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呢,希望你们同心协力,共同努力做好品质工作。前几个月,我们的品质仍跟不上赵超他们班。本来老板不打算让我们再加人的,我和胡主管都不同意,和老板说了半天,老板才同意加一个人过来。我希望这一个人不是白加的,要充分发挥他的效果。现在夜班也是五人,却做的比我们好。我们上白班的就不能超过他们吗?还有,再过几天就是十二月了,也就是轮到我们上夜班。我希望我们转夜班的时候,不再有玩手机打瞌睡的现象。我不敢奢求能超过赵超那一班,但起码不要做的比他们差。”海鸥虽然才二十一岁,说起话来十足一副老经验者。     开完会,黄江等三人出去看线。海鸥让康西坐在最前面那台电脑前,自己也搬一张凳子坐下来,问康西会不会用Word和Excel?康西点点头说:“以前研究过,但不太熟练。”“我先教你打标签吧。”海鸥从电脑旁一堆标签中拿出一张,标签和A4纸大小相同,上面有八小张标签。海鸥指着电脑屏幕上已制作好的格式说:“这是我制好的,你现在不用改了,现在已存在F盘里,直接打开F盘就可以找到了。这种表格的做法是,先打开Excel,然后做出这样的表格,在表格里面打上相应的字,最后把表格实线去掉就可以了。还有,有些厂要求我们用他们的标签,标签格式和我们的标签不同。

 

        那些外厂标签的格式我也制好了,也是在F盘里,但大多数厂还是用我们的标签。”说完,将标签放在康西面前的电脑桌上,指着标签对康西说:“这里填客户厂的名字,这里填货物的名字及编号。下面是数量,重量,QC名字和技术员的名字,最下面是日期。现在这要把这张标签反面对着你放进去就可以打印了。还有,这个是碳粉打印机,十天左右更换一份打印带。”讲完,将标签放到打印机上,将标签露出一点点,两边都已标好位置。海鸥点一下电脑上打印图标,打印机咝咝地发出刺耳的声音,但不是很响。海鸥说:“这台打印机不能连续打印,打完一张,就要再放一张进去打。”她打了两张,让康西试着打。康西学海鸥那样,以标签背面面对自己放进去。打印机在标签触碰到卷滑轮时,会自动将标签卷进打印机里。康西点了电脑上的打印图标,打印机咝咝地响着操作着。     打出来的字有一点偏上,但还可以用。海鸥说:“就是这样打印的,我们是加工厂,有很多客户。每一个客户都有几种不同型号款式的产品,你打印的时候,一定要看清客户的来货单上的产品名字和型号及编号。”说完,转身从后面那张桌子上,拿过来一叠红黄绿参半的来货单,说:“这是各个厂的来货单,有的厂来货单是红色的,有的是黄色的,有的是绿色的。每家客户的来货单格式都不相同,你看的时候再仔细分辨。我们有三家大客户,基本上的货都是这三家客户发来的,你一定要记住这三家客户的名字。现在我主要把你的工作范围给你说下,你的工作范围虽然多、乱,主要还是负责打标签,写报告等。

 

      许经理每天都会写一个生产安排表,里面排的都是表示今天要做的。没排在表上的,就表示让夜班的人做,或迟两天再做。你打标签的时候,看许经理的安排表和来货单就可以了。另外,如果上夜班,你还要负责来料检查。主要检查质量和数量,如果发现来料数量和单上数量不一致,则通知我和黄江,告诉许经理也可以。然后你再负责写一份报告,以传真方式通知给客户。写报告和发传真,等有时间再教给你。如果是质量有问题,也要通知我和黄江,我们确认能生产就给他们生产,不能生产就写一份来料检查异常报告单传真给他们就是了。除此,你还要负责出货,每一批货做好后,你都要负责检查一下,确认品质合格后,方才可以出货。等你学会了这些,我再教你学看产品。等你学会看产品,就可以抽检做好的产品。        不合格者,你有权要他们重新镀。合格者,你要用磅秤一一磅重量,并每一盘货都要贴相同产品货的标签。在重量上填上你磅出来货的重量,并盖上PASS章,只有盖上PASS章才能出货。如果这一批货做完,你还要写一份完成报告单和一份出货单。出货单上要填上客户名字,产品品名型号和编号,还要写上总重量和数量,以及所负责检查此款产品的QC名字,并盖上PASS章。嗯,还有,你还要负责把每天的来货单复印一份,有时间还要测试膜厚。

