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颖在家吃了晚饭,康西送她回宿舍。第二天,八点钟,康西从皮箱里拿出五百块钱放在钱包里,去了镇上介绍所。康西今天戴了一黑色边框的近视镜,显发出一股不凡气质。气质不凡有什么用,还不是找那些一天站着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厂。

 

  介绍所里的人很多,康西从一边挤了好久才挤到前台上去。问一名工作人员,有没有这附近工厂要男工的?工作人员有三名,都是二十四五岁左右。听了康西的话,坐在中间的那个女工作人员说:“是在福永吗?”“是”康西点头说。“福永有好多,具体哪个地方嘛?”中间那人又问。“和平或塘尾都可以。”康西说。“那你近视多少度?”那工作人员见康西戴着个近视镜,就那样问他。“三百度”康西急忙说出。“塘尾有一家电镀厂,不考试视力,也只有这一家不考试视力,只要身份证就可以了。要不要进?”

 

  “那介绍费多少钱?”

 

  “两百”

 

  “那里面的环境和工资待遇怎么样?”

 

  “在工业区里面,不是单独一个厂,里面我不太清楚。工资是按劳动法的,有夜班,综合工资每月一千五到两千元。”

 

  康西听的工资每月可拿一千五到两千元,虽然很怕熬夜,还是欣然同意。

 

  工作人员拿着他的身份证给他开了单据,让他拿着单据去八号窗口交费。交了费,又去了柜台。工作人员把身份证还给他,撕下红色那张单据,让他下午一点半去二楼B区集合,到时会有人通知他的。康西看时间才九点钟,到下午一点半还早着呢。想先回家,又想到一来一回车费又要花四块钱,再者又很麻烦,便不回去了。镇上有一个广场,康西在广场一个长亭里坐下来看电子书。

 

  中午的时候,康西买了一瓶水,在广场上玩了一会。下午一点十五分,提前一刻去了二楼。二楼刚进去是A区,A区里面的人寥寥无几。B区在A区西面,不是同一栋楼,中间有一走廊直通AB区。A区门口有两个保安在看守,康西拿出单据进去。进了B区,便看见里面已是人山人海了。康西找了一个空座位坐下,一点半的时候,从A区处进来三名男工作人员。每人手里都拿着一张白纸,分别在B区偌大一间房间里三处贴上手中白纸。每张纸上写着五六个厂到十几个厂的名字不等,三名男工作人员各手执一扩音器,分开站在自己贴的白纸下面。站在中间的那名男工作人员打开扩音器,大声说:“大家静一静,看清上面厂的名字。进哪一个厂,就站在写有厂名字的那张纸下。等下我们会点名字,两点钟的时候,我们会派车送你们去各自要进的厂。现在大家自觉排队,希望大家配合一点。我们省事了,你们才能更快地被安排进厂。”

 

  众人听罢,纷纷过去看白纸上面的厂名字。白纸很大张,字迹也很大,康西戴着近视镜,远远地就看见自己想进的厂,便走到右边那张白纸下。B区全部人加在一起约有七八百人,但进右边这些厂的人不多,只有二十几个。中间那张白纸下的人最多,因为白纸上第一个厂的名字就是富士康。站在中间的人挤得满满的,差不多有六百多人。左边那一处也有一百多人,三名工作人员见人都分成三队排好,就各自来到自己所要领的队伍面前。站在康西这一处的是一个短发精瘦的男人,约二十七八岁。拿着扩音器,看着另一只手上的名单,大声说:“现在我点一下名字,到名字的人,请大声说声到,希望大家都好好配合,为我好也为你们好。”他说完,本来吵闹的场面,被他这一席话压的几乎落针有声。那名工作人员清了清喉咙,念道:“张大为”

 

  “到”最后面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

 

  “李明超”

 

  “到”

 

  “秦少刚……”

 

  “康西”

 

  “到”康西忙大喊一声。

 

  工作人员头也未抬,继续念名字下去。一共是二十八个人,全都到齐了。工作人员又说:“等到两点钟的时候,大家从过来时走的路线下去到一楼门口,门口有几辆白色的汽车。我会在那里等你们,你们下去后看见我,过来找我就可以了。”说完,从另一条出口下去了。康西打开手机一看,还有十五分钟,就找个座位先坐下休息会。

 

  中间那位工作人员还在那里连说带比划滔滔不绝地讲着,他带的人很多,较费事一点。左面那个工作人员也交代完毕,也下去了。中间那队人虽然人多,但有三百多人都是进富士康,而进富士康的人是不包送的。等下会有富士康相关人员过来面试,考试成功了,会发给一个临时录取证,让自己拿着临时录取证去富士康。康西本来想去富士康的,工作人员说富士康要考试视力,三百度应该进不去,就劝康西进别的不考试视力的厂。

 

