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康西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便直说:“去你们那里我会不习惯的。”

 

  “刚去肯定不习惯了,久了就可以了。”王颖像对小孩子的语气对康西说。

 

  “哦,天呢,我要晕了。”说完,康西倒在床上,王颖伸手就去抓他痒痒。康西吃痒打滚去躲,王颖双手不离他‘要害’处。康西拿被子罩住自己,王颖从被子另一头钻进去。陡见被子不停滚动,瞧不见里面在做些什么!

 

  过了四十分钟,两人打开灯。此时天空已黑,两人换了一身衣服去找林一涛玩。出了门,王颖心里有些害怕。拉着康西的手一声不响地走着,路过一处自动取款机旁,王颖过去查爸打来的钱有没有到账。康西也跟了过去,见钱已到账,王颖想现在就取出来。康西说:“现在先别取,我们老家也有取款机,回到家再取吧。”两人在外面吃了饭才去林一涛房间的。

 

  两人走到林一涛房间,门锁着,可以听到里面还在放音乐。林一涛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见是王颖和康西,忙让进来。燕子正在冲凉房洗衣服,见是康西和王颖过来,打了招呼又进去洗衣服。

 

  林一涛把音乐关小一点,以确保不影响他们说话。林一涛扭头笑着对康西说:“刚才我上网碰见阿龙那小子了,他现在在天津。”

 

  “他跑到天津干嘛去了?”康西忙问。

 

  “他说给人家装修房子,我猜可能在工地干活。”林一涛说到这里,又惊呼一声说:“对了,阿龙那小子现在理了一个光头,超酷。我第一眼看到他的相片还以为是张铁林呢。”林一涛说着打开席龙的51个人博客主页,打开后又打开席龙的相册,把席龙的相片展开一张一张地看。又说:“刚才我还和他视频呢,我说他的发型好酷。阿龙说理个光头可以节省洗发水,出门还凉快,让我也理个光头。”

 

  “那你不会真的也理吧?”王颖在一旁笑问。

 

  “切,我搞这个发型才几天啊?不过,我还真想理个光头试试什么感觉。小时候理过一次光头,现在都好多年没理过光头了。”林一涛笑道。

 

  席龙拍了有五六张他的光头照。康西看到,忍不住笑道:“确实看第一眼像皇阿玛,不过,多看一眼就不像了。嗯,怎么越看越像唐僧啊?呵呵,他现在在天津混的怎么样?”

 

  “我问他了,他说混的有吃有住,刮风下雨吹不到淋不到。”林一涛坐在椅子上伸个懒腰说。

 

  “我明天就辞急工回家了,以后我们想见面,恐怕也是在网上见了。”淡淡笑着说。

 

  “什么?”林一涛很是惊讶,转身看向康西,将声音又提高五十分贝说:“你又在开国际玩笑吧,你怎么和阿龙一样,说走就走啊?也不提前通知打个招呼。”

 

  “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要回去!”康西认真起来说。林一涛又扭头看向王颖,王颖略带伤感地说:“是的,他明天上班就去辞急工我也和他一起辞工回去。”听到王颖这么说,林一涛才确信康西要回去,心里甚是不好受地说:“你们回去干嘛?不会是结婚吧?那以后你们还来不来?我想你们怎么办?”

 

  康西便将妈妈病重之事告诉了林一涛。林一涛闻之,神情悲切,伤感地对康西说:“我卡里还有一千五百块,我等下就取出来。多的我也帮不上忙,这一千五你先拿回去用。”康西说不用,林一涛一听不高兴了,怒脸嗔道:“小西,你如果还拿我当好朋友好兄弟,就接了我的一份心意。如果你不接受,就是不认我是你的朋友和兄弟!”“我不是那个意思,今天王颖的爸爸已经打了一万块过来,加上我和王颖辞工的钱,差不多够了。”康西赶紧解释。

 

  “我不管你的钱现在够不够”林一涛落地有声地说:“现在这一千五百块,我只借给你一千块。那五百块你帮我带回去,给我婶婶买些好吃的营养品。”看着林一涛斩钉截铁地说,知道再拒绝就是不想认涛为兄弟了。又想到涛和燕子都在外面吃饭,还要交房租,都要花钱,便把这个顾虑对林一涛说了。林一涛说:“这个无所谓,房租前两天刚交的,现在燕子手里还有几百块,可以吃到发工资。就算没钱也可以在饭堂吃饭,你不用担心我们这个。”

