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几个小时,泪流尽了,也哭累了,被子也湿了一大片。她疲惫地靠在墙上发呆,想家人,想康西。想阿杰,想和她玩的很好的同事。在盛大厂呆了近两年,也产生了深深的眷恋。盛大厂是她毕业出来进的第一家厂,又呆了那么久,人和人在一起久了会产生感情,但人在工厂里呆久了也会产生感情。朗朗乾坤,浩瀚宇宙,天地万物,都有感情,包括一块小小石头。只是人感不到石头对人的感情,也就认为石头没感情。人是高级动物,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渠道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其他动物也可以用它们的语言或肢体交流,植物和这些看似没生机的物种呢?人说它们没有感情,因为它们无法向人类表达。

 

  王颖每月二十二号发工资,她领了四百五十块工资。康西知道后,就想租房子住。王颖心想,两人现在都找到了工作,康西这个月的工资和自己的工资,加上手里剩余的几百块钱,租个房子剩余的钱还足够他们用到下个月发工资的,两个人到下个月工资就会高点,就同意了。康西见王颖同意,自是开心的很。到了这个星期天,康西休假了一天,领着王颖出去找房子。

 

  康西的厂东面就是居民区,现在金融危机,房租相对于去年减少二十到五十元不等。康西在超市后面一栋楼房看中一间单房,房租每月二百六。有网线和有线。看电视一月都十元有线费用,用电脑每月收网费是四十元水电另算,不收路灯照明费和卫生费。房子是零七年建成的,还很新。房间和林一涛那间差不多格式,里面只有一张空着的木板床。

 

  阳台,厨房,洗手间和冲凉房比较林一涛房间是很不同的,整体相对林一涛房间而言,稍显宽阔一点,环境和通风也还好,两人也都满意,商议一会,便租下了这间房子。两人行李都不多,康西把自己的行李箱和桶洗衣粉等东西搬过来后,又帮王颖把她的行李箱搬过来。康西打电话让林一涛杨刚等人过来玩。

 

  过了约半个钟,几个人都过来了。一起来的除了林一涛杨刚外,还有席龙燕子,色鬼,刘志还有一个女孩子。康西才搬过来,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没一张凳子。几人过来,床上都坐不下了。康西王颖和林一涛站着,那个跟在杨刚身后的女孩,康西看着面熟却又记不起来,便悄悄问林一涛那个女孩是谁?“这个你也不知道啊,以前包装台的,现在可是刚子的女朋友,正宗的,如假包换的。”

 

  林一涛这一席话,声音响亮,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哦,我想起来了,她叫韦小双。”康西似突然启悟地对林一涛说,只是他的声音也不小,加之房间本就不大,韦小双自是也听进了耳朵里,便浅浅笑道:“是的,你叫康西是吧?我见过你,杨刚也对我说过。”韦小双纯属清瘦型的女孩子。康西看她一眼,就断定她绝不超过八十斤。

 

  韦小双和康西打过招呼又微笑着对王颖说:“你好,你是康西的女朋友王颖是吗?我叫韦小双。”说着从床上站起来,以表礼貌。王颖一听一愣,看着韦小双的身材,发自内心地赞道:“嗯,我是,你身材很好哦。”韦小双笑道:“姐姐相貌和身材都比我好看多了。”

 

  康西问色鬼和刘志都找到女朋友没有?刘志说:“不找了,我后天就辞工到期了,回家去定亲。”“啥。回家定亲?”康西大是不信。“家里都让我回去,我也两年没回去了,要回去看看。”刘志淡淡地说。康西摇头笑道:“人家说八十后是改革开放和封建社会共产出来的一代,思想也在这两代游离之间。不过呢,我和我哥都没相亲过。

 

