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轮到杨刚当瞎瞎,色鬼更是聪明,蹲在地上拍打杨刚。杨刚只要不走动脚,是摸不到他的。就是动脚走路的话,色鬼也会就地打滚躲开的。韦小双也开始活跃了,时不时还跟着林一涛康西他们偷打一下杨刚。杨刚当了五分钟瞎瞎,摔了两跤。韦小双动作比较康西和林一涛慢半拍,就在杨刚摔倒时。她想再一次从后面偷打杨刚的背,杨刚这次反应快,就在背后受袭那一瞬间,一打滚,一下子抱住韦小双的腿,把韦小双扯倒在地。

 

  韦小双用自己的衣服蒙住眼睛,这下,男生们都老实了,谁也不去拍打她任何部位。只有王颖燕子才能拍打她,王颖本性就喜蹦蹦跳跳,身腰很灵活。燕子个子高一些,身腰不及王颖灵活。才偷打韦小双两下,就被韦小双抓住,只好由她当瞎瞎。

 

  不知不觉,太阳已下山,映照天空一片红晕。康西记得出来时才两点钟,现在已是六点,足足玩了四个小时。九人中,谁也没有逃过当瞎瞎的一劫,都玩的很开心,康西和席龙还玩的出了一些汗呢。林一涛建议以后有时间,大家还聚在一起,像今天这样玩。还劝席龙和刘志色鬼早点找个女朋友,到时人更多,就更好玩了。

 

  摸瞎瞎不玩后,康西他们就玩了一会儿跳高,一直玩到天黑看不清楚,才兴致未消地回去。康西领他们到哥哥的餐馆,见哥哥餐馆还有几个人在吃饭,就让他们进去坐着。把哥哥和席龙他们都互相介绍下,今天他要亲自炒菜给大伙吃。说干就干,去洗了手,爸爸给他配菜。这一段时间他也学会了很多菜,今天终于有展示手艺的机会了。一道菜接一道菜地炒,那是忙的不亦乐乎。

 

  康君这家餐馆做的都是工厂工人们吃的家常便饭,没有名贵菜。不是康君不会做,像十五元的菜,都很少有人吃,更贵的菜打在菜单上,只占用空间。王颖进去帮康西的妈妈洗碗,把洗好的盘子端出来给康西用。足足一个小时,康西才把所有的菜炒好。一共是十三道菜,他最拿手和最喜欢吃的是番茄炒鸡蛋。另外还有红烧茄子,麻辣豆腐,豆角肉片,生菜肉片,虎皮青椒,青椒回锅肉,莲藕回锅肉等菜,又拿出十瓶啤酒来喝。好久没和朋友们在一起吃饭了,今天又是吃自己炒的菜,心里很高兴。大家吃康西炒的菜,也都很高兴,比外面吃那些贵一点的菜还有滋有味,都由衷地赞康西炒的菜好吃。

 

  桃子双眸无神地躺在床上,堂姐珍珍也陪她一起无言坐着。她叫堂姐过来,一是把自己心里沉积的情绪说出来,二是她决定了要回家。她答应了等阿杰一年,她想在家里好好住一段时间,利用这一段时间忘记康西来接纳阿杰。珍珍也赞同她回家,只是她这一走,珍珍在这又少一个亲人。今天一天桃子才只吃一个茶叶蛋,看着桃子不吃不喝,她心里很痛。桃子是五点半打电话叫珍珍过来的,珍珍五点半下班,五点四十分就过来了。上来后找到桃子,见她面色病容,双眸黯然无神,说话都气弱,忙问她是不是病了?桃子摇摇头说没有。

 

  珍珍又问她今天吃饭没有?她无力点下头,珍珍看见,直怪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问她想吃什么?桃子摇头说什么也不想吃。珍珍说:“不吃东西怎么可以啊。”说完这句话,就快速下楼,买了一份快餐,两个茶叶蛋,几串烧烤,一瓶纯净水。但桃子只勉强吃了一个茶叶蛋,喝了几口水,其他东西一点不吃。

 

