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十二点钟,何花和王颖买了一大包东西过来,两人已打了十三局,康西赢了八局。现在打的正是第十三局,球桌上还剩下六个球,一个8号,一个1号,一个3号,一个6号,一个10号,一个13号。又轮到康西打了,他拿起球杆,左看右瞄。糟了,两个球都被哥哥的球挡住路了,想反弹也反弹不了。只有跳球了,跳球他玩的不太熟练,时而打的很准,时而失效。

 

  他将球杆架高一些,猛地用力,枪杆头快速点向白球下面边儿。白球受力飞了起来,飞到球桌另一边儿落下来,砸在10号球边上,将10号球撞落洞里。白球撞到洞边又弹了回来一些距离,康西大喊一声:“进球”一杆推出,白球推着13号球进了另一个洞里。就在13号进去的时候,白球撞到洞边又反弹了回来。哈,康西更高兴地笑出声来,还有一个8号,因用力太猛,8号球撞到洞边又折向另一方向。康君一看现场球的位置,很满意。他三个球都在洞口,一般这样的球要转打,要让白球反弹出来到预定位置。康君瞄好位置,长杆推出,1号进洞。白球返过来一点,又将6号打进底洞。最后一枪将3号打进中洞,。这下轮到康西有些着急了,还好,8号和白球的位置不太好。康君打了一枪没打进,康西也犯难了,因为8号所在的位置也不好打进。为了不让哥哥打进,他故意随意打一枪,只是白球碰到8号一点儿,并没有将8号打到中间来。康君想试下运气,就用力打一杆,8号球从这边桌壁折撞到另一边桌壁上,就是不往洞里去。

 

  “天呢,怎么8号那么难进啊。”站在一旁观看的王颖也急了。

 

  又轮到康西打了,这一次8号和白球所处的位置也不好,但有打进去的可能。康西对这一枪打进去没有多大把握,也没想要这一枪打进去。就随手一杆用力打出,啪一声响,8号转了一个弯,进了中洞。康西只是随手打去,想不到瞎猫还真撞到了死耗子。

 

  康君付了钱,四人去东街买菜。从东街回来的时候,康西手上提着两大塑胶袋菜。四人在十字路口往北一点坐公交车回家。

 

  由于明天就要走,康君打算今晚请几个同学朋友聚餐。康西不想参加,因为哥哥的同学和朋友,他大多都不认识。但哥哥想让他一起去,当然,何花和王颖也要去。

 

  晚上七点,陆续来了十几个人。有几个康西是认识的,有的已结婚生子。王颖和何花在那陪了康西和康君一会儿就离开了,康西仍留下来继续陪哥哥他们喝酒聊天。

 

  第二天,天尚未亮,康君就起了床。把行李准备好,和爸妈告别,而此时,康西还在睡觉,康君也未打扰他休息。康君领着何花在门口坐车去了,爸妈目送汽车消失与眼球,两人才回来。

 

  今天康西妈妈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家里养了一头猪,平时都是爸爸喂养的,现在妈妈正慢慢地去喂猪。爸爸也不阻止她,似相信她能做到,他也去忙着做早餐

 

  爸爸喜欢花,院子里也种满了各种花。在堂屋门口左右栽着两棵木槿,这两棵木槿是康西爸爸结婚时栽上去的。已有二十多年的年纪了,现在已长成碗口粗的小树了。小时候康西最喜欢爬上去玩了,每年开花的时候,这两棵木槿一白一红,分立左右,煞是好看。厨房门口有两棵万年青,每棵也都有十几年的年纪。万年青旁边是水龙头,爸爸在水龙头下面挖了一条水道,直通到一边猪圈旁边。水道上面铺建一层砖,踩在上面不会塌陷的。家里虽然养有猪,但仍然看上去很干净,漂亮。康西家的大门是木门所做,大门上面建了一个小亭。大门直通到堂屋,中间是用转头铺成的道路。大门到厨房这段路间种了几棵葡萄树,爸爸在上面搭了架子,葡萄树如蔓藤似的缠绕到架子上。每年夏天,搬个凳子坐在葡萄藤下面,最是凉爽了。葡萄藤往西一点有两棵樱桃树,每年都可以结好多樱桃。樱桃再往西是一棵桃树,桃树西面是厕所,厕所北面是猪圈,猪圈北面是一片竹子。竹子东面又有一棵桃树,这两棵桃树都是康西小时候从外面捡回来的桃树苗儿。由于康西的细心照料,一年后,桃树已长大成身高茂密。第三年,都能给康西结桃子吃了,桃子是又大又甜,好吃极了。

