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到海边,步行的话,要走一个钟。两人心情都不好,牵着手,想着心事,踩着马路漫步地走着。快到海边有一超市,超市旁边有几家小吃店。两人在小吃店吃了酸辣粉和油条。休息了一会,买了两瓶矿泉水又去了海边。

 

  康西早两年就来这里玩过,那时候小路两旁的水池都满满的水,里面养了好多鱼虾。但上一次他和林一涛四人过来的时候,小路两旁的水池都干涸了。往里走一段路,就是本地人用木头,竹子和树皮建的小屋。很多,每走一段路程就有好几家。

 

  两人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走,路上偶尔看到一两个来玩的年轻男女。两人一直走到海边,海边有几艘上个世纪用石灰和钢筋铸成的现在已报废的船。船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船的另一头已陷入海边的泥水里。两人上到破船上,看着眼前浩瀚无际的海水,一浪彼一浪冲刷着这艘破船。两人都感觉这条船在摇晃,仿佛随时都会随着海浪流进海里去。

 

  这里到码头不远,从码头到机场也很近。海边上的风很大,吹起两人耳边呼呼作响。看着漫无边际的海水,两人的心情很亢奋。康西捡来一块石子,投入湖中击起串串浪花。海的尽头挂着一轮金黄色的太阳,两人看去不觉的刺目。眼前的水被阳光照耀着发出点点白光。王颖也丢了一块石子,‘咚’的一声闷响,沉入海中。

 

  “啊”康西对着海水大声嘶叫:“我会成功的,我会成功的!我不要再打工,我妈妈的病会好的,我和樱桃会一辈子幸福的!”“对,我和小西会一辈子幸福,幸福一辈子的。”王颖也随着康西的声音落地而喊出。无际的海水此时更加滂湃,海水在两人的船下不断拍打船身。似是听懂了他们的喊话,两人幸福地笑了。

 

  “对了,樱桃,你还记得我前几天给你写的那首《想念你的秋波》的词吗?”康西突然问。

 

  “当然记得,怎么了?”王颖问。

 

  “没什么,看到海又让我想到了这首词。”康西抱着王颖的腰说。

 

  “那我们就对着大海把这首词唱出来好吗?”王颖提议说。

 

  “好啊”康西心情看到海变的晴朗起来。

 

  两人准备了一下,王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她要把他们唱的歌录下来。

 

  两人准备好了,王颖按了录音键,就和康西一起唱道:

 

  叶儿落树挽留

 

  伴着离别在飘梭

 

  情牵情泪叠泪

 

  贪恋还是要分脱

 

  落叶归根爱是最深

 

  抖抖婆娑似咽咽诉说

 

  秋风吹白云飘

 

  你的影子挥不掉

 

  柳叶眉瓜子脸无法忘记你的眼

 

  清清澈澈似一涛秋波

 

  深深心上烙

 

  想你的秋波

 

  心儿在颤血液在扩

 

  千言万语只化为字几个

 

  鱼追浪浪恋花

 

  水的怀抱里戏耍

 

  无忧无虑多么惬意

 

  鱼儿要休息太阳要夕下

 

  陪衬晚霞勾幻成她

 

  你的眼睛就像浪花一朵朵

 

  轻轻我心抚挲留不住一抹

 

  想念你的秋波

 

  像星星般闪烁

 

  幸福拉着快乐

 

  两人唱完,王颖保存刚才的录音并重命名为‘想念你的秋波’。康西见她保存好又笑道:“那首《爱情如酒》都有一个多月了,你还记得吗?”王颖笑道:“记得,你不会也要唱那首吧?”康西说:“那首我感觉写的很别扭,算了,不唱了。”王颖说:“我还记得,要不我们再唱下来。”“真的要唱吗?”康西笑问。“嗯,让大海也听听你写的歌嘛。”王颖笑着说。

 

  “唱就唱,呵呵……我感觉我们这样很自恋哦。”康西自嘲地说。

 

  “怕什么,又不是给别人听的。再者练习一下唱功也好啊,说不定哪天你真的可以做歌星哦。”王颖被康西搂在怀里,满足地笑着说。“不,我不想做歌星,我想做作家!”康西突然认真起来。“那我们现在唱吧”王颖说。“嗯”两人心有灵犀地同时调好呼吸次序:

