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不大喜欢打扑克,四人玩了一个多小时,康西就没心情玩,就不玩了。她三人就接着玩,但玩了不到半个钟,也都没兴趣玩了。康西见她们也不玩了,就把扑克拿在手里说给她们表演几个小魔术王颖不信地说:“小样的,什么时候学的魔术啊,我怎么没见过你玩过啊?”康西笑着说:“切,这个早就会了,只是忘记给你表演了。正好,今天有时间也有扑克,我就先表演一个简单的给你们看。”说完,把一副牌展开,以正面朝王颖她三人。说:“你们三个点一张牌,记住,你们只要说是第几张就可以了,不要动牌。记住你们点了牌,那我们就按从右到左的顺序来点吧。”说完,让她们点牌。

 

  她三人商议了一下,便确定第六张牌,第六张是红桃A。康西把扑克整合在一起,拿起最上面一张牌说了一声一,然后把这张牌插入整幅牌中间。又把最上面的牌拿起说了声二,又插入整幅牌中间。以此方法把第六张牌也插入整幅牌的中间,又将牌洗了几次,整合,拿在左手上。右手在空中挥了几下,嘴巴朝左手里的扑克吹了一口气,与之同时,右手快速地拍了一下扑克。从整幅牌里飞掉出一张扑克,正是她们选的那张红桃A。

 

  三人搞不懂康西是怎么完成了,因为她们明明看见康西把第六张牌,也就是她们选的那张红桃A插入整幅牌的里面。又洗了几次,怎么一拍牌就弹出这张红桃A呢?三人要康西说原因给她们听。康西笑道:“再来一个,等下两个一起说。”说完,又把扑克展开,让她们三人随便抽一张出来,这次可以抽出来。廖雅文从扑克里面抽了一张黑桃8,康西说:“你让她们两个都看清楚牌,但不要让我看到。”三人都看清是黑桃8后,康西从廖雅文手里拿起黑桃8的背面插入整幅牌的中间。整合好后,洗了几次牌,便展开牌,从里面找到黑桃8,笑道:“是不是这张?”三个点头,廖雅文好像很喜欢这两个小魔术,就追问康西是怎么完成的?因为第二个魔术,虽是康西拿过插进牌中间的,但他都没看到牌点数。而且,他把牌放进牌中间后,又洗了几遍牌。最后他展开牌,很准确地找出她抽出的那张黑桃8.

 

  康西抿嘴笑道:“其实原理很简单。现在我先说第一个小魔术的秘密。在我展开牌的时候,已经藏一张牌在其他牌的后面。所以,你们看的时候,看到的第一张牌实际上就是第二张牌,同理,你们看到的第六张牌就是第七张牌。然后,我将扑克整合在一起,我藏的那张牌就会整合到最上面。然后,我将藏的那张牌插入扑克牌的中间,你们以为是插的第一张。一直将第六张牌插入整幅牌的中间,其实第六张牌就是你们看到的第五张,真正的第六张红桃A是第七张。当我把六张牌都插入扑克里面的时候,这张红桃A自然就会在最上面。然后我就是洗牌,我洗牌的时候,洗来洗去,都是在洗下面的牌,最上面的那张牌是洗不到的。所以洗来洗去,最上面那张牌还在原位置没改变。我吹那一口气是故意吹的,在吹的时候,我用右手快速把最上面那张牌拍打下来就可以了。在你们看来,是不是还以为我是把牌从中间拍出来的?”

 

  “嗯,不错。”李静笑赞道。

 

  “哦,原来就是在后面藏一张牌啊。”廖雅文很高兴知道这个魔术的原理。

 

  康西讲的很详细,三人略跟着康西说的话去想像就明白与胸了。康西又说:“第二个魔术也很简单。当我把牌展开,你们从里面抽出一张牌时,我就会偷看一下我手里牌中间一张牌的牌点数。比如,我看到的是一张方块三,然后我在接你抽出来的牌放在方块三下面。然后我把牌整合,最后是洗牌,洗牌的时候,我会把中间的牌一次抽多一点,这样就可以保证不会把你抽的那张牌和方块三洗散。所以,当我展开牌的时候,只要找到方块三上面那张牌,就是你们抽到的那张牌。一般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很少出错的,除非你把抽到的和看到的牌洗散。”

