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晚霞生辉,冬风瑟瑟,拂面微疼。康西拉着王颖的手,拖着长长的背影走在回家的小路上。还未到村口,就闻到村里人炒菜的香味。康西甚至闻了出来炒的是番茄炒鸡蛋,但没放番茄酱,也没放葱花。他对这道菜太熟悉了,因为这是他最喜欢的菜。此时学生们已放学,七八个八九岁大小的孩子,还在马路上玩‘冰糕化了’的游戏,这也是康西从小常玩的一个游戏。两人步入村里的马路上,在村子中间,马路西面有一块空地,地上有十个小孩在玩‘跑房子’游戏。村里一共有三家小商店,一个在偏僻处,两家在路边。在路边的这两家,一个在路西,一个在路东,一个在路南,一个在路北。在路西这家也就是路南这家,每天都会有好多人来玩。

 

  大家都喜欢聚集在这里聊天,在他们这里称小商店为代销点。代销点老板有六十岁左右,身子瘦小,别人都叫他小老虎,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子都这样叫他。小老虎不喜欢小孩子这样叫他,毕竟若按辈分,康西应该喊他为爷爷。可这些小孩子不在他面前叫,背后都叫他小老虎,当然,康西也不例外。小老虎特喜欢吹牛,而且技术一流,已突破人界,涌入仙界。经常几个老人过去和他研究国家大事,的确,小老虎特喜欢关系国家大事。一旦新闻上有什么重大新闻,几个老人就开始大侃特侃,比那些教授看起来还教授。

 

  像伊拉克战争,直到战争结束三个月,他们还在侃谈中。小老虎年轻的时候还当过老师,那时候文化大革命闹的还比较热。他不教学生读书,专教学生砸其他人家的锅,碗,还教学生尿别人家里的面缸里。后来老师不做了,就做起了小生意。

 

  小老虎的代销点是一间长约三丈的房间。正门朝东,门边又建了一宽约一丈的棚。不管春夏秋冬,他这里总是人满为患。夏天人们都喜欢坐在棚下乘凉,房门口有一冰箱,各种冰棍,冰激凌饮料,啤酒都有,当然,是要花钱买的。冬天,白天人们聚到这里晒太阳,晚上找一些晒干的树根,烤火聊天。康西小时候最喜欢来这里听那些老人讲一些他们遇到的奇事怪闻,小老虎喜欢对小孩子讲鬼故事。从小老虎这里到他家里才六十米左右远,但中间要拐一个路口。康西每次晚上听完小老虎讲鬼故事,回来时头皮就发麻,老是感觉背后有人在跟踪他。经常他都是走几步,然后一路狂奔回家。

 

  小老虎的代销点位置在村中央,代销点门口又是一条通往县城的马路。当时村里有彩电的只有两家,小老虎晚上就把彩电搬到外面的空地上放,从而引来老老少少好多人过来看彩电电视。

 

  康西拉着王颖的手沿着马路走着,远远看见小老虎的代销点还和他出来时一个模样,没甚变化。唯一不同的是,旧了许多。而且棚里也没人了,康西往店里瞄了一眼,里面也没几个人。现在他这里这么冷清,康西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年轻一点的人都出去打工了,年老的自己家里都有彩电和VCD,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看电视,总比在这里坐凳子上看电视舒服多了。康西本想如果人多的话就进去聊一会天,但见里面就小老虎和虎奶奶在吃饭,也不想进去打扰了。

 

  小时候这个时候,马路上总是人影稠密,热热闹闹。但出去几年后的今天,与之以前大不相同。他和王颖一路走过来,才遇到三个人,其中两个是不认识的过路人。家里热闹的气氛也不复存在了,康西走在马路上依然记得儿时也就是在这条马路上和伙伴玩‘警察捉小偷’和‘捉迷藏’游戏的情节。那时候,村里能跑的除了他还有冬青。如果冬青当警察,康西当小偷,冬青一定要捉到康西,反之,康西一定也要捉到冬青。为此,两人曾沿着村庄跑过二十多圈,整整两个小时。

 

