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的手机没电了,看不到现在是几点钟。但感觉至少在这里坐了一个钟,王颖会不会担心他,或着急啊。如果王颖打他手机打不通,会不会生气啊?现在他的心情很复杂,曾经他很喜欢的人,想不到也是那么喜欢他。为什么当初他没有向桃子挑破神秘而又薄的爱情薄膜呢?如果当时他大胆一点的话,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将是桃子。但这样的话,就不能和王颖在一起了。两人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美。康西胡思乱想间,桃子又小跑着过来。她手里还拿着三本笔记本,可能是跑累了,或者是腿酸了。就在她急停在康西身边坐下时,一下子跌到下来。康西忙去扶她,由于桃子跌到势力力道大,康西自身也没控制好,两人重重倒在地上。在地上滚了两滚才停止,康西赶紧去扶桃子起来。两人又坐在刚才的地方,桃子便依偎在他怀里。拿着三个笔记本说:“密码都是你的生日。”

 

  康西拿过一本,可是天太黑,看不清楚。桃子递过来一支大拇指大小的手电筒,康西接过来笑道:“你也有这个啊?我以前写东西也都是用这个。”

 

  “许你有,我就不许有吗?”桃子也笑道。

 

  灯光也只有一枚一元硬币大小。在灯光中,康西轻颤的手打开了笔记本的密码,随着笔记本打开,扑来一股清香味。康西打开笔记本扉页,映入眼帘的是他的一首词。桃子的字写的很工整很清秀,好看极了。只是在灯光下,看不清是钢笔写的还是油性笔写的。标题写着是《主动追求》,然后后面是康西的名字。

 

  康西在灯光下轻声道:

 

  微笑着流着泪

 

  挥手告别目送他走

 

  呆呆地看着他走

 

  一点点消失于眼球

 

  模糊的码头

 

  引泪下流

 

  昔日镜头

 

  袭上心头

 

  夕阳西下

 

  陪衬晚霞

 

  洒尽这黄昏离别的愁肠色彩

 

  船在浩瀚大海中徐徐远行

 

  他还在拼命招手

 

  海与天交际处

 

  一群群海鸥

 

  交错飞翔

 

  划着圆弧相互戏啄

 

  有点羡慕

 

  它们的快乐辛福

 

  一个个镜头

 

  绘画出离别的素描图

 

  一颗颗眼泪

 

  流进嘴里那时悲伤的滋味

 

  

 

  至此时

 

  还佯装满不在乎

 

  还想掩饰感情的脆弱

 

  眼神的悔嘴角的泪

 

  天黑夜晚

 

    还一个人傻乎乎的在码头来回徘徊

 

  心碎了

 

  还要继续演下去

 

  还想欺骗自己他会半途返回

 

  既然你对这段感情舍放不下

 

  怎么不挑破你对他感情的薄膜

 

  

 

  也怪他

 

  说要走就要走

 

  一点考虑的时间也不留

 

  说

 

  不想他忘掉他

 

  回到家

 

  总是欺负他送的那个洋娃娃

 

  谁

 

  半夜里灯光下

 

  搂着洋娃娃

 

  看他发的信息傻乎乎的笑

 

  谁

 

  睡梦中还叫他的名字

 

  大胆一点

 

  主动追求

 

  他是一个好男孩

 

  错过就不在

 

  和他在一起

 

  才是真正辛福愉快

 

  康西念完,见右下面还有一行字。用灯光照去一看,惯性地念出声来:“小西,我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桃子!”康西脸红心跳,想不到桃子会把自己的一首词当做名言警句写在扉页。而此时桃子更是满脸通红,听着康西念完,双手握住康西的手,放在她发烫的脸上。康西的手触到她的脸上,觉得她的脸火烫火烫,心里一颤。想松开手,但又被桃子握的更紧。康西不知如何是好,另一只手尴尬地不知放在哪里好。

 

  “我想把我的初吻给你。”桃子幽幽地说着,康西一听,吓了一跳。心一阵狂颤,完全没料到,桃子会这么做。

 

  桃子闭上双眸,慢慢将脸凑上去。天呢,我在干吗?康西在心里大声质问自己。但随着桃子的唇印在自己的唇上时,康西脑子又陷入一片混乱。桃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手抓紧康西的衣服。康西吸着桃子的口水,桃子双手把他的衣服越抓越紧。极度混乱的脑子里突然闪现王颖的身影。我不能这么做,这样会对不起王颖。康西想起王颖,头脑也清晰一些。挣开紧闭的眼睛,脱开桃子的吻。桃子看着康西这一举动,有点害羞有点害怕,更多的是不好意思。喃喃地说:“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和她之间的感情。可我真的好喜欢你,原谅我刚才对你做的一切好吗?”说着,捡起笔记本,那个手电筒躺在草地上还在兀自亮着。桃子拿起手电筒,看着笔记本低头哭泣。康西轻轻拉起桃子一只手说:“不要说这些了好吗?你的笔记本我还没看完你。”说完,蹲在桃子背后,双手从她两侧绕过去,打开笔记本翻看。里面写着他写的词,还有她自己写的词和短文。

