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往里瞄去,见燕子已挑好一款女式内裤和胸罩,正在给老板付钱。而王颖一手拿一款内衣,犹豫不决。燕子付完钱,见王颖左手拿一条洁白的内裤,右手拿一条纯黑薄薄微透明的内裤拿不定主意买哪一款。这时林一涛从店里出来,见康西还在往店里瞄,就笑着说:“你怎么不进去为你的樱桃挑选啊。”

 

  “你以为我是你啊,我从来没有给女孩子买过东西,更别说这个了,我真的不会挑。”康西忙说。

 

  “我也不会挑啊”林一涛冲他笑道:“你不会挑不要紧,只要你说哪一条好看,保证她会买下来,而且还很高兴。其实她们不是让你挑哪一条质量好与坏,她们的意思是看你喜欢她们穿什么款式的,然后就买你喜欢的那一款式。亏你读的书堆在一起比我还高。”

 

  “废话,这个书上有写吗?”康西说了一句歪理,又往里看去。见老板把两条内裤和一淡白加一粉红色的胸罩打包在一个红白点相错的袋里。王颖付了钱,就转身出来,康西赶紧回过头。

 

  康西给王颖提着东西,林一涛给燕子提着东西。林一涛给自己买了一条牛仔一条上衣一双波鞋,又给燕子买了一套衣服。而康西已一年多没给自己买衣服了,看了几件上衣,想买还是没买,都是价格太贵。看了几双波鞋,又是嫌贵没买。却不惜花一百七十八元给王颖买了一条项链。老板说是纯银的,见王颖戴上去很好看。虽然王颖说她脖子上还有一条,不要他买。可康西还是执意买下来,因为认识王颖这么久,还没送过她一件礼物呢。

 

  康西手上的包包越来越多,波鞋,上衣,牛仔还有王颖的衣服和睡衣。本来王颖和燕子想给康西和林一涛买一套睡衣的,但两人说什么也不要。还说买回来也不穿,理由特别地多,说什么男生不能睡衣,又说晚上睡觉穿睡衣,到天亮还要脱下来,麻烦。再者,现在天还很热,穿睡衣更热一点。王颖和燕子听了他们的歪理,也无力反驳,便摇头不买了。

 

  四人出了商业楼已是下午十三点过五分,出去吃了饭,林一涛带大家来到市民广场。广场很大,里面人流如水。四人走到一座天桥,看到不远处有人玩过山车,摩天轮碰碰车。王颖和燕子都想去玩,四人便下了天桥,过去玩碰碰车。四人买票进去,里面已有好多人在玩。康西和王颖坐一辆车,林一涛和燕子坐一辆车。车子一发动,四人两辆车就你追我赶,你撞我顶。里面车辆很多,四人老是撞别的车。

 

  出了碰碰车场,又去坐过山车。四人连续坐了两次,每次下坡的时候,康西和林一涛都会陪王颖和燕子一起大叫。玩过过山车又去坐摩天轮,坐摩天轮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和林一涛他们一样的年轻人。四人等了三轮才坐上摩天轮,随着摩天轮在空中旋转着,不时有人大叫和大笑,四人也是叫笑连天。整个广场都被他们开心的笑声充实的满满的。

 

  林一涛又带大家去玩鬼屋。四人随着导游进了一个洞口,立即眼前黑乎乎,伸手不见五指。导游不停在前面说话,让他们随着她的声音跟她走。黑暗中忽有一只爪子抓他们一下,又突然眼前一闪,一个狰狞的骷髅头张大嘴巴扑过来。时而一声惨叫传入耳朵里,又时而摸到似人的尸体上,又感觉头上被头发类的东西拂梭着。王颖和燕子早吓的失声大叫,而康西和林一涛却没出声。四人不知转了几个弯,后来眼前逐渐明亮起来,四人站定脚步。王颖和燕子也恢复了正常心跳,扫眼望去,墙两旁摆放着钟馗,阎王,菩萨,罗汉等天仙神人。四人看着又过了一个弯就到了出口,出了出口就不能回去了,除非再玩一遍。可王颖和燕子说什么都不玩第二遍了。

 

  鬼屋旁边是一处三十平方米的水池,里面有十几艘小船。四人坐上去玩了一会儿,便找了个长椅坐下来休息。天空中有几只风筝越飞越高,不一会儿,有两只风筝只有黄豆大小了。林一涛站起来往北看去,见广场北面有一块很宽阔的草地。那里或站或坐已有好多人。

