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二十三点三十五分。盛大电器厂男生宿舍A栋5楼5号宿舍,灯光明亮,透过门框依然很清晰地听见里面的人对话。只听一个粗嗓门年轻的声音说:“席龙,今天我们线又来一位靓女,知道不?”另一深厚男声接道:“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那粗嗓门又说道:“快下班的时候了,就坐在我和刚子的对面。那个女孩正好符合你的理想条件,高高瘦瘦的。”

 

  那叫席龙的人又说:“少蒙我了,你林一涛什么人,别人不了解,我还不清楚吗?有靓妹还能轮到我啊!”林一涛哼了一声说:“不信拉倒。”

 

  又一声音开口说话:“涛这家伙女朋友。”席龙赶紧追问:“是哪个?我怎么不知道!”林一涛忙澄清:“别听杨刚瞎说。是不是现在还不知道呢!”杨刚说:“他女朋友不是我们厂的,是在网上认识的。四川的,叫燕子。林一涛里面还有她的相片呢。我看过,长的还可以。”

 

  “让我看一下”随着席龙这一句话喊出,立听里面床铺咯咯响。陡闻林一涛大叫:“阿龙你干嘛?”“给我看下”席龙听起来很兴奋。随后哇的一声叫道:“好靓啊,看你林一涛表面上挺老实,竟泡到一个四川妹子。”

 

  “亮?有多亮?有没灯泡亮啊?”又一懒散声音不急不慢地问。席龙接道:“比灯泡亮多了,不信你看。”那懒散声音说:“免了吧,我怕刺眼。”

 

  又一阵响动,像是有人在夺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又听林一涛说:“刚子常说咱们线的助拉大海适合做老婆。不如让刚子去追大海,今天新来的那个靓妹让给阿龙。现在咱盛大厂四大帅哥就差小西没女朋友了。”那懒散声音说:“你林一涛跑步全厂第一,追女孩当然也比我快。”席龙忙接道:“人家康西眼光太高。厂里的女孩子他看不上眼,怎么说人家也是全镇武术比赛的冠军啊。双截棍耍的杠杠的。”

 

  林一涛笑道:“双截棍我也会耍啊。”杨刚说:“那你和小西比试比试。”林一涛忙说:“有什么好比试的,我们俩都差不多。”康西说:“哪里,哪里,和林一涛,涛大侠比,我康西甘拜下风。”

 

  “哗”的一声响,门被疾速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四具光溜溜的身体,均坐在四张上下铺的下铺。形态各异,正在用手比划着说话。四人均二十左右年纪,见有人过来,忙用被子遮住下身。

 

  待看清来人是一个三十五六岁年纪,穿着浅蓝色,左胸标有‘盛大’两黄字的本厂工衣时。坐在靠门左边的林一涛冲来人大叫:“老陈,开门这么猛,我还以为打劫呢。”

 

  老陈进来看看四人问:“你们怎么还不睡觉在干嘛呢?”杨刚不答反问:“老陈,你不是上夜班吗?怎么还回宿舍干嘛?”老陈坐在杨刚床头,边脱鞋子边说:“没料了,今晚不上班了。”

 

  席龙又问:“那刘志和色鬼他们两个呢?”老陈脱掉鞋子和工衣,站起来说:“他们通宵去了。”说着去了洗手间。林一涛笑道:“色鬼带刘志去通宵,肯定去看那种片子。”色鬼这个外号还是他给王奇取的,他初叫这个外号时,席龙,杨刚和刘志也跟着叫。一来二去,大家都叫习惯了。

 

  王奇刚开始还反对这个外号,觉得这个外号很不雅。时间久了,也慢慢接受了。杨刚躺在床上斜着身子,手指着林一涛笑道:“你肯定也看过。不然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们两个去通宵就是为了看那个!”

 

  林一涛装作毫无此事地说:“我可没看过哦。”“你敢发誓?”杨刚追问。康西又加一句:“说没看过骗小孩子还差不多。你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了,你要是真没看过,我就不姓康!”林一涛将音调又提高五十分贝:“我发誓”随又将音调降低一百二十分贝说:“我那只是一不小心看到的,也只是瞄了一眼就没看了。”

 

  康西随林一涛的话音落地又问道:“请问林一涛同志。你那所谓瞄一眼是多长时间?”带着坏笑看向林一涛。林一涛点头想了想说:“我又没看时间,怎么知道是多长时间啊?”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从床上坐起来,看像康西说:“你敢说你康西没看过?”康西趴在床上,抱着枕头看着林一涛笑嘻嘻道:“做人要厚道,我承认!我看过,而且一共看了三次。”

 

  “哼,那你还说我?”林一涛又看向杨刚和席龙。学着康西的声音问道:“做人要厚道,你们两个看过几次?”杨刚也笑了,说:“做人我很厚道,我看了两次。”席龙笑嘻嘻道:“我看过十次。”