 

  康西来找林一涛玩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他,他今天把上次打劫他的那几个人打了一顿,让林一涛听了心情好点。没想到林一涛为了他妈妈的病把自己所有的钱都让自己先拿去用,心里好生感激,更加认定林一涛是他一生的好兄弟。当下把今天下午海边的事告诉了林一涛,林一涛认真听后,脸上并看不出一丝喜悦。虽然那三个人也打劫过燕子的五十块钱,他也为此找来康西杨刚席龙花了两天时间想去打他们。但,自从和燕子住在一起,让他有了责任感和忧虑感,不再像单身时那么冲动和莽撞。淡定地对康西说:“这事我不想再追究了,毕竟现在不是我一个人了。我不想和他们计较那么多。你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你打了他们,他们万一报复就不好了。如果还是你一人时,那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你身边还有王颖,他们如果对王颖下手,那就不好应付了。还好你们现在回家,他们找不到你们,可能会这样算了。如果他们是一般般的混混,就算你们不走,他们可能也不会来报仇。如果他们上面还有老大,还有其他一帮兄弟,势必会四处查探你的消息并报复的。不管怎么说,先回家呆一段时间也是好的。”

 

  康西听了林一涛的话,觉得自己这样回去很窝囊。就说:“我回家并不是怕他们来找我报仇……”“我知道,看来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林一涛打断康西的话说:“我说那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你不怕没关系。但王颖是女生,他们万一报复王颖怎么办?你能保证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她身边吗?就算你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王颖身边,他们如果想暗算你,你躲的了吗?”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我真想把他们三个宰了。”康西咬牙说。

 

  “可以,等发生世界大战,你杀死的敌人越多,不但没有罪,还有奖赏呢。不过,现在不可以哦。”林一涛笑道。

 

  燕子洗好衣服出来,王颖一直在听他二人在说话。燕子出来就陪王颖说话,康西又和林一涛聊了一个钟。见时间不早了,便要回去。林一涛随康西王颖一同下楼,在林一涛的出租房不远处就有一处自动取款机。林一涛去那取出全部钱,递给康西手里说:“拿好了,如果以后还想来深圳,随时来找我。”

 

  康西点点头,林一涛冲他和王颖笑笑,挥挥手回去了。

 

  康西和王颖回到房间冲了凉就睡了。

 

  星期一,王颖去找她的组长辞工。康西去找他的管理员辞工,管理员听康西说他要走,很不想让他走,因为一直一来康西做事都很好。李焕和线长也过来劝,李焕让康西请假,他说他可以批。康西说已想好要回家,大海和高个子也过来问康西问什么要回家?毕竟大家都相处一年时间了,和大家混的很熟,又突然离开。管理员见劝不了康西,就批准他辞急工回家。康西拿着管理员签字的辞工单去找文员,康西按照管理员说的来到一处宽阔房间里。里面坐着六七十位文员,每个文员都坐在电脑前正忙着做自己的任务。

 

  王颖的办公室不在这里,工作性质和这里面的文员又不同。所以她要辞工还要来这里办离职手续,和康西一样,组长和同事都在劝王颖请假回家。康西问一个坐在门边的文员辞急工找哪一个文员,文员用手指指右后面说:“从这里走过去,第三排第一个座位那个女孩。”康西说了生谢谢,去找第三排第一个座位的文员。

 

  康西走近才看清那个文员是王颖宿舍里的桃子。桃子听康西说要辞急工回家,露出惊讶的表情问他为什么?康西把情况简单说了。桃子用黯然的眼光看看康西,把手续给康西办了。把单据给了康西,告诉他下午四点去福利部结工资。康西哦了一声正要走,桃子喊住康西说:“我有一些话想单独对你说,晚上八点我们在花园里聊一会可以吗?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回家,我不会打扰你太多时间的。半个钟就够了,可以吗?”

