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 > 净化人类 > 第二章:马凡世遇到麻烦事了
第二章:马凡世遇到麻烦事了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罗七走来,扫眼看向那凶相少年,少年忙向罗七下跪磕头。


  二百多号人竟被苟不理他们杀了近小半,不过罗七很高兴。


  还没等罗七走过去,苟不理失去意识向后直挺挺倒下。


  从苟不理的怀里掏出那卷羊皮纸,短小的手很轻巧地把羊皮纸塞进自己的怀中。


  “等等,小矮子,快把宝藏图拿出来。”


  罗七一愣,也惊一跳,回头一看,现场又多了五位黑衣高大汉子。


  一身武士打扮,从左到右,五人分别使用的武器是剑、紫金刀、锏、九节鞭和流星锤,并排一站,高大威猛,煞是威风。


  罗七乃山寨大王,江湖人物知之甚多,从五人如此打扮和使用的兵器,便猜出此五人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五太子”。


  若说他罗七够狠够毒,然比起“五太子”只能算小巫遇大巫。


  “五太子”个个武艺高强,不出手则以,出手无活口。


  罗七拿图之手径自发抖。


  那凶相少年见罗七不吭声,从地上起身,提剑就向五太子扑去。


  “啪”


  一声鞭响,“五太子”中使鞭者手未见动,那凶相少年已被甩落丈远,脖子处一道血红鞭痕,清晰可见。


  凶相少年直挺挺躺在地上,不再动弹。


  罗七牙齿因打颤而咯咯响。


  因为他想到一件事,五太子不出手则罢,一出手从不留活口。


  刚想说句话,一条乌黑长鞭似灵蛇一般卷住他的脖子。


  只觉自己被一股无穷的力量扯了过去,紧接着脑门一热,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新庄镇东来客栈今天生意异常火暴。


  新庄镇镇不大,全镇只千人左右,离八卜县有七十余里。


  即便集会,人量也稀疏,但今日卯时刚过,就先后过来两帮人马。


  先来那帮人有五十一人,领首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尖鼻瘦脸老者,手下兄弟十之八九是些三十出头的青年。


  后来那帮人不低于一百号人,打头的是两个胖子,年龄不大,均四十上下,横眉竖眼,膀大腰粗,一坐下来就喝小二上菜。


  东来客栈平时食客不过四五十号人,今一次来如此多人,饭菜、房间哪里够用。


  许是两个胖子那伙人饿了,半天愣是没见小二和掌柜的把饭菜送过来,左首边那个胖子一巴掌将桌子打个粉碎,怒骂道:“爷都等这么久了,想饿死爷啊?掌柜的你要是再拿不出吃的来,爷拆了你的店。”


  掌柜是个年约七十的老叟,耳力不佳,没太听清那胖子的话,闻得动静跚步走来,向那胖者解释饭菜一时准备不齐,已叫小二去菜市场去买,很快就回来。


  掌柜有个习惯,说话喜欢摇头晃脑,那胖子不听他说话还好,越听越气,提脚欲踹那掌柜的。突听一苍老声音传入耳中:“且住,这位兄弟,有话好说,何必要出手伤人呢?”


  那胖子闻言,放下脚扭头一瞧,见说话者是临桌一尖脸瘦腮的老叟,冷笑道:“我认得你,人称“老雕”“金雕堂”堂主马凡世可是否?”


  尖脸瘦腮老者呵呵一笑,抱拳道:“阁下好眼力,正是马某,如果马某招子还算清楚的话,阁下应该就是“伏羿教”胡教主的师弟范通,人送外号“饭桶”。”


  “你……”


  范通手指马凡世气的一时语塞,好半天才回过气来道:“马凡世,我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恐怕诸位也是冲着这事而来吧,难道诸位还不知道那份图已落在五太子手上吗?就凭你们,也想从五太子手中抢走宝藏图?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马凡世说话时眼睛都没瞄下范通那边,看着手中一个馒头似自言道。


  “马凡世,你这是污蔑我伏羿教,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伏羿教这事与你没完。”


  范通忍不住怒火,语气有点激动。


  “那好吧,就让贵师兄再来找马某比划比划,三个月前,贵师兄在一百招内故意让着我,让我赢了。想来这三个月间,贵师兄一定在勤加苦练,比试比试也好”老雕马凡世冷笑着一副悠然的表情。


  范通起身,冷哼一声,当先出门。


  脚刚跨出门槛,回头又怒视马凡世一眼。一甩头,怒气冲冲地走了,身后众兄弟也觉面子无光,想骂马凡世却没敢骂出声,见师兄范通离去,也赶紧随之出去。


  看着众人离去,马凡世藐视一笑,一旁一汉子道:“伏羿教在别人眼里是条龙,可在咱金雕堂就是条虫。”


