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如梭,转眼已是五月十二号。这天燕子正在上班,忽然组长急急忙忙赶到线上对他们说四川发生地震了。燕子听完,还以为组长是开玩笑的。但随之好多人都一起说四川发生地震了,才不得不信。顿时,凡是四川的人都慌张起来。

 

  燕子赶紧往家里打电话,但打了十几次,都打不通。她心急似焚,也无心情上班,厂里就让这些四川籍人先下班了。燕子下班后也六神无主,家里电话打不通,就打了在广州的表姐和姨夫的电话。电话那头也是表姐的哭声,她们也得到了讯息,也无法和家里联系。盛大厂也是在下午两点四十分通知这条消息的。由于初时不知道地震有多严重,只让四川籍员工打电话回家,并没有让四川籍员工提前下班。

 

  到晚上后,通过电视,电脑等各种渠道,才知道四川发生了7.8级大地震。燕子哭的跟泪人似的,至晚上十点钟,表姐打电话过来说已联系到家人了,家人一切平安。燕子家在德阳,据汶川较远,受到的伤害相对小的很多。那一晚,燕子都是在悲伤中度过的,林一涛默默地陪着她。

 

  康西杨刚等人在厂里的舞台上的宽屏电视上看到四川地震的现场。厂里的篮球场都挤满了人,每一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悲痛,心酸的神色,有好多四川籍的员工当天下午就义无反顾回去了。第二天厂里就举行慈善捐款活动,康西把仅剩的一百块全捐了。林一涛,杨刚,席龙也都每人捐五十块。由于还没发工资,几人就是想多捐点也无能力。

 

  之后几天,厂里每天晚上都会在篮球场的舞台上播放四川地震新闻。受灾最严重的是汶川,像贵州,重庆,陕西,山西等都有波及,看着一具具尸体被解救人员抬出来,每个人的眼睛都湿润了。看着一个个与命运抗衡三天三夜并最终被解救出来的人,每个人都不由为之略感欣慰。

 

  厂里动员员工及厂里也捐出十万元,一共是十七万三千五百二十块。厂里每收到一笔捐款都会公布出来,最后交与红十字会。

 

  五月十八号是席龙的生日,为了表示对地震伤亡的同胞的敬意,他们就以茶代酒。地点还是‘豫香源餐馆’,席龙没叫那么多人,只请了林一涛,康西他们几个。

 

  今天的生日过的很无味,大家也都是吃菜,闷闷不语,没人笑的出来。连喜欢开玩笑的林一涛也一脸严肃,餐馆正厅里还在播放着四川地震。燕子和王颖也来参加席龙的生日,燕子基本没吃什么菜,她是没心思和胃口吃。席龙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像是伤心,又像在等什么人。

 

  快六点的时候,大家都吃了半个小时的菜。才从外面闪进来一个女孩,那女孩不高,约一米五五公分,瘦瘦的,很漂亮。那女孩打扮很时尚,还画了眉描了眼影,涂了口红擦了粉。马甲式的上衣把小腰束的紧紧的。下身穿一黄色细脚牛仔,脚上穿一双黄色平底鞋。手里提着一盒约两磅重的蛋糕,进来后勉强地笑笑。席龙忙向大家介绍她说:“她叫金花,是我的朋友。”

 

  金花把蛋糕放在席龙面前,无奈地说:“对不起,阿龙,我这是抽时间过来的,不能陪你过生日了。”说完,又说了声生日快乐就走了。

 

  席龙没回头看她,把她送的蛋糕随手丢放在地上。气氛一下子变的很尴尬,席龙的脸色很难看。这场生日宴就这样匆匆结束了,席龙心情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行人出来后,席龙就说他一个人想找个地方静静,让他们先回去。

 

  林一涛见席龙说走就走了,知道现在劝效果最不好了,再者,他不在宿舍里住都有两个月了,对席龙的事了解的很少。席龙和那个女孩之间的事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几个人无奈往厂里走,半路上,杨刚把事情的经过说与众人听。上一个月,席龙在溜冰场认识一个女孩,好像那个女孩也很喜欢他,老是约他出去玩。但那个女孩有男朋友,席龙好像对她也动了情,尤其这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可他却是第三者的身份,那个女孩子暂时又不想和她男朋友分手,所以他最近很不开心。

 

  几人在厂门口不远处分手,林一涛和燕子回房间,康西拉着王颖的手去压马路。色鬼和刘志去上网,杨刚想约阿紫,但被阿紫以天晚了为理由拒绝了。杨刚约阿紫十次有八次都会被拒绝,这让杨刚心里也很难受。

 

