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大牛蟑螂他们一放假,就叫我去打牌。和大牛打牌,十次有八次输,大牛太会打牌了。”杨刚为自己输钱找理由。

 

  “刚子,听我一句话,别在打牌了。我问你,你出来这几年往家里寄过多少钱?你输钱还好一点,只是和厂里的人打牌。我以前呆过一个厂,那里的人都喜欢很社会上的打牌。我有一个同事,一夜赢了三万多块。第二天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了,半个月后从家里过来,第一晚就又去打牌。那一晚他输了一万二。后来又输了几万,没钱还,差点被经常和他打牌的那些好朋友活活打死。

 

  最后,连工资都没要,跑了。那些人就是这样子,你有钱时,和你称兄道弟,甚至对你恭敬的如他爹妈一样。不对,像老板一样。一般那些人都不会孝顺的,对他爹妈肯定也是不好。一旦你没钱,或欠他们钱时,他们就会原形毕露。轻者和你翻脸,重者都想打死你。”这些事并非是林一涛胡乱讲的,乃他亲眼所见。因为那个先赢了三万,后又输了好多钱的人,就是他舍友。他不希望杨刚有朝一日会落成那样的下场。只要杨刚再继续痴迷地打下去,纵然不和外面的人打牌,也难保厂里的人没有和社会上的人有关联。现在杨刚不欠谁的钱,自然是没关系。

 

  等欠钱的时候就知道了,说不定每次打牌称兄道弟的哥们,有一天会因为欠钱而打他。人是贪婪者,人心是凶残的,无情无义,不忠不孝的。人常说,狼是多么凶狠残暴。又说狐狸狡猾多端,阴险无比。其实,人从这一点真的把自己低估了。人比之其两者加在一起,更有过而无不及。

 

  “不打了,以后真的不打了。我要去办张卡,以后发了工资就存到卡里去,只留一个月的基本生活费。家里想让我回去,现在我身上一百块都没有。我想好了,以后不打牌,存到五千块就回家先。”林一涛刚才说的那些道理他都懂,但他和每一个赌徒都有一个共同心理。输了钱想翻本,赢了钱还想多赢一点。自从林一涛和他住在一起,就尝劝他不要打牌了。用他自己的话讲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

 

  林一涛的话他也听,和林一涛住宿舍那几个月,他没打过牌。没事时就去溜冰,上网,锻炼,打着玩,打桌球或出去压马路。林一涛搬出去住后,他就少了一个玩伴。康西席龙都属于自卑的人,林一涛一走,他们也都变的内向起来,希望一个人玩。后来康西也搬出去住,又少了一个玩伴。可没几天,席龙也突然走了。宿舍新来的几个员工,拽的很,像小混混一样。星期天就去打牌喝酒,日子过的很是‘潇洒’。杨刚也渐渐和那些吃喝玩乐的人混熟了,并玩在一起,打牌由此捡起来。

 

  康西在这呆了四天,明天就是十二月一号。这几天里,海鸥教的东西,基本上都学的差不多了。海鸥不再像照顾小孩子那般陪在他身边,没有海鸥在身边,虽感有点力不从心,还算能应付的过来。厂里的事他大概也已了解,老板姓罗,湖北人。总经理姓张,陕西人。厂是两人投资开的,虽是小厂,但工资会准时于每月二十号发放。

 

  打完标签和报告,就去外面打包做好的货。有时间海鸥叫叫他去线上看产品,并教他怎么去看。这些电镀机器呈U字型组合,在另一头把端子放进去,出来时就已镀好。QC只负责检查镀好的端子,不可进去操作机器。有什么问题去找技术员,一组有一个技术员,两个员工。两个员工一个放料一个收料,技术员可以调动员工做事。一共有三组,三个技术员挑一个做技术员主管。技术员主管也就是生产部主管,负责管两名技术员和那些员工。康西这个班,生产部员工有十三人,技术员三名。品保部一共有五人,外加一名保安,一共是二十二名工人。夜班是二十三人,叫上生产部经理,品保主管,一个文员,一个采购,一个业务,一个会计,一个总经理,一个老板,全厂一共五十三人。

