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男子看后,勉强还算满意,又让康西照纸上一段话打字出来。康西习惯用智能ABC打字,打字速度每分钟四十字。算不上快,但也可以了。沧桑男子对康西的打字速度也算满意,就对康西说:“你想不想做QC文员?”见康西露出不懂的神色,就自解释道:“QC文员其实和其他文员很相同,但又不同。QC文员只要负责打印标签,制报表,写报告,然后有时间出去验货和打包出货,还要去线上看产品。所以你既担任文员一职又要担任QC一职,另外你还要检查来料。你最主要的就是文员一职,要把标签报告搞好,才能去检查来料和打包出货。你听上去很多很复杂,其实只要你用心学,一个礼拜就可以全部学会。学会以后还是对你有很大好处的,你以后就是不在这个厂做,还可以去其他厂做。”语气温暖慈善,康西听在心里很是感激,忙说:“好的,我愿意做QC文员。”

 

  “那你明天就来上班吧,早上八点,不要迟到了。下面有一间办公室,你明天来就去那里,我等下会告诉你组长他们,让他们明天教你怎么做。”沧桑男人语慈地说。

 

  “那什么时候可以搬宿舍过来住?”康西此时问出他最想问的问题。

 

  “等下让这位彭西兰小姐给你们安排宿舍。”沧桑男人看了一眼娃娃脸说。

 

  “你现在就要搬过来住吗?”娃娃脸彭西兰问他。

 

  “是的,可以吗?”康西回答了又问。

 

  “嗯,是可以啊。”彭西兰点头说。

 

  “我也要今天搬过来住。”那个高个子男生说。

 

  “可以,等下。”说完,转身去了里面的办公室。

 

  “您好,请问怎么称呼您?”康西语气尊敬地问那沧桑男人。

 

  “我姓胡,叫振华,我是你们品保部的主管,以后叫我胡主管就可以了。工作上就什么不懂的事,可以问你组长,如果你组长回答不了你的,尽可以问我。只要你愿意学,我尽我所能教你。”胡振华依然和气地说。

 

  “谢谢胡主管,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就来麻烦胡主管了。”康西听胡主管脸色友善说话和蔼,不由自主语气上也轻松一些。

 

  “行,虚心好学才能学到更多东西,我喜欢这样的人。也希望你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公司效力。”胡振华微微笑道。

 

  “嗯,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学更多东西,为厂里献微薄之力。”康西亢昂地说。

 

  “我们厂虽然现在人少,但正在快速发展着,好好用心学,用心为厂里做事,老板不会亏待你的。”胡振华激励他说。

 

  康西轻咬下唇,点点头没说话。

 

  “这是你的,你住501房间,是上铺。不过过几天你们宿舍就会走一个人,到时候你就可以住下铺了。”彭西兰把一张宿舍居住条交给康西,又递给那个高个子男生一张居住条说:“你住507宿舍,我们宿舍就是对面那一栋,你们过来跟我看。”彭西兰走到一窗户处,指着对面那栋宿舍说。

 

  康西和高个子男生过去看到,康西向彭西兰说:“好的,我们现在可以下去搬宿舍了吗?”彭西兰笑笑说:“可以啊,现在就可以搬过来住。”

 

  “嗯”康西应一声,正要走,彭西兰突然叫住他们说:“那个李明超,安排你的上夜班。就是明天晚上八点上班,这个月快过去了,也上不了几天夜班了。”“可以”高个子男生点头回答。“没事我们先下去了?”康西说了一句,见胡主管点头,便打开门,沿原路出了厂门。路上两人简单交流几句,康西知道李明超是云南人,现在住老乡那里。也是和他一样,找了半个月没找到工作,才通过介绍所找的工作。这里康西来过两次,就在王颖厂斜对面。两人走到十字路口分开,康西从十字路口往南走,。过了两个十字路口在一家超市南边往西的小路走不多远,就到了哥哥的餐馆。康西看了时间,从厂里到这里,正好二十分钟。

 

  康西让爸爸帮他提着被子、被单和席子,他在单车前挂了一只桶,桶里装着洗衣粉一双拖鞋牙膏牙刷衣架等物,载着爸爸来到厂门口。他自己一次性把桶被子席子等东西抱到宿舍,来到宿舍门前,见门紧紧关闭着。他没宿舍的钥匙,敲门也没人应,见502宿舍开着门。他进去一瞧,有两个男生在睡觉。此时他们已睡醒,一个在看书,一个在用耳塞听歌。康西把情况说明,就把行李先放在502宿舍。下了楼,踩单车载爸爸回去了,第二次,他没让爸爸来,自己踩单车载着皮箱过来。这次到厂门口的时候,正好是下去五点半,日新厂都是下午五点半吃饭。康西去到五楼,501宿舍已打开着门。康西就推门进去,只看到一个四十岁矮瘦的男人。那男人见康西进来,正想问他,康西先开口说:“你好,我是今天新进来的与员工,安排到这间宿舍。”那男人听到没吭声,也没什么表情。康西也没在和他多说话,拣一个看起来稍干净一点的床铺,把行礼从502抱回来。501只有四张上下铺,下铺都睡了人,上铺也有一个人在睡。康西拣的那张床铺在里面靠左那张床,也正巧是那个板着脸看起来不太喜欢说话的矮瘦男人的上铺。宿舍里有一台电视机和一台VCD机,还有一张桌子。阳台侧面是洗手间和冲凉房,冲凉房的门锁已经坏了,还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阳台没有设窗户,也没焊钢筋条,很大一个空间。