 

  端起一杯酒闭上眼眸慢慢地品

 

  浓浓的酒香让人心醉让人心飞

 

  飞到天空取下七色彩虹找最好的裁缝

 

  织成美丽婚纱送给他的她

 

  坐上云儿摘下闪闪眨眼的星星

 

  找最好的服装设计师为他的她打造世上最好看的饰挂

 

  再为他的她的婚纱配上会眨眼的纽扣和闪光的饰挂

 

  用五光十色的云朵

 

  找最好的纺织者为他的她做最温柔的棉被

 

  让他的她在云朵中甜甜入睡

 

  

 

  当他拉着她的手

 

  一声一句内心的问候

 

  就像一杯酒

 

  让她全身暖流

 

  紧紧抱她入怀让她的手放在他胸口

 

  轻轻吻她额头

 

  她闪亮的眼眸流露出爱情的浪漫与满足

 

  让我们用心灵摄下这一幕纯洁爱情的镜头

 

  

 

  爱到深处犹如醉酒

 

  醉到深处才能发现爱情的源头

 

  源头流淌着爱情酿的酒

 

  饶过重重磨难和千辛万苦注入彼此心里头

 

  闭上眼眸忘掉所有

 

  让心享受这爱情酿的酒

 

  两人刚唱完,从路那边过来三个男人。康西察觉有人过来,就想下船上岸。来的三个人年纪都是二十二到二十五岁,他刚走到岸上,就被一个人冷不防地推一下。那推他之人骂了两句脏话后说:“你胆子不小啊,我问你,刚才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欺负一个女孩子?”

 

  康西看向推他的那个男人,脸黑黑的,短发,说话时一嘴坏牙呈黑色,还有一股口臭。另两个人,一个是长头发,偏瘦,不怎么高。那一个也是短发,三个人都比康西略矮一点点。哼,康西心里冷笑一下。上次打你们没找到你们,让你们躲过一次打,今天又来打劫我。

 

  “我问你话呢。”那黑脸坏牙见康西不理他,骂了几句妈,又问向康西。

 

  “嘿,我们都在这坐了一下午了,没有看到有什么女孩子。再者,我又没欺负过女孩子。”康西虽然是第一次遇到打劫,一点儿也不紧张。他让王颖站在他背后,为了想知道他们是用法子打劫的,他故意和他们装作论理的说。

 

  “你少给老子我装蒜,你最好给我放老实点。我给你说,我朋友女朋友都说了。有一男一女,男的有一米七,女的有一米六。老子看你一点都不老实,说,到底有没有欺负她?”黑脸坏牙狠声地说。

 

  “我想这一定是误会,我们来的时候没遇到有女孩子单独来玩。我们来这里一直再这坐着,哪也没去。”王颖忙向他们解释。

 

  “你给我滚一边去,老子不打女人。”那长头发的男人骂了一句脏话,让王颖站一边去。

 

  “你,对我女朋友说话,要礼貌一点。”康西指着那个长头发说。

 

  长头发一听,火了,转身就去下面草丛里找东西打康西。康西让王颖退后一些,长头发找到一根两米长胳膊粗的木头。扑过来就要打康西,但被黑脸坏牙和另一个短发拦住。康西淡淡一笑说:“你女朋友就是我欺负的,有本事就找我一人。不关我女朋友的事,你们让她过去。”

 

  “我不走,我不会离开你的。”王颖紧紧拉住康西的手,横下心说。

 

  “老子们不打女人,让她滚开一点。不然,连她一块打。”那个短发说。

 

  “你们凭什么乱打人?有什么误会大家可以商量解决,如果你们乱打人,我就报警。”王颖冲着那三个人大声说。

 

  “老子们是想和他好好谈的,但他比老子们还拽。”黑脸坏牙咬着牙说。

 

  “哼”康西冷笑着,看着黑脸坏牙似笑非笑道:“阁下长的像一条黑狗,怪不得说话那么臭。你看你长的美国头,法国腰,印度鼻子野猪脚,非洲脸,耗子眼,通天大嘴还包着几个犬牙。人不人,鬼不鬼,往这一站,十足傻蛋!听我的话,回去吧,地球太危险。”康西虽然平时说话斯斯文文,想骂人那还不是张口就来。

