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什么激励人志的名言,我看的应该不会比你少吧。但我现在的处境和别人的又都不一样。”康西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摇摇头,将情绪又调整到温和的状态说:“樱桃,你知道吗?光写作这一方面我坚持的有多累吗?也许在你眼里无非就是想写的时候就写写。没那么简单,有时候灵感来了,必须在这个时间内写出来,不然时间久了,灵感也会走的。更多的时候是灵感来了,自己没时间写。白白让它从我脑海里消失流走到另一个写作人的脑海里。上班最难请的就是假,再一个就是能请假我也舍不得请假。家里每个月都需要我挣钱为我妈看病买药,我不能随便请假,这样我的工资就可以多发一点,就可以让我妈多吃几个鸡蛋。

 

  有时候灵感来了,我就紧紧把它锁在脑海里,不让它松动一点。到了下班,赶紧回宿舍去写。每次下班时宿舍都很吵闹,我就用纸塞进耳朵里,但效果一点都不好,他们吵的我无法静下心去写。我就等到他们睡着后再写,我们厂当时有个常规,其中一条是:如果没有什么特殊原因,晚上零点后不许亮灯。我专门买了一个小手电筒照着本子去写,经常会一写到天亮,白天还要继续上班。如果没写完,上班时间脑子里还要继续锁着灵感,不让它跑。

 

  你知道我是怎么锁灵感的吗?很简单。就是一天之间,必须分分秒秒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一秒时间都不能放松,不然,稍一松懈,灵感就像狐狸一样狡猾地溜了。往往写一篇几万字的故事,我就三天两夜不睡觉。所以,你看到的那些文章,大多是我锁着灵感熬夜写出来的。让你两三天之中一秒不停地想一件事情,试试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出来这么多年,我没写过一篇长篇小说。最长的才五万字,勉强算是中篇小说。我一直想写一部长篇故事,可没有这个时间。我有一点点时间还要练武术,看书,已经很累了。写作,武术和美术,都是我的最爱。我哪一个也舍不得失去,可鱼与熊掌不可兼,我必须放弃一下。我脑子里已经很疲惫,再这样我会垮的。”忧郁的表情,动情的声音说着。

 

  王颖拉起康西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听了康西这一席话,她才知道他这几年一直这么心累伤神辛苦坚持着写作之路。她的心,也跟着他一起伤神。原本一大堆大道理,在听到他说完这些话后都魂飞魄散了。

 

  自从林一涛和康西搬出去住后,原来热闹的宿舍不在有一丝活气。新搬来的两位舍友和席龙杨刚性格合不来,四人也很少说话。

 

  七月二十六号,席龙突然要走。在昨天就办理了急辞工,扣了半个月的工资。和杨刚林一涛,康西匆匆道个别就离开这个充满竞争,理想,朝气和无限压力的城市。离开了他呆了一年多的厂,也离开了他的三位好朋友

 

  他走的很突然,林一涛完全事前一点不知情。只有杨刚明白其中内情,杨刚说:“阿龙都是因为那个女的,本来两人就不般配。那女的有男朋友还那么花心,阿龙还是喜欢和她在一起。前天阿龙又看见她和又一个新认识的男人手牵手溜冰,阿龙就过去和她吵了起来。那女的嘲笑阿龙没资格没权力管她,而且指责她和阿龙没有一点关系。两人就这样彻底决裂了。”

 

  “像那个女的那么差劲还值得要吗?阿龙也真是的。”林一涛也一腔怒气说。

 

  “可人都走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康西想起四人在一起那么久的日子,心里很是舍不得。但想到那个女孩竟这样耍阿龙的感情,心里很是忿忿不平。阿龙不像其他男孩子心里那么花心,也不像其他男孩子心里那么开朗。这是他的初恋,这一次的错恋,给阿龙的打击不小。哎,自卑心理让他必须离开这里啊!

