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涛康西不接,边说:“因为我们是老乡,你有困难我应该帮你。即使你不是我老乡,从你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你是个孝顺重义气的人。这两点加起来,我更应该帮你。”又想起前一段时间妈妈重病回家,林一涛得知他妈妈病重,就给他一千五百块。并说其中五百块是给他妈妈买营养品,不用还了。可来这里好几天了,还没请林一涛去他哥哥那里吃顿饭,见见爸妈。他觉得现在还没找到工作,没面子请。他也曾深想过,林一涛对他的帮助,岂能请吃一顿饭就能回报的完!

 

  康西在这附近都找遍了,就是没一家要他,决定去远处找找看。便步行沿公路往南走去,中午十二点时,康西有些饿了,在一家厂门口旁边的包子店买了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吃过饭,休息一会继续往南走。一路上是看到不少厂招工的,但都是要女孩子。也不知往南走了多远,眼见前面都是马路条条,工厂寥寥,此时太阳已快要下山了,一路上没找到一家工厂要男工的,就决定回去时走另一条路碰碰运气。

 

  走另一条路的时候,刚走半路就遇到两家工厂招聘男工。但仔细看过招聘栏的招聘信息后,不由识趣地离开。两家工厂招工的条件都是有高中毕业证,有三年工作经验。康西还没在电子厂做过,何谈经验之有,再者,高中毕业证他也没有啊。虽然曾自学过FLASH和Adobephotoshop,但那都是学的一点皮毛,平面设计他也没信心做下去。康西很喜欢电脑,一直渴望学些电脑方面的知识和能找到一些和电脑有关联的工作。但家里哪有钱让他去学电脑啊,出来后,就买来FLASH和Adobephotoshop的资料书去网吧自学。一般小网吧是下载不了这些软件的,他就徒步去五里外的自由人网吧去下载学。可毕竟是自学,加之一个星期才去一次,成绩进展也并不很快。在很多学过平面设计的人看过他的作品,能自学到他这个程度,应经不错了,康西对自己的成绩很是不满意。

 

  康西回去这一路,并没有什么意外收获。他已想好,明天一直往东走。如果找不到工作,后天就一直往北走,再找不到工作,大后天就一直往西走。如果还是找不到,只有花钱去介绍所找工作了。奔波了一天,此时天已稍黑,今天一共才吃了两个包子,又饥又累。脚上也因连日来不停奔走,磨出两个大水泡。看着明灯满目的大街,车来人往,高楼大厦繁华的景象。走在离家还有五公里的马路上,两只脚的水泡在鞋子里面每与地面接触一次就针刺一般地痛。川流不息的车辆,几乎挤爆的公交车,面无表情的路人,身上背着孩子为客人削甘蔗皮的妇女,拿着杆秤为客人秤红薯满头白发身形瘦小的老婆婆,从宝马车下来随口吐一口痰的中年人,差点撞到一路人,还停车伸出头骂几句差点被撞的路人的司机,哎,社会太现实了!康西心及所想,不由哀叹一声,心想:“现在的这个社会,没本事没技术没学历的人就等于是一个废物。一个连垃圾都不如的废物,垃圾还有人要呢,却没有一个工厂愿意要他。”

 

  康西回到哥哥餐馆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半。王颖八点下班,八点二十到这里,便在这里等康西回来。康西找工作这几天,当真是累的够狠,人都瘦了一圈。今天走了整整一天,一无所获,心情很是失落。进了爸妈的卧室,往床上一躺,又想到那句“为钱生,为钱死,为钱奔波一辈子”。康西现在真的是彻底了解为钱奔波的苦了,“钱呢,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钱,钱,妈的,是谁造出的钱,我杀了他!”“怪谁呢?怪谁呢?自己没本事没能耐还怪谁呢?”“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只为了活着?只为了为钱奔波?”“没面包的爱情去死吧”“哎……”“哎,没本事的人就是我这样子的,没本事,没本事……”康西思绪如浪涛般一浪彼一浪起伏着,想到自己没用,顿感心和眼睛发酸。再想想现在自己的囧样,如果哥哥不在这里开店,那他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想到这些,心儿跳动加速,呼吸加重,眼睛涩酸,竟流泪下来。用手拭擦一下,见自己流泪,恼恨自己无用还这么软弱,一点小小困难就流泪,伸出右手,狠狠给自己两耳光。自己打自己却用了十二分的力,登感耳朵嗡嗡响,脑门发闷,脸腮火辣。