 

  “啊,阿龙最多”杨刚一听,惊呼道。“还整天在我面前装好人。”林一涛补充一句。“年轻人啊……”老陈从冲凉房穿着一条短裤出来。用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水泽。边擦边说:“不要整天看这些,小心控制不住会犯罪的。”说着又进了冲凉房。

 

  林一涛笑道:“要犯罪,就只有阿龙会犯罪。整天看女孩子色迷迷的。”席龙一听,笑着反击:“就你林一涛老实好不好?前天还对我说某人看见排骨汤的内衣是粉红色的……”还没等席龙说完,林一涛赶紧打断他的话并解释说:“我也不是故意看到。排骨汤在我前面蹲下系鞋带,我一扭头就,就这样不小心看到了。”

 

  冲凉房里灯光一黑,老陈从里面出来。爬到杨刚的上铺说:“你们还不睡觉啊,都十二点半了。”

 

  “关灯,关灯,睡觉了。”林一涛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按下开关,宿舍一下子被黑暗吞噬掉了。四人也不再说话,明天还要上班,该睡觉休息了。

 

  林一涛刚关灯坐到床上,就看见康西在玩手机,便问:“还不睡觉在干嘛呢?”

 

  “看电子书”康西随口答道。

 

  “哦”林一涛哦了一声,又问:“什么电子书啊?黑的?白的?还是黄的啊?”

 

  “恐怖的”康西懒洋洋的回答。

 

  “我才不信呢。”林一涛确实不信。三更半夜康西会看恐怖电子书?根据康西的年龄和青春期发育状况来看。一般这个年龄的人更喜欢看另一种故事。这一点他林一涛深有体会。当下忙叫:“手别动,别换。让我看下你到底在看什么?”</span >

 

  一步顶两步小跑过去。其实已他的速度跑去,康西想换一个电子书也没时间换。毕竟林一涛怎么说也是厂里一年一度最隆重的长跑和短跑比赛的双冠军。

 

  林一涛跑过去,一把抓住康西拿手机的右手。把脸凑过去看,只见屏幕上面标题是‘三更尸变’又往下看一段文字。随小声了出来:“子夜刚过,通亮的太平间传来一阵阵轻微的响动。正在值夜班刚来上班的小林听到声响,走过去看。只见玻璃上倒立一个人头,两只眼睛没有眼球成了两个黑洞。下巴的肉好像被什么动物啃过一般,血淋淋的染了满窗户都是血。两排被血染红的牙齿微微张合。像是对小林说些什么……”林一涛越念越觉得背后发凉。

 

  “林一涛,你看看我的眼。”康西说着拿手机映照自己的脸。只见康西一张脸阴森森的,又因手机屏幕的光白而微黄。再加上刚才看的那段鬼故事,就仿佛自己是故事中那个小林看到窗户上那个倒立的流血人头。只这瞬间,头皮发麻,心脏狂跳。不由自主‘啊’了一声惧叫,并坐倒在地。

 

  康西见状,呵呵地笑。杨刚,席龙和老陈忙扭头来看。林一涛慢慢定下心来,见被康西耍了,很生气:“好你个小西,敢吓唬我是不?”康西忙解释:“不好意思哦,我还不知道你这么胆小。实在是不好意思。”林一涛一听更是不悦:“我胆子小?谁说我胆子小?刚才那只是突然间看到脑子不适应的东西。脑子一时反应不过就传达给了心脏,心脏一时接受不了,又传给了四肢。又因四肢长期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所以才会条件反射地作出刚才的动作。这不能说我胆子小,这只能说我条件反射能力太强了,知道不?”

 

  林一涛努力为自己刚才吓到倒地进行反驳。话一说完,又暗自佩服自己的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竟然能说出这样令他自己刚开始也想不到的解释。

 

  “哦,是吗?”康西看着黑暗中因为惊吓还没恢复正常心跳的林一涛又说:“有胆量你现在去下洗手间!”

 

  “我又不尿急,干嘛去洗手间啊,里面味道好闻是不是?我可没你那么好雅兴。”说着走向自己的床铺,快速躺下,蒙头便睡。

 

  康西暗自奇怪,林一涛睡觉从不蒙头的。怎么今天睡觉蒙头睡啊?但他没问。都一点了,阿龙,刚子都睡了,于是也关机睡觉。

 

  505宿舍不一会儿传来声声熟睡的声音。

 

  盛大电器是一家国际家用电器生产厂。占地二十万平方米,有厂房二十栋。只要生产咖啡机,搅拌机,面包机雪糕机等产品。皆销售欧洲及日韩。康西,林一涛,杨刚和席龙同在五栋二楼第五线工作。同宿舍的老陈,刘志和色鬼在八栋一楼冲压部上班。康西等四人在五栋二楼属于生产部。

