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进了‘豫香源餐馆’,餐馆老板早为他们准备好了一间房。六人还未进去,就看见里面已有人在。林一涛杨刚手里接过乌龟走到餐馆的后厨,把老板叫了过来。在老板耳朵上咬了一会儿耳朵,老板很年轻,二十三四左右,有点胖。接过林一涛递来的塑胶袋,打开看了一眼说:“行,没问题。”

 

  林一涛进了房间,见房间出了康西五人还有四个女孩子,都是他们厂的。那四个女孩一见林一涛进来,其中一个黄色卷发的女孩冲林一涛大声说:“死林一涛,说好六点钟等我们,倒是让我们等你了半天。”

 

  “阿凤,我给你说,刚才小西他们买了好多龟龟,好好可爱。你们要不要拿两个回去养?”林一涛确实很聪明,转移了阿凤的话题,又可以把乌龟送给她们养。加上老板的配合,想让他林一涛戴龟壳,门都没有!

 

  “好啊,在哪里?”坐在最右边的女孩兴奋地问。

 

  “现在在厨房里面,我去给老板说下,让他把最小的不用炖汤了。”说着赶紧闪人出去了。

 

  康西他们想说什么,只好闭嘴不说了。林一涛这家伙好狡猾,把乌龟送人,那岂不是又让他少戴几个?她们既然说要了,康西他们也不好意思说不给。那四个女孩和康西他们都是一个车间的,和康西,杨刚的关系算是熟悉的陌生人那种。彼此在上班的时候由于不在同一条线,平时也没什么交往。现在都来参加林一涛的生日,关系无形中近了一层,当下,那四个女孩主动和康西他们四人聊天。

 

  刚聊几句,门外又连续进来八个人。三男五女,这八人康西都认识。有三个女孩就在他们那条线的包装台上班,每天都会和她们见面,但很少和她们说话。

 

  另几人也是半生半熟那种,康西,杨刚和阿凤她们四个见到他们八个进来,互站起来让座。那五个女孩好像和阿凤她们很熟悉,五个人都坐在阿凤旁边。还好,这间房子比较宽阔,十八个人坐在一起也不显得拥挤。

 

  不一会儿,两个服务员端菜上来。林一涛让服务员拿酒和饮料过来,一个服务员拿了三瓶白酒和两件啤酒。另一服务员拿来五大瓶冰冻饮料。并把酒杯一一摆放好,就出去不打扰他们吃饭。

 

  这时,门外探出一头,有点紧张和一点不好意思。康西一看,是王颖。林一涛,杨刚等也看到了。林一涛和康西几乎同时开口说:“快进来吧。”

 

  王颖听了这句话才现身,双手负背,慢慢走到林一涛面前,右手伸出来,手上提着一盒蛋糕说:“生日快乐。”

 

  “谢谢”林一涛赶紧接过蛋糕,由于预算中没有想到王颖会来,见没椅子给王颖坐,忙起身把自己的椅子给王颖坐,他自己出门搬椅子去了。

 

  王颖没有搬林一涛的椅子坐,而是转身走到康西身边和康西说话。林一涛搬椅子进来,见王颖没有搬他的椅子坐,就把椅子搬过去放在康西的身边。

 

  康西右边是杨刚,左边是刘志,王颖迟疑了一会还是坐了下来,这样她就是坐在康西和刘志中间了。刘志左边是车间另一个男孩子,那男孩下面才是女生。

 

  王颖和康西尴尬地笑笑,林一涛让大家先喝酒,不一会儿,菜摆满了桌子。

 

  喝了一会儿酒,席龙说:“今天是涛的生日,他是寿星。其实说一句实话,涛真的长的很帅。为了这个帅哥,为了这个寿星,我要陪你喝一杯。祝你生日快乐,心想事成,越长越帅,青春永驻,桃花运旺。”

 

  席龙坐在林一涛左边,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向林一涛说着生日祝福向他敬酒。林一涛忙站身起来,嘴里忙说:“谢谢兄弟动听的赞美和衷心的祝福,谢谢。”

 

