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颖膝痛的不能走路,晚上就睡在这里。

 

  次日王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伸伸腿,感觉腿不痛了,心中欣喜万分。接着第二件事就是睁开眼,坐起来,用手摸摸左膝。用力按的话还是有点痛,但不用力按不痛。康西的妈妈早王颖一个多时辰就起床坐在床头织毛衣。王颖下了床,走几步,没感觉到痛,高兴的咧嘴一笑。康妈见她笑,也跟着笑笑。但不知道王颖问什么笑,康西妈妈笑过之后就问王颖笑什么呢?王颖开心地说:“我腿不痛了,可以去爬山了。对了,伯母,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爬山啊?”“哪里有山啊?”康西的妈妈刚来这里,对这里一点儿不熟悉。

 

  “就在这东面,很近的。”王颖说。

 

  “我身体不行,爬不了。”康西的妈妈来深圳这几天,普通话略有进步。再者王颖和她相处也有一月的时间,她的话王颖基本山都能听的懂。“就在这里超市门口坐车,一直到凤凰路口,再坐摩托三轮车一会儿就到了,不用步行的。您如果想上山顶,山脚下就有公交车直接到山顶。”王颖还是想让未来的妈妈出去锻炼活动活动身体。

 

  “还是你们去吧,快过年了,等过年那天,我们一家人都去玩。”康西妈妈织着毛衣说。

 

  康西收拾好席子和被子走进来,见王颖站在地上,笑笑问:“腿还痛吗?”“不痛了,可以去爬山了。”王颖冲康西露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林一涛收到康西的信息,不一会儿领着燕子就到了这里。爸爸买菜去了,哥哥嫂子还没下来。以前他不会炒菜,每天去找工作都是饿着肚子。现在就不会饿着肚子了,简单炒三样菜,烧一盆紫菜蛋花汤,四人吃饱喝足才出发。

 

  坐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凤凰路口,四人也不急着爬山,就步行着去了。从凤凰路口步行到凤凰山,要四十分钟左右。四人走着路聊着天,步伐慢了许多,到凤凰山时已用了一个小时。从山脚到山顶有好几条路径,四人拣一条幽静小道向山上攀去。今天来玩的人着实不少,再偏僻的地方,遥目看去,也能看到人。越把爬山当作一种任务来完成的话,就会更累。越想早点爬到山顶,越感到山高。走走停停玩玩,反而爬到山顶不累。这个道理,经常爬山的人都会懂得。康西拿出手机,上山这一路上不停给王颖拍照录像。林一涛见忙给他的她拍照,她们两个也开心地给他们两个拍照。哎,四个超级自恋者!

 

  王颖本是刘海发型,披散头发则显出另一面的温柔,秀气,可爱,有浓烈的少女气息。加上玲珑的身材,配任何服饰都好看。今天她扎了马尾辫儿,扎马尾辫儿则凸出她的活泼,阳光,开朗。燕子穿着牛仔裤,白色运动鞋,黑色长袖T恤。她的脸蛋有点大,凸显出她整个人都胖了。实际上她并不胖,一米六四的身高一百零八斤的体重。只是脸的影响,在视觉上折射出偏胖了。她也是刘海式的发型,很少扎马尾辫,扎马尾辫儿,只会更凸出脸蛋大。虽然脸蛋略显大些,长相却很漂亮秀气,丝毫没因脸庞的而影响她综合的美。两人就像两只蝴蝶,不停地穿梭在茂草丛树中。他们两个就像专业摄影师,跟在她俩后面,捕捉着她俩每一个优美的瞬间。

 

  王颖和燕子还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爱笑。燕子笑起来右腮会凹露出一个酒窝,但那个酒窝并非遗传,而是孩提时不小心摔破的。长大后就落下一个淡淡的窝儿,不笑时看不出来。虽然只有一个酒窝,笑起来更显特别更好看。王颖笑起来嘴巴有些些歪斜,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康西觉得这样反而更好看更可爱。呵呵,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不可否认,论身体相貌,王颖的确才能算的上是个小西施。