 

  “王八蛋,你敢说老子什么?”黑脸坏牙暴怒了。

 

  康西仍然冷笑着说:“黑狗儿,听好了,在我眼里,你们就是一坨屎!”说完这句话,王颖更是担心地看向康西,本来双方都如箭上了弦,一触即发。而康西既然这样说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就此放过他的。赶紧想拉康西往后边跑,拉了几下,康西纹丝不动。

 

  果然,黑脸坏牙三个气的恨不得生吃了他。但见康西这么大胆敢骂他们,怀疑康西也有来路,骂了他几句,一时不敢贸然动手打他。

 

  “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来的目的就是来打劫我。”康西说完,挣开王颖的手,把她推到后面,用命令地口吻说:“离我远一点,等下我让你往后跑你就往后跑。”又扭头对他三人说:“我口袋里现在就有一万块钱,在我卡里,有本事过来抢。”见王颖又走过来,用发怒的声音对王颖吼叫道:“你还过来干嘛,你这样只会影响我打架。你是不是想让我被他们打死啊,不想我死就走远一点。”脱掉外套,露出强壮的肌肉。这两天心情就烦到了极点,偏又遇到他们过来打劫。康西咬着牙,用右手食指指着他们三人说:“上一次,你们就是在这个地方,也是用这种方法打劫我兄弟五十块钱。我们找你们四次都没有找到你们,如果当时找到你们,恐怕你们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今天,我要让你们全趴在这里起不来。”

 

  三人见他这气势和说话的口气,有些心惧,后退几步,想逃走。

 

  这时,王颖又想过来,被康西用恶狠狠地眼光逼视回去。

 

  三人知道打劫计划失败,可又不甘心就此罢手。见康西丝毫不惧他们,心里即胆惧又恼火,想好好修理他一顿才解气。

 

  “你有种”长头发骂了一句脏话,手拿着木棍,他很有信心,等下他一棍子就可以打倒康西。

 

  “你信不信?”康西狰狞着脸,狠狠说道:“你再说一句脏话,我打断你的门牙?”

 

  长头发一口气骂了十几句脏话后,又说:“老子说了那么多,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康西最最讨厌这种没有一点道德修养出口成脏的人。他更容不得有人骂他爸妈爷爷和奶奶。听完长头发的脏话,将外套缠在左臂上,大吼一声,如虎啸一般,朝长头发扑了过去。

 

  长头发完全没料到康西会主动攻击,发愣之间,康西已奔到他面前。等他想到用手中长棍打康西的时候,已被康西扑上来,一拳打在嘴上。顿时疼痛的感觉袭遍全身,康西紧接着一脚踹在他腿上。长头发被踢中,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黑脸坏牙从后面扑过来想抱康西的腰,被康西一个急侧身一拳打中左肩,痛的跑开了。短发很聪明,见不是康西对手,就捡到一块大石头砸向康西。康西躲开,短发又捡来几个继续朝他砸来。康西用双手护住头部就朝短发冲过去,一块石头砸中了他的小腹。康西完全忘记疼痛,一个飞扑,将短发抱倒,雨点般的拳头砸在短发身上。正忘情疯打间,却听见王颖在叫救命。忙扭头去看,黑脸坏牙和长头发都去抓王颖去了。

 

  康西大呼一声:“住手,你们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宰了你们。”刚冲过去,就被长头发横扫一棍打在小腹上。康西抓住棍子另一头往后一扯,长头发倒地。康西从长头发手里夺过长棍,狠狠砸了长头发一下。长头发的背部挨了一棍,痛的大叫。这时王颖已被黑脸坏牙逼到破船上,如果再往后退几步就掉进大海里了。王颖不会游泳,吓的哭了起来。黑脸坏牙突然朝康西叫道:“别动,否则我把她推下去。”康西没办法,只好站住不动。从他这里到破船处至少要五秒时间,而黑脸坏牙要把王颖推下去最多三秒时间。

 