  二人干杯后,坐在席龙下面的色鬼又站起身举杯向林一涛说:“好话都被阿龙说完了,今天是涛哥的生日,阿龙说的对。涛哥长的帅,非常帅,帅的非常。那我就祝涛哥生日快乐,身边美女如云,老婆多多。”

 

  林一涛听色鬼如此一番话,忍不住把嘴里的酒都笑将出来。然后又轮到杨刚敬酒,杨刚下面是康西。一圈酒敬下来。林一涛已有点晕乎乎了,辛好喝的是啤酒,不然喝白酒这一圈都让他醉倒了。女生中,就阿凤,小美喝啤酒,剩余女生都是以饮料代替。

 

  席龙拿过一瓶白酒说:“是男人每人喝一杯白酒。”他一开口,色鬼也跟着起哄,并自倒一杯白酒。杨刚也只好倒一杯,除了康西和刘志,其他男孩都倒了一杯白酒。

 

  见他俩不倒白酒,林一涛就问康西怎么不喝白酒?康西振振有词地说:“现在我们还不是男人呢!”

 

  “切,我也不是啊!”林一涛大叫。

 

  “刚才说错了,是男的就喝一杯白酒。”席龙忙补充说。

 

  他这么一说,康西和刘志才倒了一杯白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男生都喝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林一涛,心情异常兴奋,说起话来手舞足蹈,声大如雷。并不时说几句笑话,把那些女孩逗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没办法,林一涛脑子里让人开心的东西太多了。一会儿讲笑话,一会儿出题让大家猜,又是出谜语,答不出来的喝酒一杯。

 

  时至九点,已有两个人喝道趴桌而睡。两名服务员端来四盆乌龟汤。众男生都喝的头晕脑胀,分不清东西南北。林一涛让服务员帮他们盛好一碗汤,林一涛让大家喝龟汤解酒。

 

  醉倒的那两个人被女生中的小草,小思叫醒喝龟汤。王颖坐在康西身边,一直劝康西少喝点。康西听她的话,喝的最少,也是男生中头脑唯一清醒的一个。

 

  大家喝完汤,服务员把残酒剩菜都撤了。

 

  林一涛把王颖送的蛋糕拿到桌上,这时小思,小草,阿凤,小枝分别拿出一蛋糕上来。还都是四磅重的蛋糕,康西一见,笑道:“天呢,我肚子吃的饱饱的,还拿那么多蛋糕上来。”

 

  林一涛站起身来,还没站定,又跌坐在椅子上。挣扎半天再次站起来,推开椅子,摇摇晃晃走了出去。

 

  “他这是怎么了?”小思不解的问。

 

  “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吧。”康西回答。

 

  “小西,你去看下他吧,他喝醉了,不要出什么事。”王颖轻轻碰了一下康西说。

 

  “嗯”康西低声应一声,刚想起来,却见林一涛又返了回来。身后又跟着五六个人,有一个就是餐馆老板,四个服务员和一个小男孩,男孩约八九岁。

 

  林一涛请他们进来,那四名服务员见房间没有椅子,就出去搬了六张椅子过来。林一涛见大家都做好了,就说:“今天是我的生日,谢谢大家肯过来陪我一起过生日。谢谢大家,我感觉我很幸福,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很高兴也很幸福。”

 

  他说话完,大家都微笑着向他鼓掌。小草,小思,王颖等几名女生忙着插五个蛋糕的蜡烛。

 

  林一涛今年二十岁,吃了蛋糕就是二十一岁了。二十一岁就要插二十一支蜡烛,可每份蛋糕只有十九支蜡烛。小思她们就把其中一份蛋糕上的蜡烛取下来,蛋糕给了老板。

 

  四盒蛋糕插好蛋糕并点燃,一名服务员把灯光关掉。房间一下子黑暗起来,蜡烛跳跃的火焰,焰光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看上去如镜中的映像呵了一层雾气。

 

  “涛,许个愿吧!”康西催林一涛说。

 

  “四份蛋糕可以许四个愿吗?”林一涛似自言自语又似在问每一个人。

 

  “你也太贪心了吧!”康西说他,

 