 

  康西这个班一共有两位女同事,王喜娟和海鸥。王喜娟的老公也在这个班做打杂的。海鸥还没有男朋友,但听王喜娟说,杨天富想追海鸥。王喜娟和海鸥住一个宿舍,杨天富几乎每天都去找海鸥玩。为了海鸥,杨天富花了不少钱。海鸥现在的手机,就是杨天富花钱给她买的。不过,康西并没有看出他二人的关系。上班时,虽见二人经常站在一起说话,但行为上,一点没有男女朋友迹象。

 

  杨天富和谁都喜欢说话,他一开口,眼睛已眯,就像在笑。人缘很好,但做事马虎大意。厂里有奖金制度,也有罚金制度,他多是罚多奖少。他性格随和,没什么脾气。海鸥与之相反,她喜欢争强好胜,爱发小脾气。海鸥虽然喜欢帮助人,但没耐性。好在康西悟性强,最多教之两遍就会了。康西刚来,这几天做错了很多事,海鸥也没对他发脾气。黄江没什么脾气,他是组长,康西,杨天富和王喜娟都属于他管。他们做错事,黄江最多好言劝说他们几句,绝不没一次像海鸥那样发火。在康西来的这几天里,就见识过海鸥发过两次火。

 

  海鸥发火时,也不点名指姓。黄江作为杨天富他们的组长,海鸥那种不指名点姓的乱发火,无疑在说黄江一个人。海鸥发火时,黄江虽不跟她争吵,但遇到什么事,都不想找她商量,心里多少对她有些不满。这些海鸥也都察觉的出来,她的性格就是如此,是改之不来的。每次发火过后,都会向黄江解释,说是说的不是他。两人一是领班,一是组长,工作上的事情,还是要齐心协力。海鸥除了这点爱发点小脾气外,其他的都好很好。他这个班二十二名工人,除了海鸥,性格都比较随和。这些人都是二十岁到三十岁,来自四面八方,比较容易接触好说话。但除了他下铺的那个矮瘦男人和司机胖哥。

 

  康西今天下午五点半下班吃饭的时候,没吃饭就回宿舍去了。小萧今天辞工到期,规定五点半就要搬东西出宿舍。康西进去的时候,小萧刚整理好东西。睡在他下铺的保安紧紧盯着小萧的一举一动,生怕他趁机带走别人的东西。小萧行李很是简单,一个黑色背包,装了几件衣服,。那些席子,被子,桶和盆子都不要了。待小萧走后,康西把他的席子被子放在上铺,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小萧的床铺。终于可以睡下铺了,保安那张床没有脚踏梯,每次上床下床都很不便。更让他感到不悦的是,只要他在上铺略动一下身,整张床就唧唧响。

 

  又是一个星期天,下午康西得知王颖下五点半的班,就和她一起回家吃饭。王颖看着才上三天夜班的康西,下巴胡子又黑又密,人也消瘦好多。康西最怕上夜班,每次上夜班,眼睛都会不满血丝。康西吃过饭已是七点钟,陪王颖出去压了一会马路,又要去上夜班。

 

  王颖无聊地回了宿舍,宿舍里的人和她的关系都是不冷不热。这倒不是针对她一个人,宿舍里所有的人都是相互很少说话。宿舍有六个人住,有两个上夜班。晚上睡觉只有小米,菠萝三个。还有一个女孩子,虽然名义 上在这住,这些天来,她才回宿舍一次。菠萝常常跟她男朋友出去玩,经常彻夜不归。小米也经常出去玩,很晚才回来,有时也不回来。宿舍里就她一个人住,晚上又不得反锁门,天晓得小米菠萝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她都患上了轻微的失眠症,老是担心有坏人进来。康西又上夜班,晚上想找个人聊聊天,都很困难。