 

  王颖听到响动,推门进来。康西忙扭头过去,王颖走进来,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康西站起来,背对着她说:“我去洗下手。”说着,低着头出了卧室,进了洗手间。王颖隐隐感觉康西有些不对劲,康西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已看不出他哪里不对劲了。王颖的心情看起来很高兴,今天对她来说也算是个不错的日子。见康西坐在床上,往他身边靠近,声音平静却掩饰不了她喜悦的心情,说:“今天培训时,培训组长问我们谁会电脑?我说我会,她问我都是会些什么?我说我在电脑技校毕业的,她说厂里刚走了一名文员。我就对她说,我做过文员。她听了以后,就让我跟她去文员室。里面的文员组长考试我电脑知识,我全过关了,她们让我明天就转为文员,我以后就是文员了。”

 

  “做文员轻松一些,很好啊。”康西真心的说。

 

  “是啊,听她们说,文员每天上八个钟,每个星期至少休息一天,工资待遇还可以。”王颖开心地说着。

 

  “嗯,不错。”康西握着王颖的手说。

 

  “你……今天去哪里了?”本来想问‘你今天找到工作没?’她说出一个你字,才陡然想到,如果康西找到了工作,就不会这样愁眉苦脸了,随之紧急改口。

 

  “也没去哪,四处转转。”康西最是担心王颖会因此看不起他。

 

  “哦,咱们出去吧。刚才我和大哥聊天,他说以后由你炒菜给家里人吃。”王颖起身拉康西的手走。

 

  “可我不会啊。”康西忙声明说。

 

  “去吧,孬好炒几道菜就可以了。”康君见康西出来,王颖刚才那句话他也听到了,就在收银桌上扭头对康西说。

 

  “我不会。”康西忙说。

 

  “炒菜有什么难的,我给你说你炒。”康君笑着说。

 

  “行,那炒的不好吃,你们都不许怪我。”康西再次声明地说。

 

  “没事,都是一家人吃,炒的好吃不好吃,别人又不知道,多炒几次就可以了。”康君起身给康西准备菜,康西又去洗了一次手。康君让康西炒六道菜,见哥哥配菜,便去炒。第一道是‘番茄炒蛋’,康君先让康西打一个蛋到碗里。打开煤气,开小火。康西不会用煤气,康君便对他说,让他自己搞。煤气使用本就没什么难度可言,康西反应灵敏,思付快,经哥哥一说,便懂得了。开了小火,哥哥让他放半勺油进去,然后用筷子把鸡蛋搅均匀。待鸡蛋搅均匀后,锅里的油也已热。把蛋放入油中,用炒菜勺来回翻转,待蛋八成熟时,将蛋捞出。把锅里的油倒入油锅里,剩下一点就可以了。再放姜葱蒜和番茄,开大火炒几下,放入小半勺水。煮一会放鸡精味精盐等调料,搅拌均匀,放入鸡蛋,用炒菜勺拌几下,放入适量番茄酱,撒上一些葱花,拌两下就可以了。

 

  康君说一步,康西跟着做一步,但不可否认,康西炒菜的确很棒。康君拿筷子尝一口康西炒的番茄炒蛋,点头说:“第一次炒菜,颜色和味道都掌握的很好,多炒几次就可以当厨师了。”

 

  第二道菜是红烧茄子。炒菜并不像康西想象的那么难,六道菜轻轻松松就炒好了。总而言之,第一次能炒的那么好,已经不容易了。一家人过来吃康西炒的菜,都赞好吃。康君笑道:“明天教你做‘糖醋鱼’。”康西吃着自己炒的菜,心情也好了起来。

 

