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游近那五个男生,本想告诉他们这样做的危险。可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即使说出,他们会听吗?现在可以看出,他们之所以冒着水的彻入骨髓的冰凉和生命危险去水底挖泥,都是为了向大堤上那五个女生展示自己的本事和能耐。

 

  五个男生每人都捞了几把泥,然后互砸对方来玩。这样的游戏康西当年也经常玩,但那时是夏天,水深也就一米五左右,一般不会出事。即使有一些不对劲,只要猛踢双脚就会有人看的到。康西不想说出,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决定自己应该去水底探一下实况。想至此,深深吸一口气,脚上头下,潜入水中。他下了好久才摸到淤泥,如果一触碰到淤泥顺着身子旋转向上飘的去势,挖一把泥则没事,怕就怕用手插进去。康西在水底呆了十几秒,感觉胸腔有些压迫,氧气不足,赶紧向上游去。他估计出,水深至少三米,或许更深。

 

  就在康西刚探出头时,就听旁边有一个男生说:“奇怪,怎么小钊钻进水里那么久还没出来?”康西听到,心猛地一紧,忙大声问那个男生,那个叫小钊的男生从哪里潜水下去的?那个男生一指他右边的位置说:“就是这里”康西在刚才问话时已游去,那个男生的话刚说完,他已游了过去。康西随着那个男生手指方向定眼看去,那一片水域冒出一些水泡。

 

  康西心惊,暗叫一声惨了,不再多想,深深一呼吸,照着水泡的位置潜了下去。刚潜下去就模模糊糊看到一团人影,康西忙用双手摸向人影。又往下潜入一点,那人影还兀自乏力地晃动着身体。康西看的更清晰一点,看到这个人是头下脚上,当下抓住他的脚就使劲往上拽。但就好比他在抱一块千斤巨石,完全不凑效。百急中,他想到一点,这个叫小钊的身高也在一米七左右。

 

  他们五个男生高矮都差不多,在他们跳水时康西有仔细看过他们。而康西身高是一米七二,两人身高加在一起就是三米四。想到这,忙让身子垂直,双脚露出水面,拍打水面。四个男生和华磊见此,急忙忙上前拉康西的脚。众人一起用力,很快地把康西拉了上来。康西拉出被淤泥吸附住的小钊,一手抱着他的腰,一手划着水向岸上游去。另四个男生和华磊分别跟在康西的背后游向岸。

 

  大堤上的五名女生也纷纷争先恐后跑下来。康西把小钊平放在地上,此时的小钊已没有一点反应。康西没学过急救,但在书上和电视上看到过一些。把小钊面朝下,身子放在自己的腿上,用力按压小钊的背,小钊吐出几口河水。康西又把他仰天平躺放下,双手按压他的肚子,又从小钊嘴里按压出几大口河水,这几口河水吐出,小钊有了些反应。

 

  但下一步康西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众人都说应该人工呼吸,康西也不确定,就听从他们的意见,采用人工呼吸方法。康西看了一遍眼前惊慌不知所措的女生,忙问谁愿意给他人工呼吸?可五个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支支吾吾,有的愿意,但又不好意思。康西急了,大声喊:“再不人工呼吸,可能他就没命了。”“要小惠吧,小钊喜欢的是小惠。”一个女孩急促地说。“快啊,再晚些人就死了。”康西催促她说。

 

  那个叫小惠的女孩急的哭了出来,梗咽道:“我,我不会啊。”“你试着吸一口气,然后吐入他的嘴里。”康西大声说,其实他也不知是不是这样,不管这样做对不对,总比不采用任何救治措施要有许多几率。

 

  小惠听后,再也顾不及那么多了,照着康西说的那样去做。约有一分钟,小钊的眼睛缓缓睁开眼。“天呢,总算活过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小惠红着脸蹲在一边。

 

  “小钊,都亏了这位大哥救你,才把你从水里拉出来,还不快谢谢他。”坐在小钊右边的一个男生忙对小钊说。

 

  “是呀,还有小惠,她刚才给你人工呼吸,要不然……”又一男生说。

 

  “小石头,你不要乱说。”小惠打了一下坐在小钊后面的男生肩膀说。

 

  众人见小钊醒来,都无比高兴。纷纷发表演讲说自己刚才在水里是怎么协助康西救小钊的。小钊也渐渐记起,当时自己吸足气,潜入水底,想挖两团泥出来。可两只手一碰到泥就感觉有些粘手,就用手摸向旁边的泥。但身体因浮力关系,总是往上漂。为了稳住身体,他用右手深深插入淤泥里,用左手挖出一大团淤泥。可等他抽右手时,才发觉右手像被502胶水黏住一般,丝毫抽不出来。情急之下,他用左手按在淤泥上面,想接左手支点抽出右手。可左手一用力,立即陷入淤泥里。这时,他的胸腔里面的氧气不足,有些压迫。

 

