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莹还试探地问他:“宝贝,如果我怀孕了,你会娶我吗?”

 

  对卫何来说,这的确是一个难题,他极度思考一会儿才说:“等你怀孕再说吧,现在不要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我只想听你的肯定答案。”思莹耍小孩子脾气说。

 

  “难道两个人在一起非要结婚吗?”卫何虽然很讨厌这个问题,却不得不好气地说,他在忍着脾气。

 

  “毕竟结了婚彩才算一对夫妻嘛。”思莹说。

 

  “不结婚也可以在一起生活啊,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睡觉吗?”卫何反驳她说。

 

  思莹知道,再这样说下去也是无益,暂停这个问题。趴在卫何的胸口上,感觉不到一丝安全感,反而有一种很强烈的后悔感。另一方面,她心里一直在为自己这种后悔找理由。只要为他生一个孩子,就算他不想娶自己,总归也是孩子的爸爸。她想好了,用孩子作筹码,要挟他。一想到这些,她反而睡的安稳了。

 

  上班时间,两人还是装作只是普通同事。只是思莹处处表现出异常反应,让卫何为此大为恼火。如动不动给卫何倒水喝,还要给他按摩。卫何说了,不要给他倒茶,不要给他按摩,可她总是忘记。卫何想发火也不敢发,王颖假装看不见,芒果这一段时间和思莹聊天少了许多,如玉也是。倒是朱朱和小琴和王颖处的更好了,整日里有说不完的话题和王颖聊天。办公室明显地左边热闹,右边冷清。这些天,卫何也没敢对王颖表现太热情。他每次走到王颖办公桌,就感觉旁边有一双眼睛盯着他,浑身被盯得不舒服。他知道那是思莹在监视他,他更担心思莹把他们之间的事说出来。他叔叔是本厂本部门经理,一定想办法让叔叔把她调走。叔叔对他的事了解甚少,如果让叔叔知道这事的真相,肯定会骂自己的。他要找个好理由,这几天,他愁眉苦脸,都是在想,怎个法子把思莹调走呢?

 

  思莹就像一条蛇,纠缠他不放,他都后悔招惹她了。都是为了尝到她的身体,才弄得现在骑虎难下。为此都不能和其他女孩子亲近一点,否则,立即有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这让他恨得牙痒痒,现在却也无可奈何。他已经对她的身体完全没有兴趣了,甚至都不想看她一眼。

 

  晚上康西海鸥的手机用蓝牙传歌曲。海鸥在外面没什么事做,况天气又冷,就呆在办公室里玩。康西也忙完所有事,两人就在办公室聊了起来。海鸥进来的时候正在听歌,康西问题啊听什么歌?海鸥拿出耳塞给他听。是宇桐非的《擦身而过》,康西一听蛮,就用蓝牙传过来。

 

  康西拿着海鸥的手机,看到她手机相册里面有几张杨天富的相片。便笑问:“杨天富是你男朋友是吧?蛮相配的哦。”

 

  “谁说他是我男朋友?”海鸥带点责备的语气问康西。

 

  “没人对我说啊,我猜的。”康西仍笑道。

 

  “你觉得他怎么样?”海鸥突然换一种口气问。

 

  “谁怎么样?”康西装傻问。

 

  “杨天富”海鸥说。

 

  “可以啊,脾气好,人缘好,人厚道,长的也可以啊。”康西尽说杨天富的优点。

 

  “女人找老公就要找一个有本事的,如果以后老公还要老婆养就不行了。如果老公养不活老婆,这样的老公决不能嫁。男人没有钱,起码有一门技术和手艺。如果两个人都没什么技术和手艺,结婚以后都喝西北风去啊?”海鸥说出了心里话。康西和她相处在一起一个月了,对她基本已了解清楚。她是个典型的事业型女孩,不相信没有面包的爱情。在她心里,她希望老公有一技之长,不管是技术和手艺。而杨天富平平庸庸,什么都不会,更没一技之长可言。因此,一直不满意杨天富。

 

  “那你对杨天富什么感觉?”办公室就他两人,他开始直接问。

 

  “没什么感觉。”海鸥平平地说。

 

  “有没有那种被电的感觉?”康西想到第一次见到王颖时,那种仿佛处身于迷离云雾的感觉,太奇妙了。醒来后,有一种被点击过的感觉。

 

  “有就好了。”海鸥似在自嘲地说。

 

  “一点都没有吗?”

 

  “没有”

 

  “那,他追你有多久了?”

 

  “一年了”

 

  “抱过你没有?”康西问什么她答什么,这句话在他脑海里经过时,想也没想就脱口说了出来。

 

  “……”海鸥用不太认识的眼光看向康西。

 

  “我只是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其实呢,我也看出来了,杨天富对你很真心,不妨考虑下。”康西还在为刚才那句不雅的话深深自责。

 

  “你女朋友哪里的?”海鸥反问他。

 

  “湖南”

 

  “哦,她在哪里上班?”

 

  “美雅电子厂”

 

  “你们怎么没有出去住啊?”

 

  “没钱住什么啊?”

 

  “你们谈了多久啊?”

