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他是一个有狭义心肠和远大理想抱负的人,这是他的优点,可是他自尊心太争强,还有性格容易冲动,这是他的缺点。”王颖还是适当地夸下康西,但也不能只说优点不说缺点啊。读他那么多文章和这几天的交流,对康西的性格也已大致了解。

 

  “我说嘛,你长的那么好看,身材又那么好,学历也比我们高,又有气质,年轻貌美。怎么会随便喜欢一个人,而且还是你主动的多一点。”那胖胖的女孩坐在王颖身边,羡慕地说王颖。

 

  这时王颖手机铃声响起,王颖看是康西的电话,为了在胖胖女孩等人面前挣回一点面子,她第一次没接,紧接着康西又拨打一次。王颖面子挣回来了就接了电话。康西按照林一涛说的那一番话一句不漏地说与王颖听,王颖将手机用手捂住说话筒,悄声让那胖胖的女孩给她找来一张白纸和一支笔。十秒时间,那胖胖女孩就把笔纸拿了过来。

 

  王颖将手机又放回耳边处,对康西说笔纸都准备好了。康西就把林一涛与他的话复念与王颖听,王颖习惯用右耳接听电话,但她左手又不会写字,见胖胖女孩就坐在她旁边,便让她带她写。这边,林一涛每说出一句,都忍不住扭过头一阵抽筋地笑。

 

  王颖学着康西的话读出来让胖胖女孩写到纸上去。一共是四句,分上下四排写在纸上。写好后,康西让她读一遍。王颖拿过胖胖女孩写在纸上的四句话读出来:王蛋蛋他妈。八天没回家。蛋蛋想他妈,写信给他妈。

 

  康西听她念完,又让她读出每一句的第一个字。王颖再细瞧一看,竟是“王八蛋写”四个字。就冷哼一声说:“还好不是我写的,小西,旧账新仇,小样的,我饶不了你。”说罢挂了电话,任康西在那边大呼小叫。

 

  康西也不知道林一涛对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是按林一涛说的去做的。林一涛念一句他跟着复说给王颖听,现在回想一下,那四句的每一句第一个字从上往下读不就是“王八蛋写”吗?天呢,又被林一涛耍了。忙转头,林一涛不见了。那小子闪的还真够快的,哎,这下可真被涛这家伙整惨了。刚才王颖说还好不是她写的,应该还有弥补的机会吧。

 

  王颖也忍不住笑了,差点她就被康西忽悠了。胖胖女孩见王颖笑,就问她笑什么?王颖忍住笑,把纸递给她说:“这是你刚才写的字,你读一下每一句的第一个字。”

 

  “王八蛋写”胖胖女孩念出声来,而且声音又是那么响亮:“哼,你男朋友也真坏,下一次见到他,我要狠狠扁他一顿。”

 

  “这可不是我男朋友干的哦,一定是他宿舍那个林一涛,那家伙满脑子都是整人的点子,狡猾的很。你要扁就扁他好了,可我听说林一涛也会几招三脚猫功夫哦。”王颖呵呵笑着说。

 

  “哼,我再把他的三脚猫打成一脚猫,让他以后跳着走路。还有你男朋友,他也是同伙,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把他三脚猫打成两脚猫算了。”胖胖女孩‘生气’的抿嘴道。

 

  过了一会儿,杨刚席龙一同回宿舍。色鬼,刘志和老陈仍上夜班。康西这时正躺在床上给王颖发信息,杨刚回来和康西说了几句话就去冲凉了。席龙见康西正在专心发信息,就没和他说话。

 

  这时,一个人在门外探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康西,见他专心的玩手机,就蹑步弓腰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走到林一涛的床边,无声地奸笑着,卷着被子睡到墙角里。

 

  早上林一涛一挣开眼睛就看见康西将脸凑到他面前,忙嬉皮笑脸地问:“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眼睛里有眼屎吗?”