 

  “听起来好简单哦,让我试下。”廖雅文从康西手里拿过牌,依照康西说的方法去做。做了两次都成功了,很是高兴。康西赞了她几句,李静也试了几次,都成功了。王颖没试,反正以后想学有大把的时间。廖雅文一连把这两个小魔术玩了十几遍,又问康西还有没有小魔术。康西呵呵笑道:“没了,我就学会这两招,还都教给你了。”

 

  四人聊了一会儿,晚上二十三的时候。王颖和李静爬在桌上睡觉,康西没有睡意,也不敢怎么睡。廖雅文倚在座位上发呆,半闭着眼睛,透过车窗看着窗外的夜景。康西坐着身子不舒服,想躺在座位上睡觉,又觉不雅。廖雅文看了一会儿夜景,也身子斜靠在李静身上睡着了。康西脑子还在胡思乱想着,李静三人都已睡着了。看着窗外灯光糜烂的城市夜景,康西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复杂心里。

 

  天亮的时候,廖雅文和几人打了招呼就下车了。李静和王颖也都睡不着了,康西一夜没睡,但精神仍很好。三人又聊起天来,中午十二点,火车到站,三人一起下车。出了车站,三人又坐车到镇上。三人在镇上分开了,镇上有直通康西村的公交车。由于两人回来时没带多少吃的给爸妈,就在镇上买了两大包营养品和吃的回去。

 

  康西村中间就是马路,他家在马路旁边离马路有三十米远。在家门口下了车,康西高兴地指着一栋破旧的房子说:“那就是我家。”刚下车,就碰见村里好几个长辈。康西同他们打招呼,那些人都了愣了好久才认出是康西,还直夸康西的女朋友漂亮。

 

  两人进了家大门,就看见爸妈在院子里等他们。旁边还有哥哥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康西高高兴兴地喊道:“爸,妈,我回来了。”妈妈看见康西,高兴地又掉下泪来。康西向哥哥打了招呼,哥哥没什么变化,只是比以前胖了许多也白了许多。哥哥指着他旁边的女孩说:“这是你嫂子,叫嫂子啊!”康西笑着叫一声嫂子,那女孩不好意思的应一声。康西又向爸妈哥嫂介绍了王颖,王颖害羞地叫康西的爸妈为伯父伯母。

 

  哥哥康君的女朋友叫何花,是广西人。哥哥刚出去打工的时候是去的东莞,在那里认识的何花,后来两人又去苏州。何花高高瘦瘦,长相秀丽,声音甜美。爸妈见两个儿子都找到女朋友,高兴的合不拢嘴。

 

  康西回来一会儿,康君便去准备午饭。康君在苏州做厨师,爸爸也当过厨师,只是他只会做写家常菜,当下爸爸帮哥哥一起准备午饭。康西问过之后才知道哥哥昨晚就回来了。王颖刚来这里,康西和他爸妈说话,她也听不怎么懂。康西就让她陪妈妈说话,康西见妈妈在院子里站着,担心她站久了身体受不了,就让妈妈回屋躺着。妈妈说:“小西,现在妈妈好多了。一听说你和你哥回来,妈妈的病一下子就好了,在外面站一会没事。”康西把箱子提到他的那间小房子来,见哥哥的箱子也在。里面只有一张床,“那晚上睡哪儿呀?”康西一想到这个问题就犯难了。

 

  康西顺便从里面搬出三张凳子,一张给妈妈坐,一张给王颖,一张给嫂子何花。爸爸正在外面忙着杀鸡杀鱼,几年没见爸,爸变了好多。头上白发愈来愈明显了,整张脸干瘦的只剩下一张皮。爸本来就不高,现在看起来,爸又矮瘦了好多。何花也在饭店里上班,见爸爸在那里洗菜,就过去帮忙。王颖也不好意思和康西的妈妈说话,也去帮忙洗菜去了。

