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 > 读爱 > 第4章 :王颖
第4章 :王颖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林一涛故意找话说:“你是刚来的吧?我前一段时间请假还没见过你呢。”


  “嗯,我才来一个礼拜。”那女孩说着,从电脑旁拿出四张请假条递给四人。


  康西往前走了几步去接请假条,眼睛忍不住往她电脑上一睃,见她正在看一篇文章,刚读几个字,康西就心跳加速,兴奋不已,因为她看的正是自己写的一篇言情小说。


  她抬起头看见一双沉迷的眼睛直直盯着她的电脑屏幕看,忙把网页小化,低头整理文件。


  她的举动明显是让他们走,林一涛早就看了出来,拉着康西的手说:“走了,还舍不得是不?”


  康西忙解释说:“不是,刚才那篇小说是我写的,我想看下有没有错别字。”


  那女孩听到康西这么说,就问:“你说这篇小说是你写的?”语气中充满不信。


  “你不信?”康西对她说话的语气有点不悦。


  “你网名叫什么?”她反问。


  “想念你的秋波,还有一个是叫寻梦仔。”康西赶紧答道。 


  “嗯,看来确实是你写的啦。”她又打开网页说:“我给你留言你怎么不回复啊?”


  “有吗?”康西凑身过来。


  她指给康西看,确实有一个叫“寻梦天使”的网友给他留了一段话。


  康西忙解释说:“这几天我都没上网,要不,等下我回复给你。”


  “嗯”她轻轻应一声。


  “喂,小西,你还赖着不走啊,十二点了,人家要下班了。”


  林一涛见办公室其他文员都已关闭电脑准备下班,就提醒康西说。


  “哦”康西哦了一声,移过来两步。


  她见康西走开,熟练的关机。


  “你叫什么名字?”康西快走到门口时又回头问她。


  “王颖,颖是林志颖的颖。”


  王颖回答时浅浅一笑,露出两个淡淡的酒窝,就像一瓣花朵飘飘落入湖中击起的波纹,一波彼一波,波波冲击着康西的心都痴迷了。


  王颖的那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放出无限阳光气息,整齐洁白的牙齿,仿如出贝珍珠,颗颗闪亮。两片小而有型的红唇,抿嘴一笑,如晴空那一抹闪电,硬生生将康西的脑门击的嗡嗡响,一切思绪都被这突来的抿嘴一笑击的七零八落。


  待意识逐渐清醒,却发现自己身在饭堂里,忙抓住身边林一涛的手问:“涛,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在办公室里吗?”


  林一涛将一双本就不小的眼睛又睁大一倍,嘴巴张成O字型,却没说出一个字,只是将右手大拇指竖起来在康西眼前左晃右摇。


  康西瞋道:“干嘛这是?” 


  “还问我干嘛?不信你问刚子和阿龙,你不知道你刚才有多花痴?叫你名字七八遍,你愣是没反应。看的人家王颖都不好意思了,你知不知道?当时的气氛有多尴尬?于是我就和阿龙两个人一人拉住你一只手,把你拽了出来。一路上,你就像被鬼附了身,不言不语,目瞪口呆,口水直流,双眼翻白,手脚抽筋,面色发紫……”


  “又忽悠我是不?”


  不等林一涛说完,就来一记左勾拳。


  林一涛后退一步躲开,大叫:“不信你问阿龙!哎,小西,你又有机会了,快看那是什么?”


  林一涛说着用手按住康西的肩膀一使劲,康西顺着他的力道转了个身。


  林一涛手指给康西看:“看见没有?王颖在那排队打饭呢,你插她后面去打饭,等下也顺势坐在她旁边吃饭。”


  康西说不去。


  林一涛说:“你不去是不?等有一天她成了别人的女朋友,可别说兄弟我不帮你哦。”