 

      我们做的所有货,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端子’。端子应用广泛,比如电脑,手机,电话等电子类。你手机电池上那几个金黄色金属片就叫端子,那个与电池端子接触接触的弓形金黄色金属也是端子,电话插头上那些金黄色金属也是。端子材料是铜,你知道铜有几种吗?”     康西听的迷迷糊糊,有点不知所云。但他一直用心听着,听到海鸥问他铜有几种,一愣之后忙说:“有三种,青铜红铜和黄铜。”海鸥说:“这些端子材料只有两种,青铜和红铜。通常端子都是镀全金,全锡,半金锡,也有全镍的,但镀全镍的不多。镀全金一般都是镀1u"2u"3u"5u"15u"30u",也有更高的,但我们这里最多只能镀30u",一微米等于393.7u",一毫米等于3937u"。为了方便,就把3937u"四舍五入为4000u"。”说着,把u"这个符号写给康西看。她一股脑儿说这么说,康西虽努力去听去理解,可还是似懂非懂。     海鸥又讲道:“每家客户都会要膜厚测试报告,我们这里有一台膜厚测试仪,但膜厚测试报告你用电脑打出来就可以了。我在F盘里都有设置好的格式。另外,一般在书写的时候,有些客户要求我们写出那些电镀的符号就可以了。比如,锡的金属符号是Sn,金是Au,镍是Ni”海鸥拿着油性笔在标签背后写出来说:“这三种金属符号你一定要懂,还要会写。其他铅,铜,汞等,以后有时间还要全部会写,过几天我会给你一份资料给你看的。

 