 

  林一涛提着在超市买的一大袋食品,四人到了山顶,攀到一块巨石上。林一涛拿出瓜子橘子水给大家吃,他们所坐此石是凤凰山最高最难攀爬的一个,很少有人能攀爬上去。这块石头前后右都是峭壁,只有左面一处可攀爬。石头上面很平,坐七八个人是没问题。康西当先攀上去,林一涛把食品袋让燕子拿着,也随之攀爬上去。燕子和王颖自是爬不上去,康西在上面抓住一块凸出的石头,一手拉着林一涛的手。林一涛用另一只手拉燕子,燕子一手提着食品袋,一只手紧紧拉住林一涛的手上去了。王颖拉着燕子的手也攀了上去,四人坐在上面。风有些大,但四人火热的心情不感到一丝凉意。极目望去,远处山脚下的楼房,看起来就像竖起来的书本那么高。放眼看四野,远处朦胧的山脉,进出鲜艳的山花。闻草木散发的自然气息,俯仰脚下宽阔的大地,当真是心情跟着天空晴朗,兴奋不比山低。

 

  “啊……”燕子冲着另一座山头尽情喊出来。

 

  “啊……”王颖也跟着叫喊。

 

  石块下的人都扭头看过来,王颖和燕子并不理会那些人的眼光和表情,仍尽情大喊。“我们一起喊”王颖拉康西一起喊。“喊什么?”康西故意问。“就啊啊的喊,喊过之后,会把所有不开心的事全部喊出来。”王颖说完又看向燕子。燕子叫林一涛也加入他们一起喊。林一涛点着头说:“好吧,希望不要被人认为是四个傻子在犯病。”

 

  “来,我喊一二三,一起喊。”王颖说完,双手一摆,示意大家先停止。然后喊出一二三,“啊”康西林一涛燕子同时喊声出来。王颖喊出一二三后,又深深一个呼吸,自然比康西他们慢半拍。四人声音叠加在一起,犹如在山顶上撞一响钟,喊声持续三十秒,直到体内氧气用尽,方才停止。山头那边离他们远处的人,纷纷扭头过来看他们,想必他们也都听到了。在他们石块下面和近处的人都在抬头看他们,手指着他们咬着耳朵,不知在说些什么。

 

  四人一共喊了三次,喊的嗓子有点渴,各打开纯净水喝了几口。林一涛买了两大包瓜子,他和燕子一包,康西和王颖一包。燕子倚在林一涛怀里,剥瓜子给林一涛吃。王颖则不然,这次她要康西剥瓜子给她吃。林一涛是个吃瓜子的高手,才一会儿时间,他面前的垃圾袋,已满满都是瓜子皮。

 

  王颖倚在康西肩膀上,笑的极开心地对康西说:“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幸福吗?”“有多幸福啊?”康西不急不慢地问。“四个字”王颖伸出四根手指在康西面前晃晃,嘻嘻笑道:“猜猜是哪四个字?”

 

  “比蜜还甜?”康西想也没想,脱口就是这四个字。

 

  “不对,再猜。”

 

  “非常幸福”

 

  “不对”

 

  “幸福非常”

 

  “不对不对”

 

  “幸福----似海”

 

  “不对,再猜嘛”她用撒娇的语气说。

 

  “猜不出,不猜了,谁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康西举手认输。

 

  “猪头,大猪头,这么简单都猜不出来。”王颖说完,叹了一口气,又说:“某人不是自称是才子吗?这么简单的成语都猜不出来,好羞哦。”说着用手指点点自己的脸蛋,当真是逗人好笑。

 

  “那你说说是什么嘛”康西被她说的哭笑不得,想听听她所谓的答案。

 

  “真的想听?”她认真地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嗯”他点点头,两只眼睛很诚恳地看着她,像懂事的孩子听妈妈话一般。

 

  “哈哈,你好可爱哦。”王颖扑哧一笑,抚摸康西的脸说。

 

  “到底要不要说嘛。”王颖越是不说,他越是想听。

 

