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龙倚在墙头静静地听着,右手食指与中指夹着的香烟已自燃完了。康西走过来,拍拍席龙的肩膀说:“阿龙,该说的我都说了,以后你自己能不能改变你自己,只有你自己能做到,回去睡觉吧。”康西搂着席龙的肩膀往楼上走去,席龙默默不发一语,一直到宿舍,两人都没说一句话。

 

  两人轻轻打开门,林一涛杨刚都睡着了,两人没开灯。宿舍不是太黑,依稀还能看到三米远外的东西,两人各回各的床铺上。康西两夜没睡了,躺下不到一分钟就传来轻微的熟睡鼻息声。只是席龙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早上八点,康西和林一涛都准时起来,两人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杨刚和席龙还在睡懒觉,一般情况下,他们要睡到十点钟才起床。

 

  八点十五分,两人在厂门口分手。林一涛要坐车去车站接他的网友,现在也可以说是他的女朋友,康西在厂门口等王颖

 

  林一涛刚离开五分钟,王颖就过来了。她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小吊衫和一件黑色小薄褂,下身是淡白色牛仔裤和一双浅绿白色波鞋,肩上斜跨着一白色挎包。苗条的身材,乌黑飘逸的长发,今天她的头发没有扎成马尾辫儿却别有另一番秀气的美。康西越看越觉得她好看,看着看着不由抿嘴笑出来了。王颖看见康西那副呆笑的样子,就忍俊不禁。走到康西身边,故嗔道:“呆瓜,还傻笑,走了。”

 

  “嗯”康西走到王颖的右边,两人并排走着,康西把手插进口袋里,王颖看了看他的双手,脸一红,不知刚才想到了什么?王颖在厂门口旁边一家包子店给康西买了两个肉包和一杯豆浆,自己也要了一个豆沙包和一杯豆浆。康西刚想付钱,王颖已付了,康西想让老板把王颖的钱退给她,让老板收自己的钱。但还没等老板同意,康西就被玩王颖拽着走了。“呆瓜,走了。”拉他好几次才把他拉走,王颖边走边叹气说:“哎,呆瓜就是呆瓜!”

 

  康西笑道:“呆瓜比傻瓜还难听,别叫了好不好”

 

  王颖一听,喝到嘴里的豆浆差点吐出来,痴痴笑道:“你那么呆,为什么让我叫你傻瓜啊,你又不傻。”

 

  “我就不许你叫,不然……”康西好像真的不喜欢这个外号。

 

  “不然怎么样?你想持强凌弱吗?”王颖丝毫不怕他道。

 

  “外号我也会取,某人再叫我呆瓜,我就叫某人木瓜,嗯,叫笨瓜也好听啊。还有叫西瓜,冬瓜,南瓜,北瓜,中瓜,青瓜,青蛙,哈哈,都给你。”他越说越高兴,仿佛这些东西都已经用在某人身上了。

 

  “你敢?”王颖瞋道。

 

  “试试?”康西挑战地说。

 

  “呆瓜。”

 

  “西瓜。”

 

  “呆瓜。”

 

  “青蛙。”

 

  “傻瓜。”

 

  “王颖。”

 

  “喂,你好可恶哦,你说过我叫你傻瓜可以的,那你干嘛还要回击我啊?”王颖生气的嘟着嘴说。

 

  “我只是叫一声你的名字啊!又没有叫你青蛙。”康西得意道。

 

  “哼,讨厌!不理你了。”王颖赌气地走开康西三米多远。

 

  两人吃完早餐,刚站到马路边,就来了一辆公交车。康西挥手拦停公交车,上了车,由于现在才八点多,车上的人不多,还有好多空座。两人在后面一排双人座坐了下来,王颖坐里面,从包包里取出一有线蓝牙耳机。康西往她包包里瞄了一眼,看到里面有镜子,梳子还有一包纸巾,还没看清其他东西,就被王颖拉上拉链。

 

  王颖把蓝牙打开,设置好后,就把那条长一点线的耳塞塞到康西的左耳里,把短一点线的耳塞塞到自己的右耳里。她知道康西喜欢听张雨生这首《我的未来不是梦》,昨晚回去后,找遍附近几个女生宿舍,终于在一个不怎么漂亮但看起来很有气质的女孩子手机里找到了这首歌,并用蓝牙传到自己的手机里。