  真的,看到别人说相亲的事,我也想试试相亲是什么滋味。”说着看想王颖的表情,见王颖一直在看着自己,不但是王颖,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忙有说:“我现在是有这个想法,但我不会离开王颖去相亲的。小时候我们家穷,没一个媒人愿意来我们家给我哥和我相亲。你们知道在我们那里娶个老婆要多少钱吗?就和一尊金菩萨差不多。必须有楼有车,在我们那里随便建一座两层楼,没有七八万下不来。再一装修,差不多十万。还要什么彩礼之类的,结婚时还要彩电,VCD,洗衣机等家电,一样都不能少。以前是买摩托车,现在流行买电动车。没楼房的话,就算你再优秀,长的再俊,也没人会把女儿嫁给你的。

 

  在我们那里都是媒人说媒,也有中间人介绍。按程序,都是男方先去女方家里见女方的父母。女方父母对你满意后,才会让男方见女儿。如果他两人没意见,这桩媒就成了,然后是男方家里下彩礼。女方父母对男方同不同意,主要是看男方家里经济条件。有多少田,什么相貌,身材,他们不在乎,只要自己的女儿嫁过去能过上好日子就行。在农村,认为长的好看有好身材没什么用。家里没钱,三间破屋,一点薄田,就算你貌如潘安,,女方父母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你。除非女儿瞒着父母和他私奔,在农村私奔这种事很少见。所以呢,如果我和我哥不是出来打工,我们两个肯定在家里娶不起老婆。一个老婆下来十几万,如果我们在家守着那几亩庄稼地,一辈子也建不起一栋楼房。”

 

  “所以,你要好好对待王颖。”燕子听后感慨地说。

 

  “只要她嫁给我,我一辈子都会对她好的。”康西虽是笑着说,但都能看的出来,他是认真的。

 

  “在我们那里就没那么贵了”杨刚说:“在我们那里没房子照样可以结婚,只要两个人同意,父母不太会反对的。我们那里有好多苗族人,他们结婚更简单。只要你看上谁,拉回家就可以结婚。”

 

  “天呢,这比我听到金融危机还要震惊。”康西很是不相信,会真的就那么容易娶个老婆,惊讶半天又说:“那以后,我们那里若有没钱娶老婆的,我就让他们去你们那里找老婆。”

 

  “好像他们那里只有他们那里人才可以,不过也有苗族人和汉人结婚的。反正我们那里的汉人和苗族人结婚的是很少,具体汉人和苗族人怎么结婚,我也不清楚。”杨刚说。

 

  “我们那结婚也没你说的那么贵,只要女方愿意,一般父母很少反对。男方家里有没有楼房,不是很重要。但是现在也都有楼房了,没楼房的把房子装修一下也可以。”韦小双说。

 

  “天呢,怎么你们那结婚都那么好啊。”林一涛说。他和康西是同一省份,结婚流程和康西那里大同小异。

 

  “我那边也和你们差不多,也很贵的。”席龙对林一涛和康西说。

 

  “我们也是啊”刘志说:“现在我们那结婚也要楼。”

 

  “色鬼,你们那里呢?”林一涛问色鬼道。

 

  “都差不多了”色鬼说。

 

  “哎,家里没钱,自己再没本事,拿什么来结婚啊。”康西叹息道。

 

  “你们才多大啊?就谈婚论嫁的。”王颖瞋目看向康西,似在说大家,其实暗说康西一人。

 

  林一涛四处摸摸看看,除了一张床和他们几个人外,感觉空荡荡的。就对康西说:“你们不打算买台电视或电脑吗?你这里有网线和有线,难道每天回来只在床上玩吗?不闷死才怪。”

 

  “哪有钱买啊,这个月才发三百多块钱,王颖发了四百,租个房子都差不多了。借你那一千五恐怕要等到下一年二月份才能回了。”康西说。

 

  “我说过,还一千就可以了,不许还一千五,不然以后不是兄弟。”林一涛坚定地说。

 

  “行”康西冲林一涛感激地一笑说:“还一千就一千,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

 

  “如果兄弟之间还分什么吃亏不吃亏,那就不叫兄弟了懂不?”林一涛看着康西严肃地说。

 

