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四婶做好饭,因为不知道康西王颖会来,四叔又去外面买了几道凉菜回来吃。四叔家里还有几瓶白酒和啤酒,非要康西坐下来吃饭。康西说吃过饭了,四叔就让他喝酒吃菜就可以了。王颖在小雪和小惠的拉扯下,只好在康西的旁边坐下。四叔问王颖喝不喝酒?王颖摇摇头,微笑地说:“我不会喝酒。”康西也忙说:“叔,我们都吃过饭了,我等下喝点酒就可以了。”四叔听后,就拿来两个酒杯问康西喝白酒还是啤酒?四叔笑道:“你还喝白酒啊?”“喝,不过很少喝。”康西笑着说。“白酒你能喝多少啊?”四叔拿来一瓶白酒说。“不太清楚,一斤应该没有问题吧。”康西一说,就见四叔瞪大眼睛说:“一斤?”看着手中的张弓酒,又看向康西。

 

  “前两年我有一个同事结婚,我们去喝喜酒,我一个人三口就喝一瓶白酒,还有两瓶啤酒。”康西说。

 

  “咋样?醉了没有?”四叔问。

 

  “当时没醉,回到宿舍就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上午都没有去上班。”康西笑笑说。

 

  四叔把张弓酒打开,给康西倒满一杯,又给自己倒一杯说:“这是咱家乡酒,四十三度,喝喝好喝不?”

 

  康西细品一口,除了苦还是苦别人都说白酒辣,他喝着没有一点辣味。啤酒还好一点,没那么苦。他喝酒都是应付场合,一般情况下,他自己绝不会喝酒和抽烟的。

 

  四叔问他酒的味道如何?康西只好实话实说:“除了苦,品不出其他味道。”“你还是喝的少,喝多了自然就能尝的出来。”四叔说完又问:“吸烟不?”“不吸”康西又是实话实说。

 

  “不抽烟好,喝点酒没事。”四叔说完,让王颖吃菜,又让康西多喝点酒。

 

  四叔小的时候学过唱戏,后来因演唱包公出名。跟着戏队走南闯北,混的很不错。人们想看包公的戏,第一个就点四叔唱。谁知,后来的后来,也就是四叔十九岁那年,因为偷学吸烟,把一副好嗓子抽坏了。从此,演唱事业一落千丈。本来有一个当官的女儿喜欢四叔,就是因为四叔的嗓子坏了以后,而放弃了四叔。四叔年轻时,长相也就一个字,俊!但没了好嗓子,不得已回家务农。如果不是抽烟抽坏嗓子,四叔现在肯定混的不错。所以,听康西说不抽烟,立即赞同。但他的烟瘾是戒不掉了,喝酒间,四叔又抽了一支烟。

 

  今天是星期六,学校是星期六上一上午课,下午和星期天休息。下午小雪和小惠鹏鹏在家写作业。康西陪四叔下象棋,王颖对象棋略懂一二,便在一旁观看。四婶在水龙头处洗一家人的衣服。

 

  四叔的棋艺远不及康西,下了七八局没赢一局。康西甚至让了他一个车,小时候康西下棋就出了名,当时村里的小孩,就他和亚彬还有冬青下棋厉害。他们村北面有个二胡村的村庄,村里有一个号称‘象棋王’的中年人。

 

  一次亚彬冬青和狐狸杰去那边玩,听说了‘象棋王’的事,就去找象棋王练练。当时亚彬才十三岁,和康西一样大。象棋王一看亚彬年纪那么小,就不和他下。亚彬用激将法才使象棋王答应和他下一局。但那一局才走了七八步,象棋王就输给亚彬了。后来下了五局,象棋王输了三局,和了一局。冬青又和他下三局,赢一局,输一局,平一局。可惜那时康西没去,因为他们三个棋艺都不相上下。

 

  如果康西和象棋王下,应该至少和象棋王下个平手。不过,象棋王也确实有他的厉害之处,附近几个村庄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想不到,想不到他竟输给两个毛孩子手里。

 

  四叔的棋艺只能用一般般三个字形容,四叔每走一步棋,康西连他下一步,甚至下三四步都想到了。而四叔则看不出康西每走一步棋的用意和下一步。两军交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象棋亦如此。一直下了约二十局,四叔一局都没赢,便不好意思下了。一阵商议,四叔和康西下起了家乡特产的游戏‘搁六周’,王颖是完全看不懂。

 