        你如果懂得这些金属符号,学起来就更快一些。比如半金锡,用符号代替则是1u"Au/Sn.半金锡可分为1u"Au/Sn,3u"Au/Sn,5u"Au/Sn,15u"Au/Sn,30u"Au/Sn。”海鸥说着,笔唰唰响在纸上写着,好让康西更同意看的懂。只是海鸥写的字快,却不怎么工整。写好这些后,又在纸上写着说:“如果是1u"Au/Sn以上,他们就会用符号代替了。如果是镀半金锡,里面就要镀Au,Ni,Sn。镀全金,里面只镀Au,Ni就可以了。镀全锡,里面镀Sn,Ni。镀全镍,里面就只有Ni.不管镀什么,里面都要有镍。一般1u"Au/Sn到30u"Au/Sn,要求镍要达到50u",锡在80u"到120u"。但也有些客户要求镍在30u"到50u",锡在60u"到100u"。我们要根据客户不同的要求去电镀,这些你也要明白。是不是感觉到很头痛,摸不着头脑?现在你还有好几天时间去学,今天我就教你打标签和报告。”     康西还是有点晕乎,但金,镍,锡这三种元素的符号他都会写。但像1u"Au/Sn,3u"Au/Sn,5u"Au/Sn等,还是不太明白。海鸥紧靠他旁边,手把手教他如何打报告,和改报告上的数据和时间。打报告很简单,直接放一张A4白纸打印就可以了。但就是改数据麻烦,还要明白产品镀什么规格。有些产品在来货单就有写明白,有的则没有。许经理写安排表,是照着来货单写的,有些镀什么规格,也没写清楚。海鸥足足教了康西一上午,时间过的很快,康西只觉才过了一个小时,就到了十二点。     中午吃饭只有半个钟,康西在厂里一个小商店买了一个饭盒,一个勺子。在饭堂后面的水龙头处洗净了饭盒和勺子,过去排队打饭。一餐是四块钱,一荤两素,先打菜后打饭。素菜有煮南瓜,煮白菜,煮豆芽,炒青菜豆腐。轮到康西打菜的时候,看到这些菜,就没了胃口。可不吃又不行,花了四块钱打了两样素菜。素菜右边是荤菜,荤菜有蒜薹炒肉,豆角肉丝等。说是豆角肉丝,实在是很抱歉。一大盘豆角和蒜薹中,几乎看不到几条肉丝。康西正想打一份豆角肉丝,看见豆角肉丝右边有一大盘麻辣鱼块。“有鱼吃,还不错嘛。”康西刚伸出饭盒去打鱼块,只听打饭厨师,懒懒地说:“这是六块钱一餐的菜,想吃,加钱去。”康西一听,愣住了,手往左边一伸,打了一份豆角肉丝。     等到他打饭的时候,再一次吃了一惊。米又黄又散,一看就知道是多年陈米。康西迟疑了一下,还是打了饭。来到一个座位,见别人都吃的又快又香,便低头吃起来。米嚼在嘴里有些干硬,可米再硬,怎硬的过牙齿。想起上个世纪没饭吃,吃树皮的时候,顿觉此饭喷香无比,一碗饭全吃完了。虽然豆芽一点味道都没有,就像水煮的一样,吃起来甜甜的,却吃的一条丝儿也没剩下。其实这些康西也都习惯了,他进过好几个厂,每个厂的饭堂都差不多,没一家炒的好吃的。好吃不好吃,他到没抱怨过,只求饭菜干净就满足了。     康西没享受过荣华富贵的日子,但多少也了解一点。没本事的人啊,连有钱人家的一条狗都不如。有钱人家的狗,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吃,像他这样的人,只能吃这些水煮的菜。这家工业区他是刚进来,饭菜卫不卫生,他完全不了解。他依然记得他06年进了那家玩具厂,也是在工业区里面的饭堂。不同的是,那家厂有饭票发,还是包吃包住。但不在厂里吃住,照样扣钱。厂里的人没有办法,吃不吃都要扣钱,再不想在饭堂吃饭的人,也只好无奈地去饭堂吃饭。康西第一次去饭堂吃饭的时候,坐在他同一桌对面的同事从饭盒里挑出四条青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子上。因为他坐在桌边处,青虫就摆放在桌边上,好多路过的人都看到了。那些看到的人似木偶一般,没什么惊讶的反应。尤其是那个吃到青虫的同事,丝毫不理会饭盒里吃到了虫子,低着头啪嗒啪嗒大口吃着,完全不将迟到虫子一事当一回事。倒是康西见了,再也没胃口吃饭。     说一句老实话,在饭堂吃过饭的人,谁没有吃到过虫子?康西刚开始害怕,恶心那些虫子,每次吃饭都是把饭盒里的饭和菜拔来扒去。后来呆的久了,就像所有的人一样,吃到虫子,只是默默地把虫子从饭盒里挑出。默不作声,还要继续吃下去。尤其是豆角和那一种油菜,最容易吃到虫子。虫子大致有两种,一种是青虫,一种是白色的虫子。康西在那家玩具厂呆了半年,没学会什么技术,倒学会了怎么识别哪种菜容易生虫子。那种绿色的油菜,一般都是生青色的虫子。虫子的颜色和油菜的颜色一模一样,不仔细看的时候,是看不到的。豆角里面的虫子,大多都是白色的,但也有青色的。还有一点,一般豆角里的虫子比油菜里的虫子,个子要大一些,要肥一些。自从康西从这两种菜里面吃到几次虫子后,再也不敢吃这两种菜了。不吃这两种菜,吃到虫子的几率一下子降低70%。康西还为他这个小发现暗自得意,可没得意多久,发生了一件让他受不了的事情。那一次,饭堂为了改善生活,特意油炸了几大盆鱼给员工吃。

 