  “现在懂了”康西点头道,又看向席龙问他进的是什么厂?席龙说是玩具厂。康西又问了一些关于他厂里的事,席龙都一一说了。林一涛对席龙说:“我们厂里四大名男,可就剩下你一人没女朋友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就不要让她溜掉,她跑你就追,她躲你就找,要有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精神才可以。”席龙笑着说:“不能和你比啊,没你跑的快啊。你是怎么追上我燕子嫂子的,教我几招嘛?”“哪里是我追她啊,是她来追我的。”林一涛说话时相当神气。“是吗?嫂子?”席龙扭头笑问燕子,燕子笑道:“他的话你信吗?”“不信”席龙回答的很干脆。

 

  “小样的,竟然不相信我,太不够兄弟了。”林一涛顿感脸上没面子很受挫的说。燕子忙说:“林一涛林大帅哥怎么会追别人呢,他只会挖好陷阱让别人来追他。”

 

  “有吗?”林一涛蹲在燕子面前,握着她的手,质疑地说,同时使眼色。

 

  “没有吗?”燕子哼一声,扭开头不去看他。

 

  “哪里有?”

 

  “我就是列子”

 

  “你是我骗过来的吗?”

 

  “不是吗?”

 

  “是你自己过来的好不好”

 

  “你不骗我我会来吗?”

 

  “那不叫骗,叫约你出来玩。我可没说我是大富翁或家庭背景很好的公子少爷。我只是说我是个打工仔,是你自己要来的。”林一涛解释原因说。

 

  “你有好几处都骗我了,你说你有一米七一,其实你才一米七。你说你一百二十斤,其实一百二十二斤。而且你脸上还比相片上多了一个痘痘,难道这不叫骗我吗?有一个骗就是骗我。”燕子也举出列子说出来。“晕了”林一涛一下扑在燕子怀里,并假装晕倒,被燕子在他屁股上打两下,忙起身躲开了。

 

  康西房间是单间,几人一过来就站的满满的,又什么玩的东西都没有。康西见大家都不想呆在房间里,就问大家要不要出去玩。色鬼第一个同意,他本就好动,在床上一动不动坐那么久,早就想出去玩了。大家都同意出去玩,但又不知道出去玩什么,众人一商议,去溜冰

 

  康西住处东南超市三楼有一家溜冰场,众人上去后才想到今天是星期天。溜冰场里面人很多,溜冰场面积很小,人多地方小,如果他们再进去的话,则是更加拥挤。林一涛问康西这附近还有没有更大一点的溜冰场。康西说他也不知道,林一涛又问杨刚和色鬼,要不要在这里溜冰?杨刚和色鬼是想溜,但康西燕子王颖韦小双都嫌这里地方太小太拥挤。

 

  王颖上一次溜冰就是因为人太多,而被人故意撞倒的。康西就对大家说:“要不我们先出去四处逛逛吧,找到溜冰场就去溜,找不到一起压马路也好啊。这么多人一起压马路说话聊天最好了,再者又可以运动强身。”众人一听,都点头同意。康西买了几包瓜子和虾条。路上嗑瓜子吃虾条,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很是起劲。

 

  走了那么远路,溜冰场没找到,却找到一大片空阔草地。几人就在草地上坐着休息,刚坐下就听康西一声大叫:“有了”几人均被他突然一叫吓了一跳。康西又大声说:“我们可以在这草地上玩摸瞎瞎游戏。游戏规则是,有一个人当瞎瞎,用布条蒙住眼睛,然后剩余的人就在他周围转圈。当瞎瞎的人摸到谁,谁叫接替他当瞎瞎。活动范围是这片草地,都不许走出这片草地,否则算违规,违规就要当瞎瞎。这个游戏大家都应该小时候会玩吧?”