 

  他们正在生产一种咖啡机,是销售澳大利亚的。整条线有员工七十三人,一名管理员,一名线长,两名组长和两名助拉。康西,杨刚和林一涛三人均做打螺丝职位,席龙在前面装线路板。

 

  这是一条自动拉,每隔五分钟流下一个模板。每个模板上放着一个货。每个员工必须在这五分钟之内完成自己的任务。林一涛做的最快,差不多三分钟时间就可以把自己的任务搞定。当然,剩下两分钟时间就可以左边和杨刚右边和李艳红聊天。

 

  杨刚最快也要四分钟时间才能完成,杨刚左边是康西。康西比林一涛做的慢点,又比杨刚做的快点。李艳红做的最慢,有时五分钟时间还搞不定。坐在她下面工位她的老乡每次流模的时候都要给她推模。

 

  李艳红性格直,有什么说什么。但言语方面严重超出她的年龄范围。她90年出生的。林一涛,康西和席龙都是88年出生的,杨刚是89年。

 

  林一涛就坐在杨刚和李艳红中间。整条线每个人座位之间相隔不足0.5米。记得刚认识的时候,大家说话一个比一个客气有礼貌。后来相识熟了,逐渐露出自己的本性。但李艳红的‘有话就说’时常把林一涛四人雷到惊呆。尤其是在两性方面的问题上,作为男性的林一涛竟被李艳红说的面羞赤红。

 

  席龙脸皮还厚点,还能和李艳红在这方面彼此研究一番。后来李艳红就把林一涛,杨刚和康西定为‘闷骚’型的男人。三人一听,一时还不明白‘闷骚’为何意!李艳红说她也是从书上看到的。大意就是表面上对异性装作满不在乎,其实内心里恨不得马上‘非礼’她(他)。

 

  林一涛一听,忙说:“李艳红,我发誓。我内心从来没有对你有这样的想法。”

 

  李艳红边扭线头边说:“我说的又不是我。”

 

  杨刚刚打完螺丝,听李艳红竟说自己是‘闷骚’型男人,心里很不爽。就打击她说:“就你那模样,躲还来不及呢。还非礼你呢。”

 

  “TMD杨刚,我说了不是说我了,你还说。”李艳红扭头看向杨刚,透过眼镜镜片,从眼球里射出一股无形怒气。小嘴一张就‘出口成脏’。刚开始林一涛还诚心告诫她不要出口就骂人,这样形象不好。但她改不了,后来越说越习惯。大家就不再和以前那么和她说话了。

 

  李艳红戴着一副散光镜,烫了一头卷发,染一头红色。脸蛋白白嫩嫩,胖胖乎乎的。杨刚常说她长的像洋妞,可惜,李艳红的身材偏胖,影响了整个人的姿色。

 

  杨刚和林一涛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题。林一涛脑子里问题多得很,每天有出不完的题让杨刚和康西猜。出的大多都是脑筋急转弯,三人边打螺丝边猜题。林一涛的嗓门大,说出的话离好远都可以听的见。经常被线长和管理员听到,过来‘训话’。

 

  林一涛不理她们,照样还是大嗓门说话。而李艳红总喜欢在他们三人说话时插上一句。比如林一涛给杨刚和康西出题,李艳红就插嘴说她的答案。但她十之八九都没答对,还被林一涛取笑一番。

 

  林一涛做好面前的货又出一个脑筋急转弯给杨刚和康西猜。说:“一间屋子里有三个人,全都走了,为什么还有两个人?”李艳红立即答:“那两个人是影子。”“影你个头,不对。”林一涛这样打击她已成了习惯。

 

  杨刚也打好螺丝说:“那两个人是不是墙上的画像?”

 

  “不对”林一涛又看向康西。康西正在打螺丝。又扭头看向李艳红,李艳红此时正忙的手脚并用,就他林一涛一个人闲。嘿,都猜不出来就好了。林一涛心想。

 

  “哗”一声响,又流动一个模。林一涛顾不得洋洋得意,赶紧打螺丝。这时李艳红突然说:“我知道了,那两个人是死人。”“死你个头,不对。”林一涛打着螺丝说。

 

  “TMD那你说是什么啊?”李艳红猜不出心里不好受。

 

  “反正不是就不是啦,有本事猜出正确的答案,别找我要答案。”林一涛埋头打螺丝说。

 

  “猛男,去领奖金。”助拉大海走了过来,在康西后面拍了康西一下肩膀。

 

  “什么奖金?”康西一头雾水地看向大海。

 

  “我也不知道,你去就是了。在文员那里,你去我顶你的位。”大海接过康西的风批打螺丝,康西一脸迷茫地走向文员处。

 

  此时文员写字台处已站满好多人。一个三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的男人见到康西就递给他一张表,同时说:“签上名字吧!”