 

  北面桃子树再往北是三棵月季花,三棵月季花的颜色都不同。从西面往东数,以次是深红颜色,淡红,和粉红颜色。月季花偏东南一点种了十几棵菊花,和当地特有的一些花。菊花南边是四棵无花果,但早些年被冻死了三棵,现在只剩下一棵。另在厨房南边也种了许多月季,木槿等花。除了花,院里还种着六棵梧桐树。每到夏天,家里花开时,漂亮的像个小花园。他家院子虽不大,从任一角度去看,都是那么漂亮,别致。爸爸爱干净,把家里每一样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

 

  康西的小屋门前左边是月季,右边是竹子,很有淡淡幽雅,觅静寻芳的感觉。每年的三月份,都会有好多养蜂人到他们村里面的树林里养蜂采蜜。康西家里花最多,每天家里嗡嗡叫飞上飞下,飞里飞外都是蜜蜂。但这些蜜蜂脾气并不坏,只要你不欺负它们,它们绝不会给你打针的。经常康西房间里都会有好多蜜蜂飞过来陪他玩,有时晚上也陪他一起睡觉,感情好极了。但康西总是忍不住想捉它们玩,就用妈妈吃过药的空药瓶捉蜜蜂。为此,蜜蜂们和他的关系彻底决裂了。记得读五年级的时候,养蜂人又来了,还是在老地方。康西每天上学下学都走那里,在一次捉蜜蜂的时候,被蜜蜂在眉毛上蛰了一针,但针刺没拔出来,痛了好久。后来三年内,每一年被蜜蜂蛰的地方都会痛好几次。一次至少一个星期,多则一个月。他去问医生是怎么回事,医生们都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猜测是蜜蜂的针刺化成的毒液传染的,但医生们都说不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后来连续痛了三年,以后就没有出现这种症状。

 

  不管眉毛痛是不是蜜蜂那一针的问题,但视力就在被蜜蜂打一针之后,迅速下滑。但他一直没在意,直到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他坐在第一桌,天一暗或下雨的时候,他就看不清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那时他的心才害怕起来,爸爸带他去医院检查。医生在给他具体全面检查时,排除了假性近视,测试视力竟近视三百度。戴上医生给他配的眼镜,他再也不想取下来。原来迷糊的时间,戴上眼镜后,又清晰了起来。加上他的性格内向,又爱看书,写作,戴上眼镜后,同学们便给他取外号叫“书呆子”。

 

  现在已是十一月份,家里比深圳的天气冷了很多。王颖穿了两件衣服还觉得冷飕飕的,来了几天了,还是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在这里胃口不好,不想吃东西。康西就去镇上给她买她喜欢的点心,王颖也只是勉强吃点。第四天晚上,睡到半夜,王颖突然浑身难受,全身无力,四肢似灌满铅一般,移不动半分距离。康西一摸她额头,火烫烫的。赶紧打开灯,只见她嘴巴干苦,脸色惨白。快速穿上衣服,背起王颖就往外面跑。他没敢吵醒正在熟睡的爸妈,背着王颖轻声打开大门的锁。村里有家小诊所,是隔壁张叔叔开的。前年由他儿子张伟接管的,张伟是康西和康君的玩伴,比康西大两岁,比康君小几个月。张伟初中毕业就和未婚妻小丽一同去市里学医,虽高深的医术没学会,但感冒发烧还是药到病除的。三年前张伟爸爸给张伟在村北马路边建了一栋楼房,诊所就移到新房子那里去了。

 

  深夜里静悄悄的,康西一阵猛跑来到张伟的新房子处。康西背着王颖敲着张伟家的门并大声喊他:“张伟……快醒醒,我女朋友生病了,快给她看看……”敲了约十分钟,张伟戴着他那六百度的近视镜迷迷糊糊地打开门。康西二话不说,背着王颖进了屋。这时,小丽也起床过来,见康西背着一个人过来,忙引他进了病房。

 