  两人基本体质差不多,都有一股牛劲,抓不到对方誓不罢休。如果冬青当小偷,让其他人来抓,根本没人抓的住他,康西也是一样。所以每次玩‘警察抓小偷’,都不许他们两个在一个队。‘警察抓小偷’的游戏规则是,警察和小偷两队人相隔五六米(相隔距离不确定,可随大家共同而定)。数到三声,两队人一起跑。如果小偷们跑的慢,被警察抓到了,就是警察赢了。警察们赢了就可以当小偷了,如果小偷们跑的快,可以四处躲藏起来,但躲藏还是要划分地域限制的。如果警察找不到躲起来的小偷,就得同意让他们再做一次小偷。那时候玩‘警察抓小偷’的人都喜欢当小偷,最出名的一次是,冬青当小偷,康西当警察。三声数落地后,两队人马开始猛跑。康西开始就把目标锁定到冬青身上,因为除了他,没人能追的上冬青。冬青就知道康西会来追他,一开始就加大脚力,沿着马路狂跑。

 

  康西丝毫不弱,紧追其后。那时候,村里还没有路灯,一到晚上,整条马路黑不隆冬的,来往车辆也很少。冬青好像下定决心,决不让康西捉到。康西好似发誓一般,非抓住冬青不可。于是,两人就沿着马路,一个猛跑,一个狂追。两人相距始终保持在两米左右,那时他们经常夜里玩,视力逐渐适应了夜里视物。

 

  从村里到镇外有四里路,两人似乎刚跑几分钟就到了镇外。镇外往南就是石桥乡,石桥乡往再往南就是县城。从村里到县城有三十里路,跑到镇外,冬青见康西不依不饶,也狠下心继续往南跑。康西撵步紧追,不一会儿,两人跑到石桥乡,此时两人都累的大喘粗气,速度明显慢了许多,但都没一个停下来。出了石桥乡,距离县城越来越近了。两人都是咬着牙坚持着,到了县北关的那个村子村口,康西拼足最后一口气,将冬青推到。康西上前双手按住冬青的双手,往后一拧,喘着粗气说:“不许动,老实一点。”那一刻,他真把自己当成了神勇的特警了。康西还想再说几句得意的话,却喉咙发干,几乎喘不过气来。两人衣服也都是热的湿透了,躺在路边的草堆里休息了半个小时,才有力气站起来。

 

  等两人站起来看清楚所在地方时,不由后悔莫及了。县城他们都去过几次,可现在两人就在县北关外的村口。从村口到县城才两里路,也就是说,两人刚才跑了二十八里路。家里那时已有公交车,但到了晚上八点就停运了。两人虽然没有手表,但玩的时候就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休息了半个钟后,两人的心跳还没稳定下来。两人记得,在刚才躺到地上时,都有一瞬间昏过去的感觉。后来躺了一会儿,才慢慢恢复过来。既然到了县北关,总不能不回去吧?明天还要五点多钟去上学。但两人实在是累坏了,走都不想走了。就在此时,从县城方向驶来一辆拖拉机。待拖拉机驶到两人面前时,两人不由大喜。驾驶拖拉机的正是刚才还和他们玩‘警察抓小偷’的黑波的爸爸。两人忙跑到马路中间,让黑波的爸爸停车。

 

  黑波姓李,叫李小波。因为长的黑,村里玩伴都叫他小黑波,是小老虎的外孙。黑波的爸爸是河北人,嫁到康西村来。按辈分,康西应该喊他叔叔,冬青辈分比同村伙伴都大一辈,所以应喊黑波爸爸为兄。

 

  李叔看见康西和冬青,便停车问他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两人一五一十说了,李叔还是不相信,那时他俩才十三四岁,冬青比康西大一岁。李叔是村西砖厂的司机,每天给别人送砖。两人坐在李叔的拖拉机车厢里面,车厢里已积了一层砖屑和砖碰砖产生的灰尘。两人不管那么多了,倚在车厢坐了下来。马路质量不好,修了才一年多,路上就多了无数个大小坑。拖拉机在马路上行驶时,车厢哐哐当当震耳欲聋,摇摇晃晃,坐稳不住。

 

  到了村口时,两人从车上跳了下来。摸摸屁股处衣服,全是砖尘。康西此时还不忘抓住冬青的手,但两人找了好久,就是找不到其他人。两人扯起喉咙喊了几声,也无人回应。两人就去小老虎那里找,果然在那些找到了那几个兔崽子。那几个家伙在里面看电视看入迷了,两人过去,就去修理他们几个。屋子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小老虎见状,就让他们出去闹,不要影响别人看电视。

 