 

  林一涛叫燕子康西他们起来说:“他们在那边放风筝,咱们也买两个好他们比试比试。”三人欣然同意,在草坪旁边的商店买了两只风筝。林一涛和燕子一组,康西和王颖一组,比赛看哪一组的风筝飞的高。

 

  康西和王颖放的风筝老是掉下来,而林一涛他们的风筝这时已飞到半空中了。忽然从北面吹来一阵风,康西让王颖放开风筝,他拉着线迎风跑去。风筝被风一下子吹到高空,比林一涛的风筝还要高一点。林一涛赶紧扯线放线,康西也不敢放松,两人斗了起来。

 

  不一会儿,两人的风筝都已小有黄豆大小了。康西把线头交与王颖,林一涛把线头交与燕子。两人就看着她们放风筝,看了一会儿,两个大男孩相互对视一眼,开心地笑了。能遇到她们两个也是他们两个的福分,尤其是康西。在没遇到王颖的时候,每天都是心烦气躁,苦着脸,,经常一天不说一句话,一个月不笑一次。忧郁加烦恼使他性格越来越内向孤僻,自从认识了王颖,他的心情变的晴朗起来。忧郁的脸变成笑容的脸,寡言少语变的健谈起来,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幸福快乐!

 

  两人躺在青青草地上,仰天看着她俩放的风筝。在幻想,如果每天都像今天这么开心就好看。看着她俩自然流露的笑容,他二人也忍不住开心笑出来。傻傻地看着她俩,看她们笨拙地放风筝。突然,听到王颖啊的一声叫。康西几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疾步奔到王颖身边,抓住她的手忙问她怎么了?王颖不好意思的说:“我不小心将先弄断了。”康西笑着说:“你这是做了一件好事哦。”“好事?”王颖不解地问。

 

  “是啊”康西说:“你给了它自由,它可以随风飞舞,去它想去的地方。不管是天涯海角,有了自由,就可以去到。”

 

  王颖又想起她和康西在海上田园楼塔上面。康西将他为她写的词折成一架飞机仍向空中的画面!有了自由,它们就可以去它们想去的地方。不管是天涯海角,有了自由就可以去。

 

  燕子也把风筝放飞了,四个人互视着微笑。

 

  四人回来的时候已经六点钟了,王颖想要康西换个发型。还说今天买了新衣服,换个发型就更帅了。四人进了店,康西选了一个和林一涛类似的发型。因为这是康西第一次烫发,要做三个多小时。林一涛不想在这陪他,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

 

  看着康西的发型搞定,王颖高兴地拍手笑道:“哇塞,想不到你烫了发变的这么帅。真是人靠衣装,佛靠柱香,小西靠烫发。”康西第一次烫发,老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似的,忍不住去抓。王颖不让他抓,说刚烫好的发型不能乱抓的。两人在夜市吃了夜宵就回去了。

 

  回到房间,康西冲了凉,穿上新衣。王颖直拍手说帅呆了,就在两人沉迷在高兴的气氛时,康西的手机响了。康西一看到是家里的号码,嬉笑的脸一下子变的严肃起来。看了一眼王颖,就走到阳台去接。王颖知道他不想让自己听,也就没跟过去。刚开始还听康西声音很平稳,约一分钟后,康西的呼吸声有些急促,声音也无形中大了起来。

 

  王颖料知必是他家里出了事,她知道康西有什么事总喜欢憋在心里。既然她现在选择和他在一起,就要帮他一起应付一切难题。想到这,便向阳台处走近几步。隐隐听到康西有些哭腔说:“我妈现在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又说:“不管多少钱,先住院再说。”说到这里,他已流出泪来,却努力装作没哭的语气说:“我后天就回家,爸,你先借点钱,我回去就还给他们。”过了十几秒又听康西说:“你别问了,我有办法筹钱。”然后就见康西挂了机。王颖忙转身过来,待康西过来的时候,他脸上已没有泪水,但眼睛还是红红的。他没发一语,轻轻坐在床上,王颖也坐了过去。

 

  康西喃喃道:“樱桃,你后悔和我在一起吗?现在离开我还来得及。”王颖突然听到他说这句话,一呆,随即泪水滚滚落下。看着康西的脸生气地说:“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是吗?你当初说过的话你忘记了吗?”