  张伟和小丽去年才结的婚,康西还给他们送红包了呢。小丽让康西放王颖到病床上,给王颖量了体温,又检查一下说:“没什么大事,她只是感冒发烧,我给她挂两瓶吊针就好了。”康西说行,小丽麻利地从另一间房间取出两瓶药水。张伟和康西说了一会话就回去睡觉了,这里有小丽一人就可以了。小丽一切忙好后对康西说:“等下如果她这瓶药输完了,你把针头拔出来插入那一瓶就可以了。如果这两瓶药都输完了,就直接拔出她手上的针头就可以了。这里有药棉,等下拔出来针头后,把药棉放在针孔处,按五分钟就行了。你今晚也别带她回去了,让她在这睡到天亮。天亮后我再给她包几包药,那我现在先去睡了,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叫给我。”“好的,麻烦你了小丽。”康西歉意地对小丽说。毕竟深夜把他们吵醒,打扰了他们的休息。“没事的,那我先回去了。”说着,回卧室去了。

 

  康西关上病房门,将王颖床上的被子铺盖好一点。王颖挣开眼睛,泛着泪花看向康西。康西勉强笑一笑说:“宝贝,快睡吧!等你醒来病就好了。”王颖不睡,康西就故装生气地说:“不听话病就不好喽,病不好就要给你屁股上打针了,啊,好痛哦。”王颖笑笑,但没力气说话。康西走到王颖面前蹲下,看着王颖惨白的脸,不由难受的心痛起来。

 

  王颖困意袭来,闭上眼睛一会儿就沉睡过去。康西不敢闭上眼睛超过五秒钟,过了约一个钟,第一瓶药水输完,康西按照小丽说的将输液针头拔下插入另一瓶瓶盖上。直到瓶里冒出一小串气泡和看到药液正常流动,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他困的两眼皮直打架,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便在房间里轻声地打打拳踢踢腿。第二瓶药液也输完了,康西拔掉王颖手上的针头,并用药棉压在针口处按了约十分钟,然后把王颖的手放进被窝里。看着王颖的脸色有了一些润色,摸她额头没那么烫了,心里安心好多。不过,为了防止王颖会突然病重,他硬是不让自己睡着。困了就起来打拳踢腿,精神好一些就坐在床边注视王颖,幸福地看着她,似陶醉一般。

 

  直到黎明破晓,王颖才从美梦里醒来。睁眼看到康西还炯炯有神用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自己,王颖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想起昨晚一事。康西见她醒来,高兴地握着她的手问她感觉好点了没有?王颖抿嘴浅笑说:“感觉好多了,头也不痛了,谢谢你!”“傻瓜,对我也用的着那么客气吗?”康西轻轻刮了一下她鼻子说。“你好坏,人家有病了,还欺负人家。”王颖撒娇地说。“那我让你欺负过来。”说着拿起王颖的手刮自己的鼻梁。“小西,我好口渴,给我端点水过来喝好吗?”王颖突然一本正经地说。“嗯,你等下。”康西应了声就出去了。随后就听到康西敲隔壁的门,然后就听见一个女孩声音问他什么事,又听康西问她她家里有没有开水,那女孩声音说:“有,在厨房,你自己去找吧。”

 

  过了一会儿,康西用一个大碗盛了满满一碗温开水过来。水温康西试过了,正好温度。王颖许是渴久了,一口气喝了一半。康西端给喂她喝,见她喝的那么香甜,不由心里跟着甜。康西把王颖喝剩下的水喝完后,把碗送进厨房。回来时看见王颖已起身坐在床头,忙大步奔过去,拿被子披在她身上心疼似又责备地说:“你穿那么少,又不披被子,很容易再感冒的。再感冒可真的要往屁股上打针了,到时候可比打吊针还要痛哦。”“我们回去吧,我想回去躺着。”王颖看着康西说。“好吧,我去叫小丽再包些药给你。”说完,对王颖笑了一个,去叫小丽去了。小丽穿好衣服出来,检查王颖的眼皮和量了体温后说:“基本上好了,我包些药给你们。”说完去药房包了四包药递给康西说:“一天吃两次,一次一包,两天的。”

 

  康西收好药,拿钱给小丽。小丽不要,但康西坚持给她,还说半夜打扰他们本应不该,如果再不收他的钱,那就更不应该了。没办法,小丽收了他半价的钱。王颖的身体还有点弱,康西看大街上人不多,就把王颖抱在怀里。王颖挣扎了一会,但没挣脱开来,就说:“现在天亮了,让别人看到不好。”康西不理她,抱着她就走,路上遇到认识的人,康西照样打招呼。王颖也放弃了挣扎,双手勾住康西的脖子。脸靠在康西宽大结实的胸口上,感受着他的温暖和爱的滋味。