  盛大电器厂娱乐设备还算丰富。


  饭堂东面有一座楼房,一楼是打桌球,乒乓球,羽毛球的娱乐室。


  二楼是电影院,饭堂偏前右边是篮球场,球场西面是舞台,是厂里举办节目和为员工做生日HAPPY用的,舞台再往右也就是西面是锻炼场所,单杠,双杠,吊环等都有。


  康西喜欢一个人来这里锻炼。


  锻炼场所西面是小花园,花园不大,面积足才一百平方米,种了一些花草树。花园内设了六条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小径路边摆放几张石椅。


  夜晚的路灯发出淡黄色的光,深圳的夜色不怎么好看。无月无星,通体灰亮,像被绕了一层薄膜。


  深圳更似一个日夜不休的庞大机器,每天进出无数人数车流,马路两边那些碗口粗的树,枝茂叶密,可就是没一只鸟儿。


  这里也许是人理想的天堂,却是鸟儿的地狱。 


  每天人声喧闹,刺耳难受。


  到了晚上,这种折磨人难听的声音终于知道了疲惫,略静了下来,又轮到厂里车间机器马达转动的嗡嗡声。隔着几栋厂房围墙,仍能听到低沉而又清晰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也许人们对这种环境应经麻木,或者更应该说是适应!在这种永不休止的喧闹声下伴着自己心中那个小小的梦想,睡着了,而且很香。


  晚上,厂里许多恋人都会来这里约会。


  或相偎于石椅上,虽然石椅到了晚上有些凉,怎入侵的了恋人火热的心和身。或躺坐于草地间,偶尔被一只蚂蚁叮咬,也无所谓,恋爱,这一点痛算什么?


  一对对恋人彼此咬着耳朵说着悄悄话,白天疲惫的身心在心爱的人儿怀里,一瞬间就可以消失的无影无踪,换来的却是心情亢奋,精力充沛。


  也许当时厂里修建这座花园,目的也是为此吧!


  随着时间的时针一格一格往上爬,一对对恋人依依不舍拥抱着很不情愿地分开,各自回各自的宿舍。


  休息好,才能迎接明天的工作。工作好,才有机会更好的约会。


  现在已是凌晨一点零五分,花园里的恋人们早已熟睡在工作、梦想和心爱人儿的梦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人就是一个故事的源泉。


  在自己的故事里我们就是主角,每天在彼此之间都会发生一些故事。或礼花般绚烂,或盏茶般淡淡。每个人每天都在努力追赶着社会发展快速的节奏,不敢停留。仿佛一弛懈,就要被社会抛弃淘汰。


  没人敢驻足一秒,更没人敢给自己一个全面放松。


  康西此时此刻还在花园空旷的草地上练双截棍,他喜欢半夜三更一个人练,因为这个时候没有恋人会来这里约会,至少他没遇见过一次。


  涛,刚子,阿龙这三个家伙凌晨刚过就睡着了,康西一个人了无睡意,他时常一个人静坐于花园内,想家人,想身体多病的妈妈。


  他自05年出来,只07年回家了一次。


  妈妈的身体不好,爸也进入五十岁的高龄了,哥哥远在苏州上班,工资勉强够他和他女朋友一起生活用的。


  康西每个月的工资,只留生活费,剩余都寄回家去。


  别人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幸福并甜蜜地相恋。


  不是他不想找,他是不敢。


  他从来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也没约过一个女孩子去玩过,看到别的恋人相互拥抱,那种滋味甚不好受。


  他又想起昨天中午遇到王颖那一幕,那一瞬间产生的思绪冻结如触电的感觉,不正是自己一只梦境里所想要的吗?


  康西把双截棍放在石椅上,练了一会拳,又坐在石椅上发呆起来。儿时的理想,到现在还没一点起色,恐怕这一辈子都实现不了啦!


  作家!康西一想到这个词,就忍不住抡起拳头狠砸石椅。


  疼痛的感觉让他清醒了一点,现实毕竟是现实,从初中就开始疯狂写作,写到现在,没有人要,甚至没人看。


  整个社会都太忙碌了,偶尔一两个闲人,也忙着打麻将买六合彩。在他们眼里,天上是会掉馅饼的,而且会有很多。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