 

  两人默默地听着,王颖轻轻把头倚在康西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像是在享受美妙的音乐,又似在睡觉,嘴角向上弯成一个月牙状。康西的心又开始狂跳了,王颖听到他的心砰砰跳,偷偷笑了起来。

 

  两人转了一次车才到了海上田园,海上田园位于沙井西面,是深圳西部珠江入海口。现开发面积是一百八十万平方米,是以生态旅游为主题,内有基塘田园,千年渔村,海上田园多处迷人仙境。每天好多游人慕名而来,但今天两人下了车后,就感觉这里好清淡。

 

  田园外区,扫眼望去,三两人走走停停看看。哪有康西上次来玩的时候人山人海的气势。康西买了票,两人进去,发现里面的人更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人那么少?上次我们来的时候,人还好多呢。”康西走着看着说。

 

  两个人往里走了一段路,才只看到十几个人。两人不知何时竟手牵手了,两人还好像丝毫不知。慢慢走到安静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王颖把音乐声音减到最轻,听着音乐丝毫不影响说话聊天。时而吹来一阵清风,吹的两人心情更加兴奋。

 

  一路上陆陆续续才遇到二十几个游人,两人在石椅上坐了一会儿。王颖拿出手机给康西拍照,康西不让拍,王颖就生气嘟着嘴。康西见此,再坚硬的心,见到她那副可爱模样儿也软化成水。忙同意让王颖给他拍照,王颖给他拍了好多张照片,康西也拿出他的手机给王颖拍了一些。两人一路上走走拍拍,康西拍照时,总是搞一些搞怪动作,惹得王颖笑的前仰后倒。

 

  田园里面很广阔,路径相互交错,两人还差点在里面迷路了。两人一路乱走,行了约一个钟,他们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在什么位置了。两人就顺着路边上的箭头路标走,又来到一水上游戏处。这里只有一个水塘,有两个吊桥,每个吊桥都有两根铁架横架在水塘两岸。两铁架之间挂着好多吊环,每环相隔三十公分左右。水塘呈长方形,宽约八至十米。康西一口气来回了三次。王颖给他拍录了下来,康西让王颖过吊桥,王颖不敢过,怕掉进水里。

 

  两人手牵着手,遇到好看的景色就拍下来。两人在里面完全迷了方向,遇路就走,又行了半个多种,来到一处古代楼房的地方。王颖看见里面有一座塔,就开心地拉康西的手过去看。两人一阵快走,来到塔底。抬头一看,还蛮高的,少说也有八层楼那么高。

 

  王颖一拉康西的手就进了塔里面,两人也没记有多少层,当两人攀到最顶层时,劲风出来,浑身清凉。楼顶处的空地上放着一个铁架,铁架上贴着一层铁丝,铁丝上挂满了挂钩,挂钩上吊着各种袋装小吃。铁丝下面有一木板,木板上摆放着各种饮料

 

  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坐在一边的矮凳子上,见康西两人上来,冲他们笑着打招呼。康西也同她说了几句话,买了两瓶绿茶。分与王颖喝了,那大姐又向他们介绍上面那两座高倍望远镜,可以看到很远,三块钱一个人。康西让王颖看,王颖不看,他有近视,看效果也不好,所以也不看了。

 

  上面的风好大,呼呼作响。王颖刚给康西拍一张相片,那大姐又介绍说,最上面还有一层,里面有一个大钟,敲钟会带来幸福的。康西问王颖要不要去上面敲钟,王颖想了一下,点点头。

 

  那位大姐带他们上到最顶层,楼梯是圆圈型的。转一圈是一层,康西走在大姐后面,到了顶层,果有一大钟吊在塔顶铁架上。那钟足有170公分高,下身直径约有一米左右。

 

  大姐在一旁介绍着敲钟的代表含义。敲一下是代表是一马当先,敲两下代表是双喜临门……。康西按大姐教的方法敲了一钟,但远不及大姐敲的洪亮。又敲了一下,比上次稍响亮一点,再敲一下,反不及第二钟敲的响亮,便不敲了。康西让王颖去敲,王颖把康西刚才敲钟的镜头拍了下来,康西让她去敲,也给她拍录下来。

 