 

  现在宿舍就剩下色鬼和刘志陪伴他,还不是那么无聊。

 

  康西住来这个房间已经有半个月了。每天早上起来时,都习惯地摸下面有没有盖被单。可是,一忍二忍,时间长了,他快要火山爆发了。特别是昨天下午,他五点一十五分下班出去逛了一会。回到房间,有些热,就想去阳台处吹吹风。阳台的门微开着,他不假思索地推开门并随手把门关上了。就在这一霎间,他感到冲凉房有个人,忙扭头去看。顿时惊呆了!王颖已脱光了衣服正在冲凉。雪白的肌肤,凸凹有致的身材,让他看的痴了。直到王颖躲到角落里,他才醒来,赶紧出去了。

 

  他们房间冲凉房和洗手间在一起,而且没有门,只有通往阳台处有一个门。门关闭的话,就不会看到冲凉房的内景。王颖今天是五点半下班,下班后就回来冲凉洗头。本来是关了门的,只是冲凉房里面的洗发水用完了,他们前天买的洗发水放在房间里,她就去房间拿洗发水。当时她的头发已经湿过了,拿了洗发水就赶紧去了冲凉房,竟忘记在里面关闭门了。刚好……就这样……直到她冲凉好,还害羞地不敢从里面出来。

 

  等到康西去冲凉的时候,脑海里兀自被王颖那一具只有天上仙女才有的胴体全面盘占着。他闭上眼睛,幻想着抱着一丝不挂的她的感觉。任喷嘴的水打在头上,丝毫没有觉醒。他越想越兴奋,下身已涨的厉害。此时一阵风吹来,偏他进来时也没关门,风一吹,门轻声一响。门与门框一碰击,门反弹出去一些。现在已是七点半,房间里已黑的看不清东西。康西冲凉的时候把冲凉房里面的灯打开了,50W的灯泡把里面映照的亮如白昼。门被风吹开一些,在房间里正好可以透过门缝看到冲凉房大半情景。

 

  王颖也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还在想及刚才的事情。虽在看书,心儿早就飞到康西身上去了。这时,她听到冲凉房有微微康西闷沉的喘息声。就扭头往里看去,却看到让她差点大叫呼出的一幕:洗手间里,康西倚在墙壁上,紧闭双眸,右手慢慢伸向下面……王颖想闭眼不去看,可好奇心还是驱使她看了下去。其实,关于自慰她也在很多自然科学书籍上看过,她自己是从来没有过。今天,却见康西搞这个,看着看着,她的脸似乎贴在一个大火炉旁边,又热又烫。一直到脖子和耳朵处都是热汤的难受,她的双手抓紧了床单。

 

  康西从去年就有了自慰,他很努力的去控制它。认为那是不好的,甚至是猥琐的行为。他也从各方面了解到,适当地自慰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负面影响。是一种医学界都认可的排泄性奋积压的一种渠道,但他不想自己这样做。今天下午看到的一切,已让他的思想彻底疯狂起来。

 

  王颖不敢再看下去,躺在床上装睡着了。隐隐约约中还能听到他在轻唤着自己的名字,那一刻,她的心差点跳出来。

 

  头脑逐渐地清醒,他用力捶打几下脑袋。突然,扭头看见门微开着,责备自己怎么也忘记关门了。透过门缝他也可以看到房间里的大半情景,包括床上的王颖。天呢!如果王颖随便扭头往这看一眼,就可以看到刚才他在里面所做的一切。天!冷汗狂起。还好王颖已睡着了。不然……不会吧,他又倒抽一口气。王颖动了一下身子,扭头往这里看过来。四目相对,三秒时间。王颖低下头继续睡,而康西则躲到刚才王颖躲过的角落。他现在很怀疑,刚才自己所做的一切,她究竟有没有看到?