  这一段时间,席龙总是半夜三更回来,有时一宿都不回来。刚开始康西还担心他,就发信息给他,他总是含糊而不答他去干嘛。次数多了,康西也不管他了,知道他必是找他那个既爱又恨的‘女朋友’。自从林一涛搬出去住,席龙为了那个女孩整天魂不守舍,康西每天下班都去陪他的王颖,就杨刚一人没事做,无聊到极点。他现在也不约阿紫出来玩了,太多次的拒绝,让他对阿紫彻底失去信心。无聊时他就去打牌,买码,放纵的生活自从林一涛的离开又拾起来了。

 

  七月七号是康西的生日。

 

  这一天大伙都很高兴,另外有一点更让康西和林一涛高兴。王颖和燕子是同一天生日-----七月十四号。所以今天燕子和王颖打算提前一个礼拜和康西一起过生日。由于三人一起过,各人的朋友加在一起有五十七人。康西和王颖就把‘豫香源’里面最大那间房子包了下来。

 

  那一晚玩的很疯狂。林一涛,燕子,康西和王颖都喝醉了。康西迷糊中被王颖的好姐妹桃子和胖胖女孩抬到一间房间里,王颖被另两个女孩抱到康西躺着的床上。桃子在关门回头那一霎间,痴痴地看着康西,眼睛眨了几下,竟流泪下来。康西头沉似注了铅,他还有一点点清醒,知道自己被人抬到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就挣扎着抬起头。桃子见康西抬起头看见自己,忙关上门走了,胖胖女孩看着低头疾走的桃子,问她怎么了?桃子只走路不答她话,胖胖女孩看着疾步下楼的桃子,心里暗自奇怪。

 

  康西挣扎了一会坐了起来,觉得很热,就努力脱去上衣。把王颖移到床里面,醉酒和困意一起袭来,便抱着王颖沉沉睡去。

 

  次日,房东敲了三分钟门,康西和王颖才醒来。王颖醒来就看见康西光着上身躺在她身边,赶紧摸看自己的身上,还好,衣服完好,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康西脸红烫地去找上衣穿。

 

  王颖打开手机看时间,天呢,都十一点四十分了。两人随便整理一下,便打开门。房东走进来,习惯地查看被单,见被单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回头看了一眼康西两人。两人被房东看的像作了贼似的,心虚起来。房东说:“你们等下随我一起去二楼办理退房手续。”

 

  房东查看房间没少什么东西后,就领着他俩去了二楼。在二楼又看见林一涛和燕子也在那办退房手续。四人八目相对,不由会心一笑。昨晚定是他们的朋友见他们喝多了,便在隔壁给他们开了房间。

 

  四人耽误了一上午时间,就干脆下午也不去上班了。四人又在‘豫香源’吃了午饭,四个人分成两对,手牵手压着马路。天气很热了,四人买了饮料冰激凌去唱卡拉OK。四个人分成两组,林一涛和康西一组,燕子和王颖一组比赛唱歌

 

  哎,和林一涛分一组算康西倒霉,只要轮到林一涛唱歌,燕子和王颖就要躲出去。直到林一涛唱完,才小心翼翼的回来。太夸张了吧!我的魅力有那么大吗?林一涛对了话筒大叫着。

 

  “和你们两个一起唱歌,简直就是对牛唱歌知道不?一点都不会欣赏,不会去感受我歌声的优美和魅力。你们现在应该要感谢上帝,感谢他今天让我有这么好的心情免费唱歌给你们听。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们就是花再多钱也甭想听我的歌。现在的年轻人啊,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后悔刚才不听我的歌。还是小西兄弟懂的欣赏,不愧是我的兄弟我的知音。”说着,林一涛走到康西身边,为了表示康西刚才一直坚持听他唱歌而兴奋地不停拍打康西的肩膀,以此表达自己遇到知音的兴奋。

 

  “你打我干嘛?”康西双手从耳中掏出两团布屑说。

 

  林一涛傻眼了。

 

  “果然是好知音。”燕子损林一涛笑道。

 

  “哼,小西,你……”林一涛无奈苦着脸说。

 

  下午太阳落山后,康西和王颖去林一涛那里玩。林一涛买了一台液晶电脑。两人在林一涛房间里玩了一会儿电脑,便聊起来租房间的问题上。

 

  晚上回来的路上,王颖轻轻对康西说:“我想出去租房子住。”“啊”康西听到这句话首先是长长啊了一声,完全想不到王颖会作出这样一个打算。“如果你不愿意,我自己一个人租房住。”王颖语气坚定地说。“嗯,好啊,我同意。但是,我们这样出去住,别人会不会乱说啊?”康西真正担心的是这个。

 

  “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我们两个是清白的,就不用在乎别人怎么说。再说了,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你晚上必须睡地板上。”王颖笑着说。

 

  “行是行,不过,我一直是没想过这个问题,是有点太突然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租房子?”康西问。

 