  王颖敲了两钟,比康西敲的还要响亮。康西给了大姐五块钱,三人一起下去。康西拉着王颖的手,走到护栏杆处。瞭望远处,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海水。两人的心就像那海水,汹涌磅礴。

 

  康西觉得是时候了,将王颖搂入怀里,从口袋里掏出一折叠好的白纸。康西小心翼翼地展开纸,纸里面是用圆珠笔写的几段字。康西又将王颖抱紧了一点,生怕王颖瘦小的身子会被上面的劲风吹飞上天。

 

  把纸完全展开,只见标题写着是《就是喜欢看你的笑》。康西笑着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了,梦里想到了这首词。今天早上一醒来,就赶紧记了下来。送给你的,这是因你而梦,因梦而作。”王颖陶醉地微笑,依偎在康西怀里。标题下有一副标题写道:《赠给我最爱的人儿-----王颖!》王颖看着,赧颜如秋波,眼圈泛红,双手反抱康西的腰,柔柔地说:“小西,我也好爱你,永远,永远!”

 

  “我们一起试着唱下来好吗?”康西低头问王颖。

 

  “嗯”王颖轻含头,示意同意。两人同时一个深呼吸,清清的淡淡的声音从两人口中传出。飘向空中,随风飞舞于更高更远:

 

  你的小嘴就像一颗小樱桃尤其回眸那一笑特别特别很有很有醉人的味道你知不知道当我第一次看到你迷人的笑呆呆地不知如何是好你的唇你的笑让我忘不了虽然年龄也不小总还喜欢蹦蹦跳跳眼睛大鼻子小擅长把恶剧搞没有一点成熟女孩的"礼貌"

 

  你喜欢舞蹈音乐也是你的爱好你的声音悦耳动听仿佛黄鹃鸣叫你的身材凸凹苗条神仙姐姐都没你的好如果还有什么能是你个性的代表那就是你的笑就是喜欢看你的笑就像一剂良药你的笑让我瞬间忘记一切烦恼就是喜欢看你的笑你的笑尤如一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微颤地拨动我内心最深处的那条弦那种感觉仿如触电酸酸甜甜很是美妙

 

  就是喜欢看你的笑甜甜的笑无法抗拒的力量宇宙仿佛此时也变小我的灵魂无还手之招就这样把我的心征服了就是喜欢看你的笑多希望看你笑一直看到老那是多么地美好......

 

  两人清唱完毕,王颖白里透红的脸蛋已滑过两行泪水,她抿着嘴笑着:“我会的,只要你想看,愿意看,我会一辈子为你笑的。”康西眼睛一眨一眨眼泪想出来,控制了一会,没成功,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在纸上,立即浸湿一片。

 

  康西把纸伸到王颖脖子下,接了王颖两滴泪。将纸折成一架飞机,甩手一扔,被风吹到高空,一直吹卷着向南飞去。也许它会在天涯海角某个角落落下,它带走了康西和王颖的眼泪,也带着他们的真爱飞到天涯海角,飞到浩瀚苍穹每一处角落,就像漫天飞舞的蒲公英,永不孤灭!

 

  时至午时一点,两人买了一些零食,坐在一处宽阔的草地上。太阳暖暖的光辉洒在身上,很舒服。两人吃着零食聊着天,突然聊到发明这一个话题上。康西一下子精神变的很是兴奋,话匣子也打开了,语气略带一点迫不及待地说:“我曾经就想发明两样东西,如果发明出来后,估计汽车交通工具将被淘汰。其实我想发明的那个东西,大家或许也都想过。就是现在头上装置一个打的旋风叶,当然,人要戴一个安全帽。然后在背上装置一个小马达,是用来转动旋风叶的。在衣服里面装上储蓄压缩电源板,就好比一件衣服就是一块电池,但这块电池要能储蓄很多电在里面。然后在脚上穿两只火箭靴,在打开电源开关那一瞬间离开地面。同时打开旋风叶的开关,火箭靴打开开关后,要在零点零零一秒的时间内由电能转化为热能,在产生热气,由靴底一个排气口喷出热气,借此弹出人在地球上的吸引力。简单来说,就好比火箭发射升空时从底部火焰相似的原理,这样做可以让人瞬间离开地面。人相比较火箭体积自是小的很多,火箭靴的威力也相对微弱许多,所以火箭靴是不会伤到人体的。头上的旋风叶加上火箭靴,就可以像直升飞机那样直直地飞到空中。