 

  “没有,不过等下你可能会突生一副熊猫眼。”康西严肃地说。

 

  “晕”林一涛在床上作昏迷的样子。

 

  “晕是可以,不过现在晕还早了点。昨晚你的那四句话是王颖宿舍一个女孩写的,那个女孩说今天要找你单挑。据王颖透露给我的绝密消息是,那女孩身高一米七一,比你高一公分。体重是六十五公斤,比你重三公斤。论个头,论体重你都不行,另据可靠消息称,她小时候也学过功夫。兄弟,好自为之吧,愿上帝保佑你,阿门!”康西说完,扭头看向门外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她,让我想起来《功夫》里的出租婆。”站身起来,又目视林一涛,一字一顿道:“为了安全起见,强烈建议你从此改名换姓。”说完,转身走向阳台。

 

  林一涛歪嘴挤眼扮一个鬼脸。怕她才怪呢,正好好她切磋下武艺。哈,自己那些二郎拳也叫武艺吗?看时间也不早了,赶紧穿衣服。

 

  四人在饭堂吃了早餐,在打卡房处看见王颖站在四个女孩子中间,好像是在等他们。“哇,五对四,我们还少一个人呢。”林一涛怪叫着说。康西没答话,快步走了上去,林一涛心虚地走在杨刚和席龙中间。

 

  好像气氛没有林一涛想的那么紧张,四个女孩子中就一个长的胖点,不过呢,林一涛从容地在她们面前走过去,也没人上来单挑他。王颖和康西说着话往前走,林一涛走过那四个女孩有三米远,就听有一个女孩说:“就是夹在中间的那一个人……”林一涛走路很快,后面的话就听不到了。见林一涛打卡进去,她们四个也打卡进去了。

 

  中午下班时,林一涛打好饭坐在一张暂时没人的桌子上。一般都是他先打好饭,然后占位置给杨刚,康西他们坐。今天,他刚坐下,王颖宿舍那四个女孩子就端着饭菜坐了过来。王颖和康西在另一张桌子上吃饭。

 

  林一涛看见对方人多势众,赶紧招手把刚打好饭的杨刚和席龙叫来坐,以此增加自己的势力。三对四,谁也不怕谁。但对方各吃各的饭,谁也不说一句话。林一涛吃着饭一个个看着眼前这四个女孩,嘿嘿,长的都不赖。

 

  胖胖的女孩是胖点,但五官还算标准,皮肤也白白净净不亚于席龙。胖胖女孩在中间,右边是个脸上有几颗痘痘的女孩,瘦瘦的,长的很标致,透出一股香丽气质,尤其是她一头乌黑长发,陪衬的她更是不俗。胖胖女孩左边是个瘦瘦小小的女孩,酷像洋娃娃,超可爱的那种,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林一涛最喜欢这类型的女孩,不由多看了那小小女孩一会,小小女孩感觉到了林一涛的灼热目光,窥眸看他。小小女孩左边是一个卷发打扮很超女的女孩,林一涛在的位置刚好看到她的腰,她身材极细,小腹部都还没有林一涛的手腕粗。

 

  林一涛看了一眼杨刚,乖乖,这小子脸竟然红的那么厉害,没出息!又看向席龙,席龙白白的脸也布满红晕,低着头吃饭。两个胆小鬼,比女孩子还害羞,亏你们每天谈到女孩子满眼冒欲火,今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在你们面前,一个个却像霜打的茄子,都蔫了。哎,俗话说‘秀色可餐’。你们都不敢看一眼美食,就知道吃盘中的青菜。

 

  那个小小的女孩用手肘碰了一下胖胖女孩,忍不住低头笑。胖胖女孩按小小 女孩的手势看去,只见杨刚在她们面前脸汤都不敢怎么喝。拿着汤勺一次喝一点点,超搞笑。而林一涛却不是,端起盛汤的碗就大口喝。席龙也是用汤勺一点点地喝,不过,小小女孩她们笑别人,她们自己也是用汤勺喝汤。但是,女孩子们这样喝汤叫优雅,男孩子这样喝汤侧叫‘太女人气’。