  ‘搁六周’游戏是一款靠脑力的智力游戏。其玩法也很简单,在地上画六横六竖十二道线,使它们交错成一个个方格。然后就像下围棋一样,一人先下,每次下一子。如果哪个人先把子排成一个四方形,也就是一个方格的四角点都放了自己的子,就可以吃掉对方一个子。与围棋不同的是,你想吃掉对方那颗子,就可以直接从上面把子拿走。

 

  如果双方直到子下满,而没有一个人围成一个四方格,这时每个人就可以随意去除对方一个子,这样就有两子空间让其他子走。而后,双方就利用这两子空间来回智力走动,直到某一方把子围成一个四方格吃掉对方一颗子。最后一直如此将对方的子吃完就胜了,这种游戏虽没有围棋那么博大精深,但玩起来也其乐无穷。

 

  四叔下象棋棋艺不高,但‘搁六周’却是从小玩到现在,练就了一身硬功夫。王颖在康西的解说下,也逐渐明白‘搁六周’的玩法。康西和四叔下了七局,四叔赢了四局,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康西家乡这些智力小游戏有很多种,除了这个‘搁六周’外,还有‘蚂蚁上山’‘红军打鬼子’‘推大车’‘死胡同’‘鸡毛狗咬’等等。康西每种都玩,而且每种都玩的是高手。‘搁六周’刚开始还输四叔一局,但下到第十三局时,反而赢了一局。

 

  四婶洗好衣服,把衣服晒在晾衣绳上。鹏鹏写好作业就过来看,被四叔又吵回去写字去了。鹏鹏本就没心思写作业,为了想和康西玩,才努力写好作业。现爸爸又让自己去写作业,哪还写的下去,过了一会儿又过来缠着康西玩。康西也不想下了,一共下十六局,平局。四叔在下象棋和‘搁六周’时抽了至少有十支烟,地上躺满了烟蒂。

 

  小惠学习成绩最差,要不是姐姐和爸妈管得严,她才不写作业呢。此时见弟弟和康西玩,也坐耐不住了。小惠今年有十二岁,瘦的像个排骨。喜欢吃零食,不喜欢吃主食。一双大眼睛配着尖瘦的瓜子脸,稚气中带着七分靓丽,五分貌似张柏芝。小惠有点怕康西,怕他也是小时候引起的。小惠儿时很好吃,三岁大的时候,还经常光着身子在马路上跑着玩。

 

  四叔和四婶都不管她,可康西就是看不下去。他认为男孩光身子可以,女孩就不行!所以,每次看见小惠光身子玩,就狠狠说她,把小惠吓哭了几次。但从那以后,小惠再不敢光身子到处跑着玩了。另小惠儿时很好吃,因她不吃主食习惯了,四叔又很少给她钱买零食吃,她想吃又没钱买,就学会了捡着吃。如果谁的糖果不小心掉在地上不要了,她就过去捡来吃。

 

  后来又被康西见到,又是对她一顿说。久而久之,小惠看见康西就条件式地怕他。康西出去几年,小惠对他的惧意也减轻了许多。

 

  小雪学习成绩最好,在每年级都是名列前茅。墙上贴满了小雪的奖状,还有一张鹏鹏在幼儿园获得的‘三好学生’奖状,但每一张是小惠的。小雪从小就懂事,但儿时的时候就是爱哭。小雪小时候就是康西和康君看大的,康西对小雪爱哭这一特点特别深刻。现在仍然很清晰地记得,小雪哭的时候声音特别洪亮。另外,她哭的时候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哭的时候,两个眉头也就是眉宇之间会形成一个圆圆的疙瘩。不很大,但很明显,不哭的时候丝毫看不见。

 

  康西有一个大伯,三个叔叔。现就大伯和四叔在家,三叔在市里做些小生意,五叔去东莞做生意去了。大伯年轻的时候把腿摔瘸了,至今没娶老婆。没钱腿又不方便,谁愿意嫁给他!

 

  康西和王颖在四叔家玩到天稍黑的时候才出来。康西又去代销点买了两袋营养品去看大伯,大伯一个人住在两间房子里。里面没什么家具,就一张桌子和床还有一辆老式单车一台电视机。康西过去的时候,大伯正准备做饭。见康西过来,房间里也没凳子,就让康西和王颖坐在床上。大伯这几年明显老了许多,头发和胡渣都黑白参半了。康西在大伯家聊了一会天就回去,大伯留他们吃饭,康西没吃。

 