 

  两人回到家,爸爸正在水龙头出刷牙,见两人回来,急忙漱口,问他们这是怎么了。康西就把王颖昨晚生病之事说与爸爸听了,爸爸让康西先送王颖进屋休息。康西把王颖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也出去刷牙洗脸去了。爸爸在厨房忙着给王颖煮鸡蛋汤,等康西洗刷好后,鸡蛋汤已煮好了。家里也没什么好吃有营养的东西给王颖吃,在汤里放了几勺糖,让康西端过去给王颖喝。

 

  康西用勺子一勺一勺喂王颖喝汤,说这汤是他爸给她做的。还说:“我妈生病这些年,我爸确实承受了不少苦。我爸每天早上都会给我妈煮一碗鸡蛋汤喝,家里没钱,想吃点好的都没有,只能喝些这个了。”王颖听着,心里似打倒了五味瓶,品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一碗汤很快被王颖喝完了,这是她有生以来喝的最好喝的一碗汤。因为,康西的孝心,爸爸对妈妈的爱,关心,呵护都浓缩在这一碗鸡蛋汤里面了。

 

  康西把碗洗了又放回厨房,刚出厨房,见妈妈也起了床。康西跟着妈妈一起去看王颖,妈妈坐在王颖旁边,不停关心着王颖。但妈妈不太会说普通话,王颖有些听不懂。自从他和哥哥回来后,爸说妈妈的心情比以前好了十倍。人也比以前精神好多,昨天下午妈妈还一人出去串门呢。妈妈现在的病虽说快好了,但每个月还都要吃药,不能干活。所以他和哥哥出去打工后,爸爸就一个人整理五亩地,忙里又忙外,爸爸都咬牙坚持忍了下来。但是,爸爸每每想起整个村子的人都建了新楼房,就自家还是三间破瓦房,下雨时到处都还漏雨,就忍不住难受。因为和哥哥同样大的伙伴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会叫爸爸妈妈了。他却没能力没本事建房子给儿子结婚,心里那种急,那种痛,那种无奈,康西是体尝不到的。虽然他和哥哥时常对爸妈说,结婚和房子的事,不用他们操心。但,他们说不操心就不操心吗?老两口子经常为这个唉声叹气,妈妈更是为了这一身的病花了无数钱而导致没钱建房子自杀过几次。这次见两个儿子都带着女朋友回家,还都是那么漂亮,自责的心才稍感宽松些。

 

  中午的时候,哥哥打电话过来说到了深圳,叫爸妈不要担心他们。下午康西和爸爸一起给小麦施化肥。康西踩着脚踏三轮车,载着两袋化肥。爸爸借了一个施肥机,来到麦田。这时,已有好几家人在田里为小麦施肥。一般都是三四个人一起施肥,两个或三个人在前面拉着绳子走,后面一个人扶好把手。施肥机有一个圆桶,把化肥倒进桶里,圆桶下面有四个铁管,铁管呈弯月形,下面有一个一节成人大拇指大小的口子,用来排放出化肥。铁管头部很尖利,这样就可以钻进土里去,只有深深插进土里才可以。从铁管后面的口子里流出来的化肥就可以掩埋在土里,这样才有效果。施肥机一共有四个铁管,所以一次可以给四行小麦施肥。就因如此,所以在前面拉绳子的人要有足够的力气。一般男劳力一个人拉很吃力,为了轻松些,都会两个或以上的人一起拉,有点类似纤夫拉船。

 

  儿时的时候,每次施肥都是他和哥哥拉绳子。那个时候,两个人的年纪加在一起还不到二十岁,都是又矮又瘦。两人把力气用尽,累的脸红汗出,才勉强拉得动施肥机。一天下来,两人躺在床上,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他和哥哥儿时是村里干活最多的两个孩子,那时候还没有大型收割机。收小麦就靠一双手和一把镰刀,妈妈身体不好,就他和爸爸哥哥三人顶着毒辣的太阳在酷热的麦田里一刀一刀割小麦。然后用架子车一车一车的拉,别人家都有拖拉机,一亩地两车就可以拉完了,而且时间快又省事。他们用架子车一次只能拉一点,一亩地要拉十几到二十架子车。拉到一片空阔的场地上,再用脱粒机把小麦里的麦粒脱离出来。每次暑假,他和哥哥都会累的瘦几圈。但正因从小干重农活,才练就了一身力气和强壮的身躯。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