 

  杨刚汤都没喝完就结束了这一顿餐。席龙勉强喝完汤就赶紧闪人了。看着杨刚和席龙这么‘害羞’,林一涛无奈地摇摇头。要向自己学习,临危不惧。痘痘女孩和细腰女孩吃好饭都先走了,天,一对二,这让林一涛感觉比一对四更难坚持。

 

  其实他早就吃好饭,就是不走,想看一看胖胖女孩到底想对他怎么样?难不成我林一涛还怕她不成!这一句话刚从脑子里想出来,胖胖女孩和小小女孩吃好饭起身走了,剩下他一个人呆在那里发愣。

 

  晚上,林一涛因中午之事忍不住说杨刚,席龙一通,说他们这样做是灭自己士气,长他人威风。几人为此理论了一番,一直理论到深夜二十三点,三人都累了,也说话说的口渴了,就去阳台洗刷完毕准备睡觉。

 

  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林一涛没有睡意,就打趣地问杨刚喜欢她们四个中的哪一个?杨刚说喜欢那个小小女孩。林一涛就说杨刚不讲义气,和他挣。杨刚说他有一个女朋友了还这么花心。林一涛侧说:“这不叫花心,我只是说喜欢那个小小的女孩,并不代表我要她做我的女朋友啊。你要是有本事就去追她啊,追不到她就不要说别人花心。”说完,又问席龙喜欢哪一个?席龙说喜欢那个痘痘女孩。林一涛一听,直夸席龙有眼光,懂的欣赏。

 

  后来经过他们四人一番商议,决定把小小女孩许配给杨刚。痘痘女孩配给席龙。胖胖女孩许给色鬼。细腰女孩许给刘志。这么一来,他们宿舍的光棍们就都有女朋友了。说到最后,忍不住笑起来,仿佛,此时此刻,痘痘女孩她们已经是席龙他们女朋友了。四人一个比一个笑的灿烂,一个比一个笑的花痴。

 

  女生宿舍A栋三楼零六号房间,有五个女孩子正在滔滔不绝地讨论着一件事。首先胖胖女孩说:“阿紫,你看他们三个当中谁最老实?”那个小小女孩听到说:“都还可以吧,那个喝汤脸红的叫什么名字?”胖胖女孩就问王颖说:“樱桃,问下你男朋友,那个喝汤脸红的男的叫什么名字?还有另一个脸很白的那个叫什么名字也问下。”

 

  不知何时,康西给王颖取的外号已在王颖的好友中流传开来。王颖很喜欢这个名字,一点也不介意别人这样叫她。她听胖胖女孩问她,便说:“我都认识,那个脸很白的叫席龙,湖北人。喝汤脸红的那个叫杨刚,贵州人。他们宿舍还有两个帅哥,一个叫刘志,湖南人。一个叫色鬼,广东人。那天林一涛过生日,他们都去了。林一涛有一个女朋友,叫燕子,四川人。我是没见过,我听小西说,他也是听杨刚说的,长的还很漂亮。他们宿舍去年还被评为光棍宿舍呢,杨刚,席龙,刘志,色鬼他们还都没有女朋友呢,阿紫,你是不是看上杨刚了?这事包在我身上。”

 

  阿紫一听,忙说:“不是的,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们可不要误会,我爸妈不许我在外面谈恋爱,也不许我找外地男生。”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思想还那么保守。只要两个人能合得来,还在乎他是哪里的吗?桃子,你说是不是?”胖胖女孩说着想征求痘痘女孩的意见。

 

  “你们说你们的,可不要把我卷进去。”痘痘女孩忙划清界限说。

 

  “桃子,你眼光太高了点吧,难道一个都看不上?”王颖问。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男生要有事业心,最起码有理想有上进心。我目前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费心和时间。”桃子用淡冷的口气说。