 

  桃子又拿出另一个笔记本,打开密码,把扉页递给康西看。康西接过笔记本,拿起手电筒照去看。上面有一标题,标题是《淡淡一点去想你》下面注有桃子的名字。康西用心念道:

 

  淡淡一点的花很香

 

  淡淡一点的爱最甜

 

  一个人孤孤单单

 

  想和你缠缠绵绵

 

  北斗星星下许心愿

 

  祈祷我们在一起永不分散

 

  害怕黑却迷上了夜

 

  害怕冷却恋上了雪

 

  讨厌热闹却害怕孤独

 

  想要爱你却怕被拒绝

 

  我的心很脆弱经不起一点伤害

 

  爱情是糖甜到心伤

 

  纵然泪水浸湿了衣裳

 

  却不敢拿出来与你分享

 

  你的身边总有太多凤凰在飞翔

 

  小麻雀只能在一旁楚目张望躲躲藏藏

 

  时时一个人默默泪水汪汪

 

  常常一个人呆呆想象你的模样

 

  虽然看到你会紧张似缺了氧

 

  但我性格很犟

 

  不会让你看透我心的防火墙

 

  我的心很脆弱

 

  一点小小的伤我的心可能就会死亡

 

  爱情是糖甜到心伤

 

  被拒绝不如主动去拒绝

 

  可是想将你忘记总又偏想你

 

  也想从我的脑海删除你的个人档

 

  却遭到心的极力反抗

 

  一次次狠不下心来还输的那么窝囊

 

  爱情是糖甜到心伤

 

  淡淡一点的花很香

 

  淡淡一点的爱最甜

 

  淡淡一点的去想你也许更容易忘记你

 

  “你回去吧,她还在等着你。”桃子见康西看完,就对他说:“我会像这上面写的那样去做,淡淡一点去想你!”

 

  “对不起”康西站起身来说。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桃子伤感地说:“你回去吧,以后就当我们谁也不认识谁,做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我会淡淡去想你,然后淡淡地忘记你。我会寻找我那个有缘人,如果找到了,我会像你写的那样,主动追求。”

 

  “好,那我祝你早日找到。”康西有些痛苦地说。

 

  “也祝你幸福。”桃子柔柔的声音在哭颤。

 

  “要不,我送你回宿舍吧?”康西还是觉得他对不起桃子,想帮她做点什么。

 

  “不必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陌生人了,熟悉的陌生人。”桃子说着把手中的笔记本一撕为二,又扯下一张张来撕。康西没去阻拦,黑暗中,桃子的脸似受伤一般在哭泣。不一会儿,三本笔记本全部被桃子撕成碎片。她随手一扬,碎纸片撒向空中。此时夜风正使劲地吹着,碎纸片脱入桃子的手,就被夜风吹着飞向更高的夜空。白纸在黑色夜空中,逐渐被黑夜吞噬掉,再过了一会儿,已瞧不见纸片的踪迹,但脚下还铺残着桃子丢撒的碎纸片。康西呆呆地看着,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康西回到房间的时候,王颖正坐在床上发呆。见康西回来,王颖没和他打招呼,似没见到一般。康西坐在床上,用手理了理王颖垂在胸前的秀发,轻声问:“你怎么了?怎么还不睡觉?”

 

  “没什么,不想睡。”王颖说着,扭过头不去看他。康西把手机电池换了一个,打开手机不由冷抽一口气。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二十三点十五分?怪不得王颖生气。忙对王颖说:“我手机刚去到厂里就没电了,刚才和朋友在厂里玩,所以忘了时间。”见王颖还是不理他,就先去刷牙洗脸。

 

  洗刷完毕,康西见王颖两眼垂泪,倚在墙头,暗自伤心。康西爬上床,轻摇王颖的手问她怎么了?王颖滑身入康西的怀里,双手抱住康西的腰,伤心道:“我八点多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把我们的事对我爸妈说了。我妈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也把借钱的事对我爸妈说了。我妈命令我明天就回去,我爸也劝我回去。我说我不回去,我妈说我若不回去,以后都不用回那个家了。小西,我爱你,可我也爱我的家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小西,替我想想办法好吗?”此时的王颖像个渴望得到帮助的孩童。康西两手握住她的双手,给她他的力量。好久他才说:“你爸妈是不是嫌我家穷?你还是回去吧,你爸妈担心的对。去我家里只有去受罪,你能借给我钱,我很感激。那三千块钱我已寄回家了,我会还给你的。”

 

  “小西,你怎么又这样说了。”王颖听康西如此说,本就伤心的她,此时更是难受。泪如雨下,想不到他不但不为自己想办法,还说出这样的话刺激她。康西的自卑又突然而生,就因为穷,亲戚们都不太理他们。王颖的爸妈不让她和自己交往也在情理之中,他理解,很理解!