  现在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她给桃子买的快餐也都凉了。就是她现在想出东西,也不能吃这些凉饭菜了。就对桃子说:“桃子,咱们去吃饭好不好?你想吃什么都可以,你这样不吃不喝,哪有精力回家啊?你和我一起出来的,我不想让婶婶看到你这副样子。

 

  我也很想回家,但是我哥下一年三月份就要结婚,我要多挣点钱寄回去。我不能陪你回去,明年三月我哥结婚才回去。你不要再这样这么自己了,我看了心疼。”说着,她没控制住滚烫的泪水,忍不住抽涕起来。桃子见她哭,本就哭过红红的眼睛也跟着泛滥成河,从床角爬过去安慰堂姐。两人你安慰我,我安慰你,结果哭的更汹涌更厉害,到最后两人抱在一起哭。

 

  珍珍抱着桃子哭着安慰她说:“桃子,不要再想康西了,想他只会让你更难受。你这么优秀,不怕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男生。”“我知道,我会忘记他的。”桃子哽噎地说:“只是,每次想到他时,心里就很难受。特别是想到他和王颖一起租房子住,那时候我自杀的心都有。呜呜……”伏在珍珍肩上又是一阵抽涕。

 

  “桃子,别哭了,别哭了好不好?你一哭,我就更心里不好受。”珍珍劝着哭着。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都有打哭转为无声哽咽,每人的眼睛都噙着一层泪水,脸上挂着明显泪痕。特别是桃子,一双眼睛红的如兔眼,双手无力地抓着堂姐的衣服。珍珍也紧紧抱着她,曾经那么孤傲的她,此时却脆弱如风中柳絮。一张惨白的脸,陪衬乌黑秀发,在灯光下很是凸显出颜色的对比度。

 

  珍珍似呵护婴儿地拍着桃子的肩膀说:“桃子,去吃饭好吗?你再不吃饭,身体就会受不了。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的心只会更难受。”“嗯,我们去吃饭。”为了不再让堂姐为自己操心和心痛,她只好答应去吃饭。珍珍把鞋子拿给她,桃子很艰难地穿上鞋子,又去洗脸梳头。珍珍也去洗把脸,脸上的泪痕都洗没了,但眼眶里的泪痕是洗不掉的。珍珍拉着桃子的手,慢慢踩着台阶往楼下走去。

 

  桃子说她想吃酸辣粉,珍珍想让她吃点有营养的饭,就对桃子说:“还是去吃土鸡粥吧,又好吃又营养。”桃子说:“不用了,吃酸辣粉就可以了。”珍珍只好答应去吃酸辣粉,但在桃子在吃酸辣粉的时候,去斜对面一家潮州砂锅粥饭店预定一份土鸡粥。她回去的时候,桃子把碗里的酸辣粉吃了大半不想吃了。珍珍就拉桃子去吃粥,桃子不去。珍珍就说:“粥已经订好了,钱也交了,你多少吃点也好啊。”桃子无奈,只好无吃粥。

 

  康西打开门,往床上一躺,开心地大叫:“樱桃,今天玩的好开心。好久都没这么开心地玩了,感觉真的很棒。”“我也是”王颖也兴奋地答道。“我去冲个凉先”说着康西从床上下来,去了冲凉房。过了一会儿,他提了大半桶水,拿了一个烧水器出来。把烧水器放进桶里,一头插在插座上,扭头对王颖说:“正好我冲好凉,水估计也烧好了,你就可以早点冲凉了。”“你现在还冲冷水凉吗?不冻啊?”王颖关心地问。

 

  “切,我来深圳这么久,还没冲过一次热水凉呢。我要一直坚持下去,其实冲习惯了,冷水也不觉得冷了。”脱下上衣裤子,就去了冲凉房。约过十五分钟,康西穿着一条内裤从里面出来,露出结实宽厚的胸。“去穿衣服先。”王颖扭头不去看他说。“我不冷”康西忙说。“我又不是担心你冷”王颖说。“怕什么,又不是没被你看过。”康西嘻哈哈地说着,拿起吹风筒吹头发。“水都烧开了,该冲凉了。”康西拔掉烧水器的插头,把吹风筒插头插进去。正待打开吹风筒开关,就听王颖撒娇地说:“你把水抬进去,再加些冷水好不好?”康西乖乖地照做了。冲冲凉房出来,扭头对王颖说:“好了,快去冲凉吧。老实说,我对你好不好?”