 

  “和你和杨天富一样。”

 

  “她一定很漂亮吧?”

 

  “嗯,还可以了,起码对得起观众。”

 

  “呵呵……嗯,”不知不觉又轮到她问他了。这时杨天富进来测膜厚。康西没事做,就帮他测。杨天富把端子递给康西,坐在海鸥对面,看着海鸥傻笑。海鸥看到他那副模样,就忍俊不禁:“傻猪,笑什么笑?”“看我的海鸥啊”杨天富一脸陶醉地说。

 

  康西测好端子坐在座位上,笑着对杨天富说:“你知道刚才你的海鸥怎么说你的嘛?”“说什么?”杨天富不等康西这句话落地,忙问道,看上去很想知道。康西笑道:“她说,她L,O,V,E,Y,O,U.”“骗我的”杨天富说着看向海鸥。“他说的话你信不信?”海鸥也看向杨天富,带着一丝坏笑问。“我才不信。”杨天富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为什么不信?”海鸥追着问。

 

  “不信就不信了,打死我我都不相信你会对他说我那种话。”杨天富肯定说。

 

  “那我现在再说一遍你听不听?”海鸥看上去很认真。

 

  “你说我就听。”杨天富搞不懂她在打什么鬼主意。

 

  “你过来,我在你耳边说。”海鸥招手让杨天富附耳过来。

 

  “哈哈,露馅了吧,还想学上次那样啊。”想起上次海鸥说有秘密对他说。谁知,她一凑到他耳边,就大喝一声,震的他耳朵嗡嗡响。这一次,他绝不上当了。

 

  “不听是不?不听拉倒。”海鸥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杨天富站起来,走到海鸥面前,蹲下身来,半依半靠在海鸥身前,很亲昵地对海鸥说:“来,你说我听。”

 

  “膜厚偏高了,还不快让技术员去调。”海鸥大声说。

 

  “哎呀,我知道。”杨天富很失望地站起来,他刚才从座位上就看到膜厚偏高了。

 

  “知道还不快去,再罚你五十块钱就不让你在这知道了。”海鸥露出不开心地表情。

 

  杨天富乖乖地出去了,他最怕海鸥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天呢,杨天富好怕你哦。如果你们两个以后结婚了,你肯定是一家之主。”康西发自肺腑地说。

 

  “女人就应该欺负男人,免得你们男人越来越张狂。”海鸥很是有理地说。

 

  “谁说的?”康西大声质问这种没有科学道理的话。

 

  “你没听我刚说过吗?”海鸥说。

 

  “开玩笑,我天天欺负我女朋友,她现在都不敢顶撞我一下。我让她向东,她不敢向西。我让她打滚,她不敢站起。哼……”康西吹牛不打草稿地说。

 

  “我怎么看着不像啊?”海鸥看他的表情充满怀疑。

 

  “不像?哪里不像?告诉你,打击她是我的特长,欺负她是我一大爱好。”双手环抱,一副要多神气有多神气的表情。

 

  “啧啧。”海鸥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发出两声惊为叹止的声音。

 

  “嘿嘿,你们聊什么呢?“杨天富又过来了,手里拿着两颗端子测膜厚。

 

  “说你这只猪头呢。”海鸥斜瞄一眼杨天富说。

 

  康西见外面堆放着好多做好的货,便出去打包,正好给他们两个腾出一些空间。

 

  早上下班,康西刚走出车间,林一涛打电话过来,说席龙过来了。他和杨刚都请了一天假,问他要不要过来?康西问他们现在在哪里?林一涛说在他房间里。康西说:“好的,我马上过去。”

 

  从这里到林一涛那里,还有好远一段路程。厂门口路东十字路口停着好几家超市的免费接送车,有一辆免费车就是驶往林一涛住处附近一家超市。康西上了这辆车,车上人不多,座位还没坐满一半,司机要等车满才发车。康西透过玻璃看向车外,上次他掉下去的那个下水道被人插了一根树枝,以此提醒路人注意。康西看到那个下水道,左腿隐隐感觉还在痛。

 

  过了一会儿,又上来七八个人。司机见人数基本上满位了,就发动车调头向南驶去。约过五分钟,车在超市门口停下,众人随着车门自动打开下了车。康西下车去了超市二楼,买了一箱啤酒和几斤凉菜。好久没聚在一起喝酒了,今天相聚,就喝个痛快。收银员收银时,问康西要不要帮他送过去。康西笑笑说:“免了,一箱啤酒才酒瓶,一点都不重。”康西用肩膀扛着啤酒,一手提着凉菜,下楼去了。

 

  走到林一涛住宿楼,按了林一涛房间号。林一涛在房间里打开下面的门,康西拉开门进去。他习惯一步踏两阶级,这样速度就快些。林一涛在打开下面门的时候,也顺便把房间里的门打开。康西进了房间,用脚把房间里的门关上。林一涛帮忙把康西肩膀上酒抱下来,让他坐在床上休息。

 