 

  康西不说话,躺在床上就睡。王颖更像一个受了伤孤独的羊羔,找不到依靠,找不到安全。她不理解康西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子,为什么不小心问到一些却总是伤到他的心。看来,她还是太不了解他的心。

 

  他并没有睡,也完全没有睡意。有时候他真的想让王颖走,自己过自己孤独的生活。每天孤独地过着,每个月的钱都寄回家,没钱去卖点血。即使这样也没有像今天,不,从认识王颖在一起的每一天,幸福夹杂着痛苦,两种滋味混合在一起,比黄连还难咽。他不想去承受,就像今天所面临的问题。让她走吧,他当然很不想。可是,她若跟自己回老家,又受苦,又让她和她父母斗气,这不是他所想得到的。他转了一个身坐起来,此时已是凌晨,大家都进入梦乡了。吵闹的小区,现在静的掉一根针都听的很清晰。看着还在发呆的王颖,颤声道:“我不想让你回去。可是……”“我不管你可是什么,你只要不想让我回去就行。只要你想让我留在你身边,我就不会回去。”王颖倚在墙头,看着康西坚定地说。

 

  “去掉你的自卑感吧,小西,我没有嫌弃你什么,难道这么久了,你还不明白吗?有时,我感觉我好了解你,有时,我感觉我一点儿都不了解你。其实,我不了解的只是你的自卑。刚才我又想了好多,和你呆在一起那么久,让我深深为你所感动。你很孝顺,也很有才能。我的意思是想说,扔掉你思想产生的自卑感吧。百善孝为先,不要为家里穷去自卑。让那些嘲笑你的人都去嘲笑吧,凡是因此嘲笑你的人,我敢说他们没一个会孝顺的。小西,我相信你的才能,你会成功的。我已想好了,我要和你在一起,这一辈子都在一起。我会说服我爸妈的,我说过,我爸妈也是理智的人,昨晚只是没把事情对他们说完整。”王颖说着,康西静静地听着,似有所悟,过来搂住王颖叹道:“樱桃,你的话,让我听了有一股感动,我会成功吗?”“会的,一定会的,只要你肯付出努力。”王颖郑重地说:“扔掉自卑,小西,我相信,你能!”

 

  “我能”康西握紧拳头说。

 

  “嗯”王颖点头高兴地说。

 

  两人关灯躺下,王颖又对康西说了很多道理,虽然她说的这些道理康西都懂。每个人的内心都很脆弱,特别是孤独的人。一直以来,自卑感压的康西几乎喘不过气来。平时他都不敢陪朋友去玩,也不敢结交太多朋友。他更怕别人知道他家里的情况而嘲笑他,所以,以前即使没钱用,他宁愿去卖血,也不去借。儿时的他,见惯了爸爸受气的表情。那是一副无奈,伤心,自嘲,自责,恼恨,心酸,痛苦和几乎绝望的表情。试想下,如果连亲戚们都不借钱给你们,一般朋友,谁会理你们啊?如今现实的社会,朋友,值几文钱?所以康西一则是自卑感不敢交朋友,二则是,交朋友容易交心难啊。朋友不在于多,真心就好!

 

  康西有时真的像个孩子,王颖所讲的那些道理名言他早就看过。可是王颖再给他讲一遍,心情突然开朗好多。或许,他从小就缺少关怀和安慰吧。王颖暗自高兴,因为她已找到治疗康西自卑感的方法。

 

  早上八点,两人就起床。洗刷完毕,把被子,桌子等全搬到林一涛的房间里。两人只提了两只箱子就走了,在夜市一边的理发店又把头发理成了寸发,他想让爸妈看到当初他的模样。林一涛和杨刚请了一天假去车站送他们,康西是从广州火车站坐车,买的是下午两点的票。四人去到的时候才十一点半,在车站旁边买了一些吃的。康西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十二点半,林一涛和杨刚回去,康西和王颖去候车亭等车。

 