 

  “当然会了,这还用说。”众人都如此说。作为八十后的人,谁没玩过这个啊,韦小双王颖这两个九十后的人也玩过。但是谁来当瞎瞎呢?王颖笑道:“让小西当瞎瞎吧,谁叫他第一个想出来呢!”众人都叫好,没办法,人少服从人多,康西只好做瞎瞎,可没有布条遮眼睛。

 

  “等一下,我把内裤脱下来给你用。”林一涛说着,转身东看西瞅,想找个隐蔽的地方,好去脱内裤下来给康西用。当然,他这举动是用来逗康西的。

 

  “算了吧,等下我闻到上面的味道晕过去怎么办?这样吧,我闭上眼睛就可以了。我保证不偷看,怎么样?”康西这样提议说。

 

  “我更相信布条一点。”席龙笑道。

 

  “那你拿布条给我啊”康西对席龙说。

 

  “有了”林一涛想到一个主意说:“谁身上衣服多,脱下一件来。”众人听了,都朝自己身上看去,看了一下,又看向别人。看来看去,都一致把目光落在色鬼身上。色鬼立明其意,忙说道:“我只是两件衣服,外面这一件厚些罢了。”大家都是穿两件衣服,谁也不比谁的多,自然也就不能让色鬼脱衣服下来了。

 

  “哈哈,又有了。”说着,林一涛蹲在地上,脱下鞋子,指着自己的黑色袜子说:“我这双袜子又厚又长,正好用来当布料遮眼,”

 

  “我想吐”康西作呕吐状。

 

  林一涛也是开开玩笑,不会拿袜子给康西当布条遮眼的。于是,只好采用他小时侯和伙伴玩的最常用的一招----翻手掌!很简单也很公平。现在除了康西,一共是八个人。林一涛让大家都聚集过来,告诉他用翻手掌方法解决。输的人不管是谁,都要脱下外衣给康西蒙眼睛,不许替代。玩法就是:八人各伸一只手出来,左右手都可以。八只手搭在一起,然后一人喊翻,要在这一霎间翻动手掌,不翻动也可以。如果七个人都是掌心朝上,只一人掌心向下,那个掌心向下的人就输了。

 

  同理,若七人手心朝下,一人手心朝上,那手心朝上之人就是输者。林一涛说完,大伙也都明白玩法。八只手搭在一起,林一涛沉喝一声翻,有四个人手心朝下,四人手心朝上翻,没人输。又翻了一次,又是两人手心朝下,六人手心朝上。到第五次时,终于筛选出一个输者。八人只有韦小双一人手心朝上翻,其余七人都是手心朝下。按游戏规定,韦小双要脱外衣给康西蒙眼睛用。韦小双和爽快很配合地脱下外套,她里面还穿着一件粉红色秋衣。此时天冷,杨刚脱下他的外套给韦小双穿。韦小双不穿,杨刚劝了她几次她才穿上。

 

  康西被韦小双的衣服蒙住眼睛,与其说蒙住眼睛,倒不如说蒙住了他半个头。从鼻子处,一直到头顶,都被衣服包了起来,感觉像给枪决犯人戴的蒙面布。还好是韦小双的衣服,如果用席龙的衣服,可以把康西整个脑袋包围几圈。韦小双的衣服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淡。虽然衣服在鼻子上面,才闻到一点儿。分不清是什么味,却很好闻。

 

  游戏开始,众人四处散开,康西张开双手四处摸索。众人又叫又喊又笑又拍手,搞的康西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觉的周围到处都有人,伸手去摸,却摸不到。林一涛和杨刚时不时拍打一下康西的屁股,康西每次都差一点摸到他们,却一次次让他们溜掉。色鬼个子最矮,动作相对也快一些,他也加入了拍打康西屁股的行列。刘志和席龙还老实一点,不怎么去拍打康西的屁股。

 

  就在众人围着康西团团转时,杨刚再一次动手拍打康西的屁股,却失手了。康西忽觉背后有一股风声,猛一挥手,正好触碰到杨刚的右手上。按游戏规则,只要被瞎瞎摸到身上任何部位,就要接替当瞎瞎。康西赶紧从头上解下韦小双的衣服,知道摸到的人是杨刚,便把衣服递给杨刚。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