 

  从里面出来后,两人谁也不发一言。王颖继续装睡着,康西则是低着头,像做贼似的,连铺竹席都怕被王颖看到。他的枕头在王颖的枕头里面,康西想过去拿,见她的枕头正好压住自己枕头的一半。康西轻唤一声王颖的名字,见她没有反应,以为她真是睡着了,就想爬上床去拿自己的枕头。今晚,王颖穿着一件粉红色加白色横条的背心,下身也穿着一条相同款色的短裤。露出粉白色晶莹剔透的手臂和细腿,康西看一眼,心就跳速的快一些。康西去拿枕头的时候,不小心手臂触碰到王颖的手臂。顿感凉凉滑滑,很是好受,心里强烈的欲火在这陡然间被点燃。他见王颖没反应,就慢慢凑下身,去吻王颖的脸。

 

  王颖感到脸上传来一团热气和同时耳朵里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她心里知道康西想吻自己,本想装作不知道,让他吻一下的。谁知,康西呼出的热气吹在脸上痒痒的,实在忍不住想抓一下。康西见她身子动,还以为她要醒来,赶紧起身,拿起被单枕头快速下床,关灯就睡。

 

  那一夜,两人都在想着心事,所以凌晨过的时候,还都没睡着。王颖转身的时候,康西正看着她。再一次面对面四目相对,彼此的心,都在这一刻暂停几秒。房间里没有关通往阳台那扇门,房间里显得有些灰亮。两人彼此可以看清对方的表情,那一对目,除了尴尬还是尴尬。两人似商量好的,竟同时转身过去。尽量调试好呼吸,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狼狈。

 

  王颖是九零年出生,思想处于即开放又保守的界点。康西是八八年出生,思想和她一样。康西不想也不敢强迫做王颖不想做的事,每次他控制不住的时候就会想起王颖的那一句“如果你真的爱我,现在就别伤害我”。为了王颖的这一句话,他一直硬忍着。他怕他一旦越雷池一步,王颖会离他而去。王颖也想过,爱情不只是男女之间的性爱,还要彼此有情。无情的爱,它可以美的像花,但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她一直在坚守,一直在忍着。

 

  八月十五这天,中秋节又逢国家首次举办奥运会厂里昨天就提前发了一斤月饼和两个苹果一瓶百事可乐。今天厂里放一天假,一大早,康西领着王颖就去林一涛那里看奥运会的消息。自今年初,他就关心着奥运会的消息。奥运圣火在广东传递的时候,他本想请假去看的,可是他当时连车费都没有。他也不想为此事去借钱,只好忍着不去了。

 

  康西有着强烈的爱国之心,看着国家能够成功圆满地举办奥运开幕式,他不由露出自豪的笑容。鸟巢的设计不得不说是一次人类智慧的结晶,不管从哪一方面,它的设计都达到世界顶尖水平。另,它的外观,壮观宏伟,枭气冲天,美丽流淌着魅力,魅力释放着霸气。内部的构造,错综复杂,包罗千层意。加上各位导演呕心沥血编创具有中国特色并能连接世界的节目,为奥运开幕式曾添无与伦比的精彩,开幕式能如此成功,不可不谓众多选手默默努力的结果。没有他们,再神奇的导演也策划不出如此震撼人心的精彩节目。当然,没有心有丘壑的导演,再多人也做不到如此完美的节目。

 

  中国每拿到一枚金牌,康西和林一涛就高兴的不得了。虽然在上班,两人的心,无时无刻都在奥运会上。林一涛的朋友,中国每得到一块金牌,就会给林一涛发一条信息。然后林一涛就给康西和杨刚讨论此事。一直到奥运会结束,共十六天。中国共取的金牌五十一枚,银牌二十一枚,铜牌二十八枚,总奖牌数是一百枚。而美国金牌则是三十六枚,比之中国,差了一大截。这一点,着实让康西和林一涛高兴不已。

 

  虽然美国总奖牌数比中国多十枚,然,比之金牌,这个丝毫不减他两人心中的兴奋。唯一让两人心酸的是,国宝刘翔因脚伤退赛,囊中的金牌拱手让人。对于刘翔的退赛,网上主要有三种声音。一种是继续支持刘翔,理解他。第二种则是属于中立那种,第三种就是埋怨他的人。不过第一种的人占最多,康西和林一涛是选择支持刘翔,并相信下一届的奥运会,刘翔一定会取得好成绩。