  黑脸坏牙让康西把手中的长棍扔掉,康西照做了。长头发捡起长棍,二话不说,就朝康西身上打。短发也过来踹康西,康西被长头发一棍打中左腿膝盖处,左脚一麻,站立不稳,倒在地上。长头发抡起棍子就砸,康西打滚躲开。短发忙用教踹,长头发那根棍子总是往康西头上砸。

 

  王颖见康西为了自己挨打,心里一横,不顾一切地冲过去。黑脸坏牙只顾留意康西了,直到王颖从他面前跑过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黑脸坏牙忙跳下船去追,长头发见王颖奔过来,又横扫一棍打在王颖的双腿根部。王颖一下被打到在地,直滚了两米远才停住身子。康西看见,一咬牙,扣住短发的腿,用力一拽,把短发扯倒。一个旋身站起来,见黑脸坏牙正想扑向王颖,跑了几步,一个起身飞踢,结结实实踢中黑脸坏牙的胸口。黑脸坏牙被踢落到草丛里,长头发又抡起棍子打过来。康西又是挨了一棍才把棍子夺了过来扔到海里。长头发见他把棍子扔到海里,就伸左脚踢向康西。康西抓住他的腿,朝他裤裆处就是狠狠一脚。长头发捂着下身痛的满地打滚,短发起来想捡石头。被康西跑过去一脚踢倒,康西坐在短发身上。短发想用手抓他,被康西抓住他的手反手一折,只听一声响,短发一声戾叫。康西一拳打在他脸上,短发想伸腿踢他。康西不理会他,对着短发的头就是一阵猛打。一分钟不到,短发整个头上染满了血,不再动弹。

 

  黑脸坏牙躲在草丛里见康西打倒他两个兄弟,想逃跑,被康西跳入草丛中抓住。在草丛中两人又厮打一会,黑脸坏牙被康西打的鼻子和嘴巴都流出血。康西抓着他走到破船处,抓着他的头,用力往石灰加钢筋铸成的船身一撞。黑脸坏牙本来还在哇哇大叫,就在头撞船身那一瞬间,没了声响。康西松开他,却像稀泥一样,软倒在地。康西最是恼恨他,对着他的身体狂打几十拳。这时王颖慢慢站了起来,长头发见康西过来,惊骇万状,想跑又站不起来。康西上前坐在他身上,用双手压住他的双手。一拳狠狠打向他的嘴,立见长头发嘴里吐出大量血。康西一拳能把一块砖打成几块,况乎他的嘴巴。又一记重拳下去,长头发晕死过去。

 

  王颖见到血,吓的大叫。康西怒气还没消,对着长头发的身上又是一阵雨点般地捶打。王颖看到康西这样子,好害怕,让康西快走。

 

  康西被王颖拉住,看了看被自己打的晕死过去浑身是血的三人,一腔怒火还没消。见王颖哭,便说:“我说过,不让任何人欺负你。谁欺负你,我就杀了他。”王颖听康西想杀人,忙哭道:“小西,别在打他们了。再打下去,他们真的会死掉的。你打死人也会被判死刑的,求求你,不要打了。”见王颖哭着求他,康西才强咽怒气。两人看一眼附近,还好没人过来和看到。

 

  一路上回到房间,王颖还心悸担心地站在阳台上四下看了一会。就在这时,王颖的手机铃声响起,把王颖吓了一跳。拿出手机才知道是家里人打过来的,打电话的是爸爸。爸爸说钱刚打过去,让她等下去查下。还说家里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是从她叔叔那里借的。王颖的妈妈和哥哥也在旁边,王颖轮流和妈妈哥哥说话。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不想和家人多聊了,便说头还有点痛就挂机了。哥哥很是疼自己,一听说自己得了重病,立马想过来看她。但被妈妈劝下,因为王颖骗他们说后天就可以回去了。

 

  王颖坐在床上,康西搂着她,柔声地问:“你身上还痛吗?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不,小西,请不要这样说。能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很幸福。你为了我挨了那么重的打,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再者,我挨了一下,也远不及你的重。只是今天你打了他们,那万一下次再遇到他们又要打架。小西,我知道你不怕他们。但我还是很担心你,他们都是混混,明着打不过你,我担心他们来暗的。还好我们后天就要走,不然,我真的好担心你。”王颖把头倚在康西肩膀上说。