  康西拉着王颖的手来到一家院墙和房间都很破旧的地方说:“这就是我爷爷奶奶的家。”说着,眼圈泛红。院墙很低,墙角下有一土堆,几乎堆到院墙那么高。康西轻轻一跃便跳到土堆上面,转身让王颖上来。王颖说:“上去干嘛?”“你上来嘛。”康西催着王颖说。王颖走到土堆旁边,康西弯腰拉她上来。康西又踏上院墙跳了下去,王颖怕高不敢跳。康西无奈地摇头说:“拜托,这才一米多高。小时候我经常从三米高的树上跳下来,我现在在下面接你,你放心跳就好了。”为了不让康西因此小看自己,咬了咬下唇,跳了下来,康西赶紧扶她起来。

 

  夕阳已落山,暗红色的天空把院落映照的很是寂寞冷清。王颖在深圳时就听康西说过他爷爷和奶奶已过世。院落里,野草肆意疯长。那间厨房因经受不住岁月的摧残,屋顶已塌下去一半。爷爷家的房子还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建的,历经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如今,两位主人都去了另一个美丽的世界,这三间土砖屋仍屹立着。从外面看,房子墙壁上都裂开几条又粗又长的缝隙。

 

  如果里面有亮光的话,就可以透过这些缝隙看见里面的情景。堂屋门口有一颗槐树,右边小屋门口也有一棵碗口粗的槐树。两棵树之间系着一根铁条,是爷爷生前用来挂鸟笼的。爷爷很喜欢鸟儿,他自己会编鸟笼,而且还会做那些捉鸟的鸟笼。但有些鸟儿是捉不到的,爷爷平日里很节俭,为了养鸟,不惜花上上百块买那些捉不到的鸟。

 

  爷爷正堂屋门口五米远处一水龙头,水龙头旁边是一棵杏树。爷爷喜欢把鸟笼挂在茂密的杏叶下面,然后搬张椅子,坐在上面听鸟儿悦耳的叫声。爷爷喜欢听戏,三叔给爷爷买了一台旧彩电和VCD机。大伯也喜欢听戏,就买了很多戏碟给爷爷听。爷爷在院子西面一块空地种了许多蔬菜,现采现吃,营养不易流失,又省的爷爷跑去集会上去买。大伯虽然没什么收入来源,但每次去集会,都给爷爷买写糕点回来吃。

 

  有时候爷爷也会驾驶着三叔给他改造的电动车去赶集。村里还有一老头,和爷爷年龄相仿,年轻的时候当过生产队队长,现在人们还惯性地喊他队长。队长最喜欢去爷爷家里听戏,两个老人经常出去遛鸟。爷爷还常驾驶的电动车载队长去赶集,日子过的还相当自由快活。

 

  “我奶奶生前受苦最多了。”康西站在院落里对站在身边的王颖说:“我奶奶去世的时候,身上只剩下一把骨头,都没一丁点儿肉了。每天都靠打吊针维持生命,在床上躺了一年多,到最后还是活活被病魔折磨死。那时候我还小,奶奶去世,我心里很悲伤,但就是流不出泪来。后来,我外婆去世,我也是没流下一滴泪。去年我爷爷去世,我心里真的好难过好心痛,可我还是流不出泪来。为什么?”王颖不知如何劝他,干脆闭口不吭声,静听他说。康西的语气有点激动:“我爷爷去世还比较好一点,没受罪,突然犯病走了。”深深吸一口气,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好久才又说:“你不知道,就在我爷爷去世前几天,我还打算买一副助听器寄回去给爷爷用。

 

  我爷爷耳背的很厉害,我打电话给他,讲多大声,他才勉强听清一点。我真的好想孝顺一下我爷爷,可是我没做到。我爷爷去世那天,我刚把钱和打包好的助听器寄回家去。我是上午寄回去的,但次日早上就接到家里的电话。爸爸梗咽地说爷爷去世了,我听到的那一刻,心真的痛的要滴血。我真的好想回去看我爷爷最后一眼,但我现在就只有几十块钱的生活费,连买票的钱都不够。我跑到邮政所,想把昨天寄回去的钱取回来。但工作人员都说取不回来了,除非收款人没收到钱,我才可以回来取。我又向宿舍里的人借钱,他们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那时候我性格还比较内向,和他们住一起,却几乎和他们没说过话。突然间向他们借钱,他们肯定不借了。那时候我真的快要发疯了,想回去,却没能力回去。”说完,双眼缓闭,眼睑与眼睑相触,滑下两行透明的液体。良久,心儿的频跳稳定下来,转身走向水龙头。在水龙头前停足,伸出手摸摸水龙头,又拍拍杏树,像回忆着什么。王颖此时懂得,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办法。

 

  康西儿时常来爷爷家玩,写作文时,他曾写过,长大以后挣了钱,一定要好好孝顺爷爷。可还没来得及孝顺爷爷,爷爷就狠心地离他们而去。

 