 

  “不是你想的这样。”康西双眼一闭,两行泪没控制住流了下来。淡定地说:“我给不了你幸福。”

 

  “小西,我说过多少遍,我不要你多有钱,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就满足了。”王颖抱着康西哭道。

 

  “你真的相信没有面包的爱情吗?那是很难很难做到的。樱桃,我真的爱你,但我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你和我在一起只会连累你的。”说这些话时,康西始终不敢看王颖一眼。

 

  “小西”王颖叫一声他的名字,见康西回过头,一字一顿地说:“我现在只问你,你到底爱不爱我?”

 

  “爱”康西点头坚定地语气,落地有声。

 

  王颖没在说话,依偎在康西怀里。康西被她这样依着,顺势地躺在床上。王颖柔弱的声音却坚韧有力地说:“有你刚才那一个字,这一辈子吃再多苦,我都不怕。不管你要不要我,这一辈子我都不离开你。除非你把我杀了。”康西忙用手堵住她再说话,责备她说:“不许说不吉利的话,只要我还活着,没人敢欺负你,伤害你!我答应你,一辈子不离开你。”两人拥抱着,相吻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王颖问康西家里出了什么事。康西知道王颖死心塌地地要和他在一起,也不再隐瞒她说:“我妈又病重了。今天下午才送进医院。我爸没钱,医院抢救后拒绝再给我妈打针吃药。我爸不得已才打我电话,说我妈不想治病了。我妈认为她的病拖累了我和我哥,我们村的人都盖了新房子,就我们家还是三间破房子,没钱娶老婆。我爸还说这一段时间我妈老是哭,想自行了断。因为我们隔壁那几家都盖了新楼房,前几天又都结婚了。而我和他女朋友拍了两年拖,也没钱结婚。我妈说是她拖累了我哥,因为我和哥哥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哥虽然每个月寄的少点,但他出去的时间长,这几年除了往家里寄钱,他也没存到钱。妈心里很愧疚,便想不开,想早点‘离开’好让我们解脱。但被我爸及时发现并制止,妈这次的病恶化,就是她偷偷把药藏起来不吃。原想不吃药会死掉,我爸及时发现把她送到医院。我妈在医院拒绝医生给她打针吃药,医生们正因为我爸交不起医疗费而不想给我妈治病,见我妈竟拒绝,当然同意了。我爸几乎跪下来求医生救我妈,医生们才勉强同意。这次我妈好像狠下心要自行了断,所以我爸想让我和我哥都回去劝我妈。可我爸还说,欠了医院五千块钱。医生说要只好我妈的病至少要十万,就是不治好想稳住病情至少也要一万。我后天上班就辞急工回家。”康西嘴唇蠕动着,两行泪流进嘴里。他都不知道从小到大吃过多少次泪了,不知为什么,每次想到妈妈这样子,他就忍不住流泪。其他的事情,就是再累再苦再痛苦,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还有王颖,她们两个是康西流泪的源泉。

 

  “那你不可以请假回去吗?”王颖不想他辞工回去。

 

  “不行的,我回去至少待一个月。就算厂里肯给我一个月的假,但不会给我钱的。我辞急工回去,虽然扣半个月工资,但还可以拿一个月的工资。多拿一点回去,就可以多给我妈买一盒药。”康西想过多遍,目前只有辞急工回去了。

 

  “我卡里还有三千块钱,密码是你的出生年月日。”王颖说完这句,看向康西试探地说:“我可以陪你一起回家吗?”

 

  “你跟我会我老家?”康西始料不到王颖会说出这句话,又说:“我家很穷的,什么都没有!”

 

  “你以为我回你老家是为了享受的吗?我想见一下伯父伯母,再顺便照顾伯母的生活不可以吗?”王颖露出内心的微笑看着康西说。

 

  “真的吗樱桃?我妈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看向想象着妈妈如果见到王颖这么漂亮温柔的女孩,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给你”王颖拿出银行卡递给康西说。

 

  “我一定会把钱换给你的。”康西沉重地接过王颖的银行卡,用发誓的语气说。

 

  “傻瓜”王颖捶了康西一拳说:“还肯定是要你还的,我要你把你的一生都还给我,你愿意吗?”

