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 > 净化人类 > 第二十八章 :悠和悠悠
第二十八章 :悠和悠悠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这是昨晚吴悠应允她的,说岛上的日出非常美,改日带她看日出。


  想不到冉悠悠清晨五点钟就打电话给他,让他陪她出去看日出。


  吴悠很少这么早起床,想到答应的事情就要遵守承诺,还是乖乖的起床。


  天际霞光入水中,水中天际一时红。


  两人相坐海边的礁石上,一波接一波的海浪冲刷着两人面前的小碎石,晨风吹拂在脸庞上,让人心情不由舒畅起来。


  “我觉得你和我哥以后肯定能够玩到一起,你俩都喜欢户外旅游。”冉悠悠看着吴悠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小也哥懂得多,见识也广,和他玩我怕跟不上他的节奏。”吴悠说出自己的担心。


  “我哥人有点傲,但心地很好,对朋友很义气。”


  “我很羡慕你们。”


  “羡慕我们?你羡慕啥?你家比我家有更多钱,你爸是全球首富,比第二到第十加起来钱还多。马上你家就买岛独立了,到时候你妥妥的太子殿下了。”


  冉悠悠说到后面,忍不住笑着打趣道。


  吴悠依然认真的说:“你不懂,很多事是钱办不到的?”


  见吴悠一副认真的表情,冉悠悠用关心的语气:“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说与我听,我愿意做你的听众。”


  “我三岁时父母离婚,我一直跟着奶奶生活,直到前几年才搬到这里。有记忆时都没体验过完整家庭的感受,前些年紫薇阿姨在时,对我特别好,我也终于体验到别人口中家庭的感觉。好景不长,紫薇阿姨突然生病去世,我爸颓废了好久,后来创办无忧公司,到现在成功。我一点感觉不到快乐,长这么大,我和爸爸聚少离多,我知道爸爸非常爱我疼我,我最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


  冉悠悠听完,惨淡一笑,看向海边,喃喃道:“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感受,我希望你知道,你看到的别人家的美好,未必都是真的美好。”


  她还想再说什么,迟钝了一下,没再开口。


  吴悠从她的表情看出冉悠悠回忆着往事露出些许痛苦,不由问道:“你是不是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吴悠人生经历太少,不懂得见人说话,只是好意的想宽慰冉悠悠。


  冉悠悠不想说,便转移话题道:“昨晚你说你满十八岁,吴伯伯就允许你自己出岛出去玩,你现在不是用你家的睡眠学习仪把大学的课程都读完了吗?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非要等到满十八岁呢?”


  吴悠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老爸为什么要定这个条件,总之,他能答应我,我就很开心了。还有几个月时间,忍一忍就过去了。”


  “如果我那时候有空了,也陪你一起去,可以吗?”


  “当然可以,欢迎的很。”


  听冉悠悠这么说,吴悠想都没想,立刻开心的应答下来。


  “这俩小家伙这是在谈恋爱啊,跟上个世纪人似的。”


  离小岛约五十海里处,有一条十多米长的小渔船,甲板上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虽穿着渔夫的衣服,但看脸色和言谈举止,不像渔夫。


  三人都躺坐在躺椅上,女人坐在最边上的躺椅上,那两男人坐在另一边。


  三人年纪相仿,都在三十左右。


  说这话之前,三人还在闭目小睡。


  突然说出那句话的是坐在女人旁边的男人,说完这话时,他还特意朝女人看了眼。


  女人没吭声,闭着眼睛懒散散的答了一句:“这种恋爱才是最纯真的,你说的那种没资格叫恋爱,说好听点叫勾搭女人。”


  刚才说话男子听女人这么说,也不生气,反而笑道:“那不好听的叫什么?”