  一点五十五分,众人都动身下楼。康西也随着一起下楼,走到A区,A区此时也站满了人,人员比B区还要多一些。B区是负责安排进镇附近厂的人,A区是负责安排进镇外工厂的人,因其地方不同,集合时间也就不同。康西下到一楼,就看见刚才对他们讲话的那个工作人员,便走了过去。那名工作人员打开一辆白色长形面包车,让康西他们进去。康西走在最前面,见工作人员让他进面包车,不假思索就进去了。他以前也在介绍所找过工作,也算是了解此程序。只是里面太黑太热,康西进去后就取下眼镜,放在眼镜盒里。康西在最里面一个座位坐下,还没坐稳,后面那些人陆续上了车。坐上二十个人就没空间让人坐了,那名工作人员让大家挤挤,又安排四个人挤进去。可还有四个人挤不进去,那名工作人员看到后有些生气地说:“以前都可以坐下三十个人,为什么你们二十八个都坐不下?你往里挤一点过去,你上去,坐他身边,你,一个座位都是坐两个人,你为什么一个人坐一个座位?你们三个坐两个座位,再往里挤一挤。”口沫横飞地指挥着里面的人,硬生生将外面那四个人塞进了车。

 

  康西那一排有四个座位,却坐了九个人。康西被其余八个人挤的脸都贴在玻璃上了,屁股只有一丁点儿坐在座位上,一大半屁股悬空着。幸好这车窗质量甚是好,不然被康西这么顶撞着,早就破碎了。康西被车里的人挤的难受极了,连转个身都不能。其余的人都不比康西好到哪里去,二十八个人只有四个女孩子,也就是最后上来的那四个女孩子。她们更惨,坐没地方坐,站也站不起来,手扶着座位,半弯着腰,看她们表情,甚是不好受。她们年龄都不大,十八岁左右。车上的人互挤着,每个人的脸与脸之间,因挤撞着只有一寸距离空隙。

 

  那四名女生由于弯着腰,每个人的脸都差两三公分距离就碰到了其他男生脸上。大家都是被挤的动弹不得,想躲开也是移不动一丝距离。那四名女生脸羞红到脖子处,极是窘迫。搞的她们面前的那几个男生也是不好意思。就在这充满极度尴尬的气氛下,车开动了。那名工作人员坐在前面副 座上,司机没有穿工作服。刚开始康西还能分辨出方向,车子一连拐了几个路口,康西就弄不懂方向了。

 

  车是全封闭的,里面很是热。虽已进入十二月份,大家在这闷热的车厢里,都有微汗溢出来。汽车行驶了约十几分钟,在一家工厂门前停下。工作人员下了车,拉开车门,对里面大喊:“东方电子厂的人下车。”从车里面下来七个男生,工作人员领他们走到门口保安室,向门口保安说了几句话,然后保安带那七个男生进去。工作人员坐上车,司机将车转了个弯,朝往右一条公路驶去。

 

  车里减少七个人,腾出了一些空间,那四名女生也有了一点座位坐。下车的那七个男生,有两个就是坐在他这一排的。这一排走了两个人,康西也有转身的空间了。脸在车窗上贴了那么久,这一个转身,顿感说不出来的舒服。车窗颜色是褐色的,从车窗里看外面尚有些不清晰,从外面看里面,是丝毫看不到里面景象的。车厢里的人在暗淡的光线下,看不出一丝表情,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不安的神情。有些人的嘴角还参带出无奈的味道,个个都是板着脸,没人说一句话。人虽多,却一片死寂,只有众人沉重的呼吸声,似随时可能被拉出气枪毙的囚犯。康西要进的是一家电镀厂,他曾听过,在电镀厂工作久了会对身体不好。不知道那个厂具体在哪个位置,如果离王颖厂近,还可以住在一起。若离的远,就只有住宿舍了,想来又是一声叹息。

 

  行了五分钟,车子又停下。工作人员打开车门,喊道:“进嘉辉玩具厂的人下车。”话落地,又下来五名男生。工作人员把他们领到厂门口保安处,一番交代后,又坐回到座,沿这条宽阔马路朝前行去,车厢里又宽松一些。

 

  车子一直沿着马路向前行了约千米,又停了下来。工作人员下车打开车门说:“雨润电子厂到了”那四位女生都下了车。把那四个女生安排好后,车子沿着马路又行驶一会,在一个十字路口往西一条马路驶去。康西透过车窗看向外面,越看越觉熟悉。“这个,这个不是王颖的厂吗?”康西在心里自己问自己。就在这时,车子一顿,停了下来。工作人员下来,打开车门说:“日新电镀厂到了,下车。”康西听的是自己要进的厂,忙从里面出来。进日新电镀厂的只有两个人,除了康西,还有一个男生。那男生一米八的个头,比康西高出半头。

 