  星期五晚上,康西又炒了一桌菜给家人来吃。这几天没找到工作,倒学会了炒十几道菜。东南西北这四个方向都被他找遍了,是找到三家要男工的。一家招男工是要二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康西才二十岁,不要他。一家要高中毕业证,他没有,也不要他。第三家条件松一点,只要身份证和初中毕业证。但测试视力的时候不合格,被驳了下来。去面试的人有一百多个,只驳下来七个。其中有四个和康西一样是近视眼,另两个是用假身份证。

 

  明天是星期六,王颖说她明天只要一上午班,下午和星期天都不上班。康西决定明天再找一天工作,找不到就花钱去介绍所找工作,反正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为了能找到工作,康西今晚花了十五块钱办了一个假高中毕业证。次日天一亮,他就拿着身份证和‘高中毕业证’去前天那个招男工但要高中毕业证的厂去应聘。可那家厂前天下午就招够人了,康西无奈地往东北走去。

 

  下午一点钟,康西在一家超市旁边的小商店买了一包面包,坐在旁边草地上吃起来。今天是星期六,好多厂都不上班,超市里的人特别多。超市偏北一点是十字路口,再北面和西面就是厂房。这里地势很好,车来人往,很是热闹。康西面包刚吃了一半,就感觉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他抬头一看,却是桃子!“天呢,怎么那么巧,从这里到盛大厂有好远,她怎么跑到这里来玩?”心里想着,嘴里便问了出来:“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玩?”“我堂姐在这里上班,我来找她玩,你怎么也跑到这里了?”桃子走到康西面前站住说。

 

  “我也是来玩的。”康西双手捧着面包不断揉捏着,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很尴尬。

 

  “找到工作没?”桃子用很关心的语气说。

 

  “快了”康西低下头说。

 

  “我还没吃饭呢,陪我去吃饭好吗?”桃子在康西面前蹲下身说。

 

  “哦……应该可以吧。”康西想到自己的口袋里还有五十块钱,便同意了。

 

  这时,有两个女孩子朝他这里走过来。有一个康西见过,就是那天他踩单车路过盛大厂门口时,和桃子一起出来的两个女孩子中的一个。桃子见那俩女孩过来,指着左面一个和桃子高矮胖瘦都差不多的女孩说:“这个是我同事,叫灿灿。”指着右面那个比灿灿略高一点和胖一点的女孩说:“这是我堂姐珍珍。”待她俩走近,又向她们介绍康西。灿灿在盛大厂时就认识康西,只是对他一点不熟悉,彼此也没说过话。三人说了几句招呼话后,康西就暗暗叫惨:“一个人吃,钱勉强还够用。如果三个人一起吃,万一钱不够怎么办?再怎么说。一个大男生总不能让女生付钱吧?”“走吧,我们还没吃饭呢”桃子高兴地说,并问珍珍和灿灿吃什么?珍珍说想吃酸辣粉,灿灿也说吃酸辣粉好了,桃子也同意吃酸辣粉。康西听在耳里,喜在心里:“一份酸辣粉才五块钱,还好没有点贵的菜吃,还能请的起。”

 

  康西也很喜欢吃酸辣粉,只是现在还没找到工作,为了节省五块钱,便说自己一点儿都不喜欢吃酸辣粉。桃子问他喜欢吃什么?康西支支吾吾说吃饱了,桃子没在说什么,低头吃了几口粉出门去了。不一会儿,桃子提着一白色塑胶袋回来。塑胶袋里面装的是两只大大的鸡腿,递给康西吃。珍珍和灿灿都很惊讶,桃子怎么对康西那么好?康西笑笑没接,桃子见康西不要,就有些不悦,硬要康西接下。康西只好拿在手里,却不敢吃。珍珍笑着说:“还不快吃,你看我妹妹对你多好啊!”灿灿也加一句:“桃子也真是重色轻友,我和你在一起玩了一年,你连一个小鸡爪也没给我买过。”她们愈是这么说,康西愈是不好意思吃了。桃子故装生气地看向珍珍和灿灿,两人只呵呵地笑,也不再说话了。

 