       康西打了一条来吃,因为进厂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吃鱼,心里很高兴。有些男孩子一盛到鱼,就用筷子夹放到嘴里吃。康西吃饭最慢,细嚼慢咽有点斯文。一条鱼被他吃的只剩下鱼头了,康西当时心里还在为鱼儿感到死的不值。鱼不是很大,鱼头里面也没多少肉,康西也不喜欢吃鱼头。就拿着筷子敲着鱼头,心里在说:“鱼啊鱼啊,你活着就是让我吃掉,你说你还活它干嘛?就是我不吃你,照样有人吃你。”又想到自己当时的困境,不免又联想:“我也不比这条鱼好到哪里去,它被我吃,是因为弱肉强食。我找不到工作,饿肚子,那是我没本事。没本事迟早被生存淘汰,比之被我吃的鱼,我俩命运不同之处竟有几分相同之处。哎,我现在吃了它,不知我下一刻会在哪里找不到工作饿肚子。它被我吃了,一了百了。我还要饿肚子,承受很多很多压力,烦恼,孤独。

 

       这么想来,我连这条鱼也不如了。”想着想着,手中的筷子不知觉打开了鱼头。竟发现鱼头里面有黑乎乎的一团东西,但这些东西被油榨取了水分。似沙子一般。康西把鱼头里面黑乎乎的东西放在桌子上认真研究起来。他用筷子敲碎黑乎乎的东西,定眼看时,不由冷抽一口气。

 

       赫然显现在桌子上的,分明是苍蝇。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就是污泥,污泥里面还有几粒小小颗粒的沙子。康西将此事对身边的一个同事说了,那个同时打开鱼头,里面也有大量污泥,但没有苍蝇。又两个同时打开鱼头,每个鱼头里面都有一团污泥,有的里面也有苍蝇。不用多猜想,这分明是从海边捡的烂死鱼。因鱼有腥味,吸引不少苍蝇。苍蝇钻进鱼头里面,被他们捡来用油炸死在里面。所以,不敲开鱼头是看不到的。豆角油菜里面有青虫,他们还可以说是无公害蔬菜,员工们还可以忍。

 

       现在居然拿死去的多日,又臭又烂,沾满苍蝇的鱼给他们吃。万一因此传染什么病怎么办?谁负责?“我们是人,不是畜生。”康西首先大声喊着,然后把鱼里面有污泥和苍蝇的事,在饭堂里说了出来。他的话一说完,立即引来很大的轰动。众人纷纷敲开自己饭盒里的鱼头,每个人鱼头里面都有污泥,一半左右的人吃的鱼里面都有苍蝇。有几个女孩甚至当然要吐,大家忍了好久,这次终于爆发了。大家一致要饭堂给个说法。

 