  “人渣”


  女人这句话说的干脆利落。


  “雨彤,你知道你现在为啥还单身?”男人笑问。


  “人渣太多了呗”雨彤回道。


  “非也,我感觉你对所有男性都有偏见。就比如我吧,我就爱吹点牛,我总共也就谈过三个女朋友,平时说话是夸张点,一直被你嘲为“恶心的男人”。这一点,我可不认。”


  “认不认是你的问题,认不认为是我的事情。”


  “我说雨彤,我发现你很矛盾,总是说小楼是恶心的男人,我却发现你还特别喜欢和这个恶心的男人说话。这一问一答的,聊得挺开心的嘛。”


  坐在另一边的男人打趣的说。


  雨彤睁开眼瞪向那男人。


  那男人立刻将头扭向一边,吹着口哨装作如无其事。


  雨彤见状,板起脸说:“苏家贤,我怎么发现,你和小楼待久了,也开始变成他那样的人了,小心我也把你列为恶心的男人。”


  小楼闻言,故意气雨彤,扭头安慰苏家贤说:“你别担心,我们这波男人,都被他列入了恶心的男人黑名单了。哈哈,你刚来不久,慢慢就习惯了。”


  雨彤气的拿躺椅上的小抱枕就砸向小楼。


  “吴悠,说真的,你真应该出去走走了,总呆在这里,你会跟不上外面的节奏的。”


  聊的越多,冉悠悠发现吴悠越单纯,就是那种没见过多少勾心斗角的场面,像一个傻白甜的女生。


  从昨晚和今早的对话中,就很明显的感觉到了。


  冉悠悠虽然也才十七岁,她出生在冉氏大家族,家族几代都是经商,从她记岁起,身边就经常上演各种只有小说里才写到的勾心斗角。


  后来慢慢长大,这种勾心斗角见的多了,已经波动不了她内心的平静。


  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加上生活条件优渥,她的见识、眼界、阅历等都远高很多同龄人,自然心智也较很多同龄人成熟许多。


  看着吴悠,听着吴悠讲话,真就感觉像她那个十二岁的堂弟。


  不是说吴悠智商和情商低,相反,她感觉到吴悠很聪明智商也明显高过一般人。


  就是他那种对人的不设防,对人的心思揣摩等问题,就像个十二三岁的人。


  或许是她从小在大家族的原因吧,她早已历练的超过一般成年人。


  这些年遇到的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跟猴一样精明,像鬼一样会算计。


  她早已习惯和这些人打交道,甚至喜欢跟这些人打交道。


  当她像上帝一样看穿对方的心思后,她很开心,也有一种战胜对手的喜悦。


  自昨天晚上,她接触到吴悠,完全被这个和她同龄的男生打垮了。


  准确的说,是被惊到了。


  在她面前,吴悠就像个透明的人,她可以根据吴悠的脸色,说话表情,轻松的看透吴悠的内心想法。


  这是从小到大,尤其是这几年,她好像第一次遇到这么轻松就看懂的人。


  虽然也有一些相对简单的人,但内心的复杂程度还是远远超过吴悠。


  她有一段时间很反感自己内心太复杂,那是年轻人第一次深刻思考人生大多会遇到的问题。


  思考的多了,她释然了。


  心思多,心思缜密,但我不是坏人,我没做过坏事,以后也不会做坏事,我心思多,说明我聪明。


  俗话说“要想做清官,就必须比贪官更聪明,比贪官更狠。”


  自从她这么一想,所有的负担和精神压力都立刻云消雾散了。


  面对吴悠这样的人,她莫名的替吴悠感到担忧。


  吴悠好像对钱没啥概念,这也难怪,他从小家里条件很差。后来大一点,家里逐渐富有了,可惜没两年,父亲因为边紫薇去世深受打击,又是一阵颓废。后面创立无忧集团,因为太忙,对吴悠关心不够,虽然不缺钱,什么事情都是爷爷奶奶处理好了,他自己没怎么花过钱。


  想到吴悠以后还是要接管父亲的公司,或者接管岛国。


  他这性格,终究会吃几次大亏。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1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1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