 

  这几天他也琢磨着为国家奥运健儿写一首词,取名叫《奥运果》,并发表在《盛大月刊》里:

 

  啊哈又有你们的比赛让我们真真开心忘怀

 

  赛场上的你们尽展非凡的光彩

 

  机前的我们一瓶二锅头三盘小菜

 

  四方桌子一摆五六个朋友都聚来

 

  七嘴八舌论比赛久久盯住CCTV始终不离开

 

  奥运有你们真真好精彩

 

  看着赛场上的你心里止不住欢喜

 

  同时又有一点点着急着急你们比了那么多赛

 

  会体力不支出小意外欢喜你们苦习苦练个个好实力

 

  啊哈我们的着急还是被你们的胜利给打败个彻底

 

  你们每得一分都让我们高兴万分

 

  杯里的二锅头一饮而尽

 

  你们冠军国家荣幸作为大中华的子孙我们也很兴奋

 

  是你们的出现让世界认识了我们中国

 

  是你们的拼搏让世界熟悉我中国

 

  是你们的实力让世界喜欢了我们中国

 

  是你们淋漓尽致的表演展示我们的英雄本色

 

  看着每一次国旗高高升起

 

  砰跳的心激动的双手都会抓起酒杯一口饮进肚里

 

  酒入肚仿如一把烈火在我胸中熊熊烧起

 

  看着你们颈上挂起闪闪夺眸的金牌

 

  我们的血液也跟着沸腾澎湃瓶里的酒早已不在

 

  机前的我们狂欢叫起来.

 

  啊哈你们是奥运的未来是奥运的精彩

 

  我们会为你们等待为你们期待

 

  期待你们下一次奥运更好的精彩

 

  啊哈好好喜欢你

 

  喜欢你们的表演喜欢你们的可爱

 

  酷酷的表情挑战的眼神雄壮肌腹还有那迷人姿态

 

  其实每一个动作的成功都是你们用汗水和青春去灌溉

 

  你们的付出就像一条漂亮的纽带

 

  系着历史连着我们的子孙后代

 

  而你们就犹如那怒放的鲜花开

 

  但是花开不止是引那蜂蝶来

 

  花开是等待那累累果实开

 

  九月二号,也就是奥运会结束后的时候。心情跟着奥运会兴奋了半个月,也逐渐冷却到正常心情。今天天气有些冷,晚上王颖担心康西睡地板会着凉。就对他说:“晚上别睡地板了,今天天凉,地板会潮的。”康西一听,则笑道:“别了,万一我晚上控制不住怎么办?还是睡地板比较好一点。”王颖笑笑说:“你敢越雷池一步,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两人躺在床上,对视无语。康西仍习惯地只穿一条内裤睡觉,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的身体竟不由自主一点点靠近王颖。王颖往里移动一些距离,背挨着墙壁,已无空间可退。康西的手从被单里面拿起王颖的手,放在他结实的胸口。王颖闭上眼睛,埋头在康西怀里。康西则是喘着粗气,似乎再判决一件非常非常难断下的决定。

 

  但当一触碰到王颖柔滑的手臂和小腹,他的脑袋嗡的一声变的一片空白。灰暗的房间里,四片唇粘在一起,随着阳台处的风,一起疯狂着……

 

  天微亮,王颖羞红着脸穿好衣服。她要去洗床单,但床单被康西压在身下。她想推开康西好拿被单,这么轻轻一推,康西却醒了。看到白蓝相间的被单那醒目的颜色,心里一颤,眼睛红润。起身将王颖搂如怀里,抱的好紧好紧,在他的怀里,她又睡着了。

 

  又是一个双休日。今天天气晴朗,康西和王颖约了林一涛和燕子出去玩。康西和王颖远远地就看见林一涛换了一个新发型,上面头发卷曲向上,后脑勺头发卷曲向下。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特别酷。康西上前几步,装作不认识他,拦住他问:“Hi,帅哥,你的发型从哪做的?好有个性哦。”