  灰暗的天空闪亮着几颗星星,天已黑了,再过一会儿星星就会多的把整个天空覆盖起来。康西思绪如潮,眼睛呆滞地看着堂屋的大门,似乎看到了什么。王颖看见他的表情反应,不由暗吃一惊,忙轻轻拉一下康西。见康西呆滞未醒,身子晃动,竟向堂屋走去。王颖更是心惊,使劲拉住康西并大声喊他的名字。康西突然回头惊道:“我刚才看见我爷爷奶奶了,他们坐在床上,想让我过去呢。”王颖未听他说完,脸色就变的刷白,颤声道:“小西,你不要吓我,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天都黑了,我有点害怕。”“嗯,好吧”康西答应着,拉着王颖的手从来的那处院墙跳了出去。出来后,他心里也有点诧异,为何会看见爷爷和奶奶出现在屋子里?如果不是王颖往后拉住他,自己可能会走过去。不想了,不想这些了,康西又想起还要去爱民叔家。

 

  两人又去代销点没了些食品去了爱民叔家。爱民叔家就在爷爷家西面,相隔一堵墙。爱民叔这几年很少在家,村里好多男人都跟他去北京装修房子挣钱养家糊口。爱民婶身体很好,家里的地都是她一个人种,有时间还去村西的砖厂上班挣一些零花钱,还经常帮康西家做农活。爱民婶有两女一子,大女儿和康西一样大小年纪,现在在江苏打工。二女儿今天也有十六岁了,在家务农。小儿子十四岁,读初二,特贪玩特调皮,小时候经常跟在康西屁股后面玩。

 

  两人过去时,爱民婶一家正在吃晚饭。听见有人敲门,小儿子小文就在院子里大声问:“谁呀?”“我是你小西哥。”康西在门外大声应和。“是我小西哥”小文一听,返回堂屋,把手中的馒头放在桌子上,一溜烟地跑到门口给康西打开门。小文傻傻地看着康西往里走,忘了关门也跟着康西后面。几年不见,康西变化还是不小,小文有些不认得了。

 

  “婶,在吃饭呢?”康西走到堂屋门口,想爱民婶打招呼。爱民婶走到堂屋门口,细细打量着康西,笑道:“你是小西?差点都认不来了。”又打量一眼王颖轻声问康西:“这个是你女朋友吗?长的挺好看的。”“是啊”康西说着拉了一下王颖的手。“婶婶好”王颖忙向爱民婶打招呼。“快进来坐吧”爱民婶忙请康西和王颖进去。

 

  两人刚坐下,爱民婶见饭菜不够吃,就起身去厨房做饭。康西忙道:“婶,不要去了,我们呆一会儿陪您聊一会天就回去。我爸已在家做好饭等我们呢。”“那哪行,来到这里哪有不吃饭的道理,等几分钟就好了。”爱民婶说着就去厨房。“婶,真的不要了。您要是去做饭,我们现在就回去。我爸已在家做好饭了,您不用麻烦了。”康西说着走出门外,拉爱民婶回屋。爱民婶无奈,只好跟康西回屋。

 

  爱民婶就问康西这几年的状况和王颖的事情。康西都一一说了,康西又问了一些家里的事情。聊了约半个钟头,康西便拉起王颖回去。聊天中王颖都没说几句话,小文出去送康西和王颖回去。几年前小文还和小猴子大小差不多,再见时,几乎快有康西高了。爱民婶也出来送康西回去,小文比前几年稳重多了,几年前,小文在他那个年龄段可是大哥级的人物。老是欺负别人,村里和他大小差不多的小孩子都怕他。不过,他跟着康西玩,就什么事都听康西的。小文的爷爷和康西的爷爷是亲兄弟,康西是小文的堂兄。玩的时候,康西也照顾小文不少。

 

  回到家时,爸还在厨房忙着,康西让王颖进屋陪妈妈说话,他去厨房帮爸做饭。进去后才知道帮不上忙,前几年家里还是烧柴做饭,去年起,家里就开始用煤球做饭了。爸已做好了五道菜,一盘鸡,一盘红烧肉,一盘凉菜,两盘素菜。爸爸正在煮鱼汤,见康西过来,就让他把做好的菜端到堂屋去。康西一次端两盘菜过去,把菜端过去后,爸让他把地上的铝锅也端过去。

 

  康西打开锅盖看,却是蒸好的米饭,把锅端过去后,又去拿碗筷。王颖见康西一个人忙,就过去帮忙。康西叫王颖扶他妈妈下床,妈妈说:“不用了,我自己能下床。”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