  “这个星期就搬出去。”王颖看着康西认真地说。

 

  “嗯,好的。”康西当然也高兴。

 

  最近一段时间,王颖发现一个大问题,大到让她几乎不敢相信。她宿舍的舍友也是她的好友桃子,桃子也喜欢写点文章,每月《盛大月刊》也都有她的作品。桃子喜欢写作这也没什么,问题是桃子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她写日记其实也没什么,关键是前一次,也就是一个星期前,她因想用桃子的笔用。桃子不在宿舍,平日里桃子的笔记本都是锁密码的,那天竟然没锁,而且还是半开着。王颖因好奇,就看一眼,也就是那一眼,让她整颗心几乎都快从嘴里跳了出来。

 

  桃子的笔记本里抄写好多康西的词和诗歌还有几篇短文。并在每篇文章下面写下自己的心情,她每篇日记都有写日期。日期上写的是三月份开始的!凭感觉,王颖猜知桃子喜欢上了康西。桃子有好几个笔记本,写完的笔记本就有三本。根据桃子笔记本上记录的心情,桃子应该认识康西时间不短了。至少比王颖认识康西还要早,因为桃子在笔记本扉页里写着这么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她刚来就把他夺走了?而那时,她和康西才刚确定为男女朋友关系。作为一名女性,这一点她揣摩的很准确的。今天她和康西去林一涛租的房子去玩,忽然就想到这个办法,她要和康西出去租房住,让桃子彻底绝望。当然,她睡床上,他睡地上。

 

  听到王颖要和康西出去租房住的那一刹那间,桃子愣了几秒钟。不过,马上笑道:“恭喜你们感情更上一层楼。”王颖透过她的眼睛看出了她的伤感和笑容背后的失落。为了保住康西,也只要这样做了。

 

  星期五晚上,康西牵着王颖的手出去找房子。寻到夜里二十三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间,两人无奈打道回府。星期六上午九点中康西就被王颖叫下来去找房子。二人转了大半天,终于在市场居民小区找到一间还较满意的房子。新房,宽阔,又可以直接上网。月租三百,卫生费每月十块,网费每月四十,水电另算。环境和通风比较好,王颖和康西商议了一下,便租了下来。房租加押金一共交六百块,是王颖出的费。这让康西有些伤自尊,可他没有一点办法,每个月的钱都准时寄回家。

 

  下午,林一涛,燕子,杨刚和席龙过来帮忙搬东西和打扫房间。晚上康西请大家去吃饭,吃饭间,席龙透露自己的想法。说他想离开这里,想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去。林一涛问他怎么了?席龙带着伤感说:“在这呆着没意思了,想找个新环境。”

 

  吃过饭后,席龙让林一涛康西抽烟,两人没抽。杨刚想戒烟,也没抽。席龙点燃烟,抽了一口说:“你们玩吧,我去溜冰了。”和大家道了别,就秃废精神地往厂里方向走去。林一涛赶紧问杨刚席龙又是怎么了?杨刚苦笑道:“还是阿龙上次过生日来的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很花心。前天我和他去溜冰场去溜冰,看见那个女孩和别的男孩子抱在一起溜冰。阿龙气的想打那个男的一顿,被我拦住了。我说他为了那样的女人打架不值得,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她可能只是玩玩你的感情而已。后来,我就拉他出来上网。上网的时候,阿龙一直听那首郑源的《当我孤单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他好像还有在哭。人家说初恋最伤人的。真搞不懂阿龙喜欢她哪一点?上到晚上八点,我们出来,他问我去不去喝酒?我说我不去,他就一个人去喝酒了。他一晚上都没回来,这两天都是这副样子。”

 

  林一涛算是最了解席龙的性格,有着和康西差不多的童年从小就有浓重的自卑。长大后,自尊心和性格就演变的即刚强又脆弱。这是席龙第一次恋爱,第一次投入,真心爱一个人。就这样被那个女孩耍着玩,可想而知,他的心里有多难受。另一方面他的自卑心和自尊心又在作祟,他不想再待在这里被别人嘲笑。没人会因此嘲笑他的,但他总是这么想。自卑的人总喜欢逃避,逃避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新环境下重新生活。

 

  林一涛又问杨刚他和阿紫关系进展如何?杨刚笑着说:“没戏啦,一个星期都不联系一次。”

 

  晚上,康西展开竹席,拿一个被单和枕头躺在地板上睡觉。王颖则睡在床上。两人聊天聊到凌晨两点三十五分,王颖聊的困倦了,便对康西说不聊了睡觉了。可真的想睡的时候,却哪能睡得着啊。此时天又非常热,康西吹着风扇。风扇一百八十度转头吹着风,王颖总是听到地板上康西翻转身子的声响,似乎浑身都不舒服。

 