  “你现在是不是上夜班?”席龙向康西递一支烟问。“嗯”康西点点头接过烟。本来他是不抽烟的,但今天他想抽。席龙给他点燃烟,康西看向席龙,倒没什么变化。原来的光头,现在也长出寸长的头发,皮肤稍微比以前黑了一点点。笑道:“阿龙,你也没什么变化啊。只是比以前黑了点,更有男人味了。”席龙笑道:“还不都是一样,你和刚子,涛也都是老样子。”

 

  “对了,阿龙,把你打人那事再说一遍嘛,你那天只说了一个大概。”康西提问道。

 

  “有什么好说的,”席龙不想说,但奈不住林一涛和杨刚一起应求,便把那晚的情节仔细说了。“不错,有种。”康西听了相当解恨。他最讨厌那些不务正业,欺弱强占的人。认为席龙做的非常好,仿佛席龙打那三个人是给他出了一口恶气。康西让林一涛把桌子搬来,只有两张凳子,林一涛就坐在床上。林一涛房间里没有起子,康西打开酒箱。每人一瓶,让他们自己用牙齿要开瓶盖。四人各咬开自己手中的啤酒盖,康西把凉菜放在桌子上,四人先干一瓶。

 

  四人喝着酒吃着菜,海阔天空地乱侃。后来又聊到盛大厂,林一涛又把话题转移到桃子身上。杨刚听林一涛聊到桃子,就把那晚桃子在花园里和阿杰争吵的那一段故事讲与康西听。康西听罢,苦笑一下,脸色很难看,心里莫名地发酸。林一涛没过多看康西的表情,还直说康西好福气,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康西不想他们再桃子长桃子短的继续说下去,就打断林一涛和杨刚的话,问席龙在那边有没有遇到合适的女孩子?席龙说:“每天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活,又是在郊区,哪有女孩子过往啊。即使有,也不会看我一眼的。”虽然没遇到合适的女孩子,却把酒量练上去了。一箱啤酒还没喝到兴头上就没了。康西见没酒了,起身想再去买一箱过来,被林一涛拦住了,他说他去买。杨刚起身随他一起去,这时席龙起身追上林一涛,说他去。林一涛不肯,席龙打开门就出去了。林一涛忙跟出去,杨刚想跟着也一起下去。想到买箱酒两个人就够了,便坐在床上陪康西聊天。

 

  “听涛说,你最近和包装台一个女孩相处的不错?”康西含笑地问他。

 

  “不行,搞不定她,没多大希望。”杨刚撇撇嘴说。

 

  “怎么,她不理你?”康西问。

 

  “不是,她每次叫我出去,都是跑还远,又什么都不做。走那么远的路,脚都软了。从万家乐走到一家,然后从一家逛到众乐,最后又从众乐回到万家乐。跟她出去三次,走三天路。她不累我还累呢。”杨刚说出事情原因。

 

  “那你们一路上都是说了些什么?”康西继续问。

 

  “她基本上都不说话,她不说我也不说。”现在还以为自己这么做是非常正确的。

 

  “那她有没有买什么东西啊?”康西追问。

 

  “没有,我问她和饮料不,她说不喝。我问她吃冰激凌不,她说不吃。她去商场试了几件衣服都不买,上个星期天,陪他走路到机场,。我看,是没大希望了。”杨刚猜测地说。

 

  “不是没希望,是大有希望。”康西对杨刚来一个灿烂地笑容,说:“如果她对你没好感干嘛非让你陪她出去逛街?怪不得你这么久都没追她到手,兄弟我为你担心啊。对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哪里的?”

 

  “她叫韦小双,广西人。”杨刚说。

 

  “哦,我记得,我走之前她刚来,瘦瘦小小那个是吧?经常穿黑衣服。应该有十八九岁了吧?”康西想一想,对韦小双还是有一点印象。她来没几天,康西就辞工走了,对她的印象有些模糊。

 

  “就是她”杨刚给康西确定地说。

 

  “小鸟依人,很乖巧的那种。你不会是看不上她吧?刚子,眼光不要太高哦。”康西用惊诧地语气对他说,好像真的是杨刚看不上韦小双。

 

  “没有,她那么漂亮,为什么会看上我?”他现在还在怀疑,她找自己,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只是一时好玩?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康西学《大话西游》菩提老祖说话口吻问杨刚。

 

  杨刚咧嘴傻笑,康西笑着摇头说:“阁下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现在我也怀疑她看上你哪一点?”

 

  一串钥匙扭动锁嘴的声音从门面上传来。康西起身打开门,席龙抱着两箱啤酒。林一涛提着两大包菜和两瓶白酒,康西打开门,两人走进来。林一涛把酒菜放在桌子上,席龙打开一箱啤酒,每人分一瓶。“今天喝个痛快,把全部酒都喝完谁也不许少喝一点。”席龙说完,当先用牙齿咬开一瓶酒盖。“行,谁怕谁呀。”杨刚也来劲了。

 

  “刚子,你能喝几瓶啤酒?”康西明知故问他。

 

  “四五瓶没问题。”杨刚豪迈地说。

 

  “四五瓶没问题,现在可是每人五瓶啤酒,还有两瓶白酒。先说好了,等下喝醉了还要把酒喝下去。”林一涛强调地说。

 

  “行,不怕你。”杨刚神气地说。

 

文章发布:2017-03-18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