  “无法形容了。”王颖开始用手轻捏康西的脸蛋说。

 

  “既然无法形容,那干嘛还让我猜啊。”康西露出生气的表情。

 

  “猪头真是猪头,我是说我幸福的无法形容。无法形容难道是五个字?是你猜不出来哦,笨笨。“王颖嘻嘻笑着。

 

  “小样的,哼……”说着抱住王颖的腰,将她搂入怀里。王颖用颤抖的声音问他:“你想干嘛?”“嘿嘿,我想尝尝你的幸福啊。”康西露出坏笑说。“啊,不会吧”王颖见康西低头下来,强忍住笑说:“我发现你现在的样子好色哦,我好害怕。”“恭喜你完全猜中,嘿嘿,吻一个先。”说完就去吻她。“等等”王颖突然大声喊出,随之又将声音恢复到温柔可人语气说:“现在吻我也可以,请把你牙缝里的菜渣去掉好吗?”见她一副楚楚可怜加害怕的样子,信以为真地用手去摸牙齿。“哈哈……”王颖忍俊不禁,笑着伏在燕子身上。燕子被她按着,扭头往这边看。康西见又被王颖耍了,伸手就去抓她痒痒。

 

  王颖本就怕痒,现在又在兴奋中,康西的手刚触碰到她的痒痒区,就受不了的打滚躲开。谁知,两人完全忘记身在巨石之上。石块上虽然平稳可以容纳七八人,但空间并不是很大。王颖稍滚动一下,又顺下坡,身不由己往下面滑去。王颖情急之下拉住了燕子的脚。燕子尚未反应过来,也被带滑下去。林一涛的手一直拉着燕子的手没放。所以燕子滑下去的时候,他也跟着控制不住往下滑。一切都因太快了,快的让林一涛反应不过来。

 

  王颖尖叫着,身子悬在半空,她的双手死死抓住燕子的脚,不敢丝毫放松。林一涛感到后衣领被什么东西抓着,康西咬着牙吐出几个字:“大家不要乱动,千万不要。”他用左手抓紧林一涛的后衣领,右手抓住一小块略凸出一点的石头。辛好林一涛衣服质量好,受如此强大的坠力,仍一丝无损。

 

  林一涛现在最是担心害怕了,衣服还能坚持多久?穿在他身上,他当然能感觉的到。如果从这里摔下去,摔不死也的在医院躺一段时间。他甚至听到了布料撕裂的声音,那种声音,比鬼片里的鬼叫声还要恐怖一百倍。王颖不敢看下去,她怕看一眼就会吓晕过去,心里此时是害怕到无法形容了。燕子双手被林一涛拉着,刚才下滑时,双手被林一涛拉脱臼了,钻心地疼痛,让她忍不住流泪出来。

 

  这时,石块下面那些人见他们遇险,有两个三十岁开头的青年,当先攀爬上来。由于林一涛等人已滑到石壁处,那两个青年够不到他的衣服。康西一人拉着三人,也非常吃力。豆大汗珠已挤出额头,抓着石头的手因用力而惨白和淤红。康西急促地对林一涛说:“你用一只手抓住我的手,快!”林一涛一听,忙一只手放开燕子的手,小心地向上摸。一摸到康西的手臂,就紧紧抓住。那两个青年见林一涛抓住康西的手臂,分别拉住康西的手,一起用力拉林一涛等三人上来。

 

  林一涛是以背靠着石壁,双脚无法踩蹬石壁上去。直到康西和那两个青年把他拉到石块上,林一涛双脚一着处在实处,就双手奋力拉燕子。燕子双手都有脱臼,剧烈的疼痛,使她浑身使不上一点力。王颖背部和胸前的衣服被石壁磨破了多处,王颖一上来,就扑在康西怀里哭。康西把她抱得紧紧的,生怕一松手,她还会掉下去。燕子双手轻轻一碰就很痛,林一涛抱着燕子在那两个青年的帮助下,下了石块。康西下去后忙向那两个青年道谢,那两青年忙客气地说:“不用谢,应该的。”还热心地问燕子怎么了。