 

  康西接过表后才明白是自己在《盛大月刊》发表的两首诗歌。两篇都采用了,每篇是二十块钱。康西签了名字,那男人递给他四十块钱和一本《盛大月刊》,并鼓励他多写点。

 

  康西把钱放进口袋里,拿着书走了。林一涛见康西手拿一本书,未待康西走近,伸手就把书夺了过来。拿正一看是《盛大月刊》。笑道:“哇塞,又中了,这次中几篇啊?”说着打开目录栏,去找康西写的文章。“才四十块钱”康西说完大海叫他回来打螺丝。

 

  大海把风批让给康西,又问了他领多少奖金?康西又对她说了一遍。大海一听不信地说:“你上次不是领了八十块吗?”康西说:“上次投的是四篇,这次只有两篇啊。”杨刚也打好螺丝,问康西道:“我怎么没见你怎么写啊?你投了多少篇?”

 

  康西刚才只顾着说话了,面前的货还没打好螺丝就流了下去。赶紧站起来打螺丝,百忙中应付地说:“多少篇我都不记得了。这次是两篇。”

 

  “怎么上面没你的文章啊?”林一涛叫道。

 

  “想念你的秋波”康西总算把才那个货搞定了,松了一口气说。

 

  “啥?想念谁的秋波?”林一涛一愣又追问。

 

  “我说的是笔名。”康西没好气的说。

 

  “你笔名不是叫寻梦仔吗?”林一涛放下书去打螺丝。

 

  “你大名叫林一涛,小名叫涛,还可以叫作涛涛。你都有三个名字,为什么我的笔名就不可以有两个名字啊?”康西又打好面前的货,见大海正在翻看书刊。便说:“大海,昨晚刚子说你了。”

 

  大海是广西人,瘦瘦的,有160公分高,笑起来很可爱。听康西这么说,便笑问杨刚昨晚说她什么了。“刚子说你很适合做老婆,温柔贤惠,人又好看。”康西笑道。

 

  杨刚傻笑的说:“他骗你的,我没说。”

 

  康西又笑道:“做人要厚道,说就说了,怕什么?”

 

  大海笑吟吟的说:“我有男朋友了哦。”

 

  康西说:“不会吧,那你男朋友是哪里的?”

 

  大海说是我们那里的。康西有点不信,又问:“真的有了?”

 

  “是啊。”大海点点头。

 

  “确定?”康西还想再确定一下。

 

  “骗你干嘛,说有就有了。”大海说完把书一卷拿在手心里说:“我先去看下你写的,等下给你。”

 

  “大海等下”林一涛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忙喊住正欲走的大海。大海回头问是什么事?林一涛说:“昨晚在我对面那个女孩子怎么今天不在了?去哪里了?”

 

  “在后面包装台啊,怎么了?”大海看着林一涛,搞不懂林一涛问这个干嘛。“对了,还有。那个女孩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一口气问了四个问题。

 

  大海笑眯眯地问:“你是不是想追她?”

 

  “才不是呢,我再给阿龙牵红线呢。”林一涛忙澄清自己问那女孩的目的。“哦,是吗?看不出来啊。”大海笑着说。

 

  “你看不出来的事还多着呢。”林一涛摆出一副老实加大好人的姿势。

 

  “喂,林一涛,这个货怎么没有打螺丝啊?”李艳红指着面前的货让林一涛看。惨了!刚才只顾着说话,漏打螺丝了。赶紧把货抱到桌子上打螺丝。大海又说:“那个女孩好像是你老乡,叫什么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去问吧,不和你说了,我走了哈。”

 

  见大海走了,康西对杨刚说:“大海有男朋友了怎么办?”杨刚满不在乎地说:“她有男朋友关我什么事?”

 

  “现在的确是不关你事。”康西说。

 

  “猛男,你写的文章在哪里?给我看下。”另一助拉高个子从包装台那边走了过来。人未到声已飘进康西的耳朵里。高个子是广东人,170公分。因为很瘦,看起来比杨刚和林一涛还要高点。所以林一涛他们就喊她高个子。康西的‘猛男’这个外号还是高个子给他取的,因为康西喜欢穿背心,无奈浑身肌肉发达,看上去很壮很猛。尤其是康西低下腰就可以看到两块大胸肌,林一涛经常说他比女孩子的还大。

 

  后来因为康西在高个子面前走过几次光,所以‘猛男’这个威猛的外号就如此产生了。高个子这么叫,大海也跟着这样称呼他。再后来全线的员工除了林一涛他们几个外,都叫康西为‘猛男’。

 

  初被别人喊,康西极是不好意思。日子久了,也就慢慢接受了。就像林一涛刚开始给色鬼取外号一样。其实很多人很多外号,即使你很不喜欢它,叫你的人多了,日子久了,也只有慢慢去适应它接受它。

 

文章发布:2017-02-0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