 

  “哎,人家心野大,自然看不上康西他们这些打工仔。”胖胖女孩说。

 

  “小西会成功的,他不会打工一辈子的。”王颖忙为康西树立有事业心的形象。

 

  “拜托,不要扯起男生就说个没完。”桃子有些不悦。

 

  大家的好心情被她这一句话搞的奄奄一息。

 

  “算了,我要睡了,不聊的,明天还要上班。”桃子说完就躺下睡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王颖的男朋友是康西,她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看到什么都不顺眼,听到什么都心烦。

 

  大家闷闷不悦地躺下睡觉。

 

  康西每天下班就陪王颖出去玩,几乎除了上班和睡觉,两人无一刻不在一起。这样的生活虽然平平淡淡,却幸福孕育着爱情厂里的花园也成了两人最常去的地方。像所有恋人一样,他们或坐在石椅上或相依草地间,说着悄悄话。他经常写些词给她,每次她看过都是笑的很甜很幸福。

 

  转眼又到了星期六,厂里最近几个月订单都不多,所以每个星期都双休。星期五晚上,林一涛就对康西三人说起上个星期天他们答应他的事情。康西说:“没忘,想着呢!”

 

  次日,四人准备好,个个都穿上运动装。康西把他的双截棍放在背后,十点钟,四人出发。走在街上,四人差不多一样身高,又都是一身运动装,像某个学校体育队的学生。

 

  四人从海边一直走到上次林一涛遭打劫的地方,就是没有遇到打劫林一涛的那四个人。中午十二点,四人在海边转了一个多钟,没遇到那四个人,便回去吃饭。下午三点他们又来了一次,至五点没遇到,又回来了。林一涛请大家溜冰,让康西叫王颖也过来溜。王颖没溜过,康西就手牵手教她溜。

 

  第二天,康西他们四人又去了两次海边,还是没有遇到那四个人。林一涛找不到那四个人很是生气:“一群缩头乌龟,缩到龟壳里不敢出来。”康西劝他说:“也许他们早就去了别的地方,他们这些小混混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看下一个礼拜别找了,算是被狗咬了一口。”

 

  四人回来后在厂门口分手了,康西一人回厂里找王颖玩,林一涛他们又去溜冰。康西走到厂花园东边的体育锻炼场。王颖正在那里练腿部肌肉,康西笑笑走过去。王颖问他:“你们四个这两天打扮这样子都去干嘛了?”康西撒谎地说:“没什么,出去逛街啊。”

 

  王颖不信,她明显看见康西背心里面有棍状的东西,刚才康西背靠在一旁铁柱上的时候,她听到金属相碰之声。就勉强一笑说:“可以把你背后的东西给我看下吗?”

 

  康西知道隐瞒是不行的,便把双截棍拿了出来并把林一涛被打劫及他们要帮林一涛出气之事告诉了王颖。谁知王颖听后,很是生气。说康西这样做太危险,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混混,你们打他们,万一他们也报复你们的话,你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吃亏的只是你们。

 

  康西说这是兄弟义气,必须帮。王颖气恼地说:“义气是要讲,但不是你们这样讲。你这样做,会惹祸上身的。”康西也有些气愤,大声说:“怕什么?涛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兄弟。他被别人欺负,我不能不管。 再者,这四个人渣如果这样欺负别人,我也会看不下去的。”

 

  王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他的话,但可以看出她很生气。终于她喘了两口气,似咆哮地对康西说:“你以为你是什么超人吗?你以为现在这个社会还需要你这种遇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吗?这不是小说里面,这是现实的社会。枪打出头鸟,不要以为自己得过什么武术冠军,就自以为是,把自己想象的太高,太了不起。”

 