       厂里的厂长和保安队长闻讯赶过来探明原因。谁知,饭堂老板听到此事,一点儿也不惊慌,还若无其事地说:“这次忘记砍掉鱼头了,下一次砍掉鱼头就没事了。”康西说:“不行,他们如此对我们的健康不负责任,我们不在这里吃饭了,我要退饭票。”厂里每个员工都大声说要退票,厂长见大家狠下心不在这家饭堂吃饭,便同意给员工们退饭票。但工业区就此一家饭堂,大家宁愿多走很远的路,吃贵一点的饭,也都不去那家饭堂吃饭了。厂里也只得答应员工出去吃饭有补给。     后来他们厂的人一不去吃,其他厂的员工听到吃鱼吃到苍蝇,也都闹着不去那家饭堂吃饭。他们工业园里有六家厂,有一家电子厂最大,有员工八百多人。康西呆的那家玩具厂数第二,有三百多人。其余四家厂的员工加起来,才约二百多人。只有一家小厂还照样去吃外,其余厂的员工都不去吃。不到半个月,饭堂老板就把饭堂转让了。换了一个新老板后,厂里就让员工再回来吃饭。前两天的饭菜还好吃一点,两天后,饭菜就恢复到上个老板的那样,只是没有再吃到苍蝇。     康西吃过饭就去了车间,打卡后,还有五分钟时间,就去了办公室。他们这吃饭分两次去吃,十一点半有一部分人先去吃饭。吃过饭就接班,让另一部分的人下去吃饭。这里有规定,每人都是隔一天吃一次早饭。因为机器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夜班或白班接班时,都要提前十分钟过来。尤其是品保部组长领班和生产部的领班,必须和另一半的领班把工作交接清楚也可以下班,不允许早退或迟到。     下午海鸥让康西把标签打好。一般白天安排的货虽然多,但种类少。夜班则是倒霉了,安排的货有多又杂。就连打标签和报告,都比白班麻烦的多。所以康西必须在这几天内,尽量熟练掌握打各种标签和报告,免得到上夜班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海鸥学过电脑,特别是Word和Excel,操作的非常熟练。康西打完标签后,海鸥就教他怎么操作Word和Excel。自己研究和别人来教,效果自是大不一样。加上康西本就对电脑知识感兴趣,到了下午五点半吃饭时,康西已掌握所有标签的打法和报告的数据修改,以及Word和Excel的更多知识的使用。     康西和王颖都是晚上八点下班,王颖在门口等康西。两人碰了面,就去逛街玩。今天是康西过的最充实的一天,学了好多东西。海鸥是个不错的女孩,很喜欢帮忙别人。虽然才一天,她就想把自己所会的,全部告诉康西。     今天刚一上班,阿杰就拿着急辞工单找桃子办理手续。桃子看着阿杰忧郁的脸,心里有一股愧疚感。阿杰用略显沙哑的声音说:“我答应你六天后和你好好谈谈,我也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我还是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你愿意等我两年,一年也行,我会做出一些成绩给你看的。”“嗯”桃子找不出用什么话来说,低声嗯了一声。桃子给他办好离职手续,阿杰拿着手续,低着头走了。下午四点结了工资,一个人拉着行李箱,默默地走出厂门口。     昨晚桃子和阿杰发生争吵一事,好多人都过去看了。杨刚也过去了,对于他们的对话,也听进去大半。杨刚之前并不知道桃子喜欢康西,作为康西的兄弟,他从来没见过康西找过桃子玩。也都没见康西和桃子有什么联系,突然间听到桃子喜欢康西,让他久久想不明白。今天上班,他把这件事对林一涛说了。林一涛听后,摇着头,甚是可惜无奈地笑道:“哎呀,小西长的还没有我帅,为什么桃子不喜欢我?”杨刚很鄙视地看他一眼说:“就你?你有小西猛吗?打的过他吗?人家可是盛大厂第一猛男。人家也会写东西,会画画,你会不?”林一涛强词夺理地说:“刚子,你别这么说。小西他有我溜冰好吗?他跑步跑的过我吗?这叫各有长处知道不?”     杨刚听他这么说,也忙把自己的优点搬出来说:“这样说的话,打桌球你不是我对手。”     “打桌球我是稍比你差一点,但你溜冰没我拽,跑步没我快,打架打不过我。嘿嘿……”林一涛洋洋得意道。     “有本事你和小西对打?”     “我的是和你对打”     “那咱俩比打桌球”     “小样的,就知道打桌球买码。我听说包装台有一个靓妹暗恋你,是不是?”     “没有啊”     “又不厚道了是不?你在别人面前可以撒谎,在我面前有必要吗?”     “你听谁说的?”     “别问我听谁说的,我问你有是没有?”林一涛似警察在盘问小偷。     “……”杨刚笑着做事,不说话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小子不老实,亏我们以前还玩的那么好。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不把我当兄弟。“林一涛不高兴地说。     “不是了……”杨刚刚说出这几个字,就被林一涛打断说:“那是什么?蟑螂都对我说了,那个女孩约了你N次,你都不去玩?我真还以你到底是傻,还是同性恋。”     “我身上只有几块钱,出去干嘛?”杨刚终于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不会吧,好像那时我们才发工资没几天哦。”林一涛这句话刚说出,立即想出没钱的原因了。随之不等杨刚回答,又问道:“是不是打牌输了?”     “以后都不打了”杨刚砸着嘴说,神情甚是后悔无奈。     “得了吧,我听这句话都不下百遍了。以前和你不怎么熟悉的时候,你就会打牌了。后来我们住在一起,经过我多方面教导,你才慢慢克制不打牌。我和小西出去住,阿龙又不在,你早就开始打牌了。我不让你打牌,是因为我把你当作兄弟才这么说你劝你。”林一涛因为说话,有两个货螺丝都来不及打,说到最后那一句,赶紧站起来忙着打螺丝。手忙脚乱了好一会儿,才算跟上速度。

 

文章发布:2017-03-1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