 

  一家人吃过饭,已是下午十六点。康西和爸妈聊了一会,便带着王颖出去溜达。

 

  康西又来到他家西南角的砖厂,砖厂还在,只是又重新建了一座现代化的烧砖系统。听爸说,现在砖厂不用土来烧砖,用煤渣什么的就可以了。康西家往西隔两家就是一片小树林,树林西面是庄稼地。地里种的都是小麦,麦苗都有大半尺高了。麦田一望无际,绿油油似麦田海洋。康西拉着王颖的手,在众多麦田里寻找自家的麦田。寻找到后,两人坐在麦田上。王颖微笑着享受着康西给她讲他儿时的事,还讲了为了筹学费而去砖厂偷铁。后来被砖厂里的人知道,并找到他家里,从那以后,他不再踏近砖厂一步。康西还说小时候最喜欢打架了,就是那种打着玩的游戏。比如,有四五个小伙伴,康西和他们每一个单挑比试。那时候,康西在同伴里,摔跤是最厉害的。不久,同伴都不敢和他单挑了,因为都打不过他。后来,康西就让他们两个打自己一个人,但没玩几次,两个人也打不过康西一人,又不玩了。再后来,康西让他们四个人一起打他。康西一人还是打不过他们四人,他就往一边跑,他们四人就去追。康西边趁虚攻打一个人,然后就利用这种方法,将四人一一打倒。再再后来,康西让他们四人一起上,他们四人也不敢和他打了。

 

  康西儿时即幸福又悲伤,既是快乐的又是孤独的。康西喜欢看书是在四岁时就展露出来了。他四岁那年,爸爸出去打工,在回来时捡到一个书包。书包里有三本连环画,四岁大的康西一看到连环画就入了迷。竟一张接一张看的津津有味,虽然那时他还不认识一个字。后来,康西读一年级,认识了字后就更不得了。一次爸爸带他去一亲戚家玩,亲戚家有两个孩子。大的是个女儿,那年是十岁,小的是儿子,那年是七岁。亲戚家里有好多漫画书,康西一过去就向姐姐借了几本漫画书一个人躲到一个角落里去看。吃中午饭的时候,爸爸和亲戚找了他好久才找到他。下午他又借了几本去看,但下午三点的时候,爸爸要回去。他借的那几本漫画书还没看完呢,心里很是舍不得。爸爸见他不想走,就硬拉他走。康西现在还清晰记得当时自己是多么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啊。

 

  到了小学三年级,由于识得字更多了,康西就喜欢读童话了。当时学校有一个图书馆,还是要交钱办证才能借到书。康西没钱办证,就去向那些能借到书的同学借,说了好多好多话才从他们手里借过来看。但同学们都看不起他,就是同意让他看,也规定给他一个晚上时间。康西从那以后就学会了晚上看书,那时候康西住在妈妈房间隔壁,中间没有门,相互可以看的到。每晚十点钟,妈妈就规定康西熄灯睡觉。康西为了看书,就找来一支蜡烛,放在角落里,然后在外面用木板挡住,上面用铁皮罩住。康西又用被子遮住剩余的烛光,然后他就在被窝里看书,被窝里灯光虽暗,但还是能看的到的。妈妈在外面是看不到一丝烛光的,这就是康西一直晚上看书而没有被爸妈发现的秘密。很快地,康西的眼睛便因此近视了。

 

  一群孩子的吵闹声打断了康西的回忆,康西拿出手机看时间,已是下午六点十分。康西说:“我们学校现在还是六点放学,以前我上学的时候都喜欢走这一条路。一边走路一边看书,放学也是我一人独行。”那些学生有七个,都在十岁年纪左右。一路走着,还不停‘打打杀杀’。康西看见,便笑着对王颖说:“等下我和他们玩下。”说完,便走了过去,不知康西和那些小孩子说了些什么,那些学生和他来到麦田地里。康西站定,那七个学生将他包围在里面。康西笑着说:“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把我打倒,打倒一次一个冰激凌。”七个学生一听,兴奋异常,哄的一声,一起攻过来。康西好多年没这样玩了,见他们扑来,一跨步,双手抓住一个学生的双肩,轻轻一推,把那学生推到。这时,一个男孩双手抱住康西左腿,康西左脚往后一拽拉,那男孩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又一个男孩从后面抱他的腰,康西猛一转身,将他带倒。又三个男孩一起扑来,康西一手一推就推到一个。倒在地上的男孩倒地后,立刻又站起来,再次扑来,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