  “我没有这样认为,这些都是你自己猜想的。”康西也将语气提高一点说:“不管你怎么说,我的性格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管是谁,只要敢欺负我的家人和兄弟,我绝饶不了他们。哪怕他权利再大,钱再多,大不了,我杀了他全家,然后再自杀,反正我也够本了。”

 

  王颖听完他的话,埋头痛哭。康西刚才的一席话,让她感觉到很害怕。她感到此时坐在她身边的康西不是她第一次读他小说想象的康西,也不是她第一次看见的康西。是的,康西的性格她现在还没有全部了解。他的性格太刚强了,容不得受一点点侮辱。刚开始,她很喜欢他这一点,可现在她有点怕这个‘优点’。

 

  康西见王颖哭,重叹一口气,就过来劝王颖。王颖不理他,康西就坐在她后面,抱着她的腰不说话。

 

  天稍黑的时候,王颖倚在康西的怀里,伴着眼泪说:“太刚强的人都容易得罪人,我只想要你安全。一想到你带双截棍去打架,我的心好乱好痛好担心。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学双截棍吗?”康西问,但随之他自己回答说:“练双截棍是在去年才练的,前年,我在那个制衣厂上班,就是受不了别人的欺负,才把欺负我的那五个人打了一顿自离的。当时我没练双截棍,他们手里拿着东西,我赤手空拳挨了他们几棍终于把他们打得起不来。他们五个人中有两个是我厂里的同事,打架的原因是,有一次我去食堂打饭的时候,他俩要插队。后来就插到我前面去了,我忍着没吭声,后来有一个踩到我的脚,我叫他松开脚。他松开脚却骂我一声,我警告了他一句,他一下子发起火来,抓起我的衣服就要打我,但被他另一个老乡拦住了。他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我,你知道我最忍受不了的是什么吗?你打我一拳我可以忍,但你要骂我爸妈,还是那种辱骂,我一秒也控制不住。当下,我就一把把他推到一旁,又飞起一脚把他踢飞一米远。还没等站起来,我就扑上去一拳打在他头上,一拳就把他打晕过去了。后来厂里重重罚了我,但我不后悔打他。

 

  晚上下班我出去吃宵夜,他和他老乡又叫了三个在外面混的家伙过来打我。当时他们拿了两根钢管,扑上来就对我一阵乱砸。我挨了几下,把一个拿钢管的人打倒并夺走了他手里的钢管。那一架,我打出了这几年我受的气。他们五个也被我打的浑身是血,站不起来。我头上也挨了一棍子,血从额头上流了一脸。后来治安队过来,我就赶紧躲开了,也没回厂里,就这样自离了。”说完,吻了吻王颖的秀发说:“以后,我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别人欺负我,只要不是非常非常过分,我都会忍。但我决不许任何你欺负你,一点点都不可以。我要保护你,用我的全部去保护你,包括生命!”

 

  “小西”王颖轻唤了一声康西的名字。躺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疯狂的血液流淌的震动。

 

  星期二,林一涛请假去接燕子过来。下午的时候,林一涛对康西他们说他要搬出去住,和燕子租房子住一起。林一涛的东西不是很多,也没让康西他们帮忙。他一个人搬了两次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

 

  晚上下班,康西和杨刚,席龙跟着林一涛去了他的住房。林一涛租的是单间,他这间单房还是比较宽阔的,与之他们的宿舍大小差不多。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张矮的木板双人床,里面有网线插头和有线电视插头,可以直接上网。林一涛说下个月发了工资就去买电脑。房间里面是阳台,阳台旁边是洗手间,阳台处可以做饭。房间还很新,应该是新建不久。

 

  康西见一个女孩静静地坐在床沿上,长的稍胖一点,却很漂亮。刘海式的发型,看起来有些成熟。林一涛忙向康西他们介绍说这是他女朋友燕子。三人向燕子问好,林一涛又一一介绍康西他们给燕子认识。燕子站起身来向康西等三人问好,燕子站起来几乎和林一涛一样高。

 

文章发布:2017-02-11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