  等康西早上醒来的时候,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脸唰的一下红到脖子处,头皮发麻,整张脸火烫。原来他有个习惯,睡觉只穿一条内裤就可以了。他昨晚睡觉时,被单被他踢到一边去了。而他的下体还在生理反应着。王颖正蹲身在他面前,正欲帮他把被单盖上。那五秒短暂的时间,仿佛冻结一般。两人尴尬地相视着,康西一把抓被单就往下面遮挡。王颖通红地脸不好意思的扭向一旁。

 

  康西穿了衣服,洗刷完毕。问王颖去哪里玩?王颖说:“今天天热,哪也不去,就在房间看书聊天吧。”

 

  中午康西出去买了两份快餐。下午,康西突然想画画。就从皮箱里拿出白纸和彩色铅笔,康西对王颖笑道:“樱桃,我给你画一幅肖像画好不好?”好啊“王颖欣然答应。于是按照康西的要求,斜躺在床上。康西把纸放在昨晚买来的桌子上,自己坐在一张矮凳子上。纸下面铺了三本书,以免桌子太硬,导致作画歪斜。

 

  康西认真地画,很快便将王颖上半部分大体画了出来。此时,康西额头已泌出一排密汗。康西让王颖别动,继续保持刚才的动作。王颖虽然浑身很酸痛,但一直忍着。勾勒好头发,再细致一下眼睛和嘴唇。人体画有没有活气,眼睛最为重要。寥寥数笔,就把王颖嘴角那一丝淡淡幸福的微笑和脸上涟漪的内心欣喜的表情展现纸上。差不多四十分钟,‘樱桃卧榻图’完成。王颖拿起画又拿出镜子细细端倪画中的自己和镜中的自己。简直和镜中的自己一模一样,王颖看着,开心极了。

 

  “想不到你画画那么棒,可以去当画家啊。”王颖发自内心地赞赏说。

 

  “呵呵,随便画画啦。我等下再画一幅‘猛虎下山图’‘双龙戏珠’‘大鹏展翅’‘鸳鸯戏水’还有‘龙飞凤舞’”康西说着,便拿出几张白纸,勾画起来。

 

  “天呢,你会画的还不少嘛!你画的这么好,可以去街头卖艺了,真的。”王颖越看这幅《樱桃卧榻图》越是欢喜。

 

  康西画画的速度还真快,十分钟就搞定那幅《猛虎下山图》。虽是铅笔画,却栩栩如生,仿佛画中猛兽随时会从画中跳跃下来。猛虎下边是野草,还有乱石。乱石旁边是竹子和树木。猛虎上面是山峦,左上角有一烈日。画最上面中央有‘猛虎下山图’五字,右下角著有日期。一会儿间,康西又把《鸳鸯戏水》图画好。王颖双手拿起欣赏,画中的两只鸳鸯并排游走在湖水中。天高气爽,两旁是荷叶和荷花,还有两只蜻蜓在荷花上休息。在画的右下角的水域里画了几只‘鸳鸯蛋’。

 

  不多久,康西全部画完,热的出了一身汗,便去冲凉。王颖一张张地细细欣赏,看了一遍又一遍。她虽然对绘画了解不深,但儿时也喜欢画画。起码画的像与不像,她还是能看的出来的。以康西的水平,去街头卖画,也比打工有作为。虽然有些地方还尚欠细磨,但他的基本功已很深厚了。他日努力学习,必会成功一名画家。

 

  康西冲凉好后,没穿上衣,只穿一条运动裤。王颖见康西出来,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康西。康西听完无奈一笑说:“我只是喜欢这个,并不想成为什么画家。我都没学过这个,就是闲的时候,随便画画。我只会用铅笔,钢笔和圆珠笔画画。用毛笔没画过,更别说油画了。”

 

  “那你可以去学啊,既然你喜欢也有这方面的才能,怎么白白浪费呢。”王颖替他浪费这个天赋而着急。

 

  “学画画啊?如果我有能力学的话,现在就不会在这打工了。书都读不起,哪还有钱学画画啊。我是好想学啊,恐怕要到下辈子了。”康西自嘲道。

 

  “你完全可以自学啊。既然你有毅力有恒心走文学之路,为什么没有毅力和恒心把绘画这条路也走下去?我可以帮你,尽我所能帮你。”王颖认真地说。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厉害。我每个月的钱只留一百块,剩余的全部都寄回家。就连一本资料书我现在都无能力买,你还要我怎么自学?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康西有些激动地说。

 

  “小西,你说的这些我都能明白,都能体会的到。但问题也不是你所说的那么难啊,现在有我在你身边帮你,支持你。付出也许没有收获,但不付出绝不会有收获。”王颖不想康西在画画这个大天赋就此被埋没,极力劝他说。

 

文章发布:2017-02-11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