 

  但是这样还不行,还要在背部加一双翅膀,可以模仿苍鹰的翅膀。翅膀也是用马达带动,可调速度。只要你在空中想飞向某一个方向的时候,只要打开翅膀开关同时关掉旋风叶和火箭靴就可以了。为了安全,每套这样的飞行工具要装备两个降落伞。降落伞是不可同时打开的,只有当另一个降落伞有故障时,才能打开备份的降落伞。再在手脖处配置一个电子表,可以清晰看到工具的电压和电流。电压不足时,会以鸣叫的方式提醒使用者,如果电流达不到飞行标准,则会自动打开旋风叶安全下落。

 

  其实这个想法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想到了,那时也很想做出来,但什么试验设备都没有,就放弃了。”康西满怀豪志地说着,王颖认真的听着。她越来越佩服康西的脑袋瓜里面装着太多的东西和想法。

 

  康西讲完后,回过神来,刚才滔滔不绝地讲着,他自己都已沉迷其中了。康西看了看王颖,又将目光移到蔚蓝色的天空中。语气淡淡却落地有声地说:“如果我能把第二个想出的东西发明出来,也许因自然灾害就不会死那么多人。”

 

  “是什么?”王颖轻轻摇了一下康西的胳膊说。

 

  “其实这个也不难,就是要做个特殊气球。不用的时候,可以挂在墙上,可以放在桌子上,只要小学生背包那么大就可以了。这个气球是适合一家人使用,标准一家人是四个人。如果是个人用,这个特殊气球可以更小到一个钱包大小。如果是群体用,可适当增大体积就可以了。现在我假设是家庭用这个特殊气球,这种气球可以在一秒钟打开,打开后有一米五高,直径也有一米五。气球一侧有一个门,一家人可以快速钻进去,随后关上门。气球里面有空气,人可以在里面自由呼吸。这就要求气球必须有通泄空气功能,另外还要防水,防火防震压,更重要的一点,还要有通讯功能,人在里面可以随时和外界视频联系。气球里面还可以放一些吃喝的东西,这就要提前准备了。气球里面还可以配置定位系统,定位系统只有在打开的时候才能开启,所以使用者不比担心被人监视。

 

  所谓防水防火防震压功能,就是发生水灾时,,水是淹不进来的,气球可以在水上像船那样漂移。发生火灾时,在确保气球不会被火烧变形的情况下,还要确保气球里的温度,这就要气球有散热的功能。防震压就是再重的东西也不能将饱满的气球压变形。不论你在地下室还是几十层的高楼,一旦发生地震,及时打开气球钻进去。气球一旦打开,各种保护功能都会在同一时间开启,就是大楼轰然倒塌,气球也不会有一丝损坏,当然里面的人也不会受到一点伤害。气球里面有通讯功能和GPS定位系统,会让使用者在最短的时间内获救。这就是我想到的第二个想发明的东西。名字我都取好了,叫《多功能安全气囊》不过这个要是做出来,应该有很大难度,材料也很贵,理论上来讲,是有可能做的出来的。如果国家真的发明出来,就应每家发放一个,让每一个大人小孩子都要学会使用操作步骤。这样一来,因自然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就会大幅减少,甚至杜绝有人员伤亡。”

 

  “天呢,小西,真想不到,你脑子里还有这些神奇的想法。真的是,如果能让你继续上学,说不定这些东西你真的能发明出来。现在竟落到在工厂打工,真是太可惜了,太浪费人才了。”王颖用充满敬仰的语气看着康西说,她现在是彻底崇拜康西了,忍不住为之叹息。以康西的文采及满脑子的科学发明问题,应该在国家科学院为国家做贡献,而不是呆在工厂里做一名普工。每天十二小时工作,一个月领一千多块钱。

 

  “也许,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吧!如果我能继续上学读书,就不会认识你了。如果两者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择认识你。认识你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比任何名利上的荣誉和物质上的满足更让我喜欢。”康西双手捧着王颖的脸,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说。

 

  王颖听了康西的话,眼睛眨眨又想哭了。

 