  可两只手都是抽不出来,那一刻,漫天包围的恐惧吞噬掉了他的想法。渐渐地,他体内的氧气用尽,肺因缺氧,憋的几乎快要爆炸。就在他打算放弃的那一瞬间,感觉有一双手拉住了他的脚。他想再坚持一会,可那一瞬间过后,他再也忍不住。好在康西反应灵敏,知自己一人之力是拉不出他,就让身体垂直,把脚露出水面。众人一起用力拉康西的脚,才顺便将他拉了出来。一共才两分钟时间,小钊只是喝了几口河水,倒也没什么。康西帮他按压出肚里的河水后,他已经有了意识,但还很迷糊。到小惠给他做人工呼吸时,他已有些印象。

 

  如果不是康西及时发现并想法救自己,等淹死后,就是一百个人给他人工呼吸,也是救不活。小钊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报答康西的救命之恩,就向康西跪下磕了一个头。康西赶紧扶他起来,说救他是应该的。小钊说什么也要请康西吃顿饭,康西拒之不过,便同意了。这时,这些男孩才发现都还没穿衣服。五个女生见了,脸红到脖子根处了,忙转身走向大堤。康西和华磊游向对岸,拿起衣服踩着水游了过来。穿好衣服,随小钊他们走向大堤。

 

  小钊和小斌是大堤下面小孔楼村的,其余都是他们的同班同学,约好今天出来玩的。他们都是读高二,今年十七岁。小钊也问了康西一些基本资料,但语气中充满了感恩之意。

 

  众人来到镇北一家餐馆,小钊点了一桌的菜和一件啤酒。康西劝小钊现在不要喝酒,最好等下去医院再检查一下,方保安全。众人也说有道理,小钊很听康西的话,酒一点儿也不喝,连菜也少吃。但一见到康西的酒杯空了,立马倒满。他现在心里很是感激康西,一是康西救了他的命,二是他一直喜欢的女孩小惠,为了救他,给他人工呼吸,这让他心里美滋滋的。

 

  吃过饭,小钊拉着康西的手就走。康西见小钊没有付费,便拿钱去付费。小钊忙说:“小西哥,你不用给钱了。这家店的老板是我小叔,这里的厨师都认识我,我给厨师说了,没事的。走吧,现在请你们玩游戏。”说着,拉着康西去玩游戏。康西本来是不想玩的,但耐不住小钊一再邀请。小惠她们五个不玩游戏,便说在镇上转转。游戏厅里只剩下两台机,小钊买来一大把游戏币给康西和华磊玩。两人终于挡不住一心报恩小钊的一番心意,但两人都不怎么会玩这个,才一个钟,就把游戏币用完了,两人便不玩了。小钊正在看同学在另外几台机玩游戏,心情却倍好,估计他的心情今天都不会恢复平静。

 

  七人从游戏厅出来的时候,天空有些暗。其中有人打开手机看时间,不由咦了一声说:“都四点钟了。”那人刚说完,就见斜对面一家照相馆出来五个女孩,正是小惠她们。七人忙走过去,小惠她们见到康西等人,打招呼让他们过去,她们五个刚照过相片,也叫他们七个去拍。小钊一听,立即同意。康西知道拒绝是拒不了的,便同他们一起进去了。康西和小钊合影了一张,然后全部人合影了一张。剩下的则是小钊和他的同学们合影,还有小钊和小惠的合影。

 

  等他们拍好出来,康西说他和华磊要回家了。小钊还想再留康西玩一会儿,但康西以家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为借口要回去。毕竟今天是小钊陪他同学来玩的,再者又是五男五女,他参在中间,除了影响他们尽兴玩,也没什么好处了。小钊问康西,明天洗出照片怎么给他?康西回头笑笑说:“你不是有我的QQ吗?等我回深圳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你给我寄回来就可以了。”小钊点点头,说了一声好的,康西和华磊就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走到十字路口,康西叫华磊去他家玩。华磊说:“不去了,家里的化肥还没施完呢,”

 

  “你怎么不早说呢,我去帮你家施化肥。”康西想去帮华磊家做点事。当年华磊在他家住的时候,没少帮他家做事。

 

  “不用了,就剩下三块零地了,加在一起才一亩半。”华磊不想为了这一点事麻烦康西。

 

  “怕啥,现在过去,天黑前应该能搞定。”康西看着天空说。

 

  “真的不用了,你快回去吧。就一亩多地,我和我弟弟一会儿就拉好了。”说完,和康西挥挥手,向十里路口中间走去。康西无奈,两人在十字路口等了一会儿,各自坐上自己要坐的车,一南一北,各回各的家。

 

  康西回到家,把今天发生的事大概对王颖说了。王颖听完,笑道:“小样的,不错嘛,英雄救人了。还好就的不是美女,不然,若人家来个以身相许,就惨了。”“咳咳”康西忙咳两声警告她不要乱说,又用极具男子气概的语气说:“实话对你说,那五个女孩子都很漂亮,但我都没有看她们第二眼,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女孩,我的心永远都属于那个女孩子的。”

 