  “切,怕什么?我怎么说也是一男生。竟然不敢在女生面前吃东西,岂不是太……太丢脸?”心里这么想,胆子也大了许多,拿起鸡腿很从容地吃起来。桃子见他吃的那么香,心里也乐开了花。

 

  不一会儿,三人吃过粉,康西赶紧去付钱。可还是被桃子提前几秒付了钱,康西掏出那张五十元人民币,让老板把桃子的钱退还给桃子。老板很机灵地把桃子的十五块钱退还给桃子,并收拿康西的那张五十元钱。向这种事老板见得多了,当下笑吟吟地在康西面前直夸桃子好看,意思是说,你小子眼光不错,可别错过这个好看的女孩。两人听了老板的话,均是不好意思,康西收了老板找的零钱,桃子压低声音对他说:“不要在我面前装了,你和王颖刚过来,钱不宽松,你又没找到工作,真是大男人主义。”心里的秘密都被桃子看了出来,顿感好囧,手里的钱很尴尬地放进口袋里。

 

  出去后,康西买了四杯奶茶。四人无目的地走了一段路,在马路边树下的草地上坐下聊天。前几天桃子还发信息说,以后都不理他了,也不和再有来往。今天竟又主动找他,还给他买鸡腿吃,都搞不懂她心里所思所想。别说他不搞不懂,连桃子自己也弄不懂,为什么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要再想他,不要再联系他,可就是狠不下心删除他的号码。这次在超市门口看见康西一个人在对面马路上的草地上吃面包,看他有点落魄,她的心里一下子痛起来。虽然心里对身子说,不要去找他,可是身体竟然背叛她,不听她的心操控,身不由己地走向过来。

 

  珍珍只比桃子大三个月,长相还算清秀。在心里早就默默把康西和桃子对比好多次,认为两人很是般配,对康西还是很满意的。桃子没有对他说多康西的事,却不知康西已有了女朋友。灿灿虽认识康西,对康西之事一点也不了解。康西有没有女朋友,她也是全然不知。她也认为桃子和康西很般配,两人也都能看到出,桃子对康西是真心真意的好。只是康西表现的很淡,似乎只把桃子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而已。

 

  四人坐在草地上,大多都是灿灿和珍珍在说话,康西只在一旁听着。偶尔灿灿和珍珍问到他问题,他才说几句话。灿灿和珍珍聊天中说到了溜冰,珍珍便问康西会不会溜冰?康西说:“不怎么会,只溜过几次。”珍珍和灿灿想让桃子和康西一起去溜冰,桃子从来没溜过冰,不想去。康西见桃子不想去,忙说自己也不想去。因为再去溜冰的话,钱刚好够用,到时口渴时都没有钱买水喝了。再者,这几天找工作,确实很累了,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去溜冰。

 

  见两位主角不去,珍珍和灿灿有些些失望。但随后珍珍又想到一个好玩的,就是让桃子和康西去K歌。桃子看向康西,想听听他的意见。从桃子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桃子的想要,便点点头。珍珍和灿灿见此,高兴的似小孩子得到妈妈的允许可以去玩了。

 

  康西刚起身,电话铃声响起。康西拿出手机,是王颖打过来的。问他找到工作没有?如果没有找到,今天就不用找了,让他回去玩。康西说好的,珍珍见康西打完电话,听出电话是一个女孩子打过来的,就问他那个女孩是谁?康西笑着说:“是我女朋友啊。”“啊,你女朋友?”珍珍像听到一段非常恐怖的故事一般,张大嘴巴,半天才合拢。

 

  “你有女朋友了?”灿灿也追问一句。

 

  “怎么了?”康西有些不解。

 

  “什么时候谈的,她是哪里的?”珍珍又问。

 

  “她叫王颖,湖南的。”康西很老实的回答。

 

  “王颖”灿灿小声一句,看向桃子说:“王颖不是你宿舍里的吗?”

 

  “是”桃子突感很尴尬。

 

  “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改天再请你们去唱歌。”说完,和三人打过招呼就回去了,留下面色灰白的桃子和有些惊讶的珍珍和灿灿。

 

文章发布:2017-03-1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