 

  厂里有各种娱乐设备,她才来没多久,对这里还不是太熟悉,再者,一个人也没什么兴趣。上班还好一点,工作着会忘记一切。组长对自己特别好,有些事情他会帮自己做,以此减少自己的工作压力。可她总感觉组长对她的好,是有意图的。作为女性,她的第六感很强烈。像组长这么一位高大帅气的男人,会乞求地约她去玩。除了康西,她是不会答应和任何其他男孩子或男人出去玩,包括出去吃饭喝茶等。虽然她对组长很有好感,但还是拒绝了。组长约了她三次,王颖拒绝了三次。

 

  卫何约王颖三次都被拒绝,他一点也没生气。因为他见过康西,就因为他见过康西,他深信,迟早有一天,王颖会投入他的怀抱的,而且这样想的相当自信。康西没他高,没他帅,论学历也不及他。他想找工作,一天就可以找到几份不错的工作。而康西则是半个月找不到一份工作,进的这个厂,也是花钱进去的。这些事王颖在和他聊天中告诉他的。他现在并不急着追王颖,和思莹在一个月才一个月,他还舍不得甩了她。思莹为了他,和以前的男友分手。思莹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一个人间尤物。皮肤白里透红,腰细入蛇翘股傲胸,比之他现在的女友还稍胜一筹。他都不记得他交过多少女友了,但就现在的这一任女友相处的时间最久,算上这个月,有半年了。他现任的女友叫林敏,脾气好好,身材脸蛋都不输与思莹。对卫何是一心一意的爱,但两人一直没同居。林敏也想,卫何却不同意,他不同意当然有他的原因。

 

  双休这两天来,卫何带着思莹去了欢乐谷,晚上两人去宾馆开一间房。思莹将头贴在卫何胸口上心里千丝万缕,现在的一切,她即满足又担心。之所以躺入他的怀抱,大多是被他的英俊外貌征服了。加之他追求她时,送的那些贵重首饰。还有重要一点是,她对前任男友越来越讨厌和失望。和男朋友大吵一架后,正好卫何打电话约她出去散心。她想也没想就去了,经验丰富的卫何一眼看穿思莹的心思。便发挥他的幽默和无限‘关怀’。那一晚,她没有抵挡住他甜言蜜语的进攻。那一夜,她由好感变成了爱他。

 

  她没奢求以后卫何会娶她,只要现在能做他的女朋友她就心满意足了。但自从王颖过来之后,让她的心为之一紧,很不是滋味。她时常发现卫何看王颖的眼神有些暧昧。她仍然像什么事也没看到一般,还是很开心地和芒果如玉聊八卦,谈天说地。殊不知,芒果曾经也和她有类似的心情。思莹掩饰的太好,还是被芒果一眼间便看穿,只是不点破罢了。由于一时迷失方向,她和卫何发生过一夜情。好在她认识了错误,马上断绝和卫何有任何非正常关系的往来。她爱她的老公,她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她不想失去这个家。

 

  老公在这家厂里任生产部主管,一位大她两岁,疼她爱她的男人。她告诫卫何不要对任何人提及此事,否则,若因这事失去老公和孩子,她就杀了他。卫何当时和她玩一夜情只是为了刺激,也是担心被芒果的老公知道饶不了他,但见芒果对他如此说,忙发誓地说,决不把此事说出去。芒果那一段时间,心里恐惧到了极点,想辞工离开这里。可老公在这里已做了八年,混到主管一职,也确实不容易。老公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想要离开这里。芒果见再提离开这里的事情,就会引起老公的猜疑,从此便不再说离开这里的话题。只要卫何不乱说,和别的女人再怎么混,和她也是没一点关系。这次卫何勾引思莹,她本来是想提醒思莹的。又怕卫何知道后,会揭发他们两人的关系。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里祈祷着让卫何这个大魔头早点离开这个厂。