  “应该不可以吧,只听过许一个愿,别在太贪心哦。”小思笑道。

 

  “一个蛋糕许一个愿望,那还有三个蛋糕蜡烛还没吹呢。应该是这三个愿望是你们的,等下我们一起吹蜡烛好不好?”林一涛语气有些软绵绵。

 

  “嗯,好吧。”小草和阿凤,小思同时答道。

 

  “那现在大家一起许愿,我喊一二三,一起吹蜡烛哦。”餐馆老板提议道。

 

  “好……”众人随和着说。

 

  房间陡然静了下来,静的彼此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

 

  十秒,十五秒,二十秒。

 

  “一,二,三,吹蜡烛。”餐馆老板一声喊,众人欢呼一声,齐把四份蛋糕蜡烛吹灭。

 

  黑暗中响起熟悉又动人的生日之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唱着,康西先流下眼泪,虽然是林一涛的生日,却令他很开心。从小到大,每每他过生日,爸妈就给他煮一个或两个鸡蛋。一句祝福的话都没有,完全没有这种让人感动想哭的气氛。出来打工后,过生日更是凄凉,刚出来时,身边没有一个知心朋友。到了生日那天,他就一个人跑到外面草地上发呆。口袋里没钱,想买点吃的都没钱买。一个人看着没有于月星的夜空,静静发呆,想家人,想着未来,就不知不觉泪流满面。他时常觉得自己活的窝囊,每个月的工资都会准时寄回家。

 

  有一次,爸打电话,说妈病重了,要他寄钱回去。辛好后天就要发工资,一共发了一千五百一十五块。他寄了一千五百块回去,而邮费则是十二块。从邮局回来,他的口袋只剩下三个一元的硬币。这三元钱就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和零花钱。还好厂里包吃住,别人晚上下班后出去逛街买水果回来吃,他则是躺在床上看书或写字。如果没书看了或不想写字的时候,就出去躺草地对空发呆。

 

  香皂没了,就不用。洗发水没了,就用洗衣粉洗头。为了省牙膏,每次刷牙都是用一点点。洗衣粉也是省着用,宿舍没提供开水,别人口渴就去买饮料喝,而他只能喝自来水。

 

  有次喝自来水喝的拉肚子一个礼拜,硬是舍不得花几块钱买盒药。没人能体会到他受的苦,没人了解,更没人帮他和他交朋友。直到认识林一涛,林一涛帮他,听他的心里话,安慰他,鼓励他,让他非常自卑和内向的心逐渐开朗起来。所以说,在他今天能认识这么多朋友,林一涛对他的帮助,已无法用言语表达。看到林一涛今天这么幸福,他也很幸福,在他心里,林一涛已是他最好的朋友和兄弟。

 

  王颖把切好的蛋糕递给康西手中,见康西脸上有流泪的痕迹。就轻声问他怎么了?康西接过蛋糕吃了一口说没事。

 

  其实,这是康西第一次吃蛋糕。他很喜欢吃上面那层白色的奶油,王颖见他把蛋糕上的奶油,而下面那层面包不想吃。就把自己那块还未吃的蛋糕递给他说:“我不喜欢吃奶油,你帮我吃了吧!”

 

  康西看向王颖的眼睛,发现王颖一双秋波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半推半就还是接住王颖王颖递过来的蛋糕,王颖就从康西手里拿过他吃剩的蛋糕低头吃了起来,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好似很香甜。

 

  本来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再者,餐馆老板又不想让他们玩砸蛋糕游戏。小思,小草提议去K歌。立即有一半人举手同意,经过一番商议,有一半人不去,直接回厂了。剩余一半人就去隔壁超市三楼去K歌,剩下的两个蛋糕和残局由餐馆老板搞定。

 

  林一涛换币进了一间房,大家跟在他后面进去。林一涛把朋友送来的礼物放在桌子上,小思先点一首张柏芝的《心语心愿》。杨刚说这首歌老了。小思说:“你懂什么?不懂就不要乱说话,这叫经典之歌。”说完,拿起麦克风随着屏幕上的歌词唱了起来。

 

  小思唱的很好听,嗓音模仿张柏芝也很像。王颖,小草,阿凤各在选歌。杨刚,席龙,刘志,色鬼,林一涛加上康西一共是十人。小思刚唱完,阿凤投币进去,选了一首《下辈子不要做女人》。色鬼看见屏幕上的标题,从桌上拿一个点唱币过去,投进去后扭头问杨刚和刘志:“《下辈子还要做男人》编号是多少?”