 

  打了约二十分钟,那七个小男孩被康西打倒好多次,却一次也没将康西打倒。康西见他们也都累了,也不想随他们玩了。拿出十块钱,让他们七个拿去买冰激凌去了。七个小孩子接过康西给的钱,高高兴兴地跑开了。康西看着他们跑去的背影,满足地笑了笑。终于又找回了一点童年乐趣,心情也因此大好。

 

  晚上的麦苗身上慢慢是湿润起来,康西拉着王颖回家。回到家,哥哥还在做饭。妈妈和爸爸在屋子里看电视,王颖都想象不出来,现在居然还有黑白电视机!康西说这台黑白电视机都有二十年了,现在还能收到好多台呢。王颖坐在康西妈妈的床上,康西的妈妈就问王颖一些她家里的情况。王颖一一答了,康西偶尔也插几句。过了一会儿,哥哥做好饭菜,一家人吃了。康西和王颖来收拾残局和负责洗碗。

 

  康君看上去很高兴,见康西和王颖收拾好进屋,便叫康西和王颖坐过来。康君笑道:“弟弟,告诉你一件好事。”“啥好事?”康西赶紧问。“咱妈的病现在基本上好了,再吃一段时间中药就应该会全好了。”康君刚说完,爸又接着说:“你妈早就快好了,只是想你们兄弟俩,又想病了。看到你们回来,病就好了。”

 

  “要是妈没事,我就是在家呆一年,我也愿意,”康西高兴地说。

 

  “弟弟,咱妈现在基本上是好了,我想过几天就出去。”康君看着康西说:“这次出去,我想去深圳。我和你嫂子都是在饭店上班,我想在深圳开一家餐馆。如果生意好的话,我就接咱爸妈去深圳住,你看怎么样?”

 

  “嗯,好啊,那开一家店要多少钱啊?”康西问。

 

  “这个说不准,要看你选什么门面和地势了。地势越好,租金越贵。我在苏州认识一个朋友,他两个月前去深圳开店,一共花了两万块就开了起来,而且生意还不错。我现在手里也没多少钱,我和你嫂子这几年,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你嫂子也偶尔往家里寄钱。我们现在身上一共只有一万块,还好咱妈的身体没事了。我想再去借点去深圳开店。”康君很自信地说着自己的计划。

 

  “那现在还差一万块是不是?”康西问了一句,看一眼王颖。他和哥哥说话都是普通话,王颖自是听懂了。见康西看向自己,王颖也明白他的意思,忙点点头。康西就对哥哥说:“我和王颖现在手里还有一万块钱,要不,明天转到你们卡上去,你们先去深圳开店。”

 

  “那你们的钱都借给我,你们以后怎么办?”康君问。

 

  “大哥,没事的,我们还有一些钱,够用的。”王颖忙说。

 

  “对,哥,你知道不?能把钱借给你们去深圳开店,我真的很高兴。我们从小就被人看不起,如果你能在深圳开起店,以后就不会有人看不起我们了。”康西动情地说。

 

  爸妈也都支持康君去开店,毕竟康君曾在三星级饭店做过厨师,何花又在三星级饭店做过服务员。在这一方面都很熟悉,但要开一家店并不容易。两个人还是忙不过来的,所以大家商定结果是,如果康君在深圳生意好的话,就让爸妈过去。爸爸会厨艺,虽然炒菜不怎么样,但配菜还是可以的。然后给妈租个房子,每天玩就可以了。

 

  一家人商量好后,康君就决定后天去深圳。因为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床睡觉,今晚康君就领着何花去邻居家暂住一晚。邻居家新建了一栋两层楼房,房间有很多。