 

  林一涛当然明白康西的意思,也装作不认识康西说:“靓仔,你也想做吗?我可以带你去,保证价格在九折的情况下再给你优惠百分之九十五。怎么样,心动不如行动哦!”燕子走到王颖处,两人看着耍宝的林一涛二人,不由会心地一同笑了。

 

  康西一把扣住林一涛的手脖说:“小样,什么时候搞的发型都不告诉我一下。”林一涛从康西手里挣脱说:“昨天晚上才做的,弄了两个多小时。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做的,所以就没叫你。”“哼,小样,看不起人是不?等下我就搞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发型出来。”康西刚说完,林一涛就打赌地说:“就你敢做这个发型吗?你要敢的话我给你付钱!”“切,大话别说那么早。涛,我如果真做,你真的帮我付钱?”康西很认真地说。“行,你敢做我就敢为你付钱。”林一涛知道康西从不搞头发,所以一点不担心康西会改变方式去搞他这样招摇的发型的。两人又争论了一会,最后决定先去明珠市场玩,回来后康西就搞发型。

 

  明珠市场位于沙井,卖衣服的特别多,价格相对别的地方稍便宜一点。所以到了星期天或节假日,这里的人就特别说。多的就像蜜蜂箱里面密密麻麻的蜜蜂,很有康西家里赶集的味道。四人下了车,随着人流往市场方向流去。过了一个路口,林一涛手指北面一座商业楼说:“那里面全是卖衣服的。各种款式的都有,价格便宜,各位有没有兴趣研究一下?”“行”康西同意地说:“你来的次数最多,也就你最熟悉,俺们一切听阁下指挥。”

 

  四人穿过人流,走过一个露天售衣场,避开一条五十公分长的水泽。一个年约三岁的孩童,竟然当着众多美女的面小便。而林一涛他们刚好走到那孩童面前,林一涛走在最前面,差点没被那孩童的童子尿尿到裤子上。还好林一涛反应快,及时避开,走在他后面的是康西,康西也及时避开。而燕子和王颖走的慢些,自然也避开了那一条水泽。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面对那么多美女那孩童丝毫脸不红心不跳。林一涛瞅一眼四周,觉得那孩童的爸妈应该不在这里,就想吓唬那孩童一下。立即狰狞着脸,恶狠狠地看向那孩童。那孩童也看到林一涛这样看到,林一涛右手大拇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弯曲并在一起,食指和中指一张一合作剪刀状。左手向那孩童裤裆虚抓一下,然后右手像剪刀剪东西这么一剪,他做这些动作意思是要剪掉那孩童的小鸡鸡。那孩童很聪明,立即明白林一涛这一套动作的含义,赶紧双手护住裤裆,脸上露出害怕之色。路边好多人都在看,看到林一涛‘使坏’和那孩童被吓到的表情,都忍不住笑起来。燕子见林一涛这么大了,还似小孩子一样喜欢捉弄人,就拉着他的胳膊往商业楼走去。

 

  林一涛正逗那小孩子高兴处,被燕子拉走,心里多少觉得乏味。就把他小时候干过的‘坏事’讲与燕子和王颖她们听,以便回味一下儿时的趣味。小时候林一涛是村里有名的‘红孩儿’村里和他一般大的小孩子都听他的话。不说别人,单说他家隔壁比他小四岁的女孩婷婷就被他恶搞过好多次。小孩子都比较好吃,林一涛就利用这一点整过好多人。比如,在一块面包里放上最辣的辣椒或其他整人的东西,装作请她吃东西。往往只吃一口,就中招了。特别是那些三四岁的孩童,林一涛就故意把他们逗哭,然后再把他们逗笑,然后再逗哭再逗笑……久而久之,‘红孩儿’的外号就形成了。红孩儿的意思是‘孩子们的克星’。

 

  四人来到商业楼,共三层,全部是卖服装的。在明珠市场,类似这样的商业楼有好多家。四人先去一楼逛了一圈,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里面所卖的衣服,在他们厂附近各大商场步行街都有卖的。