 

  康西伸头一看,都能看到隔壁502房间里的情景,从501阳台爬到502阳台很容易就过去了。阳台处有三个水龙头,下面有一水池,用来刷牙洗脸洗衣服用的。阳台上面有一铁条,是用来晾晒衣服的。阳台对面是另一个厂的宿舍,格式设置和这里的大同小异。对面宿舍所住多是女生,有在阳台刷牙洗脸和洗衣服,也有的穿着睡意刚从冲凉房出来,也有的正对着镜子梳头和查看脸上是否有痘痘。她们的冲凉房窗户有的角度开的很大,有的开的角度较小,开的大的窗户,隐隐能看到冲凉房里的大半景物。

 

  康西在阳台站了好久,宿舍与宿舍之间的天空,就像一碗水注入一滴黑色墨水的水,有些朦胧有些黑暗。这时那个矮瘦男人对康西冰冷冷地说:“你要不要出去?”康西扭过头,见他一副要出门的架势,忙说:“嗯,我也要出去。你的钥匙可以借我用下吗?我等下出去去配一把,回来再还给你。”“文员没有给你钥匙吗?”语气仍是冰冰冷冷,似一块千年冰雪。“没有”康西对他第一影响也是不好,不过现在初来这里,最好不要和他结不必要的嫌隙。那矮瘦男人从一串钥匙里面取下一枚给他,叮咛地说:“不要搞丢了。”“嗯,知道了。”康西应付着说。

 

  康西随他一起出了门,顺手便关上门,下了楼。此时已是六点十分,王颖要到八点下班,康西就先踩着单车回哥哥的餐馆。毕竟找到了工作,康西心情很是不错。在家里玩了一会,快到八点的时候,给王颖发了一条信息,并踩单车去她厂门口接她过来吃饭。王颖每天是早上八点下班,中午十二点下班,下午一点半上班,到五点半下班。如果是晚上八点下班,那下午就没有吃饭时间,直接从一点半上到晚上八点。现在王颖做文员,很多时候都是下五点半。当然,也有很多时候八点下班,不确定的。

 

  王颖的工作也相当简单,和她以前在盛大厂时工作性质差不多,每天上班都有很多时间玩。她这个办公室共有七个人,只有组长一个是男的。有两个文员和她年龄相仿,另三个文员一个二十五六岁,一个二十六七岁,一个二十八九岁。组长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八一,是个大学生,很是英俊,很是照顾王颖。那两个和王颖年龄相仿的女孩,一个叫朱朱,一个叫小琴。也许是年龄相仿的原因吧,她两个都喜欢和王颖一起玩。小琴和朱朱也都是高中毕业,小琴爱玩,爱偷懒。朱朱喜欢好动,也很活泼。王颖坐在右边第三个座位,前面是二十五岁的如玉和二十七岁的思莹,王颖后面是朱朱。右边第一个座位是二十九岁的芒果,芒果后面是小琴,小琴后面是一张大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摆放着一笔记本电脑和许多资料夹。老板椅上坐着她们的组长卫何,一个很俊俏的男人。卫何常常倚在老板椅上,双手环抱,看着前面工作的王颖她们六人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人缘很好,办公室所有的人都喜欢他。请教他一些事情,他也很是热情帮助。他有一个女朋友,朱朱见到过,经常说卫何的女朋友漂亮的不亚于任何女明星。不过卫何并不为此时感到高兴,对朱朱言语中反而夹杂着一丝不悦。朱朱说了两次,见组长卫何不喜反不悦,就不在提他女朋友的事了。

 

  办公室里的人比较团结,除了组长卫何照顾她外,如玉,芒果,思莹,朱朱,小琴对她都很好,很客气。王颖在这里做事也感到很温馨很开心。看芒果,思莹每天一本正经,其实比朱朱小琴她们还八卦还好打扮,如玉是一头爆炸头,不是很爆的那种,后面又辫着一条小辫儿。如玉皮肤很白很光滑,身体也很棒,有七分像小S。思莹是刘海式发型,不了解她的人,肯定会认为她是一个温柔型的女人,都但被她的外表欺骗了。最疯狂最八卦的就是她了,虽然皮肤及不上如玉白,身体也及不上如玉好,但绝对配得上‘魅力性感,动感无限’八字来形容她。芒果虽然二十九岁,看起来顶多二十七岁。她前面是刘海发型,后面头发很短,只到脖子处,相貌身材和还算的上美丽纤细,像一颗熟透的苹果,投射出熟透的气息。芒果和思莹都是广东人,如玉是河南人,小琴和王颖是湖南人,朱朱是贵州人,卫何是福建人。