 

  第二天,康君带上何花,叫上康西和王颖,四人步行去镇上。从家里到镇上有一点五公里,儿时他们经常步行去镇上的。四人边走便聊天,不一会儿便来到镇上。今天是集会,人好多。镇中央被一个十字路口分为四块,所以也分为四条街。东街是卖菜和水果,北街是卖家庭用具一类的,西街是卖衣服的,南街是卖小吃等一些杂物。

 

  镇上的储蓄所在十字路口的西面,康西把钱转到哥哥的卡里后,四人便去西街。康君说要给爸妈买一套衣服,因为他们回来的急,没时间买衣服。四人转了两遍,才勉强看中两套衣服,何花就买了下来。康君叫康西去南街打桌球,两兄弟好几年没在一起玩这个了。南街有好多处桌球,两人随便选了一处,又选了靠里面一点的一台。何花把衣服给康君拿着,她和王颖就去逛街。康君让她们中午十二点准时回来,她俩答应一声,没入人流中。

 

  儿时哥哥打桌球就不是他对手,但几年不见,不知哥哥的球技有多少进步?反正康西是进步不少,杨刚在他们厂里号称是桌球王,康西还偶尔会胜他几次。排好球,哥哥让康西先发球。康西使劲打出一枪,‘啪’的一声响,球哄散满桌。一个10号球进了最下面左边一个洞。“耶,开门红”康西高兴叫一声,又瞄准一个15号,又啪的一声脆响,15号进洞。一连打进四个球,打13号时没打进。轮到康君打,从康君的那枪杆姿势可以看出,他的球技也进步了。康君一枪打偏了一点,没打进。康西看了一会桌上自己的球,都没好的位置打,就随便朝自己的球打了一枪,没打进。白球碰到桌壁又折了回来,滚入一个洞里,按规定,要罚两枪。

 

  康君摆好白球,正好打1号直通。瞄准,轻轻一枪,白球徐徐滚到1号身边,并把1号球撞入洞里。白球在离洞口三寸的距离停了下来,6号球在对面一个洞口边,瞄准,使劲一撞白球,白球唰的一下把6号撞入洞里,并折回上面来。3号球在中洞正中央,康君低头瞄了一下,啪的一声,很干脆地将3号打进洞里。随后又打进两个,这下他比康西还多打进一个球。

 

  康西屏住呼吸,低头瞄了好久才肯打枪出去。啪一声,球进洞,康西又高兴大叫一声。随后两枪打进两个球,最后打8号黑球,因用力过猛,8号在洞里转了几圈又出来了。康西无奈摇摇头,康君仔仔细细地观察每一个球的位置。最后决定用反弹技术打进靠在底洞的2号,如果用反弹技术打进的话,等白球定位,又正好可以打5号进中洞。当然,如果打2号不成功,这一切都白费。

 

  康君有些急,但还是控制住。他又捏出一些滑石粉涂在球杆上,瞄准一个位置,重重一枪打过去。白球快速撞在对面桌壁后猛地折回来,不偏不斜的撞在2号球上。两球相撞,发出一声脆响。2号球进洞,白球反弹三寸远不动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康君说着,转身走来,又一杆把5号打进中洞。而此时,8号球就在底洞靠边处,离洞口离洞口对多有两寸远。要有适当的力气和不厚不薄的去势才能将8号打进底洞。

 

  康君舒展一下腰,又弯腰瞄准。轻推出一杆,白球撞到8号边上,把8号挤到一边去了。但8号球在洞口边上却停了下来,眼看着就差一公分就进球了。“哎,要是打厚一点点就可以进球了。”康君叹声说。康西呵呵一笑,瞄也不瞄一下,随手一杆,将8号打进洞里。第一局,康西胜!

 

  第二局,康西排好球,仍是康西发球。这一次没有开门红,反而这一局康君第一枪就来个一箭双雕,同时打进两个球。这一局打了八分钟,最后又是康西胜。这一局结束时,哥哥还剩两个球。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