  下午十三点五十五分,康西和王颖随着人流进入车站。两点零二分,两人坐上火车。王颖坐靠窗里面的座位,康西坐她外面。对面是两个女孩,都约二十岁左右。康西刚坐上座位,对面那两个女孩看了他和王颖一眼,又继续聊起天来。她们两个说的是普通话,听不出来是哪里人。王颖也拿出蓝牙耳机,一只耳塞给康西听,一只自己听。康西倚在座位上,闭眼休息。

 

  他刚躺下一会儿,手机铃声一响,掏出手机去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打开去看,只有短短几个字:祝你们一路顺风。康西不认识这个号码,拿去给王颖看,看王颖认不认识这个号码是谁的。王颖细看一会说:“怎么像是桃子的,我以前有她的号码,后来很少联系就删了。”康西一听是桃子的,心一颤。昨晚他没问桃子的号码,桃子也没向他要号码,那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号码呢?

 

  “她怎么会发到你手机上来呢?”王颖有些疑惑。

 

  “哦,昨天我们辞急工走嘛,她知道我们今天要走,所以就发个短信问候下。”康西忙找个理由说。王颖想想,觉得反正她和康西就要回家了,发条短信过来也没什么,就把头靠在康西的身上,闭着眼听歌。

 

  到了晚上,列车员推着餐车叫卖快餐。康西问王颖要不要吃快餐,王颖说不想吃饭。对面两个女孩买了两份快餐吃了起来,康西就把他们在超市买的食品拿出来吃。王颖不想吃饭,就吃了一个苹果,喝了一点水。吃过饭后,对面那两个女孩可能是时间久了,彼此的话都说完了。此时她两人也都不在说话,四人面对面坐着,看着,没说话。康西性格本就内向,很少主动和别人搭茬的。这时对面那两个女孩坐在里面那个笑笑对康西和王颖说:“你们好,我叫李静,她叫廖雅文。我俩在深圳上班,你们是在广州还是哪里啊?”“我们也在深圳。”王颖见对面女孩和他们说话,也礼貌地微笑回答。“那么巧啊,我们在宝安沙井,你们呢?”外面那个叫廖雅文的女孩问。“我们就在你们隔壁福永啊,沙井我们去过好几次呢。”康西答道。“真的吗?离的好近哦。”李静说。

 

  聊天中,康西知道李静也是河南人,,廖雅文是湖北人。她两人在同一厂上班,彼此关系很亲密。再而交谈中,康西了解的更深,李静竟是和他一个乡的。李静那个村庄就在康西村子东南面,相隔有三公里。康西小时候经常去她村子玩呢,后来更让康西感到惊讶的是,李静还和他同级过。在读初三的时候,康西在三(2)班,李静在三(1)班。那时康西性格还内向的厉害,平时很少和同学说话,更别说是女同学了,更者,他们又是同年纪不同班,对李静是完全没有印象的。但他在学校素有才子之称号,所以,有好多同学都认识他。李静笑着说:“从一上车,我就觉得你好面熟。后来想起来,你长的像我一个同学,但想认又怕认错了。”

 

  “呵呵”康西尴尬一笑,李静认出了他,他却丝毫对李静没有印象。当然,这些不能对她说,免得她听了心里不高兴。忙又说:“我们应该有四五年没见面了吧?”

 

  “嗯”李静想了一会说:“我们是03年毕业的,04年读高中,但高中的时候就没见过你。若按初中毕业时间来算,是有五年了。不过这五年你没变多少,呵呵,感觉发型还是和你初中毕业时的一样。只是你比以前高了,也成熟了许多。对了,你现在还在写吗?她是你女朋友吗?”

 

  “嗯,她叫王颖,湖南人,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嗯,还在写,不过,很少写了,都没时间写。你变化好大哦,这么久,我愣是没认出你来。”康西和她是同年纪同学,聊起来话题一下子扯开了。聊了一些他和王颖的事,就聊起学校的事来。然后又是两人离开学校的事,最后才聊到李静和他出来打工的事来。这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王颖和廖雅文见他们滔滔不绝地说着,说的事又都是她们不知道的。想插话进去,也无处可插,只好在一旁听着。

 

  李静也是考上和康西同一所高中,但没考上重点大学,她也不想读书了。今年才出来打工,做了几个月,不想打工,想回家去市里学电脑。然后李静问康西出来几年发展的怎么样?康西一下子变的难以启齿,便找个话题转移了这个问题。

 

  廖雅文见他二人聊起来没完没了,便掏出一盒还没有拆口的扑克。打断他们俩的话说:“我们来玩扑克好不好?”康西点头说行,廖雅文说玩斗地主吧。李静说:“斗地主三个人玩好一点。”廖雅文说:“四个人玩也可以。”王颖见她和康西聊天聊的那么开心,心里很不舒服,见廖雅文说玩扑克,欣然同意。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