  “对,堂主,就应该给伏羿教一点厉害看看,让他们晓得这个武林还有咱金雕堂”。又一汉子插言。


  “你们当我激走伏羿教的人就是为了挣点面子吗?五太子就好比一条稀世毒蛇,捉住它,则发财,若被它咬一口,就是死!现在五太子应该还在新庄镇,多一帮人就多一帮分羹者。我将言语刺激那饭桶,如按平时,他们见了五太子未必敢出手。今经此一事,再见五太子,便多了一分动手的可能。他们能相斗,那当是最好不过,懂吗?”


  马凡世语气甚是坚硬,落地有声。


  “是,堂主说的极是,小的明白堂主的意思,还是堂主英明。”旁边那汉子又迎合道。


  正说间,小二端菜上来,还有两坛正宗烧刀子。


  众人见酒,口水直流,五十个兄弟把碗一摆,两坛酒刚好满五十一碗。


  有嘴馋的端起酒就喝,一汉子端酒过来送端给马凡世喝,马凡世没心情喝,示意把酒放一边。


  这五太子实力不凡,阴狠手辣,若两帮人真的交起手来,胜算能有几何?他自己也没把握对付的了五太子五人一起进攻。


  自己这帮手下,也就充充人数,真遇到一流高手,帮不上什么忙。


  若不是为了眼前这宝藏,他才不会主动招惹五太子,马凡世心里筹划着这件事如何做才更妥当。


  “呯呯呯...”


  接连摔落于地的餐具破碎声打断马凡世的思路,扫眼环视四周,只见兄弟们东倒西歪,七孔流血,尚未挣扎,已断气身亡。


  马凡世忙拉起一个倒下去的兄弟,试探鼻息,气息游离,右手按在他背后,输送一些真气过去。


  那汉子勉强睁开双眼,有气无力断续道:“堂……主,酒有……毒……”


  再想输送一些真气过去,发现他依然没了气息。


  马凡世连拉起四位兄弟,试探一下,皆无气息。


  马凡世双眸如牛,咬牙切齿,能让人中毒于瞬间死亡的毒药目前世上有三种。一种是侯爷门的“噬心散”,一种是苗族的“腐脏露”,第三种就是......


  “哈哈......老雕啊老雕,这就是你得罪伏羿教的下场!”


  不知何时,范通等人又折了回来。


  “伏羿教的滴虫粉无色无味,可让人服之瞬间丧命是吗?”马凡世咬牙一字一字道。


  “嘿,你手下这些杂碎正是吃了我伏羿教的滴虫粉。早一日让他们见阎王,也就早一日为他们解脱。免得你们这些害群之马危害武林。”范通用很解气的口吻冷笑道。


  “我要你们都来陪命!”


  马凡世一个飞鹰在天跃到半空,双手变为爪形,凌空下击,三落三起,已有三名伏羿教的人倒下去。


  马凡世并没有落地,他每一次下落,双手就会抓进对方的脑袋里,然后借力使力又跃到空中。


  由于速度太快,让人躲避不及,范通听师兄曾经讲过老雕的厉害和应对之策。忙疾声喝言:“大家快迎躺下来,用手中兵器防他。”


  众人闻言,纷纷照做,迎倒下来,舞动兵器,令马凡世无法抓其头。


  这一招果然有用,马凡世见攻之无效,一展双手,跃到梁上。


  从怀中掏出两个黑色小球,甩臂一丢,两团火花在范通旁边炸开。


  范通等人本来是躺着的,见势不妙,纷争起来,怎奈刚起来,眼前一片白雾,什么也瞧不见……


  一阵秋风吹过,白雾逐渐被吹散,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尸体。


  每个头上都有一个血窟窿。


  这堆尸体旁边也有一堆尸体,不同的是,这堆尸体每个脸上都是七窍流血。


  小二很倒霉,在桌子下被掌柜的压了好久,直到官差到来,二人才敢爬出桌子。


  午夜淡淡,星月皎明。


  一三十出头一身秀才打扮的汉子,以世人难以想象的轻功攀爬上一座山头。


  环视四周,向着黑暗中问道:“二弟,有消息了吗?”


  随后他侧耳细听,黑夜中的山头很安静,他像听到什么一般,轻轻点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按原计划去做。”


  说完又侧耳细听一会又道:“别急,我马上就到。”


  说完,一拧身,向山下飘去。


3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3
0
0
分享