣赏,实为一大遗憾。康西沿着这条马路一直往下走着,欣赏着,看到好的风景,就用手机拍下来。约走了半个小时,只顾着看风景了,不知觉间,海鸥和杨天富他们已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看不到他们也罢,一个人玩也挺好嘛。又走了一段路程,路分两条。他没直接往前走,而捡了往东边那条路向北走去。往北走的路是上坡,往北没走多远,便又回到离烧烤不远的山头下。看时间才十点半,心想他们应该到十二点才会吃烧烤,还有一个半钟,就打算再玩一会。往北走上十几米,有一条通往东面茂密树林的小径,康西立即兴趣大增,沿小径进了树林。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