 

  “她的手脱臼了”林一涛替燕子说。

 

  康西他们遇险,大部分的人都看到了,离的近的人都过来看他们受伤没有。从人群里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矮胖个,平头的男子,走到燕子面前说:“我学过一些推拿手法,让我试试行吗?”“谢谢您”林一涛听此,忙请他为燕子治疗。平头男子拉起燕子的手,一拽一扯一捋一折,燕子痛的失声大叫。平头男子不理会她的哭声,放下那只手,又拿起她另一只手,照刚才方法做了一遍。林一涛康西等人见他手法熟练,推拿有力,想他应是外科医生才对。那平头男子把燕子另一只手也推拿好,轻轻放下,对林一涛说:“她只是手腕脱臼,现在没事了。休息几分钟双手就可以活动了。”

 

  林一涛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眼前这几位好心人,就把他想请大家吃饭的想法说了出来。这时又一四十上下的妇女走过来,对林一涛说:“你是她男朋友吧,让她多休息一会。我们也不吃你饭了,先让你女朋友回去休息吧。”看她站在平头男子身边,又加之平头男子亲密地对她说话,猜知他们应该是夫妇,忙向那妇女道谢。

 

  那两位青年也都说不用请吃饭,康西就把食品袋里的橘子拿给他们吃。两人一人拿一个,也劝康西带着王颖早点回去休息。王颖的右手虽流血不多,但在手背处,很多人都看到了她的伤口。有一个二十岁女生对她身边的男生低声说了几句话,那男生点头说了一句,然后那女生就走了过来。走到王颖身边,从挎包里取出两片创可贴,递给王颖。王颖流泪向那个女生说声谢谢。那个女生笑笑说声“不客气”,就转身回到那个男生身边。

 

  康西接过王颖手里的创可贴,撕开一张将王颖的伤口处贴上。康西拿过另外一张走到燕子身边,问她身上有没有受伤流血。燕子还未停止流泪,未说话,只摇摇头。康西和林一涛又向帮助他们的那些好心人道了谢,才扶着自己的她下山去了。

 

  四人下山后,就坐摩托三轮山回凤凰路口。路过凤凰广场门口时,燕子叫停车,司机停下车。燕子说想去广场玩会,林一涛不同意,让她回去休息先。燕子说:“我没事,手现在也不怎么痛了,我不想回去那么早。这一段时间天天在家呆着烦死了,坐在里面吹吹风都不行吗?”林一涛无奈,只好随燕子下了车。四人走到里面,在一草地上坐下。回味着刚才遇险那一幕,还有点心有余悸。“对不起,燕子。”王颖见燕子躺在林一涛的怀里,林一涛不停给她按摩手,觉得心里很愧疚。都是因为自己掉下去的时候抓住燕子的脚,才导致她双手脱臼的。

 

  “你道什么歉呀,只要你没事就好我现在的手不是好好的吗?”燕子侧身看着王颖,安慰她说。“可是,是我害你双手脱臼的。要不是我掉下去抓住你的脚,你的手就不会脱臼的。”王颖想起这事,眼泪就沸腾。“如果你不抓住我的脚,落下去不死也是重伤。我用那一会儿的疼痛,来换你几个月的疼痛,哪个值?不要再那样想了。”燕子挣开林一涛的怀抱,抓住王颖的双手,表示自己一点儿都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康西轻轻搂王颖入怀,燕子见康西从王颖后面抱王颖,便松开王颖的手。王颖顺势躺在康西怀里,一脸惊吓过度受伤的表情。这让康西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又用了一些力,把王颖抱的更紧一点。

 

  四人在广场呆了一下午,回去的时候,天已黑了好一会儿。林一涛回到房间,脱下衣服去冲凉,才发现两条袖子根处都有三寸长的裂口,才想起康西抓他衣领时听到的布料撕裂的声音。幸好,有人及时过来拉他们上去,再稍晚一会,可怕这件衣服就要闹分家了。

 

文章发布:2017-03-1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