 

  康西听后一言不发,只是用手轻抚她的乌黑秀发。

 

  “刚才我家人打电话过来。”王颖说:“我哥想过来看我,被我骗他说我后天就要回去了,他听了才同意不来。可是,这样骗他们也不是办法。我想对我爸妈说明,不管他们同不同意,这一辈子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毕竟我现在也成年了,有些事情我也懂得。我有争取爱情的权力,早两年的时候,我还在读书,我爸妈就要给我定亲,都被我拒绝了。因为这几年来,我一直有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男孩,他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我在茫茫人海里寻找他,可是寻来寻去,谁也没找到谁。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他。梦中的他,只是个淡淡人影,所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直到那天第一次见到你,梦里的他就变的清晰了。当我终于找到他,站在他面前,才发现他就是你,你就是我一直寻找的他。”说完,闭上眼睛,甜甜微笑。她的手被康西紧紧握在手里,感受着他的力量和手心里的温柔。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你爸妈会同意吗?”康西说出了心里的顾虑。

 

  “我爸妈都是理智之人,我爸说了,如果我自己谈男朋友,他不在乎他的家庭背景。只要他对我好,真心爱我就行了。我爸虽然不反对我交外地男友,但他有个前提。就是在确定关系时要让我爸见一下我男朋友,我爸要和他交流谈话。我想我爸应该会对你满意的,虽然我妈会不同意。但,只要我爸同意,还有我哥哥,我哥哥很疼我,他们一定会支持我的。”王颖甜甜地说着,似乎有八成把握家人会同意她。

 

  “那如果你爸也不同意呢?”康西追问。

 

  “这个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我想和你在一起,谁也阻止不了的。”王颖幸福地说:“何况我爸妈哥哥都很爱我疼我,不会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更何况是关于这一生的事哦。”

 

  “看来你爸妈在你小时候,一定是宠你宠惯了。”康西呵呵笑着,摸着她的鼻子说。

 

  “那当然了,不宠我他们还宠谁去。”王颖甚是得意地说:“不但我爸妈疼我,我大伯,三叔,四叔都很疼我。因为我们那一大家庭就我一个女儿。所以,小时候,不管是玩什么游戏或做什么事,我哥哥和弟弟们都会让着我的。这次我骗他们说我生了重病,已花了一万块。他们一点都不怀疑我的话,因为我小时候从不撒谎的。我家里钱不够,我叔叔们就一起凑钱给我。”

 

  “天呢,你们一大家庭就你一个女儿。”康西倒吸一口气,随后摇头说:“惨了,惨了,那我以后想把你娶回家就更难了。”

 

  “呵呵,那我可以娶你嘛。”王颖开心地说:“你可以去我们那里,这下我妈肯定会同意的。从小我妈就说要把我嫁到近处点,因为我们那一大家庭就我一个女儿,嫁近处些,就可以天天看到我。”

 

  “你让我倒插门?”康西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吗?你嫁过来,你哥哥留在家里就可以了。并不是说留在父母身边就是孝顺,你嫁到我家,也可以接伯父伯母过来住,多好啊?”王颖说着,想着若是以后康西真的去她家里生活多好啊!

 

  “可是,我们那里都是平原,你们那里都是山,我不习惯。再说,你们那里都不好玩。”康西找理由现在就拒绝。

 

  “我们那里鸟语花香,高山流水,绿草翠竹,蝶舞蜂飞,环境优雅。总比你们那里一眼望过去,平的像一面镜子好吧?我们那里有小溪还有瀑布很好玩,你去我们那里,那里的环境对你写作很有帮助哦。你不是想要安静一点的环境吗?我们那都可以满足你的条件。”王颖介绍自家的美,想打动康西。

 

  康西想了想,嗯了一声说:“好是好,但我们那里交通发达啊。”总算又找到一个不去她那里的理由。

 

  “我来深圳的时候,我们那里又开通了两条公路。出了门就可以坐车直接通到县城。”王颖拿出证据说。

 

文章发布:2017-02-14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