 

  “好,这才是我的好小西,呵呵……”哼着小曲,兴高采烈地进了冲凉房,并反锁门。“切,还反锁,我才不会偷看你洗澡呢。”康西拿着吹风筒吹着头发说,但里面没人理他。

 

  康西吹好头发,刷过牙,躺在床上兴奋地翻跟头。好久王颖才从里面出来,穿着白色套边的睡衣,用吹风筒吹好头发,刷了牙,从冲凉房提一桶洗好的衣服出来晒。康西见了,忙过去帮忙。

 

  晒好衣服,两人躺在床上。康西睡在外边,眼睛纹丝不动地看着王颖。王颖被他看的脸有些发烫,笑着问:“你发什么呆啊?跟没见过似的。”“呵呵,我发现你越来越漂亮了。”康西拿起王颖的手说。“哼,不理你了,人家要睡觉觉了。”说完,转身背对康西而睡。康西起身熄灯,房间里一下子黑暗起来。黑暗中,只见一个人影扑向另一个人影上。顿时传来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和一声声粗矿的声音。两种声音交错混合在一起,形成一曲独特的旋律。

 

  吃过饭后,珍珍送桃子进了房间,一直聊到深夜十一点,珍珍见时间很晚,就回宿舍了。珍珍本来今晚想陪桃子睡的,桃子说不用,她也不勉强。珍珍一走,桃子整个人又陷入发呆之中。桌子上的电视机从她进来住到现在还没打开一次。冲凉房有热水,桃子去里面想冲了个热水澡,让自己的心儿平静下来。

 

  冲凉房里面有面大镜子,桃子缓缓除去自己所有的衣服。她像所有女生一样,在镜子面前贪婪地欣赏着自己的躯体。细细的腰,修长的腿,凸凹别致的身材。她不知道自己哪一点比不上王颖?她调号热水的温度,手拿着喷嘴,打开水管开关。水顺着头发流淌全身,哗哗温水,似一条条溪水在她身上不同部位流淌之下。她拂梭着自己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光溜滑手。

 

  听着水落击地面哗啦啦的声音,她的心跟着哗啦啦地声响起伏着,规律着,配合着。她有点陶醉地闭上双眸,手高高举起喷嘴,让温水更高一点地淋在身上,她想让温水像雨水般淋自己。她喜欢看下雨,喜欢听雨水的声音。听到雨水的声音,她的心儿就会安静好多。她更喜欢听着雨水的声音,呆呆地想着心事。对她来说,听着雨水想心事,那是一种苦涩的甜蜜。

 

  “宝贝,我睡不着怎么办?”凌晨已过了,王颖还是睡不着,趴在康西胸口上说。

 

  “是不是还想要啊?”康西朦朦胧胧快要睡着,听到王颖说睡不着,精神又兴奋起来,

 

  “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王颖狠狠在他身上揪一下,痛的康西失声叫出来,苦着脸,很是无辜地说:“那你睡不着我能怎么办?”“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宝贝?”王颖吹着口气在他胸口上,有些痒痒的。康西痒的想笑,但又没痒到那种笑出来的程度,就笑声地说:“讲故事啊?好吧,讲一个故事,你一定要睡哦。”“嗯”王颖王颖颔首嗯一声,像一个听话的好宝宝。

 

  “好,现在就开始讲啊。”康西略一思索,脑子里就有好几个故事,就挑一个他认为比较好的对王颖小声讲道:“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和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睡不着,就让老和尚给他将故事。老和尚就讲: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和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睡不着,就让老和尚给他将故事。

 

  老和尚就讲: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和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睡不着,就让老和尚给他将故事。老和尚就讲:……”如此这一段故事重复讲了五六遍,果然王颖听着听着就睡着在他怀里。“哈,这样讲也能睡得着啊?佩服佩服!”康西见王颖睡着,心里暗自高兴。可是,他把王颖哄睡了,自己却精神旺盛,睡不着了。

 