 

  虽然想不到桃子找他会有什么话要说,但还是同意了。刚转身走了几步,就看见王颖也朝这边走过来。王颖冲康西一微笑,康西对王颖一微笑。两人以微笑打了招呼,康西便出门去了。

 

  两人下午四点去领了工资,回去后,由于是临时退房,房东不同意退押金给他们。两人便算了,也不想在这一件事上和房东计较那么多。王颖按照康西对她说他爸妈基本形象,给康西爸妈一人买一套衣服,又买了一些食品。两人从商场回来时已是晚上十九点了。康西冲了凉就出去了,王颖问他去哪里?他说去厂里有点事,王颖也没再多问。

 

  康西来到厂门口,看了一下时间,刚好二十点。正想把放手机到口袋里,手机因没电自动关机了。

 

  厂里的保安都认识康西,虽然知道他今天辞急工出厂了,但还是同意让他进入厂区。

 

  康西在去花园的路上正巧遇到桃子。桃子刚下班,见康西来到,有些不好意思。此时天已全黑,路灯把这条路照的通亮。两人见面都没说话,桃子在康西面前站了一会,见胖胖女孩从打卡房出来,忙对康西说:“咱们走吧。”康西嗯了一声,跟在桃子后面来到花园的一角。花园有八个照明灯,分布在花园的每一个角落。但桃子来的这里有两棵树,正好把上面的照明灯遮挡住。两人坐在树下的草地上,树下黑乎乎的,两人几乎身挨身,靠的那么近才勉强看清彼此脸上的表情。桃子还是一副欲说还羞的表情,搞的康西莫名其妙。

 

  “我知道你很喜欢王颖。”桃子突然说这一句话,更让康西摸不着北。接着她又说:“你也很喜欢她是吧?”

 

  “嗯”康西算是回答。

 

  “其实,我,从你一进厂,我,我就注意到了你。但我一直怕直接面对你,一直把你埋在心里想,在暗处观察你。想不到,你突然间和王颖走在一起。看到你们两个亲密地走在一起,我的心好难受,好痛,痛的几乎无法呼吸。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以前喜欢把你放在心里想,在暗处观察你,就是所谓的喜欢和爱。但是,为什么到失去你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好后悔!我现在已无法拥有你,如果,我早一点直接接近你,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伤感的话,悲切的声音,飘入空中,淡入空中。黑夜里,仍能看清康西复杂的表情,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我在《盛大月刊》里写了好多文章暗示你,但是你都没看出来。我好想和你主动说话,但又不敢。好多次,看见你在花园里练双截棍和发呆。我就好想好想过来陪你,可我还是不敢。我只会把这种心思这种想法记在笔记本里,谁也看不到。你的性格,你的文章,都与众不同。可是,你和王颖在一起,真的是太突然了。才两三天时间你们竟走在了一起,而我喜欢了你一年,你都不知道。今天,你又突然说你要辞急工回家。我知道,你回家后可能不再过来,不再回这个厂,我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虽然拥有不了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过的好,过的幸福。也想让你知道,还有一个女孩,在爱着你。”桃子的声音很好听,但今天流着泪说出这些话,像浪漫爱情里的悲剧。颤抖的声音,伴着泪花一起落入草地上。晶莹的泪珠流进嘴里,那是悲伤的滋味。

 

  康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她。对于她,康西发誓,曾经是有过喜欢。但那时,她在他眼里的形象则是性格孤傲,不易亲近,认为她是个冷艳美人,看不起他这种人。所以一次次看见她,想主动和她说话,也是不敢。哪知,两人竟是同样的心思想法。只要对方再前进一步,结果就不是今天这样子,那么,和他在一起的将是她,不是王颖。

 

  或许,她真的该向他写的词《主动追去》里一样,对他主动追求。但她没有,所以现在她没有拥有!她属于那种外表冰冷,内心渴望火热的人。总是把心事隐藏在冰冷的表情下面,给外人造成了一种假象。不敢靠近她,更不敢去追求她。冰冷美人,即使再美,凡是有自知之明的人都会对她们望而止步。因为,他们都被她的冰冷的假象表情给欺骗了。她现在很后悔,但世界上还没研制出后悔药

 