  康西活动了一下身子又说:“去年我写了一篇科幻小说,可惜刚写好就被新来的一个舍友拿来擦床铺并扔掉了。那时我睡在下铺,上铺没人睡,那天晚上刚写好,白天去上班,那天白天刚好来一个新员工,分宿舍分到我房间里去了,他见我上铺没人睡,就睡到我上铺去了。我上铺好久没人睡了,上面有些脏,我的稿子写好后就随手放在床上,他见我床上那么多纸,就全部撕下来擦床板了。擦完后,又给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了。我晚上下班后怎么找都找不到的稿子,一问之下,那个新来的人说他擦床铺了。当时我气的就像打他一顿,可那家伙傻里傻气的,我也就算了,当我再去外面垃圾桶找的时候,早被清洁工清理掉了。我一气之下,也没再写了。那篇小说的大概意思是说,我们国家发明了一种比硫酸腐蚀度还要强上一千万倍的液体。可以用人工降雨方式降落指定的区域,凡是被这种高浓度硫酸雨淋到或溅到,哪怕是一滴,就可以腐蚀掉一个人。不管是人或其他动物,房子,汽车树木和其他一切武器,简单一句话,凡是被这种高浓度硫酸雨淋到的地方,统统都会被腐蚀成液体。

 

  我的小说里有好几个国家都被我们国家用这种高浓度硫酸雨消灭掉了,就是导弹遇到这种硫酸雨也会在瞬间融化成铁水。我的小说里是咱们国家在太空建立了一百个相互连接的空间站,这种硫酸雨可以在太空直接指定到某个国家某个地区,就像是下一场雨,令受击国家无从反抗。三个小时,受击国家就变成一个铁水国,将不会有任何生物,建筑物存在。比之核武器还要强烈几百倍,其最大的优点就是这种硫酸雨不会像核武器那样扩散,它只会毁灭掌握者指定的区域,对指定外的区域不会造成任何破坏。小说中,我们国家是地球统治者,没一个国家能破解这种硫酸雨。现实中,如果我们国家能发明这种硫酸雨,哪个国家再敢找我们的麻烦,让他们尝一次硫酸雨,一个小时,就可以让那个国家从地球上消失,国家的人全部死掉化为液体。”

 

  “呵,原来你这么爱国啊。只是这种方法如果真的发明出来的话,会不会太残忍,太不人道。”王颖眨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爱国青年。

 

  “人道?中国讲人道,未必别的国家就讲人道。你应该很少看新闻吧,哪天没有几个国家对中国无事生非。故意欺负中国,看来看去,还是那几个国家。我曾幻想过,如果中国能发明这种硫酸雨,先把那几个可恶的国家干掉。”康西很激动地说着。

 

  “你真的这么想打仗吗?”王颖吃惊地看着康西问。

 

  “就是因为小时候我家穷,人少,所以总有个别的人欺负我们。现在我长大了,没人敢欺负我们。谁敢再动我爸妈一根汗毛,我宰了他全家。”康西越说心情越激动,他是个火爆性子。王颖一时不知该如何说他,康西又接着说:“国家亦如此,国家穷,没本事,外面的国家就故意欺负我们。我就是受不了这种欺负,不管是家人受欺负还是国家受欺负,我都不能忍受。如果国家肯建造航母或这种硫酸雨,我愿把我所有的钱都无偿捐出来。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任何国家都不能欺负我们!”

 

  王颖听完他这一席慷慨激昂的话,忍不住笑道:“你脑子里每天想这些不累吗?”

 

  “不是累,是气愤。想到国家现在这么软弱就气愤,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是一个中国人,当然要关心了。”康西振振有词地说着。

 

  王颖不在和他理论这个话题,知道他的脾气后,她想换一个话题,就问康西:“我们等下去哪玩?”

 

  康西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性格也是刚烈,容不得也忍不了别人欺负他家人。所以看到国家受别的国家欺负,也是义愤填膺。听到王颖突然问他去哪玩?一时不想回答。过了好一会儿,见王颖脸上露出尴尬地表情才懒洋洋地说:“去凤凰山玩吧。”

 

  王颖见讨论国家的话题影响了康西的心情,便强笑道:“小西,我们现在就去吧,别在想那些问题了,我们今天是出来玩的,要开心一点。”康西一想也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情绪也影响了王颖的心情。便摇摇头,试图把刚才的话题甩走。忙冲王颖笑一个说:“嗯,好吧,现在就去。”

 

文章发布:2017-02-11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