 

  王颖来到这里,才发觉自己一点也不起眼。论身材相貌都尚差如玉一点儿,而且卫何对如玉不是一般的好。朱朱和小琴也都是小女生,和王颖三人都是那种小鸟依人的的身材。

 

  今天下八点,一到时间,众人熟练地关闭电脑,似一群撒野的牛犊打闹着出门去了。

 

  王颖在下班前接到康西的信息,出了办公室门,就直奔厂门口。王颖坐在车尾上,抱着康西的腰。康西一边踩着单车,一边对她说着今天的事情。王颖听康西说要做QC文员,替他高兴地说:“做QC文员好啊,既可以学一些文员类的知识,又可以学一些QC一类的知识。”“那当然了,以后我也有电脑玩了。”想到以后上班还可以上网,不由咧嘴笑了起来。

 

  到了家后,家里正忙着。康西帮家里洗碗,王颖则是给客人打饭端菜。九点钟的时候,客源就少了很多,九点半时,已没几个人吃饭了。康君让康西炒几个菜吃,吃过晚饭,在家里呆了一会就回去了。在路上,康西和王颖谈起租房子的事,王颖问康西现在还有多少钱?康西说还有七百块。王颖迟疑了一下说:“还是下个月或是下下个月再租房子吧。如果现在租房子,房租带押金要五六百,剩下一百块哪里够用啊。”“没钱可以暂时去我哥那里借点用。”康西还是想早点租房子住。“这样不好吧,大哥不是说他还要没电瓶车和冰箱吗?”王颖有些为难地说。“要不就听你的,下个月发了工资再租房子。”康西多少还是有点不舍。

 

  “我下个月才发这月的工资,今天就是月底了,我也没做几天,发不了多少钱。你也是刚进厂,下个月也没钱,还是等到第三个月再租房子好吗?”王颖双手拉着康西的左手边走边说。

 

  “嗯,好吧。”答应着好不情愿。

 

  “对了,你们那个厂有多少人啊?”王颖转移话题问他。

 

  “加上我和今天和我一起进的李明超一共才四十五人,哈哈,人不少吧.”康西自嘲地说。

 

  “并不是说人少就不是好厂,人少其实才更容易学到东西。”王颖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对厂里任何工作都没有兴趣,也不想去学什么东西。我想好了,攒一些钱,开一家照相馆。我很喜欢照相,也喜欢电脑,照相馆里也用电脑。像FLASH和PS等软件我也都会些,再做名片,打字,上传,下载,我觉得这样的工作最有意思。”康西憧憬地说着,露出满足的微笑,仿佛这些事情过不久就会实现一般。

 

  “那你不写字了吗?不是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挫折都要坚持的吗?你不会想放弃吧?那可是你一生的理想和追求。”王颖听康西对自己的以后只字不提写作,有些失望看着康西。

 

  “谁说我不写了,可是现在我哪有时间写。就是有一点时间写,我也想玩会。你别以为我不想写,我现在真的是没时间写。其实我都想好了,等过两年,我们挣了钱,就开一家照相馆。到那时候,如果你忙的过来,我就在里面写,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再去帮忙,一举两得,多好啊。”康西为自己以后的事安排的那么妥妥当当而洋溢与脸。

 

  “难道这两年你一个字都不写吗?”王颖听康西这么说,并不怎么赞同。

 

  “嗯,看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写的。”康西淡淡地说。

 

  “有一句话叫做‘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还是有的。’你可以利用那些短少的时间,写一些短小的文章或歌词。我好久都没看到你写东西了,我是因文章才喜欢你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王颖焦虑地对康西说,生怕康西浪费时间,只字不写。

 

  “你不懂的,写作是要靠灵感的。如果没有灵感,给再多时间也是无用。这些事不用你说我也懂的,如果灵感很强烈的话,我就是请假也要去写的。我知道,我除了写作,其他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甚至连一个工资最低的工作都找不到。你想让我写,只是想让我出人头地,混的好一点。我只想对你说,不要对我抱太大希望,跟着我,不可能会受苦一辈子。”两人走到王颖的厂门口停下,康西用自责的语气说。

 

  “你又来了,我喜欢你并不是因为认为你以后能有多大成就和有多少钱。请你不要那么自卑,你写的那么好,又画的那么好,不要再把自己想象的那么一无是处。我知道,你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和画家。我很喜欢你有这样的理想,我刚才那么说,真的是想告诉你,不要丢了你的理想。你没了理想,就不再是康西了。我现在再告诉你一遍,我喜欢的是康西,是那个肯为自己理想而不懈努力的康西,不是这个找各种借口推卸理想的康西。”王颖心情有些激动,语气有些急促。

 

  “那你认为我现在是哪一个康西?”康西大声喝问。

 

文章发布:2017-03-1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