  康西跟着工作人员去了保安室,工作人员和保安说了一些话就走了。从保安室走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保安,让康西两人进去保安室隔壁的休息室等着。两人在里面等一会儿,进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穿了一件白色工衣,红色的卷发,一副娃娃脸,很讨人喜欢的那种。个头不高,身材蛮好,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成熟气味。进来后问康西两人是不是介绍所介绍过来进日新电镀厂的?康西和那个高个子说是。那个卷发娃娃脸让康西两人拿出身份证来看,两人把身份证拿出来,她看了一会把身份证还给两人说:“那好,我就在这里把我们厂的大概情况和基本工资情况说一下。我们厂目前正处于发展扩张中,现有员工四十三人,分黑白两班倒,每天十二个钟的班。基本工资也就是八百五,加班费六块,星期六和星期天加班费也都是六块。加班费会根据各人的表现而考核加升的,比如三个月后,试用期满后,如果表现的好,加班费会提到六块五或更高。如果表现的不好,可能没的加,还要被炒掉,换一句话说,就是选优淘劣,适者生存。每人每个月有两天休息时间,厂里不放假的。想休息请假休息,请两天假不扣全勤奖,请假超过两天,则没有全勤奖。厂里是包吃住,但吃饭扣钱,不吃不扣。住宿免费,水电每月都有规定用量,超过所规定用量则另外扣。我们是每天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八点下班。晚班就是晚上八点到早上八点,白班中午和下午吃饭时间都是半个钟,晚班只有一次吃饭时间,也是半个钟。如果你们认为还可以就跟我上去看看签合同。”听她说话相当熟练快速,应该是经常说吧。

 

  “那每个月平均工资能拿多少钱?”康西问她。

 

  “这个说不准,如果每个人都按休息两天时间来算,加上全勤和奖金还有加班费及基本工资,在一千三到以前八。上夜班,每天夜宵补助是五块。月综合工资在一千五到两千,如果表现好的话,三个月提一次工资。”娃娃脸一口气说完。

 

  “嗯,行”康西点头同意。

 

  “那请随我来。”娃娃脸说着出了门,康西两人跟在她后面。她个头不高,穿着一双五公分高的高跟鞋,加上细细的腰和腿,则显得高挑如枝颤。尤其是她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夺人双眸。

 

  这座工业区只有四栋厂房,每栋只有三层楼。娃娃脸领他们走到第四栋,上了三楼,打开一扇铁门。康西随她进去后,不由冷抽一口气,想不到这个日新电镀厂那么小。一层楼被中间分开成两个厂,这个日新厂只有小小二十几平方米范围,尚不及盛大长一个小仓库。这么大点的车间放着六排电镀机器设备,每一头都有两个人在操作着。这六排电镀设备占了全厂一半空间,往前走了几步,南边靠墙处堆放着一大堆货物,想来应该是所谓的仓库吧。

 

  在车间右边本来只有一层的楼房建成了两层,康西随着娃娃脸上了楼梯。楼梯是铁棍焊上去贴片,涂了一层绿漆,踩在上面吱吱响。原本涂有绿色的油漆,经过长久摩擦,发出银白色的光。娃娃脸上了‘第四层楼’,打开一扇木门,让康西两人进去。康西进去首先看到一长椭圆形的桌子,桌子周边摆放着几把椅子。墙角处有一台式空调,另一墙角处放着净化饮水机。房子被一木墙分隔开来,里面那一间门是开着的。康西能看到里面还有两间房子,每间也都在五平方米左右。康西随娃娃脸进里面房间时,往里面瞄了一眼。里面坐着两女一男,两台台式电脑。里面第三间房间摆放着几台液晶电脑,只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年约四十岁的胖胖的男人。第二间房间加上娃娃脸就是三个女的,还有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也是卷发,但没染色,小小的脸,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倒也蛮可爱。坐在最前面的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戴着一副银白边的近视镜。那个男人有四十开外,胡子短却密,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可以联想到他年轻时一定吃了不少苦。他坐在门边,康西离他最近,看他也是看的最清晰。

 

  娃娃脸在里面找来两支笔和两张打满字的纸出来,分别递给康西和另一个男生,又打了两杯水放在康西和那男生面前让他们喝。康西展开纸一看,是填写自己详细资料,学历,工作经验等问题,却哪是合同书啊。小厂嘛,哪一个按劳动法办事的。康西心想,便填起来。这时那娃娃脸忽然问:“你们两个谁会电脑啊?”“我会”康西当先说。娃娃脸听了,扭头朝里面叫道:“老彭,这个会电脑,要不要?”坐在门口那个沧桑男人探出头问是哪一个?娃娃脸指着康西说:“这一个”

 

  那沧桑男人走了过来,在康西旁边坐下,亲切地问:“你都是会些什么?会五笔打字吗?”“五笔打字 不会,不过我用智能ABC,速度不比五笔慢。”康西忙解释着说。“Excel和Word你会用吗?”“会,我虽然没学过,但研究过。另外,我还会FLASH和Adobephotoshop软件。”康西自信地说。“后面那两个就用不着了,只要会打字,Excel和Word就可以了,你过来去试下。”说完,沧桑男子领康西到里面那间办公室。让那个二十岁的女孩先起来给康西坐下,让康西用Excel制一个表。康西其实对这个Excel并不是很懂,以前上网的时候,只自己研究过几次,略懂皮毛,用了五分钟,制了一个简单的表。

文章发布:2017-03-1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