 

  从里面的楼梯口去了二楼,二楼的气氛很明显地比一楼温馨多了。里面的道路是按‘目’字型设计的,每家商店也都大小差不多。七彩的日光灯,适度响的音乐,塞车式的人流,老板一次卖掉两件衣服高兴的模样和大包小包提在手里抿嘴浅笑聊着天的少男少女。四人的心情也被他们感染了。走过两条小通道,康西目光落在一条牛仔裤上。王颖看见,便拉起康西的手进去试衣。

 

  康西拿起牛仔裤左右看了下。浅蓝色的牛仔,裤脚处有些卷曲,康西很喜欢这种款式的牛仔。老板让他去试衣室试穿下。康西拿着牛仔问王颖林一涛觉的怎么样?王颖让他先穿上看下效果。康西进了试衣室,不一会儿出来了。转了一圈,走了几步,他自己觉得还好看,穿着也很舒服,蹲下也不紧绷。王颖燕子林一涛都说好看,但从这条牛仔裤的布料上来说,应该不会很便宜。便有点底气不足地问老板这条牛仔裤多少钱?老板忙说:“这种牛仔是好料子,不会洗掉色的。本来是没有折扣的,但今天我卖了六七条,这是最后两条了。如果你真心想要的话,我就给你打九折。”说着,老板拿出一个计算机,啪啪按了一通,最后将算出的结果递给康西看。王颖也凑过来看,康西一看到110三个数字,脸一热,头皮发麻,暗自叫苦:“我口袋里一共才两百块钱,一条裤子就要我一百一。以前我买衣服最贵也就五六十块,这么贵,肯定不能买了。”便对老板说:“还能再少一点吗?”

 

  “靓仔,没得少了。并不是说每种裤子布料都是一样的,我的裤子是好布料。不信,你去隔壁家去看看,这样的牛仔他们要是比我卖的便宜,我把这条送给你。”老板声大音亮,听的康西很不好意思。见老板没有折价的意思,便用裤子有点紧不合适之类的借口不买了。赶紧去试衣室里把衣服换回来,老板见此,嘴上没动,心里却在嘲笑康西小气鬼一个。

 

  见康西不买,林一涛就跟着康西去别家买。王颖见康西跟着林一涛去了别家,便回身让老板把刚才那条牛仔裤取下来并打包好。王颖付了钱,提着衣服,一阵快步走追上康西。康西回头看见王颖,见她手里提着一彩袋,彩袋里放着一件衣服。由于袋子颜色较深,看不清里面装的是什么衣服。还以为她给自己买的衣服呢,就说她:“你买衣服怎么不叫给我们呢,我给你提着吧。”

 

  王颖乖乖让他提,康西接过彩袋就呆住了。因为彩袋口大开着,他清楚地看到里面装的就是他刚才试穿的那条牛仔。不好意思地问:“你……你怎么又……买回来了?”

 

  “买回来我穿了啊!难不成你想穿?”王颖露出调皮地笑容。

 

  “这可是男生穿的牛仔哎!”康西反驳她的说。

 

  “谁规定女生不可以穿男生的裤子啊,我偏要穿怎么样?”露出得意的微笑。

 

  康西也非傻子,从这几句话中已明白王颖买这条牛仔真正的用意。也不再追问,这时燕子站在一处卖女式内衣的商店里正在端详一款女式女裤。而林一涛居然也在一旁帮她挑选,王颖也要康西进去。康西说什么都不进去,王颖在里面要他帮她挑一款。康西诧异地看着里面的王颖,惊讶地说:“你买这个也要我帮你挑吗?”

 

  “嗯,是啊,快点进来啊。”王颖向他招手说。

 

  “不会吧,可是,这个,我,我没有,我,我不会啊。”口吃了半天,还是不想帮她选。

 

  “哼,不帮我挑我自己挑。”王颖似乎对他这样很失望。

 

文章发布:2017-02-11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