 

  杨刚和刘志赶紧去翻歌曲本。“2022”刘志刚一打开正好看到这首歌。色鬼按下编号,选了这首《下辈子还要做男人》。

 

  阿凤唱歌还算可以,一曲唱毕,轮到色鬼唱了。色鬼虽个子矮小,嗓音却很高。不过,可能是很少唱这首歌吧,老是跟不上歌调。色鬼唱完,王颖就投币选了一首蔡依林的《日不落》。小草选的是郑源的《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杨刚也选了一首张雨生的《大海》。康西选的是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林一涛见大家都选了,他也选了一首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

 

  王颖的声音很甜美,唱过《日不落》。康西感觉她比蔡依林唱的还要好听。小草应该也是经常来K歌吧,虽是柔柔女声,却唱的伤感十足。杨刚唱《大海》有点音调变味。康西一曲《我的未来不是梦》唱的唯美动听。终于轮到寿星出马了,说实话,连康西也未听过林一涛唱过歌。

 

  林一涛本不想唱的,但大家都齐声让他唱。没办法,唱就唱。第一句歌词唱出来,众人全倒。这哪是唱歌啊,说读也不是读,又不是念。刚唱到“是你的红唇黏住我的一切”时,康西一把夺过他手中麦克风痛苦地说:“大哥,饶了我们吧,我们都还年纪小,不想这么早就与世长辞。”

 

  林一涛又从康西手里夺回麦克风说:“你们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一般人,我是绝对不会唱歌给他们听的。今天免费唱歌给你们听,却还不想听,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哎,恐怕等不到后悔那一天了。”色鬼绝望地说。

 

  “听你唱歌就等于慢性自杀啊!”杨刚躺在沙发上说。

 

  “切,我唱歌有那么……有那么大的魅力吗?”本来想说有那么难听的,脑子一转,说了一句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何止魅力大啊,那简直是招魂的音乐,请恕我实话实说。”康西一抱拳说。

 

  “啊……”林一涛咬着牙,想吃了康西,色鬼他们。哼了一声说:“你们太幼稚了,幼稚的没一点儿音乐细胞,给你们唱歌,等于对牛弹琴。”

 

  “对,牛弹琴。”康西嘻哈答一句。

 

  “说的牛。”杨刚伸出大拇指赞康西一句。

 

  “让小思,阿凤说说我唱的怎么样?”林一涛知道这两个人一定会站到自己这一面的。谁知他刚问完,小思就笑着说:“你让我说实话还是假话?”

 

  “实话……那个……你……还是别说了……小女孩不懂事,会乱说的。”林一涛一想就猜出来小思所谓的实话和假话是何意。

 

  王颖轻轻对康西说:“我想先回去,你送我回去好吗?”

 

  “嗯”康西对于她的话已习惯性地嗯一声,一表回答。

 

  王颖站起身,康西也忙起身。王颖向林一涛等人笑笑说:“我有些头晕,先回去休息,你们慢慢玩吧,我让小西送我回去就可以了。”

 

  “那好”林一涛看了一眼王颖和康西又笑道:“小西,你这个护花使者了要护好花哦。”

 

  “那你们慢慢玩。”康西跟在王颖背后回头对林一涛,杨刚他们说。

 

  “知道了,路上小心点。”林一涛挥手告别。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哦。”色鬼在里面叫了一声。

 

  “采你个色鬼。”康西打开门,又回头回了一句色鬼。

 

  出了超市,迎面吹来一阵风。王颖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康西看见,快步走到她身边关心的问:“冷吗?”