 

  “我很愿意。”康西紧抿着嘴说。

 

  康西想现在就取钱给家里寄过去,但此时已是夜里二十三点半了,无奈只好等到明天。

 

  第二天,王颖醒来就不见了康西。康西平时喜欢睡懒觉的,怎么今天起那么早?王颖打开手机看时间,已是早上八点半了,也不早了。就穿好衣服,洗刷完毕后,躺在床上看书等康西。刚打开书没看一会儿,康西打开门,提着早餐回来了。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说:“我把钱寄回家去了,我把你跟我一起回去的事告诉我妈了,我妈在电话那头高兴的都哭了。”

 

  “是吗?”王颖很开心地下了床。

 

  “嗯,是的。”康西说罢,脱下外套,坐在凳子上看王颖吃早餐。王颖见他只买一份早餐,就问他吃了没有?康西忙说吃过了,王颖让他再吃点,康西推辞吃不下了。吃过早餐,王颖见康西刚脱下的外套有些脏了,就拿起洗。手不小心摸到口袋处,摸到一硬纸片。逃出来一看,是鲜血卡,而且是两张。王颖看到眼里,脑门嗡嗡响。小西今天去卖血了吗?怎么他身上会有鲜血卡?日期还是今天上午七点三十分。王颖呆立那里,泪水一滴滴落在鲜血卡上。

 

  康西见王颖站在那里低头哭泣,忙过去问她怎么了?当他看到王颖手里拿着鲜血卡,直后悔刚才忘记丢掉它了。王颖抱住康西的腰,泪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哭着说:“你是不是去卖血了?”康西嗯了一声,算是默认。王颖更伤心地说:“你知不知道卖血很危险?很容易被传染各种疾病。你不要为了那一点钱而感染致命的病,你也不是不知道,艾滋病也好多是通过卖血传染的。小西,小西你答应我,以后永远不要再做这种傻事!以后,永远不要再去卖血了。不管遇到什么难事,我们都可以想办法,我不许你做这种危险的事。以前你是你爸妈的,但现在不同,你也有我的一半。不,你的全部都是我的。我不许你受任何伤害,不许!”眼泪泛滥,紧紧抱住康西说。

 

  “可是,我妈治病要一万五啊。你卡里才三千块,我辞工最多能结一千五百块。我卖血多卖一点钱,就可以让我妈多打一针。我是没办法啊,我没能力没本事筹那么多钱,我没本事,无能,是一个没用的人。”康西讨厌自己地说。

 

  王颖从康西怀里松开手,打开门跑了出去。康西愣住了,不知道王颖怎么突然跑出去?一定是她看不起自己无用的样子。嫌弃我,讨厌我,一定是!康西这样心想着。看着地上的鲜血卡,今天他卖了两次血。之前他也买过几次血,以前去医院卖还有钱给,现在医院献血都不给钱了,他就去专门收购血的地方去卖。想起好几次妈妈没钱买药,而他又没发工资,唯一能挣钱的办法就是去卖血。自己的确是太无能太无用了。王颖离开自己,他不会怪她。自己确实给不了她幸福!看着床上王颖买的布娃娃,衣服和行李,没理由她要走不带走东西啊?她可能是生气了,康西想到这里,便放心不下王颖,急忙下楼寻她去了。

 

  出了门,康西东看西瞅,终于在斜对面的电话亭里看见王颖。他轻轻走过去,正听见她哭着对着话筒说:“妈……我好想你们”接着又是一阵哭声,又听王颖哭道:“妈,你别让爸过来了。我现在已经好了,我过几天就回家。你把钱打到我卡里,我打过来钱我就去买车票。”王颖又和妈妈哭着说了一会儿话,挂了电话,回过身来,看见看向站在她背后。忙擦去眼泪说:“好久没和我妈妈打电话了。”

 

  “你是不是骗你妈说你生病了?”康西从她对她妈妈的话中已猜出大概。

 

  “是,我骗我妈说我生了重病。看病花了一万,让她立刻打钱过来。”说完,拉起康西的手说:“不要怪我好吗?我只想让伯母好起来。”

 

  “我不怪你,只是这样会连累你的。如果被你爸妈知道真情,他们只会更看不起我的。”康西把她搂在怀里紧紧的。

 

  “不要说这些了好吗?我们出去转转吧,你的心情不好,走走散散心情。”王颖拉起康西的手,两人默默地无目的地朝西走去。

 

  两人走过步行街,王颖说:“去海边吹吹风吧,来这里这么久,我还没去过海边玩呢。”康西点点头说:“嗯,好吧!”

文章发布:2017-02-11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