  康西拉着黑波,冬青拉着亚彬,后面跟着明杰,旭旭,小伟,彬,狐狸杰,小斑鸠来到棚下。冬青问他们为什么不在那里等他们?黑波说:“谁知道你们俩跑哪里去了,我们都等你们一个小时了,你俩还不回来。我们还以为你们俩跑回家睡觉了呢。”“啥?跑回家睡觉?”冬青一听,忙道:“我们俩刚才跑到县北关知道不?”“还县北关呢,你们怎么不说刚才跑到市中心呢?”小斑鸠插上一句。“你俩吹牛都不打草稿。”明杰跟着起哄,康西上前就去修理明杰。明杰一闪身躲到小伟背后,康西一把没抓住他,便不抓他了。

 

  冬青见他们不信,急着说:“你们不信就去问黑波的爸爸,我俩在县北关正好碰见黑波的爸爸拉砖回来。要不是坐黑波爸爸的车回来,我们现在还在路上走着呢。”直到把黑波的爸爸说出来,众人才半信半疑。后来被证实是事实,在村里也轰动一时。后来再玩‘警察抓小偷’,两人怎么跑也不往县城方向跑了。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爸爸已经做好饭在等他们呢。王颖是湖南人,吃不惯面食,更何况是天天吃馒头。这让王颖逐渐害怕起来,今晚吃饭时,一看又是馒头,顿时一点胃口也没有了。康西看她的表情也明白个大概,毕竟家里穷,平日里米都不吃。王颖只喝了一碗米汤,便什么也不吃了。妈妈见了,还以为她嫌饭菜不好吃。吃过饭后,就对康西的爸爸说:“明天你去买一只鸡回来,她是小西的女朋友,不可能总让人家跟着咱一起吃白菜,茄子吧?”

 

  康西和王颖回到房间的时候,康西轻声问王颖:“是不是不想吃馒头了,还是嫌饭菜不好吃?”“小西,我不是那个意思。”王颖怕康西生气似的,坐在床头向他解释说:“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那里很少吃面食的。更何况是馒头,现在每天吃这个,有点不习惯,也许过几天就会适应吧。”“我明天我去集会上买点米回来,但是我妈身体不好,不能吃辛辣的东西。爸爸炒菜的时候从来不放辣椒的,你喜欢吃辣,要不,明天我让我爸炒菜时,给你和妈妈的菜分开炒。”康西关心地一只手从她背后绕到她左腰上,将脸靠在她脸上柔声地说。

 

  “没事的,分开炒就不用了,只要有米饭吃就行了。”王颖又喃喃地说:“小西,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想和家里联系一下。”

 

  “别急嘛,我也想早点回去啊。”康西扮一脸无奈状又说:“可我几年没回家了,爸妈都想我在家多住几天。还有,我回来好几天,谁家也没去过。爸妈想让我去我叔叔和大伯家探望一下,我四叔和大伯就在东面住,很近的。刚才妈还说我妹妹和弟弟下午还来找我玩呢,我们没在家,他们就回去了。”

 

  “那好吧,明天你去你叔叔家,我就不去了。”王颖歪着头抿嘴道。

 

  “那可不行哦,你可是女主角。”康西当然不同意了,以同样的表情看向王颖说。

 

  “不去,不去就不去,你奈我何?”王颖一撅嘴,耍赖地说。不过,她这副表情蛮可爱的。康西看见忍不住想亲她一口,但被王颖笑着偏头躲开了。

 

  “去不去?”康西抱她左腰的手轻轻一抓她的肋骨,王颖吃痒不消,笑着翻身想逃。但被康西双手抓住,焉能逃的了。康西见她翻身挣扎,又去抓她腋窝。王颖受不了痒的折磨,大笑着说:“小西,你这个坏蛋……呵呵……敢对我使用酷刑,哈哈……”笑的话也说不了啦。康西把王颖放在床上,想更好地‘折磨’她。谁知,王颖一到床上,立即翻转身子,将被子卷在身上。康西见她这样,忙去扯开她身上的被子。王颖吓的大叫:“小西,你这个坏蛋,再欺负我,我就告诉伯母去。”不过,这一招对康西无用,王颖绝望了,用乞求的眼神看向康西。康西见了,果然呆住,坏笑着说:“宝贝,看到你这副模样,我实在下不了手哦。”刚说完,王颖自己把被子从身上取下来,扭头对门外说:“伯母,小西老是欺负我。”康西赶紧随王颖的声音向门外看去,与之同时,王颖提着被子一下子罩在康西身上。笑的傻开心地说:“小样,还敢跟我斗?”双手伸入被窝里去抓康西的腋窝,康西也是个超级怕痒者。王颖的手刚触碰到他的腋窝处,他就受不了痒大笑起来。