  在她知道康西和王颖拍拖的时候,还在装作莫不在乎冰冷的表情。总是在睡觉的时候才露出原形,偷偷地哭。但是天亮后,一切照旧,继续做她的冰冷美人。即使那一次,她亲自给他俩去开房。看着他和王颖躺在一张床上,纵然心痛的滴血,也不去阻止他和王颖睡在一起。直到他和王颖搬出去住,她才后悔当初。自此,便经常夜里梦醒来都发觉脸上湿湿的。她这时候还在欺骗自己只是不小心流了几滴泪。王颖在宿舍的时候,她掩饰的很好,王颖搬出去后,她在日记本里写满了康西的名字,还有她画康西的画像。这个笔记本除了她,没人能看到,因为她上了密码,密码是康西的生日。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两人彼此靠近一点,谁也不发一语。在沉默的气氛里,各自想着心事,彼此心灵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脉动。桃子脸上的痘痘少了很多,也白净了许多。乌黑的头发陪衬俊美的瓜子脸,脸上痘痘多的时候,也难掩饰她俊俏的脸庞和不凡的气质。现在痘痘几乎没了,越发显得靓丽和脱俗气质。不论是比气质还是相貌,她绝不亚于王颖,甚至还高于王颖。两人各有各的美,桃子是以气质占上风,凸出内涵的美。而王颖则是可爱占上风,凸出青春的美。王颖爱笑,而桃子很少笑。王颖喜欢蹦蹦跳跳,活力无限,但文静起来的时候,也蛮淑女的,大都时候她还是刁蛮公主一个。桃子则不然,文文雅雅,淑女一个。话也不多,喜欢一个人听音乐看书,唱歌也很好听。也略懂绘画,下棋,吹箫。写作是她心情排泄的主要一种方式,正因如此,她才能在康西的文章中看出康西写作时的心情。慢慢地,她开始捕捉康西的心情并去感受它。感受久了,就喜欢在暗处去分享他的心情。分享久了,她就试着去推测他的心事和想法。推测久了,她就发现她已经对他上瘾了。戒不掉,也不想戒掉。就在她继续这样痴迷和满足推测他心事的时候,他已和另一个女孩走在了一起,并定下了关系。她如被焦雷劈了一下,心好痛,又好无奈。但见到他和她在一起开心的样子,她在心痛之余,还是诚心地祝福他永远都幸福。她不想插足进去,更不想拆散他和她的关系。她现在只想知道,她在他心里到底有没有份量?他有没有喜欢过自己?或许,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但,今天不问,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机会问了。不管他听了什么感受,什么反应,对她什么看法,她一定要说出来。不然,这一辈子,她将活在痛苦之中。她调整了一下情绪,看着康西的双眸问:“小西,你可以真心诚意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嗯”康西仍是一声嗯,然后点一下头。

 

  “你有喜欢过我吗?”她说这句话时,再也无勇气看康西的双眼,低下头,语气小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

 

  “有,很喜欢,但现在我既然和王颖走在一起,我正在试着将对你的喜欢,一点点在心里删除。”康西说着,看向夜空。

 

  “如果,在你认识王颖之前,如果我们彼此朝彼此前进一步,我们有可能在一起吗?”桃子低着头问。

 

  “不知道,也许会吧。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各方面都很好。我一直想找一个和我有共同爱好的另一半,但找了几年都没找到。直到看到你的文章,我就被你的文采深深吸引。但后来知道你并见到你时,我又失望了。不是因为你差,而是因为你太棒了。让我感到自己不配你,那时候,你脸上总是冰冷冷的,想找借口和你说话,看到你那副样子,又怕你生气。现在才知道,可是太晚了。你的性格跟我类似,都不敢主动追求。也许,我们的缘分还不够吧。”康西劝着她,心里也在叹息。毕竟他心里以前真心喜欢过她。

 

  “谢谢你抽时间陪我聊天,把这些话说出来,心里也好受一些。如你所说,我们的缘分还不够吧。我也相信缘分,但,缘分让我们彼此认识,却不能走在一起……”想说什么,却让泪水代替了。

 

  “那你就要继续寻找你的有缘人吧。”康西鼓励她说。

 

  “你知道我的笔记本里的扉页写的是什么吗?”桃子轻声问。

 

  “不知道。”康西想一下说。

 

  “猜猜嘛!”桃子捡起勇气,看向康西说。

 

  “嗯,扉页上应该是写一些激励自己的名言警句吧!”康西不确定地说。

 

  “不对”桃子干脆地回答。

 

  “那是什么,我猜不出来了。”康西是真的猜不出来。

 

  “你都没有用心思猜,怎么想的出来呢。”桃子嘟起嘴说。

 

  “你的笔记本我都没看过,我怎么知道啊。”康西无辜地说。

 

  “那你想不想看?”桃子轻声地问。

 

  “不会吧,你会让我看?”康西有点不信。

 

  “笔记本里的秘密我都告诉你了,还怕你看吗?我现在还怕你不看呢!”桃子看着康西说。

 

  “好啊,我真的很想看看,你不会哄我玩的吧?”康西迎上桃子的目光,四目相对,桃子很快败下阵来。忙低下头说:“嗯,你等下。”说完,起身小跑着出了花园。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