  黑暗中,看着王颖没穿衣服朦胧的身体,用两只手和两只脚紧紧缠抱住王颖,来感受来自她身体的温暖。心中那股强烈的欲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火旺,似火山要爆发。看着熟睡中的王颖,他不忍心吵醒她。可这一刻,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那股强烈的念头。身子缩在被窝里,将脸贴在她的小腹……

 

  桃子穿着睡衣,亮着灯,翻来覆去了无睡意。脑子很乱,她想控制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可她失败了。越去控制就越是想,而且还是想的那么汹涌。她疯狂地甩头,头发甩来甩去,抽打在脸上有些痛。直这样疯狂地甩两分钟,头晕的好厉害,有一股很强烈想吐的感觉。她倚在墙壁上,慢慢地,想吐的感觉轻了一些。她无力地闭上眼睛,困意袭击了上来,她一下都没坚持就投降了。身子也在她睡去后,滑脱下来,一声声轻微的鼻息声响出,她睡的很香!这几夜,今晚是她睡的最早最香的一次,轻轻地,不要吵醒她!

 

  睡梦中的桃子真的很美,她的睫毛很长很好看。一双淡淡的略呈弯弯的眉,小巧的鼻子,两片薄薄的唇紧抿着。白皙的皮肤,有些润色,润色呈粉红色,像只红了尖的桃子。让人想咬一口,却又怕一咬之下,破坏了这只人间仙界绝美的桃子。

 

  隔着睡衣,她的心儿跳动吸附睡衣跟着心跳的脉动一起一伏。她的小腹扁扁的,小腹处的睡衣凹下去好深,愈发显得身材凸凹有型。她熟睡的脸上突然荡溢出一层浅浅的甜笑,就像初含苞绽放的花蕾。是的,她是在笑,因为在梦里她正处于一件让她兴奋不已的事情中。她又梦到了康西,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他们两人手牵手,在草地上快乐的奔跑,累了就躺在草地上说话。

 

  正聊到开心处,突然康西不说话了。猛地紧紧抱住她,她惊恐地看着他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她看出了他的心声,于是,她缓缓闭上眼睛,等待他的吻。他的手按住她的双手,他果然低头去吻她。

 

  桃子呼吸加重,双手紧抓着被子。她没有熄灯,灯光把她脸上每一个小小的细微的表情都映照了出来。她的唇蠕动几下,双手松开被子,又安静地睡着。她睡着那么香那么甜,不管是谁见了,都不会忍心叫醒她。突然间,只见她双手乱抓,身子不断扭动。悠然,她挣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只是灯光刺眼的痛。又是梦一场,每次梦都那么逼真,逼真的让她在梦里贪婪地享受下去。她的泪又一下流了下来,对着空荡的房间,忍不住小声哭泣着。

 

  早上王颖七点二十分就起床了,康西还在熟睡中。王颖吻了他一下,满足地去刷牙洗脸。王颖到办公室才七点五十分,办公室里的人都是到八点准时过来,她以前也是八点过来。因为她昨晚第一次住外面,怕迟到了,就早来十分钟。一进来就发觉气氛不对,卫何比她来的还早。办公室就她两个人,卫何一见到她,一双眼睛似一双厉箭,破空射来。王颖陡然感觉浑身不舒服,刚坐下座位,就听卫何似责备又似盘问地说:“你是不是搬出去住了?”“是啊,怎么了?”王颖现在确实搞不懂他突然问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现在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吗?”卫何将声音提高一倍,心情很激动地说:“从你一开始进来,我就深深喜欢上你了。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吗?”说着走近王颖面前,轻吹她的头发说:“前几天我去你宿舍找你,本来是想向你坦白的,可我没勇气。

 

  我想过些时日,等我们培养出一点感情来,我再对你表白我的对你的爱。可你,为什么突然去和你男朋友出去住?知不知道这样我很伤心?”说到最后一句,双手突然抓住王颖的手。王颖被他抓的很痛,瞪着眼生气地让他放手。卫何紧抿着嘴,丝毫不理会王颖的表情,刚想作进一步行动。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朱朱和小琴说话的声音。卫何以最快的速度松开王颖并转身疾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王颖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情绪还是理不顺,又深吸了一口气。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