 

  康西笑起来比王颖疯狂多了,他越笑,王颖越抓的快。康西学王颖那样卷起被子躲闪,谁知,身下一空,‘啪’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王颖看见,忙下床去探看康西的情况。还好康西全身裹着被子,床头又不高,摔下来并没摔痛。但看见王颖因自责和担心,眉头纠在一起,心怜楚楚的样子。赶紧装作被摔的很痛的样子,“哎呦,哎呦”叫的很响,比真受伤叫的还惨不忍听。

 

  王颖努力将康西扶上床,含泪道歉说:“小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哎呦,好痛啊。”康西叫了几声痛,又窥看王颖几眼,见王颖快流出泪来,便安慰她说:“没事的了,痛一会儿就好了。还好没摔到骨头,你如果答应我明天去我叔叔家的话,我想我一开心,就会更快的忘掉痛了。”说着,装作一脸处处怜人的表情。

 

  “嗯,我答应你。”王颖一是为了赎罪(把康西摔‘痛’了),二是她心里也蛮想陪康西去的。

 

  “真的?”康西一听,一下子弹跳起来,哪还有浑身很痛的样子。顿时,两人呆住了。康西心想:“惨了,露馅了。”王颖阴笑着说:“小样,接着装啊!”

 

  “救命啊”康西一声惨叫,随后传来两串开心的笑声。一串如银铃般清脆悦耳,一串如虎啸般粗矿深沉。

 

  翌日,两人睡到上午十一点才起床。洗刷完毕,还未走到堂屋,就闻见一股股肉香味。康西走到饭桌前,见桌子上有一大盆鸡肉和一盆鱼汤,还有几碟炒好的菜。康西联想到昨晚,便猜出爸妈的用意。一家人坐下来后,康西便说:“爸,妈,昨晚她没吃饭,不是因为嫌饭菜不好吃。她是湖南人,在家都是吃米饭,喜欢吃辣一点的菜。要不,等下我去镇上买点米和辣椒回来。”“你别去了,让你爸去吧。你都回来好几天了,该去你叔叔和你大伯家看看了。”妈妈说完,康西听话地应声说:“嗯,知道了,我吃过饭就去。”

 

  “小西,你不知道,这几年来你四叔和你四婶帮了咱多少忙。年年我身体不好,施肥都是你四叔和你四婶帮忙。还有你爱民婶,还帮咱家拉玉米,你等下买点东西过去。”妈妈说。

 

  “嗯,知道了。”康西还是用这一句应付。

 

  吃饭间,妈妈不停地往王颖碗里夹肉。弄的王颖都不好意思吃了,王颖赶紧夹鱼肉给康妈。康妈高兴地笑笑,舍不得吃,又夹给了王颖。王颖说她不想吃,又夹给了康西。康西夹给妈妈吃,妈妈又把肉夹给了爸爸,爸爸笑道:“你们都不吃,我吃!”

 

  吃过饭,王颖去洗碗,康西负责擦桌子和扫地。两人忙好后,和爸妈说了一声便出门去了。

 

  两人在小老虎的代销点买了两大包吃的去了四叔家里。此时,小雪小惠和鹏鹏已经放学回来。看见康西高兴地喊哥哥,但就是不和王颖说话。

 

  康西赶紧把王颖介绍给妹妹小雪和小惠弟弟鹏鹏认识。小雪笑吟吟地对康西说:“哥,你说我是喊她姐姐还是嫂子啊?”

 

  “当然喊姐姐了。”康西笑着说。

 

  康西又向王颖介绍妹妹弟弟和正在屋里做饭的四叔和四婶。王颖向他们一一问好,刚开始,小雪和小惠王颖都不好意思和对方说话。鹏鹏才六岁,吃着哥哥买的东西问东问西,别看他年纪小,想出来的问题却不少,还拿东西给王颖吃。一会儿时间,气氛融洽了好多。小雪开始找话题问王颖,鹏鹏很顽皮也很好动,不一会儿,就和康西在院子里打了起来。鹏鹏学电视里面打斗,哼哼哈哈地拳打脚踢。康西笑着接招,鹏鹏长的虎头虎脑,很是可爱。康西一会儿抓住他的两只脚,让他倒立行走。一会儿把他举到头顶,或抱住他旋转,逗的鹏鹏咯咯傻笑。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