 

  “有点”王颖低头小步走着。

 

  “哦”康西想把自己的衣服脱给她穿,又怕她拒绝。

 

  一路上,两人无语。王颖低头走,康西在后面也小步跟着,一直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似个保镖。

 

  其实这是王颖故意走的这么慢,但康西见王颖走慢也放慢脚步。以前他走路都是大步流星,今天小步走着,让他很不习惯。

 

  进了厂区,王颖突然回头对康西说:“陪我说说话好吗?”

 

  康西跟着她后面这一路上一直想着心事,王颖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王颖以为他不同意,就转身走开说:“不乐意算了,我回宿舍了。”

 

  “等下,我想和你说说话。”康西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这一句话,不好意思的双手抓腿部的衣服。

 

  两人来到花园一角的草地上,此时已是深夜二十三点,花园里只剩下他们这一对‘非恋人’。

 

  康西就连坐着也和王颖保持着一米距离。从来没和女孩子单独出来还坐如此之近还是在晚上。“你可以过来一点吗?”王颖又突然说。康西听了,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现在真的很害怕,心跳的咚咚响。

 

  他怕王颖什么?他也不清楚。反正听到她那句话,就感觉浑身血液暴涨。终于移动了一点位置,王颖见他这副模样突然站起来就走。康西一下子跳起来去追她,王颖停止脚步,康西差点没控制住脚下速度撞到她。

 

  王颖静静看着康西,康西能明显感受到她的呼吸变粗又变急促了。突然王颖出乎意料地扑在他的怀里,顿时,康西感到天旋地转,身子一阵发酥,双手僵硬地垂在身子两侧。

 

  王颖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康西就这样让她抱着自己哭。

 

  一个哭,一个像石雕一样呆立原地不动。双手想去抱她,却又没那个勇气。王颖抽泣抱着他,他也想不到什么话对她说。

 

  陡然,“我喜欢你”四个字从王颖抱着康西哭泣的嘴里吐了出来。康西更似触电一般,身子一晃,加之被王颖搂着腰,重心没控制好,一下子摔倒在地。

 

  王颖伏在他胸口不起来,康西双手终于鼓起勇气紧紧抱住王颖。王颖感到康西双手的力气很大,搂着她的腰都痛了,她没吭声,她喜欢他这样搂着自己。

 

  她的脸紧紧贴在康西的左胸口上,咚咚响的心跳,就好比冲压床在耳边作业时那么响,但很好听,就像一支优美的曲子。

 

  “从去年我第一次看你的文章,就对你产生了好感。虽然那时候我还没见过你,不知道你长的什么样子。但我知道,你的心一直在孤独,你的心很坚强,你的理想很伟大,你的思想很疯狂。我曾许愿说,如果能让我见见你多好啊!你还记得吗?我以前给你的回帖里,发了三十多篇帖子,就是希望你能回我信息。我每天都在看,你却自发帖时,没在回来看一次。于是我又去寻找你的文章,你每次发了帖子都不再回来看一眼。这一年,我看了你二十三篇文章,给你回了一百五十多篇帖子。帖子里有我的邮箱,但是,你一直没在回来看一次。你可知道你昨天说那篇文章是你写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是的,我的确是不相信,是不敢相信。发了一百多帖子都不回,却突然人出现在我面前。直到你用你的网名给我回复帖子,我才相信。从你的文章里,我读出了你的心,你的文章和任何人的都不一样。你的寂寞,孤独,无助,理想抱负都隐现与你的文章里。在读你的文章时,我的心跟着你的心情一起孤独一起悲伤。害的我每天不论何时,心里都在想着你,想你此时此刻在天空的另一块大地上,在想什么?还在孤独吗?还在无助躺在草地上对着夜空发呆吗?每每这样想,如果我能在你身边,就可以陪你聊天,陪你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夜空静听你的呼吸。现在我做到了,我现在好开心,感到自己好幸福。”缓缓柔柔地说着,说到最后,她的泪水已把康西的衣服浸湿一片。

 

  他挣开康西的双手,移身上前。她的唇凑到康西的脸上,却发现他也是满脸泪水。泪水滑腮而过,两行泪痕借树梢间透过一块灯光一照,泛出淡淡莹光。

 

文章发布:2017-02-0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