 

  如玉是个直性子,她有一个男朋友。两人拍了五年托,彼此很相爱。卫何追求思莹之前,追的是如玉。如玉虽然对卫何有好感,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他献身。后来卫何对她采取疯狂的追求,如玉的确是迟疑了好久。最后还是先告诉男朋友,她不想让自己再这样思考下去和卫何纠缠下去。论学历,论长相,男友皆比不上他。但男友有一颗真爱她的心,这比任何外表的美都重要。

 

  而且,年底两人就考虑着结婚。她男友听说此事,生气的要狠狠教训卫何一顿。如玉劝住男友,她不想男友多招惹麻烦。男友让她辞工,如玉说还有几个月就过年了,辞工再找工作,麻烦。再者,现在又是金融危机,找工作不好找。男友便同意让她在厂里再做几个月,但要卫何不招惹她,不找她麻烦。后来如玉把男友的警告告诉了卫何,卫何自此见了她,果然不敢抱一丝非分之想。他不招惹自己,如玉也懒得管他骗哪个女孩子。

 

  小琴和朱朱虽比不上王颖小巧可人,却也算讨人喜欢的那种。她们两个比王颖早一个月来的,两人都有亲人在这里。卫何不了解她们两个的亲人底细,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外表像金城武的卫何,读高中时,女生缘就特别好。他不去找女生,女生们好多给他写情书。当真让其他男生又羡慕又嫉妒又无奈。时间久了,卫何便养成了花花公子的性格。

 

  康西这台电脑没插网线,里面原带的游戏也被删了。康西晚上八点上班,一般到凌晨一点就把标签和报告打完。再用半个钟把外面的来货检查一遍,有做好的货就打包,没货就在办公室里玩。有时杨天富他们测端子膜厚,他就帮忙测,偶尔出去看线。基本每晚都有两个小时玩,但不可以看书,报纸等物。每晚保安会来抽看几次的,不过,上夜班也有上夜班的好处。经理老板不在,背后那双隐形的眼睛一消失,人自然就感觉无比舒畅。这么小的车间就有好几个摄像头,一出办公室,立即被电子眼看的一清二楚。但大家并不在乎这些电子眼,晚上凌晨一过,好多人都拿出手机上网。生产主管也是睁闭一只眼,只要你做事能一夜不出错,是默许你们玩手机。但打瞌睡是绝不许的,说话聊天再怎么大声也不管你。

 

  生产部那些都没有凳子坐,每天站十二小时。QC还好一点,可以搬凳子来坐。康西有时间也去线上看线,好久没有站着上班了,站一个小时,就感觉两腿酸麻。他主要负责打标签报告,看线不属于他的任务。当然,对于端子的各种不良,他要懂得。经过这十天,每天跟海鸥看一个小时的线,关于端子的各方面的问题,也都了解的差不多。这些天的朝夕相处,也和品保部的人混的很熟,不再像刚进来做事,紧张兮兮的。好久没写东西了,这两晚就利用每晚空闲的那两个小时写一些短文或歌词,感觉这样的工作蛮不错的。

 

  康西早上下班,早过早餐,排队冲凉。宿舍里的人每天都要看一会电视,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准时睡觉。为了省钱,康西每天下午五点就要起床去家里吃饭。从这里到家里要二十分,来回就 要四十分。如果他去的时候客人多的话,就在一边先帮忙端菜或去刷碗。等客人不多的时候,再自己给自己炒一份菜吃。

 

  如果吃过饭还有一些时间,就再在家帮忙一会。家里除了买快餐,还包饺子卖。康西经常帮家里包饺子到晚上七点四十分,才小跑着回去上班。虽然这家餐馆是哥哥开的,自己也帮助他一万块。可心里总觉得这样白吃白喝,心里过意不去,帮忙做点事,心里就好受的多。

 

文章发布:2017-03-1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