  康西知道王颖有些担心自己趁机勾引别的女孩子,忙纠正她的想法说。“希望是喽”王颖歪头抿嘴看着康西说。“不是希望,事实上就是。”康西用手捏着康西的脸蛋说。王颖用手格开康西的手,撒娇地说:“你又欺负我,我去告诉伯母去。”可康西完全不在意,呵呵笑道:“好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去啊。”“哼,小样的,别以为我不敢。”说完就走向堂屋。

 

  康西深知王颖才不会告诉妈妈这些呢,便进屋探看王颖想搞些什么名堂。进到堂屋,看见王颖正坐在里屋妈妈的床上。妈妈边织打毛衣边和王颖说话。康西走了过去,妈妈抬起头,手里却没停下,问康西说:“你今天跑哪去了?你小姨今天过来了,找你都找不到。”“我和磊出去玩了。”康西不想把今天洗澡一事告诉妈妈,就随便应付一句。“王颖说你今天做了一件大好事,是什么好事啊?”妈妈熟练地织打着毛衣问康西。

 

  康西哦了一声,走到王颖身边坐下。王颖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弯月。康西轻轻捏了王颖的腿,说:“今天我和磊去大堤上玩,河里有五个男孩子在洗澡。有一个突然掉进水里不见了,我就脱下衣服跳进水里把他救了上来。他为了感谢我对他的救命之恩,就请我去吃饭,然后玩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天这么冷,还有人去河里洗澡啊?”妈妈有点不信。

 

  “谁知道那些人犯了什么病,到河里洗澡就洗呗,还钻下去抓淤泥。结果一个人被淤泥吸附住,出不来。要不是我及时救他,他就淹死了。”康西得意地说,对王颖露一个胜利的微笑。

 

  “他家是哪里的?多大了?”妈妈朝康西看来,可康西坐在王颖右边,妈妈看不到他。

 

  “他叫小钊,十七岁了,就是大堤下面小孔楼的。”康西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他姓啥?”妈妈又问。

 

  “好像姓王吧,他说了一次,我也没仔细听到。”康西说。

 

  “姓王?小孔楼没几家啊。”这时爸爸走了过来。刚才谈话时,爸爸一直在堂屋做事,他和妈妈的谈话也都听到耳朵里去了。

 

  “那会不会是王高的儿子?”妈妈猜疑地问爸爸。

 

  “有可能,小孔楼姓王的就王高兄弟几家。王高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他儿子比小西小几岁。这样说,应该是王高的儿子。”爸爸似侦探推测地说。“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一下。”康西拉着王颖的手出去,让爸妈继续他们的推测。

 

  “小样的,敢向我爸妈说这些,不想混了你。”说完,又‘欺负’起王颖来。

 

  “做好事了,怎么还不敢说出来啊?”王颖质疑地问康西。

 

  “不是不可以说,我只是怕我爸妈担心我。现在已是入冬时分,河里的水很冰的。”康西解释地说。

 

  “那刚才你爸妈怎么没有说你啊?如果你爸妈因为你做好事而说你,那他们就不是合格的爸妈。”王颖生气地扁起嘴。

 

  “好了,说就说了呗,走,咱们回房间去。”康西推着王颖回了屋。

 

  一进去,康西就看见桌子上有一小包剥好皮的瓜子。刚想拿起来吃,被王颖一把夺走,把瓜子丢在床上,往床上一坐,生气地说:“你惹我生气了,不给你吃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如果你气不消,来,打我屁屁吧。”康西说着,拿起王颖的手打自己的屁股。

 

  “不打,我手疼。”王颖挣脱康西的手说。

 

  “那你罚我一口吃一百粒瓜子仁,噎死我算了。”康西发狠地说,同时伸左手试图去拿床上的瓜子。

 

  “想的美”王颖离瓜子最近,拿起瓜子说:“想吃瓜子简单的很,毕竟这可是我一下午剥好的,本开打算给你吃的,谁叫你惹我生气了。”

 

  “那我怎么做你才会不生气呢?我练一套我自创的‘哈哈拳’给你看好不?”康西说着就摆开架势准备练。

 

  “不要,不要,不要。”王颖大声叫着,看一眼康西的表情,见他一脸想吃又吃的到的表情。忍不住扑哧一笑说:“想吃也可以,我要你今天晚上给我洗头。”“好办”康西刚说这两个字,王颖随即又说:“还要帮我冲凉。”“OK,没问题。”这两点康西愿意效劳。“嘻嘻,还有呢,晚上还要给我按摩。”王颖说。“哈,成交。”康西欣然同意。王颖想也没想就把那包剥好皮的瓜子递给康西,就在康西还差十公分就接到瓜子的时候,王颖一缩手,又把瓜子藏与背后。歪头作思考状,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总感觉自己还是吃亏了呢?”“做人要厚道,不要得寸进尺。”康西看着王颖有些着急但很无奈。“那好吧,就给你吃吧。”王颖又把瓜子伸出来,这次康西用很快的速度去接。可这次王颖手缩的更快,这次是在康西手接到瓜子不到一寸距离缩回去的。看着康西的窘样,王颖笑的身子一抖一抖的,康西恨不得扑上去抢回来。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